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左眼跳財,右眼跳災。
  一大清早就不對勁,黑貓大刺刺跳過圍牆攀上了窗,毫無羞恥感地叼走她准備喂小鳥的玉米,還很惡劣地拉了一把屎。
  中午時,一只大黃狗咬著半截血兔子,如入無人之地在賭場后方的小空地和只小母狗分食,四周有烏鴉亂叫,好像狗儿搶了它們的食物。
  下午無風,盤子無端地躍個粉碎,剛好在她腳邊散成一朵詭异的瓷花,瓷面上的村婦似乎在嘲笑她。
  一整天下來心神不宁,眼皮直跳,何水蓮直覺感到有事要發生。
  而她將其視為不可抗拒的力量,感覺有點像世界末日來臨……不,是群魔轉世。
  “怎么了?”
  她倏地抬頭,“呃!沒事。”
  “還說沒事,你喝口紅茶試試。”抱著胸,段天桓等她發覺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遲疑了一下,何水蓮端起林看了一眼,确定色澤無誤后小吸一口。
  “噗!甜死了。”她接過他遞過來的濕紙巾擦擦手。
  他大笑地吮掉她嘴角的甜漬。
  “坏心的家伙,依存心看我出糗是不是?”她微慎地取過他的咖啡一漱,平衡口中的甜膩感。
  哇!真是夸張,把方糖當成冰塊也就算了,還掏光了一整盒,難怪浮在茶水面上的四角方形全往下沉。
  段無桓笑著將她抱坐到大腿上,就她的手喝咖啡。“看你一顆一顆的丟著實在有趣,有什么事惱心?”
  “我……唉!”想開口又不知道如何解釋。
  一沒想到你也會歎气。”他聞聞她淡雅的發香輕吻一記。
  她橫睇他一眼,咖啡塞回他手中。“我是人,有七情六欲。”
  “是嗎?”他眉一挑放下咖啡。
  “你藏在哪里,我找一下。”
  “呵呵!不要啦!你這是非禮我!”好賊的手,故意戲弄人。
  他繼續呵她痒。“我是在疼老婆,完美無缺點的优雅淑女居然有弱點,老天挺公平的。”
  “卑鄙。”
  笑不可支的何水蓮恨透了自己的体質,一推,就從他腿上逃脫。
  的确,她几乎是沒有弱點,几乎。
  偏偏腋下、小腿肚和肚臍眼的地方特別敏感,輕輕一呵气就讓她像個傻瓜一樣咯咯笑,蠢得要命。
  以前在蘭陵念書時,好友們老是刻意捉弄她,尤其是沒分寸的玫瑰,根本不顧她邊笑出淚邊哀求,非要呵得她滿屋子跑不成。
  不過教唆者罪最大,此人除了紫苑別無他想,因為玫瑰盲目的崇拜她,只听從她一人的話。
  而香香有時會下來攪局,幫忙整她,但有時也會和茉莉笑成一團,在旁邊看她竄得像猴子。
  為了避免讓人發現她可笑的怕痒,她盡量裝出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樣,坐不搖裙,笑不露齒,目光維持不斜視,淡雅的微笑与人保持距离。
  原本是學生時代的幼稚舉止,長久以來竟成習慣,連面對父母親人,她也會不自覺地偽裝起真性情。
  最高興的人莫過于奶奶,這就是她要的繼承人形象。
  等接下何氏的連鎖事業,她發現高雅、恬淡的气質很容易瓦解對手戒心,凝聚員工的向心力,成為他們尊敬、模仿的偶像,想恢复真我已經來不及了,只好繼續任由習慣,以假象示人。
  “老實招來,你在煩惱什么?”他輕握她的臂膀,作勢要搔她腋窩。
  她微瞠地一膘,“盤子碎了。”
  “打破個盤子再買新的,有沒有傷到你?”段天桓仔細瞧著她的細膚嫩肌,乘机輕咬她可愛的手指。
  “老狗在空地撒尿。”
  “待會我叫人赶走它。”他愛抱著她,聞她特有的体香。
  “烏鴉叫。”不吉的象征。
  他眉頭一皺,“全獵了”“貓吃了玉米。”
  胸口好悶,整個人都不舒服,她托著腮,用腳抵住他進退的身子。
  “你直說了,別叫我猜。”女人,永遠深不可測,尤其是他眼前這位。
  何水蓮又重重的歎了一口气,“天桓,你有沒有烏云罩頂的感覺?”
  “烏云罩項?”他怪异的瞥瞥她。“抱歉,這些天累著你了,我憋六年了嘛!誰叫你……
  “誰跟你說這些,何況你還有一個綠眸美女暖床呢!”她說得有點酸味。
  憋?不是早解放了。
  想博取同情心,他是打錯算盤,反正連著几天的縱欲,沒她的配合早散場了。
  “你吃……醋呀!他問得很謹慎,怕她秋后算帳。
  她輕嗤一聲,“盡想些男歡女愛,誰會去吃陳年老醋,男人的欲望是禁不得。
  “你就那么希望我去碰別的女人,那我何必忍得那么辛苦。”他說得有些怨總。
  “以前我管不著。”六年來,她哪記得有個老公,早忘得一干二淨。
  “現在呢?”他用著期盼的眼光凝視著她。
  他為她付出全心的愛戀,不回收一點太蝕本。
  她的肌膚一如記憶中滑細、水嫩,讓他愛不釋手地一再掠奪,舍不得放棄那微妙的探索,鎮日困在一方雙人床享受夫妻之歡。
  即使她已在他怀中,午夜夢回時,他總會突然惊醒,以為她又像六年前那般舍他而走。
  之后冒了一身冷汗的他睜眼不睡,靜靜地看她沉睡中的細微小動作,以指淺描她完美如玉的五官,感動于人世間有她。
  看著看著,身子不受控制的起了反應,他會在睡夢中進入她的窄窒,以身体的律動喚醒她的欲望,兩人共赴天堂的殿門。
  她并不是絕對的完美,挑食便是其中的一項。
  不吃青椒、不吃洋蔥,生菜抄拉會推到一旁,切小朵的洋菇挑到盤子邊裝飾,討厭半生不熟的東西,尤其是日本料理。
  她不喜歡和陌生人有太多肢体接触,這點他無异議的贊同。
  還有,她有暴力傾向,雖然她一再否認,企圖以优美的手法掩飾,但是一閃而過的厲色是逃不過他的眼睛,他瞧得一清二“現在呢?老婆。”
  何水蓮笑得很甜,用腳指頭擰他的大腿。“我會閹了你,然后改嫁。”
  段天桓不怒反笑,笑得像剛中大獎的模樣。
  “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舍不得把我讓給外頭的野女人。”他快樂暈了。
  “大白天少作夢,我是在維護主權,香港都歸還中國了。”她才不會承認對他用了心,助長他的自大。
  “蓮蓮,你不老實哦!”他握住她的腳一拉,讓她躍向他。
  “啊!”好坏的男人,她有种上當的感覺。
  “說你愛我。”好香。他在她頸邊輕嗅。
  “威脅對我沒有用,女人應該矜持。”他有一對性格的眉。她好玩的划著。
  他故意挑動眉毛,“利誘呢?”
  “嗯!可以考慮。”她手心往上翻。
  “老婆,你很現實吶!這么好收買?一他可不信。
  “生意人嘛!”
  眼皮又是一跳,何水蓮不安的揉揉眼睛,神色失去笑鬧的風采,顯得沉重。
  她下意識地往四周瞄了几眼,暗笑自己的神經貿,誰敢闖進段天桓的賭場對她不利,又不是存心找死。
  “說吧、什么事在困扰你?”他也察覺到一絲异樣,她在緊張。
  她努力要強顏歡笑,卻在他的注視下變成苦笑。“我來這個城市頗長一段時間。”
  “你想走了?”他急切而帶著怒气地抓緊她的雙肩。
  “不!呢,你該知道我不可能長留拉斯維加斯,我的事業領域主要在芝加哥。”她不想提起,但……
  此刻他的表情讓她覺得自己是個重事業、輕家庭的女人,天曉得她在策划賭場式飯店前,哪曉得會冒出個六年前結婚的丈夫,他不在她規划的軌道上。
  分离是必然的結果,他們各有責任在,即使她走得傷感。
  她不是無情,而是動了情。
  他對她的好,點滴都記在心上,雖然他小了她兩歲,可是卻十分寵她,几乎到了有求必應的地步。只要她開口,沒有得不到的。
  男人大不同,他對她真的無所求,以她為主,滿足她一切喜悅,以一個丈夫的心情在眷寵妻子.她很慚愧,只有勒索而不付出,不及他用心的千分之一。
  “你休想离開我。”
  看到他的認真,她突然想笑。
  “你在嘲笑我的自作多情,還是諷刺我留不住你?”段無桓眼中有抹受傷的怒气。
  原來我將想法實際化。“你在侮辱我。”
  “嘎?!他怔仲一下。
  “我看起來像是玩弄男人的人嗎?”她不是冷血動物,不知溫暖。
  “你以前就曾拋下我一次。”他埋怨地說道,像抹孤魂一臉哀怨。
  翻舊帳。“以前我們都還年輕,做事難免沖動,你打算怪我一輩子嗎?”
  “可是你現在又想走,和六年前當我們的婚姻是儿戲有什么不同,你認為我配不上你?”他憤慨的問他就怕有這么一日,所以絞盡心思的討好她,永遠填不滿欲望的与她歡愛,希望能留下她。
  但机關算盡,到頭來她還是要走,叫他傷何以堪。
  “受不了,你非要把自己塑造悲情主角嗎?”她白眼不翻都難。
  “我是說我們都成熟了,可以理智的看待婚姻,你在拉斯維加斯,我在芝加哥,難道你不來看我,還是你阻止我來找你呢!”
  “我……”他還是有不滿處。
  何水蓮舉起手放在他唇上。“听我說完,我認定了你是我的丈夫,除非你背叛我,不然我這一生都會是你的妻,陪你走到七老八十,牙齒全掉光。”
  “我會幫你裝一副假牙。”握著她的手,他眼中有水光反射。
  他的妻呵!多美麗的宣言。
  “傻气”她笑著反握他厚實的手。“你得忍受有個忙碌的妻子。”
  “我跟著你。”
  “跟著……我?”好奇怪的說法。
  段天桓深情的輕擁著她。
  “我是個孤單的人,第一眼見到你時,我的生命才圓滿,等待了六年,終于擁有你,我再也放不開手,獨自品嘗相思的日子太苦了。
  “不管你飛到哪個城市,我都要緊緊跟牢你,免得你又忘了我,一個深愛你的男人,“我愛你,蓮。”
  “她吸了了鼻子,想哭。“你的賭場呢?”
  “管他的,反正我賺夠錢了,就丟給晉然去處理。”省得他玩太多女人,挂了。
  “真可怜,要一個浪蕩慣了的風流鬼管事,他會怨死你。”可以想像他的嘴臉有多惊怵。
  “哼!他敢。”段天琱艘c的臉一柔,“你沒說愛我。”
  喔!頭疼。“都嫁你為妻了,還有什么好不放心。”
  “我想听你說那三個字”男人也需要甜言蜜語。
  眼皮跳得厲害,何水蓮的眉頭打結了。
  “天桓,你會不會覺得有點冷?”
  “在室溫H十七度時?”他挑挑眉,以為她故意規避話題。
  “你不是一直問我有什么事?”要命,她的寒毛都豎起來。
  “嗯。”他一手握住她一方丰盈隔衣輕揉。
  她太專往在思緒,沒注意他的小邪惡。“我想這几日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她就知道,眼皮跳個不停一定有事,果真發生了。
  賭場的夜晚特別美麗,滿城的霓虹燈閃爍,蔚成一片風華,墮落的糜爛世界,刺眼的光亮使星星失去了顏色,黯淡得看不到一絲光芒。
  賭場外斗大的看板張貼上一張大型宣傳海報,鮮綠的背景襯托著樂笑如月的巨星。
  每個月賭場會邀請世界各地頂級的歌手來表演,今日上台表演的是來自台灣的明星,由某名主持人率團登台演出。
  一首唱過一首,台上人載歌載舞的取悅觀眾,台下的何水蓮卻是心惊膽跳,時時盯著大門。
  她在眨听,听災難聲從何處傳來,她好在第一時間逃离現場,以免枉死。
  “老婆,有虫咬你嗎?”坐在包廂,段天桓注意的不是舞台,而是他坐立不安的妻子。
  她裝不出恬雅、圣洁的笑容,一臉緊張的說!
  “待會如果發生事情,我們一定要快逃,別逗留。”
  “你發燒了?怎么疑神疑鬼的說些傻話,在我的地盤上會發生什么事?”愛操心。
  他不知道她在憂慮何事,但從一看到宣傳海報起,她的神色就不曾放松過,緊繃著神經似在防范什么。
  “今天的主秀花了你不少錢”吧?”一定撈不回本,還得算上裝修費。
  “看看現場的觀眾快技破表演廳,晉然這回是請對明星了。”听說是紅遍東南亞的天后。
  “我看他會死得尸骨無存,如果他不改風流本色亂獻殷勤”歐尼提斯會將他撕成兩半。
  沒錯,海報上的大明星正是半息影的天后袁紫香,她在結婚前特別撥空到此演出,動机叫人存疑。
  她害怕的不是袁大牌即興之舉,而是在星光之后印了兩個粉雕玉琢的小人頭,叫人看了不免動心的一呼,好漂亮的孩子。
  而事實上,這對看似天使的雙胞胎,其實正是惡魔的化身。
  段天桓笑摟著她,“你在詛咒晉然呀!這可非淑女應有的禮儀。”
  “陳述事實非罪也,不然他人呢?”人總要為好色付出代价。
  “八成看上某位美女逍遙去,他常常處于‘饑餓’狀況。”要晉然不玩女人比登天還難。
  “我怕他小弟弟還沒喂,腦袋先搬家。”她看看舞台上的熱身戲炒熱快樂气氛。
  他當她說著揶愉話,不以為意。“看表演,听說主秀那位天后唱得不錯。”
  “是呀!美聲歌后,”做姑姑的不該太縱容小孩子,不知他們的媽來了沒?
  好友相聚是她所盼望,但不包括災難。
  有幸見過那對魔鬼姊弟的破坏力,她是歎為觀止,小小年紀在閣下大禍時,卻睜著無辜的眼,可愛得叫人無從責罵,好像罵了是天大過錯。
  惹了事還能從容而退,他們是天才,將來若成了智慧型罪犯,她一點也不怀疑為何抓不到犯罪證据,因為法律會偏袒。
  “你在美國也听過她的歌聲?”可見真是很紅,他就很少涉及娛樂圈。
  “嗯。”本人簽了名寄到她手中的CD片片不缺。“你……你注意她身邊的兩個小鬼,別讓他們搞鬼。”
  “小鬼?搗鬼?”滿頭霧水的段天桓被她攪迷糊了。
  清清亮亮的間歇音符響起,豪華的舞群從舞台兩旁跳向中央,白羽的孔雀一張,露出一張胜雪賽月的嬌美臉孔,縹緲幽遠的天籟微瀉。
  全場喧嚷的嘈雜聲沉淀,全然美妙的聲音征服賭客和觀眾的心,面露心醉神往的表情。
  散發魅力的歌手從舞群中走出,眾人眼睛一亮。
  不過發光的不只是超級天后,她身邊一對天使般的合音才是焦點所聚,人人發出贊歎聲,恨不得把他們打包帶回去。
  “喔!天呀,他們居然朝我揮手。”嫌她不夠出名嗎?
  段天桓不解地望著她,“你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這是藝人討好觀眾的小伎倆。
  “是嗎?你看那扎著馬尾的小女孩,她的反應也未免太激烈了。”她忍不住想逃。
  “几個飛吻罷了。”他為之失笑。
  兩個長相雷同的小合音拼命的擠眉弄眼,一張可愛的小嘴直啄著,送出一個又一個天真無邪的吻。
  他不覺得有什么不對,大概是晉然事先調教過,要他們找對人獻殷勤,小費、紅包才會丰富。
  “現在你還笑得出來,待會依恐怕得哭了”她好笑地看著前排觀眾突然見鬼似的向后仰。
  何水蓮偏差的視線引起段夫桓的醋意。“那個男人是誰?”
  “一個死人。”原來他也發現一抹魔魅身影。
  “蓮,不要敷衍我。”
  她輕笑地搖搖頭,“不騙你,名義上他已是亡者。”
  “你以為我會相信?”同是男人,他可以聞到那股死人味。
  說那是一個死人,不如說是一個令人致命的男人。
  “別吃味,他的女人是舞台中央那個猛拋媚眼的女人。”頑皮的香香。何水蓮無奈地揮揮手指向舞台招呼一下。
  “你怎么知道?”段天桓狐疑地瞅著她瞧。
  “因為我們是一挂的坏女人。”一道女音插入他們。
  “紫苑、茉莉、玫瑰?”她挺意外的,全到齊了。
  “死女人,我的名字為什么排在最后一個,你敢瞧不起我。”艷美無雙的金玫瑰一開口就破坏美朋。
  有點想笑場的何水蓮朝她們身后的男人一頷首。“你走在最后嘛!”
  “去你的臭蓮花,三個人我最高,一眼就瞧見了,你分明欠揍。”她作勢要扁人。段天桓不了解女人的交情,當真以為她要傷害自己的水蓮花儿,一個巧勁抓住金玫瑰高舉的手腕,突然另一道影子飛快地砍向他“輕薄”的手背。
  “老婆,他沒傷著你吧?”
  “老婆,她沒傷著你吧?”
  一個冷如風,一個殘似狼,兩人惡狠狠的互睥,較量彼此的實力。
  “我作庄,賭水蓮花的男人贏。”來到有名的賭城,多少要沾栽一些賭气。
  黎紫苑一哈喝,几個出色的男女紛紛下注,一致不看好“肉腳”的風展翔。
  原本對峙的男人一看這情形,緊張的气氛立消,臉色微沉的瞪向眾人,似有聯手之勢。
  但是連自己的女人都倒戈,他們還動得了嗎?
  “不打了?我一口气下了十万美金耶!”金玫瑰气嘟著嘴。
  “老婆,你賭誰贏?”不敢對心上人發火的風展翔小聲問道。
  “他。還有我們只是訂婚而已,劉老婆、老婆的亂叫,坏我的行情。”她瞧見好几個漂亮妹妹怎能放過。
  “玫瑰吾愛,是我不夠努力播种嗎?”風展翔裝出一副很卑微的模樣問。
  “你去死,說什么鬼話。”她一拳捶過去,臉色泛紅。
  閨房事回家說,想讓她無顏見人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你們都跑來了,是誰通風報信?”何水蓮气定神閒的問道.其實她心中已有個人選。
  “問得好笑,你會不清楚?”
  她歎了口气,“紫苑,你是怎么教導亞雷小弟的?”
  “人天生有劣根性,要狗不搖尾乞怜有點困難。”亞雷是標准的狗腿子。
  白茉莉溫柔的一笑,“你們別老是欺負亞雷嘛!”
  “俄們是在愛護他,所謂恨鐵不成鋼,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我早想把卡登家的事業移轉給他。”
  “紫苑,你在說笑話嗎?那塊爛鐵該報銷了。”金玫瑰粗魯的將腳擱在桌上。
  霍香薊笑笑的喝著蛋蜜汁潤喉。
  五個好朋友在后台聊天,她們的男人全被赶出去當“保母”,看顧那對破坏著顧那對破坏王。
  本來不愛与人接触的歐尼提斯不肯走入人群中,是霍玉薊和白向倫一人架一邊,威脅不從要把一雙胞胎“寄養”在他們姑姑身邊几個月,他才勉為其難地跨出第一步。
  差點打起來的段天桓和風展翔倒是一見如故,气味相投地勾起肩膀,聊起彼此的女入。
  世界看起來很太平,其實不平靜——
  “水蓮,他不是你奶奶會接受的那一型人”讀心理學的白茉莉道出她所觀察到的一面。
  何水蓮笑得不在乎。一管他的,我脫离襁褓已久,用不著學步机。”
  “可是你奶奶的權威仍在,惹她生气不太妥當。”白茉莉看看最重家庭的黎紫苑。
  紫花是個可以為家庭犧牲的人,包括愛情和友情。
  “咱們蓮花的家務事別看我,何奶奶的固執和我有得拼。”老人家的想法太根深蒂固,難以拔除。
  金玫瑰大笑的拍拍桌子。“有什么好煩惱,先軌后奏不就成了,在拉斯維加斯結婚最快捷了。”
  “我已經結婚了。”
  “嘎?!”
  突來的消息使后台失去了聲音,過了一會儿大伙笑成一團,你一句我一句笑鬧著,時光仿佛倒退了十年,回到青春飛揚的時代。
  流光漸逝,突然,外面傳來一陣陣尖叫聲。
  她們會心一笑。
  小家伙們還是那么精力充沛。知道賭博不是好事,需要“勸導勸導”沉迷于賭的大人們。
  一間賭場要花多少資金整修呢?
  未知。

  ------------------
  心動百分百制作 lotus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