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6節


  由于“有心人士”的散播,媒体几乎天天在報導天王巨星官上飛的新戀曲,新聞炒得如火如荼,教人想不見都難,這可是引發不小的風波,也因為他前兩次鬧的緋聞,結局是佳人琵琶別抱,嫁入豪門,所以這一次大家全不看好這段感情,等著看官上飛的新戀人會花落誰家。
  青翡翠看著雜志封面上自己模糊不清的側臉,慶幸攝影記者沒有完美捕捉到她的正面,不然她可出不了門見人。
  自從一個月前上官日飛無聊的發布他們兩人相戀的消息,坊間報紙和雜志不斷的爭相報導,害她連大門也不敢邁出一步,整整窩在家里一個月。她趁著熱度稍退,而那個放著自個儿假的大明星不在家之際,得空偷溜出來透透气。
  “自由真好。”她忍不住在路旁伸伸懶腰,呼吸污濁的台北空气。
  當她彎下腰時,呼嘯聲從頸上方穿過,眼尾看到一個亮眼的女孩朝她大喊狂奔過來。正要站起身時,一輛車速极快的黑色車子朝她背后而來。
  來不及躲避,她被車子擦撞了一下倒地,幸好是站在紅磚道上,若是在路肩恐怕她早已被撞得飛了出去。
  車子有快速倒退的跡象,青翡翠腳痛站不直身,在千鈞万發之際,一雙有力的手拉了她一把,車子內的人看見有人出手相助,快速的离開現場。
  “你不要緊吧!小姐。”
  “我……我沒事。”她惊魂未定的直喘气。“哎喲!我的……腳,好……好痛。”
  “你受傷了,我送你到醫院吧!”關翊扶著她的腰,將她的手繞過自己的脖子。
  早先關翊就覺得奇怪,一輛不熄火的車子等在那干么,基于曾任國際刑警的直覺,她延緩了腳步注視著那輛車,果然不出所料,車主的動机并不單純。但更讓她詫异的除了那車意欲奪魂之外,還有另外一股黑暗力量隱身其中,若不是這女子突然彎下腰,只怕在劫難逃,枉做槍下游魂。
  “謝謝你救我一命。”青翡翠惊嚇之后,不忘道謝。
  “甭客气,你小心點走,我的車在那邊。”關翊指著藍色喜美。“你和人有結仇嗎?”
  “沒有。你怎么這么問?”她自問沒得罪過人,回國之后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屋里。
  “沒什么,只是看剛才那輛車太過分,撞傷了人也不下車慰問一聲,反而還想倒車要再傷害一次。”看她單純的模樣,關翊講不出有人忍心痛下殺机的話,故而隱瞞不說明,想私下再拜托她的家人或是警方多注意一下,免得為人所趁。
  “台灣的治安越來越坏了,大家都怕惹禍上身。”青翡翠以為那個人怕負刑事責任,所以才倒車想一勞永逸。
  “你太善良了。”
  “我?!你才是最善良的人,不僅美麗而且勇敢,要不是你的見義勇為,我老早就成為車下亡魂。”
  關翊扶著她坐上自己車,急往醫院方向駛去。
  “可惜還是遲了一步讓你受傷。”關翊雖然已退出國際刑警的行列,但讓他人受傷仍難免會責怪自己粗心。
  青翡翠為之失笑的說:“你怎么這么說,一個女孩子能有你的好身手實屬可貴,像我連自救的能力都缺乏。”
  “如果你知道我以前的職業,相信你就不會這么說。”關翊心想,要是大嫂在場,不僅可以保護她,說不定連犯人一并綁上警局。
  “你的職業?老師還是……柔道教練?”瞧她秀气的直發披挂在肩膀,青翡翠實在想不出有何職業适用于她。
  “國際刑警。”關翊等著看好戲。
  青翡翠果然不失所望的配合。“國際刑警?!你在開玩笑吧!怎么可能?”她覺得眼前的女子像模特儿還差不多。
  難怪青翡翠會惊訝,自從卸下國際刑警的身份之后,關翊把短頭發留長,穿著打扮偏向女性化,不像從前一件襯衫、一條牛仔褲就打發了,人也益發成熟美艷。她想,昔日的伙伴若見到自己今日的打扮,只怕一時也不敢上前相認,當作是長相雷同的大美女而已。
  “嚇一跳,對吧!”連關翊自己都惊訝會有這么一天。
  “你看起來很年輕,怎么不繼續當國際刑警?”這女子年紀看來似乎不大,不過外表是會騙人的,像自己即是一例。
  “為了愛。”關翊露出充滿愛意的笑容。
  “原來如此,愛情的确會改變女人的一生,他一定十分优秀。”优秀到能讓她拋下國際刑警的身份,甘心當個小女人,青翡翠心想。
  “优不优秀,你看了便知。”她神秘的一笑,將車停在一家私人診所前。
  “什么意思?”青翡翠不解的被她攙扶下車。
  “值得讓我用心去愛的男人,正在里面呢!”
  “啊?!”青翡翠更糊涂了,難道她的“他”生病住院?
  沒有挂號、不用排隊,直接走進診療室,護士朝她們一笑后离開。整個診療室除了她們,就只是一個背向她們正在看病歷表的白袍醫師。
  “醫生,看病。”關翊調皮的壓低聲音嗲喊。
  上官日翔不耐煩的轉過身,以為又要應付一位花痴女。“翊儿,是你,頑皮鬼。”他好笑的輕點她的前額,語气顯然帶了一絲溫柔。
  關翊俏皮的吐吐舌頭。“哪里頑皮?你是醫生,她是病人,醫生看病哪有錯?”她把青翡翠扶到他面前坐下,表示她沒有說謊。
  “這位是?”上官日翔打量著眼前這名女子,在記憶中關翊的朋友之中,好像沒有這一號人物。
  “她是我新交的朋友,叫……叫……”聊了老半天,她這才想起她們居然忘了介紹彼此。
  “我是青翡翠。他就是你的原因呀?的确很优秀。”長相太過俊美,一點也不像醫生。不過光看他們彼此相望的眼神,即知其中有多少深情流動,不用外人道。
  “我是關翊,他是上官日翔,你的名字好獨特,像我大嫂她們姊妹一樣少見。”關翊心想,有机會非得介紹她們認識不可。
  上官日翔?上官日飛?難道……青翡翠問道:“你是不是有個叫上官日飛的兄弟?”
  “阿飛?你認識他。”認識官上飛的女人不少,但是他的本名卻少有人知曉。
  “他是我……鄰居。”青翡翠不敢說出兩人真正的關系,并不是每人都能接受不道德的同居方式。
  “鄰居?!他的鄰居不是空屋一幢。”上官日翔心想,兩個丫頭全嫁人,應該只留空屋以待。
  “三個多月前,我就搬進去了。”不僅不用付房租,還賺了兩個妹妹、一個情人,她在心中補充道。
  “三個……月,為什么大嫂沒說過?”關翊奇怪的問。心想她們八成又在搞什么好玩的把戲。
  “你大嫂是誰?”
  “屋主之一,紫琥珀。不陌生吧!”
  “你是琥珀的小姑呀!真是太巧了。”原來她的救命恩人也算是自己人。
  “這個三流醫生是阿飛的堂哥,大家有緣嘛!快幫她處理傷口呀!站在那當銅像呀!”既然青翡翠住在大嫂家里,這件事她不能不管,而且還要知會大嫂一聲,免得她多出一名幽靈房客。
  上官日翔寵愛的搖搖頭,“怎么把紫丫頭那句口頭禪也學著,鼎鼎有名的大醫生淪落成你們口中的三流貨。”她被帶坏了,是幸還是不幸,只有天曉得。“是,風流醫生,請快診治,檢查詳細點,我怕她剛被車撞了一下會有后遺症。”
  “遵命,俏皮天使。”
  上官日翔先為青翡翠的傷口上藥包扎,怕有后遺症順便照了几張X光片,此刻關翊打了通電話給紫琥珀,告訴她大概的狀況。
  紫琥珀一听,馬上囑咐關翊把青翡翠送到上官日飛家中,隨后在那里會合。
  雖然覺得此舉有點怪异,但關翊還是答應把人送到家,畢竟大嫂的處事作風一向有她自己的一套模式,教人難以捉摸。
  出了X光室,青翡翠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候片子,關翊打完電話后,陪著她一起等上官日翔。
  “除了外傷,你還有沒有哪里覺得不舒服?頭會不會暈?有沒有想吐?還是……”大嫂千叮万矚的要自己好好照顧她,要有一絲差池台北將會失去一位三流醫生。
  青翡翠打斷她喋喋不休的問話。“停!我很好,我沒事,不頭暈、不會想吐,你怎么跟上官醫生問一樣的話?”
  “你沒听過心有靈犀一點通嗎?”其實是她常往診所跑,這些小用語不自覺的朗朗上口。
  “通什么?便秘嗎?我診所什么都沒有,藥最多。”剛走出X光室的上官日翔,只听到最后三個字。
  “去你的便秘,一點羅曼蒂克的細胞都沒有,真搞不懂以前那些花痴迷上你什么?”害她在外人面前出糗。
  “女人迷的是我的長相,若換上鐘樓怪人的臉,再羅曼蒂克也會把她們嚇得連滾帶爬慌張的逃跑。”他以前無心所以放蕩,現在已找回失落的心,用不著當個花心無情的飄泊客。
  “你哦!說不過你。片子看的怎么樣,沒什么大礙吧!”關翊心想,最好是平安無事。
  “你是琥珀的朋友,我就叫你翡翠,這樣比較親近,我們到里面再談。”上官日翔和關翊扶著她入內室。
  青翡翠不太習慣特別待遇,可是在他們身邊,她很放心。“有什么事請直說無妨。”
  上官日翔沉吟了一下問:“有點難以啟齒,你……結婚了嗎?”
  她心跳漏了一拍,他怎么知道……“結過。”
  “結過是什么意思?”他不解的提出疑問。
  “七年前結過一次婚,不過在沒多久前就离婚了。”他們不會是听到什么傳聞吧?她的心情是低落的。
  “离婚多久了?”
  “四個多月。”
  “現在有男朋友嗎?指的是論及婚嫁的男友。”他問,如果有,這便是喜事一件,反之,則是噩耗當頭。
  “為什么這么問?我以為只是照几張X光片而已。”
  雖然他們同居近一個多月,但除了那次被綠水晶兩姊妹會審當中,他曾提起結婚一事,但她只當成戲言一句,因為從那天起就沒有再听他提起此事。
  而最近他的行事怪异,好像瞞著她在做什么事,每次一問他,結果都是在床上解決,永遠得不到答案,几次之后她索性不問。
  “沒有惡意,不要緊張。”上官日翔攤開雙手安撫她,以她現在虛弱的身子不宜太勞心。
  關翊反倒是緊張的問:“到底有什么后遺症你快說,溫溫吞吞的個性直教人著急。”
  “沒什么,頂多是激情后遺症。”
  “激情后遺症?”兩個女人不解的抬頭,用著疑惑的眼神尋求答案。
  上官日翔裝模作樣的輕咳。“如果是未婚的水晶或琥珀,會無所謂的聳聳肩說:我要‘他’,可是你……”
  “說重點。”關翊吼道,几時他學會了吊胃口,龜毛的令人想發火。
  “你,怀孕了。”他對青翡翠說道。
  “啊?!”青翡翠以為听錯了,再一次詢問,結果令她的表情一片空白。
  她沒有想到這個結果,太出乎意料之外,不知該作何表情,一會儿才想到腹中的小生命,惊慌的問:“有沒有傷到寶寶?”
  “這點你大可放心,孩子非常強壯的在你腹中成長,倒是你這個母親營養不夠充分。”
  慢慢的她露出一朵好美的笑容,以近乎奇跡的眼神注視著小腹,纖細柔荑不敢用力的輕放在肚子上。“我居然怀孕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除非你是圣母可以無性生殖,否則怀孕是遲早的事。”他搞不懂她為什么有著訝异的眼神,好像怀孕是件多艱難的工程。
  “遲早的事?可是我在日本的婦產科大夫說我子宮异常,今生怀孕無望。”她是因此被夫家离异的。
  他肯定的回答說:“除非你的主治大夫拿錯病歷表,否則以片子上看來,你的子宮十分正常而無异相。”
  “我怀孕了!我真的怀孕了!”上帝沒有拋棄她,青翡翠激動捉著關翊的手,高興的淚盈滿眶。
  “可以說……恭喜你嗎?”關翊說,瞧她高興的,一定不介意這個新生命的到來。
  “謝謝你關小姐,你救了我們母子兩條人命,還有上官大哥也謝謝你,多虧了你們,我才……”
  “別哭了,小心寶寶生下來會變成愛哭鬼。”關翊讓她靠在肩膀發泄,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老人家說孕婦不能拍肩膀,不然孩子容易流產。
  “日飛也常叫我不要哭,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也許是補償以前偽裝堅強時少流的眼淚。
  日飛?!是我們認識的那個上官日飛嗎?關翊和上官日翔的眼波在空中交會。
  “他不會就是孩子的父親吧?”這個問題女人來問才不會顯得尷尬。
  “這……嗯……你怎么猜到的?”她并沒有說出上官日飛的全名,難道她會觀心術?
  “不要想得太复雜,因為從沒有人叫過他的全名,你是第一人。”上官日翔一向叫他小飛,其他人則視其熟稔程度稱呼他小名或偏名。
  “天呀!這個不要臉的下流東西,兔子都聰明的不吃窩邊草,他居然連种都下了,真是超級大爛人。”關翊嚷嚷道。
  “喂!女士,你罵的正是我未來侄子的父親,請多少留點口德。”他要榮升伯父輩了,那小子真是要得。
  “哼,你們上官家的男人都不是好貨。翡翠姊,三八阿飛若敢欺負你,盡管來找我。”
  “瞧你說的是哪話,我們上官家專出痴情男子,不然你怎么愛得不想放手。”這小妮子的個性愈來愈像那兩個“別人”的妻子。
  關翊臉紅囁嚅的說道:“那是一時盲了心,人說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就是走岔了路回不了頭嘛!”愛情是盲目的,當初為了這段情她可是受了不少傷才走過那段坎坷路,但想想還滿值得的,現在她擁有一個百分之百的好男人。
  “委屈你了,屈就我這個三流醫生。”過去她的确受過他不少傷害,才教會他重新再愛。
  “你……討厭啦!人家又沒有嫌過。”她倒是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掩飾發燒似的紅臉。
  “你們的感情濃得教人羡慕。”
  “怎么,那個阿飛對你不好?沒關系,我替你扁他。”關翊卷起袖子,一副要找人干架的姿勢。
  “吃太多水晶的口水嗎?動不動就想打人。”他想,現在隔离大概來不及了。“小飛不是負心無情之人。”他知道堂弟因為多情,所以等待,等待生命中的女人出現。
  “關小姐,日飛他對我很好,好得快被他煩死了。”好像一下子要把全世界交在她手中似的。
  演唱會完之后上官日飛就膩在家里,陪她大眼瞪小眼的,除了吃就是上床,似乎沒啥事好做,而他也樂得把家事全包了,剩下她一個人無聊的只能跟貓講話。
  “叫我關翊,多個小姐怪別扭的。哎呀!時候不早了,我答應大嫂要早點送你回家的。”
  “我也想早點告訴日飛這個好消息。”希望日飛不會被嚇到才好。
  “那我們走吧!”她扶著青翡翠走出去,忘了要拿藥。
  “小迷糊,別忘了藥。紅色是外敷,藍色是內服,對胎儿沒有影響的。”他用藥袋敲了她一下。
  “知道了。”她拿了藥,急著走。
  “開車小心點,你車子載的是孕婦,不是要去捉歹徒。”上官日翔一再叮嚀她小心。
  關翊不耐煩的揮揮手。“媽!再見。”
  “真是的,叫我媽。”上官日翔在鏡前多看自己兩眼,還是男人,好險。
  “醫生,有病人。”護士看他奇怪的舉動,忍不住停下來端詳,她一直不相信人是完美的,包括他。
  “知道了。”他挂上听診器,走回診療室。
   
         ☆        ☆        ☆
   
  車剛開始停穩,一個急切的影子從里面沖了出來,凌亂的發和滿身煙味,拉開車門慌亂的抱著青翡翠進屋,將司机遺忘在車道上。
  青翡翠枕著上官日飛的肩窩,隔著空气向關翊投了個抱歉的眼光,表示家教不好,請多原諒之類。
  “有沒有傷到哪里?那個三流醫生怎么說?需不需要住院?會不會痛?”
  一連的問題,轟得她不知該從哪里接口,幸好有人看不過去出聲制止。“無聊飛,你有完沒完的問了一大堆,她是傷患耶!哪禁得起你的疲勞轟炸?”戀愛真的會把人變笨。
  先前關翊還不相信上官日飛動了真情,現在看他滿臉心急和不舍的表情,她可以放下心里的吊桶,安心的把人交給他,畢竟上官家的專情基因十分优良。
  “少簫騿A關翊。你家那口子蒙古大夫怎么說?她有沒有傷到哪里?”他怀中的寶貝不能吼,對關翊可不用客气。
  居然敢對她大聲,不先整他一下回報,怎么安慰她這顆受創的心!“這個嘛!好像很嚴重。”關翊皺著眉頭,一副天快垮下來的表情。
  上官日飛一听,心整個揪緊。“到底有多嚴重?”
  “嚴重到住院無效,我只好把她送回家。”關翊用口水沾了兩滴假淚在眼角。
  “你在說謊,翡翠不會有事的。”心亂如麻的他,沒注意怀中那躲著不抬頭的佳人,抖著肩膀在偷笑。
  “何必要說謊,這件事可關系到一條人命。”她腹中未成形的生命,關翊可沒有說謊。
  “日翔堂哥的醫術那么好,為什么不救她?”上官日飛拳頭緊握著,語中有著細微的泣聲。
  “三流的蒙古大夫,這不是你常說的?”哈!總算扳回一成了。
  一直站在窗戶邊被忽視的黑影——紫琥珀開了口,“智障嘟嘟,用你的腦袋轉一下,竹竿翔是那种‘庸醫’嗎?”真是受不了,明明只是受了點輕傷,還好好的抱在他怀中,居然蠢得相信關翊那篇大謬論,不會低頭看著笑得腸子快打結的翡翠佳人。
  對哦!他怎么沒想到,若是情況危急他會被通知到醫院見最后一面,而不是送回家等待死亡,這不符合上官日翔的個性。“關翊,你耍我。”
  “沒辦法,只有在這种情況下才玩得到你。”都怪她大嫂太早出聲,若再玩一下,他八成會哭出來。
  她還一副玩得不過癮的表情,气的上官日飛想掐死她,不過有件事更重要,“翡翠到底有沒有事?”
  “你不會自己問她呀!當我是傳聲筒還是廣播電台?”相信有些事要她讓自己開口。
  他焦急的低下頭,柔聲的喚句,“翡翠?”
  “我沒事,只是一點皮外傷而已。”青翡翠怕被他察覺嘴角的笑意硬憋著不敢笑出聲。
  “是嗎?你的表情好像很痛苦,一定是傷口痛對吧!”他怒視關翊。“你家那個庸醫有沒有開止痛藥?”
  “沒有!”沒禮貌的家伙,關翊不悅的瞪回去,開口庸醫閉口三流醫生的,應該幫他打針狂犬疫苗。
  “沒有?你不知道傷口拉扯會痛嗎?”要不是抱著青翡翠,他會飛車直往上官日翔的診所,先揍他一頓再拿藥。
  “知道。”她覺得逗他發火挺好玩的。
  “知道你還杵在這里當柱子?還不赶快回去拿藥?”他快急死了,她倒是涼涼的蹺起二郎腿。
  “她不能吃止痛藥,有害身心。”
  “見鬼了,她又沒有對藥物過敏。”一急,連他最懼怕的“東西”也說出口。
  “哎呀!叫你別問我,這种天大地大的事,還是由當事人告訴你比較恰當。”
  “翡翠,到底是什么事?這么神秘?”急歸急,殘存的理智尚在。
  青翡翠嬌羞的俯在他身旁說:“我怀孕了。”
  “什么?”他激動的跳起來,差點把她們母“子”摔在地上。“你不是說你不能生育?”他還打算以后要領養几個小孩呢!
  “醫生誤診。”這是她單純的想法。
  上官日飛笑的有點傻气。“我要當父親了!太好了,我要當父親了。”
  “笨蛋,無藥可救的大笨蛋。”紫琥珀非常不屑的撇嘴,他和她那口戀子症的老公有得比。
  “男人呀!是沒什么理智的草履虫。”關翊同情的斜睨現任孕婦,慶幸自己有個理智的男人。
  姑嫂不耐的嗤鼻相對。
  “傻瓜嘟嘟,不要太興奮,孕婦是世界上最脆弱的泡沫,不小心呵護就容易‘砰’一聲破掉了。”紫琥珀以過來人的口吻嚇唬他,看看低智商的男人怎么保護他的瑰寶。
  “是嗎?我會很小心的。”他小心翼翼的不敢用力抱她,生怕一個疏忽傷著了母体。
  結果這樣一來,苦了自己。他僵直著身子不敢大聲呼吸,以她的安全舒适為第一要務,忘了可以將青翡翠直接送上床休息,所以就算天王巨星,遇著了感情這等事,很容易變成龍套弟——只能串串場,不能挑大梁。
  “不用那么小心,你被琥珀給拐了。”青翡翠說道。這么大的人還真是好騙,人家隨隨便便說一句他也信。
  “不管是不是真的,現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身子。明天起我要努力養胖你們母子。”他滿心歡喜的輕撫她的小肚子。
  “你還不夠努力嗎?偷吃立刻就見到成效,可見你有多操勞呀!”紫琥珀看不慣的出聲嘲諷。
  關翊戲謔的摸摸鼻子。“你不會想等孩子落地后再正名吧!這樣不太好哦!”
  “正什么名?”他一時腦筋轉不過來。
  “我想上官太太這個缺,應該補上了吧!”再听不懂她都要抓狂了。
  上官日飛了解的一笑。“戒指我早就准備好了,本來想找個好時机求婚的,現在只好提前了。”
  “不用起來,你告訴我戒指放在哪里,讓我這只喜鵲飛向圣物將它叼到你跟前。”關翊瞧他要起身,連忙阻止他,然后依著他的指示在茶葉罐里找到個紅絲絨盒,里面躺著一只青色翡翠的鑲鑽戒指,交給他。
  “翡翠,你愿意嫁給我嗎?”
  青翡翠一時傻了眼,半晌直盯著漾著青色光芒的戒指,她發覺自己又想哭了。
  “雖然沒有星光、月光、燭光和鮮花、小提琴,不過傻瓜力量大,你就為民除害吧!”關翊幫他說話。
  “對呀!他那張臉長得很顧人怨,你就算是可怜他自幼發燒過度燒坏了腦子,委屈一下了。”紫琥珀也搭腔道。
  “你們是來看熱鬧還是扯后腿,不能淨挑些好話說嗎?”上官日飛暗罵道,兩只毒蜘蛛。
  “好吧!看在你當了我多年的免費奴工份上。翡翠姊姊,你就點個頭吧!”紫琥珀說服青翡翠道。
  “我是見證人。”關翊的意思是絕不讓某人賴掉。
  “翡翠!”上官日飛一臉希冀的望著她。
  “我……愿意。”青翡翠羞答答的點頭。
  “YA!太好了。”
  解決一事,尚有一事待續,“嘟嘟!你先送翡翠姊姊上去休息,待會咱們再商討婚禮瑣事。”紫琥珀先打發不知情的青翡翠离開,免得加重孕婦的心理負擔。
  “嗯!我先送她回房。”
  望著兩人深情相望的背影,紫琥珀流露出欣慰及寬心的淺笑,但是又生气有人想企圖傷害一個無辜的柔弱女子,這一點,她絕不輕饒。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