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九章


  一夜風雨,吹坏了滿院的奼紫嫣紅。待得雞鳴啼出破曉,暢情肆虐的自然之母才收起她的震怒,淡淡轉為飄然洒下的雨絲。
  繞珍推開袁宅大門,探望著山路上的橫石斷木,突然心有所感地吟道: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卷帘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是嗎?”袁克殊尾隨著未婚妻步入哀鴻遍野的庭院外。“第一,昨夜的雨勢絕對不‘疏’。第二,咱們似乎沒飲酒。第三,我的院子里不种海棠,因此你的詩性抒發得完全不符合實際。”
  繞珍很想揍他。“拜托!我試圖表達心中憂愁多感的情緒,你就不能隨隨便便算我過關嗎?”
  崇尚實用科學的男人就是這副德行,一點儿浪漫細胞也培養不出來。
  “抱歉、抱歉。”他謙虛地頷首認錯。
  風暴的腳步雖然歇息了,斜風細雨依然飄落一身濕。
  兩人大致上巡視了袁家和隔鄰葉宅的外觀,确定台風沒有造成太大的災害后,決定回家先填飽肚皮。
  “走吧,老媽應該熬好清粥了。”繞珍的空胃咕嚕響。
  她已經很習慣出入以袁宅為大本營,飲食則回自個儿家里打秋風。
  扑嚕扑嚕的汽車引擎聲忽爾遠揚上山。
  這可奇了,台風過后的一大清早,還有游客存著這等游山的雅興。即使如此,健行步道也在別墅區外環呀!
  是誰呢?兩雙好奇的眼停頓于車道彼端。
  半晌,吃力攀爬上山路的計程車出現在坡道的頂點,也載來他們滿心疑問的正解。
  靈均推開車門,跌跌撞撞地跨出計程車。司机老大掉個頭下山去。
  “表妹?”繞珍輕叫。
  她怎么看起來失魂落魄,一臉撞邪的衰樣?
  “靈均。”袁克殊揚起關怀的呼喚,開始接近小姻親。
  靈均的眼光停頓回未來的表姊夫身上,眸心終于擺脫呆滯和茫然,漸漸凝聚起焦點──
  以及,淚光。
  繞珍嚇了好大一跳。怎么回事?阿姨和姨丈陣亡了?
  “表姊夫!”她突然奔近袁克殊,緊緊埋進他怀里。
  “喂,這個,你們……”繞珍自問,這會儿大喝飛醋會不會太缺乏人性了?
  袁克殊承接住她的沖力,心里也是愕然。
  小靈均的性格畏縮慣了,除非遭逢极大的委屈,否則不會如此失態。
  “乖,不哭,告訴表姊夫發生了什么事?”他輕撫著怀中的靈均,一如安撫慌張惊哭的小孩。
  “對呀,你別光是哭,先把事情解說清楚。”繞珍只能陪在旁邊團團轉。
  “我……昨夜……鄔、鄔連環……”斷斷續續的描述依然不成章法。
  “謝謝,您敘述得非常明白。”繞珍翻著無可奈何的眼瞼。
  袁克殊敲了未婚妻一記,懲戒她微薄短少的耐性。
  “昨夜你和鄔先生在一起?”他開始推理實情真相。
  日前為止,他和那位名享國際的雕塑藝術家仍無緣面對面,但從姊妹倆的言談之中,他已經久仰對方的名頭。
  “嗯……”她的秀顏照舊藏躲在表姊夫怀中,暴露出來的耳朵卻泄漏一丁點徵兆。
  紅紅的?繞珍仔細打量表妹。有問題哦!沒事她干嘛臉紅?而且不只臉面,她未被遮掩住的肌膚全蒙上一層紅嫣。
  “然后呢?”表姊大人比較心急。
  “他……他……”靈均勉強移出一只靈眸瞥她,隨即又緊緊躲入安全的碉堡。“他……呃……我……”
  這樣難以啟齒的語句終于使兩位旁听者有所領悟。
  現在的問題在于,靈均究竟出于自愿?抑或被那條大漢霸王硬上弓?
  “表妹,”繞珍擬想著适切的語句,以免引發表妹切腹自殺的羞愧感。“他──強不強?”
  “表姊!”
  “四季豆!”
  兩聲暴喝嚇回她一口唾沫。
  “你們,你們干什么呀?我的問題百分之百純洁。”她赶緊拉開防護罩,以免被K。
  他們的思想也未免太污穢了吧?她只不過探听一下那位鄔兄有沒有“使強”而已。討厭!害她也跟著別扭起來。
  “他……他……他欺負我!哇……”靈均的淚水再次嘩啦啦決堤。
  如此推敲,她當真被人家給“強”了去。
  兩位監護人這下子火了。
  他們的小靈均貴為葉屈兩家的心上肉,袁克殊特別偏疼的小姨子!是哪尾不上道的流氓,竟敢把祿山之爪探向她清純的玉体?
  “別哭、別哭,表姊夫一定替你作主。”袁克殊信誓旦旦地承諾。
  遙遠的山路上,第二輛扑嚕嚕的汽車跑上山。
  敢情山區小道今早格外熱鬧。
  袁克殊縱目打量第二位來客。
  吉普車停妥于路旁,自駕駛座跳出一位聲勢赫赫的大漢,結實的肌肉、身量与他肖似,橫向的大塊頭則壯碩多了,尤其那身皺巴巴的襯衫更令訪客神似碼頭的搬運工人。
  搬運工人先是頂著滿臉的嚴厲自制下車,直到焦距對准靈均投抱陌生男人怀中,兩只眼睛終于縮眯成神色不善的直線。
  他奶奶的小啞巴!前腳剛离開他身畔,轉眼又投入第二名奸夫的怀中。這口气教鄔連環怎么咽得下去!
  他大踏步殺向袁克殊。
  “這個……”繞珍有點抱歉地陪笑。“黑桃大哥,別怪我長他人志气、滅自己威風,實在是人家看起來比較能打。”
  袁克殊啼笑皆非,舉手再敲她一記爆栗。
  “你貴姓?”鄔連環不忙追索逃妻,先摸清敵人的斤兩要緊。
  “袁。”袁克殊也言簡意骸。
  “哦──”他長長地哼了一聲,對方既不姓葉,也不姓屈,自然和小啞巴非關親戚血緣之屬。他的心頭更惱。
  “呃,鄔先生,大家……好像有誤會……”繞珍探出腦袋陪笑,方才聲討正義的惡人狀霎時煙消云散。
  識時務者為俊杰。
  他不回答繞珍的問話,逕自伸臂去抓變節的小啞巴。
  “姓屈的!”
  “啊……”靈均嚇得魂飛天外,不暇細想,一溜煙鑽向表姊夫背后。
  然而大后方的位置先給別人占走了,姊妹倆撞成一堆。
  鄔連環的鼻孔簡直噴出硫磺味。她──居、然、躲、在、其他男人、背后。
  “你給我出來!”震怒的男性之掌再次出袖。
  袁克殊橫出手臂,阻止他。
  兩雄對決。
  四顆眼珠子同時打量彼此的高矮胖瘦,再衡量自身的胜算。
  他欣賞這條大漢。袁克殊當場做出判決。
  “鄔先生,我是靈均的表姊夫,如果有什么誤會,大夥不妨敞開來談清楚。”
  一听明白對方的身分,鄔連環稍微息怒了。
  “那個小丫頭實在太不知好歹。”他的指責半合著埋怨。“虧我冒著大風大雨收留她,好生伺候她一整夜,結果呢?她早上一起床就沒命地往外逃,連聲‘早安、您好、再見’也吭不出來,其不曉得她的禮貌全學到哪里去了。”
  “原來如此。”袁克殊頷首,暫時打住一切評斷。
  “亂、亂、亂講!”不依的控訴從人肉碉堡后方飄出來。“是他、他他、他欺負我。”
  “誰欺負你了?”鄔連環凶巴巴地大叫。“我可不是那個脫光光、在地上爬來爬去的人!”
  “你脫光光在地上爬來爬去?”繞珍脫落的下巴頗有接續不回去的危險。
  “我我我、我我……”靈均有口難言,急得秀顏漲紅。“才、才不是那樣。”
  “要不然是怎樣?”現在連袁克殊都感到好奇。
  “就、就就是……”天呀!教她從何啟齒呢?“反正他、他……他怎么可以因為女孩子衣、衣著不便,就隨便‘那、那那樣’!”
  “有道理。”繞珍贊同表妹的觀點。
  “這我就沒辦法了,男人的天性嘛!”鄔連環聳了聳肩,尋求另位男性的奧援。“袁兄,您應該可以了解吧?若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女人剝得赤條條在咱們面前亂晃,那還無所謂,可是小啞巴既不符合‘八竿子打不著’的資格,當時的情況又配准了天時、地利、人和……”
  “我了解。”袁克殊心有戚戚焉。
  “男人和女人的构造本來就有所出入,她們老拿同一套標准來要求我們男人,根本沒道理嘛!”
  “說得好。”袁克殊忍不住歎息。“我也跟家里那口子解釋過好多遍,可女人就是無法領會。”
  “唉!”兩個男人居然同病相怜來著。
  “喂!”繞珍踹向未婚夫的脛骨。欠揍!
  “對不起。”他們好像扯太遠了,袁克殊即刻表示忏悔。
  “反正你對我……又沒、沒感情,怎么可以……”靈均側著半邊羞頰偷睨鄔連環。
  “我對你沒感情!”鄔連環哇啦哇啦地嚷嚷起來。“袁兄,你評評理,這女人說話還有良心嗎?”
  袁克殊礙于未婚妻的薄面,只能投以同情的眼光,不太好搭腔。
  “難、難道不是嗎?”靈均的芳心亮起一盞火花。
  變色龍的言下之意,彷佛余韻未盡……
  “算了,這個小白痴沒慧根,咱們別理她。”鄔連環慨然拍了拍同好的寬肩。“走,袁兄,我請你喝一杯,不曉得附近有沒有酒吧?”
  即使有,也不會在台風天的翌日大清早營業。繞珍直想摸出十吨重的大錘子捶傻他們,搞不懂誰才應該榮任“白痴”之名。
  袁克殊爽快地發出邀請。“鄔兄如果不介意,不妨進寒舍來喝几杯,我保存著一瓶干邑珍藏,總是沒机會開瓶。”
  “太好了。”哥儿倆肩并著肩,臂勾著臂,居然化干戈為玉帛,打算去共品一盅杯莫停了。
  “這……這可奇了。”繞珍搔著困惑的腦袋。
  “他、他──每次都這樣。”靈均又覺得委屈。
  她壓根儿別期望鄔連環學會体貼和溫柔的真義。
  “對了。”鄔連環遠遠走開几步,忽然想起來什么一樣。“袁兄,電話順便借用一下,我得打電話聯絡警方。家里那几個通緝犯還捆在客廳里喝空气呢!”
  通緝犯!
  袁克殊歎為觀止。搞了半天,鄔家大宅窩藏著通緝犯,而他們倆還有心思去玩那些“你欺負我、我欺負你”的把戲。
  “表妹,昨儿夜里有通緝犯騷扰你們,你怎么沒告訴表姊?”繞珍急呼呼地大叫。
  “那……那又不重要……”靈均囁嚅著。
  天!
           ※        ※         ※
  青彤大學的美術系館蜂擁成水泄不通的菜市場,一改往常門前冷落車馬稀的蕭條景象。
  美術系向來并非熱門系所,因此自創校以來,系大樓頭一遭出現送往迎來的盛況。系主任頂著地中海型的禿頭,感動地接受媒体采訪。
  是的,媒体。
  各大媒体的藝文版記者群集于校園內,采訪第一手新聞。种种一切,只因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名雕塑家鄔連環終于良心發現,應允了海鳥社的請托,蒞校舉辦座談會,并且將畫壇新秀夏芳絮小姐正式引介給媒体認識。
  歷史性的鏡頭,召開于青彤大學。美術系何其有幸呵!
  肯德基校長偷了個空,移步往會議廳后台。
  演講暨座談會二十分鐘前已經結束,但台下、門外蜂擁的學生依然不肯离去,擠滿了會議廳等待鄔連環現身簽名,遑論如狼似虎的記者群。因此項頂大名的雕塑家和畫壇新銳依然躲在后台,等待人潮散去。
  “屈同學。”校長大人紅光滿面地打招呼。
  “肯德基……唔!”小夏的惊呼被李子霖一掌捂住。
  “校長,您也來啦!”凌某人立刻站出來轉移焦點。
  肯德基橫了有眼不識泰山的夏小姐一眼,決定放她一馬。
  “海鳥社的成員們果然身手非凡。”老校長清了清喉嚨,進行精神訓話。“這几個學期以來,你們努力為學校爭得傲人的榮譽,本人至為感激。”
  一只親熱的臂膀突然勾上校長尊貴的肩頭。
  “喂,別打官腔了啦!”鄔連環笑咪咪的。“怎樣?有沒有興致擔任我的雕塑模特儿?我保證把你塑造得比正牌肯德基上校更出名。”
  “鄔、連環!”靈均赶忙揮開他大不敬的手臂。
  老校長的尊嚴有些挂不住。
  他……他……真的長得很像肯德基上校嗎?
  “各位,我找到一條捷徑可以溜出會議廳,而且不會惊動任何人。”陽德突然從不知名的角落冒出來。
  隊長穩坐在他肩上,顧盼得意。
  袁克殊尾隨其后。
  “咦?你怎么來了?”繞珍大為惊异。
  “我在校門口等不到你,就知道你一定被人潮困住了。”袁克殊歎气。“幸好陽德‘撿’到我,領著我進來。”
  他們約好了今天去珠寶店試戴結婚戒指,結果仍然爽約了。他開始擔心兩人的婚姻是否注定會隨時橫生突發狀況。
  “OK,各位,大家隨著陽孔雀前進……對不起,是陽助教。”繞珍看在虞晶秋的金面,立刻改了口。
  “然后到后校門口集合,我請大家喝一杯。”凌某人難得心情好,愿意破費。
  日前為止,她尚未讓三位社員知道,他們已被她出賣了。
  出版社最近接獲三本她的新稿,嘿嘿!不好意思,里頭的男女主角正好由他們三對人馬倆倆配一本,讓姑娘她的荷包丰厚了不少。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偶爾花點小錢回饋給她的男女主角們也是應該的。
  “肯德基,一起來吧?”鄔連環單單對老校長感興趣。
  “既然如此……”肯德基校長端正嚴肅地清了清喉嚨。“好吧!我應該下地親民,多多巡視人間疾苦。”
  “少來。”鄔連環曖昧兮兮地頂了頂他的肩膀。“其實你早就想死了跟著我們年輕人一起悶騷狂歡,對不對?”
  “鄔、鄔──”靈均拿他沒辦法。“對校長要尊敬一點。”
  “走羅!”陽德吆喝一聲。
  眾人魚貫踏上偷溜的旅途。
  “我們的戒指到底什么時候才能試戴?”袁克殊湊到未婚妻耳畔輕問。
  “不急啦!”那枚戒指又不能拿來兌現,因此繞珍興趣缺缺。
  “校長,您覺得海鳥社适不适合擴大編制?”凌某人興匆匆地徵詢意見。
  “只要你們的收費標准再調低一些些,應該沒問題。”校長領首應允。
  “夏小姐,你這個星期天有沒有空?”李子霖開始不安分了。
  “當然。”小夏對于新戀情向來持開放態度。
  “喵!”隊長被虞晶秋柔長的手指撫弄得無比舒适。
  靈均殿后,不知不覺間,腳步停頓了片刻。
  眼前的人叢猶如一本筆記,刻寫了她學生生涯最鮮活美好的篇章。
  一個學期又翩翩然飄揚而去,只留空气間繞梁不盡的音符。
  “你發什么呆?”一張大特寫突然跳進她視線。
  “喝!”她惊喘。
  “又來了,老鼠妹。”鄔連環搖頭咋舌,不敢苟同。
  對了,還有他!
  在眾多音律中,他獨据最震撼、最琱[的全音符,綿長無盡。
  “走吧!”她松松挽起厚實的巨掌,開始赶上其他人的步伐。
  “喂!”鄔連環突然拉停了她。“這個給你。”
  一只朴拙而特殊的鐵指環遞進柔夷,寬度符合她中指的圓周。
  “干嘛?”她納悶。
  “不錯吧!”鄔連環很快樂地向她邀功。“我連夜打造完成的。袁克殊那傻子還得眼巴巴地跟珠寶店約時間、訂戒指,咱們連這种小事都可以省了,我直接做給你便是。”
  靈均呆呆地盯住小鐵環。
  當然,出鄔連環親手打造的作品,价格自然不遜同級的珠寶首飾,可是,他、他送給她一枚戒指……
  這代表她所以為的“那個意思”嗎?
  求……求婚?
  “啦啦啦──”他哼著小曲儿,逕自悠哉游哉地晃了開來,完全沒事人的模樣。
  算了,他永遠不會懂得浪漫、懇求那套把戲,遑論把情情愛愛挂在嘴邊提。
  “好。”靈均跟上他的步伐,柔聲答允。
  “好什么?”他納悶地回頭。
  “好,我接受你的定情物。”她輕揚著戒指,唇邊漾起清靈的、恬淨的淺笑。
  鄔連環愣了好一會儿。
  莫名其妙!他可從沒想過送戒指還得徵求她的同意。
  陽德所發現的后台小路直接通向西區后門,由于該條通路已經廢置良久,門外叢生雜樹矮草,因此誰也沒料到會有人從那里鑽出來。
  陽德走在前頭,率先頂開嘎吱響的舊鐵門,細心地扶出寶貝的心上人虞晶秋。
  李子霖跟著回頭攙扶后頭的几位女性。他的魔爪即將染指到靈均,一只勢力万鈞的降龍十八掌突然伸出來,中途拍掉他的“騷扰”。
  “謝啦!她交給我就好。”鄔連環笑得齜牙咧嘴。
  他吃醋了。靈均暗暗感到好笑。
  他就是這樣,期待從他嘴里听到什么体己話,只怕得等上地老天荒。然而他一舉一措中的表現,又讓人覺得窩心。
  她淺淺一笑,跟上小夏的步伐踏向鐵門。
  西斜的落日在出口暈開來,金黃而柔和的陽光形成舞台燈一般的效果,彷佛她這一腳跨出去,眼前橫陳的將是人生另一階段的舞台;也彷佛他這一腳跨出去,即將隨著她演出不知是悲是喜、是苦是樂的戲碼。
  直到這一刻,一股強烈的、無法抑止的沖動撞擊著他的心坎。
  鄔連環悚然發現──
  他,衷心地期盼著未來那段有她參与的戲碼。事實上,他甚至無法想像女主角換人的情景。
  曾經,一切顯得如此理所當然,他的施与受她都自然而然地承接下來,沒有質疑,不會多問。但真正歸究到根柢,答案卻相當明顯,靈均只是以著和他相同的心態在接受這一切。
  是的,和他相同。存在他們之間的感情,從來不是單方面的,或者隱晦不清的。它一直明明顯顯地存在那里。而此刻,他突然希望很大聲地點明出來──
  兩人同時步入陽光下,也步入眾人的眼前。靈均驀地被他扯入怀中,一點也不溫柔。
  一記強烈的吻覆上她的唇,卻又迅速移開,只為告訴她那句迫切的聲明──
  “屈靈均,我好像有點愛你。”
  “好像?”繞珍挑眉。
  “有點?”凌某人撇了撇嘴角。
  “你要不要把多余的四個字去掉?”陽德好心地建議。
  鄔連環抬指算了算。沒錯,确實多講了四個字,重來一次好了。
  “屈靈均,我愛你。”
  她怔住了,無法言語。
  剛才不是正想著,一輩子休想從他口中听到什么甜言蜜語嗎?怎么轉眼間就打破她的猜測?
  她的嘴張了又合,完全處于不能自主的狀態。
  “沒關系,我了解。”鄔連環慷慨地拍拍她的背脊。“你當然也愛我,只不過一時之間太感動了,說不出話來。我原諒你。”
  他吹著口哨,快快樂樂地走了開來,猶如丟下心頭的花崗石。
  變色龍!這就是他的本性,總愛攻人家個措手不及。
  一抹嬌甜的笑緩緩漾開她的嘴角。
  噢!不,她才不想學他呢!如此珍貴的告白,她只想傾訴給他一個人听。待會儿,等到日落西山,等到只剩他們倆獨處的時刻,她要悄悄湊近他耳畔,輕輕地告訴他──
  鄔連環,我也愛你。
  雖然你是全世界最不解風情的變色龍。
  ------------------
  轉自百草園 曉霜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