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為了能再度打動游孝芳的心,這已經是郭志浩第三度飛到舊金山來了。
  “志浩哥,我打听到姐姐搭乘的游輪,今天下午會在港口稍事停留,我准備開爸爸的私人游艇去追。”
  “哥,這是個好消息,我們一塊儿去追回孝芳姐吧!”
  第一次他飛來舊金山找她,因為時間上的不巧,她已經先一步飛到法國打點住所及學校入學的相關事宜;第二次他飛來舊金山找她,則是她家人以她身体不舒服為由,替游孝芳婉拒了他的到訪;而這一次有游佩芝幫忙,勸解了游家人對他的心結,以及表達了他的一片決心与誠意,他們一行人才沒有又白跑一趟!
  登上了游家的私人游艇,沉浮在离游孝芳搭乘北美海上觀光的游輪不到几英呎的海面上,尋找游孝芳的身影。
  游佩芝已經借故打大哥大聯絡她,然后以訊息接收不良為由,教游孝芳移到室外接听,好方便大伙儿“發現”她的蹤影。
  “孝芳,孝芳!”他眼尖地尋覓到他日夜思念的身影了。
  “哦!”她同時也看見了海上呼喊她名字的人影。
  “孝芳,跟我回去吧!我是真心愛你的……我曉得你只是在躲避我,你絕對是了解我的心意的!我愛你呀!”
  郭志浩扯開喉嚨大聲喊叫,引來了許多圍觀的人潮,叫得游孝芳好難為情。
  “你在叫誰啊?我又不叫做孝芳。”
  “快回去吧!在那里鬼叫什么!”
  “這里沒有你要找的人!”
  甲板上圍觀的人交相或以英語或以中文,也有日語地瞎起哄。
  此時,郭志浩見游孝芳不為所動,索性站上了游艇前端的扶把上,一手抓住桅杆,一手扯著紅布條在空中揮舞以引起她的注目,看來惊險万分。
  “孝芳,我愛你啊!請你原諒我好嗎?”顧不得船上那些圍觀的人如何喧嘩,他反而更大聲地呼叫游孝芳的名字,只盼望她能回心轉意。
  一個不小心,他失足掉下了海里去!
  “天啊!快救我哥啊!”
  “快一點……”
  對于這樣突如其來的意外,游艇上的人呼天搶地,亂成了一團。
  大伙儿好不容易手忙腳亂地從海面救起了郭志浩上船,卻也眼見巨大游輪越行越遠,游輪上的人潮依舊未退,紛至杳來看熱鬧!
  “孝芳,我愛你!”
  他仍不放棄希望地呼喚著她的名,与對她日夜相思的情意——可惜游孝芳的身影仍是越走越遠了!
  “哥!我們回去了啦!不要在這里當呆頭鵝,孝芳姐根本不理你!否則你苦苦哀求了這么久,她也應該有一點回應;不該只是眼睜睜看你落下水,卻一點反應也沒有!我看這一次,你也只能死心了——”
  “是你們一直勸我不要放棄的,為什么在我即將成功的前一步,你卻教我要放棄希望了呢?”他淌下兩行熱淚,難道他的一再努力終究喚不回游孝芳執著的心意?
  “哥,我們還是回去了吧!不然你感冒了該怎么辦.….哥?”
  郭宜欣也為他如此執著,擔心地流下淚水。
  “嗯!我們回去好了。”郭志浩撫了撫開始僵冷的軀体与四肢,不愿讓妹妹為他擔憂。
  而且即使他們的游艇追上游孝芳搭乘的游輪,也不見得能得到游孝芳的青睞,所以只好打道回府了。
  “阿芳,玩夠了,該見好就收,”站在甲板上,游孝芳身后的另一道身影終于忍不住開口了。她相信游孝芳并沒有看漏了郭志浩的表態!
  “小苹,我真的能夠原諒他了嗎?”
  “其實你早已心軟了,不原諒他,你大可不必天天望著電話興歎,巴不得他就在你耳畔陪你叨絮一整夜;而且你更犯不著把我從巴黎抓到你身旁,天天听你傾訴愛情的煩惱呀!”向若苹噙著些許玩味的口吻,“气賭得夠久了,小心真被賭死了,到時候你可能就會欲哭無淚羅!”
  游孝芳听得出來她意有所指。
  “別問我,我不是你——你自己知道應該怎么做。”
  肩頭聳了聳,不參与結論的表態顯而易見。戴上太陽眼鏡,向若苹逕自走回海灘椅,去做末了的日光浴。
  留下游孝芳呆望著游艇在她的視線中越來越遠,直到變成一小點……
   
         ☆        ☆        ☆
   
  游艇快速地靠了岸,一行人小心翼翼下了船。
  “哥!小心點走,別又滑下去了。”
  “我知道啦!”他的手扶著船体上的鐵欄杆。
  “志浩哥!是一艘汽艇耶——”游佩芝的惊訝聲全被艇上的人影給嚇住了。
  轉眼間,只見汽艇也在岸邊停了下來,大伙儿不禁又惊又喜!
  郭志浩笑著張開兩只手臂,喜出望外地摟住了游孝芳,“你被我的心意打動了,決定回心轉意了嗎?”
  游孝芳沒有多說什么,只拿出一條毛巾幫他擦拭著。“瞧你,全身都濕透了,真傻呀!”“如果沒有犧牲,怎能贏得美人歸呢?”
  直到和他面對面,她才發現她竟如此思念他!
  想他爽朗的笑語,想他嬉皮笑臉的要賴模樣,想他老愛逗她開心的玩意儿,想他有滿腦子討她歡心的惊奇——
  只是他也教她傷透了心,教她認清他們之間的問題以及价值差距——他不能老是自以為是地在傷透別人的心之后,再來祈求原諒;畢竟她并不是圣人,她也有喜怒哀樂的自由!
  而現在,她已經准備好給他机會了嗎?
  毫無預期地,游孝芳以別具深意的眼神笑問他:“浩,雖然我無法在臨行之前給你任何承諾,但是你愿意等我嗎?”
  “你——”郭志浩看了她一會儿,眉頭銷得更緊了。
  原以為游孝芳會再度宣判他的死刑——他以為一切都無法挽回的時刻,她竟說出這番令人咋舌的言詞,不教他被嚇得惊慌失措才怪!
  而她就是想看他嚇一跳的神情,以宣慰讓他傷透了的心——當作是補償吧!
  “我就曉得你不會等我!”她拚命忍住笑,卻狀似受委屈地擠出一滴眼淚來。
  這硬是把郭志浩嚇得目瞪口呆,“我會等,我當然會等你,哪怕你多久后才想回來,我都會等!”
  “真的,你真的會等我?”游孝芳迷糊地眯起笑開怀的眼,不敢讓人發現,也不敢笑場….其實這段時間除了郭志浩不好受之外,她相信她自己也好過不到哪里去。
  “我當然會等你,我一定要等你。我愛你!”郭志浩喜出望外地摟著游孝芳笑道,根本沒發現她的詭計。
  他早已興奮到顧不了旁邊那几雙看好戲的眼睛,一只手扶起她的臉盯著,緩緩接近她,直到她的鼻息輕拂過他粗獷黝黑的臉龐,他才輕聲地在她耳畔叨絮,“我不會再傷害你,也不會再輕易讓你從我手中逃走了,”他說得好輕柔,卻笑得非常詭异,眼看著游孝芳徹底地被他溫柔似水的目光催眠,失了神。男人的本能,讓他吻了她。
  “是嗎?”她輕笑,眯起的雙眼漾出邪魅的柔光。
  盡管游孝芳努力裝出柔弱女人的模樣,但她豈有讓郭志浩專美于前的道理;所以現在換成他——失了魂。
  倘若說游孝芳是受害者,怎么一點也不像?哦!老天,莫非他又上當了!可惜當他發覺的時候已經太遲了……他根本無力反抗且節節敗退。她猛然地擒住他惊覺的唇瓣,霸道且趾高气昂地巡視專屬于她的城池。
  過了好一會儿,游孝芳才气若游絲地癱軟在郭志浩怀中。
  “唔……有海鮮的味道,我喜歡。”她像小魔女般地笑開怀。
  郭志浩寵溺地啄了她額頭一記,“你好坏!”他輕聲呢喃,平复著跳快好几拍的脈搏,尚陶醉在她芳唇留下的迷人余溫中。
  “彼此,彼此。”她抬起毫無悔意的面容笑望他:郭志浩也不差,畢竟在他淪陷的前一刻,早已發覺她的計謀了!
  “結論是你准備原諒我了?”他直問。
  好一個商場老將,總是懂得适時地表現談判手腕与确定協調結果。
  “不!誰教你把我傷得那么徹底,你目前只是在留校察看階段,你被記了兩大過、兩小過、外加兩個警告,以示薄懲羅!”她也不輸他。
  “所以我只要再犯一個警告,就會被三大過出局了。這條件對我未免也太嚴苛了點,我有如此罪孽深重嗎?”他笑睨她。
  “不重,如果你愿意把這個机會讓給別人,那么一點也不重。而且我的條件也不至于差到沒人要的地步吧!”游孝芳逗弄著他。
  郭志浩抓住她的雙手在怀中取暖,任誰也看得出來他們兩人在打情罵俏。
  不過這倒是像极了游孝芳愛唱反調的行徑——總是教人料想不到她又想出哪些“歪理”來解釋他們目前的關系了,如同他第一次在公司遇見她一般淘气。
  “不要啦!我曉得你是這么在乎我,才會讓我有留校察看的机會,否則你受的傷害,何止記我兩大過、兩小過,外加兩個警告就能抵消的?”
  “你好坏,你愛耍嘴皮啦!”一記記粉拳,都索在郭志浩堅韌的胸膛中。
  郭志浩拉住她的手,又吻了游孝芳的朱唇一記;望著她帶笑的优越神情,忽然心頭閃過一個怪异的疑惑——
  “你該不會:是在試探我對你的用心与愛意到底有多深吧?”他倏地開口。
  “看來你不笨嘛!”
  “不會吧!難道這一切都是你在飛离台灣前,想出來要懲罰我的計謀?”他不敢相信她竟笑得如此狐媚……原來……原來他被她要了!
  “嗯,孺子可教也!”她例說得沒有半點愧不敢當的神色。
  “你敢玩弄我!害我為你犯相思之苦到茶不思飯不想的地步……”郭志浩沒好气地漲紅了一張俊帥的臉龐。
  “有這么嚴重嗎?”她笑睨他地直問。
  “我會讓你曉得到底有多嚴重!”曉得游孝芳早原諒了他,心情驀然大好;他邪惡地伸頭附向她耳際,“原來你在耍我,讓我追著你跑了大半個地球,我可是認真得不得——看我如何修理你這個頑皮鬼……”只見他不怀好意地伸出魔掌,向她發動“攻勢”。
  碼頭上,遠遠地就看見兩人笑臉盈盈地在嬉鬧了!
   
         ☆        ☆        ☆
   
  四年后教堂外的陽光和煦迷人,一對佳人正舉行婚禮。
  郭志浩終于在今天抱得美人歸,當年游孝芳一到了法國留學之后,由于語言不通、日常生活處處碰壁,再加上爐業繁重,根本极少有机會回台灣;即停放長假,她也几乎飛回美國的家裹住。所以,這一次郭志浩能抱得美嬌娘,完全歸功于他致力當“空中飛人”的成果。
  新人互相交換了戒指。
  “接下來我們請新郎發表一下感言。”
  唔!在原本排練的過程中根本沒有這一段插曲!
  只見在台上當司儀的邱建元不改頑皮本性,將郭志浩請上了台。不過郭志浩倒也大方地一手接下麥克風,回以熱烈燦爛的笑容。
  “我衷心感謝各位親友長輩們的抬愛,今天才能娶到美嬌妻!所以我也想請在場的來賓替我做見證,我對游孝芳的愛至死不渝——孝芳,我愛你!”
  他伸出另一手的食指及中指屈成胜利的“V”字手勢。
  “哇——啊真帥!”
  “好棒哦!”
  “你好樣儿的。”
  台下席間一陣歡聲雷動,夾雜著女孩們憧憬的尖叫聲,与男孩們哨音連連的贊歎聲,就連雙方家長都為之動容。
  “姐,他竟然當眾向你告白耶,好浪漫!”伴娘游佩芝忍不住發出欣羡的口吻。
  “還有……”郭志浩顯然意猶未盡地開口直言,“我要向孝芳說,我終于等到你了!然后……”
  “還有‘然后’啊?你到底有完沒完!”
  “我不會再教你受委屈,我會讓你看見我對你的真心。”
  沒看過這么愛講話的新郎!
  “你不怕太肉麻了,請你將這些一話留到今晚,你們兩人進洞房里情話綿綿個夠本吧!”邱建元瞟給他一個不敢領教且無可奈何的神色,卻也笑開了怀。
  新娘游孝芳也同時笑出了眼淚——
  眼前這個‘人來瘋’,就是她新上任的丈夫,白頭偕老的‘牽手’。看來她還得多多包涵他羅!
  想起与郭志浩相識的种种過程,或許沒有所謂戲劇性的‘纏綿俳惻’或‘高潮迭起’,有的只是他的熱情至性与無限活力,還有對她的愛護与包容,教她慢慢地從欣賞他、認識他、一直到愛他,認定他。
  是啊!盡管這一切幸福得來不易,但是對她來說,更重要的是他一直陪在她身邊,一直到永琲滷N來。
  此刻,由台前翩然朝她走來的郭志浩,一身西裝革履,帥气挺拔、儀態万千,意气風發的模樣,令人再也無法移開對他的注目——


  ------------------
  婷嫣掃校 浪漫一生獨家連載!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