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外面是一片晴朗無云的炙熱天气,而總裁辦公室里卻是冷得教人發抖,就好像霜雪般凍人,每位員工都如坐針氈,生怕被點到名字。
  “說,這次的進度為什么落差這么多?”白迪爾那橫掃而過的冷冽眼神像冬雨一般令人心寒。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置一言,誰都不敢說出真正的原因,怕招來一頓海削。
  “我們公司几時請了一堆啞巴員工了?開發部的經理死到哪去了?”白迪爾怒吼,千万別讓他逮到又蹺班了,否則……
  白迪爾板著一張俊臉訓誡員工,此時大門卻“砰!”的一聲被踢開,不用想也知道誰有這么大的膽子。
  “程大少,閣下泡妞耍帥的時刻表空下來了沒?
  請你撥空回你的部門坐一下,別讓它形同虛設。“白迪爾寒著臉挖苦著程昱。
  “哎呀,學長……呃!總裁,我這几天都非常努力地工作著,連汗水都結晶成鹽,不信你聞聞看。”
  程昱嘻皮笑臉的打著馬虎眼,無懼白迪爾拋過來的凌厲眼神,作勢要讓他聞聞自己身上的臭味。
  白迪爾不去理會他那可笑的小丑行為。“說重點。”
  “呼,好渴哦!可不可以麻煩總裁大人的美麗秘書泡杯咖啡呢!”程昱現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裝瘋賣傻了起來。
  都怪自己一時不察才錄用程昱這個油腔滑調的家伙,幸好除了“賣笑”之外還有一點實力,如果他能正經一點就好。白迪爾心想現在后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白迪爾揮手把這些膽怯的家伙赶出去,叫藍天蝶端了杯咖啡進來,他實在感到有些厭煩了。
  程昱的嘻皮笑臉在看到藍天蝶之后,立刻變成一表正經的僵笑。“蝴蝶小姐的咖啡最好喝。”他不忘贊美她一下,然后不怕燙的將咖啡一口喝下。
  “程經理,我只是個秘書,不是蝴蝶小姐。”藍天蝶才不屑甩他,他當自己是朵可供采擷、把玩的野花嗎?
  程昱已習慣見藍天蝶那冷若冰霜的表情,他就是愛上她這一點,可是不管他用什么攻勢,她永遠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令他有苦難言。
  “程經理,她是我的私人秘書,希望你不要當她是公關小姐。”白迪爾用眼神示意藍天蝶下去。
  見藍天蝶感激地關上門,程昱很不客气的捉住他的衣領。“喂!學長,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
  “兔子不吃窩邊草,難道你忘了自己的原則。”白迪爾提醒他別自打耳光。
  當初程昱進公司時,因為外表俊逸又花心,所以贏得公司不少名花的芳心,但也因此惹出許多無端的是非,所以他決定不沾染公司任何一名女性員工。
  “原則是因人而异,隨時可以改變。”他難得遇上一位令自己傾心的女子,什么狗屁原則他都可以拋到腦后。
  “廢話少說,你到底跑到哪去?”白迪爾言歸正傳開口問他,全公司上下找不到他的人,難不成又倒在哪個溫柔窩?
  “南灣林地進度嚴重落后,所以我好奇地去勘察了一番,看看哪個環節脫了序。”程昱一副很賣力的表情。
  白迪爾點點頭,“原來如此,看來你還頂用心。
  說吧!那些人大气也不敢吭出一聲。“問他們那群人像自己是蓋世太保在逼供似的,真難!
  “這個嘛!”程昱故意拿喬,這邊晃晃那邊摸摸,報复這個學長兼總裁不肯幫忙他追藍天蝶之仇。
  “程昱!”
  “有,總裁有何吩咐。”
  “說。”白迪爾見他狡儈的笑容,只好……“藍秘書,麻煩你再端兩杯咖啡進來。”用這招不信治不了你這只頑猴。
  程昱立刻危襟正坐,希望能給藍天蝶一個好印象。
  白迪爾見狀搖頭暗笑,一物克一物,想誘老鼠入鼠籠,必須放塊香濃甜膩的大乳酪。
  藍天蝶百思不解白迪爾的動机,只是想不透他為何又叫她送咖啡進來,而且一直沒叫她出去。
  佳人在側,程昱只得一五一十把近日所得全盤供出,眼神還不住地往藍天蝶身上飄。
  “听說南灣的林子里有戶住家,勘察員曾多次見有學童出入,可是很奇怪卻找不到入口處。”
  “那塊林地我們不是已事先确定住戶都搬走,才進行‘天舞造鎮計划’的工程。”白迪爾邊說邊翻看日前的進度報告書。
  “對呀!我還特地到戶政所去查,沒想到電腦內居然有那戶人家的資料。”程昱說道。他明明記得沒那戶人家的。
  白迪爾過濾了一下資料,然后開口說:“林地只是鎮景的一角,就算有人住在那,也不至于干涉正常作業才對。”
  “奇怪點在此,白天工程沒啥問題,但是到了晚上,一切机組立刻自動停擺,無法正常運作。”
  程昱親自監督夜間的作業,可是不是机器故障就是莫名其妙地掉零件,更夸張的是明明沒風,挖土机居然會傾斜而且無法開動,讓工地的工人心里毛毛的。
  “該不會是撞見那种‘東西’吧?”藍天蝶心中很好奇地插了個嘴。
  “听工程人員說林子中住了位天使,因為他們曾目睹一位美麗非凡的女子和數位半大不小的小朋友進出。”
  “听起來好像沒什么問題嘛!”白迪爾心想是這些工作人員太大惊小怪了。
  “說不定是狐仙哦!”藍天蝶外表冷靜,可是內心卻非常相信鬼怪之說。
  程昱看著藍天蝶傻笑,“也許吧!不過見過他們的人都說他們是人,而且一接近他們之后都會很快樂,像有天使在身邊。”
  藍天蝶對程昱所說的那群人產生興趣,一時忘神地說:“白大哥,我們去看看好嗎?”因為她膽小好奇心重。
  “白大哥?!你叫總裁白大哥?”程昱莫名有一陣火气直升上腦門。
  “不行嗎?藍天蝶不喜歡他臉上的表情,好像自己是偷情而被丈夫逮住的淫婦。
  “你為什么叫他白大哥?”程昱發現自己竟下了很重的感情,他恨不得馬上把這只可惡的蝴蝶綁架到無人島上。
  “因為他是白大哥,所以我叫他白大哥。”藍天蝶不正面回答他而采用迂回戰術。
  程昱拿她沒轍,心想自己總不能揍她一頓吧?所以他將目標定向正在看熱鬧的白迪爾。“學——長。”
  “蝶儿是我未來丈母娘的女儿,所以……”白迪爾想開個小玩笑整整他,免得這家伙太囂張了。
  “什么?你們……已……已經……”程昱心中有說不出的心痛,自己的外在條件的确比不上學長。
  “已經什么?”白迪爾見他落寞的失戀狀,反而有心想拉他一把。“等我和她姊姊結婚之后……”
  咦?她姊姊?原來如此!程昱一顆心立刻從谷底升了起來,原來自己還是有希望的。
  ※癒陛骨P末的午后,陽光懶洋洋的少了一份熱力,倒是多了份宁靜祥和。風也暫時地停歇了一下,不再吹落那泛黃的枯葉,所有的生命仿佛都進入了午眠時刻。
  安靜得連花瓣都不敢隨意掉落,生怕惊醒林子中的天使,可是就有不識相的不速之客,硬要破坏這份安宁。
  “喂!程大呆,到底到了沒有?”藍天蝶揉揉腳跟,將程昱由經理變成大呆,埋怨他的無能。
  “應該在這附近。”程昱不确定地四處張望,不敢看向一臉鄙視的夢中情人。
  “是嗎?這句話你已經說過不下十數次。”白迪爾頂著大太陽,有些懊悔答應他們的要求。
  “這個嘛!凡事不能盡如人意。”程昱不好意思地抓抓頭,他又不是故意地。
  白迪爾不理會地閉上眼,也許是因為太靜了,他隱約听到童稚的輕笑聲漸漸靠近,他倏然睜開眼,有對可愛的小女孩從林子走了出來。
  “天呀!真的有林中仙子耶!”藍天蝶掩口輕呼,生怕惊嚇到她們。
  三人正不知所措時,兩個小女孩已越過他們身旁,目標是前方的溪流,脫下腳上紅色的小鞋子,旁若無人的戲水玩耍,好像這條溪是她們家的游泳池。
  “小妹妹,在這里玩水很危險。”
  白迪爾見程昱和藍天蝶都傻了眼呆愣著,所以他彎下腰用他認為最溫和無害的嗓音問著,可是小女孩只是用戒慎恐慌的眼神回視他。
  “小妹妹,別怕,我們不是坏人。”藍天蝶拉開白迪爾,露出一臉無害的笑容。
  也許是她那張類似天使姊姊的面孔讓她們放下戒心。“姊姊,你們到這里做什么?”
  藍天蝶有些佩服自己的魅力,原來自己也頂有孩子緣嘛!她有些得意的說:“我們是來這里玩。”
  “玩?這里有什么好玩的?”紫云的心目中,只有儿童樂園才是讓人家玩的。
  “有呀!這里有很漂亮的風景,還有很清澈的小溪呀!你們不是在這里玩水嗎?”藍天蝶指著一彎流水。
  紫云和心心對看了一眼。“我們是因為無聊才玩水,你們也很無聊嗎?”兩人不約而同的心中想著原來大人也會無聊。
  無聊?藍天蝶一下子找不出話來,只看見白迪爾和程昱很有風度的將頭轉向一旁偷笑、被兩個小女孩取笑,她的臉皮八成早已熟透了。
  “呃!妹妹,你們住在林子里?”藍天蝶勉強擺起笑臉,不想在兩位大男人面前出丑。
  “是呀!”紫云來不及捂住她的嘴,心心已經點頭說道。
  “真的,你們住在林子里?”程昱瞠大眼。林子里明明沒有住家,她們住哪?
  他心中浮出無數問號。
  “你們可不可以帶我們去參觀一下?”白迪爾輕聲地問著。
  紫云猶豫了一下,怕他們是社會局派來的人,可是看見那張酷似天使姊姊的臉,下巴不經意地點了一下。
  “耶!好棒哦!”藍天蝶忍不住歡呼。
  白迪爾投給她一個要她收斂一點的眼神。她才稍微恢复自己的冷靜態度,以免嚇跑了林中小仙子。程昱看著藍天蝶開心的笑容,感覺他整個人都快酥麻掉了。
  “姊姊、叔叔,從這邊走。”紫云一手牽著心心,一手指引方向。
  “我看起來很老嗎?”程昱不服气地摸摸自己的臉。
  “不是老,而是有點滄桑而已。”白迪爾的意思是指他縱欲過度所以提早老化。
  “學長,你這張臉才是歷經風霜。”程昱反過來消遣白迪爾。
  藍天蝶沒好气地回過身來。“兩位老男人,麻煩你們走快點好嗎?”
  程昱尷尬地一笑,白迪爾則不以為意地加快腳步。
   
         ☆        ☆        ☆
   林子內有涼風吹送著,和林子外悶熱的空气相比,好像是兩個不同的空間,偶有清亮的布谷鳥叫聲,樹蔭下長有少見的水晶蘭,几只松鼠正优閒地在樹干上啃咬著松果。
  一行人在林子中轉了數圈,他們三人都很惊訝居然沒有迷路,而且眼前矗立的是一幢美輪美奐的西式洋房,外圍的牆壁上爬滿蔓藤,他們心想這分明是有錢人的度假別墅嘛!
  兩對譴責的眼神直射程昱,程昱很無辜地擺擺手,他确實沒查到這一點。
  “紫云,你又和心心去玩水,小心天使姊姊回來要罵人。”一道小小的身影從樹上躍下。
  紫云好心地提醒他。“你沒在房里念書,小心天使姊姊打你屁股,小七。”
  “我叫方旅,不是小七。”小七恢复課業之后,堅持每人喊他方旅,只是沒人甩他。
  “小七就是小七。”紫云說道。都已經叫那么久了,還叫人改口,真是奇怪。
  “叫你別叫,你還故意。”小七很生气地大吼。
  “你們又在吵……咦?咱們有客人呀?對不起,失禮了。”紫軒溫和的行了個禮,他的腋下夾了本書。
  一時之間,他們三個大人陷入一片迷霧之中,四個個性迥异的小孩,可是同樣的惹人怜愛,不知是什么樣的父母養出這么出色活潑的孩子。
  “小朋友,這是你們的家嗎?”白迪爾對著那位溫和的小紳士問。
  紫軒眯了一下眼,有些謹慎地回答:“請問你們有什么事?”他在心里呼喚著天使姊姊快回來。
  “沒什么,只是很訝异林子里有幢這么漂亮的房子。”白迪爾十分欣賞這個小男孩,謹慎不失風度。
  “是嗎?謝謝你的贊美。”紫軒心中雖有些不信任,但還是回了白迪爾一句。
  “對不起,我口好渴,可不可以跟你們討杯水喝?”藍天蝶以口渴為藉口,想乘机進屋參觀一下。
  “這個嘛……”紫軒遲疑了一下,紫云拉了拉他的手。“好吧!請進。”這女人的确很像天使姊姊。
  “謝謝。”
  屋內和屋外的景觀相差不遠,只是屋內沒有虫鳴蛙叫和蝴蝶亂飛的景象,小七放任自己倒向專屬的懶骨頭,這种招呼應對的功課他學不來,而紫云則帶心心上樓睡午覺。
  紫軒倒了三杯冰紅茶放在桌上。“各位,請用。”
  “你們家的大人不在嗎?”白迪爾好奇地打量一番,他實在看不出這里有任何大人存在的跡象。
  “天使姊姊出去了,燕儿姊姊去補習還沒有回來。”紫軒從容自在的回應,絲毫看不出一絲稚气。
  “因為燕儿姊姊太笨了,所以才要去補習。”小七幸災樂禍地嘲諷著燕儿,因為他一上學校很快就赶上同學們的進度。
  “小七,閉嘴。”紫軒怕他挨某人的拳頭。
  “跟你們說過多少次,我叫方旅,不叫小七。”小七快气炸了。
  “小七,幫我倒杯冰茶。”諾威儿高聲喊著,根本沒看見大廳里正坐著三位不速之客。
  “我不叫小七。”小七心里恨痒痒地倒了杯冰茶,給諾威儿喝,因為他早嘗試過而且知道她的拳頭有几斤重。
  諾威儿一飲而盡后沖進浴室,扭開水龍頭直接將水潑在臉上降溫,心中想著當人實在太辛苦了,還好她是天使。
  當她沖完水之后,一個完美的側身拋,整個身影輕盈地落在她的王座上,眼也不睜地想要抱著枕頭,并准備舒服地在上面磨蹭几下,可是她忘了一件事,沙發上沒有枕頭。
  白迪爾和籃天蝶一听到熟悉的嗓音,身子不由得僵直,再看到那熟悉的背影在眼前晃動,他們就像被閃電划過,瞬間夫去了思考能力。
  白迪爾還沒有回過神,一個黑白色的物体朝他拋丟過來,他直覺地把她抱在怀里生怕掉下去,那种熟悉貼合的感覺,讓他有种莫名的悸動。
  再加上她的臉正對著他男性的敏感地帶磨蹭著,讓他禁欲多年的身体起了強烈的反應,迅速地膨脹,而他正努力地克制,使得臉上冒出紅暈和汗滴。
  自從小舞出車禍之后,他不是沒有在其他女子身上尋求發泄過,只是事后他都有种強烈的空虛感,和自我厭惡感,總認為背叛了小舞,到最后他也失去了那方面的需求。
  諾威儿覺得枕頭變硬了,睡起來很不舒服,干脆用手墊在臉下面,但是總覺得手的触覺怪怪的,忍不住又多摸了几下,她發現頭頂上傳來男人急促的喘息聲,遂不由得睜眼一看。
  “啊!色狼,該死的王八蛋,竟敢占本小姐的便宜。”諾威儿手腳并用的在他身上施以暴行。
  此時,看了這情形原本就憋著笑意的兩個外人,終于忍不住地大笑起來。
  白迪爾半閉眼惱怒著,既要忍受她的拳腳齊發,又要忍受胯下那股緊繃的欲望,但他心中不可否認他十分享受那份快感。
  “姊姊?!”藍天蝶突然看清楚諾威儿的容貌,惊訝万分地站起身。
  小舞?!藍天蝶的喊聲讓白迪爾倏然的張大眼,順著她的視線看向眼前的女子,一時間万般情意涌了上來,伸手撫摸他這么多年早已熟悉如己的肌膚。
  突然,“啪!”的一聲。
  “不要臉,想吃我豆腐呀!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是何許人物。”諾威儿先賞白迪爾一個巴掌,然后一個后翻和他隔開。
  “小舞,是我,你不認識我了嗎了?”白迪爾瞧見她眼中那股陌生的防御感,他是既心痛又喜悅。
  “姊姊,我是蝶儿,你也不認識我了嗎?”藍天蝶眼中有絲激動的淚水。
  “神經病呀!半路認親戚。”諾威儿有些惡心的擦擦手心,心想自己是天使,怎么可以碰凡人的“那個”。
  白迪爾真想抱她入怀中,好好地吻她一下,以彌補這些年來痴心的等待,可是他不想太孟浪而傷害他摯愛的人儿。
  “小舞,我是白迪爾,以前你最愛膩在我怀中撒嬌,還記得嗎?”白迪爾流露出的深情令人動容。
  “是呀!姊姊,你以前老是叫我不會飛的小蝴蝶。”因為藍天蝶太文靜不愛玩。
  諾威儿忍著气仰天大叫一聲,“不管你們把我看成誰,本姑娘重申一次,我、不、認、識、你、們。”
  白迪爾無法接受她這种說辭,她明明是他的小舞,為什么她不肯相認?難道是睡太久而將他遺忘?
  為什么沒人通知自己她已清醒的消息?
  “小舞,你真的忘了我嗎?”
  諾威儿有片刻的迷失,似乎在某段空間里見過他,可是她很清楚在自己成為天使這段時間,的确沒見過他,只是此刻在她心湖里泛起了一波漣漪。
  “白大哥,你想姊姊是不是因為車禍撞傷了腦子,所以才把我們忘記?”藍天蝶异想天開地編著故事。
  白迪爾居然也認同藍天蝶的論調,因為他不肯接受藍天舞忘了他的事實。
  “喂!兩位別亂編故事,我沒那么倒霉。”諾威儿皺眉。誰敢撞她,又不是想提早去天堂報到。
  “小舞,你只是一時忘了我,我一定會治好你的失憶症。”他要小舞像以前一樣的愛他。
  失憶症,諾威儿很無力地詛咒。她隨后又想到,不行,身為天使不能詛咒人,可是她實在忍不住,但是要是再被降級的話,她只好搬去魔界和漠色同居了。她捺不住性子開口道:“為什么你們一口咬定我是你們所認為的那個人,難道我們長得很相似?”
  藍天蝶點點頭說:“不是很相似,根本就是你自己,難道你一點印象都沒有?”她抱持著一點希望。
  “那請問一下,為什么我不認識你們?”諾威儿很想馬上把艾爾菲抓下來揍一頓出气。
  白迪爾張口欲言,只是七年前那幕情景傷他太深,他無法再一次承受那种錐心之痛。藍天蝶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慰,由自己娓娓道來——“七年前姊姊發生車禍……”
  藍天蝶陸陸續續地把車禍情況和白迪爾七年來的細心照料,一一說給在場的人听。在場的小孩子只是當在听故事,而程昱則十分同情學長的痴心,為他對愛情的執著感動。
  然而,諾威儿听得有些昏昏欲睡,因為她本來就很嗜睡,再加上這些在她認為枯燥乏味的故事情節,自從她當天使開始那天就不時上演,對她而言早就不新鮮了。
  所以當藍天蝶說完時,諾威儿差點跳起來鼓掌歡呼,感謝她終于結束這場對自己而言是場苦難的演說。
  “辛苦了,小七再倒杯茶來。”
  “不要叫我小七。”小七不甘愿地倒了一杯茶,遞給了藍天蝶。
  “誰說是她要喝?沒禮貌的小鬼。”諾威儿當著眾人的面,把茶杯搶了過來。
  藍天蝶一只手杵在半空中,這种搶茶喝的霸道行為,只有她姊姊做得出來,所以她更認定這個女人是姊姊沒錯。“姊姊,你想起來了,是不是?”
  諾威儿瞥了她一眼說:“你們最后一次看見我是在什么時候?”不會是在一個月前吧?那時她正在夏威夷享受呢!
  “今天中午。”白迪爾和藍天蝶以為諾威儿終于相信了,遂异口同聲地迫不及待告訴她,殊不知她另有用意。
  “中午天使姊姊和我們在一起吃飯呀!”小七小聲地對紫軒說,可惜大人們沒听見。
  哼!這下還擺脫不了你們的糾纏嗎?諾威儿在心中盤算著。“那么請你們打通電話回去确認一下,看‘我’是不是還躺在床上。”看你們還有什么理由賴我。
  “這……”白迪爾遲疑了一下,拿起電話撥回家里,當電話被接通時,對方的回答讓他的臉色失去了神彩,取而代之是不可思議的目光。
  白迪爾的手顫抖著,用錯愕的表情盯著諾威儿,仿佛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事實。
  “白大哥,怎么回事?”藍天蝶緊張地問。
  “小舞她……她在……家里。”白迪爾艱澀地吐出這几個字。
  “什么?!怎么會?那她是誰?”藍天蝶不相信地用雙手搭著臉,母親并沒有生下一對雙胞胎姊姊呀!
  “物有相近,人有相似,上帝大概是懶了點,所以才造出了复制品。”諾威儿在心中禱告著,神呀!
  希望你沒有听小天使的混話才好。
  “什么复制品?!”艾爾菲頎長的身影斜倚在門邊,臉上盡是狐疑的笑容,他似乎有听見諾威儿那番污蔑上帝的話。
  “艾爾斐,你終于舍得從上面下來了。”諾威儿此時心中感到有些心虛,但是打量艾爾菲的表情她心想他應該沒听到才對。
  “寶貝有事相求,我豈敢怠慢。”艾爾菲又言不由衷地說著,要不是怕你拆了我的云居,我還真不想下凡塵蹚這淌渾水。
  “說得這么委屈干么?你可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耶!”諾威儿戲謔著。天底下的“人”有誰比他高?
  “叫我下來干什么?粗重的活我可干不來。”艾爾菲言中之意是休想拉我來墊背,自己的工作自己做。
  “親愛的艾爾斐大人閣下,你的聰明才智一向深受小女子愛戴。”諾威儿諂媚的吹捧著。
  “說重點。”艾爾斐有些被設計的感覺。
  “你的學問淵博,似山高比海深,更加令小女子心折,所以我想……嘿嘿……借閣下腦袋一用。”諾威儿說這話時還邪笑著。
  艾爾斐心里發毛的想著,這個小丫頭又想玩什么?他立刻有股想開溜的念頭,“你……你想干什么?”
  “哇!口吃的天使耶!別太緊張,小女子只需要你來當家庭教師而已。”諾威儿好笑地看他那張變色的臉。
  “教他們功課?哈……我哪有空,現在事務正繁忙,我想……”艾爾斐打著哈哈想一走了之,可是他沒想到自己遇上了個魔女天使。
  “哦?是、這、樣、嗎?”簡單的一句話,飽含著多少威脅感,艾爾斐只好縮回跨出去的長腳。
  “可以請問兩位是什么關系?”雖然自己沒有資格問,可是白迪爾忍不住嫉妒兩人親密的交談,他不禁怀疑那個俊美的男子与她有什么牽連,瞧他們熟稔地交談著,應該是認識很久了,只是他們交談的內容,令人有些摸不著邊。
  咦!他怎么還在,諾威儿心想自己已解釋清楚并且也喝完茶,這群人不是應該自動离去嗎?不過基于天使情怀,她還是為他解除迷惑。
  “他艾爾斐,我的上司,一個專門苛待下屬的暴君老板。”
  “暴君?誰會相信身為上司居然還要慘遭下屬的威脅。”艾爾斐在心中气惱著這個無法無天的二級天使。
  “從我為你工作以來,你几時放過我假?而且不發薪資。”諾威儿低頭偷笑,但她抖動的肩膀好像在哭泣。
  天使是終身職的義工,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誰听說天使有發薪水?對于諾威儿的申訴,艾爾斐沒有反駁的余地,只好被冠上惡老板的頭銜。
  藍天蝶在旁看不下去,為諾威儿仗義直言,“姊姊,把他開除算了,你可以來白大哥公司工作。”盡管事實證明她不是藍天舞,可是在藍天蝶心目中,她就是姊姊的化身。
  “嘎?什么?”諾威儿沒想到這個舉動竟替自己找個包袱背。
  “如果你愿意,可以到我的公司來上班。”白迪爾衷心地歡迎,心中認定她根本是藍天舞的再生。
  艾爾斐一副不關己事的表情在一旁看熱鬧。這叫現世報,誰教她要把自己形容成十惡不赦的坏上司,這下吃到苦頭了吧?看你怎么從自掘的墳墓坑里爬上來。
  “謝謝你們的好意,我滿喜歡這份工作的。”諾威儿訕笑著。有大天使在眼前,她敢說討厭嗎?
  “我的公司福利很好,保證你會喜歡。”白迪爾開始极力的游說她,因為他實在愛极了她臉上為難的可愛表情。
  “我……考慮一下。”諾威儿看向窗外,真糟糕,再扯下去天色都暗了。她突然心生一計,呀!有了,“你們要不要留下用個晚餐再走。”先擋一下也好。
  艾爾斐眼神怪异地盯著她。白迪爾和藍天蝶則一副見到天方夜譚的表情,因為他們所認識的那個人,是一個標准的廚房白痴,而且是那种會把佐料用完而餓死自己的笨廚師。
  “你确定食物可以下肚?”為了生命安全,艾爾斐不惜低聲下問。
  諾威儿白了他一眼。“你是在怀疑蘭絲蒂的烹飪技術不成?”再囉嗦就餓死你,雖然這不太可能發生。
  “原來你連蘭絲蒂的法術也給拐了,身為你的朋友還真是可怜喲!”艾爾斐這才放下心來調侃她。
  “誰是蘭絲蒂?”眾人异口同聲問道。
  諾威儿頑皮地說:“蘭絲蒂是精靈王國的美食仙子,她最擅長用法術烹調好吃的美食。”
  但是現在除了艾爾斐,沒人相信諾威儿說的話,正如同沒人相信她是真的天使一樣。

  ------------------
  浪漫一生 獨家推出   尋愛掃描,WZW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