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03


  從一大早開始,耿雄天開始有心神不宁的感覺!十多年來他几乎已是泰山崩于前動都不動一下,冷靜到令人駭怕的地步。少有事情可以讓他心煩了!今天的浮躁顯得大大不尋常!會有什么事發生嗎?
  “師父,你沒用午餐。”耿介桓走進耿雄天的辦公室,正好与端午餐的佣人擦身而過,看到完全沒動過的飯菜。
  “吃不下。有事嗎?”他坐在大沙發上,點了一根煙。
  “洛洛讓老林帶來一份調查表。”
  “老林?他來台北做什么?我不是叫他只負責保護好夫人就好了!”耿雄天跳了起來。“他人呢?”
  “東西送到后立即回去了,也不能怪老林,洛洛下的命令誰也抗拒不了。”耿介桓深思的看著手中的資料。
  “洛洛有什么調查表那么重要非要老林送來?”
  “一些南部幫派不守規矩向老百姓勒贖的事,她說最近南部盛行綁架,尤其是富翁与他們的家屬,要您去整頓了。”
  “不可能!一般的綁架都不是黑道兄弟會做的事,不過是一些財迷心竅的人渣想撈一筆橫財才會鋌而走險。我們有最完整的資料庫,他們的一舉一動我們還會不明白嗎?洛洛變笨了嗎?以為我不會知道!”
  洛洛在玩什么把戲?二人心中都在這么想。
  當時鐘指著二點半時,耿雄天的私人電話突然響了起來,耿介桓隨手接起。“喂,那位?”
  電話那頭傳來洛洛的哭叫聲:“介桓……我媽咪被綁架了啦!”
  “什……”沒有多問的机會,耿雄天一把搶過大吼:
  “你再說一次!你有沒有開玩笑!”
  “爸爸……我剛剛接到恐嚇電話,要我……要我立即准備三百万,不然媽咪的手指頭會被送回來……”
  “你為什么沒有保護好你媽?讓她一個人出去!為什么會有人綁架她?”耿雄天甩上電話,立即沖向大門。“備車!立即撥二十個人跟我南下!還有,通知南部十三個堂口,立即到甯K待命!”
  “知道了!”耿介桓也緊跟其后。
  “還有──”耿雄天上了車才想到。“替我找孟冠天,要他立刻到甯K。介桓,你帶他一起來,這邊先通知凝霜坐鎮。”
  凝霜是耿雄天的女弟子,一直是影子性質的存在,從不露面,是殺手組的領頭。
  “是!”
  一個小時后,直升机降落在甯K別墅的草皮上,就見林媽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跪在跟前。“老爺子,對不起……”
  “別說了!洛洛呢?”他大步進屋,各堂口已派出六位精英份子團團守住別墅四周,二十名台北帶來的殺手全排在門外,二個隨身保鏢跟他進屋。
  “爸爸!”一把死摟著父親,哭成了淚人儿!
  “告訴我過程,不許哭!”耿雄天失去了冷靜,臉色嚴厲又蒼白,雙手鐵鉗似的抓著女儿的肩膀。
  抽了張面紙擦淚。
  “一直以來,附近的人都猜測,媽咪是台北某巨富包養的小老婆,一定很有錢。前些日子,我就感覺到有几個人在四周走來走去,那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善類,所以我才做了份資料要您留心呀!在這种小地方流言是很可怕的!還有人傳說咱們別墅里有很多金銀財寶……不只我們受勒索,對面的方叔叔也是,他也得准備一百万才行。”
  “關對面的人什么事?”耿雄天一雙濃眉凶惡的揚起。
  “他……他在追求媽咪,一直以為媽咪是別人的下堂妻,一直說要娶她……”
  “老林怎么沒告訴我!”他的怒吼聲如打雷!
  事實上方正德籌一百万的原因是他寶貝女儿也被綁架了。阿猴才不把十万元看在眼內?
  “那是夫人根本不在意啦!老林怕你生气……”林媽誠惶誠恐的說著。
  電話聲再度響起,耿雄天的手下已裝好追蹤裝備,他才拿起電話──
  “喂?”
  對方發出怪里怪气的聲音:
  “男人出現了嗎?我要的三百万准備好了嗎?”
  “我要确定我妻子的安全!”耿雄天隱著怒气,強硬的命令仿若他才是那個主控者,天生王者的气勢!那邊的人嚇呆了一會,才哧哧怪笑,強掩著恐慌,卻逃不過耿雄天的利耳。
  “她沒事……你的姘頭很美哦……如果不給錢的話,我們就要一個一個上她了……嘿嘿!”
  “閉嘴!”這些人都得死!耿雄天青筋暴突咬牙道:“讓我妻子听電話。”
  “凶什么凶……”那邊顯然被他威嚴的聲音嚇傻了,乖乖的拉過葉翠湘。“過來!你的姘頭要和你說話!”可能是拉得太用力了,她的手撞到桌子,她很輕的呻吟了聲。可是耿雄天听到了,怒吼:“別碰我的女人!”
  “你──”葉翠湘不敢相信電話那頭真的是丈夫的聲音。
  “翠湘,你有沒有怎樣?他們有沒有……”
  “沒有……我沒事。”她撫著似乎有些扭傷的手腕,輕聲回應。
  “我只是有些感冒……”才想多說些什么,電話立刻被搶過,阿猴強硬道:
  “明天中午,將錢放在七號公園第三棵樹底下,當我們确定錢收到之后,會立刻放人,別叫警察,否則你妻子會死得很難看!”
  電話挂上,阿猴盯著葉翠湘──
  “你的男人很有身份地位嗎?那口气好像習慣命令別人。”
  葉翠湘坐回沙發上,扶著右手腕輕道:
  “放我走吧,你們惹來大麻煩了!”
  “你在我手上,你再有頭有臉又敢怎么樣?等我拿到錢遠走高飛到台北,他能怎么樣?只要我混上一級老大,巴結上耿老大,到時連大富翁都要讓我三分了!”阿猴得意的大笑,掃了眼那一票高中生,更得意了。有了錢,還需要窩在甯K當小癟三嗎?
  “你──想當耿雄天的手下?”葉翠湘不可思議的問著。
  “混黑道,當然要找一個最強的靠山。放眼當今黑社會,誰比得上耿老大?耿雄天,耿雄天也是你叫的嗎?閉嘴!”
  “你一定會后悔綁架了我。”輕咳了兩聲,葉翠湘疲倦的倚入椅背深處。昨夜与洛洛乘了一夜的涼風,一早起來就有一些發燒的症狀,此刻頭更暈了,感覺溫度一直在上升……他來了!他終于來了,含著笑意,她迷蒙入眠。
  “阿猴,放了老師吧!她發燒了。”方美純探了一旁葉翠湘的額頭,低叫了起來。
  “別吵!”阿猴甩了方美純一巴掌。“生個小病死不了!反正明天她就自由了!你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你老爸還在籌錢,不夠錢的話,我就把你們這些丫頭賣到日本當妓女!”
  嚇得小女生們全擠在一起,不敢再多說什么,眼底的怨怒全指向方美純;她使她們隱入怎樣的危險中哪!只為了她那幼稚的复仇!
  方美純早后悔得半死,不敢看向同伴的臉,一心祈望父親能及時籌出錢,以后,她再也不敢做坏事了。
  “是山下村子那一帶。”追蹤到大約地點,一名手下報告耿雄天。另一名從檔案中抬頭道:
  “這邊小幫派有六個,其中三個規模較大的,總部在屏東市那邊;另三個幫派是光野幫、吉寶聊、剛強派,只不過是二十來人的小組織,不成气候,在村子一帶為非做歹而已,但沒有綁架的記錄。”
  耿雄天盯著那份資料,平靜的面孔上是一片肅殺之气,緊握的拳頭顯示出他排山倒海的怒气!“洛洛!”他厲聲問女儿。
  “是幫派所為沒有錯,甯K這地方民風太純朴了,沒有人做得出這种坏事。”
  “那么,”耿雄天緩緩吸了口煙,淡淡地道:“將那些幫派全給我毀了!兵分七路,六路去搗毀那些小幫派,其他人跟我行動,到探測到的地方進攻!”他看了下手表,對身邊一個貼身保鏢道:“六點以前,我要知道确切的地點与對方的人力部署。”
  “是!”那人立即領著兩個手下出門。
  林媽戰戰兢兢的送來餐點,有點不可思議這個時刻老爺居然會想吃東西。
  “老爺、小姐用餐了。”不知是用那一餐,才下午三點半哩。
  洛洛努力低垂著頭裝著很悲傷的樣子。現在父親依然在狂怒中,但至少已恢复了冷靜思考,她可不能露出破綻,否則就完蛋啦!
  “你媽媽為什么會單獨出門?”
  “有時候她會自個儿出去散步呀,你總不會認為媽咪真的不出門吧?那對身体更不好。”她暗中吐個舌。
  “還有呢?”耿雄天銳利的盯著女儿,不相信這是理由。
  她昂首直視父親,反守為攻道:
  “還有?還有?真的那么關心的話,為什么丟下她不管?二十年了!她所有的青春年華全在等待中虛度!別人都猜她是人家包養的小老婆,她有多委屈你那里在乎了?好不容易回了國,卻又被你送來這個邊疆地帶!會發生今天的事,你要負最大的責任,她是你的妻子呀!”
  “住口!耿靜柔。”她踩到他最深的痛處了!嚴厲的喝斥女儿,他少有連名帶姓的叫她。
  一個手下走進來打破了沉重的气氛,恭身道:
  “盟主,門外有一位方先生堅持要見小姐,說有急事。”
  “不見,叫他滾……”
  “叫他進來。”是方正德,中午過來要她別擔心,立即去籌錢的老好人。洛洛正是要爸爸見那“情敵”。
  “盟主?”手下再問了一次。
  “他是誰?”耿雄天問她。
  “替媽媽籌贖金的男人。”
  “你沒叫他別管閒事?我耿雄天的妻子几時要靠別人來救了!”冒火的眼顯示出想將女儿掐死的沖動!他的女儿一定是故意气他的,偏偏真的气到他心深處了!
  “人家是一片好心……”
  “叫他滾進來!”他吼。倒想看看敢動他妻子主意的男人長成什么樣子!
  一會儿后,捧著個大皮箱,身材有些發福、矮壯的方正德冒著冷汗加熱汗半跑了進來,眼中只有洛洛──
  “葉小姐,我把一塊土地賣掉了,這里是四百万,可以救人了!”他直覺得膽戰心惊,門外那些黑衣壯漢看來一個比一個可怕,鄰居都嚇得半死不敢出門。葉家怎么會出現這些人?“葉老師現在好不好?歹徒有沒有打電話來?”
  “葉老師?”耿雄天完全不理那個矮胖男人,提起洛洛的衣領低吼:“洛洛,你給我說清楚!”他可不知道他妻子成了人家口中的“葉老師”。
  “媽咪生活太無聊了嘛……偶爾出去教一、二堂美術課而已……一星期兩堂課而已啦。”說真的,父親的樣子還真有點嚇人,她膽敢再嬉皮笑臉就真的不要命了。
  “老林!”耿雄天丟下女儿吼向剛回甯K的老林。
  老林一臉的忏悔,垂頭不語。
  “沒用的東西!”他冷哼。“居然沒有人告訴我,我的妻子、堂堂龍焰盟的老大夫人出去當職業婦女拋頭露面!你們對我可真是忠心!”
  “龍──龍焰──盟?”方正德嚇傻了似的低喃,在不小心触到耿雄天的目光后急忙低垂。天哪!地呀!人家是黑社會老大哪!難怪外面會有一支可以媲美軍隊的手下。他再怎么孤陋寡聞,好歹也是個大地主,听過几個道上的人提過龍焰盟的耿老大……他這一塊山坡地就是賣給龍焰盟屏東分支的老大呀!好個美麗溫雅的葉老師居然是黑道老大的女人嗎?
  “滾出去。”耿雄天低語,口气溫和得不像在赶人,可是卻含有無限威嚴!老林立即將方正德帶了出去。
  “洛洛,你給我站住!”瞥見女正要往樓上移去,他吼住了她。
  “六點才救人嘛.我……去睡一下。”她可不想再留下來等人罵;而且她在母親身上裝了竅听器,得上去听听看有什么事沒有。
  “晚上的确比較有掩護效果,可是對付這些小角色不必如此慎重,一旦查到地方,馬上進攻,你媽媽的聲音有點沙啞你不知道嗎?她又生病了!”
  “只是一點小感──冒。”她吐了吐舌。今天的老爸非常失控,也更加證明了他的真心真情,她輕道:“這一次救回來,你又想將她往那儿塞了?無法讓她快樂的話,就放她自由吧。”
  耿雄天轉身不理她。
  今天的夕陽,殷紅得詭异,盛夏的黃昏居然流瀉著陰寒涼風。
  在這間泡沫紅茶的倉庫中,四個高中小女生与葉翠湘就是被關在這里。四、五個人守在紅茶店,二個人守在倉庫門外,而阿猴与另一手下就在里面守著這些肉票了。
  几個便當丟在她們腳邊,阿猴道:
  “快吃飽好睡覺,明天你們就可以回去了。”不安的陰影來自下午打的那一通電話。那個男人的聲音,像是來自地獄,直寒透人心脾!太不尋常了!平常人要是接到勒贖電話,都是像方正德那樣嚇得惊惶失措,直求他們放人,一切條件照辦!那里有可能還那么鎮定?并且命令他……媽的!那男人命令他,而他居然被嚇到了!
  那個男人不是普通人。只有事業成功的男人才會有那种气勢,他到底有多成功?為什么一點也不怕他?富人不是都很怕死嗎?
  葉翠湘小睡一會醒來后,感覺身体好多了;但因為是睡在沙發上,姿勢并不舒服,身子有些酸疼。
  “老師,吃飯。”方美純拿一個便當給她。
  “謝謝。”她知道這計划方美純也有份,否則不會由她引自己到后門被綁架;只不過她天真的沒料到,她自己也是人家眼中的獵物。經過這一次教訓,這孩子會變好吧?她們這些小孩全嚇坏了。
  “老師,對不起,對不起……”捧著飯盒,方美純愈想愈后悔,愈想愈傷心,眼淚鼻涕流了滿面。“雖然……我不想讓你來當我的新媽媽,可是也不該這么害你──我──好難過。”
  阿猴沖過來,怒吼:
  “你哭死人哪!哭了那么久還哭!討打是不是?”他已夠煩了,眼看就要兩個巴掌打過去。葉翠湘擋住他。“別打小孩子!她們還小,當然會怕。”看似柔弱的她,自有一股沈靜的威儀,阿猴怎么也打不下去,卻又不甘心弱,一雙三角眼轉為淫穢。
  “哼!你倒是一點也不怕嘍?你的男人很疼你是不是?媽的!竟敢命令我不許碰你!我阿猴倒想看看你憑那一點迷得你姘夫神魂顛倒。”那個男人該求他的!如果他肯求他阿猴,他的女人就不會被吃豆腐!也不想想人在他手中,他想怎么做全憑他大爺高興。
  在甯K,這种白皙又有气質的大美人是很少見的,不說的話誰猜得出她已過四十歲了!真的很美!大富翁的細姨果然和一般女人不一樣。那副凜然不可侵的神气,他就是想碰碰看!葉翠湘打開他伸過來的手。
  “別做你會后悔的事!你不知道你惹到了什么人。”
  “哈!我玩了你!誰都奈何不了我。”
  “別碰葉老師!”女學生們一致圍了過來。
  “滾開!”阿猴丟小雞似的將那几個丫頭推開。“阿明!叫外面的人來把這几個丫頭捉出去!別坏了我的興致。”為了報复那個男人,他打算轍底玩弄那男人的女人。
  一旁的阿明奸笑兩聲,也走向門道邊。
  “可不可以觀賞呀!老大。”才打開門,阿明的聲音立即消失。背對門的阿猴正提著兩個丫頭丟開,企圖抓住葉翠湘。“哼!我要拍成錄影帶賣給A片公司!”
  突然,气氛一下子凝成冰凍的嚴寒!阿猴感覺到背部森森然的起了雞皮疙瘩,冷汗在額頭直冒;他看到四個小女生全惊恐的瞪大眼看著他身后,嘴巴大張卻發不出一點聲音。而他正要抓的那個女人也停止了閃躲,定定的視線落在他身后某一點。
  猛然轉身,迎上來的是一記狠猛的拳頭,阿猴飛撞到后面的牆;當他看清時,他几乎希望自己的眼是瞎的!不必看到這一切。
  他的兄弟們全被丟了進來!有二十支以上的槍正瞄准著他們。每一個黑衣人的臉上都是肅殺的冷漠气息。他們的右臂袖子上全繡著一條火焰龍的標志──青火焰,代表著龍焰盟的殺手分隊,凡有他們出現的地方,不會留下活口!天哪……他們到底惹到了什么人?……
  葉翠湘沒有動,定定的看著丈夫。意識到自己長發散了一半,衣服也睡皺了不复平整。此刻的她一定很丑,可是……他來了!
  身為一個老大,他不可以在手下面前顯示出柔情,葉翠湘不知道該怎么打破這一層沉默,他會說什么?
  “給你惹麻煩了。”她輕喃。太久了……分別太久了,久到不知道如何開口才叫交談。
  耿雄天箭步站在妻子面前,緊緊將她摟住。
  “你還好嗎?”
  天知道他焦心如焚一整天了!此刻那里還管是不是在眾人面前!他得親自感受到她在他怀中,一顆心才會安定。
  “我很好……”正要說,耿雄天卻探手触及她的額頭,她仍在發燒;一把抱起她,率先而去。
  “雄天,他們──別太血腥──”葉翠湘有些昏眩的枕在丈夫肩上。不知是發燒還是因為丈夫溫柔。
  “他們全部該死!”不容駁辯,他走出去。他的手下知道要怎么做。
  遠處的警車鳴笛聲引來耿雄天的低咒,抱妻子坐入車中后,他看到一臉天真的女儿突然冒出來了。“你這丫頭!”是洛洛報的警。
  “媽咪怕血腥,我們還是交給警方處理吧。”要是那些人全死光了,可就失了些許樂趣,她設計這個綁架案只是想讓父母重修舊好,小懲一下坏人而已。
  耿雄天怒瞪女儿好一會,才對貼身手下道:“退!可是該做的還是要做。”
  “是。”
  洛洛當然也被抓上車先走了。
  “老爸,會有人死嗎?”
  “不會!你媽不喜歡有人死。”可是那人會比死還不如!他低頭看著枕在他肩上的妻子,她也正在看他,眼光因此而膠著。
  洛洛很不想打破這种“良辰美景”的時刻,可是事情若不弄出個好結果,這一場游戲就白玩了,總不能讓一切又回到原點吧?
  “爸,我們帶媽咪回台北吧!您不在她身邊,派多少人來保護都不安全。”
  “洛洛,別為難你爸。我──沒事的。”葉翠湘轉頭阻止女儿說話;她最不愿意的,就是成為耿雄天的負擔。
  “別管我們大人的事。”耿雄天又將妻子摟回自己怀中。“黃大夫應該在別墅等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