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環境還合乎你的要求吧?”
  人云欲把西子比西湖,淡妝濃抹總相宜。白禹軒此刻才体會這兩句詩的真諦,人美不需要外在添加物便是玉骨冰膚,秋水動人。
  眼前沐浴后的佳人不沾脂粉,僅著一件寬大及踝的浴袍,白里透紅的粉頰染上腓色更見艷麗,清純中帶著成熟的嫵媚,慵懶無心地梳理半干的發,像极了古畫中倚榻搖扇的仕女。
  眉是遠山聚,眸含水漾色,似迷似斂地透著嬌憨,唇瓣覆著令人遐思的紅,那不是人工點綴得出的顏色。
  不化妝的她更像一朵海棠花,仿佛海棠花神的精魄附著其上,以睥睨之姿淡瞄人間俗事,一切紅塵都別來沾染,她只想懶懶地品風賞月,飲清晨的第一滴露水。
  “喂!你傻了,我叫了你好几聲干么不回答?”呆病無藥醫。
  驀地由仙境一墜的白禹軒拾起丟在他身上的雜志。“你的美讓我忘了世界的存在。”
  “求你一件事好不好?”捂著胸口的海棠玉顰起眉,一副承受不住的模樣。
  “說說看。”他預設空間,免得她提出他辦不到的事,譬如:送她回家。
  “別對我說花言巧語,惡心巴啦的情話,也不要對我的容貌多做浮夸的贊美,美麗是會褪色的。”除非用保鮮膜封死。
  “情不自禁、不由自主算不算?”他很難不去注意她她由內而外散發出魅惑的性感。
  “先生,你的馭風企業是紙糊的呀!堂堂一個企業總裁豈能缺乏自制力,我還沒美到閉月羞花的地步。”頂多造成連環大車禍。
  “事業和情感是兩碼子事,我可以掌控股票的漲跌,卻不能命令你愛上我……”
  “等等,為什么不反過來說你愛上我呢?沒理由讓女人當犧牲者。”沙豬當殺。
  為之一頓的白禹軒蹙起雙眉。“愛一個人是什么感覺,說來听听。”
  “你問我,我問誰呀!你曉不曉得我的外號叫愛情白痴?”居然叫生手教老手?
  不碰愛情的人哪懂什么是愛,向來懶得与人交際的她,對于人的分別只有兩种,一是看得過去,一是看了難過,無所謂喜不喜歡,少煩她就是朋友。
  愛?
  粗俗的字眼看得懂,深入探索沒必要,她不認為自己用得上,該來的時候自然會來,抵抗沒有用。
  “愛情白痴?!”莫名地,一股喜悅盈滿他心口,原來她沒愛過人。
  她有一顆處子心。
  海棠玉朝他丟來梳子。“用不著大呼小叫,我半斤,你八兩,打平。”
  “海棠,你的其實名字叫什么?”挨著她坐,他接過吹風机笨拙地幫忙梳理她的發。
  很新奇的經驗,他還是頭一回服侍人,對象是他最不以為然的女人。
  “我老爸姓海,你說我能不取花名嗎?吱!”她沒說錯,少說一個字而已。
  “姓海單名一字棠?你有沒有兄弟姐妹?”該不會叫海星、海葵、海龍王吧?
  她睨了睨他。“管區警員調查戶口呀!我家人口很簡單,一父一母一個我。”
  不過“兄弟”不少,因為她老爸是南部角頭,老媽是大姐大。
  “大部份的家庭都愛多生几個孩子,你母親……”他還沒問完,發言權已被搶走。
  白禹軒發現她是急性子的人,很愛搶話。
  “我媽生我的時候痛了三天三夜,然后我老爸發誓他再也不生小孩,太痛苦了。”又不是他生,不過播個小小“蝌蚪”。
  “你母親很幸運,有個深愛她的丈夫。”他想起自己恩愛痡`的父母。
  海棠玉用似笑非笑的眼神一瞟。“你錯了,幸運的是我父親,有個深愛他的妻子,連生孩子都要拖著他進產房,在陣痛的時候對他拳打腳踢,因此我出生的那日正好是他的住院日。
  “肋骨斷了兩根,肺部有積血情況,貼了三個月狗皮膏藥,听說我的個性是遺傳自娘胎。”
  他听得一愣一愣的,天下事真是無奇不有,竟然有這樣的夫妻。
  “你是不是該考慮送我回去?你沒有我老爸耐打。”老爸年輕時被打習慣了。
  “很好的戰略,我是和你攪和定了。”他掬起她一撮鬢發輕聞。
  同樣的洗發精品牌,用在她發上別有風味,清淡不濃香,和他的味道大不相同,是因為混著了她迷人的体味?
  他真是不死心。“好吧!我跟你上床。”
  “不。”脫口而出的字眼震撼了白禹軒,他應該說好才是,難道……
  “不?”迷惑不已的海棠玉瞅著他。“你對我的興趣應該局限于肉体吧?”
  男人不談情,他們追求的是肉体上的結合,身經百戰的他理應如此,他是個中翹楚。
  “肉体的迷戀容易湮滅,我要的是更深一層的結合。”是的,他是不知滿足的野獸,貪求她的全部。
  “難不成你真要我的愛?”它藏哪去她自己都不曉得,何況她也舍不得給他。
  他不是女人能托付情感的花叢浪子。
  “我不能要嗎?男人也有心。”自然的貼近她,白禹軒趁她專心思考之際,伸手愛撫她的耳骨。
  她突兀的發出大笑指著他鼻頭。“別人我不知道,但你根本沒有心。”
  “我會說這是個侮辱,你根本沒探進我的內在。”他倏地攫住她的手腕放在唇邊一吻。
  “沒必要。”她的心漏跳了一拍,极力忍下甩他一巴掌的沖動。
  “既然你決定要試試……”黑瞳閃著笑意,她不出他所料地又迫不及待的攔話。
  “我是被挾持不算數,你可沒有事先詢問我的意愿……不要咬我的耳朵。”可惡,被他唬弄了。
  他得意的一笑。“海棠寶貝,要不要數數你留在我身上的戰績?”
  大大小小的傷痕不算光榮,一時的誤判所導致,少部份來自酒客的拉扯,絕大部份是蒙她所賜,每一拳每一腳都使了全力。
  原本以為不甚嚴重,趁她在浴室沐浴換下一身暴露的禮服時,他回到房間找件家居服換上,那滿布淤痕青腫的裸胸嚇了他一大跳,想是沒個十天半個月恐怕散不了,他沒被打死真是万幸。
  看來他的身体挺硬朗,禁得起她瘋子似的打法,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此刻他不就是美女在怀。
  “軒,你确定只有我的功勞嗎?你的美女兵團豈不撕了我。”
  “解散中,她們傷不了你,你是核子彈頭。”她們怕輻射外泄。
  “你忍心見情人們落淚……喔!我忘了,你向來無情得很,有了新人棄舊人。”她几時才有這种榮幸。
  她討厭被糾纏,少了隨心所欲的自由,那是一种無形的折磨,清醒不了的惡夢。
  “我有申訴權吧?”他不想被誤解,他的所作所為只有一個理由——
  得到她。
  “駁回,人格不健全的人不受律法保護,你回療養院治療采花症。”她一把推開他,拉攏浴袍前襟,不叫他瞧見半點春光。
  色不迷人人自迷,口里說不,眼底眉間流露出想扑倒她的濃烈欲望,男人是表里不一的食性獸。
  怀里一空竟覺得失落,白禹軒走到酒柜前為自己倒了一杯酒。“要來一杯嗎?”
  “灌醉我好辦事?”她搖了搖頭,垂至胸腰的波浪長發隨之漾出光彩。
  她一定不曉得自己此刻的模樣有多動人。不刻意營造的性感表現出成熟女子的嬌媚,無意散發的慵態比挑逗更叫人痴迷。
  要克制不去碰她只有圣人才做得到,而他不是。
  “這里只有一張床,你意下如何?”得到她、得到她、得到她……欲望遠遠超越理智。
  “我看見了,一張很舒适的大床,足夠容納五、六個妖精在上頭打架。”她不确定睡得著,她會認床。
  “我了解你的暗示,你大可放心,你是第一個躺上去的女人。”他不帶女伴回來過夜,避免她們在分手后苦纏不放。
  花心男子的原則,好聚好散不囉唆,有需要在外面解決,賓館、飯店的存在佳惠了不少一夜情人,何必弄髒家里的被褥。
  兩性交往貪的是一時之歡,他不和女人維持過深的關系,單純的以性需求來挑選情人對象,自然不會帶至住所翻云覆雨。
  并非每位情人都能安于隨時被召喚的情況,常常是挖空心思要霸占他可能空閒的時間,想盡辦法的巴上他。甚至借著怀孕套牢他,讓他在辦事時還得提防女人偷他的种,不輕易相信人性。
  圍繞在他周遭的大多是有所圖的女子,通常用不了多久就成過去式,因此他需要保留全然不受干扰的私人天地,甚至連他家人也很少涉足他位于這棟大廈的房子。
  不知為何,他內心十分渴望將海棠帶入他的私人堡壘,最好能永遠困住她,別再平白去養外人的眼。
  在潛意識里,他將自己歸納為“內”人。
  海棠玉自行解釋為新買的床。“雖然我不常在午夜前上床,不過偶爾為之吧!”
  “以后你會改掉晚睡的惡習,睡眠不足是女人的大敵。”他作勢要擁抱她,卻讓她輕盈的溜過。
  “明天午后見嘍!房東大人。”噘起香唇輕送飛吻,她返身進入檀木門。
  砰!甩門,落鎖,一气呵成。
  被阻隔在外的白禹軒為之傻眼,他怎么又被她的狐媚假相給騙了?她根本是一只狡詐的土撥鼠,探出個頭引來農夫的注意力,隨即由另一地道偷走半熟的胡蘿卜啃個過癮,露出兩顆小白牙取笑農夫的愚蠢。
  好,這次算她贏得一城,反正人在屋檐下,諒她胜券無用處,夜還長得很,日复一日。
  “好好睡,我的海棠花儿,晚安。”他對著門板道晚安。
  門的那邊卻傳來,“天寒地凍,小心感冒,棉被我獨享了。”
  嘎?!對哦!他只有一套寢具,而且就在房間里。
  舉起手欲敲門的白禹軒歎了一口气,放下手,就讓她擁著暖被入睡吧!嬌客乍到,總要給點時間适應新關系的開展,由充滿他個人体味的被褥陪伴她初來的第一夜。
  寵溺的笑容持續了三秒,在看到無半件御寒被褥的客廳時垂下,漫漫長夜要如何度過?
  他怀念有溫暖女体入怀的日子,瞧瞧闔上的房門,他將酒杯斟滿,辛辣的口感滑入喉中,身体暖和些。
  套句好友地秋的箴言,他在自找苦吃呀!
  夜,正濃著。

  八點。她真不敢相信有人敢在“清晨”八點吵她起床,要她和早晨的陽光相會,簡直是非人的磨難,這世界怎么會有白天!
  不間斷的敲門聲和催促像令人頭疼的鬧鐘,伸手按不掉更加火大,她抽出枕頭往門板一丟。
  敲門聲大概停了十秒鐘,听見鑰匙的碰撞聲。
  “不許給我開門,我今天要罷工,你自己去做牛做馬。”她要睡覺。
  被迫同居到今日剛好滿一個禮拜,扣除初來的隔天和周休二日,她唯一的工作是陪白大總裁上下班,成為他公司內部最佳的花瓶范本。
  什么也不用做地任由他抱進辦公室,睡在墊了厚毯的沙發到中午,用完午餐后有專人來為她敷面、按摩、修指甲,舒舒服服地看著仕女雜志到他完成手邊的工作。
  投注在她身上的异樣眼光是妒過于羡,以女性員工居多。
  閒适日子不能說不好,可是一想到要早起就痛苦万分,打從她考上大學那年起,就盡量把重要課程安排在下午,非不得已絕不出席早上的點名,一覺睡到日正當中。
  因此,她無法理解為何有人能忍受朝九晚五的生活,又不是拜日族的,干么要早起,她立志效法不見天日的曇花,唾棄崇拜太陽的向日葵。
  只是,偏偏有人要破坏她“正常”的作息,准八點一定來敲門,非要糾正她的夜日顛倒。
  她受夠了,她要反擊,他要是再吵她睡覺就要自承后果,她絕對不會客气染深他臉上己淡化的青紫,再讓他繼續被指指點點笑話一禮拜。
  “海棠,先起來洗臉、刷牙、換衣服,我買了你最愛吃的早餐,三明治加熱豆漿。”
  一掌揮過去被接個正著,海棠玉掙扎地張開沉重的眼皮。“你可不可以讓我安靜的死去?”
  “老師沒教過你早睡早起身体好嗎?別再賴床了。”他已經連連遲到好几回了。
  “賴床是我的人生目的,你正在殘忍的剝奪。”看到他一身清爽就有气,他都不用睡覺嗎?
  五點起床略做梳洗就出門慢跑,六點半買早餐先溫著,接著看五份工商方面的報紙兼蹲馬桶,八點整叫醒她共進早餐,八點半出門,九點到公司上班。
  當然這是大概的時刻表,光是要她离開那張柔軟的大床就是一項大工程,非耗上個二、三十分鐘來調整生理時鐘,磨蹭到不得不的程度才肯下床。
  她必須說一句老實話,他真的很有耐心,不達到目的絕不罷休,不管她的惡言相向或飛拳攻擊,依然保持愉快的心情笑待她的賴床。
  若換成她冷血的老媽,早用鍋子敲她屁股了,哪捺得下性子等她自愿清醒。
  不曉得他是出自真心。或是為了討她歡心刻意裝出來,至今的表現還算君子,除了其間偷去几個吻,他就像一個溫柔的情人在寵溺他的女人,無微不至得宛若在照顧無行為能力的廢人。
  要不是事先知道他是戲情專家,專門玩弄情情愛愛,真會當他是少見的好男人,專情的護愛使者。
  “瞧!外面的天气多暖和,鳥雀都出來覓食,你好意思賴在床上。”刷地,他扯開窗帘。
  一室陽光照得人睜不開眼。
  七樓看得到鳥雀?他的妄想症越來越嚴重。“拜托,把燈關掉。”
  “行。等我向后羿借了弓箭射下太陽,世界就暗淡了。”他很想滿足她的要求,但是他自認只手難摘日。
  “窗帘……”她拉高被褥蓋住頭,拒絕清晨陽光的洗禮。
  “別再做懶虫了,我快遲到了。”唉!一拖延又是個十數分鐘。
  她從棉被底下伸手一搖。“再見,不送,晚上不回來也沒關系。”
  要個正常男人禁欲很不道德,她的良知尚未泯滅,偶爾幫他看看家算是抵伙食費,她會自己找樂子,用不著大人操心,她非常合群。
  “好讓你去PUB賣弄風情,勾引無知的墮落靈魂?”他順勢拉著她的手坐起。
  喔!好亮眼。“天呀!我會見光死,你在謀殺善良的海棠花。”
  三色美女是她和好友一手撐起來,老板不回去關照生意,安撫客人,打算讓它倒店不成,她可不想讓人包養。
  天生是光源能怪得了誰?老爸老媽的基因太优秀,集精華于她一身,隨便打個噴嚏都有人心疼不已的遞上紙巾,非是賣弄,而是光華無法掩,日月都遜色。
  在舞台上輕歌曼舞是种享受并非表演,隨心所欲地展現嬌慵是在娛樂自己。
  她唱得心無窒礙,底下的客人听得心醉意痴,兩相得利的的舉動何必廢止,只不過衣著太過貼身,輕易顯露玲瓏的黃金曲線罷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小小的染些春意又何妨,反正看得到吃不到,純粹調調色而已。
  “手拿著刀說人不是你殺的善良海棠,認命一點起來梳洗,不然我會當你邀請我上床。”睡了几天沙發,腰都快挺不直了。
  身体想要她,理智卻一直踩煞車,若說沒愛上她是太薄弱,但是說愛又有些牽強,算介于兩者之間的動心吧!
  為她動了心所以自制,因此他破天荒的緩下掠奪之心轉趨尊重。
  只是他發現她越來越不值得尊重,根本像是個成熟的孩子。
  “白禹軒,我恨你。”海棠玉忿忿然地裹著棉被下床,腳一跺走向浴室。
  “而我好喜歡你,怎么辦,要我吞毒藥自殺嗎?”倚在浴室門口,白禹軒眼角帶笑的凝視她孩子性地壓牙膏。
  通常人們是用擠的,而她圓蓋未旋開,逕自按壓尾端卷起的部份,硬是壓出白色條狀。
  問她理由很簡單——懶。
  有時他不禁好笑的想著,旋開蓋頭的時間和硬擠的使力哪种較費神呢?
  “犯規,犯規,不說惡心巴啦的甜言蜜語,你想害我反……反胃呀!”她一口白沫地抗議著。
  “喜歡是真心話并非虛情假意。”他走到她面前低頭一吻。“我想沒有一個男人會親吻滿嘴牙膏的女人吧?”
  臉色微赧的海棠玉偏過頭暗罵他卑鄙。“走開啦!浴室重地只限一人使用。”
  “我是在檢查你牙齒有沒有刷干淨,咬我的時候才不會留下菜渣。”他正經八百的道。
  “白老師,你要不要順便教我蹲馬桶的姿勢,撇條要用几分力。”她泄憤地把盥洗用具弄得卡卡作響。
  看得出她的怒气在累積中,白禹軒識相地退了出來,順手把門一關。“我等你用餐。”
  “吃屎吧!你。”她用力地狂踢浴室門以紓發不平。
  她能怎么樣,打也打不過他,罵也罵不走他,能對一堵牆大念長恨歌嗎?
  “淑女一點,小女孩。”太縱容她了。
  “滾遠一點,大野狼。”她像待宰的小紅帽嗎?淑女是上流社會的名詞。
  耳中傳來隨他走遠漸小的爽朗笑聲,強挂堅強面具的海棠玉輕噓了口气,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只感到賺惡,竟一副在戀愛的小女人模樣,兩頰泛著紅扑扑的水蜜桃色,簡直快熟透了。
  眼底泄露出一絲脆弱,鋼鐵筑成的心牆在生袪伬芊A具有花心資格的男人必有過人之處,除去財富和社會地位不算,傲人的外表就足以動搖女人的心防。
  好吧!她承認是有一點私心,想和他來段韻事,和當年儿戲般的獻出第一次相同。
  可是她很孬种,明明心理在意得要命,表面還裝得若無其事,欲拒還迎地以性的進度和他一較高下,堅待要做到全胜不失心的地步。
  像白禹軒這樣的男子是很容易讓女人丟心,單純地局限在性的框框里是不太可能,心理的悸動不時地挑戰她的理智,几回想沖動地愛下去不訂后果。
  唉!可惜她也很傳統,和老媽-一,只是沒人認同,人又矜持,二十四歲的“高齡”不能如十七歲那般放縱,以為人還有選擇權。
  愛不是簡單的課程,性不性占了极大的一環,她怕愛了,也怕不愛。
  瞧他越認真她的心越空虛,眼盲了看不見是不是在做戲,男人是天生的坏胚子,水鴨都能拗成是鴛鴦,騙人唱首鴛鴦蝴蝶夢。
  既然是夢怎會成真?否則言情小說多看几本,現實社會就別指望。
  “海棠玉,你是懦夫。”她只要性,不要愛,大原則要把持住。
  心肝小小,人心難測。海棠玉盯著鏡中的自己生气,怪她沒志气。
  洗完臉她拉開旁邊剛釘上去的柜子,一系列的保養品和化妝品陳列得像百貨公司專柜,男人的用心真可怕,用女人的民生必需品來賄賂。
  而她受賄賂了,女人的虛榮心嘛!放著不用多浪費,為了全台北市男人的幸福著想,她只好勉為其難的犧牲小我,美化容顏來迷死一群色鬼。
  東抹抹,西擦擦,化妝完畢。
  走出浴室,她隨意換上一套新農,步出房間。
  “你沒有寬松、素面一點的衣服嗎?”他記得這套衣服前些日子櫥窗里的模特儿展示時,顯得很飄逸。
  可是穿在她身上卻十分惹火,不花稍的剪裁突顯她凹凸有致的身段,恐怕不少男人瞧了要噴鼻血。
  “我相信不穿會更合你意。”拉平細微縐摺,她很滿意橘紅色長褲的緊繃度。
  濃纖合度,不見贅肉。
  “別挑戰我的自制力,你沒听過男人最容易在早上興奮嗎?”他是最佳見證。
  海棠玉瞄瞄他微微隆起的胯下。
  “不要這么看男人,除非你想被強暴。”白禹軒在心底呻吟,發現那地方變硬了。
  “那不就是你的目的嗎?綁架我當你的御用女奴。”她半挑逗的貼近他胸前。
  “玩火的代价你准備付了嗎?我的身体非常想要你。”他的眼中只有她,兩手扶著她的腰凝睇。
  他甚至忘了今天有個很重要的約要簽,關系到公司下半年度的運作。
  “有何不可,早做早解脫,你高興,我開心。”愛玩的手指在他第一顆鈕扣愛撫。
  浮現激情的白禹軒略感不悅地含咬住她可口的耳垂。“不許用輕浮的態度來看待我們的結合,你擺脫不了我。”
  “有時,世事多變。”她嬌媚地勾眼一挑,一手撩開肩上的細帶。
  呼吸聲變沉重了,高聳的雙峰忽隱忽現,他根本移不開視線地盯著她胸前的起伏,肆無忌憚的手覆上那誘人的渾圓。
  天呀!多么柔軟富有彈性,他真是個天字第一號大笨蛋,該早在第一天就吃了她,干么溫溫吞吞地計較愛不愛,先上再說。
  愛可以侵慢培養嘛!美食當前不該拒絕。
  “我要你……”
  正當他打算探入她衣內真實撫摸雪峰時,海棠玉的坏心腸又冒出了頭,在他耳邊輕喃了三個字。
  “喔!小美人……啊!你說什么?你該不會指……那條、那條小……”
  白禹軒面色立即變得慘白,昂然的欲望在瞬間消失,她肯定是存心要他死得難看,早不講晚不講,在他理智全然潰堤要動手摘花時才來臨門一腳,踢得他全身血液倒流。
  “原來你有口吃的毛病呀!小美人就是我養的那條青蛇,老寄養在平老頭店里太打扰。”果然不出她所料。他怕蛇。
  好些天前就要帶小美人回來,但他總有一大堆理由暫時不方便,那時她心里就存著怀疑,不過是條小蛇嘛!
  “繼續寄著呀!反正老板一定不怕麻煩。”他說得膽戰心惊,生怕說服不了她。
  “我想它。”
  一句話打碎了白禹軒的希望,灰白臉色呈現空洞,他該如何和天敵爭寵?

  ------------------
  晉江文學城   shannel錄入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