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一位美麗不可方物的絕色女子由壁畫中走出,飄飄然地立于眾人上方,离地約三尺。
  “我是瑟麗亞,你打扰了我的安眠。”
  甜柔如絲的优美嗓音宛如音符輕輕響起,每一字、一句都像是在歌唱,令人心曠神怡。
  不過,眾人吃惊的成份較濃。
  “你……你真是瑟麗亞……女妖?”紫黎吶吶地揚起頭看她。
  瑟麗亞臉色微黯。“我本是奧林匹克山的女神,因為与宙斯王有一段戀情。遭善忌的希拉詛咒。”
  “詛咒?”神与神之間也有份爭?
  “她詛咒我永遠找不到真愛。”一憤怒,她美麗的臉孔糾結成團。
  為此,她在河中歌唱,引誘年輕的水手來愛她。
  可是——他們都不是真心,全是貪戀她出色的容貌以及迷人的歌聲,在短暫的愛戀后,他們會想起故鄉的親友和愛人,揚帆离開她。
  她由悲傷、痛苦到心碎,決定不再相信人們口中的愛,任意妄為地誘導船只撞上礁岩沉沒,勾引水手們年輕的靈魂,以報复他們的無知。
  來往的生靈不知有多少葬送在她迷人歌聲中,因而触怒了宙斯,將她拘禁在地底宮殿,只有真愛才能釋放她。
  而現在她,自由了。
  “可愛的男女,是你們釋放了我。”
  紫黎和莫辛格迷惑地擁抱一視。
  “你們的愛感動了四方自然之神,破解了施于我身上的魔咒,我由衷的感謝。”瑟麗亞嫵媚一笑。
  “呃!不用客气。”
  笑臉一斂,瑟麗亞妖邪地一哼,“你,竟敢騷扰我的安宁。”
  “我……我……我不是……有意的。”瑟縮的茱蒂丟開化成軟泥的槍。
  “不是有意?莫非是存心故意,惡——”臉一沉,她的藍發發出啪啪地交擦聲。
  她害怕得哭了起來。“我……我只想……得回我……應有的一切。”
  “神殿內所有的東西都是屬于我,你敢來掠奪?”瑟麗亞生气地揮舞長發鞭向她。
  “啊——”無數的發像電流般麻痹茱蒂的皮肉。
  “瑟麗亞女神,請你饒恕她吧!”不忍見她痛苦的紫黎代為求情。
  寶藏本非私人所有,人人有心都可以求之,茱蒂并沒有錯。
  財富本身就是一個誘因,凡人很難抵擋出自于心的本性,七情六欲是与生帶來,人若少了貪、嗔、痴、怨,豈不与圣人同等,何必來人世間受苦。
  茱蒂是民族傳統制度下的受害者,縱然她不忠于丈夫是件錯事,但是過不及于終身潦魄,其遭遇值得怜憫,她只是愛錯了人。
  “你要我寬恕企圖傷害你的女人?”瑟麗亞又恢复原來的溫柔臉孔。
  “是的,她已經受到嚴厲的懲罰,活著便是永無止境的磨難。”除非她遠离回教國家。
  她沉吟了一下。“好吧!我原諒她的無禮。”
  “謝謝你的寬宏大量,女神。”紫黎卑而不亢的點頭致意。
  “我很喜歡你,愿意留下來与我作伴嗎?”她孤獨太久了。
  “不行,就算你是女神也不能搶我的愛人。”惊惶的莫辛格連忙守護自己的愛。
  瑟麗亞輕輕一笑。“我愿意予你永琲漸糽R來交換。”
  “生命雖永琚A但是少了相愛的人為伴,豈不和你一樣孤寂千年?”他用深情不悔的眼神望向他的愛人。
  紫黎輕偎向他怀中,并朝瑟麗亞微笑。“真愛無价,不然我們也沒有辦法解救你。”
  “好個真愛無价,我真羡慕你。”她的臉上流露哀戚欽羡。
  “相信愛情,即使貴于女神,有朝一日終會破除咒語。”她俏皮的眨眨眼。“只要你碰對男人。”
  “呵呵呵!有趣的女孩,真舍不得你离開。”神的日子太無聊,還是當人好。
  一听此言,莫辛格繃緊神經地摟緊摯愛,生怕瑟麗亞反复無常。
  “別緊張,小伙子,我不會奪人所愛。”她一笑,壁上的蓮花像是活過來似地綻露芬芳。
  “呃……”他尷尬地一訕。
  “既然你們不要永琲漸糽R,我就賜你們一個愿望吧!不管什么都可以。”
  紫黎望望莫辛格,彼此心意相通。“那就請你封閉寶藏的入口,讓它們永眠于地底。”
  “人人都向往寶藏,你們為什么不要?”這些本來就要許給真心相愛的情侶。
  “因為我們擁有比寶藏更重要的珍寶,我們有愛。”莫辛格找到他一生的至寶。
  愛是無形的寶藏,是任何有形的物質所無法取代。
  瑟麗亞輕輕一喟。“如你們所愿,寶藏將永遠伴隨在我左右。”
  密閉的地下宮殿揚起一陣清爽的風,瑟麗亞的形体逐漸淡去,沒入石壁中,石磨的光芒依舊燦爛,只是地面不再透明如鏡,花崗岩石板再現。
  一會儿,神殿發出隆隆的震動聲。
  “不好,女神要封閉地道,我來背貝卡,你先走。”這愿望未免實踐得太快了。
  紫黎向來是個自有主張的不馴女,她在神殿開始崩塌時走向茱蒂。“來,我扶你。”
  “你……”嚇得走不動的茱蒂,眼眶蓄滿了淚水。
  “女人應該幫助女人,仇恨同性人會助長男人的气焰。”紫黎不計前嫌地扶起她走上石階。
  茱蒂動容地吸吸鼻子。“謝謝。”
  見狀,又气又笑的莫辛格拿心愛女子沒轍,她就是這么与眾不同,讓人生不起她的气。
  身一低,他將貝卡扛上肩,護在她身后离開安提阿神殿的地底宮殿。
  “回家了,貝卡。”
   
         ☆        ☆        ☆
   
  地下宮殿在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消失于瓦礫中,入口的石像崩成一堆碎石,再也不用悲戚地俯望人間。
  茱蒂和貝卡在地道中即昏迷,一清醒后竟忘卻曾有的种种傷害,包括肉体傷痕也奇跡似的消失,健康如往昔。
  叫人稱奇的是兩人愈看愈投緣,甚者貝卡不在乎她的過往,決定娶她為第四位妻子。
  內心有愧的莫辛格慷慨的大發善心,給予他們一筆能享用終身的“禮金”,從此不用為生活奔波,安适地過日子。
  “呼!還是美國的空气最自由。”猛吸了一口气,紫黎敞開手迎接溫馴陽光的洗禮。
  “還是別太自由得好,我比較喜歡你在回教國家的穿著。”滿心不是味道的莫辛格几次瞪退垂涎他女伴的好色男。
  “你認為我的身材不夠好?”她微惱的解下他硬套上來的襯衫。
  多難看呀!誰會往露肩的連身迷你裙上加件襯衫?
  他苦笑地又為她披上。“就是因為美得叫我不安,所以要藏起來。”
  “你喔!我又不會移情別戀,你甭操心。”不然早晚操成小老頭。
  “你是我的,我為什么要把你的美麗分享給旁人?”他要全部占有。
  紫黎甜蜜的笑著,“小气鬼。”
  “小气鬼只愛你呀!我的寶貝。”他手沒空,臉湊上前吻吻她。
  “說到寶貝,你看出四件寶物的相關性嗎?”她期待地問。
  “你真當我看不出來呀?”一貫通,謎底自然無誤的浮現。
  “喔?說來听听。”她一副“你別瞎說來蒙我”的表情。
  莫辛格溫柔的笑笑。“L 、O 、V 、E 不就一個愛字?我們最終追求的寶藏就是愛。”
  “原來你終于開竅了。”
  “幸運女神就在我身邊,我不開竅都很難。”男人對于愛情總是遲頓一些。
  “你還說呢!一大半謎底都是我解開的,你根本是坐享其成。”想想有點嘔。
  他開玩笑的說:“小姐,好歹你是我花兩千万買來的女奴,多少還一點債吧!”
  “你……要不要我領出來還你?咱們一刀切兩段好了。”她故意將他一軍。
  “黎儿,我是逗著你玩的,千万別當真。”莫辛格緊張得差點摔掉手中的寶貝。
  兩千万買到一份愛情是絕對值得。
  紫黎頑皮地推了他一下。“我也是耍著你玩的,兩千万不好賺吶!”
  “調皮鬼,你要真愛財就不會放棄可媲美天价的地底財富。”說到這點他就常偷笑。
  她是真的愛他,把他看得比有形的寶藏還重要。
  “因為我是有遠見的聰明女子,知道投資你這支績优股复利更季。”她擺出算計的嘴臉。
  “是,我賺的錢全交給你管,老婆。”他甘愿為她奴役一生。
  “討厭啦!你抱著那玩意不累嗎?”她有點坏心,想摔坏它。
  “寶貝,別打坏心眼,我可是靠它才能贏得競賽。”他小心的捧著,擔心她的神來之手。
  “你不是已經贏得了我?”愛情大贏家。
  “不一樣,這樣東西是用來‘祭拜’無緣得見的梅爾。杰森博士。”讓他“死”后也能開開眼界。
  “你是小偷。”偷得一點都不心虛。
  莫辛格不服地倒著走。“我是光明正大的拿。”
  在地底宮殿快崩塌前,他因靠近密室口,所以順手拿了一塊泥版情書放在袋內,隨著帶出重見天日。
  一堆看不懂的古文字經查證后,發現是兩千年前帝王后妃的私密情書,一旦公諸于世,將會造成一陣歷史沖擊,改變不少史跡。
  博士既然愛擺弄學生們的愛情,送他一塊絕版的泥版情書“陪葬”,他應該會含笑九泉。
  而且也證明他的确拿到了稀古珍寶,不致失去競賽的意義。
  “不知道瑟麗亞女神能不能尋到真愛?”她只有默默的送上祝福。
  “別管她,一個無聊的女神。”居然想和他搶女人,真是神不神。
  紫黎莞爾一笑。“還在記恨?”
  “子不語怪、力、亂、神,我不認識她。”他說得很任性。
  “你喔!拿了人家的東西還不老實。”
  莫辛格准确無誤的親到她的唇。“我只要對你老實就好,吾愛。”
  “我也愛你,不過,你确定這是博士的家嗎?”她指指大排長龍的車陣。
  “大概是隔壁的人在舉行宴會。”他眉頭微皺的說道。
  因為莫辛格手捧著用紙箱封好的泥版情書,所以由紫黎代按門鈴。
  門很快的由內拉開,他們大喊,“惊喜……”
  只是——兩人當場嚇得險些掉了下巴,眼珠子快突出來了。
  誰來解釋,為何宣稱“作古”的死老頭會在自家的客廳跳大腿舞,而且賓客滿門?
  不知是惊還是喜,他們久久回不了神。


  ------------------
  尋愛浪漫一生   尋愛掃描,shea_w校對,Future整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