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尾聲


  劉和阿娉結束婚假回公司上班了,公主和他們交接,不久后也開始請婚假。
  這其間我又當了一次伴娘。
  我有一股沖動想辭職。几番斟酌之下,我放棄了這個念頭。一時沖動的結果往往得不償失,工作就是飯碗,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前的彭澤令,也是五斗米之俸。
  既然沒有辭職,我也不必搬家,不必換電話號碼。
  我試著讓自己的生活回歸最初的簡單,愈努力卻愈失敗。盡管我和高捷思之間只剩下偶爾的擦肩而過,我也一樣失敗。
  他不再打扰我,卻無法讓我生活得簡單。
  我開始喜歡人群,人愈多愈好。對所有下班后的邀請、聚會都不缺席。我捕捉身邊每個談話的音浪,卻不知所云。我會不時的微笑、點頭,表情和他們一模一樣,沒有人看得出我心不在焉;在人群中,我可以暫時遺忘自己。
  每天一早醒來,我就對著鏡子說:“今天我會很愉快,一切順利。”
  仿佛施咒一般,當忙碌的一天結束時,我离開人群返家的那一刻,咒語便解除了。
  鏡子里的人會賞我一頓恥笑。
  周末我就去烹飪教室上課,一次學一道菜,回家后馬上如法炮制一遍以便加深印象。
  星期日我會睡到中午,然后上街逛到深夜才返家。
  一年容易又隆冬。農歷新年倒令我十分開心。倒不是因為可以穿新衣戴新帽,而是因為我可以暫停之前行尸走肉般的日子,回高雄老家休養生息。
  然而,返鄉途中我又感茫然不知所措。原因無它,我記起高捷思在我家作客的那晚,家人苦苦追問我和他的關系,態度之認真今我心有余悸,這几天年假,怕他們是不會放過我的。
  果不其然,連左鄰左舍,也就是我的親戚們,一看見我就問上次來我家那個男的是不是我男朋友。
  我告訴大家,還請大家告訴大家,他是我的上司,因為到高雄來洽公,順便上我家作客,順便,只是順便。
  別人信了沒,我不知道。但我媽不信,我哥也一樣。
  “你跟人家吵架了,是不是?”我媽邊准備年夜飯邊問,她把孫子背在背上,動作依然俐落。
  “沒啦!”
  “要不然你說他不是你男朋友?”
  “媽不是就不是,沒吵架啦!你不要亂講,會被人家笑的。”
  “我目無青瞑,看得出來啦!”
  “媽,你是看得出什么啦?你別忘記了,他离過婚。”
  “离過婚哪有要緊?那也不一定是伊的不對,說不定是伊太太不好,有沒有小孩卡要緊。你后來不是有跟我講過,講伊無小孩?”
  “對啦!”
  “無小孩事情就卡簡單了嘛!”
  “媽,哥和嫂何時會回來?”我媽真是個老頑固,我只得改變話題。
  “我叫他們六點收店。”
  “噢,媽,這豬肚爛了沒?”
  她湊到爐邊拿筷子試了試。
  “再煮一下好了。伊甘有回去美國過年?”我媽又把話題拉回,她竟連他家人住在美國都知道。
  “我不知啦!”
  “你呵,實在有夠無情,人家對你就不錯,你都不會關心人家一下嗎?伊一個人住台北,沒親沒戚的,過年你要叫伊去哪里過?”
  瞧她把高捷思說得多可怜,沒親沒戚?才怪!他阿姨就住在新竹。不過我不能告訴我媽這個,不能讓她知道我去見過他阿姨。
  “就算沒親戚也還有朋友,他可以去朋友家過年嘛!再怎么也輪不到我請他回來過年,會被人說閒話的。媽,你何時變得這呢開化,竟然有這款想法,有夠奇怪。”
  “沒啦!”媽被我說得有點不好意思,這才稍稍改口。“上次我去台北,伊有請咱吃飯,擱送我去車站,這次你若是請伊來咱家過年,算是還伊一個人情嘛!”
  “他已經在咱家吃過一頓飯了,不對,是兩頓飯。媽,別說這些了,馬上就吃年夜飯了,還說這些沒有用的事干嘛!說不定人家早就回美國度假去了。”我把爐上的火關掉,豬肚應該夠爛了。接著我把剛才切剝好的花椰菜泡在水里。
  “阿嘉,”我媽忽然慎重地喊我,看我的眼神有著少見的嚴肅。“上禮拜伊又擱來咱家一次,跟我和你哥哥講了很多話。”
  代志大條了,我听得出來。“他來我們家做什么?”
  “伊來問我答不答應讓你嫁給伊啦!”
  高捷思包藏禍心。他雖不再打扰我,卻遠道來我家打扰我媽,大搞越級報告。
  “你有沒有被他嚇到?”
  “伊跟我沒講多久就提這件事情,我當然感覺有一點奇怪,不過后來伊又擱解釋很多給我听,我就听懂了。”
  听懂了?是啊,難怪我媽的國語發音進步不少,而高捷思現在可能講台語也會通。
  我不确定媽對我和高捷思之間的事到底懂多少,又不想不打自招,于是決定听她繼續住下說。“還有嗎?”
  “你先跟我講,你有愛伊無?”媽想先求證這件事,而她的表情告訴我,她心中早有答案。
  我看了看她,什么也不肯說。
  “明明就愛人家,還要捉弄人家。”她挖苦我,態度明顯地一邊倒,倒向高捷思。
  “我哪有捉弄他?”我否認后面那一句,是他捉弄我才對,一直都是。
  “阿嘉,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去把握。我是不知你在考慮什么,但是我看伊人不錯,也看得出來伊很愛你,伊講你不想要嫁人,害伊很煩惱。”
  “嫁人有什么好?煩惱一世人,像你這樣。”我說。
  “像我按怎?我哪有什么煩惱,我現在日子很好過啦!若是講還有什么煩惱,就是還未將你嫁出去,你就是我的煩惱啦!知無?”
  “將我嫁出去,換我去煩惱,你就免煩惱了,對嗎?”我說得大逆不道。
  “你實在有夠番呢!”媽好像生气了。“不嫁給伊,你就不會煩惱了嗎?死鴨子硬嘴皮,我看你現在沒有多好過,就算真正不嫁,你這世人也不快活。”
  大年夜,我媽詛咒我,我敢怒不敢言。
  “怎樣,沒話通講了是不是?伊說你被身邊一些同學跟朋友的遭遇嚇得不敢結婚,有影無?我跟你說啦!世間夫妻百百款,雖然說現代人的觀念跟我那個時代的人不同,也是有很多人恩恩愛愛過一世人。咱家也沒做什么失德的事情,天公伯仔會保庇你的。”
  “爸那么早就過世了,要怎么說?天公伯仔為何不保庇你?”
  “生死有命,那也是沒辦法的代志。”媽歎聲气,又對我說:“難道你要天公伯跟你保證你可以活到几歲?”
  “沒啦!”
  “這樣就對了呀!要不然你是在考慮啥?”
  “都几點了,哥哥他們怎么還沒回來?”我隨口問著。我媽已經准備好拜祖先要用的東西,正把它們放在籃子里,哥和嫂一回來,我們就要到祠堂去。
  “時間還沒到啦!”媽答我一聲,又道:“你別跟我說往別處去,先跟我講你要不要嫁給人家?”她抬頭瞄我一眼。“我是先跟你講哦!像伊這款女婿,我有甲意啦!”
  “你已經答應他了是不是?”問這句話時我心中五味雜陳。
  “我說等你點頭,你們就可以訂婚。”
  “媽,你怎么可以替我答應他呢?”
  “我哪有答應伊啦?我說要等你點頭呀!假使你若不想嫁伊,你就不要點頭嘛!等年過完,我再拜托阿青嬸仔幫你介紹別的對象好了。”
  “不要啦!”
  “不要哦?不要你就點頭啦!”媽把我當魚,用鹽腌了。咸魚很難翻身。“去打個電話看你哥哥他們收店了沒,叫他們差不多該回來了。咱去祠堂內拜過祖先就可以回來吃年飯,高捷思講伊七、八點就會到。”
  “媽,你說什么?什么七、八點會到?”我才踏出廚房門,立刻因我媽的話折返。
  “我叫伊來咱家過年啦!”她老人家回答得臉不紅、气不喘。我被她出賣了,她主導了剛才那一番對話。
  我不得不佩服她,純朴忠厚、溫柔善良的鄉下婦女也有精明的一面,姜是老的辣,辣得我全身血液逆流。
         ※        ※         ※
  哥哥嫂嫂回來了,一家人到祠堂拜祭祖先,再度返回家門時,高捷思的車已停在我家門口。
  看見我們,他下了車。
  “嗨,是我。”
  他說了一句讓我想哭的話,我越過他,沖進屋里。他們在我背后互相寒暄。
  廚房里還有事可忙,因此我不必招呼他,他是我媽的客人,不是我的。
  嫂嫂把冷盤端了出去,我還要炒几個菜,年菜才算大功告成。媽沒有留在廚房里,也許跟高捷思在聊天吧!她現在是雙聲帶。
  “今晚這頓菜大部分都是阿嘉料理的,她現在很會煮菜了。”
  媽一上桌就開始老王賣瓜,夸贊我的廚藝,像是在推銷一個經過改良的新產品,對象自然是高捷思。
  他只是笑笑,沒有跟著吹捧。我猜他一定很不以為然。
  媽拿出她親手釀的紅露酒招待客人,客人贊歎之余,還不忘請教她釀這种酒的秘訣。一向拙于言辭的媽媽竟也侃侃而談,對客人已不复見昔日的戒慎恐懼、臨深履薄。嫂嫂也一樣,偶爾還會主動插上一兩句;哥哥更像是難得遇到個談話對象,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我發現哥哥其實很有辯才,可以去幫人家助選。
  他們像一家人。
  我邊吃著炒米粉,邊逗弄一旁學步車里的儿,他是這屋子里唯一不會欺負我的人,我喜歡他。
  “我不能再喝了,等一下還要開車呢!”
  高捷思一句話讓我心中燃起一線生机,吃完飯他就走了,我即將解脫。
  “這里到飯店又沒多遠,不是開長途的,不要緊啦!這個酒不算太烈。”哥說。
  到飯店?這么說他今晚不回台北了。
  “最多是你今晚住我家,后面還有好几個房間,不怕沒地方睡。”哥肯定已經醉了,說這么不得体的話。
  “我不方便住你家。”幸好高捷思尚知進退。
  “對啦!”媽附和著,總算恢复正常。
  我一直踩住儿的學步車,大概是被我喂飽了,他已經不耐煩繼續待在我面前,又想駕著車橫沖直撞,于是哇的一聲哭起來,我立刻將他抱出學步車。
  “不用抱啦!讓他哭一下沒關系。”嫂嫂說。
  “我吃飽了,抱他一下沒關系。”抱著娃儿,我到客廳里看電視。
  電話響了。是世賢約我明天去會一會他的女朋友。
  “誰打來的?”哥在飯桌那邊問。
  “找我的啦!”
  半小時后,他們陸續离開飯桌,只有嫂嫂留下收拾杯盤。我把儿交到哥哥手上,打算過去幫忙善后。
  “阿嘉,你和高捷思出去走走。”媽要我別忙了,陪她的客人去散步。
  “外面很冷哩!”
  “你亂講,今年冬天一點都不冷,你去年買給我那件毛背心,我都還沒机會穿哩。”
  我拒絕的理由的确牽強了點,自己也沒穿几件衣服。
  “還站在那里做什么?快去呀!”媽又催我。
  高捷思得意洋洋地望著我。“怕冷的話,我們開車游街好了,現在路上一定沒什么車,去拿件外套吧!”
  換了誰都無路可退。我隨他出了門,背后依舊有六只熱烈的眼睛,不,是八只。
  “散步還是開車游街?”一出門他就問。
  “散步。”我不要他酒后駕車。
  “怕我出車禍?”
  我立刻用手住他的嘴。他就這么撿到我的手握著不放,帶我往人煙罕至的那條路上走。
  “不說就不會有事了嗎?”他看了看我,聲音突然變得低沉嚴肅。“心痛可以致死,等待可以致死,你不明白我每天都在死亡的邊緣掙扎嗎?”
  “不許你說‘死’!”我吼了他一句。“我不要你死。”
  “人早晚會死,死得其所,死而無憾也就不枉此生了。我只怕死得不甘心。”
  我立刻尖叫。天空的另一邊剛好同時響起一陣爆竹聲与我相呼應。
  “你看,像你這樣不斷壓抑自己,就會讓我心痛。”他在我尖叫的那一瞬和我同時停下腳步,緊擁著我的激動。
  被他這一抱,我覺得好過多了,顫抖漸停,我更緊環住他的腰。
  “你有享受被我愛的本能,”他為我的行為下注解。“也有虐待我的天賦。”
  “你說我自私?”
  “有一點吧!對我來說。”他雙手扶我的肩。“你的自私會造成我的慢性自殺,我將抑郁而終。”
  “不要!”我惊喊一聲,再次埋首于他寬闊的胸膛。
  “那就好好愛我。”
  一整晚,我被不同的人威脅著,先是我媽,接著是他。
  “品嘉,你听我說,”似乎不愿出借怀抱供我藏躲,他硬捧起我的臉要我面對他。
  “你并不如自己想像的那么脆弱,你絕對有能力愛我。而且,你已經愛我了不是嗎?既然已經擁有,你就必須追求天長地久。我們可以用心經營一個天長地久,創造一個永琚C我和你,你懂嗎?我和你在一起才有可能辦到這一切,而不是像你這樣,還沒努力就預言失敗,你連我的權利都剝奪了,不公平,一點都不公平。”
  “明天你愿意陪我見一個朋友嗎?”我問他,在良久的注視之后。
  “我愿意。”他回答的口气就像每個站在牧師面前的新郎一樣真誠。“哪個朋友,我認識嗎?”
  我笑了。“一個沒有机會和我天長地久的人,你不認識。”
  “世賢?”他立刻就問。
  噢,我不該忘了已故的答錄机朋友認識世賢。
  “他姓什么?也是性本善嗎?”高捷思對我眨眨眼,他的眼神又回复了往日那种飛揚跋扈的深情款款。
  “姓李。”而且性本善。
  “為什么要我陪你去見他?”
  “他要介紹他的女朋友給我認識。”
  “所以你也想向他介紹自己的男朋友?”
  淡淡的月光下,我凝視著他閃亮迷人的眼眸。終于,我朝他用力點了下頭。
  不笑不語,他俯首吻住我。唇上傳遞著他的輕顫,此刻我才發現自己對他心疼不已。
  我在月光下敞開心扉,接受他共度此生之邀約。明天,我要讓一切攤在陽光下。
  “上次你陪了他一天的那個男的是誰?”他突然煞住吻問。
  “你在吻我的時候想這個問題?”我佯怒反問。
  “算了,當我沒問。”
  我又心疼了,他一向舍不得逼我。
  “他是我大表哥,我外祖父是他祖父。”我笑著向他解釋。“可以嗎?”
  “可以。”他用鼻尖搓了搓我的。我很喜歡這种親昵方式,他也是。
         ※        ※         ※
  “嗨,是我。我告訴你,高捷思很過分,上個月醫生已經告訴他要注意飲食,因為他的尿酸含量稍高了點。昨天他陪客戶應酬,回家居然跟我說他大啖了一頓蝦蟹。哼,他別又痛風才好,否則我定不饒他。拜。”
  過完年我和高捷思訂了婚。為此,他的家人特地返台一趟。訂婚戒一套進我的手指,他就同我媽提出要求,要我搬去跟他住,方便他照顧我。我媽不但一口答應,還提醒他我的一堆坏毛病,要他多加注意,并叮囑我要乖乖听他的話。那一刻我有點怀疑,我和他到底誰才是我媽親生的。她如此誠實,難道不怕高捷思當場“退貨”嗎?
  “同居”后,他把我的“朋友”還給了我,又將客廳那個電話裝上答錄机,他說那是他的“朋友”。我第一次听到他給“朋友”的留言是這樣的“嗨,是我。我跟你說,我老婆超笨,虧她還愛吃鮪魚。人家吃了是頭好壯壯,她吃了卻更加健忘。我要是沒空陪她吃晚飯,她就有辦法忘記吃,我應酬完回到家里還得煮消夜給她吃。我不在乎辛苦一點,卻不想看到她這么不會照顧自己,心會疼耶!心疼可以致死,我不想那么早死,我想愛她久一點。拜。”
  那以后,我盡量不忘記吃飯。
  基本上,我跟他已經無話不談。都談過些什么呢?讓我想想他主動對我提起他的前一次婚姻。“你知道我為什么跟何淑勤离婚嗎?”
  “你不說我怎么知道?”
  何淑敏第一次請我吃飯時,好像提過個性不合之類的話,不過那晚她說了那么多謊話,所以我不敢确定那是不是他离婚的理由。
  “你想不想知道?”
  “想。你一定有什么毛病,要不然你老婆為什么不要你?”
  “請注意你的用辭,我的老婆是你,你也不能不要我。”
  “別說廢話了啦!快告訴我你有什么毛病?”
  “毛病?我有沒有毛病你不清楚嗎?”他賊兮兮她貼近我問。
  “你到底說不說,不說算了。”
  “她不關心我。”他說了。
  “噢。”我立刻自省,得出結論。“你也說過我不關心你,那我們還結什么婚?”
  “你不是不關心我,只是不善表達,這個可以經由學習而改變。她是真的對我漠不關心,至少不是經常關心。在她的說法是不想給我壓力,尊重我是獨立的個体,結了婚一樣可以無拘無束。在我的感覺就是結了婚我依然沒有家,我是個戀家的男人,她沒有給我‘家’的感覺。我們住在一起卻各過各的,井水不犯河水。”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要黏你緊一點?”
  “不必等以后了,現在就可以開始。不過,你不要黏得太緊,要有點黏又不會太黏,你有天分,我相信你會拿捏得很好。”他又拍了下我的腦袋,像師父拍徒弟似的。這种親昵方式他喜歡,我不喜歡。
  上星期我第二次陪他過生日。我們又去了“維洛妮卡”,依舊沒有蛋糕蜡燭,只有兩杯名稱聳動的私房酒。
  “今天到底是你几歲生日?”訂婚前我媽他們都問得很清楚了,一直搞不清楚的人是我。
  “几歲啊?”他搔著頭。“現在的我离三十比較近,再過兩年就离四十比較近。”
  算了,我明年再問他吧!
  我總說是他硬拉我進游泳池里,他卻堅稱是我自己跳進池子里找他的。是什么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經在游泳池里了,而且沒有滅頂。
  在他的細心呵護、耐心教導之下,原本學習意愿低落的我,已經會游泳了。我想他會使我愈來愈進步。而我,每天都在求進步,為他我永遠的教練。
  所以,兩個答錄机理只剩我們偶爾對彼此的抱怨。听過留言之后便會自我反省,檢討改進。
  我曾在閒談之間告訴過阿娉,自己和高捷思的特有溝通管道,問她覺不覺得我們倆是“創意溫馨又感性”,她卻恥笑我們是“一對高級神經病”。無妨,我們自己高興就好。
  有了獨門溝通方法,高捷思和我几乎不再有面對面的爭執,只除了現在“我說這件湖綠色的好看,為什么不要呢?”高捷思難得卯上我,看樣子他打算堅持到底。
  我暗忖著阿娉說得果然不差,她告訴我快結婚時,兩人就會開始有爭執,而且通常只是為了婚禮上一些很瑣碎的事,我和高捷思現在就是。
  他陪我在婚紗攝影公司挑禮服,堅持要我試穿一件湖綠色無袖的高領禮服,他說我的手臂很漂亮,适合全露。
  “不要啦!一件白紗禮服加上一件送客時穿的旗袍已經夠了。”我盡量用撒嬌的口吻對他說話,希望他饒了我,別再堅持。
  他早帶我去訂做了一件及地旗袍,我決定采用銀白色真絲料時,他已頗有微詞,說我還在“遠离非洲”。
  “敬酒的時候,總該換一件吧?”他又說。
  當然啦!他已經結過一次婚,這些細節自是比我清楚,哪像我,一點經驗也沒有,每回喝喜酒時我觀察來賓多過觀察新娘子。不過,我當阿娉和公主的伴娘時,發現她們真的換了不少件禮服耶,唉不累嗎?
  “又在發什么呆啊?試不試穿?你說。”我的教練在軟軟地恐嚇我。
  “對啦!小姐,一般新娘子都會先換一件禮服再向來賓敬酒,你先生很有眼光,他選的這件禮服款式簡單卻很有味道,也襯你的膚色。你就試穿一下讓先生看看嘛!”婚紗店的接待小姐在一旁添油加醋,發燒推荐。
  “好吧。”我人單勢孤,寡不敵眾。
  我走出更衣室時,高捷思看得目瞪口呆。
  “你要是不穿這一件,一定會后悔。”他終于吞了口唾沫,說了句話。
  “好漂亮哦!小姐,你穿很合身耶!連修改都免了。”接待小姐眉開眼笑,跟著敲邊鼓。
  “可以換下來了吧?”我問,向他們投降了。
  回家的一路上我心里很不高興,我气他藉外力逼我就范。看我一進門就將自己摔在沙發上,還鼓著腮幫子,他拿起電話筒給我。
  “哪,有什么不滿,跟你朋友說吧!我進去等著,不吵你了。”
  “回來啦!我要跟你說。”
  他折回,坐在我身旁。“說吧!我听著呢!”
  “你剛才可以先依我,回來再跟我商量。”
  他一听,二話不說立刻打電話到婚紗店去取消了那件禮服。
  “品嘉,我覺得那件湖綠色的禮服很好看,我想要看你穿它,你可以為我做些改變嗎?”他的唇貼在我耳邊,低低柔柔地跟我商量。
  我知道他比較想肯定的是我愿意為他改變,其實我已經為他改變很多了,心甘情愿。
  “你認為我的手臂漂亮适台全露,所以才選那件無袖禮服?”
  “嗯哼。”
  “那件禮服是高領的,這個你怎么解釋?我的頸子難看嗎?”
  “高領啊?那是流行嘛!誰說你的頸子難看了。不過頸部以下能包就多包一點起來也好,不是所有好看的都可以跟別人分享,老婆。”
  我想笑又不敢笑地望了他一眼。
  “你還沒回答我,可以為我做些改變嗎?”
  “可以。”我終于憋不住,笑出聲來。
  他又打了通電話到婚紗店去取消剛才的取消。
  “謝謝你。”他捏了捏我的臉。
  這就是他我的高捷思。把我寵上天還要謝謝我接受他的溺愛。不論他和何淑勤最后是誰不要誰,我都由衷感謝何淑勤,因為她的不懂欣賞、不知珍惜才讓我撿到今生至愛。
  “晚餐時間到了,捷思。”我提醒他。
  去婚紗店之前,我炖了只全雞在燜燒鍋里,今晚打算吃雞湯面線。本來他想做一道涼拌海蜇絲當小菜,要我把所剩不多的四川泡菜留起來明天配牛肉面吃,是我不肯,非吃泡菜不可。近來我特別喜愛那股酸酸的味道,他答應我有空時再腌一罐。
  “有進步了喲!現在差不多是每飯不忘了。”
  他的鼻尖又搓著我的,我呼吸到的淨是他性感的气息。我常在想,他這么會做菜,不做廣告人還可以當廚師;他這么性感,不做廣告人,還可以做……算了,我隨便說說而已,他這輩子只可以做我的朋友和老公,我會好好珍惜他的。現在我的座右銘是“若顧互好,人生是彩色的”。
  “捷思……”“嗯?”
  “我們晚一點再吃好不好?”我已將他的襯衣下擺自褲腰內拉出來。
  “跟我想的一樣。”
  瞧,我們多有默契。
                  全書完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HCG 掃描, HCG 校正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