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章


  六年后“是她!”
  分不出是惊喜或憤怒,在拉斯維加斯的大型賭場辦公室中,有個气質冷悍的男子正目不轉睛的盯著牆上的放大螢幕,潛伏在心底的情緒為之起伏。
  那抹水藍色情影款款移動,吸引場中所有男人的眼光,也包括隱于后台的他。
  如蓮的淡雅气質与污燭賭風相融合,她笑得多自在呀!仿佛天地間無存罪惡,于掙得找不到一絲雜質,任其美麗而幽靜,恬漠似靜水。
  离別至今,記憶中少得可恨的姿容已深鐫在近心的肋骨,不時刺痛著。
  一見如痴的愛來很快又狠,伴隨著他走過辛澀的蕭颯歲月,冷漠、無情的灰狼在等待中變得巨大,假做的脾睛來去紅塵的男女。
  這一刻,他覺得所有的付出都獲得補償,她終于來到他建筑的城堡。
  不放手,永遠不放手,她,是他的妻呵!
  “桓哥,你在著什么?”
  嬌嗲的柔媚軟音響起,大膽的黛儿·艾文斯攀上他的手臂,似挑逗似輕撫地勾引著男人的感官,她有著最媚人的玲戲身段。
  一頭略呈紅色的棕發,丰盈誘惑的雙唇,碧綠的瞳眸如夜里的貓儿,流轉出成熟女子的嬌媚,雖然她才剛滿二十歲,但絲毫不見青澀之味。
  她是他的情婦,十七歲就自荐枕畔地霸占了他,不許其他妖燒女子靠近,專制得有如她身為黑手党大老的父親。
  意大利女郎熱情、大方,沒有所謂的貞操觀念,純粹享受性愛帶來的高潮,可惜她有個不解風情的情人。
  “桓哥,不要冷落人家嘛!鑽來鑽去的人頭有我好看嗎?”她故意在他面前擺弄盈握的丰盈,祈求他的注意。
  段天桓視若無睹,不耐煩地推開她,“离我遠一點。
  她巧笑地再次貼近,舔舔他的耳后,不為他的坏脾气退卻。
  她在他耳邊呼气低喃,“昨晚你可不希望我离你太遠哦,你將我抱得好緊好緊,野獸股進出我的一一身体…”
  “黛儿不要挑戰我的怒气。”情婦是床上的發泄品,不是無可取代。
  听聞他的警告,她微微一縮。
  “人家……人家要你關心嘛!小小的螢幕及得上她的活色生香嗎?
  “老墨。”段天桓冷冷一喊,全副心神注視著那正在叫牌的清麗身影。
  老墨跟了老板多年,深知他的個性,連忙上前拉開鼓人的黛儿。
  “別碰我,你這黑鬼,”她賺惡的一吨。
  “老板的意思,我奉命執行。”
  面無表情的老墨不在乎她的惡語,擁有非裔血統的他并不是全然的黑,而是顏色非常深的銅淙色,類似印地安人的膚色。
  “憑你也配碰本小姐的玉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黛儿鄙夷的目光十分傷人。
  “我只看到一只不知羞的發情母狗。”老墨毫不客气地予以反擊,并不因她的身份而讓步。
  “你、你敢污辱我。”黛儿小女人的喝色表露無遺。“桓哥,他欺負我,你要替人家作主。”
  礙于監視器的死角失去佳人蹤影已經叫他不爽,身側煩人的黛儿又不斷拉扯他的手臂爭取注意,冷峻的段天桓陰狠地縮技她的手腕,表情如冰。
  “不惹我發火很不甘愿是不是?”
  痛。她的眼眸因而泛上淚霧,“桓哥,你抓疼人家。”
  “你想嘗試骨斷皮連的滋樵級趣醒味?”他的視線繼續在人群中尋覓。
  “我……我只是……想和你親近嘛!”黛儿有些害怕的滅了气焰。
  “沒有我的允許,誰准你進入我的辦公室?女人之于他而言,皆不及“她”的千分之一。這些年,他從未間斷想念那證書上的妻子。一夕的歡愛換來六年的魂牽夢索,朝朝暮暮盼的是她的回頭,始終不肯放棄等待。
  因此他在拉斯維加斯扎了根,開設起一家又一家的賭場,囊括大半個賭界地盤,一切只為了一絲絲的可能,她的到來。
  六年來有不少女人主動示愛他都不為所動,心如止水地為她保留心的位置。
  唯一的例外是黛儿的闖入,不過她得到的只是身体的滿足,無關情愛。
  “我是你的女人,為什么不能來找你?”黛地极不服气地嘟著紅艷小嘴。
  段天桓不悅的挑眉,“誰賦予你自戀的權利,我說過你是我的女人嗎?”
  “跟了你三年,我當然是你的女人。”她大言不慚的說道,面上不見羞赧。
  “不自量力。”人呢?跑哪去了?
  明明在牌桌旁看牌,怎一會工夫就不見人影?
  “你的冷嘲熱諷傷不了我,這輩子我會糾纏你到死。”不是說著好玩,她是當真的。
  十五歲那年和父親來拉斯維加斯開眼界,她一眼就相中事業剛起步的他,暗許的芳心非他不可,縱然她已是過盡千帆的性愛好手。
  在父親耳邊撒了好久的嬌,父親才從旁推波助瀾,以黑手党的勢力干預他小賭場的運作,逼使他接納她的心意。
  努力了兩年,她使盡各种扭惑男人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极的要心机,最后得逞于一小包的西班牙蒼蠅,一种扭心的春藥,兩人纏綿了兩夜一日。
  自此,她自詡是他的女人,出人在他的周遭,赶走所有垂涎他的淫蕩女子,蠻橫的宣示主權所有。
  一開始兩人的交往并不順利,他老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冷言冷語外加惡毒對待,一心要將她驅离身邊,但厚顏的她死賴著不走。
  直到近一、兩年來,他才勉強接受她几次的主動獻身,冷火慢慢加溫,她的心也變得貪心了。
  “我是你的女人,昨夜溫存的印記還留在我身上,你別想吃干抹淨,翻臉不認帳。”
  段天桓后悔和她上過床,冷言道:“我付了召妓費用。”
  “你說……我是妓女?”抽了口气,黛儿一臉無法置信。
  “比妓女還不如,強南非价少物︿”他青秋白UI誠的名義訂購一條凡賽爾鑽鏈。
  “你怎能將我和那种低賤女子相比,我深愛你的心無人能及。”專寵女人是男人的責任,她不過是代他寵溺自己而且。
  而且來賭場玩的女人誰不珠光寶气,身為他的女人豈能一身寒酸,叫人瞧扁了,百來万的美鑽算什么,他又不是沒錢。
  “愛?!”他冷笑一嗤。“前天你床上躺著的是位五旬老者,上個禮拜和某小開打得火熱,再上個月還在三溫暖釣上個小白臉呢!”
  “他……他們是我的朋友,誰叫你都不碰我。”那些只是玩玩罷了。
  打從十三歲被黑手党里的一位叔叔破身之后,她在短短數年之內,由天真的小女孩蛻變成無性不歡的風情美女,性是她入生的必需品,戒之不得。
  愛是一回事,可身体的需求如饑餓的胃,不喂不成。
  “別為自己的建賤找借口,反正我不需要你的虛假情意,給我滾。”一抹水藍色衣角出現在畫頁上,他眼睛倏地一亮。
  黛儿當他在吃醋,暗自心喜地勾搖他手臂,“不要生气嘛!以后我專陪你一人,不再找其他人來代替。”
  “自作聰明。”段天桓輕蔑的抽回手。“听清楚,遠离我的視線,我厭倦了你的痴纏。”
  “不,我偏要像強力膠一樣新住你,隨時提醒你我的存在。”她絕不做男人背后的女人,她要光明正大的伴著他。
  “可笑。”段天桓沒有心思理會她,瞧著螢幕上的無顏,并特意將其放大。
  他的不尋常舉動終于引起黛儿的注意,一張巧笑情兮的東方臉孔躍入眼中,驀然的敵意立現,醋意橫生的她想切換畫面,末果——
  “哎!你……你為了一個陌生的臭婊子傷我。”捂著手背,只見血緩緩流出指縫。
  “啪!”又是一記狠心巴掌。
  “她的一根小指頭胜過十個、百個、千個黛儿·文文斯。”那是他心愛的妻。
  “我要殺了她。”鏟除情敵是她的一貫作法,一如往常那般。
  段天桓聲音一冷,“我會先殺了你。”
  “嚇!你要……殺我?”她心一惊,臉上失了顏色。
  “只要你敢動她。”
  “為什么?她不過是個過客。”她不甘心遭人如此輕侮、恫嚇。
  從小在黑手党受盡所有人的寵愛,向來只有她欺負人的份,沒人敢給她臉色,也因此私底下運用党內的勢力除掉不少愛慕他的女人。
  但如今不知從哪冒出的女人竟奪走他的全部注意力,她捍衛自己的男人何錯之有,他居然對她疾聲厲言,語含殺意。
  他是她的,絕不容許有二心。
  “因為,她是我的妻子。”微泛笑意,段天桓說得很軟、很溫柔。
  “不……不可能!”黛儿大受打擊的顫了一下。“她怎么可能是你的……妻子。”
  不只她不信,眼眸微眯的老墨也抱持著怀疑態度,但他不予以置評,這是老板的私事。
  也許老板是想造成事實吧?可怜的東方女孩。
  “她的确是我結縭六年的發妻。”歲月真是厚待她,不增年歲只增美麗。
  她比六年前更加推麗動人,膚細如脂。
  咦,是誰的手搭上她的肩?
  陰沉的印色一殘,段天桓根一般的灰黑瞳眸迸射出万千妒箭,射向那一頭紅得像死人血發的男“老墨,你告訴我,她真的是畯籅漫d子嗎?”這一刻,黛儿卸下了平常的驕縱,向人低頭。
  望著老板飛也似的身影消失在仍搖擺不定的門板外,有些事變得不确定了。
  畢竟,他“才”跟了老板五年多,之前的二十四年時間不在他了解的范圍,只知老板是一夕之間致富,起因是一位神秘女子。
  也許,就是她了。
  “老板不會說謊。”他選擇相信。
  奇怪,怎么有种被人怨恨甚深的錯覺,整個背脊寒毛豎立,難道是因為……
  “我說蓮姐儿,你有沒有身為紅顏禍水的愧疚?”噴!真是愈來愈刺,如芒在背除之不去。
  已是當家主事者的何水蓮不見練達,清清淡淡地回脫身旁沒分寸的小鬼。“亞雷小弟,很久沒被扁了是不是?”
  “哇!你說話的口气被玫瑰大姐頭給傳染了,淑女風范要保持住呀!”可見飛沫之泰吶!
  好命苦哦!平白多了四個姐字輩的人物來操持、糟蹋他,然后不到一年間又一陸續竄出裙帶之臣,他的地位与日低降,她們的親親愛人左一句亞雷小弟、右一句亞雷小弟,好像多叫几遍有面粉領似的。
  他看起來像是他們的情敵嗎?
  四位“姐”字輩的男人都提著心防他,只要他稍微走近她們一尺之距,就開始用眼神警告,臉部肌肉出現抽搐現象,升起雄性的防御网。
  而如果不小心碰了一下,輕者眼光同候,燒得他皮肉發燙!重者一拳摧毀他英俊的皮相,讓他大半個月出不了門見人。
  尤其是大明星的魔鬼情人更是不講清理,稍微的逗笑舉動就引來一陣陰風慘雨,吹得人心惶惶,逼死了不少幽默細胞。
  “你真的有烈士精神呀!亞雷小弟。”戲弄浮現在何水蓮眼底。
  “套句你們中國人的俗語:我不久地獄,誰入地獄。”他是秉持犧牲小我的悲壯。他忖想。
  “委屈你嘍!”瞧他一副受虐甚久的模樣,她不由得笑出聲。
  亞雷,卡登輕桃地搭上她的肩,“你和卡芮拉一樣沒良心,就會欺負我善良。”
  “你善良得一口气砍掉別人近千万的預算,二話不說地買下地价億万的俱樂部,只付了一半的价錢。”他的手段令人刮目相看。
  在紫苑的慫恿下,她和香薊合作投資賭場式的飯店經營,資金當然由某位“死者”——香薊的親親老公提供,她則負責整頓飯店風貌和服務項目。
  在所有好友都有伴的情況下,她們一致通過把“最閒”的人貢獻出來,協助她四處觀摩,學習賭場的一般運作,進而改良精要以抓住顧客的心理。
  而最理想的學習范本莫過于以賭聞名的拉斯維加斯。
  “蓮姐儿,有股殺气騰空而來,你感覺到了沒?”瞧他冷汗多主動配合,已准備冒出額頭。
  她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說道:“你快被我們逼瘋了,記得去精神科挂號。”
  “哇!你們怎么個個都那么毒,巴不得我過去精神病院蹲几年。”而她們好去“探監”。
  “我們好奇嘛!”總不能親身去体會,只好委屈小弟出馬。
  “是幄!我一臉倒霉相。”亞雷沒好气的說,下意識回頭瞧瞧背后。
  他不是神經質的男人,實在那股妒恨的視線太強烈,他是過來人,因為老是成為人家的眼中刺,被四個大男人——霍玉薊、白向倫、風展翔和歐尼提斯,格威特恨習慣了。
  斜瞄一副若無其事的美人儿,他坏心一起伸手摟近她的肩,低頭在她耳邊假意親吻,哇!那猛烈的妒火几乎要燒穿他的背。
  燙呀!
  “你在玩什么把戲,別拖我下水。”亞雷是長得很帥,可是動不了她的心,她只是當他像她所沒有的手足一般信任他。
  “你有瘋狂的愛慕者。”在人群中,他看到一雙一閃而過的狼眸。
  何水蓮恬笑的揪著他的耳朵,在外人眼中他們看似打情罵俏。“我的人緣一向很好。”
  “輕點,請留我個全尸。”怎么优雅的淑女玩起小人手段也不輸常人。
  “我是在、疼你呀!”她用力一擰,指形華美像是輕撫。
  何水蓮溫婉、圣洁的外表下藏著一縷邪惡的靈魂,如出水的蓮花,水面上洁淨無垢,水面下泥污繞根,以利生机。
  人云蓮出污泥而不染,殊不知根心無泥難長,污入底了。
  亞雷不敢大明目張膽的揉耳朵,生怕引來更“疼”的舉動。“饒了我吧!蓮姐儿,維持大家閨秀的气質。”
  一個側身小動作,他擋去有意偷香的賊手。
  美人多嬌,他得善盡護花之責,只是如此做沒好處好撈,而且常挨白眼。
  “蓮姐就蓮姐,非加個儿好玩嗎?”蠢意大利佬,何水蓮瞥了他一眼。
  他賴皮的將她散落頓邊的一小撮云絲塞至耳后。“順口呀!”好烈的熾光,背快著火了。
  頑心一起,亞雷像個愛鬧的大男孩在她唇上一啄,高大的身軀環圈一位清妍的東方美女,怎么看都像一對正在熱戀的情侶。
  可周圍不是忙著下注的人群,就是穿梭服務的工作人員,盡管兩人出色得叫人多看一眼,但利字當頭時也僅僅是一瞄而過。
  誰知不到三秒鐘的時間,一道如風的身影無聲息貼近,輕拍了亞雷肩頭一下。
  一回頭,大大的笑臉迎向熟知甚詳的黑云,“砰!”一聲,一時來不及反應的他向后倒去。
  天呀!他真是好無辜,沒有一次逃得過當頭的惡運,百擊百中,絕無落空。
  喂,別調戲……”
  眨眨痛得快盲掉的左眼,勉強維持的視力尚能見物,乍見兩個拉拉扯扯的人影,頭重如石的亞雷甩了下頭赶緊上前。。
  “沒事吧!雷。”一手被人箝制,關怀之心使何水蓮蛾眉—顰.“我…”
  “他死不了。”一道惡狠狠的聲音打斷他們的“含情脈脈”。
  她神色微溫的面對施暴者,“你憑什么傷人?”
  周圍賭客一覷,見慣此种光景似的繼續吆喝下注,恍若無事,熟客都知曉鬧事的乃是賭場老板,所以皆不多事的冷眼旁觀。
  “他不該碰我的女人。”
  “女人?!”何水蓮怀疑的瞥了一眼直搖頭的亞雷。“他一直和我在一起,不可能有机會找女人。”
  她不為亞雷脫罪做不在場證明還好,一開口便引來更大的怒火。
  事情戲劇化的演變,一束發長及腰的冷酷男子臉色頓時陰厲,寒日般的糧眸迸出不諒解的責備,似不貞的妻子在他這丈夫面前坦承失節。
  她有些錯愕,隨即腕上一緊卻不見疼痛,身子一橫倒向陌生男子的怀中,被他帶走。
  亞雷一怔,等回過神后只想大笑,又怕被秋后算帳,拔腿追上遭“綁架”的水蓮花。
  其實救人是牽強了些,看笑話的成份反而居多。
  一會儿,三人置身在一間充滿男性气味,大約五十來坪的房間,其間的擺飾散發個人風格,陽剛性十足。
  “你可以放我下來了。”沒有心跳加速,何水蓮只有一种屈辱感。
  “不。”好不容易他的妻回到身邊,呵護尚且不及豈有罷手之理,段天桓一口回絕。
  她淡雅的臉色微微一變。“你的輕浮舉動已构成犯罪事實,法律是保障好人。”
  捧場的亞雷當然站在她這一邊直點頭,敬仰她的冷靜沉著,可惜沒人理會。
  “是嗎?我以為法律是為有錢人而定,且我非常富有。”意即他就是律法。
  有道理,天下多少冤案都葬送在金錢手中,亞雷臨陣倒戈的支持另一方。
  “很抱歉讓你失望了,我恰好是全美排行第十的富豪,你可以開始請律師了。”不知為何,她知道他不會傷害她。
  球又丟了回去。亞雷自動自發的挑了個好位置看戲,准備回台灣做實況轉播。
  段天桓眉頭稍斂,“法律應該也保障婚姻”“沒錯,但是你搞錯婚姻對象。我少了一張大眾臉。”何水蓮將他當做商業競爭對象一般,開始談判。
  “你忘了我?”他心情為之不快的半眯著眼。
  一抹模糊記憶隱約掠逝,但她不予理會,“我的生命中沒有你。”
  “該死,你這冷血的女人。”
  不雅的低咒聲不斷出口,青筋直爆的在雙臂憤起,為了避免一時控制不住掐死她,段天桓將手上的至寶往床上一扔,即使在盛怒下,他仍考量她的安危。
  “我們有過交集?”她以自問的方式低聲輕喃。
  聲音雖細,在偌大的空間內回音清晰。
  “容我提醒你善忘的記憶,六年前你在拉斯維加斯贏得一筆巨額賭金,當日又像瘋子一樣的拉個男孩請神父證婚。”
  當初她走得急,或者不把錢放在眼里,并沒有帶走半毛,而他就是靠著那筆巨資發跡,由于當時賭場的人見證他們同行,所以將她本帶走的賭金悉數轉交他手中。
  他花了兩個月時間尋妻,在查不到她的出入境名單后,不气餒的他改以最笨的方法,守株待兔。買下他們初識的那間賭場。
  之后,賭徒的本能叫他贏得一間又一間的賭場,匆匆六年時光流逝,落魄的男孩長成偉岸男人,傲然獨立的管理十來家大型賭場。
  他的成功來自她的一夕放縱,牽動那年輕不羈的狼心。
  他沒忘了她,而她……遺忘了他。
  “你說六年前?”有些不安的何水蓮扯扯微結的裙尾。
  “這張床記得吧?你就是在上面把自己給了我。”他仍保留當時恩愛的喜床。
  嗅!要命,她不用見人了。“你……你那時成年了吧?”
  “你在質疑我的能力?”難道他的表現不夠出色,所以讓她漏夜逃走?
  性能力可是男人最在意的一种肯定。
  “嘔……”她笑得极不自然。“強暴末成年少男是有罪的吧?”
  “強暴?!”
  雷般的吼聲壓住一個气岔的虛弱惊歎聲,亞雷可怜兮兮的紅了眼眶猛捶胸順气。
  事情愈來愈有趣了。
  “我……我喝醉了,神志不清犯下的罪行應可以減刑……我說錯了嗎?”瞧他兩顆眼珠子快瞪穿了。何水蓮奇怪的住了口。
  “我成年了。”段天桓悶悶地磨出四個字。
  “嘎?”她沒听清楚。
  他咬著牙重复一次,“我今年二十九了,老婆。”
  “還好。”她松了一口气,潛意識的拍拍胸口。
  “東方之星”禁不起負責人的形象幻滅,它賣的就是何水蓮的清新气質与溫婉恬靜,才能在眾多飯店業者的競爭中一枝獨秀,享譽全美。
  “還好?!”段天桓一听更气了。“我叫什么名字?”
  何水蓮不假思索的回答,“段天桓。”
  “原來你還記得我。”她的毫不猶豫奇跡似地消了他一肚子火,嘴角揚起可疑的微笑,像是竊喜。
  “可是我們的婚姻不是不成立?”一時儿戲,虧他挂怀多年。
  他挑著眉問:“誰說不成立?”
  “結婚證書不是被我撕了?

  ------------------
  心動百分百制作 lotus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