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12


  五月二十日,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天气已經很熱,台灣的夏天比什么地方都來得早,嫣然早上上班的時候,注意到花園里的一棵石榴花,已經燦然怒放了。陽光很好,把石榴花照成了一樹火般的紅。
  照例到辦公室上班,嫣然今天有些心神恍惚。昨晚母親又去看過巧眉,回來之后只是搖頭歎气,不用追問,嫣然也知道巧眉不好,凌康也不好。因為凌康的好与不好,都牽系在巧眉的好与不好上。怎么辦呢?人生就有許多打不開的結,就有許多無可奈何,兩個相愛的人結為夫婦,該是歡樂的開始,怎會變成歡樂的結束?難道婚姻真是愛情的墳墓?所以,嫣然不敢結婚,雖然安騁遠旁敲側擊到正式提出,嫣然只是逃避,巧眉的例子使她触目惊心,使她煩惱、牽挂、擔憂,而無法幫忙。到了辦公廳,方洁心只是沖著她笑,笑得又神秘又曖昧,有什么好笑?方洁心倒是個樂觀的女孩,成天愛笑,心無城府,這樣的女孩有福了。嫣然往柜台里一坐,才發現桌上有一瓶翁百合,插得好好的一瓶翁百合,而且是极稀有的橙色的!她心中一跳,拂開百合,果然,有張卡片落下來,她拿起卡片,是張有銀邊和銀色暗紋花的紙,雅致無比,上面寫著:
  
  “別忘記這個日子,五月二十日!
  三百六十五個歡樂,三百六十五個愛,
  一年里有多少故事,多少悲歡,
  加起來仍然等于一句:我愛你!
  這個日子當然值得紀念,是嗎?
  這個日子可否得到答案?是的!
  我听到你說是的是的是的是的,
  讓我們把過去三百六十五個日子,
  變成未來百年相聚的基石!”
  

  嫣然抬起頭來,發現方洁心在笑,罩得住在笑,新來的李小姐在笑,管理處的張處長在笑……老天,她猜,全辦公廳,全圖書館都看過這張卡片了。安公子啊安公子,你永遠不管別人會不會尷尬嗎?她想著,臉漲得紅紅的,假裝若無其事,她整理著借書卡,整理著圖書目錄,整理著書籍損耗單,整理著會員資料卡……整理許多她不需要整理的東西,以掩飾她的羞澀。但是,在這羞澀的底層,她心頭卻醞釀著某种甜蜜,某种滿足,某种喜悅,某种酸楚的溫柔——加起來仍然等于一句,她愛他!那個安公子,那曾讓她笑,曾讓她哭,曾引起姐妹間的軒然大波……她的手指停止翻弄借書卡,她又想起巧眉。想起琴房里的一幕,巧眉緊偎在安公子怀中,她閉著雙目而淚流滿面。嫣然心髒一緊,本能的甩甩頭,不,今天不能想到這個,過去的事早已過去!今天絕對不想這個!今天,五月二十日,相識一周年,今天,生活里不能有巧眉。
  快下班了,她低著頭在填一張借書卡。
  “喂喂!小姐,小姐!”有人在柜台前呼叫著:“借書出去可以嗎?我可受不了在圖書館里看書!”
  她抬起頭來,安騁遠咧著嘴在對她笑。她心里暖烘烘的,眼里濕漉漉的。這就是他第一次來時說的話!她故意板著臉,故意裝著不認識他,故意問:
  “你要借什么書?”“借一本很复雜很難讀的書——書名叫衛嫣然。我等不及要看,能馬上借出去嗎?”
  “恐怕不行,”她一本正經。“我記得,這本書你常常借,怎么還沒看夠?”“永遠看不夠。偏偏這本書只有貴圖書館有,唯一的珍本,害我整天跑圖書館,我正預備,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這本書偷回家去藏起來……”“哼,咳!咳!”嫣然慌忙咳起嗽來,注意到方洁心、李小姐等都豎著耳朵在听,而且個個在笑。不能和安公子亂蓋了,這家伙口沒遮攔,想什么說什么,再說下去,不知道會說出什么話來。抓起桌上的皮包,她急促的說:“好了,好了,走吧!”走出圖書館,坐上安公子的小坦克,嫣然說:
  “我對你這輛車子很好奇,最初看到它的時候,我認為它頂多三個月就會報銷,沒想到它咳呀咳的,居然也不出大毛病,用了這么久!”
  安公子不說話,還沒發動車子,就把她擁在怀中,給了她一個熱烈的吻。她推開他,面紅耳赤的說:
  “你怎么搞的嗎?大街上也不安分!那么多人看!”
  安公子發動了車子,一面開車,一面說:
  “嫣然,你知道你的毛病在什么地方?你太介意別人對你的看法!你們姐妹都一樣,好像活著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別人!一言一語,一舉一動,都要求合乎禮節,合乎教養,合乎別人的要求。于是,你們活得很累!活得很辛苦,何必呢?……”嫣然瞪著街道出神。是的,這就是巧眉不快樂的原因,做一個好媳婦,做一個好妻子……她說她有兩個自我,一個好的自我,一個坏的自我。而今……她一個自我都沒有了,遷就別人,符合別人的要求。她成了一個空殼,比空殼還糟糕,空殼可以沒思想沒感情,她卻不能沒思想沒感情。她咬著嘴唇,沉思不語。“怎么了?”安公子看她。“想什么?生气了?今天不許生气!今天是紀念日!”唉!每天都是紀念日!她笑了,回過神來,看著安公子,他對著她笑,眼睛里柔情万縷。
  “我們去哪儿?”她問。
  “我正要問你!”他回答。“每次都是我決定去哪里,今天由你決定!要怎么慶祝?到什么地方去吃飯?或者去跳舞,或者去海邊賞月?或者到深山里去?或者去你家坐一個晚上……什么都由你,你說怎么過,就怎么過!”
  她挑起眉毛,深思著。“全由我決定嗎?”她問。“我怎么說就怎么樣嗎?你完全沒有异議嗎?”“是的。”他爽朗的說。“今晚我是你的奴隸,女王怎么吩咐,小奴隸就怎么做!”“那么,我說——”她想也沒想,沖口而出:“我們去接巧眉和凌康出來,四個人去吃一頓,聚一聚!”
  “吱”的一聲,小坦克在街邊急煞車。
  安公子回頭瞪著嫣然。
  “你真想這樣做?”他問,眼神里明寫著困惑。“我以為……今晚是屬于我們兩個人的。”
  “我真想這樣做。”嫣然回答,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事實上,在圖書館里的時候,她曾經連想都不愿去想巧眉,現在,卻覺得迫不及待的要見她!她忽然強烈的怀念起過去,怀念起四個人在一起唱“口克口克卡卡”,和大談“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日子。“騁遠,”她凝眸問:“你有多久沒見到巧眉和凌康了?”“很久了。”安騁遠低聲答,巧眉的名字仍然勾起他心底的創痛。“我想……”他哼著。“我們還是兩個人單獨過比較好……”“怎么?”嫣然尖銳起來。“你還是怕見巧眉嗎?”
  “嫣然!”安騁遠低呼了一聲,點頭說:“好,我們去接他們!不過,總不能這樣闖了去吧!或者他們有事呢,總該先打個電話問一問。”“你開到路邊電話亭停一下,”嫣然說:“我打電話去問!”
  安騁遠不再提任何意見,車子往前開去。在路邊的第一個電話亭停了下來,嫣然下車去打電話,安騁遠有些心神不定的坐在車內,心想,今晚是完蛋了!他本想在今天晚上,逼嫣然答應婚期。而現在,加入了凌康和巧眉,還能談什么?他不懂嫣然為什么要約巧眉和凌康,難道,事到如今,她還要證實一些什么!他不安的蹙眉,不安的用手摸著方向盤,不安的等待……嫣然說了很久的電話,可能凌康夫婦也不想出來,本來嘛,人家還在新婚燕爾的階段,誰要和你們共度良宵!嫣然打完電話回來了,坐進車子,她簡單的說:
  “好,他們在大廈門口等我們,去吧!”
  怎么?他們竟沒有拒絕?安騁遠無可奈何的往仁愛路開去,一面問:“你的計划是怎樣呢?”
  “去法國餐廳吃牛排,然后去海邊賞月!”
  “嫣然,”他小心翼翼的問:“巧眉能去法國餐廳嗎?能用刀叉嗎?能去海邊嗎?能賞月嗎?”
  “哦,她能!”嫣然肯定的點頭。“她必須能夠!否則,她就成了凌家那棟大廈公寓的囚犯!走出那監牢的第一步,是适應正常人的生活!”騁遠深深的看了嫣然一眼。她用了兩個很刺心的名詞:“囚犯”和“監牢”。他不知道這兩個名詞的意義,直覺的感到,巧眉和凌康可能不大對勁。這里面有問題,他不敢問,自從發生巧眉的事件后,他就再也不敢問有關巧眉的任何問題了。當他們接了凌康和巧眉,當他們終于坐在法國餐廳里的燭光下,當騁遠不可避免的再見到巧眉,他終于明白嫣然的意思了。巧眉坐在那儿,燭光映在她的臉上,她蒼白得像半透明的,瘦削的下巴,空洞的眼神,勉強的微笑,惊怯的表情……她本來就有些虛飄飄的,現在看來更不實在了,她憔悴得像個幽靈。他心悸得不敢去看她,轉眼看凌康,凌康也不見得好到那儿去,瘦了,深沉了,會抽煙了,他總是一支接一支的抽著煙。牛排送來了,四個人間仍舊很沉默,談的都是些無關痛痒的談話,天气,工作,物价,時局。牛排來了,在每人面前冒著煙。嫣然看著凌康,穩定的說:
  “凌康,你幫巧眉把牛排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巧眉,你右手是叉子,左手是刀子,你不必用刀子,因為凌康已經幫你切好了。你可以用左手扶著盤子,當心,盤子很燙。好了,拿起叉子,你可以吃了。多吃一點,在台灣,沒有人死于營養不良症!”巧眉吃了起來,騁遠惊奇的看嫣然。在這一瞬間,他覺得愛透了嫣然,恨不得再當眾吻她一次。也在這一瞬間,他知道嫣然為什么要把巧眉約出來了。她在想辦法救她,救這個已站在死亡邊緣的女孩。
  凌康的精神來了,神情迅速的變得充滿生气与活力。他和嫣然交換了一個視線,完全領悟了嫣然的用心。他熄滅了煙蒂,幫巧眉切肉,拌生菜沙拉,遞叉子,舖餐巾,送餐巾紙,一面做,他一面輕快的說:
  “巧眉,這家餐廳气氛很好,很歐洲味。你一定不懂什么叫歐洲味?歐洲是古典的、藝術味很濃的。這家餐廳也是,我們頂上有一盞花玻璃的吊燈,光線很弱。窗子上也是花玻璃,所謂花玻璃,就是彩色玻璃拼起來的,你可以想像那樣子,是?我知道你還有顏色的記憶。我們桌子上,舖著紅白格子的桌布,你摸摸看……”他握住她的手,去撫摸桌布。
  “是麻布的。”巧眉低語,臉上已漾起一絲紅暈來了。聲音里微微帶著顫音,興奮而好奇的顫音。
  “對,是麻布的!”凌康說:“我們桌上還有個杯子,里面點著一支蜡燭。還有個小小的銀花瓶,里面插著一朵紅玫瑰。”他把玫瑰遞到她面前去,讓她用手摸那瓶子。“這瓶子有長長的頸項,有一個弧度很好的柄,像一個茶壺一樣,是不是?”
  “是。”巧眉說,嗅著那玫瑰。“我聞到玫瑰的香味了。”她輕触那花瓣。“好嫩好嬌的花瓣啊!”放下花瓶,凌康把叉子塞進她手中,她又開始吃起來,一面吃,一面問:“這是很高級的餐廳嗎?”“是的。”嫣然搶著回答:“是第一流的!它們的大蒜面包很有名,你非吃一點不可,凌康,你幫她涂奶油。巧眉,你不必擔心有人注意你,這家餐廳講究气氛,光線很暗,我們坐在一個角落上,誰也看不到你。也沒有人來看你。這儿有几樣名菜,今天我們吃牛排,下次,可以讓凌康帶你來吃法國田螺。那是一种有殼的,像貝殼一樣的食物,非常好吃!”
  巧眉吃著脆脆的烤面包,吃著香香的牛排,吃著新鮮的生菜沙拉……她眉端的輕愁漸漸隱去,臉上的落寞跟著變淡,面頰上居然也浮上了紅暈……安騁遠惊奇的看著,內心深處,漲滿了一种嶄新的感動。不甘寂寞的,他對侍者低語,于是,侍者拿來了一瓶法國紅酒,注滿了每個人面前的酒杯,安騁遠舉著杯子,正色說:“凌康,巧眉,你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凌康不解的問:“你的生日?”
  “今天是我和嫣然認識一周年紀念日,”安騁遠說:“記得我們四個人第一次見面,曾經喝掉整瓶紅酒嗎?那天——”他回憶。“也是紀念日,第五十四個紀念日!今天已經是第三百六十五個紀念日了!來,讓我們為這個紀念日干一杯吧!”
  大家都舉杯,巧眉也舉杯,大家都喝了酒。酒一下肚,安公子的本性就全回來了,他握著杯子,興致越來越高亢,心情越來越激動。“凌康,巧眉!”他熱烈的說:“今晚,你們根本不在我的計划之內,是嫣然堅持要請你們出來的!我本來很懊惱,我希望和嫣然過一個安靜的晚上!可是,現在,我覺得,再也沒有比我們四個人重聚更開心的事了!凌康,我知道,我們都有心病,自從去年冬天那個下雨的晚上開始……”
  “咳!”嫣然咳嗽了。阻止的喊:“騁遠!”
  “別阻止我!讓我說出來。”安騁遠喝了一大口酒,激動的說:“這件事憋在我們四個人心里,使我們大家都尷尬,大家都忌諱,大家都別扭。現在,事過境遷,本來不該提了,但是,不說穿了,我們四個還是要繼續別扭下去。所以,我說了,那晚的事情,只證明了一件事:證明人性很貪婪很脆弱,證明我們都是些平凡的人,會發生一些平凡的事……唔,”他再喝口酒:“糟糕!”他說:“嫣然,我怎么有些辭不達意,你幫我說下去,好嗎?”混蛋!嫣然心里在暗罵。誰要你發表演說?她有些气,有些懊惱,但是,她啜了口酒,漲紅了臉,卻很坦然的說了出來:“證明我有個人見人愛的妹妹。凌康,證明你有個人見人愛的太太!這對你是种恭維,對不對?再有嗎?……”她沉吟片刻。“證明我有個很糟糕的男朋友……”
  她的話沒說完,因為安公子拿了一塊面包,及時喂進了她嘴里,硬塞住了那句話。凌康再也熬不住,他笑了起來,對安騁遠舉起了杯子:“安公子!”他誠摯的說:“我真的沒有辦法跟你生气!我一直想揍你,可是又一直有一百個理由原諒你!好了!什么都別說了,今晚,我們把以前的老帳一筆勾銷,大家都不許再有心病了!我提議,從今天開始,我們四個每星期一定要有一晚聚在一起!像那一陣,又彈又唱又樂的!安騁遠,你還記得你的和尚臉盆嗎?”
  “不許說!”安騁遠叫著。給凌康杯里倒滿了酒,揮手讓侍者走開,他們不需要侍者。“喝酒吧!”他注視巧眉。“巧眉,你別呆坐著,如果你不干杯,我不會饒你!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里,或多或少都有些無可奈何,你如果不振作起來,你如果繼續糟蹋生命,你對不起凌康,對不起嫣然,對不起你的父母!說真話,任何人都沒有資格糟蹋自己,因為他要為愛他的人活著,這是義務,不是權利!人可以放棄權利,不能不盡義務……糟糕,”他又回頭看嫣然。“嫣然,我是不是話太多了?”他呻吟起來:“上次,就是這句話闖的禍!”
  “安公子!你多喝酒,少說話!”嫣然說,注視巧眉,在巧眉臉上看到了感激、感動、感情,和那久已消失的生命力。在這一瞬間,她對那天晚上的事,才能更深的体會出來。体會出騁遠當時的感覺,体會出巧眉當時的心情。那一個“擁抱”是人与人間至情至性的表現啊!她覺得自己的眼眶不爭气的在發熱,她暗中握緊了安騁遠的手,心內有几百种柔情,像蚕絲一般,全繞在安騁遠身上。凌康干了杯子,盯著安騁遠,他惊奇的說:“你這家伙很怪异!”“怎么?”“你把我要說的話搶先說了!真气人!嫣然,你想辦法堵住他的嘴,我怕他接下來會對巧眉說他有多愛她了……”
  “我本來就很……”安騁遠接口。
  這次,是嫣然把面包塞進他嘴里,去堵住他了。
  凌康轉向了巧眉,他的手緊握著她的。
  “巧眉,你听到安公子的話了?這話也一直是我想對你說的!你知道你又瘦又弱又蒼白嗎?你知道你使每個愛你的人都很痛苦嗎?你知道你根本沒有權利讓我們大家痛苦嗎?你知道你必須從內心振作起來,你才會有救嗎?”他越說越激動了,越說越有力了,越說越強烈了。“你知道,你再這樣消沉下去,你會失去我們每一個人嗎?你知道要愛一個像你這樣的人是件多痛苦的事嗎?你知道我們在你身上,都已經盡了全力了嗎?你知道——”他深深吸气,終于強而有力的說了出來:“我對你的愛——已經快要讓我死掉了嗎?你知道,你在自殺,而我在陪葬嗎?”
  巧眉緊閉上眼睛,強忍著淚水,然后,她毅然的一甩頭,把手中的一杯紅酒,一仰而盡。她另一只手,被凌康緊握著,放下了酒杯,她把這只手去蓋在凌康握她的手上,她就用雙手闔著凌康的手。仰著頭,她堅決的對桌上所有的人,鏗然有力的說:“今天是紀念日!以前的巧眉死了!多愁善感的巧眉死了!我答應你們每一個人,新的巧眉從今日起重生!姐姐,凌康,安騁遠,你們每一個都是我的見證!但是,重生需要的不止是勇气毅力決心,還有技術問題!你們要幫助我,做我的眼睛,做我的手!讓我能看能走能獨立!明天,我去報名,我要重回盲啞學校,去念書,去學習生活的能力!姐姐,你會幫我找到點字的文學著作,是嗎?第一件事,幫我找一本唐詩三百首!那么,當凌康再念‘我本楚狂人,狂歌笑孔丘’的時候,我最起碼該知道這個‘楚狂人’是姓楚還是姓李?我要走進他的生活,走進他的興趣,走進他的世界……”她提高了聲音,更有力的說:“我們以一年為期!今天是五月二十日,明年此日,我給你們一個全新的巧眉!”
  “哇!”安騁遠眼眶紅了。又舉起杯子來。“為火鳥干一杯!”他自顧自的干了杯子。“火鳥?”凌康喃喃的問。激動無比的握著巧眉,他滿臉都被興奮燒紅了,他的眼睛明亮閃爍如星辰。他的眼光盯著巧眉,眼里心里,都被巧眉占滿了。火鳥,他不知道什么是火鳥。但他看到,巧眉的臉孔那樣光彩的紅著,像朝霞,像“火鳥”。“火鳥,”嫣然清楚的說,滿眼眶都是淚,滿胸怀都是激情,她不由自主的述說“火鳥”的故事,從安騁遠那儿听來的故事。“相傳有一种鳥叫火鳥,它是永生不死的。但,它的生命只能維持五百年,到五百年的時候,它就把自己投身到烈火里燒成灰燼,這灰燼就變成一只重生的火鳥。”她啜了口酒,臉也紅了,紅得像酒。“火鳥,”她重复著:“不經過烈火燃燒,不經過燒成灰燼的苦楚,怎么能得到重生?”她舉杯。“為火鳥干一杯!”她也自顧自的干了杯子。
  “哦!火鳥!”巧眉听懂了,她被那嶄新的、醒覺的自我“燃燒”著,被凌康那火般的熱情“燃燒”著,被姐姐和安騁遠那強烈的鼓勵与愛“燃燒”著……她知道,她一定要經過這一關,投身到烈火中,燒成灰燼,再“死而复生”!她點頭,重重的點頭。從凌康那儿抽出手來,她找尋自己的酒杯,凌康把杯子遞到她手中,為她注滿,也為自己的杯子注滿,他和她碰杯,杯子的聲音“鏗”然而鳴,她說:“是的!為火鳥干一杯!”凌康凝視著她。“燃燒吧!火鳥!”他說:“燃燒吧!我愿意陪你,一起投入烈火,一起重生,再一起飛向永琚I”
  他們都干了杯子。“好一句‘一起飛向永琚式I”安騁遠說,熱烈的握住嫣然的手。“我們也一起飛向永琝a!”
  這一刻,天醉了,地醉了,夜醉了,人,當然醉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