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8節


  回到家里,青洋自顧自的更衣、洗澡,連話都不和詩羽多說一句。詩羽就像個被冷落的客人,傻傻的坐在房里的沙發上,不知如何是好。看到青洋忽略自己的態度,她傷心的想,原來剛剛的溫柔歡笑都是表演給外人看的。
  詩羽憂傷的取出睡衣,開始卸妝,像個可怜的小媳婦般,等待青洋洗完澡,再自行沐浴。
  青洋強迫自己不要接触詩羽,他怕自己控制不了的欲望會傷害彼此,讓兩人間的關系惡化。
  一天的勞累,加上喝點小酒,青洋自嘲的想,也許他可以很快的入眠。走出浴室,他看到詩羽正坐在化妝間里卸妝。他心痛的想:不知道哪一天她才能熱情又主動的來挑逗自己。感覺欲火又重回心頭,青洋加快腳步的走向床舖,打算先行入睡。
  沐浴完的詩羽走進房間,發現青洋已蒙頭大睡,瞬間眼淚已奪眶而出。這是新婚夜,難道他要如此羞辱自己嗎?為什么他婚前表現得那么熱情、急躁,才一結婚就完全變了樣?會不會是因為他很在意自己的過去?
  詩羽傷心的想,自從那天酒會里見到楊仁川后,青洋的態度就很冷淡,他一定很瞧不起她,可是卻又得為了面子迎娶她。
  詩羽抽出床邊的面紙拭淚,輕輕的躺在床上。
  “為什么要哭?你已經后悔了嗎?”青洋沉痛的詢問詩羽,從她穿著性感睡衣步出浴室后,他就一直在黑暗中注視著她那噴火的魅力,可是卻心痛的發現,走近床邊的她滿臉淚痕。
  “你還沒有睡?”詩羽惊嚇的出聲。
  “我問你為什么要哭?”
  “沒有。”詩羽不好意思說出是因為自已被冷落的關系。
  “嫁給我就那么痛苦?你難道無法忘記以前的情人?”青洋嫉妒的口不擇言。
  “你不要血口噴人,態度不好的是你!”詩羽生气的回嘴:“既然你這么不高興,我去睡客房好了!”
  “你站住!我不准你去睡客房,你必須取悅我!”青洋用力的捉住詩羽,狠狠的把她壓在自己身下。
  “取悅你?”詩羽無法置信的看著青洋,焦躁的反抗:“放開我!你這只自大的豬,你弄痛我了!”
  “嫌我不夠溫柔?”青洋痛恨詩羽又拿自己和別人相比,他無法忍受的說:“你知道你沒有權利拒絕我,我今晚就要你履行夫妻義務!”
  “你不可以這樣羞辱我,你不可以!”詩羽哀泣的指責,她好怕激動的青洋傷害她。
  “你就這么怕我?”青洋看出詩羽眼神中的恐懼,妒火中燒的他不悅的開口:“我這不是羞辱你,是要跟你做愛!”青洋褪去自己的睡衣,表示強烈的欲念,他開始以熱吻肆無忌憚的攻擊詩羽,雙手毫不溫柔的脫光她的衣服,以純熟的技巧愛撫她全身的敏感處。
  “說,你想要!”青洋命令已嬌喘吁吁的詩羽吐露心聲。
  “我想要……”詩羽根本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她只覺得好興奮又期待。青洋在她兩股間火熱、大膽的挑撥,已經讓她喪失理智。
  “過了今晚,除非你主動要求,我不會再碰你的。”青洋熱情的吻住詩羽的雙唇、臉頰,噴著濃重的鼻息,在詩羽的耳邊驕傲的說出保證。
  這是什么意思?被欲火焚身的詩羽不想細究,她抖動著火熱的身軀,不斷的嬌吟,她現在只需要青洋。她緊緊抓住他的身体,想要更多來自他的撫慰。
  “記住,你現在是我柳青洋名副其實的妻子。”青洋讓詩羽雙眼凝視著她,使勁的進入她的体內,讓兩人合而為一。
  那是個充滿火熱、愉悅的境界,除了初時的緊澀和不适,讓兩人都感到意外,但這真的是個讓兩人難忘的美好經驗。
  “我沒想到你是個處女。”完事后,青洋抱著柔弱無力的嬌妻,說出心里的疑惑:“你不是交過男朋友嗎?”
  “你認為我很隨便嗎?”詩羽疲憊的靠在青洋的怀里,幽幽的埋怨他。
  “對不起,我沒有侮辱你的意思,只是感覺到自己很幸運。”
  “是嗎?”
  “我很好奇,難道你以前的男朋友不會對你做出額外的要求?”
  “我比較保守、內向吧,這种事該是婚后才應有的行為。”
  “我很高興你這么堅持,真的很抱歉,婚前對你的不禮貌。”
  “你不要這樣說,我感覺怪怪的。”詩羽羞赧的不敢抬頭,雙手不安的抱著自己赤裸的胸部。
  充滿愧疚的青洋,替害羞的詩羽溫柔的蓋上毯子,抱著她低喃:“早點睡吧,你今天累了一天了。”
  怀里的詩羽,很快的進入夢鄉,青洋下意識的攬緊她,他認為自己對詩羽的占有欲會越來越強烈。青洋現在可以用寬大的心胸去看待詩羽過去的戀情,或許她那時是迷惑、無知,才會中了楊仁川的蠱。
  青洋滿意洞房花燭夜的成果,他的感覺相當喜悅。他真的很高興自己是詩羽的第一個男人。或許現在詩羽的心還不在自己身上,但是以詩羽保守的個性,他相信在自己熱情的努力下,過不了多久,她的身、心,這一生將只屬于他一個人。
  臨睡前,青洋只衷心的祈禱,希望詩羽忘記歡愛前自己不佳的言行表現。
  貪睡一向是詩羽的本性,她懶洋洋的伸個懶腰,卻發現自己光溜溜的躺在青洋的怀里。昨夜激情的畫面閃過她的心頭,讓她羞怯的拉高被單,翻身將臉埋在枕頭里,不敢面對青洋筆直的注視。
  青洋得意的將這一切看在眼里,他知道過多的歡愛,不适合初經人事的詩羽。
  忍住欲念,他拍打詩羽圓潤的臀部,調笑的表示:“別裝了,我知道你醒了!你總不能一直躺在床上,別忘了,中午以前你還得回娘家。”
  “現在几點了?”詩羽慌張的坐起身子,她差點忘記歸宁的習俗。
  “快十一點了。”青洋已經醒來多時,可是卻舍不得离開嬌妻的身邊。他貪婪的注意詩羽嬌憨的睡姿,想把她美麗的身影深深的留在腦海中。
  “你怎么不叫我?”詩羽緊張的尋找自己的睡衣。
  “我看你很累的樣子,想讓你多睡一點。”青洋意有所指,關心的接著詢問:“你身体還好嗎?會不會不舒服?”
  “嗯。”詩羽臉紅得說不出話。
  “你先起床,吃完飯后再回來好好休息。”青洋体貼的做了決定。
  詩羽看著青洋撿起掉在床邊的睡衣,拿給自己,卻沒有回避的意思,只好背對著他穿上衣服。他卻僅穿上內褲,大方的在房里走來走去,讓詩羽心中小鹿亂撞,不知該將目光放在何處。
  “你怎么還在發呆?快去刷牙、洗臉吧。”青洋好笑的看著詩羽亂了陣腳的模樣。
  詩羽惊慌的跳下床,若隱若現的透明睡衣,烘托出她姣美的身段。當她低頭從青洋身前快速通過時,卻被他一把抱住。
  青洋用迷人的沙啞嗓音贊美:“這件睡衣穿在你身上真是好看,你昨晚穿它是想要勾引我嗎?真可惜燈光太暗,讓我沒辦法好好欣賞。”
  “你自己一個人先跑上床睡覺,你還好意思說!”想起昨晚青洋冷淡的羞辱,詩羽就一肚子火,她狠狠的掙脫青洋的怀抱,快步的進入盥洗室。
  看著詩羽生气的扭臀离去,青洋已心神動搖。他只想抱著她做愛做的事。只是緊迫的時間并不允許他恣意妄為,只能跟在她的身后,耍嘴皮討好的說:“以后我一定等你一起上床才睡覺。”
  詩羽最恨男人說出做不到的承諾,她不悅的轉身表示:“不要花言巧語,把話說得太滿!”
  “我相信這點我還做得到。”青洋笑笑的回复。
  “再說吧。”詩羽一副我才不相信的神情,關上盥洗室的門,將老公排拒門
  詩羽換上充滿喜气的艷紅色洋裝,青洋則褡配穿上名牌的休閒西裝,一起回娘家吃飯。
  經過一夜的恩愛,小倆口的感情已經有顯著的增長,當事人或許是沒有察覺,可是卻躲不過杜氏夫婦老練的眼光經過前几天女儿撼動人心的事件后,夫妻倆對這樁婚姻更寄予深切的關注,看到女婿和女儿無意間交會的愛戀目光,他們部甚感安尉心。
  “小羽,多吃點肉別只吃青菜。”青洋殷勤的替老婆夾菜。
  他是怎么了?是不是只有在人前才會表現出一副体貼的樣子?詩羽感歎丈夫的變化甚大,不領情的回拒:“不用了,我自己會夾,你拿的那塊肉太肥了,我不敢吃。”
  青洋尷尬的將手中的扣肉放入自己的碗中,向岳父、岳母露出困窘的笑容。
  “青洋,小羽有時候會太任性,你得多多体諒。”麗華瞪女儿一眼,覺得她太不懂事了。
  “媽,你怎么可以扯自己女儿的后腿!”
  “我只是說實話而已,你該珍惜青洋對你的体貼。”
  “媽,小羽她對我挺好的。”青洋反而出聲贊賞詩羽,以充滿熱情的眼神看著她。
  “對啊!我們是王八看綠豆,你們就別擔心了”詩羽自嘲的說,并在餐桌下捏了青洋一把,希望他的表現不要太過于惡心。
  “青洋,你們明天就要去南歐渡蜜月了吧?什么時候回來?”杜云中轉移話題詢問。”
  “嗯,明天晚上的班机,要去十七天。”
  “你們先去玩玩看,如果不錯,下次我帶你們老媽一起去二度蜜月。”
  “青洋,你們有沒有考慮生孩子的問題?”看著小倆口眉來眼去,麗華問著她心中思考的問題
  “我們才剛結婚而已,我想順其自然吧”青洋沒有認真的想過這個問題。
  “這种事還是計划一下比較好。”杜云中開口建議。
  “青洋,趁你們還年輕,早點生,生完孩子后,還是可以抽空出國游玩。”麗華看得出女婿并不是很著急的模樣,但是她可不想讓女儿成為高齡產婦。
  “媽,您別擔心這些,青洋已經有個女儿了”看到老公遲疑的臉色,詩羽心中亂不是滋味,她不希望母親給青洋太多的壓力。
  “媽,我會好好考慮您的建議。”青洋唱反調的回答,他不滿意詩羽的回答。難道她無法將歡歡當成她的女儿嗎?還是她只想當現成的媽,下打算再為自己生孩子?
  “你們記在心里就好,畢竟這是你們兩人的事。”杜云中以眼神示意太太不要逼得太緊,以免造成小倆回的反彈。
  頓時气氛有點沉悶,大家各怀心事的吃飯,直到杜云中開始提起投資資訊業的生意話題,才打破餐桌上的沉默。
  回到家中,青洋貼心的詢問詩羽:“想看電視?想睡覺?還是想出去走走?”
  “都已經回來了,你不必再演戲了。”
  “演戲?你說這話什么意思?”
  “問你啊,為什么在家表現冷酷十足,出門又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樣?”
  “你在為昨晚的事嘔气嗎?”青洋輕輕的抱住小羽賠罪的說:“是我不對,因為你在飯店拒絕我,我以為新婚之夜得孤枕難眠,所以我不太高興。”
  “真的嗎?我真的不了解你,你的脾气令人捉摸不定。”
  “你不是也一樣,我們給彼此一點時間,好好的培養默契吧。”
  “青洋,你認為我們是不是該避孕?”詩羽覺得有必要和青洋事先溝通,畢竟兩人已發生關系,該注意細節的問題。
  “你認為呢?”
  “是我先問你,你不要把問題丟回給我。”
  “我想等過一陣子再說。畢竟我們才新婚,該享受一下兩人世界。”青洋原本認為順其自然,可是現在已經有個歡歡來分亨彼此獨處的時間,再多蹦出個孩子好像并不妥當。
  原來他真的不想和自己有孩子!詩羽忍住心痛,鎮靜的說:“我也是這么認為,歡歡跟我提過這件事情。”
  “真的嗎?她怎么說?”
  “我想她有點擔心,會多出個弟弟、妹妹和她爭寵。”
  “這孩子就是獨占欲太重,被大家捧在手掌心已經習慣了。”
  “我能了解她的想法,所以我想怀孕的事就先緩緩吧。”接著詩羽拋開羞愧的心態,認真的和青洋討論避孕的方式。
  兩人悠閒的在家中度過一天,并開始打包蜜月的行李。詩羽替青洋打理一切瑣碎物品,她有點沉醉于這种為人妻的幸福感覺。
  “該休息了,否則別怪我待會先睡著了。”青洋將詩羽從衣物間拉進浴室,表情邪惡的表示:“我今晚打算對你做一些昨晚該做的事,以做為補償。”
  雖然詩羽仍十分羞澀的放不開,卻讓青洋更加怜愛与心動;他覺得結婚后再談戀愛,這种古老的求愛方法,真的還不錯!不過前提是對象必須是看對眼的人,他開始相信一見鐘情的神奇魔力了!
   
         ☆        ☆        ☆
   
  由于不想与一般混雜的旅行團成員同游,青洋的蜜月旅行是采取自助旅行的方式,共同暢游嬌妻鐘意的國度,浪漫又充滿偉奇的希腊和意大利。
  在机場辦理好登机手續,青洋就帶著詩羽前往二摟的貴賓室休息。行經其他航空公司柜台時,他被一個有點耳熟的聲音吸引停下腳步,詩羽好奇的隨著青洋的目光,發現青洋的前妻正和一名壯碩的中年男子狀似在爭論事情。
  “好巧,他們也要出國游玩。那男的和歡歡有點像,是她舅舅嗎?人家說外甥女像小舅子,還一點都沒錯,要不要過去打招呼?”詩羽善意的提議。
  “不用了,快走吧。”青洋沉著臉拉著詩羽快步离開。
  “你很在乎你的前妻嗎?”
  “為什么這么問?”
  “因為你表情很怪,你似乎在生气!”
  “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青洋用力的閉起眼睛再睜開,想把自己從低潮中拉起。先前看到的那名男子,根本不是淑惠的哥哥,而是和她相識十余年的戀人。他見過他兩次,可是剛剛詩羽的一句話卻道破他多年的怀疑。他柳青洋,竟然可以被一個女人利用得如此徹底!替別人教育女儿十余年,雖然他早有心理准備,但是面對真相,還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想要聊一聊嗎?”詩羽關心的凝視青洋。
  把這天大的丑聞曝光?青洋目前還不會做出這樣的傻事,雖然他一直怀疑歡歡的出身,卻從沒把她當外人看。他并不想讓這殘酷的事實改變任何人對歡歡的看法和態度,傷害他法律上認定的女儿。
  “真的沒事,你何不說點你的事讓我了解?”
  “你總是喜歡這樣反問我,既然你不想說就算了,我也沒興趣知道。”
  “別生气,真的沒有事,難得的蜜月旅行,別浪費在嘔气上面。”青洋討好的抱著詩羽的臂膀,在她頸窩印上一記熱吻,看到詩羽又臉紅了,他已經抓住了掌握她情緒的基本技巧了。
  經由新加坡轉机,經過十個小時漫長的飛行,他們終于抵達歷史、藝術、神話交錯的瑰麗國度——希腊的首都雅典。
  由于時差的關系,抵達時是當地的下午時刻,在飯店梳洗后,青洋就催促著昏昏欲睡的詩羽出門。
  “出去走走,精神會好一點,現在若是睡了,明天你也別想玩了。”詩羽同意青洋的論調,合作的起身出門。
  在觀光客最喜歡駐足的憲法廣場,看過穿著傳統軍服踩著夸張步伐的士兵交接儀式后,青洋帶著詩羽在路邊的露天咖啡听享受香濃的咖啡。异國的情調配上慵懶的气息,兩人都開始沉迷于蜜月的溫馨中。
  吃完略微油膩的正統希腊佳肴,伴著點點的浪漫星光,青洋和詩羽前往露天阿迪庫斯音樂廳欣賞歌劇。
  坐在石砌的台階上觀賞优雅的歌劇,以千年歷史古跡的石垣為背景,遠离現實壓力的兩人,自然的放寬心胸討論對藝術的見解,高興的發現彼此有越來越多的共同點!离開音樂廳時,正是雅典酣熱夜生活的開始,在酒吧喝了杯調酒,疲憊的兩人才放任自己回飯店休息。
  隔天,他們又繼續參觀了為祭祀守護神而建筑的古老神廟。
  “衛城是雅典黃金時代的象征,是祭祀雅典哪的象征,是雅典城市精神的指標,眾神之中的智慧女神雅典娜,以一枝象征丰碩、和平的橄欖樹擊畋敵手,贏得胜利,成為這古老城邦的守護神……。”專業導游仔細的為這對新婚夫妻講解歷史文比。
  看著一磚一瓦堆砌的石城,讓詩羽對于絢麗的遙遠年代,產生美好的憧憬。觀賞建筑于西元前五世紀的雅典娜胜利女神廟、巴特農神殿,栩栩如生的浮雕及壁畫,詩羽贊歎的說:“古人的想象力真是偉大,總是可以營造各式各樣的偉奇故事,加以美化、流傳千古。”
  青洋笑看詩羽沉醉的模樣,看著她心情愉快,自己似乎也跟著快樂起來。
  “雅典人對于雅典娜非常崇拜及尊敬,在這些浮雕上,都刻划她神奇、勇敢的事跡。在古代,每年都舉辦盛大的祭典,并且以象征庄嚴圣洁的處女們舉行重要的祭儀,帶著祭祀用的犧牲,浩浩蕩蕩的行經衛城來到巴特農神殿。”導游在一旁仔細的講解壁雕和雅典人的習俗。
  “不知道這是崇拜女性,還是歧視女人的表現。”詩羽感慨的發表心聲。
  “女性本來就值得崇拜的,我就很仰慕你。”青洋微笑的附和。
  “是嗎?”詩羽故意質疑的刁難,但心里卻感覺歡喜,她開始喜歡听青洋說的甜言蜜語了。
  “如果你生在古代,你就有主持祭祀的資格,只不過現在你的清白已經被我掠奪了。”青洋貼著詩羽的耳際,低喃著調情的話語,沒想到卻引起詩羽的反彈。
  “現在別說這些。”詩羽不太高興的推開丈夫的擁抱。
  青洋以為詩羽是害羞,并不太在意。回到飯店后,他躁進的向詩羽示愛時,卻被罵得臭頭。
  “不要碰我!你這偽君子!”詩羽生气的阻止青洋熱情的親吻和愛撫。
  “你怎么了?為什么生气?”青洋摸不著頭緒的詢問。
  “我問你,是不是因為我是處女,你才對我這么好?你們男人都是一個樣,都以道德標准來約束女人,太自私了!”
  “你發什么神經,為什么突然問這個問題!”
  “你都忘記你結婚當天對我的態度,不理又不睬,可是為什么和我上床后,又開始甜言蜜語?你根本是個偽君子、小人!”
  “小羽,你為什么要在這時候和我算舊帳?我對你好,和你是不是處女,是兩碼子事!”
  “少來了,要是我婚前和別的男人上過床,你的態度才不會像現在一樣,我今天終于了解了!”
  “你要我說什么?我想任何男人都會在意自己妻子的純真,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找我麻煩!”
  詩羽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生气,她只是要青洋無條件的對她好,不顧一切的愛上自己,卻失望的發現他自私的心態。這一刻詩羽震惊的發現,自己真的對青洋動心了,她也許早就愛上他,只是一直都沒有察覺到。
  “沒有,是我自己胡思亂想,我只是對社會歧視女性感到生气而已。”詩羽像個泄气的气球,懶懶的回答。
  “你到底在想什么,可以告訴我嗎?”青洋看到詩羽妥協的態度,雙手又情不自禁的纏上她的嬌軀。
  看著丈夫充滿欲望的眼睛,詩羽不确定自己是否該開口詢問他的心意,她好怕青洋嘲笑她。她決定,如果連心也開始背叛自己,她至少該保留最后的自尊,她絕不會先開口吐露愛意。
  在青洋火熱的撩撥下,詩羽開始渾身發熱,她口齒不清的低語:“你現在是要跟我討論事情,還是做愛?”青洋的選擇,當然是后者。
  對于詩羽不愿意敞開心胸的態度,青洋也不想勉強,對于目前兩人間的關系,他已經非常滿足。入睡前,青洋替自己打气,他告訴自己,也許這次真的押對寶了!他漂泊的心、受傷的靈魂,可以因此得到歸宿和安慰。
  隔日,他們前往比里夫斯碼頭搭乘豪華游輪,暢游美麗的愛琴海及拜訪美麗的島嶼。
  為期五天的海洋假期,讓兩人的感情激增,對彼此的習慣和脾气有更深入的了解。白天他們都會趁靠岸的時候,去小島上觀光、吃海鮮、買紀念品;晚上則漫步于星光下,訴說著美好的點滴往事,只是絕口不提彼此的舊日戀情。
  結束愛琴海假期后,他們馬上就搭机飛往意大利羅馬。他們的羅馬假期比電影版的行程更為精彩、丰富,但是和電影里男、女主角相同的是,青洋、詩羽對彼此的心意仍無法掌握,對未來也充滿猜測、期待。
  羅馬素有“永琲澈陞哄赤漪譽,走入羅馬就如同走入美術博物館中,不需要刻意營造羅曼蒂克的气氛,青洋發現詩羽就已陶醉其中。
  漫步于長達一百三十七個石階的西班牙廣場階梯,為了不讓詩羽太過于吃力,青洋体貼的放慢腳步。
  “我想男女相處,就像爬樓梯一樣。”青洋感歎的說。
  “什么意思?”
  “如果我步伐太快,你就會跟不上,我們之間的差距,也會越來越大。”
  “你是影射我配不上你嗎?”
  “不是,我是覺得兩人之間的相處,應該互相配合、扶持。”
  “我很訝异你有這么正确的想法,不過我倒認為,交往中的兩人都應該努力的充實,以免彼此的差异太大。”
  “這我不擔心,經過這几天的相處,我感到咱們彼此很适合。或許是因為教育環境背景相似的關系,讓我們思想、觀念很接近。”
  “是嗎?我倒覺得你太大男人主義了。”
  “可是你不認為你也配合得很好,你已經習慣接受別人安排好的一切。”
  “你總是這樣,喜歡自以為是的認定我的喜好。”
  “如果你對我有不滿意的地方,可以提出來,我相信我可以接受。只是你很少告訴我你心中真正的想法,是因為不夠信任我嗎?”
  “我想彼此的信任可能要靠時間的累積。”
  “我一直很好奇,以你這么好的條件,為什么會和楊仁川交往?”
  “我以為我們有默契,不會追究彼此的過去。”詩羽冷冷的回答。
  “我只是想了解你的觀念,是不是你太在乎這段感情,所以你一直不敢告訴我?”
  “你怎么會這么想?是因為我覺得不值得一提,所以不想討論。”
  “是因為他的傷害,讓你一直很排斥感情嗎?”
  “你要我說什么?他根本沒有能力傷害我,你別胡亂猜測!難道你連我婚前精神的忠誠也必須加以干涉嗎?我知道他條件不好,我承認自己和他交往過,這是不是會降低我在你心中的格調?”詩羽有些惱怒的質疑。
  “你別這么激動,我只是想嘗試打開你的心結,這樣對我們的關系,會更有幫助。如果你不想說,我發誓不會再過問了。”青洋有點后悔自己把气氛弄僵了。
  “真的沒什么好談的,我希望你別再提起這個人的名字,因為他對我一點意義也沒有。”詩羽緩和語气的表示。青洋總認為這件事并不是如此單純,如果沒有造成傷害,詩羽的態度就不會如此激烈。他真的想多了解她、幫助她,可是如果她仍死守心結,青洋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做。
  “去喝杯咖啡吧,我知道有家店,一些有名的詩人、明星都去過。”青洋拉著詩羽往廣場走去,如果想恢复和諧的气氛,只得聊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在廣場附近羅馬最古老的咖啡店?CafeGreco品嘗道地的卡布基諾,兩人的話題又回到藝術層面。幻想著當年的拜倫、雪萊、蕭邦……等文人、音樂家,坐在和自己現在相同的位置,吟詩頌雅的景況,詩羽的好心情又回來了!
  看著詩羽眉飛色舞的對詩詞如數家珍的闡述,青洋有些忘情的看著她。他真的搞不懂,為什么一個如此有內在美的女人,當年會委屈自己和楊仁川交往?青洋告訴自己一定要找到答案,也許這和自己的幸福有极大的關連。
  次日,兩人投身于采購的忙碌中,羅馬集各式世界名牌的總店于一身,青洋大方的替兩人趁机補充行頭,他發現甚至連品牌的喜好和忠誠,詩羽都和他有一致的相心法。
  待在羅馬的最后一天,他們又參觀了万神殿、斗獸場、君士坦丁凱旋門……等。
  “你有置身于電影中的感覺嗎?”站在真理之口前,青洋微笑的詢問佳人。
  “你敢把手伸進去嗎?不怕手會不見!”詩羽取笑青洋迷信的動作。
  “你是指我很愛說謊?我什么時候欺騙過你?”青洋不理會詩羽的嘲弄,還是把手放入真理之口,還抓著詩羽的手一起嘗試。
  “你有秘密瞞著我嗎?”青洋故意裝作認真的表情,讓詩羽感到好笑又帶點心虛。
  “你有嗎?”詩羽學會青洋的絕活,不答反問。
  “每個人都有秘密吧,也許不知道才是幸福的。”青洋想起歡歡的事,感慨的回答。
  “你現在看起來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你一定隱瞞我很多事。”詩羽試探的詢問。
  “我心煩,是因為你不肯對我敞開心胸。”
  “你真是奸詐!”詩羽放開青洋的手,佯怒的轉身离開,小倆口就開始玩追逐的游戲,恩愛的樣子羡煞旁人。
  “這是全世界最有名的許愿池,青洋赶快來許愿!”在著名的巴洛克式的許愿池旁,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詩羽熱切的拉著青洋,找個許愿的好位置。
  “你想許什么愿望?”替詩羽准備錢幣的青洋,好奇的詢問。
  “愿望講出來就不靈了。”詩羽才不會輕易的透露想法。
  于是兩個人有模有樣的各自許愿,雖然彼此并不表白,但他們卻有默契的許下相同的愿望,就是擁有幸福的婚姻。
  “再給我一個硬幣,我還要再許個愿望。”
  “你不認為自己有點太貪心了?”
  “不會啊!”詩羽將身体背對著許愿池,將錢幣由肩膀往后一丟,就開心的張嘴微笑。
  “什么事,這么開心?”
  “剛剛旁邊的游客告訴我,這樣子許愿可以再重游羅馬!”
  “那我不是得照做,不然你不就形影單只了!”青洋也跟著許下這個愿望,詩羽高興的看著他,心中充滿甜蜜。
  离開羅馬后,他們前往龐貝古城觀看遺跡,再到音樂之鄉蘇連多,并乘船前往蜜月小島卡布里欣賞綺麗的風光,探尋世界奇觀藍洞外,還坐水翼船前往拿坡里游玩。此外,還利用兩天的時間拜訪黑手党的故鄉——西西里島。
  “青洋,你看得出來哪個人是黑手党的教父嗎?”詩羽仔細的觀察過往的人群,想在其中發現端倪。
  “他們又沒在臉上寫字,我怎么辨別的出來!你別太好奇的四處張望,當心惹禍上身。”青洋故意恐嚇嬌妻。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按照導游的說法,受人尊敬、自詡為羅賈漢的教父,已成為歷史遺跡了,現在的黑手党只是殺人不眨眼的犯罪組織。”
  “沒想到你對黑道的事情這么好奇。”
  “青洋,在台灣你有沒有和道上的兄弟往來?”
  “干什么?你有麻煩需要我幫你擺平嗎?”
  “少故作英雄狀,我只是問問而已。”
  “現在全世界的黑道組織部已經企業化,他們還是有做正當生意,多少都會有生意上的接触。”
  “那你跟我爸真的一模一樣,我一直都以為他很正當、清白,直到前一陣子,我才發現他有點惡勢力。”
  “發生了什么事,讓你印象這么深刻?”
  “沒有,隨便說說而已。”詩羽暗罵自己大嘴巴,差點又要泄露自己的秘密。
  “你每次都這樣,講話只講到一半。還好我不是只充滿好奇心的貓,不然一顆心整天都懸在半空中,早晚都會因為過分胡思亂想,造成精神崩潰。”青洋對于詩羽充滿神秘的態度感到無奈。
  “別像個怨男一樣,咱們去火山看古希腊神殿吧。”詩羽挽著青洋的手撒嬌的說,她不想讓過去的陰影再度傷害彼此的關系。
  來到充滿俊男美女的翡冷翠,成雙成對的同性戀、异性戀者,讓詩羽看得目瞪口呆。這儿的藝術作品及雕刻古跡,也毫不避諱的大膽描繪男性的特征及強健的肌肉,讓詩羽看得臉紅耳赤,卻遭到青洋的嘲弄。
  “你不可以用有色的眼光觀看藝術。”
  “大概就是以追求藝術為名,所以同性戀才會這么風行。”
  “二十世紀的黑死病,正在威脅這個城市。”
  “青洋,你那么花,難道不怕感染愛滋病嗎?”
  “你真的把我想得那么下流嗎?”
  “你不要生气,誰叫你讓我逮到你喝花酒。”
  “你還記得那件事?拜托,那真的只是意外,我心情不好,喝太多,才讓你捉到把柄。”
  “算了,男人都是這樣,我父親也常應酬。”
  “如果你不喜歡我應酬,我會盡量拒絕。”
  “如果你想去就去,我不想強迫你為了討好我,做出違背意愿的事。”
  “看來我們需要在這件事上好好溝通。常應酬的男人并不代表他花心,有時真的是為了應付熱中此道的客戶。”“我倒認為男人都喜歡新鮮、刺激,偶爾偷腥,那是本能!別為了怕我生气,想要塑造自己清白的形象。”
  “你為什么要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我只是告訴你我心中的想法。”
  “無所謂,逢場作戲我可以接受。”
  “你才沒那么大方,不然我酒醉的那件事,你就不會記仇到現在。”
  “別往臉上貼金了,我說不在乎就是不在乎。”
  “難道承認在意我,對你而言真的那么困難嗎?”
  看著青洋認真的眼神,詩羽慌亂的說:“我們赶緊去看米開朗基羅的雕刻吧。”
  青洋搖頭無奈的跟著詩羽的步伐,看著詩羽對著曠世奇才的杰作稱贊連連那是個性傲慢的米開朗基羅,為了与人打賭,背對著牆手伸到背后鑿出的石制人頭像。
  觀賞這位据說從不洗澡,也不脫長靴的大師的作品,青洋無法表現出如詩羽那般的感動。他很在乎詩羽剛剛表現出對自己的看法,他不希望自己在她心中是個花花公子,讓她對自己的愛意有所提防。
  浪漫又溫馨的蜜月旅行,在兩人抵達水都威尼靳后,達到高潮。他們選擇住在大運河畔的五星級飯店住宿,白天搭船四處觀光,夜晚則就著窗前,欣賞炫麗誘人的夜景。
  坐在水上計程車里,詩羽幸福的依偎在青洋的怀里,触目所及盡是优雅的古都美景,耳朵聆听的是船夫高唱的意大利情歌。詩羽真希望時光就此停止,因為明天就要回國了。
  美好的假期總有結束的時候。她不知道返回現實生活中,青洋是不是還會花時間陪她聊天、逗她開心,兩人的相處是否仍維持如此的和諧?但是現實總是要面對,經過這几天的相處,她開始有點信心,認為經營婚姻,應該不會太困難!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