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坐在床沿,檸濃愣愣的望著窗外的冷月,有些不明白自己為何坐在此發呆?明明她還有明天要考的外地章節要背,還有國文的作業要交,這些事情隨便哪一項都可以讓她忙到半夜。
  那么,此刻她浪費時間坐在這儿,是在等誰?
  “心”回答了她。
  她在等待那個愛逗她笑、愛和她說笑打鬧,那個淘气又俊逸的少年……
  只要一想到他也許從此不再來她的房間、不再采訪她,她就難過的想哭。
  而她也真的哭了。
  想到他這些日子來的冷淡,想到他身邊來來去去的复雜异性關系,想到他雖負气不肯再來,卻在其他女子身上尋找她的影子。
  她為他哭了好几次。
  雙手扭絞著黃色手帕,手帕早已沾染她的淚水。
  想起他將手帕結在她的腕上,輕語:茱麗葉,我為你而來。
  不,她不是茱麗葉。
  因為茱麗葉的戀情雖有結果,卻太慘烈,她不要成為悲劇里的女主角。
  可他就是執意要喚她茱麗葉,只屬于他的茱麗葉。
  想起又酸又甜的往事,她笑中帶淚。
  她珍惜著被真澄寵愛的日子,卻明白自己已回不去往昔。
  一陣敲門聲打斷她的沉思,姊姊檸心走了進來,“八點了,你要不要帶‘棉花’去公園遛遛?”
  “棉花”是隔壁鄰居寄養的小狗,鄰居要出國一周,便將寵物托給關家。
  檸濃隨手拿了件長袖薄罩衫,“好,我帶它去公園走走。”
  拿了小鍵子和紙袋,檸濃牽著小狗來到公園。
  “棉花”顯然有受過良好的訓練,四處跑了一圈后,便乖乖在沙坑留下熱呼呼的紀念品。
  夜晚的公園有點涼意,此刻除了一人一狗便沒有其他人。
  檸濃心不在焉的用小鏟子將小狗的排泄物和了薄沙裝進紙袋中,一道陰影遮住了她的光源。
  抬首見到真澄那張寫滿落魄的臉,檸濃的眉心懸著憂郁。
  她將手上鼓鼓的紙袋遞給他,他隨手一扔,紙袋准确地進了垃圾桶。
  她起身牽著“棉花”散步,他守在她身側,兩人沉默的行走。
  繞過人造水池,行過椰樹小道,檸濃終于開口。
  “一直忘了問你,這社區是封閉型的,非住戶不能隨意進來,你又不住在這儿……”
  “尉庭就住巷底,我常來找他,警衛跟我很熟。”
  “喔。”她點頭,然后便不知該說些什么。她日夜期盼著他的來訪,真的見面了,卻又不知該說些什么。
  她已經知道真澄對她的企圖,如果此刻她還視若無睹地和他話家常,這就未免殘忍了些。可提到感情的話,她目前還給不起他想要的,沒結論的事情提了無用。
  繞了社區一周,兩人終究還是回到關家門前。
  真澄終于伸手拉住她的腕,檸濃快他一步扯開話題,“有個問題我老是記不得問你,校醫大哥為何喚你為丘比特?”
  真澄盯著她許久,半晌才回答:“我是弓箭社的社員,在他的印象中,只有丘比特會射箭。”
  “還有后羿也會呀。”檸濃輕笑。
  “后羿的箭并沒有留下娣娥,所以我宁愿我是丘比特。”他握著她的腕,猛一收手就將檸濃扯進自己怀中。“倘若我真是丘比特的話,便可以不顧你的意愿,將愛情的箭射向你我,我要你屬于我。”
  “如果這箭真的射中我們,你可知背后的代价就是表示你將屬于我,不能再愛上別的女人。”
  “我早就無法愛上別的女人了,我的心中現在全是你的身影,無論我想到什么,思緒就是忍不住會聯想到關于你的一切。”
  “這只是暫時性……”
  “你要永遠?”
  檸濃臉頰貼著他的胸膛听听著他的心跳,听見他的話,她抬首望著真澄,“如果我要,你給得起嗎?”
  這個要求很難實現,彼此心中都明白,可是……
  “我給得起。”他點頭,雙手將她擁得更緊,如果這是她要的,他愿傾盡心力給予。
  那一刻,檸濃為真澄的話而撼動了。
  原以為他會嗤之以鼻,畢竟世局多變,誰能保證永遠?所謂的永琱ㄨL是電影里騙騙少男少女的三流把戲。
  但他仍然許下誓吉,只要這句承諾是她的夢,他愿意給她希望,完成她的夢想。
  檸濃感動于心,知道他有道份心意,她的愛情再度被他喚醒。
  那么突然的,她再次為他動了心。望著他眸子里的堅定,她笑了。
  “我答應你。”她說得很輕。
  他不可置信地盯著她,“再說一次。”
  “我答應你,我們戀愛吧。”檸濃笑得好甜,仰首主動給他一個柔柔的親吻。
  真澄的心情激動莫名,本欲与她來場熱吻,可檸濃笑著避開他的索求。
  “你忘了這是我家門口啊?我爸雖解了窗禁,可還不許我跟你往來呢。”她敲他一記響頭。
  “但你剛剛答應我的追求,理應給我一個吻。”
  “我給了呀。”方才那淡淡的親吻已表示她的誠意。
  “那才不算接吻,真正的接吻應該是──”他急切的話語突然中斷,低頭看著自己濕透的褲管。
  原來一旁等候許久的“棉花”閒來沒事,把他的長腿當成電線杆撒了泡尿。
  檸濃順著他的視線往下一看,隨即爆出大笑。
  “哈哈哈……”
  真澄抬首瞪著新上任的女友。“它坏我好事又尿濕我的褲管,你還大笑?”
  “我……我……對不起。”檸濃捂住自己的唇,可是憋笑實在好痛苦,所以她的表情一陣古怪,終究還是泄出輕輕的笑聲。
  滿月的光輝閃閃的洒下,一個親吻輕輕封住了她的唇,雙手被交握著,檸濃緩緩合眼,其漫響起一段旋律,那是宇多田光吟唱的‘FirstLove’。
  ***
  陽光將室外泳池的水晒溫了,三年C班与二年E班同時上游泳課。兩班男生与女生分開做暖身操,而后准備下水前,体育老師卻雙雙被傳喚至校長室,余下的學生便一窩蜂地跳下泳池大玩特玩。
  檸濃將長發組進泳帽,露出秀美皎好的容貌,真澄見了頗為心動,故意游到女生區捉弄她。
  真澄一帶頭,其余男孩子也不客气,兩班的男女學生便混雜著潑水吵玩,好不熱鬧。
  檸濃見真澄追著不放,便刻意考驗他的泳技,自己率先潛列泳池底部,舌他有沒有能耐追上她。
  真澄笑了笑,深吸一口气便跟著潛下水底,很快追上她,只手握住她纖細的腳踝。
  檸濃心一惊,回身已被攬入他的怀抱。
  仗著這儿是最遠的深水區,沒有雜人,他狂野地吻住她的唇,檸濃不敵他的力气,整個人被吻得昏昏沉沉的,須臾,兩人浮上水面,她倚在他怀中喘息不已。
  真澄笑著將她帶至池邊,檸濃一上岸,便賭气走向休息區,看都不看真澄一眼。
  休息區內,曉夜沒有下水,見好友回來,她遞上礦泉水,“怎么這么快就上來了?我記得你喜歡游泳。”
  “泳池里有個登徒子。”檸濃披上浴巾擋風。
  曉夜瞥見好友身后的真澄,再瞧瞧檸濃略顯紅腫的雙唇,心里有了譜。她笑道:“你是色女,他是登徒子,兩人倒不失為絕配。”
  “我再怎么好色,也沒興趣在光天化日下表演親熱鏡頭。”
  “所以他選擇在泳池下輕薄你,這不正是對你的体貼嗎?”
  曉夜巧妙地將話糊成另一种意思,气得檸濃很想開扁。
  真澄坐在檸濃左側,她執意不回頭理他。右側的曉夜見此,故意出言幫他一把,“學弟,你上回受的傷已經完全沒事了嗎?就是為檸濃挨的那記刀傷。”
  真澄和曉夜交換個眼神,他立刻語帶些微懊惱,“剛下水時,傷處隱隱抽痛,也許放學后我得去醫院做一下檢查。”
  檸濃沒有中計,她冷笑一聲:“會痛嗎?那我現在陪你去校醫那儿檢查比較好,別拖到放學了。”語畢,她強拉男友起身。
  一听到要去給粗魯校醫整治,真澄冷汗直流,“不用了,不用了,我現在不痛了。”
  “不行,你不能因為現在不痛就逃避現實,身体是老本,若不顧好,以后病痛發作會更難過的,我舍不得你難受。”
  舍不得他難受?才怪。真澄現在非常后悔方才跟曉夜連成一气。
  檸濃扯著男友才來到更衣室門口,下一刻,她被強推進另一邊的体育用具倉庫里。
  真澄將門落了鎖,隨即給檸濃一個纏綿至极的熱吻。
  唇瓣廝磨,他的熱情几乎燒熔她。
  “我喜歡……”他在她唇角低道,“我喜歡你這樣,借故找個地方讓咱們獨處。”
  檸濃呻吟著,努力回答他:“我不是……不是故意這樣。”
  真澄的手隔著泳衣撫触著她,檸濃失了力气,几乎軟癱在地上。但她倚著他的胸膛,堅決不愿順他的心意躺倒在腳下的墊子上。
  他的吻來到她的頸項,她張手環抱他的腰,手指模到他背后一道凹凸不平的紋路,那是他為她受的傷,她的神智頓時縱激情中清醒過來。
  “等一下。”她堅定地推開他。
  真澄呻吟一聲,“我不想等。”
  “非等不可。”她強迫他轉身,自己好好他、仔細地審視他的背傷。
  傷口复原得不錯,但那么長的一道傷痕還是令人触目惊心。檸濃想起受傷的當時,真澄血流滿地的景像,她的淚水落了下來。
  以前為他哭,是出于對朋友的心疼;現在為他哭,則是因為對情人的不舍。
  陽光透過窗戶照射著他們,檸濃怀著虔誠的敬畏,傾身親吻他的傷痕,一吋吋往下。
  真澄听見身后傳來淡淡的泣音,感覺到檸濃的動作,他震撼了,雙手握拳力持鎮定,讓檸濃完成她的儀式。
  許久許久,當她雙手再次環住他的腰際,真澄的心中充盈滿滿的感動。
  “沒事的。”他輕輕說。“方才是跟曉夜開你玩笑,我的傷其實已經完全康复,你別擔心。”
  “謝謝你。”她只想說這一句。
  “傻子,我不在乎這道傷,我只要你健健康、完好無缺的躲過那一場災難。”
  “還是謝謝你。”
  “看見你現在活潑開心的活著,我就滿足了。”
  “謝謝你。”
  “你……”他失笑,轉身擁抱她,只手輕輕掐住她的鼻尖,“別再謝了。”
  “謝謝、謝謝、謝謝……”她的淚不停。
  要停住她的淚只有一种方法,他揚起色色的笑容,“我不要你謝,我要你以身相許。”
  檸濃含淚愕然抬頭,現下如此感性的時刻,他竟還能想到色情的事。
  真澄見机不可失,魔掌在她身上上下其手,“方才的事情還沒完成,我們繼續。”
  “不……”她慌亂地掙扎,想起這儿是偏遠的倉庫,他也許真的會往這儿胡作非為。
  “要。”他大笑,雙手鉗住她的腕,低頭不斷親吻她的小臉,從額到鼻尖、從眉心到唇角,密密吻過每一吋柔軟的嬌顏。
  檸濃著急得不得了,偏偏自己的力气不敵他,逼不得已,她抬腿想使出女性自保的老招數。
  真澄快一步只手抱住她抬起的腿,“親愛的,你的熱情真令我惊訝。”他故意將她的抗拒拗成是抬腿歡迎他切入。
  受委屈的檸濃又气又急,這會儿真是气哭了。
  “你這個王八蛋、無賴、變態、不知羞恥,只靠下半身思考的男性种豬……”
  真澄嚇了一跳,連忙松開對她的鉗制,“對不起,對不起,我開玩笑的。”
  檸濃含淚,意有所指的往他下半身一瞥,“都那樣子了還叫開玩笑嗎?”
  真澄尷尬不已,生理上的沖動的确是最好的證据。
  檸濃气紅了臉,咬唇扔下一句:“我不理你了啦。”轉身就跑。
  ***
  夏天的夜晚,檸檬樹散發著淡淡香气。
  真澄來到檸濃家門口,舉步不前。心里打定主意要前來向女友道歉,可是万一檸濃仍在气頭上的話,那他貿然前來不啻是白白送死。
  這兩三天來,她不理他,也不肯跟他說話,搞得他一個頭兩個大,手足無措呀。
  怎么辦呢?
  因為心里太在乎檸濃了,所以他小心翼翼,不敢妄動。可道歉這种事也不能再遲疑下去,否則檸濃若是誤以為他無心認錯,繼而對他涼了心,那這份感情不就當場完蛋?
  左思右想,真澄仍是拿不定主意。
  加班回來的關檸心看到的就是這一幕,一個帥气得不得了的小伙子在自家門口徘徊踱步,想必又是妹子勾了這小伙子的魂吧?
  小伙子長相不錯,体格也很棒,最重要的是渾身散發著迷人的男性魅力与堅定的器宇,妹妹這次真的挑對了對象。
  “嗨。”檸心主動向他打了聲招呼。
  “嗨。”真澄無心地隨意回話。
  檸心對他的態度不予置評,反正又是一個為情所苦的小男孩。她拿出鑰匙准備開門,真澄這才注意到眼前這個成熟的女子也許是檸濃的家人。
  “呃,請問……”他連忙喚住檸心。
  “有事嗎?”檸心明知故問。
  “那個……請問檸濃最近過得如何?”先從打探女友的心情狀況開始吧。
  檸心眉一挑,“我妹呀……不錯呀,她吃得下睡得好,回到家也是眉開眼笑,我想她是過得不錯吧。”
  “眉開眼笑?”真澄狐疑地瞪眼。一個和男友吵架的女孩會眉開眼笑嗎?是檸濃神經錯亂了?還是眼前這位大姊在隨便造謠?
  檸心看穿真澄的困惑,她聳聳肩,“反正她的确是那副樣子,我想她可能又捉弄了誰吧?”
  “捉弄?”真澄像只鸚鵡般重复著檸心的話,目瞪口呆,隱約感覺事情不妙。
  檸心繼續道:“是呀,我妹子書是讀得尚可,但捉弄人的本事倒是一流。”檸心頓了頓,“我想想看,昨儿個檸濃好像才告訴我,她戲弄了一個叫什么:嚴真澄的男孩子。”檸心抬頭瞄了瞄真澄,“不會是你吧?”
  真澄得握緊雙拳才沒有爆發,他勉強回以一個笑臉。
  檸心伸手拍拍他的肩頭,甜笑道:“不是就好,你看起來不像笨蛋,哈哈。”語畢,她逕自入了家門,不再理會臉色已气到發紅的真澄。
  “哈哈哈……”他爆出不穩的笑聲,心里萌生一股想撕碎某人的沖動。
  檸檬樹仍舊飄著清香,但聞香者的心境已然不同。
  ***
  同一時刻,關家屋內。
  檸濃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邊吃洋芋片,邊為綜藝節目的搞笑鏡頭而哈哈大笑。
  檸心走進客廳,順手解開領子上的絲巾并低首親親可愛的妹子,“晚安,小寶貝。”
  “晚安,親親。”檸濃回答得不是很有誠意。
  檸心不以為意,自公事包中掏出一個精致的企鵝指甲剪遞給妹妹,“瞧瞧姊姊帶了什么給你。”
  檸濃見了禮物,眼睛一亮,馬上扔掉洋芋片跟搖控器,同給姊姊一個熱烈的親吻,“謝謝,謝謝,我最愛你了。”檸心的臉頰已滿是妹妹的口水。
  檸心笑著擁抱妹妹,“親愛的,你的愛能維持多久呢?”
  “當然是永遠,此心堅貞,永不改變。”檸濃開心的把玩手上的小精品,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檸心但笑不語,算算時間差不多,她輕拍妹妹的頰,“親愛的,听你這么說,我好感動,但你要不要先把姊姊的這份心意拿回你房間收好,我不想往后在沙發縫里發現它,那會令我傷心的。”
  “沒問題。”檸濃跳下沙發,馬上就往樓上的房間沖去。
  檸心望著不知死活的妹妹,嘴角仍是甜甜笑意,回頭走向廚房向母親打招呼:“媽,我回來了。”
  ***
  檸濃興沖沖的跑回房間,將企鵝指甲剪收進書桌抽屜里,轉身想再下樓看電視,不料一雙鐵臂突然自后頭鉗住她的腰,下一刻,她已被扔在柔軟的大床上。
  “怎么……”她掙扎起身,見到真澄站在床頭,她漾開甜甜笑臉,可隨即想到上回兩人是不歡而散,所以她馬上斂笑怒目以對。
  “你在這儿做什么?”
  “你說呢?”
  “不論是什么,我這儿不歡迎你。”
  他不理她的話,傾身爬上床靠近她。“你很得意是吧?”
  “什么?”檸濃連忙往后退,直到背脊頂到床頭柜。
  “戲弄我呀。”他輕語,但眸子里是熊熊怒火,“上回你為了躲避我的親近,故意對我發了一頓脾气,害我以為自己嚇坏你了,頻頻向你賠不是,而你卻躲起來偷笑,欣賞我的手足無措并享受我付出的加倍体貼和恩寵。”
  檸濃頓時傻眼,是誰拆穿她的把戲?她連曉夜都沒說呀。
  真澄繼續道:“這几天你快快樂樂的,我卻是如履薄冰,你的心腸真狠。”他抓住她的腳踝猛力一收,檸濃一聲輕呼,人已被壓在他身下,雙腿還呈張開在他身側的曖昧姿勢。
  老天爺,這太刺激了,她感覺昏眩,也怀疑自己的心髒不知負不負荷得了?
  檸濃的腦子開始充滿粉紅色的幻想,耳邊傳來真澄不絕的抱怨,但她根本沒听進去,只是著迷地享受他的撫触和溫暖的怀抱。
  早就知道跟著真澄會領受到青春的激狂帶勁,這种滋味真的令她心神俱喪……不,是心迷神醉。
  盯著真澄因說話而起伏的喉結,她失神地伸舌輕輕一舔。
  真澄一震,不可置信地伸手緊緊握住她的肩,“我在罵你,而你還有心思去想到色情的事?”
  檸濃委屈不已,只得暫時捺下荷爾蒙的作祟。
  “好嘛好嘛,你倒是先告訴我,是誰向你告狀的?”她問。
  “你姊姊。”
  “我姊?”檸濃困惑了下,而后隨即瞪大眼睛,“我姊!”
  “就是她。”
  “不可能,她以前還反對我和你來往,再說她剛才送我一個小禮物……”
  房門突然被打開,“親愛的妹子,那是為了松懈你的防備。”檸心在門外偷听一段后,适時笑吟吟地進來插話。
  真澄嚇了一跳,連忙從檸濃身上移開并跳下床,活似被當場抓奸的情夫。
  情況很尷尬,但檸濃才不管這么多,她瞪著自己的大姊,“我前世是欠了你什么,這輩子你老扯我后腿?”
  “好玩嘛,就像你戲弄他一樣。”檸心指指一旁臉紅了的真澄,“我也只是好玩呀。”
  檸濃气憤得拿起抱枕扔向姊姊,“我討厭你。”
  檸心順利接中抱枕,“怎么?就許你玩他,不准我玩你?”
  “我是你妹耶!”
  “就因為你是我妹我才玩你呀,別人我還不想費心思去玩弄呢。”
  一旁的真澄頻頻搖頭,原來檸濃愛耍人的性子是出于家學淵源。
  檸心笑著將抱枕扔給他,“小伙子,我是看你人不坏,這才幫了你一把的,但你可別再讓我妹子落到上回那樣被人挾持的地步喔。”
  真澄苦笑以對。
  檸濃仍兀自跳腳不休,檸心倒是突然斂笑,“對了,你們這兩個孩子,在房間里玩就算了,小心別玩出小寶寶,否則我一個不饒,你們給我當心點。”
  檸濃和真澄雙雙錯愕,前者漲紅了臉,“你胡說什么呀!”
  檸心自口袋中掏出個小玩意儿扔給真澄,真澄接過低頭一看,差點沒昏倒。
  檸心邊笑邊退場,“記著,只要不玩出小寶寶就好,其余的隨便你們。”
  檸濃將姊姊推出房外,順帶一腳將門踹上并回頭沖到男友面前,“我姊給了你什么?”
  真澄臉色怪异,手卻握得死緊不讓檸濃看。
  “我要看啦,讓我看。”
  “不行。”
  檸濃雙手叉腰,“你給是不給。”
  真澄盯著她,突然低頭緊緊抱住她給她一個熱吻,趁著檸濃被吻得頭昏,他將手里那個小玩意見用力扔出落地窗外。
  回過神的檸濃慢了一步,抓回他空空如也的手掌。
  真澄認真的盯著她,“我們不用那個。”
  “‘那個’到底是什么?”
  “防止不讓寶寶產生的用具。”他含蓄的說。
  檸濃想了想,臉色馬上漲得更紅,自家姊姊居然拿保險套給男友,她覺得羞赫又丟臉。
  “我恨她,我恨她,”她尖叫,很想下樓揍人。根本忘了先前說過會愛姊姊到永遠的誓言。
  真澄將她抓回身邊,“大姊也是為了我們好。”
  “好個頭,我可沒准備跟你上床。”
  “早晚有那么一天的。”他輕笑。
  檸濃臉紅至极卻提不出反駁,真澄拉她一同坐在床沿。
  “你還欠我一句話。”
  “對不起。”檸濃真心道歉。
  “下回別讓我擔心。”
  “我盡量。”檸濃漾出甜甜笑容,要她放棄戲弄他的樂趣,這太可惜了,所以她不肯許下确定的諾言。
  賴在真澄的怀中,她抓起他的手掌把玩,繼而低頭親吻他的掌心。這是真澄的手,一個會珍惜她、心疼她的男人的手。
  正式跟他交往后,迷戀的感覺便呈直線上升,過去她不曾投入得像現在這般深,也許因為前兩段戀情太平淡,但与真澄……她与他一同走過了許多事件,經歷了誤會、傷害,也走過那段似敵似友的時期。
  也許就是因著這些點點滴滴,所以才能真正嘗到愛情的不易与甜美。
  “我喜歡你。”她說。“真的,很喜歡,很喜歡,愈來愈愛你。”
  真澄輕笑,疼惜地吻著她的發,嗅到她身上傳來的淡淡清香。
  夏日檸檬香。
   
(全書完)

   
感謝狀

   
江流水

  首先是編輯袁小姐,謝謝你向其他作者推荐我的故事,也謝謝你為《藍色愛情海》排了很多廣告頁,包括推荐新人新書,我相信在我看不見的地方,你付出得更多,盡管你不曾對我明說,只是默默以行動支持我,我仍謹記并珍惜在心。
  再者是禾揚公司那位聲音甜美的女孩,流水几次在寫作上有疑問,都得勞煩你幫忙解惑,在此道謝。
  三是禾揚的全体工作人員,沒有你們,書就無法順利出版上市,你們的付出不只是工作上的責任,完成小說的編審出版有時等于完成一個夢想,意義非凡。
  還有一籮筐作者及讀者朋友,大家互相漏气求進步。
  最后是本書的靈魂人物──XX,不管你愿不愿意,我把你寫進書里了,可以說沒有你就沒有《夏日檸檬香》。(若不是你威脅說要寫我在先,肯定我還不會想到把你寫進書里,所以這是你起的頭,恕不得我先下手為強,哈。)
  我習慣把話說得很簡短,但是上面這些話是我數個月來的心情寫照,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PS.這本書中提及的角色劉瀚宇及沈傲泉,于前兩本書《草莓草莓我愛你》及《藍色愛情海》中,皆為高二時期發生的故事,但在本書中,為顧及男女主角的設定,而更改為高三時期,事件發生与之前不符,盼讀者見諒。
   
關于《藍色愛情海》

   
江流水

  在寫《藍色愛情海》時,我數度怕自己會“教坏小孩”,因此我想把促成我寫這本書的動机之一拿來在此說明。
  起因是看了某日的午間新聞……
  因為“九月墮胎潮”和“禁藥盛行”,記者到某高中采訪女學生。
  記者問:“請問你知道RU486嗎?”
  女學生:“知道。”記者:“知道學校有人在賣嗎?”
  女學生:“知道。”
  記者:“知道是哪些人在賣嗎?”
  女學生:“不知道。”
  這短短的三點問答透露了什么呢?
  RU486在法國及歐洲等地都已開放為醫生指示用藥,但截至《藍色愛情海》一書出版前,台灣仍未開放,只有黑社會的人利用偷渡走私大量貨源來台灣販售。
  据調查,現在的少女們很多都已嘗禁果,黑道看好女學生對墮胎藥的需求,便吸收不少學生成為幫派分子,晚上拿禁藥,白天到學校去販售。
  受訪的女學生最后那一句“不知道”,我想只是一种“自我防衛性”的回答。
  她當然不能回答“知道”。
  因為她若說出她知道誰在學校販售這些違禁品,那么,不止學校將因為新聞的播出而受輿論壓力對她展開調查盤問,追問出被黑幫吸收的學生是哪些人,黑社會見她泄密,定也不會饒過她。
  所以記者的第三個問題,她只能回答“不知道”。
  現在的學生已与我們這個世代(二十多歲)有很大的差异性了。
  他們面臨的世界更精彩,資訊更丰富、更易取得,相對的,潛伏的危險性也更大。
  為了生存,學生們都要學會自保。
  我從這個角度切入寫出《藍色愛情海》,“愛情”的确不是我要說的主題,我挂心的,只是這一代的年輕孩子。
  書中還有許多主題沒有深入探討。
  比方江耀日与秋艷霜因愛結合,卻因相處不善而誤了女儿趙清影的一生……或者趙清影在面對沈傲泉、儿子趙應偉時,她必須放棄工作,這也是女人在婚姻与事業上面臨到的抉擇。
  還有更多點,但我無法一一詳述,目前,我只用《藍色愛情海》一書的片段來探討高中生的變化。
  現在的孩子們一定要非常心細聰穎,才不會迷失在這個變化万千的新世界里。
  若有人覺得《藍色愛情海》會教坏小孩,我也只能說,自己是寫出某些真實面。
  不到一分鐘的新聞,我才是“受教者”。
  那位高中女生,教會我認識她所處的環境与未來。
  說老實話,我周邊几個二十來歲的朋友,有的人迄今還不知曉RU486是什么。
  當然,這一代的少年、少女們還是有很多是清純可愛、天真純稚的。(像《草莓草莓我愛你》里的女主角就是。)
  听說很多朋友看完《藍色愛情海》一書后都會感到某种程度的“心惊”那就是我要的效果。
  我記錄這段自新聞上得來的体會,“不能以我們當年的高中生活去揣度這一輩的teenager,他們面臨到的世界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多變及复雜,我期待他們的未來,也不敢小覷他們為世界帶來的影響。”
  想想看,不過一個世代的間隔,我們和這些少年少女們已有某种程度上的認知差异,倘若我們仍守著過去的觀點一成不變,那未來我們和他們之間將造成多大的差距和代溝呢?
  最后,感謝編輯給了我一些版面來闡述興起撰寫《藍色愛情海》的原由之一。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愁雨 掃描校正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