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凝望


  分不清楚是溫柔還是凶暴的浪濤中
  空气里突然有了一种玫瑰的甜味
  時間,靜止了我想……這就是戀愛吧

  第二天,當俞震亞醒過來,發現床邊的美人儿,只覺詫异得無法言語。
  陽光洒在雨旋臉上,映照出她的睡容,那出塵的气質、安詳的神態,讓俞震亞看呆了,如果真有天使這玩意,一定就像眼前的她一樣吧?
  他會不會是土了天堂呢?否則他怎么會有一种感激老天賜福的心情呢?
  “痛!”就在他想得出神時,一陣頭疼猛然襲來,他腦子里仿佛有什么東西不見了,但又像是多了一些奇怪的東西。
  他碰了碰自己的腦袋,發覺自己變成了個木乃伊;不禁自嘲地笑笑,這小美人居然說到做到了呢!
  他伸出手,摸了她的頭發和臉頰,才确定她是真的存在,不只是他的錯覺。
  “恩……”誰在摸她的臉頰?如此輕柔,如此愛怜,是磊哥哥嗎?而璇掙扎地睜開眼,想看清楚這是現實還是夢境。
  不料,一看清眼前的狀況,她立刻彈跳起來。
  “別碰我!”她推開俞震亞的手,感覺無比的討厭。
  “我怕我是在作夢,只好碰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俞震亞含笑地說:“你居然在醫院陪我過夜,我可是感動得很呢!”
  奇怪,他的眼神……不像昨晚那般狂妄任性丁,反而像是很怀念地看著她呢!
  別傻了,雨璇甩開這想法,鄭重說明立場,“這是你父親的意思,我是被逼的。”
  “我老爸?”俞震亞挑高了眉毛,“看來我老爸很喜歡你喔!他以前老是勸別的女人离開我,這次居然會要你陪著我,可見得他一定是很中意你。”
  “胡扯。”雨旋才不相信這种可的事情,站了起來說:“既然你已經醒過來,那么我失陪了。”
  “等等!”俞震亞急忙拉住她的手,“我搞不好有腦震蕩,你要對我負責,所以,你得等醫生檢查過了才能走!”
  這話一說出口,除了她睜大跟睛,他自己也楞了,多奇妙,多不可思議,他生平第一次求女人留下來,以往他從不扮演這樣角色的!
  雨旋只是瞪著他,不敢相信世界上有這樣厚臉皮的人。
  “而且,我還不知道你的芳名呢!”俞震亞猜想她必定有個美麗的名字。
  “我不會告訴你的。”
  她才這么堅決地說完,但命運總愛開人玩笑,這時何醫生剛好走了進來,“雨旋,怎么你還在這儿啊?”
  這就是小鎮上的一個“缺點”,人人都認得彼此。
  “是啊!雨旋特地留下來陪我,她不放心我嘛!”俞震亞笑得好燦爛、好陽光。
  何醫生听了不禁面露訝异,雨旋一向被稱為冰霜美人,竟然會對這大少爺有所垂青,這倒算是個大新聞呢!
  “我才不是……”雨璇正想說明緣由,但是昨晚那樣的情節,她根本不愿想起,反正再解釋也是多余,她決定以沉默面對這一切。
  何醫生還以為雨璇是默認了,點了點頭說:“原來是這樣啊!”
  “醫生,我還要多久才能出院?”俞震亞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何醫生好脾气地回答,“你的外傷沒有什么問題,但還要再觀察一陣子,最好到大醫院去做仔細的腦部檢查。”
  俞震亞自己下結論道,“我懂了,那我現在就出院。”
  “啊?”何醫生不敢相信地問。
  “就這么決定了!”俞震亞拉起雨璇的手,“今天你得當我的向導,我要來個集集之旅!”
  雨旋靜靜看了他有五秒鐘,才用力甩開他的手說;“你要作夢請自便,恕我不奉陪!”說完后,她頭也不回地走出病房。
  但她身后卻傳來一個自信的聲音:“我們等著瞧吧!”
   
         ☆        ☆        ☆
   
  “唉。”雨漩又歎气了,遂是今天的第十三次。一旁的揚淑芳正苦苦哀求,“雨璇,你得救救我們啊!”
  盧主任也叫道:“對啊!如果你不陪俞經理去玩,我們的年終獎金就泡湯了。”
  “今天不是假日,我有我的工作要做。”雨旋繼續打著電腦,但大家顯然還不想放過她。
  馮干事這時走了過來,他的臉活像家里要辦喪事一樣,“雨旋,你再不上二摟去找俞經理的話,我的皮就要被刮掉了!”
  警衛王伯伯也如入勸說行列,“看大家都這么凄慘,拜托你就當做件善事,普度眾生吧!”沒有年終獎金的話,他怕自己會被老婆分尸的!
  整個農會已經沒有人在辦公了,全都圍到雨玻身邊,七嘴八舌地求情、勸告,几乎把列祖列宗都搬出來壓在她頭上。
  “你想想,何醫生從小看過多少次病?他是我老公呢!”
  “你不是喜歡看書嗎?我妹她當圖書館館員,每次都幫你預借新書耶!”
  “還有,你愛吃的那种糯米荔枝,是我阿公阿媽种的!”
  雨旋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夠了。”
  大伙儿愣了半晌,清不出她是答應還是拒絕的意思,“雨旋,你生气?對不起,我們真的是沒辦法啊!”
  雨璇收拾了桌上的文件,拿起自己的小皮包,輕輕撂下一句,“今天我請假。”
  然后,她轉過身,一步一步走上了二樓,那神情,就像步上戰場的女神,充滿了凜然不可侵犯的神圣。
  每個人臉上都不知該做何反應,只得吶吶地說:“謝謝……謝謝雨旋。”
  此時,俞震亞在樓上等得早就不耐煩,卻又莫名其妙頭痛了起來,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那种感覺詭异而難以形容,竟有如抓不住自己的靈魂一般。
  他敲敲頭,正想親自下樓去瞧個究竟,沒想到剛好在摟梯口碰見了他的小美人。
  “天!你終于來了。”俞震亞緊握她的肩膀,這激動,仿佛隔世重見一般!
  雨璇冷靜地把他的手推開,先轉向俞繼德說:“會長,你得向我保證,不會為難農會里的人。”
  面對這年輕女孩凜冽的眼神,俞縱德不禁感到羞愧,連忙保證,“當然不會,我還會多發一個月的獎金。”
  要不是為了儿子,他也做不出這樣卑劣的威脅,但是他堅信雨旋絕對治得了震亞,他就是有這樣的直覺。
  雨旋點了一個頭,又轉向俞震亞說:“走吧。”“好极了!”俞震亞從來不曾發現老爸是如此可愛,“多謝老爸!”
  俞繼德看著他倆雙雙离去,心中默默祈禱,但愿自己做的是正确的。
   
         ☆        ☆        ☆
   
  “集集有哪里有好玩的啊?“KTV?撞球?電影院?”俞震亞一上車就直問。
  雨璇以不耐的眼神看住他,“我們這儿沒有這些東西。”
  真要這些娛樂的話,待在都市不就好了,何必來這小鎮?
  “真的?”俞震亞一臉詫异,“台灣不是到處都有這些東西的嗎?”這樣的凡夫俗子,如何能懂集集的美呢?雨旋更多了一個討厭他的理由。
  俞震亞開著黑色的蓮花跑車,時速已經破百,興頭一起,笑道:“陽光正好,那我們就兜兜風吧。”車子直往焦集大山飛馳,雨璇以為自己快昏過去了,但見峰回路轉、忽左忽占,樹木和野草往眼前逼近又瞬間遠离,充滿了惊心動魄的危机。
  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讓來不及系安全帶的雨旋重心不穩,猛然歪倒往俞震亞怀里,而他的反應极快,只以左手開車,右手立刻摟住了她。
  “這么急著向我投怀送抱?”他笑眯眯地說。“你可惡!”雨旋正想掙扎出他的掌握,但一碰到他的身体,她就隨即縮回手,她怕,她怕和一個男人這祥的親近。
  “哈哈……”俞霞亞仰頭一笑,“捉弄你可真好玩,瞧你臉紅成這祥,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天啊!她是造了什么孽?雨旋勉強掙脫他,咬住下唇以免自己破口大罵。
  俞震亞放起熱鬧的搖滾樂,車里冷气開得又強,偏偏雨璇最喜歡自然和風的吹拂,和山野里的种种聲音,和他完全是兩种偏好。
  “唉。”要是身邊的人是磊哥哥就好了,雨旋心想,磊哥哥總是懂得她的心思。O俞震亞感覺到她的反應,
  直截了當地問她,“你很討厭我是吧?”“想不到你也有自知之明。”
  但俞震亞接下來的話卻令她气結,因為他居然說:“你討厭我沒關系,我喜歡你就好了!”喜歡?被這樣的公子哥儿喜歡?那可就是她的不幸了!
  車子開到了水里鄉,兩旁街容顯得較為繁華,但俞震亞還是挑剔地說:“這什么鬼地方?連家像樣的餐廳都沒有。”
  “請你回台北去吧!這里不适合你。”她真誠地說。
  俞震亞不跟雨旋斗嘴,反而笑說,“你一定知道哪里有好吃的,你帶我去吧!”
  “如果我說不愿意呢?”
  “你會愿意的,你心地善良,舍不得你同事們被減薪。”俞震亞似乎吃定了她。
  雨璇气得差點答不出話,只得指出方向,“我不知道什么豪華大餐廳,這儿只有道地的小吃。”
  “成!”
  兩人來到水里蛇窯,在近郊有一家小吃店,店里攫滿山上的花花覃草,顯得清新可愛,像是走進了一家小花園。
  俞震亞讓雨璇點菜,“你是在地的,我什么都依你。”
  “你吃不慣的。”
  “只要是你點的,我一定吃完。”
  雨旋沒別的法子,只好點了几种山菜野味,要老板都做出兩人份來。
  俞震亞吩咐道,“順便來一瓶啤酒,兩個杯子。”
  “好。”老板應答著。
  她看了他一眼,“我可不會喝酒。”
  “我會教你的。”他一臉不怀好意。
  她懶得跟他扯下去,望著門外的淳朴景致,想起了當年和揚磊一塊坐火車,來水里閒逛吃冰的回憶,那么深印在腦海中的往事,仿佛昨天才發生過一祥。
  但是,揚磊昨晚卻不曾入夢,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各式佳肴披送上來,雨旋隨意動了一點,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俞震亞倒是吃得狼吞虎咽,只夸道,“好吃!好吃!”
  這時雨璇才正眼觀察起他,發現他長得濃眉大眼,英气逼人,可惜第一眼的印象太坏,加上那么無賴的個性,她實在無法不討厭他。
  “你在想什么?”俞震亞突然抬頭望住她。
  雨璇收回視線,略帶慌張地說:“沒什么。”
  她一定在想些什么,那哀愁的眼睛是不擅長說謊的,他腦子里一陣暈弦,四周景象仿佛被偷換過了似的,但他決定置之不理,頭要疼就去疼吧!此刻暫重要的是眼前人。
  “吃飯啊!”他夾萊給她。
  “吃飽了。”
  “那喝酒,我給你倒一杯。”
  她推辭道:“我真的不會喝。”
  “看在我的面子,不會喝也要喝。”看到她那微蹙的雙眉、噘起的小嘴,就讓他產生一股無限愛怜。
  “不要……”
  俞震亞硬是把酒杯送到她嘴前,她被這樣“灌”進了一口酒,難過地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她那美麗的眼睛含著淚水,又怨又惱的,反而讓他更是著迷。
  連也自己也感到惊訝,這心情就像小男生老盡欺貞自己喜歡的小女生,等到惹得人家哭丁才來百般賠罪彌補。
  “你太過分了。”雨旋咳了几下,眨眨眼睛,忍住不讓淚水掉下。除了磊哥哥,她不想在任何人面前哭。
  “對不起,俞震亞疼惜地摸摸她的臉,那紅潮是這樣可愛,他忍不住想要碰触。
  雨旋立刻站起來,“別碰我!”她用力抹抹臉頰,想要擦去他的感覺。
  不料,先前的飆車,剛才的酒精,加上突然站起來,讓她頭昏目弦,一時居然站不穩,俞震亞見狀馬上扶住了她,“沒事吧?”
  “我頭疼……”她虛弱得無法推開他。
  “老板,錢在這儿。”俞震亞丟下几張大鈔,便要扶著雨璇坐進車里。
  正午的熱气充斥在密閉的車里,雨旋一進車就感到窒息,“我……我不要待在車里。”
  “我立刻開冷气。”他按下開關。
  “我怕冷。”她剛才已經受夠了。
  俞震亞左看張望,發現附近有棵大樹,濃蔭遮日,樹下還有几顆大石頭,便提議說:“我們去那儿坐一下。”
  雨旋沒有力气反駁,她覺得自己好像中暑了,而上次中暑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那時磊哥哥還陪在她身邊……
  兩人坐到樹下,微風吹來,那么輕緩,那么溫柔,雨旋慢慢覺得好些。
  俞震亞原本專心看守著她,突然說:“你等一下,我去買個東西。”
  雨旋沒留意他去買什么,只是眼睛一爭開,才發現這里是揚磊帶她來過的地方,她記得,那時還下了一場好大的雷陣雨呢!
  但現在的她,卻和一個任性的富家子弟在一起,唉!真有天壤之別。
  雨旋想著想著有些傷感,拿起手帕擦擦汗,俞震亞剛好跑回來。
  “吃冰吧!”俞震亞向她走來,手中拿著兩枝二坪山枝仔冰。
  因為逆光,雨旋一時看不清他的摸樣,只覺得這聲音、這情景、這地方,都像是時光倒流了一樣,仿佛揚磊又回到了她身邊。
  她的喉頭哽咽了,晃如夢中,“磊……”
  “你說什么?我听不清楚。”俞震亞遞給她一技冰棒,“我不知道你喜歡吃哪种口味,這是鳳梨的,不喜歡的話,我這儿還有草莓的。”
  不,命運,別對她開這种荒唐的玩笑!這一切宛如當年的情景重演,雨旋就像被卷入時光的潮流中,不知自己到底在哪一個時空。
  俞震亞也是一陣恍惚,眼前景象假曾相識,但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這儿,不是嗎?
  他搖搖頭,把自己那錯覺搖開,他怎么會有一种變成了別人的感受呢?
  “你怎么了?”俞震亞看著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我……”她深吸了一口气,看清眼前的人并不是揚磊,這只是她的錯覺罷了。
  “吃啊!”俞震亞把冰捧硬塞給她。
  這不是揚磊,磊哥哥不會這樣粗魯,但那語調中關心的語气,卻讓她一再想起她的磊哥哥。她含了一口鳳梨冰捧,好冷,直冷進她的心頭。
  “不好吃嗎?”俞震亞覺得她好像快哭出來了,“不喜歡吃就說嘛!我這個給你。”
  說著,他就自動杷鳳梨冰捧拿過來咬了一口,把草莓的交到她手中,“別說我欺負你,我可是難得這么親切的喔!”
  再次上演這樣的情節,讓雨璇的心微微顫抖起來,草莓冰棒融化在她嘴里,就像是她甜甜的初戀……俞震亞在她面前揮揮手,“你好像怪怪的,吃錯藥啦?”
  “沒有。”這樣輕浮的男人,怎么會引起她的杯念?雨旋赶忙轉過頭去。
  “還說沒有。”他硬是把她的臉轉過來,抬起她的下巴仔細觀察,“怎么表情像個小可怜似的?”
  “我沒有!”雨漩的脾气一下子就被他惹起了,這可惡的男人,居然會害她差點掉下寶貴的眼淚!
  俞震亞笑著,放開她說:“你總算有力气吼我了,這才像話嘛!”
  唉!雨旋真是不知該拿他怎么辦?尤其是當回憶崩堤,往事有如浪潮卷來,她這顆不設防的心,真的好無助、好脆弱呵……
   
         ☆        ☆        ☆
   
  當晚,徐□婷和丁介文夫婦打開大門時,詫异地看著眼前的一對年輕人,不敢相信一向冷若冰霜的女儿,居然會由一個“男人”送回家!
  自從八年前楊磊過世,他們不曾再看到雨璇接受任何男孩子,平常連同性朋友都少得可伶,异性朋友更是絕無僅有,讓他們擔足了心。
  惊訝的人不只丁家夫婦,俞震亞也是睜大了雙眼。
  一進門,他就覺得這不是他第一次來到丁家,仿佛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熟悉這里的一切,包括丁家夫婦,他都覺得元比親切。
  “呃……呃……。”丁介文和徐筱婷都結巴了。
  俞震亞深吸一口气,展現了最佳的風采,先招呼道,“伯父伯母好!我叫俞震亞,我送雨璇回來的。”
  “噢!”丁介文還愣愣的,“謝謝……你送雨璇回來。”
  “這是我的榮幸。”
  “你……應該不是本地人吧?”徐筱婷看他一身衣冠楚楚,不禁問道。
  “我是從台北來的,我父親是農會會長俞繼德,我和他一塊來辦事,所以才有机會認識雨璇。”俞震亞如此介紹自己,卻覺得像是在說別人。
  “哦,”丁介文似乎這時才恢复神志,
  “哎呀!都忘了請你進來坐,請進、請進!”
  徐筱婷也招呼說:“對啊!在門口站著講了這么久,真不好意恩。”
  夫妻倆都沒想到,雨璇不交男友則已,一交就是個人中龍鳳,但就不知道這俞震亞對雨旋是不是真心的呢?
  “爸媽,不用了。”雨璇冷冷地看著這一切,這時終于插口道。
  “既然雨旋不喜歡我進去,那就算了……。”俞震亞可怜兮兮的,使出苦肉計。
  “哪有這回事?,快進來、快進來!”徐筱婷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雨璇咬住了下唇,逕自走進屋子里去,于是其他三人也跟著進門。
  丁介文招呼道:“要喝點什么?我們這儿的甘蔗汁很好喝喔!”
  俞震亞立刻說,“太好了,我最喜歡喝甘蔗汁了。”一說完,他自己也愣住了。是嗎?他真的喜歡喝甘蔗汁嗎?他怎么一點都想不起來,卻能如此自然脫口而出呢?
  丁介文赶緊去倒甘蔗汁,徐彼婷則捧出龍須糖、龍眼干、竹筍包等點心,請俞震亞一一品嘗。
  一嘗到那些小吃,俞震亞也不知為何,一种濃濃的、類似鄉愁的感受將他團團包圍。
  雨旋看他們三人和樂融融的樣子,心中也無可親何,如果俞震亞的角色能由楊磊來扮演,那該有多好啊!唉!如果……如果……如果外悲滲的字眼……
  “爸媽,我去換件衣服。”雨旋直接往房間走去,實在不想再見到這場景。
  關上門,她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眼神迷离恍惚,她知道這是為什么,她想念揚磊想得太深了。今天一直錯把俞震亞當作楊磊,害得她到現在還心神不宁。
  她換下淺綠色的套裝,穿上一件T恤和短裙,一頭長發也垂放在肩上,顯得清新可愛。走到客廳,她看見俞震亞還在滔滔不絕,逗得徐筱婷和丁介文都呵呵笑了,夫妻倆越來越喜歡這個年輕人。
  但是,俞震亞打雨旋一進客廳就直盯著她,連自己要說什么話都忘了,就像全世界只剩下她一個人。丁介文和徐彼婷交換了一個會意的眼神,想著俞震亞是真的為女儿動心了,那种專注渴慕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你該走了吧!”雨旋不客气地說。“雨璇,怎么這么說話?”丁介文惊訝地抬起有。
  “我就是這么說話的。”雨璇雙手抱胸道。
  俞震亞陪笑著說;“不要因為我而吵架嘛!伯父、伯母你們不用擔心,我就是喜歡雨旋這种個性,我不是那么容易被嚇跑的。”
  雨旋在心中暗罵,卻不想再惹爸媽生气,只是走到大門去開了門。
  徐彼婷明白女儿的倔脾气,只好站起來迸客說,“俞先生有空多來坐坐,我們隨時都歡迎你。”
  “對啊!不要客气,把這當自己的家一樣。”丁介文也善意地說。
  “謝謝伯父、伯母,我一定不會客气的,我打算每天都來呢!”
  丁介文和徐破婷都笑了,他們根喜歡這個活潑開朗的年輕人,或許可以解開女儿多年來的心結。雨璇已經打開了大門,當俞震亞一走出們,雨旋立刻把門關上,跟著他走到車子旁,才開口說,“不會有下一次了。”
  “怎么不會呢?”俞震亞有种奇妙的預感,仿佛他生來就是為了要來到集集小鎮,就是為了要和她這朵百合花相逢。
  “你想都別想!”
  “我就是想,而且我必定會。”他的堅持可以磨掉一個人的耐性。
  “哼!”雨旋咬了咬下唇,气得直想走回屋子里。
  “等等。”俞震亞拉住了她的手
  “你爸媽說,你十四歲時有一個男朋友是吧?”
  雨旋呆了一下,不敢相信爸媽居然把這件事說了出來,那豈不是把俞震亞當作她的下一個男人?未免太沒眼光了!
  “不關你的事。”她用力想拉回自己的手。
  “當然關我的事。”但他硬是不放手,“怀念死掉的人有什么意思?我很快就會代替他的地位,你還是早點忘了他吧!
  “你……”她气得臉都紅了,“你不會懂的,你連他的百分之一都不到,他永遠都活在我心里,你休想取代他!”
  “我們看著辦吧!”俞震亞瀟洒自若,開了車飛馳而去。
  一陣夜風吹來,雨璇環住自己的肩膀,突然覺得有些冷了。
  進了屋子,對爸媽的問話,她都以沉默及搖頭回答,“我累了,明天再說
  雨旋關上了自己的房門,也關上了和外界的一切關系,她只想上床去作場夢,好向她的磊哥哥傾訴一切。
  躺到柔軟的枕頭上,眼睛一閉,她逐漸陷入了無邊的夢境。
  但楊磊還是未曾走進她的夢中,他的靈魂已經迷路了。

  ------------------
  心動百分百制作   kurra掃描 旮旯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