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8節


  唉!真的能啥事都不管嗎?合該我今年犯太歲,啥事都來沾上我?連在台中也不得安宁。
  從母親那邊得知,自從父親口頭宣布財產的百分之五十即將給我繼承后,他老人家雇了一名高明的保全兼征信人員守在我身邊,生怕我教人給暗殺什么的。
  當然,我那票親戚還不至于泯滅人性到那般,于是我更肯定我給父親設計了。他老頭只是想利用這半年來觀察他那些妻妾子女們對財產的看法,与對付我的方式;難怪母親在許久之前就說父親不存好心,必然會招惹到我。一方面要求兄長們代我尋夫,讓我有人可嫁,一方面想知道他的孩子中誰的手段最好,可讓他用來當財產分配的依据;如果鍾紹正我的爹會把百分之五十的財富砸在我身上才有鬼!除非他真的樂見下一代反目成仇,否則他會益加小心將他的財富做最恰當的分配。
  目前為止,沒找過我的就是大媽、二媽、三媽。以及此刻人在國外的老大鍾峭偉了。我父親的妻子們都各自有厲害的地方,也不輕易撕破臉或露出貪財面孔,所以我才說父親的小妾馮詩茹最沒前途,不懂得使弄更深沉的手段,只會人前逞威風,徒落了個惡名,反而益加沒地位。照理說最年輕貌美的妾應是最受寵,但父親最后心系的還是我那無情且不肯愛他的母親。
  我那些兄弟們前來找我敘舊都還能保持平和面孔,有的是替我介紹男友,有的要找我合作,有的已申請要成為我的理財顧問;當然也有罵我的,就是鍾岷之那小子了,破口大罵的程度有別于他平日斯文的形象。他是為了方慎哲來罵我的,据說那人被我傷得太重,放棄唾手可得的碩士學位,放逐海外,決心為家族企業開拓海外市場,五年內不會回國。這就非關財產問題了。
  不是沒有暗斗明爭的,但我那些兄弟們明白,与其找我冷嘲熱諷,還不如提供對雙方都有利的方案合作更來得實際;如果不是有厲害的母親調教,這票毛頭小子哪會這么知輕重?是不?而且我那些兄弟恰巧都知道言語上的傷害根本傷不了我,他們也就省了那閒工夫。可怜哦,這會儿我有些可怜起馮詩茹那五歲的儿子;一個會潑婦罵街的母親能教育出什么子女?
  唉!人各有命啦。隨他去。
  除了家人的拜會之外,當然北部捎來的訊息不容忽略,從大陸取景回來的應寬怀先找到我,可惜了他千辛万苦代我找了那么多游學資料,偏我居然全用不上,不過我告訴他來日方長,不急,總用得上。我想過些天他也會下台中吧;雖知道母親与他沒有結果,他仍是不減仰慕之情,能看到人也是好的。
  再來就是昨夜找到我的樓公子。他之前為我申請了支大哥大,而號碼只有他知道,當大哥大響起來也就是他終于要找我了。他以為我來台中只小住三、四天,而他目前忙著周旋在一票日本客戶中,對著那票好色人口,居然沒讓我陪同出席可見今日我身分的不同,以往他可是物盡其用,一點也不吝嗇將我分享,尤其老實說我哄客戶的手段挺高,連他都贊賞有加;沒讓我派上用場,就不知他目前的女秘書是否胜任?
  我在台中已住了十天,天天往母親的畫廊跑,當小妹兼工友,勞動自己快要生蛌滌念Y,偶爾在傍晚時到美術館的大草皮上看人放風箏。
  不知道是否為下意識的存心,我居然住了這么久,而我也知道他終于會忍不住打大哥大找我。昨夜,我只淡淡道:“還想再住几天。”便收線。而他似乎也不急切地要我非回去不可。
  這扰人的關系呀!如果他能夠完全冷淡一如當初,那我會走得洒脫;如果他能平凡痴纏。展現無理蠻占的男性本色,那我更會甩頭就走,也不致落得這番凄慘意境。是他夠高竿吧!尺寸之間的拿捏高超一如他做生意的手段,
  今日傍晚,沒有看風箏的心情,坐在畫廊門前的台階上,我仰首看天空,五點半的光景,沒有太多黃昏的顏色,百般無聊地正想打哈欠伸懶腰,不意,遠遠走來一個修長身影令我瞌睡虫全消失,只能訝然而呆愕地目迎來人走向我——樓逢棠!
  他怎么會來台中?
  西裝外套擱在左手手臂。沒有套領帶的白襯衫開了兩只扣子,袖子挽高,他全然一副休閒狂放的扮相。連他的頭發也不再一絲不苟,垂了些瀏海下來。
  他直直走到我身前站定,我高抬的頭快要往后仰倒了,他伸出右手,扶住我后腦,彎身給我一個吻。
  “你怎么來了?”
  他的手滑到我的腰,我順勢站起來,整個人貼在他怀中,不急著离開他健美的身体。
  “我有三天假。”摟著我居然往大馬路走去。
  “這是我母親的畫廊——”我指著身后,他不會不知道吧?
  他笑:
  “總會見到的,改天吧。”他招來一輛計程車。說了桂冠酒店,便閉眼休息,但他的手始終沒有离開我的腰。
  原來他是搭飛机來的。
  “怎么不開車下來?”
  “我累。”
  我依入他頸窩中,不期然看到他耳畔一口唇印,老天,我該作什么反應呢?吃醋發怒嗎?其實我還沒達到那种情緒,但心頭總會有些不舒服。這是可以預料到的,我不在的期間他當然有其他女人排遣需要。以往他不是同時有許多女伴?現在我又何必介怀?也許,我介意的只是他沒有把唇印擦掉吧!我一直知道他不允許濃妝艷抹的女人在臉上留下印記,以前也不過只有一次吻花了我的口紅,往后就不再有過了。
  他累?在發現了這個口紅印后,疲累便染上曖昧的顏色。他到底有“多”累?
  我抬手刮向他耳畔,可能有些痒,所以被他抓下來,他連眼皮也沒有抬一下。我又以另一手去刮他耳畔,他終于睜開一只眼,抓過我的手,看到上頭一抹紅后,眉頭不悅地擰起,拿出面紙給我,我緩緩地替他擦去。一干二淨。
  抵達長榮桂冠酒店后,他直接拉我上頂樓的套房。將衣服拋在客廳,他立即走入浴室。
  我雙手大張倒在柔軟大床上,說不清自己目前的心情。他來台中,我不該有過多的喜;他有其他女人也不該令我有些微的怒。情緒的种种并沒有強烈到可以區分,也沒有單純的呈現,所以我才說理不清。
  只是,那牽念是确切存在的。他會挂念我,我也會想起他,但不是非有那個必要在一起朝夕相守。那感覺淡淡的,可是——它存在。
  多令人心悸,這种感覺与愛情差多少?
  浴室的門打開,我看過去,而他已赤裸裸地走向我。我撐起頭,差點對他吹起口哨。完美的比例一如大衛像;這种身材可不是平空就有,他很注重健身、游泳,所以他身材健美,卻又小心地不去練那种過于囂張怒放的肌肉糾結。
  他坐在我身側,緩緩愛撫我的長發,我笑道:
  “你不是“累”了?”
  “這一方面而言,恐怕得對你貢獻完后才能有“累”的時候,”
  我不信地大笑:
  “你不會是在告訴我十天以來你都沒女人吧?”
  “沒有好對象。”他手已滑到我上衣鈕子上,正一顆一顆地解開。
  我不想再問了。因為不管他說的是真是假,一旦他開始會對我解釋。就代表我与他之間的關系已有了約束。不,我不要他的告白,我更不能呆呆地去探問,我們之間不需耍再更進一步,沒有必要;我更不要他當真會為我守身。代价不是我付得起的,可是——
  天哪,我矛盾的心在想些什么?難道我不到三十歲就有“幸”成為精神分裂症的一員病號嗎?不,我什么也不要想了。
  而,接下來,我也沒有机會去想,摟住他的肩,沉淪在感官的欲求中,忘卻了一切——
         ※        ※         ※
  我美嗎?我足夠美到讓他專注于我一個人嗎?
  我美,但我不是他有過的女人中之最美;与他有過肉体關系長達兩年的施嵐儿比我更美,更是一身媚骨蝕人心魂。同居這一、兩個月以來,我都沒問過他与她之間的情況,我知道在我与他有肉体關系那几個月,他同時有數個女人,而施嵐儿比我更受重視,但自從他把我從机場擄回,半強迫我同居之后,似乎,他真的只与我維持性關系;因為每晚他都睡在我身邊,不管他應酬到多晚。
  或許,美貌在他的標准上,已不是最重要的事了吧!他不見得需要“最美”,但要能長久吸引住他,這就要看各人特色了,我的特色?也不過是玩了他一下而已,卻令他記仇至今,男性的自尊真的禁不起人家小小玩弄一下嗎?至少我知道樓逢棠就是。
  是不是直到我宣稱狂戀上他之后。才會令他退避三舍,真正甩掉我?目前我已不大敢做風險大的事了,還是小心為上,
  可能他昨天真的累了,才會今日睡到中午還沒轉醒。上床之前,他的“累”是終于搞定了明年与日本大企業的合作計划;上床之后,他的累是精神上饜足,身体上虛乏,很滿足地倒下。
  他說要放假三天。不知會是怎樣的休息法?這人工作起來可怕,唯一的休閒是泡在女人堆中當花花公子,不知他何時會決定擺脫同居身分,再回頭當他聲名狼籍的花花公子?
  我停止胡思亂想。在床上伸了個懶腰,坐起來,才想到了某個嚴重的問題!
  要命,昨夜沒用保險套!飯店當然不會准備這個,我又沒帶在身上,并且昨夜也忘了。我開始抓著頭發算我的安全期,回想我上回月事來的時間,卻一時之間記不起來,是十二日?還是二十二日?
  “做什么?”身后壓來一具軀体,雙手輕叩住我腰。他扎人的下巴栖在我肩上。
  “你沒用保險套。”
  “你還是怕我身上有病是嗎?”他口气不悅。
  我歎气:
  “我看過你五月分的健康檢查,一切良好,歸功于你以往都有用保險套,沒讓你得病,也沒讓你的孩子不小心在別人的子宮著床。”現在我只怕怀孕。
  “你從沒讓男人有机可趁是吧?誰曾有幸經你允許不用保險套嗎?”
  他的問題狀似不認真,但可能正是他一直想知道的,我搖頭:“你是唯一一個,但我沒允許你——”算了,不說了,反正都這么著了。
  是福不是禍,一切看著辦了;是禍我也躲不過!
  “你怕怀孕?”
  “廢話。”我推著他,想起身,卻依然教他摟個死緊。我轉身看他:“你不會還想賴床吧?”
  “我与你打個賭可好?”
  “什么?”
  “這三天,我們不用任何避孕工具,如果有了孩子,我們結婚;如果沒有,就繼續任這种關系曖昧不明地過下去。愿意賭嗎?”
  “你……開玩笑!”我立即沖口低呼出來。
  他搖頭:
  “我是認真的。”
  “你沒有必要下這种荒唐的賭注,你根本沒有必要娶我,天知道我与你根本沒有當夫妻的條件!而你……你怎么會對我動起這念頭?”我叫出的聲音几乎語無倫次。他沒事娶我做什么?
  他雙手滑向我的臉,再往我披散的秀發中穿梭而去,這是他最愛的動作,玩弄我如絲水滑、不會糾結如干草的頭發。他對女人的長發有難以言喻的喜愛,因此堅決不讓我用發膠、慕思之類的東西去涂得油膩;他曾說過我的頭發是他見過最迷人的。如果我想惹他厭惡,只須弄一桶豬油往頭上砸,便可以成功地教他退避三舍。不過,因為我不作興糟蹋自己的頭發,也就沒有這么做了。
  不梳髻、不吹造型、不噴膠,自然地披散或松松地系上一條絲帶,是他最眷戀的風情;而我也常在他的撥弄中感到一种難言的宜人舒适,有時比做愛更有韻味。
  “對你我而言,這都是一項冒險。我也不能相信自己會渴望你到愿意走入婚姻,即使那是我一直排斥的。所以,我們交給老天裁決吧!”
  他對婚姻也是沒啥好感,但又為何會起這种動念呢?我看著他:
  “娶或不娶,對我們之間不會有所不同,你何必冒險?既然沒有約束力,那么一紙證書也不過是形式而已。而且,你如果會娶妻也不會是娶我“這种”女人。”他不會是臨時起意,完全沒想到往后的事吧?
  不管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讓人有机會綁住我身心的自由;即使一紙徒具形式的婚書也不行。
  他將我圈入怀,一手滑到我小腹:
  “一時之間,想讓你的身子孕育我的孩子。如果我有孩子,必須在合法的情況下產生,這對孩子才公平。那么結婚就是必須的手續了。”
  原來他突然想要有個小孩。但我卻從未有這方面的幻想,拉開他雙手,我下床穿衣:
  “很榮幸讓樓公子您相中我的肚子,但很抱歉,我沒有生育的打算。您還是趁年輕,快快去找一名美麗聰慧的女人生下你优秀的下一代吧!”
  “你不愛小孩?”
  “不愛。”我回答得沒一點遲疑。
  生性的自私自利,以自我快樂為生命意義的我,絕不輕易去負責另一個生命体的喜悲生死。別說孩子產生會必然造成我腳步的躊躇、無法再任意來去,孑然一身只須管好自己便無挂念;最重要的,我不确定自己有沒有偉大的母愛去教養一個純淨的生命体,將他由無知的小娃娃引導成獨立思想,并且身心健全的個体。太偉大的責任,向來為我所排斥。
  古老年代,生育是為了傳宗接代;在現今社會,女性會想生育,是為了心愛的男人,想生一名“愛的結晶”來滿足愛情的最終想望。最好是綜合兩人面貌特色,才能叫做“結晶”。
  女人去愛男人的方式很奇怪。有愛了,才有肉体關系——俗稱獻身,然后便會一心一意受孕,為男人舍身忘死去生個孩子,這是戀愛的所有步驟,完成了,便叫圓滿;那么,可想而知。一旦女性知曉自己不孕,就必然是悄悄走開,活似自己成了下等人,對不起天下的男人似的。女性自己認定了不孕等于沒資格為人妻、与人戀愛;男性們索性也就順著民心去負心,依然得以得到全天下的体諒。
  瞧,電視中的坏女人如果設定為男主角的妻,而女主角是男人的外遇,不必想也知道那妻子一定不孕,迫使社會大眾原諒男主角“不得不”外遇的苦衷,演到后來不孕的女人是惡女,活該充坏人,最后下場凄涼。世人竟然忘了正妻与不孕不是罪該万死,外遇才是令人發指的事,奸夫淫婦備受同情。真不知世間的价值觀何時變了?一幕幕扭曲世情的肥皂劇,也許正是反映了所有人——包括女人,對感情的看法!活該她不孕,丈夫有外遇是應該。
  還說女權盛行,為何我竟看不到?
  在我的想法中,一切都很簡單。性就只是性,愛是另一回事,生子更是另外的事,都是各自獨立分開算的。
  我愛不愛他与性無關,生下生孩子也無關愛情有無;而他竟然想讓我生小孩,真好笑。
  扣上最后一顆扣子,我坐在梳妝台前梳頭,由鏡中看向他沒表情的俊臉。
  “如果昨夜你受孕了呢?”他沉聲問著。
  “應該不會。昨天是我的安全期。”如果我日期算對的話。“可想而知這三天我不會有幸中獎。”
  “我以為你有些喜愛我。”
  “是,但還不至于喜愛到想占有你,坐上樓太太的寶座。”或者說我這二十五年的生命中從不去產生占有心去霸占任何東西;一旦有了所有物,就是一种負擔,既然生命的起落向來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更是無須去得到太多東西;既然不能為我所完全掌控,那我索性一律低調看待,我只要安好地打點我自己就行了。
  他也下床穿衣,立定在我身后,由鏡中看我;我微笑以對,隨手拿起桌上的干淨上衣給他穿上。
  他接過。
  “也許正是你一副凡事不在意、執意自我的神情,令我想在某种形式上擁有你。”
  見他穿好了,我轉身拉過他手代他扣上袖扣:
  “對于這种事,我沒有興趣。一如我并不想要小孩,恐怕無論如何你都得另找佳人了。”知道必然會有那么一天,我竟然有些微不舍。可是權衡過后,這是不得不的割舍;我并不想与任何人共度往后的日子,即使眼前條件优秀如他。
  他順勢拉起我,笑道:
  “三天還沒過完,話別說得太早。”
  我舒服地靠在他寬大的怀中,不急著動。像只懶洋洋的貓倦伏在日光浴的恩典下。
  “不會有什么改變的。”我應著。
  “你讓我覺得自己的身价正迅速貶值中。”
  “別擔心,市价行情比你預料得更樂觀數倍。”我拍著他背后。
  他低沉笑著,拉我出門去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