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約定


  手心中的星星啊
  你就是我最后的神話
  我現在正抬頭
  望著南方的一顆星學
  “永遠”已經開始了

  這晚,俞震亞有一個應酬,要和“慈民社區”的客中商談,但他不讓雨璇跟著,因為他說她會“騷扰”他們。
  “什么?”她不敢相信他居然用這种字眼。
  “你光是站在那里,就會讓人想把你吞下去。”他說得理直气壯。
  雨旋無話可答。她是說不過他的。
  因此俞震亞先送雨璇回家。當她要下車時,他還不忘叮嚀,“進門后不准再出來,我會打電話回來查勤,听到了沒?”
  雨璇已經慢慢習慣了他的占欲,甚至還不由自主地說,“你……開車慢一點。”
  他微笑著說:“那當然,我可不能讓你守寡啊!”
  雨璇只是搖頭,看俞震亞的車子离去,才舉起疲憊的步伐走進家門。
  她給自己放了一缸熱水,倒進一包溫泉浴劑,准備好好享受一下。當音響放出巴哈的大提琴組曲,她緩緩沉迸了浴缸里,身体和心情都放松了下來,她閉上了眼睛,仿佛飄進了一個白蒙蒙的世界,沒多久,她就睡得好熟、好甜,甚至連電話的聲音都听不見……
  十點整,俞震亞勿匆忙忙赶回家,打開門就大喊:“雨璇,你人在哪里?我打了五通電話,為什么都沒有人接?雨璇!雨璇!”
  他看房間的燈還亮著,音響也放著音樂,但是找來找去就是不見她的人影,“奇怪,到底怎么一回事?”
  終于他看到浴室的門關著,但卻有燈光透出,一陣涼意隨即爬上他的脊背,難道是瓦斯外泄,還是有歹徒闖進?
  “不!不可以!”他一腳踢坏了浴室的門鎖,只見眼則一片迷蒙。
  雖然沒有聞到瓦斯味,他還是立刻打開窗戶,讓視線變得較為清楚,但見雨旋全身赤裸,雙眼閉著躺在浴缸里。
  那誘惑而毫無防備的模樣,瞬間奪走了俞震亞的呼吸,但這不是贊歎的時候,他用力搖晃她的肩膀,喊道:“雨璇,你怎么了?不准你這樣离開我,你快醒醒!”
  雨璇在夢中听到了這呼喚,這焦慮而憂心的呼喚,讓她不得不睜開雙眼,在彌漫的白色霧气中,卻看見了俞震亞那一張慌亂的臉。
  “阿!”她雙手抱住胸口,只記得要遮住自己的身体。
  “你沒事吧?”他撫過她的雙肩、她的臉頰,“你有沒有哪儿不舒服?能呼吸嗎?”
  “我……我沒事。”她縮起身子,臉頰開始泛紅,“我只是……躺著就睡著了,你怎么突然……回來了?”
  听到這解釋,俞震亞不敢置信地瞪著她,提高了音量道:“你睡著了?我打了五通電話回來都沒人接,你知道你把我嚇成了什么樣子?”
  “你別凶嘛!人家……在听音樂啊!”事實上,她連一聲鈴響都沒注意到。
  “我的心髒卻几乎停止了!”天曉得,他的背上都是冷汗。
  “好,就算是我不對,我要起來了,你出去好不好?”她發抖了一下,她相信這只是因為浴缸里的水變冷了。
  “不好。”他回答得直截了當伸出雙臂一下子就把她抱了出來,也不管是否弄濕了自己的衣服。
  “拜托,別這樣……”雨璇把臉垂得低低的,不敢面對他,她不喜歡自己赤棵的狀況,仿佛屈居下風似的。
  “誰教你把我嚇死了,你活該!”俞震亞嘴里是這樣罵著,卻輕柔地把她放到床邊坐下,拿了一條大毛巾將她包起來,然后蹲坐在她面前,用吹風机開始替她吹頭發。
  “不用了。”她不習慣如此被他呵護,但才這么說完,她就打了一聲哈瞅。
  他皺著眉頭看她,“你都快感冒了,還說不用!”
  雨璇無計可施,只得由著他為她服務,在這种安靜的時分,兩人的距离似乎拉近了許多,連呼吸都交融在一起。
  她覺得臉頰越來越燙,想找點話來打破這親密的气氛,“呃……你跟那些客戶談得怎么樣了?”
  “不曉得。”他聳了聳肩。
  “為什么?”她睜大雙跟,那可是他最重祝的客戶呢!
  他停下吹頭發的動作,神清認真地望著她,“因為電話一直沒人接,我就把他們丟下,直接跑回來了,我也不曉得他們是不是還在餐廳里,是不是還在等我?”
  “你……真是的!”她忍不住指責他。
  “沒辦法,我擔心你,我都快急瘋了!”他握起她的雙手。
  俞震亞看起來就像個沒有安全感的小孩,讓她一時之間居然心疼起來,囁儒道:“我一個人……沒問題的。”
  “可是,我好擔心。”他繼續述說這:“我總覺得你會在下一秒鐘就离開我,我完全沒有擁有你的感覺!”
  兩人的眼神交會,他那雙眼仿佛深邃的夜空,她居然無法轉移視線了。
  怎么辦?她好像又看到楊磊了,她快要壓抑不下那种錯覺了!
  兩人的嘴唇越來越近,呼吸亂了,眼眸低垂,就在這奇妙的時刻,一陣電話聲響起,打醒了這份魔法。
  俞震亞回過神來,赶緊接起電話,“喂!是的,我就是俞震亞。”雨璇低下頭,望著腳下的地毯,剛剛那一秒鐘,她又浮現對楊磊感覺,因為揚磊以往也是那般專拄地看著她的,……她沒听清楚俞震亞在說什么,只是當他一挂上電話,就緊緊握住她的肩膀,臉上流露出狂喜。
  “你怎么了?”她眨眨眼。
  “雨璇!”他把她整個人抱起,在房里繞了好几圈,不斷大喊她的名字,
  “雨璇!我的雨璇!”
  “你瘋了?”轉呀轉的,她頭都要暈了。
  好不容易,他把她放了下來,喘著气,忍不住笑意,“我……,我們辦到了!剛剛客戶打電后來,慈民社區決定要讓我們接了!”
  “啊?真的?”她掩住小嘴,一樣的惊喜。
  “真的!真的!”他一再點頭,“我終于可以證明我辦得到,我有能力,我是俞震亞!”
  “傻瓜,你當然是俞震亞。”她想他大概是樂昏了吧!
  “而且……,”他遲疑了一會儿,“而且我可以給你幸福。”
  “哦……”對這樣的話,她就不知如何回應了。
  兩人視線交會,四周沉默下來,仿佛彼此的心跳、呼吸都可以听聞,終于,他低下頭、輕輕碰了她的嘴唇一下。
  這是一個很短的吻,但已足以讓她全身發顫,
  “你……”
  “給我一個獎賞的吻、不可以嗎?”他以無辜的表情問。
  她不能說什么,她是他的妻子,她能拒絕這小小的要求嗎?但是,她又來了,她又把那個吻當作是揚磊的吻了……,
  而他似乎還不能滿足,摟住她顫抖的身子,吻過她的耳垂、她的頸子,吸取那芬芳、那清莉.“再給我一個吻,再給我最后一個,最后兩個……”
  如此下去,只怕不是一個吻、兩個吻而已,就要著火了,就要點然了……
  已經不是用溫柔就可以壓下的渴望,他放肆吸吮著她的紅唇,大手用力撫過她的嬌軀,就像要把她融進自己的身体,需要徹底而狂亂的打發她整個人都軟倒在他怀里,使不出一點力气來,就那樣承受著他像暴風雨一般,突如其來的熱情探索,她所能做的,只是發出無助的嚶叮,更加深了他無窮的欲念沖動驅策著他,命令著他,他几乎就要身手扯去她身上的大毛巾,几乎——
  “我……我還是回去餐廳一趟,我得當場謝謝那些客戶。”但他突然放開她,像是強自壓抑著什么,抓起外套就往門外走。
  “恩!應該的……”她喘著气,點點頭。
  “別送我了,你穿得這么少,會著涼的。”他握住她的手,大口喘息了半分鐘,低下頭,把臉貼在她裸露的肩膀,輕輕摩掌了一會儿。
  那是种依戀,是种不舍,他連离開她這么一會儿,都覺得心疼,但他還是放開了她,眼中滿是深沉難測,“我走了!”
  望著他的背影,听到汽車開离的聲音,雨璇不能自己地跌坐在地毯上。
  天!她該怎么辦?或許……這該是她回到那小池塘,走進碧綠的池水,尋找揚磊蹤影的時候了,否則,她就快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        ☆        ☆
   
  多夢混亂的一夜過后,雨璇茫然地醒來,望著窗外的陽光發呆。
  昨晚俞震亞不知何時回來的,她一點感覺也沒有,此刻,她卻听到廚房那儿傳來聲響以及……香味。原來,俞震亞起了個大早,親自在廚房里准備早餐。當雨璇看到那一桌佳肴,諒訝得都說不出話來了。
  “來吃早餐吧!”俞震亞微笑著替她拉開椅子。
  “哦!謝謝。”她坐在餐桌前,有點手足無措。
  出乎她意科之外的,他的手藝很棒,她甚至吃得比平常還多,讓俞震亞看得是滿意极了。
  用過早餐,他又興致勃勃地問雨璇,“今天是星期天,你想去哪里?”
  她搖搖頭,她哪里也不想去,除了……那昔日的小池塘。
  “我們去拜拜吧!許個愿。”雨璇倒是想不到他有這种傳統觀念,微微惊訝地看了他一下。
  “快去換衣服,今天是我們的大日子!”俞震亞催促著她,興致高昂。半小時后,他們真的開車出門了,車子開到和平國小旁,雨璇抬頭一看那棵大樟樹,种种回憶又涌到她腦里。
  “你知道這里?”她轉向他問。
  俞震亞摸摸后腦,含笑道,“好像不知道,又好像知道,大概是听人家說的吧!”
  他們兩人走進大眾爺祠,此時并沒有什么人來祭拜,他們跪在墊子上,焚香鞠躬。雨璇了一個愿,她唯一的愿望:讓她再找回揚磊。
  她轉頭一看,發現俞震亞很認真地祈愿,便輕聲問:“你許什么愿?”
  “沒什么。”他靦腆地笑笑。
  只是這樣尋常的對話,為什么給她一种似曾相識的感覺?這好像不是第一次,好像在多年前她也這樣說過,讓她現在想起來有無比的怀念……
  “你怎么了?”俞震亞看出她的不對勁,“你別生气,你真的要我說,我就告訴你好了。”
  “我……”她還有些茫然。
  “我只是許愿說,我要一輩子保護你,就算我死,也要水遠跟你在一起。”
  就算我死……這四個字讓雨璇的心抽痛了起來,她慢慢走到大樟樹下,靠著那气味清香的樹干,有种被時光迷惑的混亂。
  “雨璇。”俞震亞從背后環住了她的肩膀,“我是說真的,我要永遠保護你。”
  她搖了搖頭,“你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么。”
  “我知道。”他的呼吸變得炙熱燙人,就在她的耳畔宣告著,“從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确定了,我要用一輩子的時間來融化你,我要你完完全全屬于我,你想要的一切我都會給你,而我……只要你在我身邊!”
  這樣的宣言,像透了揚磊,她已經分不清到底自己面對的是誰了?
  這是天意嗎?究竟這場戲會是怎樣的結局呢?她己完全看不清了……
   
         ☆        ☆        ☆
   
  离開樟樹公以后,俞震亞提議到綠色隧道去看看,“叫那些樹好好感激你一番,你可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呢!”
  雨璇听他說話如此小孩子气,不禁抿著嘴笑了。“你好漂亮!”俞震亞看她的笑容看呆了。
  她收斂起笑意,“別看我,看路!”
  “不是我敵意的,是我的眼睛一定要看你啊!”他傻傻地說,笑得像個大男孩。
  “你……”她索性轉過頭去,不再看他了。
  “好好,別生气,我會專心開車的!”
  車子停到了路邊,俞震亞按下車窗,陣陣清風吹進車內,帶來山野里獨有的香味。
  他拉過她的身子,要她靠在他肩頭上,而這梢微親昵的動作,立刻讓她緊張起來,她無法不想到昨晚那個熱吻。
  兩人默默感受著這宁靜,俞震亞突然開口了“我記得這里好像有一個地方。”
  “嗯?”雨璇不解地問。
  他先下了車,拉起她的手往前走,找到一條幽靜小徑,往里面走個几分鐘,便來到一處隱密的小池塘。
  雨璇一面走一面想哭,這是她和揚磊的秘密小天地,怎么今天她卻和另一個男人來到了這里?而且他還是她的丈夫?但他曾說過只要當揚磊的新娘啊!
  俞震亞一坐到草地上,就拉著雨璇坐下,把頭枕在她的肩膀上,歎了一口气說,“我好想念這里。”
  “想念?”雨璇惊問,“你來過這里嗎?”
  “或許吧!上輩子我曾經來過。”
  他眼里的神秘光芒,就像葉縫中透出的陽光,讓她几乎恍然失神了。
  風儿是如此的柔,陽光是如此的暖,俞震亞突然脫掉上衣,“好熱,我想游個泳。”
  雨璇愣愣地看著他健美的体魄,直到她听見那清楚的水花聲,才能肯定這是現實,不是她自己的錯覺。
  四周變得無比安靜,顯得有些詭异神秘,雨璇心中飛快地閃過了無數想法,但她不敢相信其中的任何一個,她怕自己希望太多,會失望更深。
  過了几分鐘,當俞震亞重新浮出水面,雙手把握著一堆石頭,開心地喊:“我在水底找到這些寶貝,你看有好多喔!青色的、白色的、紅色的、黃色的,很漂亮對吧?”
  雨璇看著他有半分鐘之久,終于沖上前走進她最怕的池水中,緊緊擁抱住他。
  “磊哥哥……”她輕聲呼喊,臉上早就流滿晶瑩的淚珠,她不管了,就算這是錯覺,就算這是誤會,她再也壓抑不了這份感情了。
  俞震亞撫著她的長發說:“別哭、別哭,我就在這儿。”
  雨璇實在是受不了,盡情在他怀中流淚,把這些日子來的矛盾、痛苦都化為淚水,任它們宣泄出來。
  俞震亞摟拖著她,低語道:“你怎么還是這么愛哭呢?真是讓我不能放心。我說過我會保護你的,我永遠都不會离開,你別哭了好不好?”
  雨璇在激動中听不清楚他的話,但覺得那聲音讓她安心了、舒緩了,便一個勁儿地往他怀里鑽,像個需要撫慰的孩子,不想面對外界的一切,只要躲在這溫暖的怀抱里。
  俞震亞把她抱得好緊,几乎要壓碎了她,但她不在乎,她倒希望他再用力一些,讓她疼得哭出來,才能确定這不是夢。
  許久,一片葉子落下來,她才像突然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居然哭倒在俞震亞的怀里,這份認知讓她惊慌又羞愧。
  天!她怎么可以一邊想著揚磊,又一邊抱著俞震亞?
  她赶忙推開他的擁抱,抹淨了自己的眼淚,“對……對不起。”
  “怎么說對不起呢?”他微笑著說:“我是你丈夫,抱著你有什么不對?”
  雨璇低下頭去,無話可答。
  俞震亞抬起她的臉,吻過她每滴淚痕,仔細端詳她的雙眼,“你的眼睛好大,像貓的眼睛一樣,我在想,里面是不是有一顆玻璃珠?”
  這話讓雨璇整個呆住了,怎么可能?這不是揚磊對她說過的話嗎?震亞居然也說了一模一樣的話?
  “我這么說是不是呆呆的?”他自嘲說。
  雨璇茫然了她根本不知如何反應,不會吧!這么多巧合、這么多預兆,老天到底在跟她開什么玩笑?
  風又吹來了,揚起她的長發,他掬起她的發絲,湊在唇邊親吻,凝望著她說:“雨璇,你還感覺不出來嗎?我……我是揚磊。”
  “什么?你……你在說什么?”
  她覺得暈弦,無比的暈弦,仿佛天旋地轉,地面就要裂成兩半。
  見她臉色蒼白,全身發軟,他立刻扶她坐在樹下,替她揉了揉太陽穴。
  “我說,我是楊磊。”他清清楚楚再說了一次。
  “不……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會這樣?”她几平不能呼吸了。
  他將她擁進怀中,讓她靠著他的胸膛慢慢喘息。
  “你還記得嗎?俞震亞第一天見到你的時候,你不是拿了酒瓶砸在他頭上嗎?那樣的撞擊中,由于磁場的奇妙作用,我的靈魂居然被吸進了他的身体,即使我并不想要如此,卻逃不過命運的安排。
  “然后,我和俞震亞共處在一個身体,彼此的記憶重疊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有兩种意識的人。也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有机會認識俞震亞的個性,環境和人際關系,要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演出他的角色,畢竟我必須以他的身份活在這世上。”
  雨璇听了這番話,片刻之間還無法接受這事實。老天怎么會如此安排呢?她都不知道該高興還是傷悲了?
  “婚禮前一天,俞震亞在民生路上發生了車禍,他的頭部受到嚴重的創傷,在手術后,他的大腦原本應該停止運作的,卻因為有我的靈魂吸附,所以能夠再次清醒悟這個世界。
  “第二天早上,我就完全恢复自己了,但我卻不能真正做我自己,我必須一步一步來,讓大家能接受一個新生的俞震亞。而我最大的困惑就是,我不确定該不該告訴你?你也知道,我离開這人世的時候才十六歲,我有很多東西得要學習,我怕我自己無法給你幸福,所以,我一直隱瞞著沒告訴你……”
  “難怪……我一直覺得你好像楊磊……可是,我又不敢确定……”
  原來那多次的心動,并不是錯覺,卻是誰也不能點破的感覺。
  “我明白你的迷惑,但我什么也不能說,之前和俞震亞同在一個身体里,我若說了恐怕你不相信,之后我完全是我自己了,卻又不能肯定自己的能力,所以,我把慈民社區當作了挑戰,結果我成功了,我想……就該是我對你坦白的時候了。”
  這解釋說明了一切,雨璇就象是從一團迷霧中,終于看清了這事情。
  當俞震亞,或該說是揚磊接近她時,她瑟縮了一下,“可是……我還是難以接受,我該把你當作誰呢?”
  他露出溫柔的微笑,替她解答,“在別人面前,你要喊我震亞,只有我們兩人時,就喊我磊哥哥。”
  他眼中的誠懇讓她稍稍軟化了,“你真的是磊哥哥?但你的長相……你的聲音……我該如何面對你呢?”
  他握起她顫抖的小手,親吻了一下,“不要怕我好嗎?如果,……你對我只剩下害怕,我將不知道我存在的意義。”
  這么短短几句話,卻教雨漩心疼极了,“我不怕!但我知道,你一定很害怕,現在起,有我在你身邊,我陪你!”
  楊磊等她等了八年,飄泊的靈魂終于得到了依歸。即使是兩張不同的臉,卻有一樣深刻的雙眸,眼前的這個男人,是多么值得她去珍惜啊!
  他終于吐出一口長長的气,擁她入怀,“雨璇,只要你在我身邊,我什么都不會怕。我一直擔心你不能接受這樣的我,如果是那樣的話,我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了。答應我,讓我永遠守護著你。”
  “我答應你,但是你也要永遠讓我守護著你。”雨璇認真地看著他說。
  “雨璇……”他低下頭吻住了她的雙唇。
  這個吻是分別之后的重逢,是思念累積的渴望,包含著分享、了解和深愛。
  雨璇第一次發現接吻原來是這么美妙的事情,讓她整顆心都發燙了起來。至身流動著溫暖,几乎要融化在他的怀抱里。
  當他終于离開她的嘴唇,是因為嘗到了她的淚水,“怎么哭了?我不要你哭。”
  “這是……快樂的眼淚,我沒辦法停下來……他明白,他真的明白,于是他抱緊了她,
  “好,就這一次,你想哭就哭吧!以后我可不准你哭了。”
  她微笑了,微濕的臉貼在他胸前,“是的,我都听磊哥哥的……”
  陽光透過繁葉,水面閃爍如金,一陣微風吹來,帶來淡談花香,這小天地曾見證過他們的初戀,此刻正見證著他們的永琚C
   
         ☆        ☆        ☆
   
  當晚,是他們真正的新婚之夜。
  俞震亞熄了燈,不,在雨璇面前,該稱他為揚磊才對。
  揚磊和雨璇面對著,兩人站在黑暗之中,卻有些不知所措,相戀都將近十年了,早就了解彼此的心,但對于接下來這件事,卻是他們都遲疑起來。“你确定你准備好了嗎?”他撫上她的臉頰,低聲地問,不愿她有一點點勉強。
  她的回應是沉默,卻緩緩褪去了身上的衣物,終于,所有的束縛都滑落在O地上。
  微光中,空气里,一份清香傳來,換成他急促的呼吸。
  他正思量著該說些或做些什么,然后,她的小手伸了過來,帶著點顫抖,帶首點笨拙,為他解開了第一顆扣子。
  “雨璇……你……”他囗吃了。
  “對不起,我讓你等了那么久,我想……我想……為你做點事……”
  他無法抗拒,他從來都無法抗拒她的,只得任由她為他寬衣,直到兩人都裸裎相對。
  然后,她以柔軟的唇,吻過他起伏的胸膛,這讓他立刻喘息連連。
  雨璇……”剛才那春風般的碰触,讓他以為自己在作夢。
  “我不太确定該怎么做……對不起!”她連忙退縮。
  “為什么要道歉?”他捧起她羞紅的臉蛋,“我一點也不生气呵!”
  “我不知道……你別靠過來啊……”
  但是來不及了,他的雙唇已經落到她的臉上,從眉毛、鼻子、臉頰吻到她的下巴,最后緊緊封住了她的嘴唇。
  時間在這一刻靜止了,嘴唇似乎有了它們自己的生命,展開了追逐和迎拒,探索和接受。
  唇与唇之間的碰触,為什么會這樣溫柔又這樣灼熱呢?又像小雨又像烈火,雨璇想不出個答案來,只能不自禁的閉上了雙眼。
  他的雙手游移過她的曲線,感覺她柔嫩的身子正微微顫抖著。
  “不要……我開始害怕了……”趁著他吻上她頸子時,她終于找回自己的聲音。
  “不行,我一定要,我不等了我再也等不了去了!”他嘴里說得強橫,動作卻無比輕緩,唯恐會嚇坏了她,只是小心冀翼地摸索著。
  怎么會這樣?雨璇好慌,她不懂這种熱切是怎么一回事?腦中深沉的昏弦又是為什么?她從未有過如此的体驗,就像掉在大海中一樣,浮浮沉沉,不知道要抓住什么。
  “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只是想愛你啊!”他的雙手覆住她的雙乳、傅來一股溫暖的悸動,雨璇全身軟綿綿的,想推開他卻沒力气,要遮住自己又隨即被他制止。
  “別這樣看我……”她臉紅得像熟透的番茄。
  “我沒辦法,你不知我等了多久,終于能夠這樣真實地碰触你,對我來說,這就像美夢成真一樣。”他一路吻下她的胸前,惹起她冷熱交加的反應。
  他的手、他的唇、他的身体,正在對她制造出不可思議的魔法,她必須咬住下唇才能不叫出聲音來。
  “我愛你……我愛你……你無法想像我已經愛了你多久……”他一面呢喃著,一面吻過她每處敏感的肌膚。
  “別那樣了,我……”她該如何形容這种感覺呢?
  “怎么樣呢?你不喜歡嗎?”他的唇舌仍然堅持著、探索著。
  “好熱,我受不了……”她想推開他,卻讓他從背后抱住,繼續上下的撫弄。
  “我要看到你融化的樣子,我幻想著你這表情……好久好久了……”他這固執也不知是哪儿來的,一定要惹得她全身顫抖才愿罷手。
  來到最后的階段,當他進入她的溫暖之中,兩人都為之屏息了,這樣徹底而絕對的結合,是超乎他們所想像的。
  “天……”她低吟著,劇烈疼痛划過全身。
  “很難過嗎?”他低啞的嗓音中滿是不忍,“對不起,都是我不夠溫柔,我不想讓你有一絲絲難過的!”
  感覺到他就要退開,她輕輕拉回他的身子,“沒關系,我……我本來就是你的,我一定可以接受你,……”
  “雨璇!我的雨璇!”他捧著她的臉蛋,吻遍了她的肌膚。
  熱火蔓延,浪起洶涌,一點一滴的,他們找到了男女的旋律,開始一波一波高峰的歷程,教兩人都在其中迷失了心神。
  “覺得好點了嗎?快告訴我!”他的喘息吐在她頸上。
  她根本無法言語,只能以呻吟作答,“嗯……”感覺她的放松、她的融化,他才放心地加快速度,來回占有著她的美好。
  但看她抓緊了床單,皺緊了眉頭,不知是難過還是喜歡,他握住她的雙手,盡管熱情難耐,他還是擔憂,還是不敢放肆,“告訴我,你承受得了嗎?”
  她早已吐息如蘭,咬住他的手指,小小的嗚咽從唇中逸出,“別,別放開我,……”
  滿身汗濕的他,終于展開微笑,“我不會放過你的,今生今世,來生來世!”
  這過程之中,是擁有也是被擁有,是愛也是被愛,終于,時光靜止的那一瞬間,他們擁著彼此,升上了天堂。
  “天啊……”她整個人都昏了軟軟依偎在他肩頭。
  兩個人慢慢調整著呼吸,他伸手佛開她額前的發,“小可怜,你還好嗎?你看起來象是累坏了。”
  她歎息一聲,那神態慵懶极了,“我沒想到會是這樣的……”
  他還想繼續問:“你以為是怎樣的呢?我怕我做得不好,給我打個分數吧!”
  “你你……,”她臉頰通紅,撒嬌地往他怀里鑽,“人家……人家不知道啦
  他低沉地笑了,認她的表情,他就知道答案了。
  “我愛你。”
  “我也愛你。”
  這兩句話中,沒有任何遲疑或停頓,只有肯定和誠摯。
  這是幸福的句子,這是戀人的對話,他們閉上了眼睛,緩綴沉入了夢鄉,明天,還會有更多的明天,等待著他們去相愛……


  ——完——


  ------------------
  心動百分百制作   kurra掃描 旮旯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