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中正國際机場

  轟隆隆飛机起降的聲音,柔美悅耳的各國語言在空中傳送,來往的旅客及親友在出入境處含淚揮手,匆忙的生意人則赶著上下飛机。
  在這群紅男綠女當中,站了數名外貌出眾的俊男美女,頻頻吸引旅人的回首注目,若不是他們一身超絕的霸王气勢震人,恐怕會有不少人上前搭訕。
  “雪儿,你真的打算出國游學?”江心秋舍不得地紅了眼眶,好像送女儿离家的慈母。
  天若雪安慰地握住她的手。“不要這樣,秋姊姊。我只是出去見見世面而已。”
  自從那件事故發生后,天若雪在一夕之間成長了,不再依賴眾人,學習走出自己,而且不再祈大哥長、祈大哥短的跟前跟后。因為她了解愛不是自私地占有,所以她放開心胸去接納更多的愛。
  而且她也看得出來,祈大哥和吉蓮彼此有情,与其作茧自縛,不如破蛹而出,做只翱翔花國的蝴蝶。
  “雪儿,國外不比自個國內,一切要小心,不要著涼了。”高賦難得像只老母雞的嘮叨。
  “我知道,高大哥。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倒是你,几時要把秋姊姊娶進門?”天若雪學會了幽默。
  高賦羞赧地摸摸她的發。“小丫頭,几時學會貧嘴了。”他也很想實現她口中的愿望。
  他若有所求的看向江心秋,她則臉色微紅地轉向一旁,神情慌亂的理理頭發。
  “沒指望了,像三哥這种蹩腳貨,只有一輩子看人吃肉的份,他連湯都喝不著。”文易虔奚落著。
  “文、易、虔,我很不想在大庭廣眾下扁人。”高賦心想,這小子居然當聚丑他。
  “我說的是事實嘛!”這年頭就是有人听不得實話。文易虔悲歎一聲。
  “你還說。”高賦惱起來,一雙鐵臂鉗緊他的脖子。
  文易虔伸出舌頭翻翻眼。“救命啊——殺人滅口呀!殘殺兄弟嘍!”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在机場丟人現眼。雪儿,到了那邊要記得常打電話回來,祈天盟錢多得可以填海,不要太節省。”于仲謀也叮嚀著。
  “于大哥,我會天天半夜打電話回來,煩得你大叫受不了為止。”天若雪開玩笑打趣著。
  “無所謂,我是夜貓族,沒有時差上的影響。”他于仲謀可是一天只要几個小時的睡眠即足夠。看著小女孩長成亭亭玉立的大女孩,他那种驕傲的父性成就感難以言喻,今日在此送她出國,內心感慨万分,希望她永遠保持那份天真。
  “換我道別了。”文易虔擺脫高賦的箍制,推推于仲謀。“雪儿,你到國外,不要忘了文大哥。”
  “不會的,文大哥。雪儿不會忘記盟內所有關心我的人。”天若雪說道。
  “還有外國男人對東方女人有著莫名的東方情結,你可要小心點,千万別上當,我可不許你嫁個外國人。”文易虔也像個嘮叨的老母雞。
  天若雪笑著點點頭。
  “你有完沒完,外國人有什么不好?你有种族歧視呀!”吉蓮是四海一家的擁護者。
  “我哪敢有,大嫂。”文易虔陪笑著說。原則上,他不喜歡玩火,但是又喜歡享受點火的樂趣。
  吉蓮頭一扭。“高賦,我支持你使用暴力,這個小子天生賤骨頭。”
  “樂于遵從。”高賦微笑著說。
  于是在聚目睽睽之下,一場弒弟案正式展開,文易虔像瘋子一樣滿場飛,高賦意思意思地揍了他几拳,便隨他去瘋,才不屑和他同等水平。
  最后輪到祈上寒一臉別扭的來到天若雪面前。“呃!雪儿,祈大哥沒什么好說的,只有祝你一路順風。”他這時才發現原來雪儿長得十分美麗,怎么他以前從沒注意過呢?都怪自己太粗心,沒有好好關照她,現在她想飛翔,身為兄長的自己只有獻上祝福。
  “祈大哥,謝謝你的祝福,希望你早日把紅發安妮給娶進門。”天若雪也跟著大家喚吉蓮為紅發安妮。
  “會的,她跑不掉的。”祈上寒一把將在扮鬼臉的吉蓮拉進怀里。“你,休想跑掉。”
  “哈,大話人人會說。”她可不是沒大腦的女人,隨人擺布。
  “紅發安妮,以后祈大哥就拜托你照顧了。”天若雪真心的向她鞠個躬。
  吉蓮被她恭謹的態度怔住,囁嚅著說:“你太客气了,我擔當不起。”
  “不用謙虛了,我會讓你好好‘照顧’。”祈上寒笑得像只偷腥的貓。
  吉蓮右手一拐,撞得他五髒六腑都移了位。“這就是我的照顧。”
  祈上寒抱著肚子說:“最毒女人心,這么快就想謀殺親夫。”哦!下手可真重,一點也不像女人的力道。
  “信不信我一腳就可以讓你絕子絕孫。”吉蓮搖著頭想,男人,就是不懂得記取“教訓”。
  他俯在她耳旁輕聲地說:“只要你不受孕,我不就絕子絕孫了。”
  吉蓮意會的臉一紅,朝他大吼。“祈上寒,你這個超級絕世的大莽夫。”
  “哦喔!你生气哦!自視甚高的情緒控制力失效了。”于仲謀不忘取笑她的失態。
  “你們兩個混蛋,我……”吉蓮平緩一下呼吸,不被他們激怒。“小心別咬到舌頭。”
  這時耳邊響起一聲聲的廣播催促聲,眾人神情一斂,收起玩世不恭的嬉鬧態度。
  “我該走了,你們大家要保重。”天若雪手握著護照机票,微微地朝他們揮手。
  “雪儿,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雪儿,不要忘了多穿件衣服。”
  “雪儿,記著要保持聯系。”
  “雪儿,小心別被外國帥哥給拐了。”
  “雪儿,要是有人欺負你,祈大哥一定找人砍了他。”
  吉蓮听了直搖頭,心想,莽夫就是莽夫,人家正說著感性的离別感言,他突然冒出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
  飛机緩緩离開台灣上空,四個大男人全紅了眼眶,教人看了好笑,誰會相信他們是祈天盟的四根大柱,令黑道聞風喪膽的大哥大。
  “你們也收斂點,不過是出個國而已。”吉蓮算算她一年之內待在自己國內的日數,只要用一只手就擺平了。
  “可是這是雪儿第一次出國,离開我們的保護范圍之外。”文易虔真想把天若雪叫回來。
  “放心,她這次住在我的伙伴家里,包准她平安無事,而且還會被養得白白胖胖。”吉蓮受不了這些大男人。
  珍妮的父母是標准的寵女族,連帶的她周遭的朋友也一并被納入他們的羽翼中,而且他們只有珍妮一個女儿,對渴望有孩子在身邊的弗顯絲夫婦,照顧天若雪是求之不得的大盛事。吉蓮還記得他們在法國時,常被弗顯絲夫婦的熱情款待,嚇得手腳都不知要擺在哪里。
  “真的嗎?我有點不放心她一個人出門。”江心秋非常憂心地緊鎖著眉。
  “我的伙伴伊恩,會到机場接她的。”吉蓮安慰她說。
  “伊恩,他可不可靠?”祈上寒擔心地問。
  吉蓮認為這是侮辱,于是辯白地說:“他是少數我敢把命交在他手上的人,你認為可不可靠?”
  他知道惱怒了她,赶緊擺擺手。“沒有惡意,無心冒犯。”可是他心中仍有些吃味他們之間的情誼深厚。
  “哼!莽夫。”她不屑道。
  高賦戲謔地靠到她身邊。“大哥是莽夫,你是莽夫之妻。”他們真是一對“火”寶貝。
  “高賦,你想不想娶老婆?我那個以奸詐著稱的老大,偷偷地面授我一個小把戲。”吉蓮偷偷地說。
  他一听,馬上諂媚的像只小狗。“美麗聰明又冷靜的大姊,你一定不吝嗇賜教。”
  “不會耶!我這個人很小气又愛計較,尤其最喜歡記恨。”她故意要刁難他。
  高賦狠下心,作了一個“絕對”會后悔的決定。“只要能娶到心秋,從今而后,我一定遵從你的任何要求。”
  吉蓮翻翻白眼,心想,這人有夠呆。“好吧!這個辦法很簡單——服從。”
  “服從?”什么邏輯?高賦不懂她的意思。
  “听說你們的盟規有這么一條,下屬必須服從上級的命令,所以你可以‘命令’她嫁給你。”吉蓮簡單地說。
  “命令?”咦?他怎么沒想到這一條。
  “紅頭發的,你不要亂出餿主意,我們身份不相配。”江心秋急得跳腳。
  “哪里不相配,我老大她媽是她老公的保姆,你瞧她還不是大牌的跑給他追,還一副不屑樣。”吉蓮繼續說道,“你那口子是混流氓的,哪能跟家世清白的大企業家相比,可是人家還不是低聲下气求我老大給他娶,你們這點小問題算什么?”
  江心秋無語,仔細思量她的話意。
  高賦嘀嘀咕咕地喊冤。“我是大哥不是流氓。”他心想,流氓這稱呼好低等耶!
   
         ☆        ☆        ☆
   
  教堂

  在新娘化妝室里,坐著三位正不情愿的新娘,各自板著一張愁容,唉聲歎气的令化妝師傅都誤以為她們是被綁架的新娘。
  “是誰說新娘最美,我的痘痘都跑出來見人了。”血狐狸維絲娜·坦,本名坦子慧,“哀怨”的看著一顆小小的粉刺。
  “是誰說結婚最好,我的腦袋已經開始打結了。”吉蓮忍痛讓人打理一頭紅發。
  “是誰陷害我結婚的了你們還敢在一邊嘟嘴。”江心秋杏眼圓睜地看著身旁兩名“匪徒”。
  坦子慧不理會她的怒顏。“新娘子可不能發脾气,气多了妝會掉,到時候就難看了。”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大家一起踏入戀愛的墳墓,豈不快哉!”吉蓮說道,畢竟一人獨行太寂寞。
  三人會在這,是因為祈上寒不知怎么和周恩杰攀上關系,兩人好像一見如故的老朋友,在一番互吐苦水,吃吃黃蓮時,竟有志一同地展開逼婚行動,當然高賦也不忘參一腳。
  所以坦子慧,只好很不要臉地拖兩人下水,反正她的名分早訂了,結婚是遲早的事,不拉個替死鬼來墊背,她怎么能甘心呢?
  “瞧你們說哪的風涼話,你們結婚是被‘求’的,我卻是被‘命令’的。”江心秋覺得自己太丟臉了。
  講得好委屈哦!坦子慧說:“不高興呀?我還以為你會痛哭流涕地感謝本人的大恩大德呢!”她悲哀地想,現在的人愈來愈沒良心。
  “錯了,老大。我認為她半夜都躲在棉被里大笑,只是現在故意在我們面前裝圣女。”吉蓮覺得臉上粉的味道好熏人。
  江心秋是哭笑不得。“算了,遇到你們兩張利嘴,我只有甘拜下風的份。”她無奈地想,一個吉蓮已經夠厲害了,再加上一個血狐狸,她等著被活剝生宰。
  “這么快就舉白旗投降了?個性和珍妮差不多。”說完,吉蓮才發覺自己頗想念珍妮……的手藝。
  “說起珍妮,她現在也在台灣。”坦子慧不久前和珍妮聯絡過。
  “可惜她不能和我們一同舉行婚禮。”吉蓮想到,如果她在的話,至少可以烘個五層高的奶油蛋糕,真是好可惜喲。
  “想不想去探望她?”坦子慧坏坏的笑容挂在臉上。
  “現在如何?”吉蓮眼底淨是興趣。
  江心秋開始頭皮發麻。“兩位,你們不會是想逃婚吧!”她希望她們只是鬧著玩。
  坦子慧听了故作恍然大悟地睜目說:“哎呀!好主意。”
  “我附議。”吉蓮也假意地說,伸手和她一擊掌。
  “不行啦,婚禮再十分鐘就開始了。”江心秋哀怨自己怎么倒霉得要命,碰上兩個瘋女人。
  “不會害你當不成新娘的。”坦子慧說著邊開始褪下一身新娘裝。
  江心秋內心哀號著。“咱們同進退,不能放我一個人面對狼群。”她想到那兩個被拋棄的新郎,一定會抓狂。
  “不好意思,總得留下一人撐場面。”吉蓮暗忖,不快走,就真的一生黑暗。
  “除非一起走,不然……”江心秋正想向外大喊,突然一陣黑霧襲來。
  “老大,你可真無情。”吉蓮玩笑般責備著,但她也黑心地忙把江心秋扶趴在桌面上。
  “好玩,你的‘留書’寫好了吧?”坦子慧問道。
  “你看。”吉蓮亮亮筆跡干了的字條。
  一分鐘之后,新娘化妝室只剩一位新娘,兩件新娘禮服和一張紙。
  教堂內外并無大肆舖張,只有几位近親好友來觀禮,三位新郎倌一臉喜气地等候新娘到來,順便利用點時間閒嗑牙,交換馭妻心得。
  “不錯嘛!那只老鼠終于點頭下嫁了,很辛苦吧!”想不到吉蓮那個生活白痴也銷得出去,周恩杰倒是挺怀疑的。
  “還好,比起一再拖延婚期的狐狸,實在不算什么。”祈上寒覺得血狐狸可怕得連男人都退避三舍。
  “你們兩個別再挖苦了,老婆都快娶進門了。”高賦雖然覺得血狐狸的方法有點卑鄙,但至少幫他娶到美嬌娘了。
  周恩杰感慨地說:“慧儿老是耍著我玩,現在我好后悔,答應一年讓她出兩次任務。你沒答應老鼠任何要求吧?”
  一臉尷尬的祈上寒,難為情地以手搭著后腦。“紅發妞的個性比我還沖,我哪敢管她。”
  現在的吉蓮可完全發揮紅頭發的特性,動不動就針對他一人發火,火山一旦爆發,連他這個莽夫都招架不了,偏偏威脅恫嚇對她起不了作用。
  “你完了。至少慧儿還會看在家里兩位老人家的份上,稍微收斂一下大膽的作風,而你連個靠山也沒有。”周恩杰挖苦著他。
  “你不會建議我到天上,把几位老人家請下來坐鎮吧!”祈上寒無奈地想,難不成他的能力就這么被瞧不起。
  高賦總覺得不太安心。“你們會不會有一种感覺,她們這陣子太安分?”
  听他這么說,其他兩人也覺得太不尋常,她們三人連一絲掙扎都沒有,實在不符合她們的作風。
  “你想她們會不會……”三個准老公一致開口,“逃婚”這個字眼瞬然浮現在他們腦海。
  沒有一句贅言,他們拔腿狂奔往新娘化妝室,觀禮地親友嘖嘖稱奇的看著三位等不及的新郎官。
  一進入化妝室,空蕩蕩的只剩一個昏迷的新娘。
  “該死,我就知道她們不安分。”周恩杰生气地想,在他找到慧儿之后,非找根麻繩捆著她上禮堂不可。
  “去你的,一定是你家狐狸算計好的,順便拐走我的紅發妞。”祈上寒是一味的怪罪。
  “你們家那只老鼠天生愛鑽洞,硬要跟人跑了,關我老婆什么事,”周恩杰也不甘示弱。
  高賦則是心疼地把老婆叫醒,慶幸她沒跟著開溜。
  兩人一見江心秋清醒,立刻跳到她面前。“我老婆呢?”
  江心秋揉揉酸痛的后頸,指著桌上一張紙箋。

  老公:
    蛇在中部山區很寂寞,我們姊妹淘陪伴她去也。
  孤狸吉蓮留

  PPS:P周恩杰知這蛇是誰。

  “嗯!你知道,”祈上寒意味他有罪。
  “她是慧儿及老鼠的伙伴。”周恩杰忿忿地想,可惡,又被她溜了。
  于是兩人追妻去。
  高賦只有非常“委屈”地當新郎,委屈到不敢偷笑出聲,怕被人砍成十七塊。所以他因憋笑得了內傷,躺在床上當廢人,錯過了新婚之夜。
—完—


  R欲知血狐狸坦子慧与周恩杰的愛情故事,請看《忘情血狐狸》


  ------------------
  晉江文學城   angela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