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靠近陽明山公園的山腳下,有幢獨門獨院的三樓洋房別墅,仿歐式建筑,外圍有三尺高的圍牆,牆上是鏤鋼絲交錯而成的通電网,整個別墅占地近千坪。
  由于地處偏僻,林木蔥郁。附近鮮少人煙出沒,可說是最佳的隱藏居所,但也只能進一時而已,畢竟陽明山并不大,無法完全躲避有心人的追蹤。裝有防彈鋼板的卞藍色賓上緩緩駛進燈火輝煌的巨宅內,四周是一片安靜無聲,只有山風拂過樹葉發出沙沙的低吼,或是夜鷹獵食野鼠的扑翅聲。
  “希望你能滿意這處暫時的居所。”維絲娜先行下車,大略地在黑暗中掃看一下,确定沒有危險才讓伯爵鴉開啟車門。
  “沒想到在窄小的台北盆地,還能有如此豪華的住家,頗教人意外。”周恩杰有些惊訝地看著這幢別墅。從外觀看來,不下于他在淡水的家。
  “感謝某位政界大老吧!不吝于出借養老中心。”這名大老可是十足的享樂主義者。維絲娜輕呻一聲。
  “你的面子挺大的,連政界大老都肯賣你人情。”他大概知道這是誰家的別墅,這件事前些日子才被媒体大肆炒作一番。
  “進屋吧!黑暗的山中多魍魎。”她暗指殺手。“烏鴉,開啟室外防御系統。”
  “好的。”
  待維絲娜伴隨周恩杰人內,伯爵鴉立刻啟動紅外線掃描器,推開十万伏特的高壓電開關,并在草坪上隱埋的机關接通上電流,只要有人輕触,后果只有凄慘兩字。
  “先用餐好了,我需要体力保持警戒度。”維絲娜脫下外套,徑自走向餐室。
  “你要下廚嗎?對于廚房之事我可是完全低能。咦?!誰做的飯菜,時間拿捏得正是時候。”他跟著她背后走去。
  眼前五菜一湯的梅花餐,每道菜還冒著熱气,全是中國式傳統家常菜,令周恩杰不禁怀疑是誰變出的佳肴。
  “藍蛇的中文雖然爛到連麻雀都掩耳而行,可是她卻有一“手好廚藝,任何國家的食物烹調都難不倒她。”維絲娜暗想,同時也愉悅了伙伴們的胃。
  他好奇地問:“他們人呢?除了伯爵鴉伊恩充當司机之外,其他人似乎在一瞬間全成了隱形人。”
  “听過賣雞蛋女孩的故事嗎”聰明的人不會把雞蛋放在一個籃于里,以防蛋破夢醒。”
  “你的意思是你和伯爵鴉明著保護我,其他人在暗處行動是吧?”他已經能跟上她的思考模式。
  “開始激發大腦潛力啦!嗯,不錯,繼續努力。”說著,人己坐在餐椅上進食,她的耳朵通達八方的戒備著。
  “你以前不是不吃洋蔥炒牛肉,說洋蔥的味太沖。”他記得她最挑剔了,常常把不喜歡吃的食物夾放在一旁。
  “當你沒飯吃的時候,連樹皮都得啃。”說完,她夾菜的手停了一下,“不要再提以前的事試探我。”
  原本沒注意到盲點的周恩杰,被她一提醒,立刻聯想到她在不知不党中泄漏了身份,一肚子的郁悶化成喜悅的笑意。
  “你餓過肚子嗎?”如果有,他無法原諒自己當時的放手。
  維絲娜回想著,“當然,一旦執任務時,常常因專注而忘了進食,這是職業病,不值得一提。”
  “為什么要走入這個行業,女孩子從事這行太冒險了。”他為她的過去擔心,也為未來憂慮。
  “任何一种行業部有風險,我只是選擇最适合個性的工作來發揮,而事實證明我是對的。”
  事實上,她根本無從選擇,被帶人這行的理由很簡單,她勇敢,夠膽,不畏懼而且細心,最重要的是她冷靜無負擔,不感情用事。更何況一旦沾濕了腳。想再上岸是有點困難,而且她已經習慣這种向死亡挑戰的生活,平凡無味的生活反而不再吸引她戰士搬的靈魂。
  周恩杰不舍的說:“槍火中穿梭,刀口上舔血,這种風中燭火式的生活并不适合你,你應該是坐在家中無憂的展露笑顏。”
  無憂的展露笑顏?!維絲娜玩味地瞄著他,“不是每個人一出生就銜金帶玉,用你的价值觀來評論一個人不盡真實,睜大眼晴看看,這是現實人生。”
  他覺得有种疲乏的無力感,她的世界是完全的灰色地帶。“當初你為什么要离開,為什么不等我回來、…“我听不懂你在說什么,請不要突然冒出一些前塵往事來令人發噱。”她裝傻的功夫一流,”眼神無辜又單純。
  “你……我越來越不了解你。”挫敗的感覺令他食不下咽。“不用幫伯爵鴉留點飯菜嗎?”他是數著飯粒下肚。
  “不用,他自有食物來源,何況一餐兩餐不吃。對我們而言實屬平常。”她曾為了人山救人,有一個禮拜不聞飯菜香,只以清水裹腹。
  “你不覺得這樣的生活很辛苦?放下一切讓我來照顧你,好嗎?”他真的不愿她再從事危險的工作。
  維絲娜冷冷地說:“狐狸喜歡在山野問嬉戲,把它關到人類的世界里、只會折損它的野性,變得不像一只狐狸。”
  “但你不是狐狸,而且你在人類的世界已生存了二十几年,不會抹殺你身為人的本能。”
  “這些年來,我已習慣照顧自己,說句不怕傷你自尊的活,除了我的伙伴外,我不相信任何人。”
  “包括我?”他揚高聲量。
  “是的,包括你。”她已經沒有食欲了。“事實總是教入難堪,不是嗎?”
  周恩杰放下碗筷,低垂著頭仟悔。“是我讓你失望,我沒有盡到保護你的責任。”
  “沒有誰該依賴誰才得以生存,責任這個字眼大空泛,不要高估自己。”她不正面回答,以迂回方式表不。
  “听說你這次回來亢祭拜母親,難道羅姨她已經……過世了。”他一向十分尊敬這位保姆。
  維絲娜重重地放下碗筷站起身,神情凝重孤冷。
  “你吃飽了吧!早點卜床休息,不要耽誤其他人的作時間。”
  “你不想提及此事?”又是一道流血的傷口碰不得他恨這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覺。
  “我的母親与你何干?你大多嘴了。”
  母親的死亡帶給她的傷痛是外人無法得知的,而且她的死是周家間接造成的,所以她不想重掀傷疤。
  “我只是出于關心,就算是陌生人也會問候一聲,何況是帶大我的羅姨。”
  “時間不早了,你該洗澡睡覺了,若睡不著,書房有書和電腦。”她看著手表,避談兩人之間的關系。
  “逃避不代表不存在,你想欺騙自己到几時?你忘了你說過太陽底下沒有謊言。”這句話一直記在周恩杰的心中。
  “但是有太陽的地方,一定會有陰影。逼我承認是你認識的某人有何意義,一切都已物換星移。我只知道一件事,即使物換星移,我對你的愛從沒更改。”他將手輕放在她的纖腰上。
  “你或許沒變,可是我已經不再是原來的我,就像兩條找不到交點的平行線。”維絲娜手抵著他胸膛,拉開距离。
  “你……愛上別人了嗎?”他几乎不敢問出口。
  她露出苦澀的訕笑,“干我們這行是沒有愛的資格,試問一個隨時有可能死亡的女人,誰敢愛?”
  “我敢,我敢愛你。退出吧!讓我們像十年前一樣相愛,這次我不會再讓你离開我的生命。”
  “不要對我承諾任何事,十年的時間會洗掉一切記憶,我不想陷在同一段感情里兩次。”在無意間,她承認了身份。
  “不,不要對我殘忍的否定,再一次失去你,我會崩潰的。”他受不了那种錐心刺骨的相思苦。
  “你會熬過去的,反正代替品隨時等你召喚,有我無我都是在過日子。”她咬著牙閉著眼,擠出違心之口。
  “我不會放手的,今生絕不。”
  害怕失去的恐懼讓他想捉住一點什么,不假思索地俯下身,四唇相印地強行侵占,令她原本凍結的湖漸漸融化。
  壓抑的情感在瞬間爆發,一發不可收拾。她發出嚶嚀的嬌喘給了他乘虛而入的机會,他用舌尖挑逗她唇的芬芳,兩個性情剛烈的愛侶早已忘了身處何地。
  “鏘!”
  碗盤跌落地的聲響,將維絲娜從迷亂的空間惊醒,她連忙推開周恩杰。在听到有輕微腳步聲靠近時,她低頭乍見自己衣衫半褪的窘況,連忙背轉過身快速的……
  “錯!彪竹變遲蛂I”以庄洶竹必過度宏供,看來是到了該整頓的時候,維絲娜這個老大做得有點急職。
  “這樣還不夠快?你們的要求未免太嚴了吧?”
  “子彈更快,要命就得比子彈更快,所以我們還活著。她有責任帶好他們,并活著回總部報到。”
  “人不可能比于彈吏快,除非你的成員是超人化身。”他心想,比子彈快是見鬼了。
  “他們雖然不是超人,但所受的訓練絕對是超人都難以承受得起。”她很清楚他們比別人強,比別人長壽的原因。
  “不提他們,談談我們之間吧!”
  “我們有什么好談的,你還是你,我依然是我,閃電都打不著的個体,”她回避他所提出的情感問題。
  周恩杰看著她急欲掩飾的臉,柔聲說道:“你還是愛我的,這种欺天瞞神的說法,瞞得過你自己的心嗎?”
  “笑話,我不懂什么愛不愛,你不要把自己的私欲轉嫁到他人身上。”維絲娜內心惶恐卻佯裝鎮靜的撥開他的手。
  “我不逼你,遲早你會看治真象,到時候就算你想避也無從藏身/他露出体諒的笑容。
  “不會有那么一天的,我是血狐狸維絲娜。”她驕傲地揚起下巴,開始動手清洗碗盤。整理儀容。
  “發生什么事?是敵人侵入陣營里嗎?”伯爵鴉第一個赶到現場,手中的槍已上了膛。
  “我听到聲音,是不是外敵人侵尸隱狼赤著腳裸著上身,身上還有水滴滑落。
  “他們這么快就出現了嗎?”藍蛇和尋鼠同時到達,己准備好武器作戰。
  維絲娜掠掠前額的頭發,以兩側的長發半遮住臉上的紅潮,手摸摸鼻梁,掩飾略微腫脹的唇瓣,“沒什么,不小心打落盤子。抱歉了,各位。”
  “哎呀!你搞什么,害我緊張得要命。”伯爵鴉收起槍,關上保險栓,如來時一般無息地消失。
  “下次別玩這把戲,嚇死人了,害我連澡都不能好好洗。”隱狼咕哦地走向樓上浴室。
  “狐狸大姊行行好,突擊演練法早在多年前就不用了。”藍蛇打了個哈欠,拉著尋鼠往外走。
  尋鼠若有所思地回頭一瞥。“老大,不要玩得太瘋,他是我們的任務。”
  維絲娜慚愧地扭頭,用气惱的聲音怒斥,“閉嘴!老鼠,乖乖去挖洞。”
  “是的,老大。”她俏皮地吐吐舌頭,隨即在黑暗中隱身。
  “他們的動作還……真快。”周恩杰懊惱自己錯失一次和好的机會,更惊訝他們靈敏的反應力。
  他順手接過她濕淋淋的盤子,用干淨的棉布擦拭。兩人的動作自然順暢,如同一對結多年的夫妻,恩愛的一同打理家事,恬适悠然的洗滌廚具。
  “多加訓練,你會是個居家型的好男人。”她丟掉手中的洗洁布,以于毛巾擦淨水漬。
  “我本來就是,看來我還有多項你沒挖掘到的优點。”周恩杰將碗盤歸位,輕笑地朝她眨眼。
  一絲好笑的熟捻情感流動,但她只是動動嘴皮,微勾個三十度角。“別逗了,大老板。”
  “我還不想休息,我們聊聊大好嗎?”他想知道她十年來的生活點滴。
  “你想聊天得看我有”沒有空,不要忘了我的職責是防止你喪命,許多防范措施還有待加強。”
  “我想參与你工作的內容進度。”在他看到她不以為然的表情,連忙虛心他說:“我只是想認識工作中的你。”
  猶豫了片刻維絲娜點點頭,看清現實比把頭埋在沙堆的作法,更易加強他對自身安危的警覺心。無知代表危險,她有義務教會他殺手恐怖的一面。
  在書房里,尋鼠在電腦上作業,隱狼在外圍負責夜間巡邏,伯爵鴉和藍蛇也各自有工作在進行中。
  “老鼠,情況如何尸維絲娜走進來問道。
  尋鼠盯著螢光幕,眼睛貶也不眨地專注著。”清況很不妙,除了鬼影和夜魅,強漢頓似乎另有打算。”
  “把攔截到的密碼翻譯出來,我再思考下一步該怎么落棋。”螢光幕上的資料讓維絲娜無法放松。
  “好的。咦!他在這里做什么?”尋鼠敲下鍵盤,感覺光線被遮住而抬頭一望,發現是周恩杰。
  “看我們怎么處理他的命。”維絲娜都快忘記他的存在。“繼續手上的作業,當他是顆花籽不用理會。”
  花籽?真虧她說得出日,若不是看她們一臉嚴肅正經的認真相,只怕他會气得吐血。
  有生以來,他是第一次被女人漠視到此等地步。也許他真的是過慣了受人奉承阿泱的虛偽日子,一旦接触到不以他家世、人品為意的异世界人類,反而有手足無措的倉皇感。
  “強漢頓正在集結他的軍隊,有意和政府軍一別苗頭。”尋鼠指出正在移動聚集的小紅點。
  維絲娜盯著電腦。“气焰太過張狂,我該向老頭建議一下,派遣聯合國部隊前往鎮壓,以免他們坐大气勢。”
  “最好如此,強漢頓的果雄嘴臉教人看了反胃。”尋鼠最瞧不起恃強凌弱的好佞小人。
  “咦?那個斷斷續續的記號是什么意思?”維絲娜發現有不名訊號正發出,看似不單純。
  “我查查看。”尋鼠快速地將訊號從發射衛星截取入資料庫,快速的分析怪异密碼。“喔哦!有糖吃了。”她的意思是踩到地雷區,表示有麻煩了。
  “怎么了,我看看。”娜湊上臉瞧瞧,“這下有趣多了,你喜歡什么n味的?”她有些無奈地按按太陽穴。
  “巧克力吃多了會胖,白栗糖吃多了會至牙,我喝減肥茶如何?”
  “听說減肥茶喝多了傷胃,牛奶如何?”維絲娜虛弱他說。
  巧克力指的是中非的和平部隊,白栗糖是歐洲聯盟部隊的笑稱,牛奶是美國陸軍兵團的表征,減肥茶的意思是代表……“什么都不要,可以嗎?”
  “你們到底在講些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滿頭霧水的周恩杰,用狐疑的眼神詢問。
  “与你無關,多知多煩惱。”維絲娜向他擺擺手,示意他別多間。
  原來聯合國內有紛爭,由于一向有种族优越感的歐洲聯盟部隊,拒絕和中非的和平部隊合作,所以她們有意鼓動美國陸軍兵團介人,緩和一下緊張局勢。
  “你們什么都不說,教我怎么配合你們的行動?”他看著螢幕上的軍事分布圖,簡直比几何圖學更難解。
  “這件事真的与你沒有牽連,只是聯合國公開的笑話一則。”維絲娜不打算多加解釋。英雄气短指的大概是現在的局面,在商場呼風喚雨的商業巨鷹到了這兩個小女人手底,成了折翼的幼鳥,無法高飛。
  他本來有心要融人她們的生活,卻是毫無頭緒,他有些失望他說:“我累了,你們繼續工作。”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走。”這是身為影于的工作。維絲娜是這么告訴自己。
  “你不是還有事和她討論?”周恩杰一邊走著一邊回頭說道。
  “不急,當前的任務是保護你的安危。”該來的總跑不掉,她以平常心對待。
  “我不知道應該是感動,還是气得打你一頓屁股。”開口閉口是任務,好像他這個人是因她的任務才存在。
  “兩項都不值得付諾行動,我的身价隨年資日益增高,感動或生气不在加薪范圍內。”她難得和他開玩笑。
  “你哦!我該拿你怎么辦?小狐狸。”他寵溺的揉揉她的發頂。
  “不要揉我的頭。”對這太親密的舉動,她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好……好……好難哦!你的發絲又黑又柔,好像黑緞般溫暖有魔力,我的手不受控制的被吸住。”
  “信不信我把頭發剃光。”她威脅著要剃光頭。“信。”他無奈地看著她蠢蠢欲動的模樣。“倔強好胜的個性依舊,你沒后悔過的事嗎?”
  “有,我唯一后悔的事是認識你。”
  周恩杰聞言怔了一下,不語。
  進人臥室后,維絲娜先察看一下四周,确定無疑之后面向他。“我就在隔壁相連的臥室里,不用擔心。”
  看他半天不開口,她無趣地准備离開,驀然她的手臂被捉住,回首只見一雙哀傷的眼眸。
  “你真的后悔認識我?”
  “你有毛病呀!早點休息。”她的眼神閃爍不定。
  “回答我。”他有力的手心傳出堅定的信念。
  她深吸了口气,口气艱澀他說:“是的,我的确后悔認識你。”手臂失去侄桔的熱度,而那雙空洞灰幽的眼令她心痛,她原想安慰的手舉起又縮回。“你真的那么恨我?”周恩杰的聲音不帶一絲溫度,絕望得讓人看到他心底的傷口。
  “我……沒有,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被背叛的人不是你,我才是那個最無辜的人。”維絲娜忍不住大吼。
  “慧儿。”他眼底揚起希望的光彩,她會生气表示心未死。
  “不要叫我慧儿,坦子慧早在十年前已死了,我是血狐狸維絲娜·坦,叫我維絲娜。”
  不等他有任何動作,她早已拉開緊鄰的門,憤而甩上門背貼著,眼淚直往腹內吞,不讓它有落地的机
  清晨,周恩杰起個大早,梳洗清爽后換卜西裝,准備迎接新的一無
  昨夜,他不停反复地自省,不斷地從十年前家人的說同中找出破綻,最后他有某种醒悟。。
  家人明騙他出國留學,暗地將慧儿冠上某种罪名,硬是看准了她好胜不服輸的個性,必定不甘受莫名之辱而自愿离去,也不愿遭人藐視。因此她說了后悔認識他之類的冷語,全是己身累及她受不白之冤的緣故。
  周恩杰下定決心,不管她如何抗拒,甚至羞辱他,他都要以真誠化解她的心結,這就是他愛她的方式。
  “早安,維絲娜還沒下來嗎?”他走進餐室向坐在桌前的數人打著招呼。
  眾人一致干笑地埋頭吃早餐。
  他覺得奇怪地掃視眾人。一,二,三,四,五。五個人沒錯啊!但是……“她”是誰?
  “這位……大姊,你几時來的?”周恩杰心想,不會是因為維絲娜惱了,所以她決定退出,換人接替職位?
  他話才一說完,有人嗆到,有人嗤鼻,有人大笑,有人噴了一桌子的“養樂多”,只見那位大姊將餐盤抬高,不受周遭人影響,繼續她的民生大事——吃。“我說錯了什么?你們的表情干么都扭成一團。”太詭异了,他覺得這群人的心緒太難理解。
  隱狠忍住笑意。“沒說錯,以我們的年紀、輩分叫大姐比較恰當,至于光則是……忘了戴眼鏡見人忘了戴……眼鏡……見人。這句話頗負玄机,周恩杰用心的再將視線投注在那位忙碌的大姊身上。
  暮然,創收張太明。“你……你……你是……”
  “恭喜進入愚人世界,猜中有獎,烏鴉羽毛一根。”伯爵鴉同情地拍拍他的背,先一步出去熱車。
  “怎么辦到的?太……太神奇了。”他惊歎維絲娜竟能化妝成如此老丑,完全找不出平日的美貌。
  “多謝贊美,虫雕小試而已。”藍蛇不懂謙虛地弄可笑的中文底于,把雕虫小技說成虫雕小試。
  “我——”藍蛇,請饒了我的耳朵吧!”尋鼠放下刀又,掩著耳朵离開,開始今日的工作。
  “狐狸,我又說錯了嗎?”藍蛇有自知之明地眨眨無邪的眼睛。
  “沒錯,只是他們不懂你的幽默。”維絲娜已經放棄改造這個語言自痴。
  “幽默!天呀!我破功了。”正經八百的中國成語競被她說成幽默,太教人傷心了。藍蛇哭喪著一張粉臉,端起自己的盤子刀叉走向廚房的流理台。
  “我先走了。”隱狼用手背擦擦嘴,先一步去查探一路上有無可疑人物出現。
  所有人全走光了,只剩下維絲娜和周恩杰兩人。
  “為什么要做此裝扮,差點認不出人。”他沖道。
  “在國際舞台上,眾人皆知血狐狸是位年輕的中國女孩,仿裝是為了躲避有心人的眼光。”“但也不必偽裝成這個樣子,像個老……老冬烘。”其實他是想說老處女。
  “我現任扮演的角色是全能的秘書而不是花瓶;若以真實面目示人,只怕狂蜂浪蝶的糾纏是少不得。”她最恨不知進退的男人,打死一波又涌上一波,教人疲于應對。
  “這點你大可放心,在我身邊沒人敢動你。”除非想回家啃硬饅頭。他暗想。維絲娜飲啜了一口咖啡,讓濃郁的味道在口齒留香,“沒人會怀疑我的真實身份才是重點。”
  “可是這樣你不會覺得諸多不便?”連他看了都不舒坦,好像上吊的猴子般難受。
  “不會呀!挺自然的。”她撩高裙子下擺,露出綁著金色改良式的超科技武器,右手熟練地快速拔槍,拉保險,扣扳机,精确的射中二樓雕像的右眼,動作一點也不含糊。
  周恩杰咽了一口口水,臉色啡紅的注視那雙撩高的玉腿。“粉嫩如上最是撩人,見著春藕也掩面。”
  “你……混帳,我要你見識的是我的槍法而不是大腿。”該死的大淫狼!她暗罵道,連忙拉下裙子。
  他一副餐足的滿意表情,“真美,人生難得見此.。美景。”
  “遲早有一天,你會被女人的大腿給壓死。”可惡,他還一臉得意的模樣,維絲娜詛咒著。
  “你的嗎?我甘之如抬。”他朝她暖昧地挑挑眉,表示不介意把她的大腿擱在身上。
  “你今天吃錯藥,我不与神經錯亂的人一般見識。”她說完站起身,對鏡面理理眼尾的“皺紋”。
  “你真的要穿這一身出去見人呀!不能換個較正常的裝扮嗎?”
  “綰發,金邊眼鏡、絲質襯衫,窄裙和高跟鞋是專業秘書的必備裝扮。”她倒覺得滿合适的。
  “粉用不著扑得像日本藝妓吧!還有那几條小魚在眼尾游來游去。”周恩杰希望不會遇著雨天否則妝全毀了。
  “嗯,化得很巧是吧!不知道這兩團肉瘤碰到水會不會化成面糊。”她壓壓鼻翼兩側的突起小山丘…
  “你不覺得很惡心嗎?照鏡子不會被嚇到?”他微皺著鼻子,輕碰她臉上的粉妝。
  她狠瞪了他一眼,“佛看內相不重表相,你想成仙成佛,此生是沒指望了。”
  “我喜歡當凡人,有七情六欲的平凡人。”他從背后摟著她,下巴抵在她頸窩与鏡中的她相望。
  “只可惜我血管里流動的是千年大冰水。”維絲娜一揚手,推開他親昵的擁抱。
  “沒關系,我是超級大火山,足以煮沸千年大冰水。”周恩杰乘机在唇上偷得一吻。
  維絲娜抹抹嘴唇,止色他說道:“在人前不許你有剛才的舉動,不然沒命的不只是你,還有我這個殉葬者。”
  他根本不相信,只是一個吻而已,有那么嚴重嗎?
  “試問一個正常的青年才俊,會對一個年近四十歲的老女人有興趣嗎?自己想想其中的道理。”
  “抱歉,我沒考慮到這一點。”他的确是疏忽了。
  “這就是有人用腦,有人用下半身思考的差异點。”她指指大腦,再用眼神輕蔑的瞄他卜半身。
  “你真會傷害男人的自尊心,我保證一出大門,一定規規矩矩得像面國旗。”周恩杰做了個童子軍立誓的手勢。
  “我若真信了你,血狐狸這個封號就白叫了。”維絲娜心想,還是靠自己最穩。他呀只不過是個永遠畢不了業的猴子班長。
  ------------------
  晉江文學城 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