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關于紐約分會的華人糾紛,大致上已處理完畢,湯姆克那只老烏龜也被當地市警送進牢;長島分堂重新吸收了一批新血,相信不久即有新的生力軍加入;費城港口的貨流暢通,那些臭水溝下的老鼠也不敢再猖狂,還有……”
  白虎在年度堂口大會上,侃侃而談的報告本年度美洲堂口所處理的事件。白虎是龍家公主座下四大堂主之——也是白虎堂堂主。
  當白虎向座前兩個慵懶的小女人微微頷首,唇角含笑的將手中資料全交給那個任勞任怨的龍家電腦神童——龍貝妮,然后換下一個人報告所屬區域經年的瑣事。
  這回輪到南歐地區的風護法向天。
  “意大利的黑手党最近似乎起了內訌,為了下任繼承人選在爭論,各自分成兩派爭斗著。惟恐他們在華人地區挑釁突顯實力,所以請求允許加強防御力量及武器。”
  風、雨、雷、電是龍二小姐的四大護法,處理歐洲的幫務事宜,而這個區域也正是龍大小姐賦予她的重責大任。說難听點是范圍太大,龍青妮懶得費心思去掌管,所以交給二妹去扛。
  只見龍寶妮無趣的點點頭,繼續的趴在會議桌前,玩弄著眼前的水晶玫瑰,心里惱怒著時間的龜速,口中嘟嚷著命苦,其實真正命苦的是那個十指不停的在電腦上敲打的十七歲少女。
  “傳聞地中海及愛琴海一帶有海盜出入,影響我們在海上船只的作業,也引起附近商號的恐慌,請求指示。”負責海運方面的雨護法方羽蹩著眉頭,略顯煩惱的神情等待著二小姐龍寶妮的指示。
  一听到“海盜”兩字,兩個女人立刻一掃無聊不耐的表情,興奮得盤算如何“身先士卒”的去玩上一趟,只可惜她們的如意算盤被人無情的打鼓。
  “大小姐,愛琴海和地中海一帶的海域你不熟悉,身為龍門的第一繼承人,不宜涉險。”也是四大堂主的青龍雙手平放,恭敬的行六十度禮,面無表情的臉上寫著擔心和不可為。
  “公主殿下,別老想著玩,好好的把分內的工作做好,不要東丟西扔,不是每個人都有本事扛的。”白虎在心里歎了一口气,認識龍青妮、龍寶妮姊妹也不是一年兩年的,這一點小心思他還看不出來嗎?
  這一家子跑女人,除了可怜的龍三小姐無人可推托,其他那兩位龍家小姐,能賴且賴,能拖且拖的心態,唉!真是教人悲哀。
  “對嘛!大姊。能者多勞,這种小事小妹我代勞即可,你就繼續待在陸地上數數螞蟻吧!而且這种劇烈的海上運動,實在不敢扰煩身為門主的大姊親自出馬,小妹出面擺平即可。”
  龍寶妮小人得志的洋洋洒洒說了一堆調侃大姊龍青妮的話語,气得她瞪大了雙眼,不服气的拍拍桌子。
  在四大堂主威脅的目光下,龍青妮委屈的閉上嘴,誰教自己身分特殊呢!真恨不得生生平凡百姓家,也就不會有這么多的牽絆和不可以。
  正當龍寶妮得意的計划如何鏟平這群海盜,或者說是如何玩弄這群自動送上門的獵物時——
  “二小姐,海上風險大,請不要以身涉險,讓屬下們為你的安危擔心,二小姐若有所損傷,屬下們就算死一千次也無法向龍家的歷代祖先交代。”
  向天化心什忡的勸慰著,希望主子能打消念頭,畢竟她惹禍的本事不小,搞不好海盜一事未平,她反倒先組織起一支超級的海盜軍團。他無奈的歎口气,這個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小姐就是不懂“安分”兩字怎么寫。
  “你沒船。”龍貝妮一針見血的道出二姊龍寶妮目前的窘境,只是她依然淡然的盯著螢幕,負責的敲著健盤,叵不是嘴角上揚的角度泄漏了她的笑意,外人還以為她是個木雕娃娃呢!
  這句話引起相當兩极化的情緒反應,大部分人都知道紅色火焰號上周不小心触到暗礁,現在正在灣內進行檢修,短時間不能出航,所以低頭悶笑,怕惹火素有火焰之稱的大美女。
  另一方面熟知內情的人,則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一點面子也不留給龍寶妮。
  因為龍寶妮前些日子在太平洋航行時,雞婆的想幫海防人員救助落難的客船,結果太過囂張的忽視電腦的警告,自視過高,因此擺了個大烏龍。
  原來她只顧發揮大無畏的救難精神,忘了看航海圖上標示的危險暗礁,一古腦的轉向,以至于船舶破了個大洞,結果救人的反倒被救,被眾人著實取笑了一番。
  紅色火焰號上的電腦不比羅妞娜及漢斯精良,雖然它可以正确的判斷潮流的走向,提醒主人注意,必要時還可以自動導向避開危險,完全不需要人力操縱。
  但這一點仍讓龍寶妮十分不服,可是誰教大姊本事好,專門認識一些奇奇怪怪的科學怪物。
  在人力、物力、財力及腦力聚集下發揮的高科技產品當然比她的紅色火焰號好,而小妹的電腦天分,一向被視為奇跡中的奇跡,難怪她有本事搞出另一個怪物出來。
  龍寶妮懊惱的抱著頭,接受眾人的恥笑,誰教自己大自信了,一時大意失了准頭,連帶也少了一次刺激好玩的冒險之旅。
  她突然靈光乍現的盯著小妹的后腦。
  龍貝妮頭也不回的說:“休想打我的銀色天使號主意,銀色天使號是不外借的。”
  龍貝妮在螢光幕的倒影中瞧見二姊算計的眼光,只得赶快開口,打斷她的妄想。
  其實借給她并不是件難事,只是二姊向來處事沖動,好奇心又多得足以顛覆一艘船,為了保護心愛的漢斯,只好忍痛割舍姊妹之情。
  若換成大姊她一定一口允諾,但二姊實在是一個恐怖的破坏狂,不會是個會善待他人寶貝的好客人。
  龍寶妮失望的嘟著嘴,小女儿嬌態顯露無遺,誰會相信她是一個擁有數十万名手下的龍門副門主之一。
  她不存希望的看著另一只慵懶的小貓,誰知大姊不僅對她不理睬,還假裝很忙碌的翻動已建檔的資料,并故意在小妹身旁指導小妹按鍵的姿勢美不美觀,真是气死人了。
  “你們這算什么姊妹?借一下會死呀!”龍寶妮火爆的拉開椅子,气虎虎的提出嚴重指責,怒罵兩個旁若無人的小人姊妹們。
  “就是不想借你如何?有本來你去偷呀!”龍青妮驕傲的撩撥。
  因為她對羅姍娜太有自信了,除非有比天才更大才的高手更改羅姍娜的程式,否則誰也動不了羅姍娜。
  “你……你……你大小眼。”龍寶妮气得都快講不出話來,只好用手指著龍青妮。“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這句話的含意是反過來講的,意思是說:我得不到的冒險之旅,你也休想得到。海盜哪!多么緊張刺激的事,怎能讓你一人獨享?
  “兩位姊姊,万羽大哥正等著你們偉大的見解,請停止這的幼稚的爭論。”龍貝妮冷靜的提醒這兩位無法無天的姊姊,這可是一年一度的堂口大會,不是自家的后花園,可浪費時間來閒聊逗嘴。
  眾人暗自取笑在心頭,有時候他們也會有錯覺,龍貝妮比龍青妮更有大將之風,至少她不像上頭那兩個大姊,一昧的只想逃避該屬的責任。
  認命的接下勞其筋骨,苦其心智,為人所不想為的爛差事,就像現在那兩個女人不當一回事的趴在那里,她就得辛苦的把資料存檔,以便她們日后查閱之需。
  其實龍青妮和龍寶妮的外表看起來,像只溫馴的貓科動物,完全無害討喜,讓人放下戒心去接近她們。但實際上一旦發起飆來,一個像美洲草原狡詐的獵豹,一個像非洲荒野的狂放烈獅,逼得獵物無所遁形,只好束手就擒的任人宰割。
  “歐洲海域的事找寶儿,那是她的管區。”龍青妮輕輕的一撥,責任的包袱就換人扛了,又沒有好處可得,那么用心干么?又不是竹本口木子。
  龍寶妮瞪了大姊一眼,接下她扮過來的重責大任。
  “這還不容易,加強和各國海防的連系,一發現不對勁的船只靠近,立刻發出緊急通知。船上安裝一些新進的電腦儀器,利用衛星連線來避開海上盜匪,再在船上安裝一些防御性武器,以避免無法躲開的正面迎戰,最重要的一點,組成龐大的船隊再出港也好彼此有個照應,相信海盜也沒那么大吨位,可以整支船隊吞下。”
  方羽得命后,就先行退下,然后是亞洲地區的煙,霞、云。霧上前報告。
  煙、霞、云、霧原本是龍三小姐的貼身侍衛,只怪她們太能干,所以被懶人女王相中,將她們提升為四大壇主,繼續輔佐龍貝妮管理這片“小”地方,而她也樂得輕松。
  由于四大堂主和四大護法太精明能干了,所以把美洲和歐洲的事務處理得無懈可擊,因此造成這兩個懶女人無事一身輕,一個立誓要偷遍天下的奇珍异寶;一個發下宏愿要游遍大海的每一個角落。
  當最后一位壇主結束了冗長的報告,那兩個女人已不支的趴在桌上夢周公去也。龍貝妮慵懶的伸直身子,抒解窩在電腦前面一天的疲累,至少今年的大難已過去了。
  “這兩個女人真是可恥,坐在這里一整天不做事也累成這樣,真是懶人國的表征。”白虎俯視這兩個睡得不省人事的小女人,好笑的消遣一番,反正她們也听不到。
  在門主龍青妮尚未宣布散會前,眾人只好呆坐在會議廳里閒交換彼此的近況及趣事,眼看著龍青妮离清醒還有一段遙遠的距离,龍貝妮只好作主宣布散會了。
  “白虎,你先抱大姊回房歇息。向天,二姊就麻煩你偏勞一下了。”
  每次一散會的情形都大同小异,仿佛是場催眠大賽,比賽誰先入眠。
  “開什么玩笑?她的房間在十三樓,電梯又坏了,難不成要我打一袋米爬十三層樓梯?”白虎搖搖頭拒絕,他又沒有被虐待狂。
  “我來好了。”青龍自動的抱起大小姐,態度從容輕松的往樓梯間走去,向無尾隨手后。
  “還是龍家的人最貼心。”龍貝妮感慨的說。
  “是嗎?”白虎不予置評,反正青龍的祖先都是做這一行的,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不可廢——真是奴才命。
  凌晨兩點,正在酣睡的龍貝妮,警覺的發現門把有輕微的轉動,她不動聲色的半眯著眼側躺,清楚的看見一個黑影迅速的閃了進來,又向外眯了一眼才悄悄的圍上門,躡手腳的靠近床沿,看來該來的總歸會來。
  “二姊,這么晚不睡覺,跑來我房間捉老鼠呀?”
  龍貝妮乏力的聲音,在寂靜空曠的臥室里,回聲顯得特別的響亮,嚇了龍寶妮一下,急急的捂住她的嘴。
  “小聲點。”龍寶妮輕聲的耳語著。
  “二姊,你睡胡涂了,咱們房間的隔音設備一向良好,就算是你請了一隊樂團來演奏,隔壁也毫無所察。”龍貝妮拿開二姊的手,道出她疏忽的事實。
  龍寶妮一听到小妹的提醒吐了一口气,大方的往她的床墊一坐,也不怕弄出什么雜音,不過要在羽毛被上發出太大的聲音,也是不可能。
  “咱們是好姊妹吧!”龍寶妮詔媚的巴結。
  “銀色天使號不外借。”龍貝妮直接的拒絕。
  “我是你二姊,又不是外人,借我用一下會死呀!”
  “死并不可怕,就怕你會把我的漢斯支解掉。”以龍寶妮的破坏能力這不是不可能。
  “你就這么瞧不起二姊?”龍寶妮斜睨眼逼近。
  龍貝妮不理睬的翻身,拉高被把頭給蓋住,正所謂的眼不見為淨。
  “貝儿,你知道我的興趣就是航行,而紅色火焰還有一個月才能航行,你就不能稍微的同情同情一下我這個可怜的海上生物,無法在陸地上行走。”龍寶妮采軟性攻勢,企圖軟化小妹的石心,只可惜的是石頭無心。
  “你不是美人魚。”龍貝妮一語道出龍寶妮是陸上生物。
  “那轉個彎不借銀色天使號,你幫我弄嫂好船。
  龍寶妮如意算盤打得很難,那才是她今天的目的,順便挫挫大姊的銳气,免得大姊老是欺壓良善——譬如她。
  “大姊的金色公主號停泊在海灣里,日夜有專人看守,你少打她超級奶媽的主意。”龍貝妮掀開羽毛被,墊直枕頭,她知道二姊遺傳了龍家特殊基因之一——纏。
  龍寶妮的詭計一下子就被聰明的小妹識破。唉!這個妹妹真難搞定,如果父母能多遺傳大姊的狡猾奸詐給她,今天就不會被小妹吃得死死的。
  “這一陣子大姊不用船,擱在那儿不帶羅姍娜出去溜達溜達,實在是很對不起精心制造羅姍娜的偉大科學家們,所以我好心的幫大姊照顧照顧,免得姍娜停放太久會生蛂A到時候就太糟蹋這一艘上好的游艇。”
  “不幫。”龍貝妮又再一次拒絕二姊的游說,要是被大姊知道她是幫凶,不知又要想出什么鬼點子陷害她,想想都教人心寒,大姊才是最恐怖的笑面虎。
  “喂!我好話說盡你還是不幫忙?”
  龍貝妮沉著臉不開口。
  龍寶妮奸詐的威脅說:“嘿!嘿!如果在銀色天使號下方裝几顆定時炸彈,不知道你喜不喜歡二姊的禮物?”
  “你敢?!”龍貝妮瞠大眼怒視著這小鼻子、小眼睛的小人二姊。
  “試試噗,反正大姊不是已經撂下話來,只要有本事盡管去偷。”
  龍寶妮信心十足的煽動小妹,如果沒有她的協助,只怕連船艙都進不了,更別提駛出港灣了。
  “可是羅姍娜的電腦系統太复雜了,一時半刻恐怕無法解開全部的密碼。”
  羅姍娜的電路太复雜,比漢斯更難解,再加上羅姍娜是集眾人的腦力精華,就算有電腦神童之稱的她,也無法完全的掌控羅姍娜,除非是正主儿出面。
  “拜托,又不是要你破解羅姍娜的電腦系統,干么?難不成還要偷听各國領袖的机密對話呀!”龍寶妮不屑的取笑小妹的复雜心態。“只要她能帶我出航即可,誰在乎其他的一切?””
  龍貝妮無奈的搖頭,二姊還真是不貪心,駕駛一艘造价數十億美金的游艇,居然只當它是一般的交通工具。
  要是有人知道金色公主號上的電腦設施,竟進步到如此可怕的高精密度,只怕會引起各路人馬的搶奪,甚至會爆發國与國之間的爭斗呢!
  “大姊要是知道我們動了她的金色公主號,恐怕咱們的皮都要繃緊一點了。”龍貝妮心悸得抖動了一下。
  “別怕,天塌下來由我來頂好了。”龍寶妮拍拍胸膛,豪气干云的保證著。
  有了二姊的保證之后,龍貝妮反而更擔心,因為二姊的人格信用額度是零,比三歲小孩的童言童語更不可信,唉!踏上賊船想下船可難了,不過羅姍娜值得她用心挑戰。
  龍青妮又鎖定了英國某貴族的私人收藏品,所以一早就吩咐手下把完整的資料匯集起來,等她飛過去再交給她,反正閒著也閒著。
  “嘖嘖嘖!寶儿,你今儿個可起得真早呀!難道今天的天气又要改變了?”
  “大姊,你也不錯嘛!小心大太陽底下起狂風暴風而把你卷上天當仙女了。”譏諷誰不會,更何況在水深火熱的龍家,早就訓練出一身的鋼皮鐵骨了,盡管放招吧!
  “不會又想打金色公主號的主意吧!”大家心知肚明,干脆挑明了說,拐彎抹角多辛苦呀!
  “是誰說只要有本事盡管去偷的?”龍貝妮也不客气的明示,她本來就打定了非到手的決定,先表明態度免得被秋后算帳。
  “憑你?”龍貝妮是投下十分不信任的票,若是論拳腳功夫她不敢說,但是說到用腦就……
  “狗眼看人低這句話你听過吧!雖然烏鴉成不了鳳凰,但鳳凰被滅种了,而烏鴉卻大方的存活著。”
  嘎?!這是什么意思?鳳凰和烏鴉跟她們講的事有關連嗎?什么跟什么?亂扯一通。
  “你該不會說你是一只烏鴉吧!”服侍的下人滿頭霧水的冒出這么一句。
  噗!一聲,龍貝妮和龍寶妮同時噴出口中的牛奶和咖啡。
  龍青妮仔細一想,他的話倒挺有道理的,烏鴉寶儿,寶儿是烏鴉,愈想愈覺得好笑,不自覺地大笑出來,“哈哈哈!果然是平凡的笨蛋活得久,你真的有一套,自詡是烏鴉的天下大概只有你一人。”
  龍貝妮先是瞪了那下人一眼,見他慚愧的為自己失言自責,才滿意的將視線移到笑得像八婆的大姊身上。
  “烏鴉有什么不好?我會把楣運免費奉送。”說著她假意靠近,右手捉把空气往龍青妮身上扔。
  龍貝妮也攤開雙手接。“最近我太幸運了,需要一點楣气來去去運,免得好玩的游戲落不到我身上。
  听听這是什么話?平常人是盡量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而她們龍家的女孩剛好相反,便宜讓你檢,好康的讓你玩,真難為她們手底下那群打不死的蟑螂手下,就是這樣被她們訓練成超人。
  “說真的,你就不能安分的在陸地上待個几個月嗎?搞不好你連超市和銀計都會弄錯”龍貝妮好心的建議,其實是自私得想把自己那少得可怜的責任扔給她去扛。
  “別七爺笑八爺了,你不也差不多?放著正業不做,專挑見不得光的副業。”想拐我?還早得很呢!
  “啊!光跟你聊天,時間快來不及了,我要去赶飛机了。”龍貝妮急忙的放下杯子,匆匆的离去。
  正當龍寶妮松了一口气時,龍貝妮又去而复返的丟下一句話,“有本事自己去偷,別老是仰賴貝儿的技術。”然后又像一陣風似的消失。
  龍寶妮呆愣了一會,接著微笑的接受大姊的好意,她的意思是只要貝儿解開密碼,金色公主號就可以暫借她一用,而且任憑她糟蹋,而既然如此,她也不用客气了。
  龍貝妮一离開,龍寶妮就迫不及待的去找龍貝妮來幫忙,只見龍貝妮安穩的坐在電腦前面,玩著新出版的電腦游戲,一點也不在平外面的世界是洪水爆發還是下冰雹。
  “大姊走了,該去幫我忙了吧!”龍貝妮興高采烈的催促龍貝妮。
  “現在?”龍貝妮一心盯著螢光幕,怀疑的問著,兩手不停的在鍵盤和滑鼠上移動。
  “當然噴!想想可愛的大海正在呼喚我。”龍貝妮眼中閃著迷戀的亮光,陷入自我陶醉的幻夢里。
  “惡!”龍貝妮只是做了個鬼臉,屁股硬是黏在椅子上不肯移開,她又不急。
  “喂!別太過分了,你答應要幫我的。”龍貝妮怕小妹反悔,再一次的提醒她。
  “嗯!等我這一局打完就行了。”龍貝妮的身子踉著螢光幕上的影子移動著,眼中閃著專注的目光。
  龍貝妮太明白小妹的實力,等小妹這一局打完天也黑了,還有什么搞頭?所以她坏心的用腳一勾一拉,電腦螢幕上立刻漆黑一片,回复原來的平靜。
  龍貝妮正努力往前過關,等到畫面消失時,她知道除了二姊作怪以外,別無他人,果然二姊正拿著插頭把玩著,一副你走不走的蠻橫霸道。
  她真覺得自己很可怜,別人身為么女是受盡寵愛,而她就像是受盡后母凌虐的灰姑娘,不但要幫她們處理幫里的事務,有事還得隨傳隨到不得有异議,為人做牛做馬還得反過來對她們說謝謝,真是天理何在,老天無眼呀!她也只是一個十七歲少女而已。
  龍寶妮敲了龍貝妮的頭頂一下,用力拉著她的后領,半推半拉的把她拉上吉普車,直往海灣的方向急馳而去,一路上還快樂的哼著歌。
  白色的沙灘上泛著太陽的反光,特別的明艷動人,海浪一波波的拍打沙灘,帶來一個個五彩繽紛的貝殼,海風溫柔的吹拂著海平面,空气中彌漫著一股大海的味道。
  海鷗在天空中盤旋,准備選好時机一沖而下的覓食,偶爾有只蒼鷹在海灣內巡行,它們正是龍寶妮的寵物,每次出航的時候,她都會帶一只黑色的蒼鷹相伴。
  車子在海灘上停住,龍貝妮不情愿的跟著下車,迎面而來是一片無涯的海平面,心情也為之放松,難怪二姊那么向往海上的生活,真像一個水手。
  金色公主號停放在銀色天使號旁,工作人員正努力在補修海灣另一頭的紅色火焰號,龍寶妮先過去和她的寶貝船打聲招呼,不舍的撫摸了兩下,立刻掉頭向另一邊走去,無情的遺棄受創的紅色火焰號。
  憂患樓的安全主管一看見兩位小姐走了過來,以為她們的目標應該是銀色天使號,誰知她們竟然越過銀色天使號,直往門主的金色公主號走。
  “二小姐,三小姐,未經大小姐許可,任何人都不可私自登上金色公主號。”
  只見龍寶妮眼一瞥,動作快得令人意想不到,好像玩了一場游戲,前后不到三秒鐘。
  “如果我真的硬上,你們這群安全人員有本事攔得往我嗎?”龍寶妮斜脫著面不改色的安全人員們。“退下。”
  安全人員在那個手勢之下退向一旁,因為他們的實力遠不及龍家的寶貝姊妹們。
  更別提她們的身分是何等尊貴,稍一有所閃失,只相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再加上金色公主號上的防御能力一流,還不至于有事。
  而且先前大小姐有令,只要二小姐在本事解開金色公主號的密碼,就讓她出航去,還吩咐屬下將船艙里的糧食和清水准備好,言下之意已十分明了。
  “二姊,你真适合當海盜,一副掠奪者的姿態。”
  龍貝妮看著安全人員自動的退守一旁,心中也有底儿了,若不是大姊的囑咐,只怕他們沒那么容易放行。
  “少羅唆,羅姍娜把繩梯丟下來,我要上去。”龍寶妮霸道的命令著金色公主號的主電腦。
  羅姍娜不理會龍寶妮的叫囂,只是用著溫婉沉靜的合成噪音要求登船許可密碼。
  龍貝妮在一旁暗笑二姊被一具電腦欺負面無力反擊的糗狀,內心在數秒,看二姊几時拜托她。三、四、五、八、七……
  就在龍貝妮數到七時,龍寶妮開口了,“貝儿,你來跟她溝通溝通一下,你們都是同一類的怪胎。”
  拜托人的口气也這么惡劣,真是家門不幸。龍貝妮拿出隨身攜帶的超薄電腦,依照大姊怪异的思考方式來重組各种可能的密碼,只是一直找不到,急得龍寶妮破口大罵。
  “該死的龍青妮,設什么怪密碼嘛,難不成我還得恭敬的說聲公主請上船嗎?”
  誰知就這么誤打誤撞的解了第一個關卡,兩人也順利的登上金色公主號的甲板。
  “歡迎光臨金色公主號,羅珊娜在此問候兩位小姐日安,不知光臨本船有何指教?”
  “天呀,只是一具電腦而已,居然比真人還有禮貌,看來我真的白混了這些年。”龍寶妮不禁惊呼。
  “嚴重侮辱本電腦,警告龍寶姐向本電腦道歉,否則后果負責。”羅姍娜生气的語調警告著。
  龍寶妮不敢相信一台電腦居然敢威脅她道歉,真是和主人一個德行;可是不道歉,依照她對羅姍娜的了解,絕對和她那個不長進的大姊一樣無情,她也只好委屈的對一台電腦道歉了事,連她大姊都不一定辦得到。
  “語气不甚誠懇,根据掃描結果你正處于盛怒之中,不過基于我的寬宏大量,原諒你的無知任性。”
  龍貝妮已經快憋不住的想大笑出來,她勉強的拉住二姊想拆了羅姍娜的動身軀,心想羅娜娜說話的調調跟大姊簡直是如出一轍,這設計羅娜娜的電腦程式的工程師,一定和大姊十分的熟檢,才能創造出另一個令人咬牙的龍青妮。
  “再一次請教,為何登上本船?”羅姍娜恢复溫柔的聲音發問。
  “當然是想偷你了。”龍寶妮不假思索的回答,忘了羅姍娜和一般電腦不同。
  船上立刻響起刺耳的尖叫聲,好像有人被強奸的凄慘哀嚎,龍寶妮和龍貝妮苦笑著,然后是——
  “二級警戒,外敵入侵,二級警戒,外敵入侵,警告警告,速离木船,速离本船。”
  “羅姍娜,我是開玩笑的,請你別介意。”龍寶妮一方面轉移羅姍娜的注意力,一方面盯著龍貝妮要她赶快搞定羅姍娜。
  “開玩笑?”羅姍娜的電腦語音出現一絲遲疑。
  “難道我大姊從不跟你開玩笑?”龍寶妮一副快被打敗的模樣。
  羅姍娜搜尋記憶庫,快速的過濾和主人在一起的畫面,公主的确是常和她開玩笑,但龍寶妮并不是公主呀!就在那千分之一秒中,羅姍娜察覺有人侵入她的系統,企圖控制她的主机体,她极力反制。
  龍貝妮努力的在鍵盤上敲動,神情專注而嚴肅的注視每一個面畫,終于找到了一個空檔,打了几個勉強被接受的指令,她才停下手指的動作。
  “怎么樣?可以了吧!”龍寶妮看小妹如釋重負的停下動作,赶緊問她結果如何?
  “羅姍娜基本上同意你成為她暫時的主人,不過你若要動用她電腦里的資訊,必須先向她報備一下,由她決定是否該由你啟用,至于安全問題將由她負責。
  “真的?!反正我也不太需要電腦,只要有艘高性能。高科技的保母在,我什么也不用愁。”龍寶妮高興她的海上之行有代步的腳嘍!
  龍寶妮和龍貝妮來到駕駛艙,東看看西摸摸的,儀表板上一大堆看不懂的符號和儀器,這要教她如何駕駛?
  “羅姍娜,這些符號和儀器對我而言十分陌生,你可以解說一下嗎?
  “這些都是航行的必備儀器,有些是另有用途,左上角的紅色按鈕可以直接和陸上通話,只要你將號碼告訴我再按下,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直接對談。左下角的橙色拉杆是當你想沉下海底游覽時,只要用力向右扳,本船立刻成為一艘潛水艇,任憑你想潛入多深的海溝都可以。”
  “如果我想自行操控航行呢?”龍寶妮提出疑問,雖然她樂得有人分憂,可是總得防個万一,電腦不一定是十全十美的,要是出個小紕漏就慘了。
  “窗戶旁邊有一個類似電話接鍵的裝置,只要你接下南十字星的南北緯位置,就會從上頭降下一個人為操縱的儀表板和控制舵,讓你可以享受自行航行的樂趣。”羅姍娜好心的告訴龍寶妮。
  “哇!沒想到大姊的金色公主號這么好玩,貝儿,你的漢斯有沒有這么多功能?”
  龍貝妮不予置評的聳聳肩,她可不想得罪這艘船的靈魂人物——羅姍娜。不過不可否認的,羅姍娜的确比漢斯先進多了,至少銀色天使號無法改變船体潛入深海之中,再加上這船上還有各色奇怪的按鈕拉杆的,誰曉得羅姍娜還隱藏了多少實力在其中,也只是腦細胞單純的二姊把羅姍娜當成一艘好玩的船罷了。
  “貯藏室里已堆滿了食物和清水,不知你何時出港?”羅姍娜詢問著龍寶妮。
  “什么?船上已准備了各式的食物和水?看來大姊真的放心把金色公主號交給你。”龍貝妮有點心疼的看看這里面的擺設,不知下回還能不能看見?
  “什么話,交給我還有什么不放心?我會幫她好好的疼惜羅姍娜的,對吧!羅姍娜寶貝。”龍寶妮大言不慚的說著。
  “公主剛下了命令,希望我能好好的照顧你,并且約束你在外的一切所言所行,免得你又沖動行事。”羅姍娜老實回答。
  龍貝妮大聲的抱著肚子狂笑,一個大人還要一具電腦照顧她,真是太好笑了,羅姍娜真不,傀是超級保母。
  “嘎?!我大姊几時下的命令,我怎么一點感覺也沒有?”龍寶妮苦思不得其解。
  “公主她直接用電腦和我交談,所以你听不到。
  哇!原來如此,看來該下一番工夫學電腦了嘍!龍寶妮在心中思忖。
  “二姊,我要下船了,先祝你一帆風順,玩得開心點。”龍貝妮心想也沒她的事,該閃人了。免得又被捉去勞動服務。
  “謝了。”龍寶妮簡直是太開心了。
  龍貝妮下船后,龍寶妮在甲板吩咐羅姍娜駛向外海,航海路線由愛琴航向地中海,順道到法國去找個樂于玩玩。
  她仰天吹了一個很響的口哨,一只黑色的巨鷹在天上飛翔,慢慢的降落在她毫無遮蓋物的玉臂上,尖利的雙爪居然不傷她分毫,這也算是一种奇异吧!
  “我的黑鷹小乖乖,我們要去地中海玩耶!你高不高興?”
  黑鷹似乎听得懂人話,在她的發鬢上摩挲以示回答。
  一就這樣,一人一鷹和一艘人性的超級保母一起航行,而遠方也響起了一聲回響。
  半個月前在開羅外海
  一艘黑色的船快速在地中海航行,強硬冷冽的風暴籠罩在船行四周,正向著亞力山卓的港口前進。紅色的旗幟在海風的吹拂下輕揚,一只鷹傲視群雄的眸睨全船,那正是黑鷹席斯·亞特沙·阿姆二世的標志。
  一個高大偉岸的黑發男子,和部屬正在船尾處交談,豪爽的笑聲震動了栖息的候鳥,一個昂首又繼續了它漫長的旅程。
  “前方有船經過。”響亮宏明的聲音從上面船振傳至用板,引起一陣騷動。
  一個金發的男子拿起單眼的望眼鏡,仔細的調整信只,一艘美輪美英的豪華巨輪就呈現眼大河。他將手中的望眼鏡,仔細的調整倍數,一艘美輪美免的豪華巨輪就呈現眼前。他將手中的望遠鏡交給身旁的男子,靜候男子的決策。
  “拿下它。”男子冷冷的下著命令揮戴与黑色面具。
  船上傳起歡呼聲,將船駛近。不一會儿工夫,毫無武裝的豪華巨輪就落入一群海盜之手,上頭包括無數的金銀珠寶、絲綢鍛錦外加一群蒙著面紗緊裹著長袍的曼麗女子。
  “放開我!”一聲嬌艷的斥責。
  黑鷹的視線往女子的聲音掠去,一雙碧藍深透的瞳孔正散發著怒意的驕傲,引發他的征服欲。他邁開大步俯視著眼前的女子,雖然她全身被華麗的衣飾遮蓋,但若隱若現的胸体更引人造思,他一把扯下她的面紗,面紗下的容貌更是惊人的美麗。
  “啊!你這個野蠻人,你知道找的身分嗎?膽敢對我如此放肆?!”女郎用著一貫的口吻,怒視眼前高大的身影,不畏懼的直接面對。
  “美麗的狄卡地公主,蘇丹王的第三愛女,黑鷹在此有禮了。”黑鷹輕蔑的行了一個紳士禮。
  “你……你知道我的身分?”狄卡儿有一點明白了,黑鷹是地中海一帶最強悍的海盜,從來不失手,而且落入他的手中后果不堪設想。
  “不只如此,我還得知你帶了一批嫁妝,准備下嫁給土耳其王的第二世子呢!”
  “既然如此,你還敢強奪這艘船,不怕我父王及夫婿的報复,小心將你制成標本。”狄卡儿挑釁的說。
  狄卡地的母親是蘇丹王最寵愛的四王妃,自幼她在宮廷中最受父王母后的寵溺,所以養成她驕縱任性的個位和為所欲為的刁蠻。
  “有爪子的貓,我喜歡。”黑鷹眼中閃著興趣,他想把她的爪子磨平。
  “我不喜歡,本公主命令你釋放船上所有的人和貨物,并護送我安全的到土耳其,本公主會請父王及夫婿賞賜你金銀財寶作為答謝。”狄卡地异想天開的和海盜談判,高傲的將黑鷹當成她在蘇丹的愛慕者之一。
  “我要你。”黑鷹毫不遲疑的說出他的需要。
  狄卡地被他的話語嚇退了一步,強忍著心中的恐懼,用著看污穢的髒物的眼神巡視著看不見臉孔的人。
  “你……你不配。
  “是嗎?”黑鷹的有現出一絲詭异的笑容,霸道的气勢直沖而來,一個反手,狄卡儿的前胸立到春光大泄,丰盈的乳白肌膚,鮮艷欲滴的粉紅蓓蕾在眾人的眼前裸露著。
  狄卡儿羞怯得用雙手環抱,眼中滾著盈盈的淚珠,她從來沒有受到這么大的羞辱,一時之,。也慌了手腳,但仍強硬的說:“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休想我會心甘情愿的委身于你。”
  “哈哈哈!”黑鷹放聲大笑。“我要你的心何用?
  我只要一個暖被的女人而已,至于你是不是心甘情愿的為我敞開雙腿,試試不就知道了。”
  “卑鄙,無恥,你下……唔……”
  黑鷹一手攬著狄卡儿的腰,唇蠻橫的吸吮她緊閉的雙唇,他用力的拉扯她的秀發,痛得她輕呼一聲,黑鷹立刻將舌頭探入,与她的舌交纏繾倦,另一手則握住她的丰乳,技巧的揉捏挑逗,直到她發出滿足的嬌吟聲。
  “把她帶到我的船房,其他的女人隨你們享用。”
  黑鷹推開怀中的女人,不帶任何暖意的去處理善后。
  离開黑鷹的怀抱,狄卡儿打了個冷顫,她由不自覺的欲火中覺醒才發現身上的衣服早已經被他脫得一件不剩,光裸著身子在眾海盜面前被他吻得忘我,她淚水直流的把破碎的衣服拾起,勉強的遮住一小處肌膚。
  “別遮了,在船長的艙房里不需要衣料庇体的,只要你能討他歡心,就不怕會淪為其他女人的下場,成為大家的妓女。”黑鷹的貼身小廝門沙捉著她的手臂,邊走邊拉的警告她要懂得知足。
  他一把把她推進船長的艙房,從外面上了一道鎖,离去之前還朝她曖昧的說了一句話,“放心,保證你會愛死那滋味的。”
  狄卡儿絕望的坐在地上,淚水沾濕了僅剩的布料,她的心還在為那一吻顫抖著,她害怕,真的根害怕,害怕會把一顆芳心遺落在一個海盜身上,一個沒有心的男人
  ------------------
  hierophant 鍵入
  風動 推出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