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09


  喬若昀用顫抖的雙手緩緩的推開程暉的病房,當她由童唯浩的口中听到他因為救自己而導致下半身不幸癱瘓的消息時,她悲痛逾琲漱ˇ撅o該如何面對他。
  她輕輕地推開房門映入眼帘是程暉憔悴的臉龐,他瘦了,頭上還纏著紗布,左手和右腳還打上了石膏,身上還有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傷痕。
  “若昀……”程暉看到若昀走進病房時他真有一种想擁住她的沖動,畢竟相思是如此的難耐。但是他盡量克自自己對她的想念,今天他還有一場重要的戲必須上演,這可關系到他終身的幸福,他絕對不可以自亂陣腳。
  她走到床沿露出一記勉強的笑容,老實說她現在的心情已經落到谷底,不在他面前痛哭失聲已經算是克自自己的情緒了。
  “我削個梨給你吃,好不好?還是想吃別的?”她坐在椅子上問道。
  “你能來看我,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程暉由她沉重的語气中猜測著她的情緒。
  若昀听到他這一番話,頓時一股悲意襲上心頭,她的心中已經被歉意和對他的愛意層層包圍。她伸過手緊緊握住他的右手,難過的垂下頭。
  “程暉,我對不起你,我真的很抱歉,我……”若昀哽咽的無法繼續她的話,兩行情淚隨著臉龐靜靜地滑落到他的掌心。
  程暉見到她瘦骨嶙峋的臂膀微微地在顫抖,哽咽的泣不成聲,認識她這么久他第一次見到她落淚,他看到他的手心沾滿她的淚水,他有一股沖動想將她緊緊地擁在怀中。
  “不要對我說抱歉,我只是受了一點小傷,我很好。”程暉學著湯姆克魯斯在七月四日誕生的模樣,盡力想詮釋好一位癱瘓者的角色,他可不想讓這一切前功盡棄。
  若昀抬起淚眼汪汪的眼眸望著他,“你還說這只是小傷,這是關系到你一輩子的行動問題,它不是小傷,你一點也都不好。”
  她摸撫著他瘦削的臉龐,“你瘦了,這一切都該怪我不好,我才是掃把星,我罪該万死,我根本不值得你在我的身上浪費這么多感情,我根本就配不上你。”
  程暉看著她伏在自己的胸膛上亂哭一通,他實在厘不清現在自己究竟是身處优勢還是劣處,因為要他猜中若昀的心思,可能會比六合彩的數字還要難,而且她又時常不按牌理出牌。
  “你不要這么說,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程暉拍著她的背部,安撫著她的情緒,其實他倒是很享受這份甜蜜時光,原來讓若昀小鳥依人的感覺是如此的棒。
  “我對不起你,如果你不上來救我,就不會導致這場悲劇的發生。”她仰起頭激動的說道。
  “你是我這一生中最愛的人,如果我不上去你去救你,難道眼睜睜地看你葬身火窟嗎?”程暉用手輕輕拭著她臉上的淚痕,看到她淚流滿面他的心都快碎了。
  “我不值得你為了我這么做,我一點都不值得,我坏透了,我處心積慮的想讓你難堪,我是一個很糟糕的女生。”若昀想起平時對他的惡行惡狀,汗顏的抬不起頭。
  “別哭了。”他捧起她淚眼婆娑的臉龐,輕聲的說道:“值不值得由我自己衡量,看到你安然無恙我就心滿意足。”
  “我情愿死,也不要你變成這樣。”若昀搖著頭,她好后悔自己愛上他愛得那么遲。
  “你在說什么傻話,是我自愿上去救你的,是我不小心才會造成這場意外,根本不關你的事,別把一切的罪過都往身上攬,我不喜歡你再說這些話。”
  “如果你不是為了保護我,看到你傷成這樣,我的心里真的好難過,我情愿癱瘓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程暉故作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只是不能走路而已,沒有什么大不了,況且全世界有多少人都是靠著輪椅過日子,我會生活的很好。”
  “但是那不該是你的人生,你是天之驕子,不該為我受這些罪。”若昀頹然的垂下頭,她尚未從這場混亂中厘清情緒。
  “若昀,別再為我自責,也別為我哭泣。”他摸著她的頭說道:“我不喜歡看到你傷心的模樣,千万別對我的事情感到難過,這是我自己人生中的悲劇,我有能力熬得過去,我不想連累你為我痛苦。”
  “不是你連累我,而是我連累你。這應該是我人生中的悲劇,沒有理由叫你來承受。”若昀激動的說道。
  “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我會勇敢的走下去。”程暉真是佩服自己的演技,居然可以把若昀哄得一楞一楞的,心甘情愿的掉下傷感的淚水,他繼續乘胜追擊,想測試她的心意。
  “倒是你以后要懂得如何保護自己,因為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如影隨形的跟著你。”程暉頓了一口气又繼續說道:“也許這對你而言是种解脫,沒有我這個掃把星會纏著你,你的生活會變得既輕松又愉快。”
  若昀不解的抬起頭,“你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也許你說的對,我根本不是你生命中的超人,也不是什么守護神,我相信在我离開之后,一定會有更适合你的男人會保護你。”程暉故意用著十分宿命的語調。
  “你要去哪里?難道你忘了我們之間的賭注嗎?”若昀十分緊張的問道:“你忘了我們的約定嗎?”
  程暉一副胜利在望的模樣,他极力克自住內心歡騰的喜悅,這次他一定要為自己扳回一城,讓若昀心甘情愿的投怀送抱。
  “我沒有忘記我們之間的約定,愿賭服輸。”程暉說:“這几天我會請律師辦過戶的手續,到時候你再准備好自己的證件。”
  “我不要,我不要。”若昀難以置信他居然要离開她,她才剛剛愚蠢的發現自己無法自拔的愛上他啊!
  “別說傻話了,反正你的房子才剛燒掉,你就直接搬進去住好了,里面的家具全都非常的齊全,而且我也不可能再回到那里了。至于我的行李,我會盡快派人去整理,這點你不用擔心。”程暉煞有其事的說著。
  “程暉,我不要房子。其實我早已經愛上你了,我不能失去你,別离開我好嗎?”若昀急情的說出自己深藏己久的秘密。
  “傻瓜,你在說什么蠢話,我知道我現在的情況是有點糟糕,但是我會學著适應,而且我可以請看護,我可以生活的很好。不要因為愧疚而說出自欺欺人的話,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和怜憫。”程暉真是崇拜自己的演技,他似乎已經看到胜利女神的微笑。
  “我不是同情更不是怜憫,這全是我的肺腑之言。”若昀握著他的手,深情款款的望著他,“其實我早就愛上你了,只是我怕這會是我一廂情愿的單相思,我怕你只是當我是個游戲,我輸不起自己感情和自尊。但是你的出現的确是讓我平靜的心湖蕩起漣漪,你熱情如火的攻勢讓我深陷愛的泥淖,我怕愛過再失去的感覺,我不要我自己有一天也像棄婦一樣乞怜你的愛,所以我才會百般的羞辱你,告訴自己要討厭你……”
  “若昀……”程暉听到她深情几許的告白感動的無言以對,万万沒想到天才老媽這一招苦肉計如此奏效,看來這次的皮肉傷的确沒有白痛。
  “在失火現場時,我站在玻璃帷幕前,我的腦海中全都浮現你的身影,到那一刻起我才明白,我是如何的深愛你,即使你只當我是個游戲,只是俘虜,我都想和你在一起。”若昀淚流滿腮的說著。
  “若昀,今昔不同往日,我不能帶給你幸福,你長得這么漂亮又善解人意,會有許多人追求你,時間會沖淡這一切,你會忘記我的。”
  “不要,這輩子我只跟定你,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可以得到幸福。我可以當你的雙腳,我可以為你推輪椅,我難過時你會安慰我,我們可以過得很幸福。而且我已經是你的新娘,我不要嫁給別人。”
  程暉深深的吸口气,原來幸福的滋味是如此美好,他的內心已經開始在高唱凱旋歌曲。但是外表卻佯裝成痛不欲生的模樣,蹙緊眉宇低沉不語。
  “你說過你吻過我,你不可以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你承諾過要娶我的,你不可以出爾反爾。”若昀激動的推開椅子,挺直腰杆跪在地上。
  程暉錯愕的瞪大眼睛,“若昀,你這是在做什么?”
  “如果你不答應跟我結婚,我就永遠不起來。”她打定主意和他耗到底。
  “你這算是求婚嗎?”程暉克自內心的狂喜,万万沒想到自己會大獲全胜,她真的跪著要他娶她,看來自己對童唯浩夸下的海口實現了。
  “如果,我說是呢?”她楚楚可怜的望著他。
  “你有一天會后悔自己今天的沖動行為,我不要你因為同情和贖罪而嫁給我,我不想要一段充滿愧疚的婚姻,我還沒有可悲到這种程度。”
  “為什么你到現在還不肯相信我呢?你不是說過,我的眼睛從不會說謊,
  你看我的眼睛啊!我是真心真意愛著你,我不可以沒有你,如果你真的不娶我,那我就真的會一輩子都不起來,我會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辜負了我。”
  程暉認真的望進她的明亮雙眸中,不僅眼眶中布滿淚水還乘載在滿腔愛意,他拉起她的手要她坐在床沿。
  “我娶你就是了,可是不管發生什么事,你都不可以离開我,也不可以后悔嫁給我,更不可以有毀婚的行為出現。”程暉故意和她約法三章,他可不希望自己到時候公布答案,這小妮子急著當落跑新娘,要他下令全面通緝。
  若昀終于破涕為笑,“是,我這一輩子絕對不會有后悔的行為出現,我以我的人格為擔保。”
  她深情款款的望著他,繼而生澀的將自己的唇覆蓋在他的唇上,她用行動證明自己愛他的決心,不是因為贖罪也不是基于同情,而是她真的愛他。
  良久,他才放開她,他邪邪地笑著:“天啊!我未來的新娘接吻技術怎么會這么差呢?看來我可要多花點時間調教她一番。”
  若昀扁著嘴巴,嬌羞的掄起雙拳,輕輕地落在他的胸前,“這可是我們的訂婚之吻,要是你不娶我的話,我會要你好看。”
  “是!老婆大人,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娶你過門了。”程暉開心的笑著,想不到事情會進行的如此順利,看來他一定要赶緊買個戒指定下來,免得夜長夢多。
  “程暉,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奇跡?”若昀帶著笑意問著他。
  “奇跡?”他頗為納悶思考著她的問題。
  “上天讓我遇見了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第一個奇跡;你愛上了我,就是第二個奇跡;祂會不會吝于施舍給我們第三個奇跡?”若昀靠在他的胸前問道。
  程暉恍然大悟她話中的涵義,立即接口說道:“祂這么大方,一定會給我們第三個奇跡,就是讓我能重新站起來。”
  “如果沒有也無所謂,只要我能擁有你的愛就心滿意足了。”若昀摸著他的臉龐,“對不起,我以前害你吃了那么多地苦,想起來我就很不好意思。”
  “對嘛!你以后可要加倍補償我,否則我心態會不平衡。”
  若昀點點頭,她依偎在他的胸前盡情享受著愛情,原來相愛的感覺是如此地甜蜜。

         ※        ※        ※

  程暉的病房中傳出一陣陣的笑聲,程暉得意的看著醫生拆下自己腳上的石膏,他迫不及待的下床在地上不斷地來回走動,拿掉那笨重的玩意,他的雙腳顯得輕松多了。
  “程暉,你現在可是雙喜臨門,不僅是大病痊愈而且還一舉抱得美人歸,讓若昀淚汪汪跪在地上向你求婚啊!”童唯浩雙手扠在口袋。
  “想要邀功啊!記你一筆好了,結婚那天就請你當介紹人,我會包個大紅包給你,以聊表你勞苦功高的表現,若不是你那天戲演得好,我今天可能就不會如此順利了。”程暉由衷的想感謝他。
  “我既沒有想邀功,也不要什么大紅包,只要不讓我去當所長,一切都很好說。”童唯浩望著程威夫婦說道。
  “你是整場戲的靈魂人物,這個探馬的角色演得這么好,我們怎么可能要你當所長呢?”溫佩敏笑著說道。
  “媽咪,感謝您的苦肉計,否則我這場英雄救美就白搭了,沒有您超高的計謀,若昀一定不會這么快嫁給我。”程暉對著她說道。
  沉默許久的程威終于又開口,他是個沈穩內斂的男人,不太會說些不重听的話,但是每每出口都讓溫佩敏視為金玉良言。
  “佩敏,你的主意就是這次最重要,想不到你的餿主意還能幫上小暉的忙。”程威說。
  “我這叫做愚者千慮必有一得,以后你們再也不能說我的主意不好,我可是立了大功呢!”溫佩敏得意的臉上堆滿笑容。
  “反正大家都有功勞,這次的戰役是大獲全胜。”程暉開心的展開雙臂。
  “程暉……”若昀站在他的病房外已久,卻听到里頭傳來他們的陰謀論,她只好狡猾的听听他們的談話。
  她的聲音引起在場三個人的注意,他們不約而同的望著站在門口的若昀。
  程暉更是尷尬的不知如何自處,他不僅好端端地站在她的面前,而且還開心的想拿香檳慶祝,看來這回他又有苦頭可以受了。
  “儿子,我已經對你仁至義盡,你自求多福了。”溫佩敏拉著程威的手,很識相的离開,把病房留給他們小兩口當戰場。
  “程暉,我功得圓滿也該功成身退。”童唯浩立即跟在他們夫婦的身后离開。
  程暉不安的望著若昀,看來他只好自圓其謊了。
  “若昀,奇跡,我們生命中的第三個奇跡。”他勉強的露出一記笑容。
  若昀气呼呼的瞪著他,“你居然聯合他們起來欺負我。”
  他走到她的身旁,拉起她的手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般,對著她撒嬌。
  “老婆大人,不要生气嘛!”程暉說:“難道你真的希望我坐在輪椅上嗎?”
  若昀抬起下巴,不想正視他,“誰是你的老婆?”
  “我知道我錯了,我不該用這种招術欺騙你,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太愛你了,才會出此下策,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嘛!”
  若昀用眼角偷偷瞄了他一眼,沒想到他昂堂七尺之軀也會像個小孩一樣,她看到他的表情忍住笑意,他害自己丟了那么大的臉,她可不想這么快就饒了他。
  “那你說出一個理由,讓我必須無條件原諒你的理由。”若昀一副不輕易妥協的態度。
  “就看在我冒著生命危險救你的份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可是你害我掉了那么多的眼淚,怎么補償呢?”若昀又開始翻起舊帳。
  “我之前也為你吃了不少苦,這一次就當是扯平嘛!”程暉像個孩子般嘟著嘴巴向她撒嬌。
  “扯平?”她雙手扠在腰上,“哪有這么容易的事情,你不僅害我掉了那么多的眼淚,還讓我跪在地上,這筆爛帳我們有得算了。”
  “別這樣嘛!”他由口袋中拿出一枚戒指,“讓我重新求一次婚,你看我連戒指都買好了。”
  “那你也要跪地上,求婚不都是這樣的嗎?”她以牙還牙的說道。
  “看在我剛才才拆下石膏,就饒過我一次。”他立即拉起她的手將戒指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你欠我一次。”若昀噘著紅唇說道。
  “你也欠我一百万個吻,現在是你該歸還的時候了。”
  程暉話畢立即將她擁入怀中,肆意將自己的情感化成千千万万的深吻,融化她禁錮已久的心靈,讓她心甘情愿成為他愛的俘虜。
  ----------------------------------------------
  特別感謝作家黃若妤熱情提供;工作人員豬寶寶校正。
  愛情夜未眠站長校對整理,獨家推出,請勿擅自轉載。
  若要轉載,請務必遵守以下規則:
  1 .在轉載前請先來信征求站長同意。
  2 .請网友不要擅自將此小說轉貼到bbs區。
  3 .請勿在小說放上一個禮拜之內轉載。
  4 .請勿刪除此段。
  愛情夜未眠:http://clik.to/sleepless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