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季節轉換之際,一對年輕夫妻帶著一雙儿女到郊外踏青,滿山的蝴蝶飛舞,蔚成一片花与蝶的世界,迷惑了所有人的視覺。
  疑慮哪來的各式彩蝶,在秋末冬初然活躍。
  頑皮的小男孩追著蝴蝶,綁著小辮子的妹妹跟著哥哥滿山跑,絲毫不知山的可怕。
  突地--
  一道凄厲的童稚聲傳來,正在和友人聊天的夫妻臉色大變的搜尋一雙儿女,乍見女儿睜大惶懼的水眸指著下方處。
  兩夫妻奔至一看,當場軟了腿的白著一張臉。
  那是深不見底的懸崖呀!
  他們的儿。
  “森儿,森儿--”
  一句句呼喚如斷了腸的杜鵑,霎時心碎神裂的失了頭緒,無法接受稚儿葬身谷底的惡耗。
  老太爺一得知孫儿墜崖一事,立即動用在商界的關系組成救援隊,忍著傷痛率千名募集而來的救難人員,非要見著尸骸才肯罷休。
  數日后,在山谷
  深處一平丘,發現毫發末傷的孫子正吃著果子,健康活躍的和群蝶嬙玩,不知眾人的心急。
  經好奇地一問,地說了個令人詫异的答案。
  “蝴蝶姊姊好美,她有一對全世界最漂亮的七彩翅膀,是她從谷底飛上來接住我。”他長大要娶漂亮的蝴蝶姊姊為妻。
  眾人當他惊嚇過度而胡諂一篇故事,慶幸小男孩的運气出奇得好,日后必有好福气。
  只是,無人注意一旁的老太爺听了孫儿的童言童語,眼中微泛淡淡淚光,蚊鳴似地喃喃自語。
  “是你嗎?蝴蝶,我深愛的蝴蝶仙子。”
  小男孩回家之后,莫名地發起高燒,連著數月不俏退,口中執著喃念著想找蝴蝶姊姊玩,群醫束手無策地干著急。
  一日,窗外無端地射入一道七彩霞光,照在小男孩的額頭上久久不散,當光線徐徐的消失,小男孩的高燒竟离奇的退了。
  只是一醒來他遺忘了谷中的歲月,潛意識依稀見到一雙美麗、恬雅的美眸,瑩瑩如波地望著他淺笑。
  從此,他著了魔似地追尋雙瞳眸,在每一個神似的女人身上汲取溫暖。
  那年,他十歲。
  在不知名的谷底住著一位仙子,修行近千年的蝴蝶住在蝴蝶谷里,她的日子是与世無爭的平靜,一直到二十四年后,小男孩長成偉岸男子。
  一個關于蝴蝶仙子的愛情故事自此展開。
  薄霧中漾著淡淡的花蜜甜味,小男孩在霧茫茫的山谷中尋找出路,他一點也不害怕地往前進,似乎有人在身后守護著。
  是什么理由讓他深信自己是安全的呢?他也說不上來,就是安心地走著。
  遠處傳來一陣銀鈐般的輕笑聲,喜悅的光芒自他眼中發出,快步地向前奔去,他知道快要找到了。
  霧像魔法般散去,成千上万的五彩蝴蝶在眼前旋舞,忽高忽低地繞著他輕點,有意無意地陪伴落單的小男孩,使他不寂寞。
  然后他看見……
  那雙渴望多年的眼睛迎向他--
  “喂,大白天還作夢呀!”
  敲了半天門也不見人應和,擅自闖入的韋長風重拍正在假寐的好友兼上司,怕他睡過頭。
  “有事?”
  “我說衛大總裁,沒事我會過來串們子嗎?”真是的,廢話嘛!
  衛森緩緩的張開留戀不已的黑瞳,有些懊惱來人的打扰,只差一步他就可以看清夢中女子的容貌,就差那么几秒鐘。
  該死的家伙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他夢正興時闖入,破坏糾纏了他二十多年的想望。
  一個似真似幻的美夢。
  “有話快說。”衛森不耐煩的一盹。
  “干么,火气這么旺,昨晚那妞沒讓你盡興嗎?”韋長風用色色的口吻說。
  “別在辦公室討論個人私事,我不是閣下,天天采蜜折花,小心有報應。”
  報應他死在女人肚皮上好了。“雪莉的身材可是火辣得很,而且床上的功夫……嘖!男人的‘性福’哦!”
  “雪莉?”衛森平淡的一應,仿佛不知是誰。
  “天呀,親愛的衛總裁,你該不會忘了昨晚的床伴是誰吧!”簡直讓人掬同情淚呀!
  只不過是几個小時以前的事,才一發泄完就忘個精光,老年痴呆提早到來。
  “原來是她。”
  想起昨夜的放縱,衛森的确遺忘了在他身下狂野呻吟女子的面貌,連名字也早已往腦后拋,他之所以和她上床的原因不難理解,她有一雙和夢中人相似的眼眸。
  昨夜的女人是個艷美熱情的尤物,在交歡過程中令人銷魂,欲罷不能的在他体內沖刺,似要發泄過度精力地將她當成玩偶,一再凌虐其身子,至天亮方肯虛脫的放她一馬。
  他不是縱欲之徒,偶爾為之的失控是為排解心底莫名的惆悵,仿佛失落了最重要的珍寶,空虛不已。
  他原以為疲憊了身体可以放松,可是惊動了更緊,才想眯一下眼,多年末再出現的幻夢居然牽引著他,不自覺地走向霧的另一端。
  “哇!你夠無情,船過水無痕,利用了人家一晚還記不住讓你快樂的女子是誰。”大木頭一塊。
  “女人,不過是消遣物,你有舉就拾了去,少在一旁說風涼話。”衛森一副事不關已的往椅背一躺。
  “瞧你一臉不屑的模樣,有花當就甭客气,眼睜睜看著花儿在眼前枯萎是男人的罪過。”神農嘗百草,他韋長風是煉百蜜。
  無花不采是他的浪蕩事,女人多可愛呀!
  “花叢浪子還不打算定下來,你要睛睛等你多久?”愛情令人盲目。
  韋長風無奈的呻吟一聲。“拜托,別提你那位醋勁媲美大西洋的寶貝妹妹。”
  真是心有余悸。
  上個月不小心被她撞見他帶個漂亮妹妹從賓館出來,她二話不說的揪著人家頭發,又踢又抓的罵得難听,活像來抓奸的妻子。
  衛晴雖是他花園中最嬌媚的一朵芙蓉花,但是身為男人的他是禁不起美女誘惑的,造福全下的怨女是他的責任呵!”豈可為她一人而委屈其他花儿。
  何況兩人交往之前已”言明純肉体關系,絕不涉及男女情愛,是她強求了。
  “你打算玩晴晴?”
  韋長風揚眉一笑。“她早就知道我是浪子了,不可能為一個女人停在采蜜的貪心,所以談不上玩弄。”
  “她是我妹妹。”衛森提醒著,不希望生性驕縱的妹妹受到傷害。
  “因為她是你妹妹,所以我還沒和她分手。”容忍她過度的嫉妒心和占有欲。
  “你給我繃緊皮,別讓我有揍黑你眼圈的机會。”他警告著。
  韋長風可不是傻瓜,聰明地轉移話題。“你的未婚妻等了你兩年,几時請喝喜酒呀?”
  “快了。”他不确定地揉揉發酸的后頸,心里想著一個虛幻身影。
  “你真是娶她?”韋長風的口气中有著嚴肅。
  “秋灩是個好女孩,我相信也會是個賢內助,對我的事業大有幫助。”他像在說別人妻子的模樣。
  “是嗎?因為她長得神似你的夢中仙子。”
  眼一黯的衛森半垂下眼睫。“女人不都不是一樣,用來傳接代。”
  “你對她并不公平,秋灩很愛你,她不會希望自己是個替身。”瞧他說得多冷血,韋長風翻翻白眼。
  “那是她的榮幸。”他也是退而求其次。
  “你……夢与現實是有一大段差距,你可別讓夢影響了你的真實生活。”他太沉迷。
  兩人打從國中就認識,高中還住同一寢室,所以對他的夢多少有些了解。
  每回他一陷入夢魘就差點回不來,口中喃喃地念著要和蝴蝶姊姊玩,聲調宛如十歲幼童,他還常打趣是蝴蝶仙子凡來勾引男人呢!
  但時日一久,夢的次數一多,韋長風收起取笑的口吻,看著好友在一個個陌生的女人中,尋找不存在的幻影而憂心,那是不正常的迷戀,全是虛假。
  “我夢見她了。”衛森幽幽的道。
  “我經為你已經些年不曾夢見她了。”難道他末吐實?
  “我也很惊訝,明明累得手都抬不起來,頭一沾枕就睡得不省人事,她還是有辦法占据我少許的思維。”
  “看來你是擺脫不了她。”有些幸災樂禍的韋長風微撇著嘴角。
  “也許早點把秋潑娶進門,她會在我夢中淡化。”一想到此,他心中竟有些恐慌。
  那份沉迷早已刻入骨髓,要戒也難。
  “別說笑了,真可忘得掉,你的床伴不會千篇一律都擁都有一雙美麗的瞳眸。”是前世宿緣或是幼時記憶呢?
  听說他小時候曾失足跌落山谷,說不定在那時有奇遇,不然怎會毫發無傷地出現在眾人面前。
  忘記是一門高深的學問。“美麗的蝴蝶呵!”
  衛森深深的一歎。
  “垂頭喪气像什么樣,學我洒脫地縱情于女人間,摘摘花儿聞聞香。”人不能虧待
  自己。
  “不怕哪天出現一朵你极欲攀折卻又折不到的奇花?”玩火者終將遭火焚身。
  “詛罵老朋友是件不厚道的事,真有那天只好認了。”韋長風口中說著認命,表情卻是神采飛揚,不認為有那么一天。
  “認了?”
  “好了,少拿我做文章,你真打毀了人家一生?”他說得漫不經心。
  衛森玩著手的水晶蝴蝶,面無喜怒地掀起唇角。
  從小他對蝴蝶便有一股狂熱,恨不得將全天下的蝴蝶全收集到他身邊。
  可不不知為了什么,父母強烈地反對他蝴蝶的喜愛,以致他敢明目張膽的表示,偷偷地收購以蝴蝶為造型的飾品收藏在私人別墅內。
  和他失去的那段記憶有關嗎?
  “兩家已開始籌務婚禮,現在打退堂鼓稍嫌遲了些。”娶誰對他而言都無差別。
  “要是你的夢中人出現了呢?拋妻棄子隨她去?”他的本意是消遣,但……
  “如果有机會,我會。”衛森肯定的話語令人發毛。
  “你……”失笑搖頭的韋長風了解他的固執。
  一句玩笑話卻引沉重的負荷,世上真有這么一個女人嗎?
  要是真實存在著,他倒希望此人盡早出現,以免累及另一個女人的幸福。
  “總裁,副總裁,開會的時間到了。”
  秘書林月是個再職的中年性員工,婚姻十分美滿,兩個儿子上高中,女儿今年剛考上輔大,不會有一般年輕秘書的通病--
  巴望釣只笨金龜。
  “林秘書,資料都整理好了吧?”
  “是的,總裁。”
  “韋副總,開會了。”
  兩人一前一后地走出辦公室,吸引不少女人興奮的目光,同樣的卓爾不群,一個沉穩內斂,一個風流多情,都是她們的完美情人形象,捧著一顆心等著其中一人來怜。
  女人有作夢的權利。
  蝴蝶谷,
  谷中蝴蝶飛舞,
  宛如人間仙境。
  四季甯K的蝴蝶谷隱于南投山區,終年花卉不調,聚集了無數覓食的蝴蝶,鮮少有人的气味進駐。
  數十年前,這里不過是雜草叢竽的荒谷,一條清澈的溪流流經谷底,帶來一些生机,野花不如雜草茂盛,淹沒在一堆綠色當中。
  自從谷外飛進一只色彩斑斕的七彩巨蝴,這里便開始有了生气,甚至是……美麗的。
  近溪處有棵旁山花開燦爛的梅樹,一幢別致的竹軒建筑在樹前兩百公盡,香气宜人。
  蝴蝶谷成了一座桃花源,在迷蒙的濃霧掩蓋中。
  有人說是傳奇,有人說迷癉,有人曾誤入其中,以為身在夢,謎一般的空間撩起人類的好奇心,于是有了探險家。
  來來去去不知有多少無功而返的沮喪者,他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白霧中迷失方向,食盡水干才在一股神奇力量幫助下走出迷霧,”望著滿滿數監的花朵,胡蝶笑了。
  梅儿冷嗤的道:“咱們今儿個不摘,過了明儿全謝,它們該感謝才是。”
  又不連根刨起,時季一到的花開花謝是自然定律,清清枝頭上的殘葉枯反而助其下次的結苞。
  兩人邊走邊談,步伐輕緩地到竹軒。
  一進門,迎面便是一陣濃烈的香气,一位白衣女子托著腮,無聊的打個呵欠。
  “你們總算回來了,我還以為下山去了呢!”
  梅儿一見人便繃起臉。“你怎么又來了。”
  “梅儿,別無禮。”
  “小姐,她每次來都白喝蜜酒,好討厭哦!”三分之一的釀酒就是被她順手拎走的。
  “梅儿妹妹真風趣,胡蝶呀!讓給我當侍女如何?”巧笑樂然的玉簪仙子故意當面討人。
  “我才不要跟著你呢!天庭沒仙童了嗎?”好好的仙了不當,老愛私下凡塵欺負人。
  “是找不到像你這般可愛、討喜的小梅精,對不對呀!蜂小弟。”她眼波一蕩,就流向被人忽視的黑衣男子。
  “別叫我蜂小弟。”
  陰覺著冷峻五官,黃蜂陰美的俊顏始終擺著同一种表情,從未有過第二种變化,惹得玉簪仙子每回一來戲弄次。
  “你……誰准你來?”梅儿表現很逗,瞬間噘差點嘴怒瞪黃蜂。
  “我有腳。”
  “你不腳干我屁事呀!竹軒不歡迎你。”她下著逐客令。
  “你的意見不是意見。”他一貫的冰冷著聲調,好似前方站的女子不是他深愛L人。
  梅儿一听,脾气就上了火。“你這只死蜜蜂,搶了我的胡桃酥不還,真當我人小聲弱拿你沒轍呀!”
  “我還了一朵雪蓮。”
  “你……”她被堵死了,誰叫她貪吃,把一朵珍貴的雪蓮當零嘴給吃了。
  蝴蝶笑了笑。“梅儿,去把玉晶蘭和野參熬湯,待會送去給妙舞。”
  “是,小姐。”她悶悶地轉身放室,不甘心的腳踩過黃蜂的大腳。
  他眉頭不皺的縱容,深沉的黑瞳眨也不眨地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竹帘后。
  “膽小鬼,你是我見過最沒擔當的男人,懦弱。”輕啤的玉簪仙子動手幫胡蝶歪理花瓣。
  “不要你管。”
  “你以為我愛管呀!我是看不下去想吐。”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他當女人還處在以男人為天的年代。
  迂腐。
  “哼!”黃蜂冷瞪著人,粗后粗腳的將花朵儿撕揉成半殘的花瓣,像是在扯仇人的手臂般粗魯,不像屋內的兩位美女纖指細剝,完全破坏唯美的畫面。
  他根本就是在泄憤。
  “臉蛋長得可以滴出水陰美,個性又陰沉得很,誰會看上比自己美上十倍的女人……”
  “玉、簪、花、神--你活得不耐煩了?”他眼一冷,空气間凝著霜意。
  玉簪仙子就是要惹惱他。“我有說錯嗎?嘖!這張嬌顏令妒。”
  “我不是女人。”黃蜂气咬著牙,臉皮絲毫不見波動。
  “對啦,你不是女人,我才是。”她頓了一下更惡毒的說:“下回別把你‘美麗’的悄容靠我太近,很惡心的。”
  “玉、簪……”他頭頂冒著火。無奈的胡蝶出聲禁止他們拆了房子。“好了,你們真當彼此是世仇呀!”
  “胡蝶,我是為他好耶!手慢腳慢地還想貪梅儿妹子的女色,小心被野男人搶去可別哭。”
  “不可能,她是我的。”誰敢搶他就殺誰,梅儿注定是他的女人。
  “喝!這句話倒像男人的口气,我挺你。”玉簪仙子很義气地拍了他一掌。
  “少動手動腳。”
  她眼神一樣,故作輕佻地輕他下巴。“是你的福气耶!”
  “你……”
  黃蜂正想撥去她戲要的玉手,适巧梅儿端了一盤洗淨的莓果出來,當場臉色一青地連盤帶果子砸在他臉上。
  “死蜜蜂,要調戲女人請出谷,你當竹軒是妓院還是酒家。”一口酸气就這么淹到舌尖。
  “是她調戲我。”
  蒙受不白之冤的黃蚌冷視始作俑者,要她解釋。
  玉簪仙子根本笑癱了,哪有心思理會。
  “蜂儿采蜜是你該死的天性,我還不沒听過花采蜂。”气嘟嘟地用的指戳他,淪儿當他是天下第一害虫。
  “會痛。”他心疼地挽起她的手呵護。
  “痛死活該,我就要戳得你一身洞。”不痛干么戳他。
  “我是說你會痛。”
  霎時一片霞色染紅了梅儿粉嫩的臉蛋,伸出的食指停在他胸前半寸。
  “喲!兩人就別惺惺作態了,直接送入我被妙舞同化了不成。”
  “成,我的好梅儿,把崖邊的朵玉晶蘭摘給我好嗎?”兩、三百年梅精在心性上算是小孩子。
  “是,小姐。”
  玉足一輕,小小梅影半浮在草葉上,輕而易舉地擷取險峻崖邊的晶瑩蘭花。
  “熬個玉參湯給妙舞補補,她太好動了。”想一想個人類的小孩居然能在她們清淡的環境中生存。
  生命多美妙呵。
  “小小姐的笑聲是我們谷中的天樂,是大伙儿的心肝寶貝。”梅儿暫時把討厭的蜜蜂拋在腦后。
  “好快,都二十年了,當年剛滿足歲的小嬰孩都長得亭亭玉立,歲月催人老”她輕歎著。
  “小姐,你說話的口气真像老太婆,誰不知道你是蝶谷第一美人。”
  蝴蝶平靜地望著山的另一邊。“活了快千年,能不老嗎?”
  千年之劫即將到來,誰是阻她成仙的情劫呢?
  宋朝年間得觀間大土點化,她由一只平凡的小蝶修爍成精,每逢百年必遭一劫,如今已過了九劫,只剩最一劫了。
  羽化成仙是每一位修行者的終愿,卻不是她的歸處,仙規會困住雙翅,她只想當個間游仙,自由自在。
  情字是個結,多少仙人敗在這一劫。
  人間來去千年,看盡痴、瞠、怨,心早已靜如明月,幽然地俯望眾生。
  她非紅塵人呀!
  “小姐,花摘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該回竹軒了?”夠釀一季的醇酒。
  “是該回去了,花儿在笑咱們貪心呢!”望著滿滿數監的花朵,胡蝶笑了。
  梅儿冷嗤的道:“咱們今儿個不摘,過了明儿全謝,它們該感謝才是。”
  又不連根刨起,時季一到的花開花謝是自然定律,清清枝頭上的殘葉枯反而助其下次的結苞。
  兩人邊走邊談,步伐輕緩地到竹軒。
  一進門,迎面便是一陣濃烈的香气,一位白衣女子托著腮,無聊的打個呵欠。
  “你們總算回來了,我還以為下山去了呢!”
  梅儿一見人便繃起臉。“你怎么又來了。”
  “梅儿,別無禮。”
  “小姐,她每次來都白喝蜜酒,好討厭哦!”三分之一的釀酒就是被她順手拎走的。
  “梅儿妹妹真風趣,胡蝶呀!讓給我當侍女如何?”巧笑樂然的玉簪仙子故意當面討人。
  “我才不要跟著你呢!天庭沒仙童了嗎?”好好的仙了不當,老愛私下凡塵欺負人。
  “是找不到像你這般可愛、討喜的小梅精,對不對呀!蜂小弟。”她眼波一蕩,就流向被人忽視的黑衣男子。
  “別叫我蜂小弟。”
  陰覺著冷峻五官,黃蜂陰美的俊顏始終擺著同一种表情,從未有過第二种變化,惹得玉簪仙子每回一來戲弄次。
  “你……誰准你來?”梅儿表現很逗,瞬間噘差點嘴怒瞪黃蜂。
  “我有腳。”
  “你不腳干我屁事呀!竹軒不歡迎你。”她下著逐客令。
  “你的意見不是意見。”他一貫的冰冷著聲調,好似前方站的女子不是他深愛L人。
  梅儿一听,脾气就上了火。“你這只死蜜蜂,搶了我的胡桃酥不還,真當我人小聲弱拿你沒轍呀!”
  “我還了一朵雪蓮。”
  “你……”她被堵死了,誰叫她貪吃,把一朵珍貴的雪蓮當零嘴給吃了。
  蝴蝶笑了笑。“梅儿,去把玉晶蘭和野參熬湯,待會送去給妙舞。”
  “是,小姐。”她悶悶地轉身放室,不甘心的腳踩過黃蜂的大腳。
  他眉頭不皺的縱容,深沉的黑瞳眨也不眨地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竹帘后。
  “膽小鬼,你是我見過最沒擔當的男人,懦弱。”輕啤的玉簪仙子動手幫胡蝶歪理花瓣。
  “不要你管。”
  “你以為我愛管呀!我是看不下去想吐。”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他當女人還處在以男人為天的年代。
  迂腐。
  “哼!”黃蜂冷瞪著人,粗后粗腳的將花朵儿撕揉成半殘的花瓣,像是在扯仇人的手臂般粗魯,不像屋內的兩位美女纖指細剝,完全破坏唯美的畫面。
  他根本就是在泄憤。
  “臉蛋長得可以滴出水陰美,個性又陰沉得很,誰會看上比自己美上十倍的女人……”
  “玉、簪、花、神--你活得不耐煩了?”他眼一冷,空气間凝著霜意。
  玉簪仙子就是要惹惱他。“我有說錯嗎?嘖!這張嬌顏令妒。”
  “我不是女人。”黃蜂气咬著牙,臉皮絲毫不見波動。
  “對啦,你不是女人,我才是。”她頓了一下更惡毒的說:“下回別把你‘美麗’的悄容靠我太近,很惡心的。”
  “玉、簪……”他頭頂冒著火。無奈的胡蝶出聲禁止他們拆了房子。“好了,你們真當彼此是世仇呀!”
  “胡蝶,我是為他好耶!手慢腳慢地還想貪梅儿妹子的女色,小心被野男人搶去可別哭。”
  “不可能,她是我的。”誰敢搶他就殺誰,梅儿注定是他的女人。
  “喝!這句話倒像男人的口气,我挺你。”玉簪仙子很義气地拍了他一掌。
  “少動手動腳。”
  她眼神一樣,故作輕佻地輕他下巴。“是你的福气耶!”
  “你……”
  黃蜂正想撥去她戲要的玉手,适巧梅儿端了一盤洗淨的莓果出來,當場臉色一青地連盤帶果子砸在他臉上。
  “死蜜蜂,要調戲女人請出谷,你當竹軒是妓院還是酒家。”一口酸气就這么淹到舌尖。
  “是她調戲我。”
  蒙受不白之冤的黃蚌冷視始作俑者,要她解釋。
  玉簪仙子根本笑癱了,哪有心思理會。
  “蜂儿采蜜是你該死的天性,我還不沒听過花采蜂。”气嘟嘟地用的指戳他,淪儿當他是天下第一害虫。
  “會痛。”他心疼地挽起她的手呵護。
  “痛死活該,我就要戳得你一身洞。”不痛干么戳他。
  “我是說你會痛。”
  霎時一片霞色染紅了梅儿粉嫩的臉蛋,伸出的食指停在他胸前半寸。
  “喲!兩人就別惺惺作態了,直接送入洞房好限了。”郎情妾意好成雙。
  “住口。”
  黃蜂和梅儿同時朝玉簪仙子故意咳聲歎气。“胡蝶,我被人恨了,你救不救我?”
  “我會說,早登极.~”反正下不了地獄。
  “就知道蝴蝶谷的人都沒有良心。”她咕咕噥噥的抱怨著。
  天邊划過一道紅光,像月老手中的紅線,可惜沒人注意到。

  ------------------
  晉江文學城   馨菏錄入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