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章 對話錄


  ——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看我的眼
  ——你眼中只有我呀
  ——那就是了

  好靜,風輕輕吹過來,楊磊低下頭去看雨璇的臉,她嘟著一張小嘴,似乎對父母的离去很不開心。
  揚磊直視著她淡漠的雙眼,鼓起勇气開口道:“今天我帶你去看集集瀑布。你一定沒看過那么大的瀑布,很壯觀的!”
  昨晚他想了好久,才決定要帶雨璇先去看看瀑布,讓她喜歡上集集這個地方。
  雨璇佛雕像一樣,動也不動,以絕對的沉默來抗拒他,她對他不只沒有好感,而且有徹底底的反感!
  揚磊卻不怎么介意她的沉默,“你在這里等一下。”他跑回自己家里的倉庫,但沒一會又跑回來,手中拿著一樣東西,“這給你。”
  雨璇終于有了反應,低頭一看,發現那是一頂寬邊的帽子,用許多根削細的竹子編成,還綁了一條白色蕾絲的緞帶,正輕輕隨風飄揚。
  “喜歡嗎?”他帶著略微不安的心情問,“這是我跟爸爸學做的,昨天晚上才編好的,緞帶是我媽媽提供的。”
  他做了這頂帽子給她?為什么?既然他做了,
  她就得接受嗎?雨璇看著他又看看帽子,決定不為所動,隨即轉過身去,就要走回自己家里。
  “等等!”揚磊拉住地的手臂。那一瞬間,年輕的肌膚接触了,兩人都呆了一下。
  揚磊從不知道女孩子的皮膚如此滑嫩,而且她的手臂好細、好小,仿佛稍微用力一點就會扯斷似的。
  而身為一個十四歲的少女,突然被一個男孩握住手,雨璇不禁要慌張起來,眼中一陣陣的窘困,想要扯開他的的掌握。
  但揚磊堅持不放,專注看著她說:“我要你戴上這頂帽子。”
  笑話,他以為他是誰呵?憑什么她要听他的?這种霸道的溫柔,她才不喜歡呢!
  雨璇冷冷地瞪住他,揚磊也不甘示弱的回視著她,兩人似乎在比賽的祥子,就看誰會先投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陽光照在雨璇過于蒼白的臉上,她開始感到頭暈目弦。
  楊磊看得一清二楚,不再多說,放下她的手臂,直接幫她把帽子戴起來。
  “你一定得戴上!你臉色這么蒼白,又是都市的小孩,不習慣這里的陽光,不戴帽子你會中暑的!你不要這么不懂事好不好?”
  他膽敢罵她?就連她的父母也不曾對她大聲說話過,他有什么資格這樣教訓她?就是死了也不用他管!雨璇忿忿咬住下唇,轉身就想跑回家中。
  “別想跑,別走!”揚磊突然執起她的手,硬是拉著她走。
  她惱怒地想掙脫,但是揚磊比她高了一個頭,又比她多了好多的力气,輕輕松松就把她“架”上腳踏車。
  “抓好,別掉下去了!”楊磊拉過她的手摟住自己的腰,雙腳用力一踩,腳踏車就迅速挂刖。天!他竟然……他竟然這祥對她?雨璇蹬著他的背影,一時之間還不能相信自已被“綁架”了!
  爸媽怎么會把她留給這种人?完全被他那“优質”的外表給騙了!
  揚磊一直沒回頭去看雨璇,她的雙手扶在地腰上,細小的手指似乎有些顫抖,他明白她正在气頭上,最多只會給他一個“致命”的眼神。
  “到了!”他們走討一條寬闊的山路,停在一處小徑的轉彎口。
  雨璇非常不開心地下了車,轉身就要离去。揚磊拉回她的手,半帶威脅、半帶哄誘地說:
  “別气了,反正都到了這里,就跟我走吧!否則……沒有人可以送你回去喔!”
  這男孩根本是個坏胚子,大家都看走眼了!雨璇立刻發現到這個事實,她覺得揚磊外表誠懇老實,內心卻是奸詐無比,標准的雙面人!
  可是……”可是現在她又該怎么辦呢?這儿對她而言是全然陌生的,她若逞強,只會迷失在山林中,到時,她一定回不了家的。
  兩人對望片刻,她嘟著嘴唇,忿忿甩開他的手,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們走吧!”他看出她已經妥協,便推著腳踏車和她一起走上小徑。
  “有很多碎石子,你要注意喔!”他才這么說著,自己就猛地滑了一跤。
  “砰!”地一聲,腳踏車掉到地上,他則重重坐到地面,屁股都跌疼了。
  事出突然,雨璇詫异地看著他,想伸出手去卻又猶疑著,倒是揚磊自己大笑了起來,
  “這條路我不知道走多少遍了,這還是第一次跌倒呢!真好笑!”
  這人真是的,跌倒了也要笑,簡直莫名其妙,她這樣想著時,一抹笑意卻忍不住浮上唇角。
  揚磊一時看呆了,沒想到她笑起來竟是如此動人,眼波如水,輕盈流离,嘴角彎曲的弧度好看极了,就像一朵百合花柔柔地綻放著。
  “你應該常笑的,你笑起來很好看。”他說的是真心話,也沒想到一個男孩對女孩說這种話,應該是蘊藏著某些含義的。
  雨璇听了立刻收斂起笑意,恢复冷漠的表情,她從沒對一個男孩子這祥微笑過,也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這种情況。
  所幸,楊磊邊不以為意,開朗地說,“我們繼續走吧!快到了。”
  才沒走几步路,就听到了轟隆巨響,雨璇不禁退了一步,看她惊訝的表情,揚磊笑著說:“不用怕,那是瀑布的聲音啊!”
  往上走了几分鐘,瀑布的聲音越來越接近,終于在一個小轉彎口,他們看見了那有如万馬奔騰的集集大瀑布。
  水花四濺,象一疋白色的緞帶,嘩啦啦奔流而下,恢弘的气勢,和聲音,讓人以最近的距离,感覺大自然的力与美。
  雨璇以近乎崇敲的心情看著這水流,它們不知道這樣奔馳了多少年,依然雄壯如昔,世界上原來有如此美麗的東西,她不禁要感歎造物老的力量。
  兩人靜靜地看著瀑布,揚磊突然蹲下去用雙手掏起泉水,遞到雨璇面前說:“你摸摸看,很涼喔!”
  雨璇抬頭看了他一眼,眼里沒有友善的接受,但也沒有排斥的敵意。
  她帶著遲疑摸了一下,手指感受到那沁人心脾的涼意,不禁把水輕拍在臉頰上,好像就沾染了山里的靈气一樣,有种滌淨凡塵的澄澈感。
  揚磊看著她笑了,“你站在這里,看起來好像童話里的小精靈。”
  他這是由衷之言,因為雨璇那晶瑩的大眼、迷蒙的表情,真的好像林中仙子。
  什么啊?反覆無常的男孩,一會儿凶巴巴的,一會儿又甜言蜜語,雨璇都搞不清楚的個性了!
  看她低下頭去,兩人頓時安靜了下來,似乎不知道還能說什么,气氛一下子怪怪的。
  楊磊最后開口說:“雨璇……我同學家就在下面,他們家是開土雞城的,你想不想去看他們養的雞?”
  她還沒說什么,揚磊就直接往前走了,也不管她是否答應。這男孩真是目中無人,她收回剛才的評論,他一點也不溫柔。
  走到另一頭的山下,雨璇聞到了一股味道,立刻皺起鼻子。
  “有點怪味是不是?養雞的地方都是這樣。”
  揚磊指著給她看,“你看,這些雞都長得比較瘦,這就是土雞的特色,它們天天都在活動,所以肉質比較結實,跟一般市場上的雞不同。”
  雨璇點了點頭,看著那些走來走去的雞,眼神銳利地瞪著她看,讓她有些怕,情不自禁地靠近了他一點。
  或許不知不覺間,在這陌生的土地上,揚磊已經成為她想要信任的人了。
  兩人正在觀察雞群的時候,突然一個女生的聲音轉來,“揚磊,你怎么在這儿?你特地來找我玩啊?”那是余佩貞,揚磊的國中同學。
  揚磊的回答卻讓她失望了。“我帶我的鄰居來看集集大瀑布,順便來看這些土雞,這些都是她從來沒見過的。”
  他指了指身邊的雨璇,余佩貞這才發現還有一個女孩子在旁邊,又蒼白又嬌小,看起來好像洋娃娃似的。
  “她是誰?我沒看過。”集集鎮所有的人她都認識,就對這個女孩沒印象。
  “她叫丁雨璇,最近才從台北搬到我家隔壁。”楊磊替她們介紹說:“這是余佩貞,她是我國中同學。”
  “沒錯!而且是從小學就開始同班,我們是九年的同學。”余佩貞特別說明道。
  雨璇只是點了頭,什么也沒說,她對陌生人還是不能接受,只好躲在揚磊身后。
  “她怎么都不說話?”余佩貞很討厭她那副可怜兮兮的祥子。
  “雨璇比較怕生。”揚磊解釋道,“我們只是來看看土雞的,現在看到了,那我們要走了。”
  余佩貞連忙說:“不行,你既然來了,我就要請你吃土雞,我爸爸剛好燒了一鍋三杯雞,你一定要留下來吃!”她口口聲聲只說“你”,顯然是沒把雨璇放在眼里。
  余爸爸和余媽媽正好看到揚磊,便招呼道:“揚磊,放暑假啦!來吃一碗三杯雞,剛剛才炖好的!”
  在這小鎮上,每一戶都互相認識,也都熟悉得有如一家人。
  揚磊開囗婉拒道:“伯父、伯母好,我只是帶我的鄰居來看看土雞,真的不打扰你們了。”
  余爸爸一直很喜歡楊磊這個男孩子,熱情地說:“這么一大鍋,不差你們兩個人吃啦!不要跟我們客气嘛!快點坐過來,包准你會喜歡。”
  余媽媽已經盛好了兩碗,“要趁熱吃才好吃,快來吧!”
  除了余家夫婦和余佩貞之外,余家還有三個男孩子,也都是認識
  揚磊的,他們已經坐在桌子前,向揚磊打招呼叫他過來。
  揚磊眼看無法拒絕,便跟雨璇說:“吃一碗好不好?”
  雨璇沒有回答,在這么多陌生人面前,她不知如何反應,任揚磊帶她坐到椅子上,便默默接過了屬于自己的那一份。
  一看到雨璇,余媽媽就惊問道:“這是誰家的女儿?長得好漂亮喔!”
  余佩貞听了心中有點不高興,“她叫丁雨璇,是從台北來的,跟我們這种鄉下孩子當然不一樣!”
  揚磊微笑說:“也沒什么不一樣,只是她比較不習慣這里而已。”
  余家其他三個男孩則是發了痴一樣地瞪著雨璇,异口同聲說:“從來沒看過這么好看的洋娃娃!”
  余爸爸听了大笑,“什么洋娃娃,人家只是不說話,你們就以為她是洋娃娃啊?”
  大家的話題全圍繞在雨璇身上,但是都由揚磊代她回答,她只是可有可無地攪動著筷子,一囗也沒吃進去。
  余佩貞原本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現在注意力卻被一個外人占据了,不禁心O有不甘,問雨璇說:“你為什么都不吃啊?嫌我爸爸做的不好吃嗎?”
  雨璇抬頭看看她,無話可答,便轉向揚磊求教。
  揚磊替她我了個籍口說;“她不敢吃有酒的東西,她會頭暈。”
  “她為什么自己不會說話?都要你幫她回答?”這一點尤其讓余佩貞看不下去。
  揚磊保持耐心地說:“我剛才已經說討了,她很怕生,不敢跟陌生人說話。面且她是獨生女,不習慣跟這么多人相處。”
  “哼!真沒用。”余佩貞擺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什么叫做沒用?”楊磊的表情立即為之陰沉,他不准別人這樣說雨璇。
  還不等余佩貞有所回答,沉默的雨璇就突然低頭喝了一口湯,夾起雞肉勇敢地咬了下去,雖然味道很嗆鼻,但是她依然倔強地吞了下去。
  她不能接受別人說她“沒用”,尤其是這個叫余佩貞的女孩!
  “雨璇!”揚磊看她的臉一下子就變紅了,不禁擔心起來。
  余媽媽拿了面紙給她擦汗,“不要勉強吃嘛!我們又不會怪你,看你一下子就臉紅了,以后還是不要吃這种東西,記得也不要喝酒喔!”
  雨璇咳嗽了几聲,楊磊連忙給她拍拍背。這一切看在余佩貞眼里,更覺得雨璇好虛偽,巴不得雨璇把剛才吃的都吐出來算了。
  “伯父伯母,我看我先帶雨璇回家好了,讓她休息一下。”楊磊瞪了余佩貞一眼,在他心中,余佩貞己不再是他的朋友了。
  “好吧!下次有空再來玩。”余媽媽真心的說。
  “真的要走啦?我們可不可以去找雨璇玩?”余家三兄弟都有點依依不舍。
  “不行!她很膽小,不敢跟陌生人在一起的。”此刻他才明白,自己有多強的占有欲,他一點都不想把雨璇交給這三個粗魯的男生手中!
  眼看揚磊拉起雨璇的手,扶她走出余家,余佩貞更不開心了。
  “哼!以后最好都不要來了。”余佩貞小小聲地說。她決定從現在起,她的眼中釘就是那個丁雨璇,她非得出出這口怨气不可!
   
         ☆        ☆        ☆
   
  大太陽底下,楊磊拼命地騎車,不到十分鐘就把雨璇帶回到自己的家里。
  一打開揚磊的房門,里面擺滿了拼圖、模塑、積木和各种手工藝品,雨璇迷惘地眨了眨眼,原來……男孩子的房間是這個樣子啊!
  “來,你快躺著。”揚磊扶她在床上躺下。
  雨璇卻覺得很荒謬,她又不是病人,只是頭有點重,身体不大舒服,怎么揚磊這樣緊張呢?
  揚磊把她安置好,立刻沖出房門,回來時,怀里多了個醫藥箱,他掏出了綠油精、暈車藥、万金油、胃藥、頭痛藥和薄荷膏,全抓在手中問;“你要用哪一种?”
  她先是傻往了,隨即搖搖頭,甚至笑了起來。
  “你怎么笑了?”揚磊慌亂地問:“你不是很不舒服嗎?我很擔心耶!”
  雨璇還在笑,那笑容讓揚磊心柔了起來,他只知道她原本就是好看的,卻又發現她笑著的時候,更是十倍的美麗動人,他几乎想就這樣一輩子看著她笑
  等她笑夠了,他手里還是拿著那些藥罐,“你到底……要用哪一种?”
  她停住了笑,把他的手推開,默默拒絕了。
  于是揚磊把藥都放進了箱子,“那要我怎么做,你才會舒服一點呢?”
  他當真這么關心她?一股奇特的溫暖涌進她心底,但她并不習慣這种感覺,她把頭轉到另一邊,躲避著這陌生的感受。
  見她這樣,揚磊更著急了,“拜托你告訴我,你不說的話,我根本不知道該怎么做,還是我打個電話給你媽媽?”
  他想,如果雨璇平常有什么慢性疾病,現在要處理的話,應該要問了媽媽才對。
  怪人,他到底是好人還是坏人?真讓人不明白。她轉過頭來,眼里寫著欲言又止。
  “不然……我在這儿陪你!不管你說什么,我都不走!”他想守著她,天曉得為什么,他就是不愿离開。
  才不管他呢!隨他要怎么祥都行,反正……反正她都無所謂,不是嗎?她閉上了眼睛,拒絕再看見他那深沉的雙眼。
  揚磊坐在床邊,望者她那安詳的睡臉,他有一种奇妙的預感,他將會這樣看看她很久、很久。
  而雨璇睡在楊磊的床上,原本應該會不習慣的,但出乎意料的,她竟作了一個甜甜夢……
   
         ☆        ☆        ☆
   
  傍晚時分,倦鳥歸巢,丁家和揚家的大人們也都回來了。
  他們在門口碰見對方,丁介文率先下車來打招呼,“揚先生、揚太太,你們好,剛下班啊?”
  “是啊!”揚浩然騎著那輛老爺腳踏車,背后正坐著他的老婆大人張盈如。
  “不知道揚磊跟雨璇回來了沒有?”徐彼婷把汽車停好了才下車。
  張盈如看到家門口的腳踏車,“應該回來了,楊磊的寶貝車子停在這儿呢!”
  “揚磊,我們回來了,快把雨璇還給人家吧!”揚浩然往屋里喊著,但沒有回音傳來,“你們等會儿,我進去找找。”
  几分鐘后,楊浩然帶著又惊又喜的表情走出來,招呼大家說,“快進來,有個奇景要給你們看,不過,要安靜一點喔!”
  其他三人滿怀好奇心,跟著揚浩然輕手輕腳地走進屋里,揚浩然使要打開儿子的臥房,還轉過頭來叮嚀說:“待會儿絕對不可以尖叫。”
  “恩!”他們都點了頭。
  于是房門一開,他們看到了一幅天堂般的畫面。
  晚風吹起天藍色的窗帘,夕陽的余暉從縫鴦進來,映照在床上的人儿臉上,那是熟睡的雨璇,她的臉頰微微紅潤,想必是因為一整天下來經過陽光的洗禮的成果。
  她睡得好宁靜、好甜蜜,嘴角還有一抹微笑,她伸出棉被的小手,被一雙較大、較黑的手握著,那是靠在床邊的揚磊,他像個守護騎士一般,坐在地上睡著了,但雙手卻不忘要緊握住他的公主。
  “天!”徐筏婷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沒想到女儿會有這樣信賴別人的時候,終于容得下一個外來者的存在,而不再只是一個人孤單單的了。
  他們屏气凝神,將這幅畫面深印在眼中,稍后,揚浩然才輕輕地把房門關上,四個人無聲走到客廳,一起在藤椅上坐下。
  揚浩然和張盈如互相望著,忍不往都感怀地微笑起來。揚浩然不敢相信地說:“儿子都到交女朋友的年紀了呢!”
  “很快就要結婚了也不一定。”張盈如聳聳肩,開玩笑地說。
  丁介文听了卻點點頭,“如果你們不嫌棄,我倒是很贊成。雖然他們還小,不過,我卻有這种直覺,他們會很适合彼此的。”
  揚浩熱笑道:“對啊!真奇怪,一個才十四歲、一個才十六歲,我卻覺得他們很相配呢!”
  徐掖婷拭著眼淚說:“我還以為我這個女儿一輩子都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沒想到還會發生這樣的奇跡!”
  張盈如拍拍徐掖婷的手,“孩子們的感情最純洁、最直接,我想,他們一定有自己的溝通方法。老天讓揚磊遇上雨璇,也真的是他們有緣分。”
  “說不定我們以后就是親家了!”丁介文滿心期望著。
  張盈如興奮地問:“對了,那孫子、孫女要叫什么名字啊?”
  “拜托,你想得還真多!”揚浩然忍不住這么說,丁家夫婦則瞪著大眼望向張盈如,隨后大家都笑了。
   
         ☆        ☆        ☆
   
  清晨,陽光才剛剛露面,揚磊一大早就在丁家守候。
  他雙手插在口袋中,唇邊帶著笑,專心看著丁家的大門,仿拂等待本身就是一件最愉快的事。忽然牆邊的窗口一開,雨璇的小臉探了出來,張望的眼睛像在尋找什么。
  “雨璇,你醒了?”揚磊跑上前去,雙手搭上窗口。
  她摸摸肩上的長發,突然感到有點羞澀,昨天她疲倦得在揚磊房里睡著了,媽媽后來告訴她說,揚磊還一直守在她身邊,最后是爸爸將她抱回家的。
  看著她剛睡醒朦朧的眼睛,他心生怜愛之情、微笑說:“你知道嗎?昨天你睡著的樣子很可愛。”
  听到這直接的贊美,她也不知道要回答什么,稍退后了一些,對他黑亮的雙眼有些害怕,那感覺……甚至比陽光還要熱呢!
  “今天我想帶你去我最喜歡的地方,你一定也會喜歡的。”揚磊有這种直覺。
  雨璇不置可否,她還沒習慣跟一個人這么親近。
  早上八點,等揚家夫婦和丁家夫婦都上班去了,雨璇才正要走進屋里,就讓揚磊給拉住了手,“走,跟我走。”
  好像沒辦法了,雨璇想著,反正她拒絕也沒用,還不是會被他綁架?
  他們騎車經過民生路、清水溪、集集隧道,一路上都是樹木和農田,宛如青翠的綠野世界。最盾,他們來到了集集鎮最有名的綠色隧道。兩旁的樟樹行道樹,都己跨越五十年以上的滄桑歲月,紊枝茂葉,交錯重疊,形成綠色的拱形隧道,美麗得讓人几乎想哭。
  楊磊轉進一條小徑,騎個几分鐘,便來到一處少人知道的池塘。
  綠水映著樹影,小草迎風搖曳,揚磊最喜歡這個安靜的小天地,常常一個人跑來這里發呆。
  他停下車,讓雨璇先下了車,他偷偷觀察她的表情,雖然她臉上一副冷淡的模樣,但也不算是生气發火,這樣就讓揚磊很滿意了。
  “過來。”他又拉住她的手,她并沒有掙脫。
  揚磊拉著雨璇走到一處平坦的石頭,“坐。”
  雨璇像個机器人似的坐下,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望著那汪碧綠的池塘,大眼顯得更加迷离深邃了。
  即使不言不語,楊磊也能明白她對這片景色的喜愛,因為她整個人都像融入了四周的環境,任風吹起她的長發,任草拂過她的足踝,耳朵里只听到鳥和虫的嗚叫,眼睛里只有天和地的彩色。
  平常揚磊也老是凝望著眼前的景色,但現在他卻著迷地看著雨璇的側面,心中只想為這幅畫面留下最深的記憶。
  兩人安靜了好一會儿,揚磊才從背包拿出野餐盒,里面放滿了楊浩然的精心杰作,有蓮霧、脫水香蕉、竹筍蕃薯包、苦仔啖、竹筒飯和甘蔗汁。
  揚磊拿了一個竹筒飯,遞到雨璇面前,她才像突然惊醒了一樣,慌亂地看看他,又看看那東西,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
  揚磊一動也不動的看著她說,“很好吃,真的!”
  或許是因為這美景的緣故吧!雨璇對他已經排除了一些抗拒感,怯怯地接過了竹筒飯,但還是疑惑該不該送進口中,畢競她從未見過這种東西。
  揚磊自己也拿起一個竹筒飯,把己切過的竹筒打開來,里面是熱騰騰的糯米飯,他大口咬了一口,看著她說:“沒有下毒。”
  雨璇當然懂得他在說笑,抿了抿下唇,學著他把竹筒打開,吃了一小口,那柔滑的感覺讓她略微訝异,沒想到世界上有這么好吃的東西。
  揚磊看得出她的每個表情和含義,便鼓勵她說:“慢慢吃吧!”他把整個野餐盒都推到她面前。
  拜托,她哪吃得完?她搖了搖頭,但揚磊只是沖著她笑。
  兩人安靜地用著午餐,正午的太陽高挂、透過樹葉的縫隙,在池塘上映下許多小光點,碧綠的池水是那么誘人,楊磊突然想要游個泳。他站起來把上衣脫掉,轉向面露訝异的雨璇說:“我下去玩玩。”
  不等雨璇有所回應,他已經一古腦地跳下水,游起了最拿手的自由式,就像條魚儿一樣滑溜順暢。
  雨璇見狀站了起來,臉上有些不敢相信,也有些羡慕,她一直都有點怕水的。
  池塘并不大,就像個小游泳池,揚磊來回游了好几圈,想起池塘里有好多美麗的石頭,便轉過頭來說:“我有好東西給你看。”
  雨璇不懂他的意思,只見他深吸了一口气,便潛進去池塘里,水面上瞬時冒出許多泡泡。
  和風吹拂著池水,掀起波波璉漪,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雨璇開始感到不安,為什么他還沒有浮出水面?為什么要花這么久的時間?
  四周如此安靜,只有風的聲音,就算大叫也不會有人來幫忙。
  雨璇走近池塘蹲下,睜大眼恿看個仔細,卻一直沒看到揚磊的人影,不諳水性的她又不敢碰水,這下急得真的快哭了。
  楊磊那個大苯蛋,是不是故意在捉弄她?可是都過了這么久,他怎么還不出現?難道他已經……不會吧!雨璇從腳底升起一陣寒意。
  “啪!”一聲,揚磊浮出水面,急急向池邊游過去,爬上岸邊開心地喊,“你看,有好多石頭喔,青色的、白色的、紅色的、黃色的,很漂亮對不對?”
  頭發濕淋淋的他,沒看清楚雨璇的表情,但手里的石頭剛被她接過去,卻又全部投回了池塘里。
  “你怎么又丟回去了?”揚磊還以為她是鬧脾气,但在他拂開額前濕璐減的頭發后,他才赫然看清了她的小臉。
  “你哭了?”他惊慌极了,握起她的雙手問,“剛才我下水的時候,發生什么事了嗎?你快告訴我!”
  雨璇推開他的手,只是一個勁儿地掉淚,說不出原由。
  可惡的他,讓她慌得都哭了,居然還這么笑容滿面地出現,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到底怎么一回事?”揚磊心想一定是自己做錯了什么,還是先道歉的懂得好。“對不起,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你不喜歡這個池塘?不喜歡這些小石頭?還是……你不喜歡跟我在一赶?”
  雨璇一一都搖頭否決了,珍珠般的淚水還是不斷如泉涌般而出。
  揚磊不知該怎么安慰她才好,只得輕拍她的背部,喃喃說著抱歉。
  良久,雨璇總算冷靜了一些,才抬起頭望住他,嘴唇微微顫抖,吐出了對他第一句完整的話,“我……以為你……死了。”
  揚磊全身一震,陡然了解她哭泣的原因,原來剛才他潛水時,她以為他是溺水了,才會這樣淚流滿面。
  “你是因為我才哭的?你擔心我?”他腦子里也還無法接受這种可能性。
  雨璇哽咽一聲,伸起手打在他的胸膛,“我好怕……好怕……”
  他這才恢复了神志,拉著她坐到樹下,“對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會這樣了,都是我的錯,我跟你說對不起,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
  雨璇不依他,盡情哭了好久,她從來沒有這樣大哭過,仿佛隨著這些淚水的流出,她對這世界的冷漠都慢慢融化了。
  她哭著哭著似乎累了,忍不住倚在他肩膀上,閉上眼,緩緩調适呼吸,兩人就這樣靜靜坐著,聆听風吹在樹梢的聲音。
  揚磊心中有個地方起了微熱的變化,逐漸浮升上來,流動到他的全身,他不知道那該如何稱之。但他明白,非常明白,這一生,他已經找到要守護的人了。

  ------------------
  心動百分百制作   kurra掃描 旮旯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