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我的第一次──序


  終于脫稿了。
  終于完成了我的第N部作品,以及在禾馬的第二部小說。這段“血淚交織”、“可歌可泣”的過程,必須提出來和眾位看倌分享一下。
  首先,題材方面,這是凌某人的第一部古代小說。說真的,寫古代小說一直是我并不怎么樂意的事情。至于其中詳情,唉,這可提到了本人此生永琲熊h。話說小女子我國中時期功課頂呱呱(真的啦!)、体育棒呆呆(本人還當過手球校隊),堪稱文武雙全的女英豪,人類光輝的榮耀、國家第一屆女總統的候選人(稍微言過其實了一些,大家別計較),可是,唯獨歷史、地理兩科讓小女子杠龜。
  我實在不曉得,為何女孩子最擅長拿分的這兩科,由我念起來就會變成“鴨子看閃電”。在凌淑芬的考卷上,最夸張的情況曾經出現過──東南沿海的省分叫“甘肅”、唐朝的滅國皇帝叫“紂王”、云南的省會叫“云林”,說來可怜,我連北京現在在哪一省都弄不清楚……喂,別笑了啦!本人忍痛把隱私公布,您笑個啥勁儿?人家天生是路痴,連在自個儿家附近閒晃都會迷路,教我去記那种八千里外的地圖,我記不住是天經地義的,OK?
  所以,每回接到讀友們來信,建議我為何不寫古代小說,信中還夾雜著威脅利誘、哄拐帶騙,末了還會撂下一句:“哎呀,不要吊我們胃口啦!赶快寫啦!”我只好淌著滿頭冷汗,再瞄瞄書架上令我挫敗的史地書籍,轉頭當作沒看見。
  或許又會有人說了,史地不好的人也能寫古代小說嘛!話是沒錯,可是我向來篤信一個原則:動筆寫任何作品之前,一定要對該作品的背景有所了解,有几分本事寫几分稿子,我不希望在“凌淑芬作品”中出現任何与事實謬誤,或前后文不符的狀況,因為每一個作者都該對自己的作品負責,也對讀者負責。
  那么,為何這次終于下海了?
  還不是被那句老話──“從哪里跌倒,就該往哪里爬起來”害的,既然凌某人自求長進,只好想法子克服難關,排除万難,解救大陸同……呃,又扯遠了。反正在這一本小說中,親愛的讀友會發覺我對史地背景稍微輕描淡寫了一些,事出有因嘛!又是第一次,麻煩大家多多包涵。
  在最近這段創作期間,也發生了不少事情,大抵是人事之間的糾紛。說真格的,凌淑芬是個不特別好親近的人,很容易混熟,但不容易与人交心,然而一但交心之后,就會死心塌地。也因此,以往的我一直篤信“情誼至上”,但最近在朋友之間發生的一些誤解,造成我開始質疑這种對情分的執著有無必要性。
  听起來有點凄涼吧?盡管安慰我好了,我很需要的。
  對于既往的讀友們建議成立私人郵政信箱一事,由于本人稍微懶了一點,懶得天天上郵局摸索,所以還是老話一句,任何信件不妨郵寄至出版社。只是,我很擔心讀友們會對凌某人的“神龍見首不見尾”感到迷惑,不曉得投到哪里才好。
  在此給舊雨新知們一個建議,禾馬出版社离小女子的家里近得不能再近,取信容易,所以不妨斟酌寄到這里。
  在新書上寫序,實在有點不習慣,既不好意思把舊有讀者的問題拿出來回答,又不太曉得新興讀友芳蹤何在,只好瞎掰几句,就此停筆,莫怪莫怪。
                           八十四年蕭冷時
  ------------------
  轉自Pinepro's Gate Scan&OCR:Anatasia;校對:Curious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