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行動遲緩的人不代表性情謹慎或慣于深思熟慮。至少季曼曼就不是那种凡事想得通透后才開始按部就班做事的人。當她去做一件事時,住往只因為想像中那件事情做起來可能會挺好玩的,也就湊興去攪和了。
  例如:四處曖昧的暗示她与朱水戀皆是韓璇的枕邊愛侶,讓外人一逕的認定俊美得雌雄莫辨的韓璇是一顆花心大蘿卜。
  例如:習慣性維持嬌滴滴古典美人態,讓男人酥茫茫,讓女人牙痒痒,然后自得其樂。
  再例如:不計后果吻到韓璇,然后……唉!至令仍小心翼翼躲著元旭日。她可不敢自信的以為那家伙會饒了她吻到他愛人的滔天大罪,不宰了她如何對他体內的妒虫交代?元旭日那家伙是那种百分百負盡天下人,也不許人負他的蠻霸性格。真是野獸一只。
  想來就哀怨。不免要嗔怪起韓璇的不盡責。她是馴獸師吶,偏偏是個放牛吃草的馴獸師,不好好管住她家的猛獸,偏放他出來咬人,致使哀鴻遍野,生靈涂炭……
  不夸張!至少她就是水深火熱的最佳人證,至今仍閃得老遠,絕不出現在元旭日的目力所及處,她還想活著看明天的日出月落,對天堂或地獄的長相一點好奇心也沒有。
  唉……
  害她現在不能輕易見到韓璇那張美美的臉,因為韓璇絕大部份的時間里都有一只野獸相伴,她哪敢去!又不是想被大卸八塊后支离破碎的蠕動著去找醫生縫回全尸。多惡心哪。
  真無聊!人生里少了欣賞美麗事物這一項,還有什么樂趣可言?她的精神食糧呀……
  雖然她自己是個美人儿沒錯啦,但一張臉看了二十三年,實在很難持續自戀下去。杏眼明媚若水,可又比不上水戀那股狂野辣勁;瓊鼻形美,又哪比得上韓璇希腊式的挺直有型?櫻唇艷比胭脂,可她偏偏鐘愛于悠那种滿溢青春少女气息的粉嫩顏色,更別說她鐘愛心型臉比瓜子臉多了些。
  再美的一張臉,看久了也挑得出毛病。季曼曼就常這么沒事找事做。所以她喜歡看各式各樣的美人,欣賞各种風貌的美麗來犒賞自己工作的辛勞。
  所以她的公關部門里清一色是美人的天下。整幢大樓數十家公司行號都知道“殷華”的公關部門是個美人窩,不時有人藉著談生意之名,行相親(追求)之實,簡直讓人孰可忍孰不可忍!當她的部門是“老婆養成訓練班”還是“婚姻介紹所”呀?!更有几個不長眼的更企圖來此大享酒店之福,有茶有咖啡,還有美小姐坐台哩……
  要不是有她這尊黑山老妖……咳,不,是“殷華之花”坐鎮,她旗下的子弟兵不早被狎玩殆盡了。好不容易訓練出的才貌雙全人才,怎可隨隨便便被把走?
  所以四年以來,她只讓兩名仁兄越界成功,其他狂蜂浪蝶仍須加倍努力。季曼曼這個坏心眼的女人可不在乎下屬挺個大肚子當未婚媽媽。近來她极力向上爭取“托嬰”以及建立“員工子女幼稚園”的福利制度,拍胸脯鼓吹下屬不必擔心單親的困境。
  當然,她的行為舉止讓那些企圖奉子成婚的最佳男主角們恨得牙痒痒的,巴不得請人蓋她布袋海扁一頓。
  季曼曼是個美女,但在那些企圖娶走(或追求)公關部美眉的男士眼中,她比黑山老妖更可怖,比妓院鴇母更邪惡,更是童話故事里阻擋英雄救美的惡龍。
  目前飽受注目的“殷華”科技新貴方慕塘大戰公關部經理季曼曼是最新消息。這位方先生追走了季曼曼的學妹兼最佳助手林意如,而且連孩子都有了。無奈季曼曼硬是不點頭允婚。而那林意如也真听話,竟就挺著一顆大西瓜上班下班,沒敢點頭嫁作方家婦。
  不知情的人還道季曼曼給林意如吃了什么符灰,居然能這么左右別人的愛情。
  但想想又奇怪不已,百思不解于季曼曼何必這么刁難人。別人結婚干她何事?若她是老處女還可噓她是心理不平衡才硬是棒打鴛鴦,可她是個嬌滴滴、嫩乎乎的青春大美人哪!干嘛每次下屬一被娶走就那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更別說事前還百般阻礙了。
  若那些人知道她只是出于好玩的動机,不知道會不會吐血而亡?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沒事逗逗那些想結婚想瘋了的男士們也好。正如斗嘴損友朱水戀所言:要是哪天季曼曼走在路上被揍成豬頭,實在怨不得人;更慘的是,因為惹毛過的人太多,包她找不著凶手為何人。倘若真要逐步清查,一天過濾一個,大抵要花上十年的時間。
  所以說,季曼曼的裙下拜臣不少,但絕不會出自“殷華大樓”。大樓里的男士對她的惡名昭彰可是印象深刻得緊。而近來更有益發嚴重的現象。
  瞧瞧,人家方慕塘的長子都快生出來了,卻不給人一個婚生子的身分。造孽不是?
  “學姐,你的——”
  “我的天,你別動!”
  林意如的話沒能說完上立即被門口沖進來的雄性迅猛龍給喝住,一副又惊又怕的口气像是要昏倒了。
  整個公關部門內的美女們就見得那個理應在二十二樓大展長才的資訊科技部主任兼“殷華大樓”十大黃金單身漢之一的方慕塘大帥哥化身為老母雞一路咯咯叫的奔進來,好小心好小心的端過心愛女友手中的茶盤,然后砰地一聲,用力放在季曼曼面前的茶几上,睞也不睞季曼曼一眼,轉身面對他的愛人——
  “我告訴你多少次了,現在你的身体非比尋常,不可以做粗重的工作增加身体負擔,你——”
  “我……我只是怀孕,又不是殘廢了……”林意如抱著九個月的大西瓜,囁嚅的說著。
  方大帥哥窒了一窒,唬地瞪向那個正慢條斯理看戲兼喝茶的季曼曼。指控道:
  “你又對小如洗腦了!”
  “小塘塘,上班摸魚無可厚非,但正大光明在我這小股東面前當水昆兄,未免說不過去。去去,別來公關部,秘書部那邊的美女也不少,要泡美眉往那儿去,我這邊的大肚婆列入保護動物,生人勿近。”嬌綿綿的儂軟音調是季曼曼的注冊商標,向來讓男人無絲毫招架之力。
  “你別胡亂挑撥我与小如的感情!我來看我的妻子有什么錯?你要是真有你那么認為的愛護學妹,就不該讓她挺個快臨盆的肚子工作!我現在就是來替她請產假的!”方大帥哥一張斯文的臉差點因壓抑怒气過度而變形。
  “喲!不再嚷嚷著要代她請辭了?”季曼曼好訝异的眨了眨秋眸,撫著心口的青蔥玉手表示著被嚇到的訊息。
  這七個月來,方慕塘從堂堂的大男人唯我獨尊轉而被磨成忍气吞聲以斗智的蛌嵹w,其中血淚不足為對外人道。外人都說“殷華”有個火辣女坐鎮業務部,人人皆退避三舍,殊不知火辣爆女易惹,刁鑽蛇魔女卻難纏。眾多吃過季曼曼大虧的男士們私下給她取了個“蛇魔女”的綽號。
  她不跟你硬來,也不扯破臉,永遠笑得一臉柔雅無辜好脾气的樣子,然后兩三下將你解決掉,讓人死得不明不白,含冤無處訴。這等功力,豈是火爆女能望其項背的?所以公司上下,朱水戀的人緣好過季曼曼;并且若有非惹不可的人,他們宁顯去惹朱水戀,而不愿招惹季曼曼,因為那絕對會痛不欲生。
  “我來替她請產假。”不羅嗦其它,方慕塘直接重复一次,無視大美人的嬌姿媚態、風情万种。
  “不用啦!還沒到預產期……”林意如移身過來,發表個人淺見,然后在兩雙投射過來的眸光下化為無言。暗自低問:我說錯了什么嗎?
  “她的肚子都那么大了,你以為我會沒打算嗎?”季曼曼嬌笑地問。
  “她是我的妻子,不必你多事。”她的話令方慕塘戒備了起來。他絕不會忽略這女人造亂的本事。
  “好吧,既然有人不想結婚,那我又何必沒事找事的充媒婆?”她垂下臉意興闌珊道:“意如,送客。”
  “哦,好。你可以回二十二樓……”
  方慕塘差點气得心髒無力!再一次自問他怎么會愛上這枚小笨蛋,并且認定了今生今世身邊的伴侶非她莫屬!這絕對是他這輩子做過最瘋狂的事了。
  “小如——”
  “你臉色變成綠色的耶!”林意如好訝异的道。
  “我正在為我們的未來奮斗,你可以拒絕幫忙,但千万不要扯后腿,OK?”
  “我沒有啊。”她感到好冤枉。
  季曼曼差點忍俊不禁笑出來。輕咳了聲,引回男主角的注意力。
  “閣下每天到十七樓來混時間,早已惹來二十五樓總主席的不悅。畢竟‘殷華’未來往科技業延伸能不能占得一席之地就巴望你的領軍了,成日由著你神魂不屬的摸魚,成何体統。”
  還真敢說!是誰造的孽?又是誰硬是拆散有情人?方慕塘壓下心口不悅。聰明人自是不會在戀情似露曙光時逞口舌之快招來悲涼下場。
  季曼曼又道:
  “當然,我個人覺得你自己想偷懶,卻怪罪公關部刁難簡直是欲加之罪;不過,我們身為主管的人向來有容人謗議之雅量,絕不是那些自詡科技新貴卻不懂人情世故的人种所能企及的。既然上頭要求我們向蕃邦進貢美女一名,我又能置喙些什么呢?”憂郁的歎了一口气,美人顰娥眉,揪心不已似的。
  早已將她本性看透并深受其害的方慕塘又差沒打鼻腔哼出气悶之意,鐵石心腸的無動于衷。
  “學姐,哪里有蕃邦?又有什么外國客戶要接待了嗎?”向來搞不清楚狀況的林意如又發問。
  不過她這么一提醒,倒是令玩得不亦樂乎的季曼曼終于想起今天有重要客戶要接待,居然給忘了!
  唉……她的記性從來沒有好過。
  “啊!十一點要去机場接机,小如,快些把相關資料拿來,我得看看該替那位伯恩公司的代表做何安排。”心念倏轉,早忘了還晾在一邊等交代的方大帥哥。
  林意如不愧是最佳助手,立即捧來檔案夾,抽出伯恩公司的資料。她可是一流的資料搜集人才,這与她日常生活向來少根筋的性情奇异的竟是半點妨礙也沒有。
  “這位洛特先生喜歡泡溫泉、清幽的環境,我給他訂了陽明山的溫泉旅館,喜歡吃港式點心,我也做了安排。早上已与主席的秘書确定了時間,晚上七點在‘京兆尹’擺接風宴,主席做東道。”
  “哦,小如如,你真是我的好幫手,我怎么舍得讓你嫁人呢?”即使隔著一球大肚子,季曼曼還是不畏艱難的抱住了小學妹,好生感動不已。
  “還早嘛,等寶寶生下來再說。”林意如安慰著。
  不料她的說詞卻引來男友陰惻惻的冷聲冷調撻伐:
  “什么叫做還早?你給我說明說明如何?”
  好可怕的青面撩牙。林意如嘿嘿傻笑,直往學姐身后閃,以苟全小命。
  “你……你別激動嘛,當心……當心我會害怕,然后會動到……動到胎……气……”老掉牙的警告詞,卻總是有效。
  “對嘛,要是把你儿子嚇出來,可怎么辦才好。小如,沒事去坐著安胎,我得出門了。”揚著手上的檔案,她還得先去辦一些事才能去机場,沒時間陪人瞎耗了,放他們這對戀人去你儂我儂吧。
  “學姐,我也去……”她一向是最佳助理兼跟班,若沒她代為提點,學姐是不會記得一些瑣事的,比如刷卡后忘了拿回信用卡、錢包丟在車上卻去大采購……諸如此類小事。何況她好久好久沒出門了……
  “站住!”季曼曼与方慕塘同時喝住大肚婆輕快得嚇人的步伐。
  “嘎?!”好害怕的頓住步子,她又沒怎樣嘛!
  “小學妹,你……還是開始放產假好了。”
  “不必啊,又還沒陣痛,現在就放假很奇怪……”咦?肚子怎么有點……沉沉的?
  方慕塘虛弱道:
  “若你不想我三十歲就得到心髒病,求求你開始放假待產吧。”當然,順便結婚更好。
  “我……”
  季曼曼拍了拍額頭。
  “雖然我不知道產婦可以有多脆弱,但我實在怕了你的蹦蹦跳,然后一不小心把小孩子給跳丟了。我這邊可沒醫生可以幫忙。”
  “哼!你也會害怕?是誰拼命阻撓別人夫妻結婚,又鼓吹職業婦女万歲的?”
  方慕塘一想起便气煞不已。
  “喲!那又是誰自恃黃金單身漢,死不肯結婚只想同居,不負責任的?我不過是体貼你,讓你順遂了心愿而已。你瀟洒,我公關部的女性更瀟洒。如今又要來反覆,真是難伺候。”季曼曼走來走去的自行找資料与文件,不讓大肚婆忙,嘴里的犀利不因忙碌而損分毫。
  “你存心坏人姻綠,不知是什么心態!”
  “塘……”有點痛,然后似乎又沒事……可是……一會儿又痛了……
  然而斗嘴得正激烈的兩人卻沒空理她,她只好抱著肚子蹲下來,兀自流著冷汗。其他同事見狀走過來,然后其中一個有經驗的女子權威的大聲宣布道:
  “小如要生了!快送她上醫院!”
  “轟”的平地一聲雷,炸翻了十七樓的平靜,連帶把兩個斗嘴者炸得三魂七魄全离了位。
  手忙腳亂不足以形容此刻十七樓的混亂。
  飛机上的電視螢幕里標示著此刻飛行的速度、高度以及尚需的飛行時間。
  再過四十分鐘,飛机即將抵達台灣的中正國際机場。十來個小時的飛行令所有乘客筋疲力盡。用過第二頓餐點后,沉寂的机內開始騷動了起來。有人上化妝室打點自己的狼狽,有人到机尾的空處伸展筋骨或聊天。
  而商務艙內的一隅,端坐的黑衣男子始終維持一貫的坐姿与漠然的表情。戴著墨鏡的眼看不出他的情緒,但立体出色的輪廓早已使他成為女仕們暗自注目的焦點。
  男子有著一頭墨黑濃密的發,自然卷的微幅波紋映射出黑得晶亮的光芒,在窗口陽光的烘托之下,呈現出一种深藍的色澤;黑發不長不短的覆至頸背,中分的發線讓前方顯得過長的卷發各自以波浪紋路有序的向兩方退開成型,沒有掩去太多他吸引人的面孔。
  黑發濃密微卷卻不顯凌亂,恰似在呼應著男子具備的性格!冷沉狂放卻又內斂如晦。
  墨鏡遮蔽了別人完整欣賞他的机會。但除去那一雙眼,男子的可觀性仍是十足,不然女仕們不會藉著各种理由到他身邊晃來晃去。不僅想多看他一眼,更想博得他搭訕的青睞。
  可惜至今沒人能如愿,就連空姐的送茶送水也沒得到一聲回應。然而不死心的依舊大有人在,例如這位原本坐在頭等艙的茱莉安.洛特小姐。自從上飛机后便強力向一名老先生要求換座位,然后如愿以償的坐在俊男的身邊,還沒想到要如何開散与心儀男子“巧遇”的第一句話,便忙著瞪走每一個企圖來獻殷勤的女子。
  她凶,別人可也不柔弱,耗盡了十個小時与那些女人周旋,直到此刻快著陸了,才气急敗坏的思索要怎么讓他留下聯絡電話。她相當期待發展出一樁美麗的异國戀呢。難得東方男子長得這么令人屏息的英俊,這一趟台灣之行納入愛情這一項,保證不會無聊了。
  瞧瞧他,濃眉挺鼻加上代表冷漠的薄唇,這都是東方人里少見的性感极品;然后再加上東方人獨有的神秘感,簡直可說是備足了所有教女人捧心失魂的條件了。
  何其有幸,他們在飛机上相遇,是否就注定了兩人將會有一段美好的未來?
  當飛机開始降低高度時,适時的一陣不穩,讓她覷到大好良机往他身上跌過去——
  “哎唷!”嬌弱的輕哼足以勾起男人英雄救美的天性本能。
  但男子像是早有防備似的站起身,任由“嬌弱”美人自行作態的扑住他的座位。濃眉難以察覺的皺了下,等待女子坐正身子,不再入侵他的地盤。
  不解風情的木頭!茱莉安銀牙暗咬,撫著撞到扶手的手肘暗罵不已。哼哼唉唉的坐好,并道歉道:
  “真是對不起,先生,妨礙你的休息。”語气里的不胜嬌弱狀,佳何一個稍有怜惜之心的男人都會把握机會噓寒問暖一番。
  但那冷心冷情的男子依然不發一言,沉默坐回座位,彷佛沒開口指責她的無禮冒失便已是寬宏大量的恩賜一般,識相的千万別再妄自叨扰。
  不得不說這男人散發的气勢懾住了向來勇往直前的茱莉安,因為她雖盈了滿身气怒,卻不敢再做引起他注意的嘗試。
  只得不胜气苦的偷眼打量他。心折于他的英俊,畏怯于他的陰沉。這男人,真是不懂美人心!她靜待下一個誘發他注意力的時机,并努力以眸光吞噬他的側面。
  而那男子,自始至終,沒正眼看她,連睞一下也沒有,目中無人的模樣气煞一票等待搭訕的美人心。
  對惺惺作態女子之厭惡,不言自明。

  ------------------
  http://bookli.shangdu.net書擬人生nono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