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8章


  隨著玉湖的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她的心情也越來越沈重。沒有消息!沒有人知道冰雁的下落!齊天磊來來回回長安三次,又因商行的事忙,他無法撥出更多的時間再去長安,只派了人手去找人。
  而揚州至今悄無聲息;由于上回杜氏父子的指責,使得玉湖不敢涉足揚州,也沒有人傳出大消息。齊天磊沒有派人去揚州的原因在于──他認為揚州是杜家的地盤,杜小姐倘若在那邊也該是由杜家人去找。之前只捎了封安慰問候信去杜家,但他們沒有回應。而且上次差點使玉湖流產,齊天磊心中不是不在意的!所以并沒有刻意与杜家有所聯絡。目前所能做的,只有盡人事了。
  轉眼間,玉湖已挺了五個多月的肚子,像揣著一顆小皮球似的。已不再害喜,胃口也恢复正常,但孕婦嘛!大家看到她那身形,早已忙不迭的捧著,怕她有不測,管她是否体壯如牛!尤其太君目前不再理商行的事,与婆婆成天追著她進補。
  誰肯讓她出門才再沈重急切的心,仍要以孩子為重。齊家盼望這個孩子很多年了!她不能任性的拿孩子的性命開玩笑。
  快半年了!冰雁到底去了哪里?
  她的心中凝聚了一股恐懼。尤其在長安最新傳來的消息中,她再也無法偽裝太平無事。
  听說皇上有意將公主許配給打胜仗的大將軍袁不屈。舉國歡騰的同時,袁大將軍大小登科并列,羡煞天下人。如此一來,也真切的表示出,冰雁果真沒嫁給袁不屈;那代表,冰雁若不是遭到了不測,便是會回家,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倘若冰雁回到杜家,杜家一定會要求冰雁再度成為齊家媳婦。不管如何,人家才是名正言順,若有這情形,她該怎么辦?
  她不要冰雁出意外,更怕她沒出意外必然的結果!
  她真是個自私的女人!以為自己多豁達、多義气!到頭來仍是自私自利了!
  一早起來,便沒什么精神的坐在台階上撐首看天空。今儿個有些陰霾,惱人的天气!天磊巡商行去了,他二、三個月來的表現嚇掉了專家們的下巴!她必先面對自己的心──她能夠大方到將天磊拱手讓人嗎?
  不!她不能!她曾以為她能,但她不能!可是這种自私會一輩子啃嚙她的良心,她會很痛苦!
  唉!此時最痛苦的,非關情愛,而是自己向來引以為傲的信念動搖了!她發現自己不若想像中的善良大方!她也可以是卑鄙又可憎!她何時成了這般的人?
  “少奶奶,太君請你到前廳。”
  女佣的召喚聲召回了玉湖些許心神;她點頭,起身讓女佣扶了去。不知太君又為她找來什么奇珍异品了!
  但,她料錯了,沒有什么奇珍异品,而是和三個月前一模一樣的場景。
  太君,她,以及杜氏父子三人。
  所不同的是,杜家父子三人臉上怀著一种冀求。玉湖在不明就里的同時,心也跟著沈入了最深處。她有預感,不會是好事……
  “來,玉湖,見過杜世伯。他是專程來向你道歉的。”太君笑容滿面的說著。
  玉湖微微躬身,輕問:
  “杜世伯,有冰雁小姐的消息嗎?”
  杜知祥歎道:
  “我已帶她回來了。”
  “真的?她完好無恙吧?”無論如何,知道她尚好,心中至少有一處落了實。
  杜知祥低首坐在一旁,無法成言,神態間有悲傷、有愧意;原本蒼老的身形更顯滄桑。
  杜家老大杜伯川開口道:“她現在已成了揚州城的笑柄。”
  “怎么會?誰起的閒言?”
  “張媒婆。我們從泉州赶回揚州時,當然先找張媒婆興師問罪。不料那張媒婆卻聲淚俱下的說冰雁貪圖當將軍夫人,在抬錯人之后也決意不肯換回來。一切也就將錯就錯的錯下去……”
  “不!冰雁不是那樣的人!張媒婆一定是為了逃避指責而加罪于冰雁!”玉湖跳起來叫著。她自己也是被抬錯轎子的人之一,個中情形相信不會差到那儿去!何況,冰雁早由她這儿明白袁不屈那人的可怕,豈會執意前往遭受虐待?張媒婆那些人真該死!恐怕硬是將冰雁送入將軍府了!企圖瞞天過海,白痴也知道會有揭發的一天!
  杜仲川點頭。
  “我們也相信小妹遭到陷害,但現在流言傳得更糟糕;因為袁將軍即將娶皇家公主,而已入門的冰雁根本沒有与袁將軍正式拜堂,卻又糊涂的与他圓了房。早先也只是流傳冰雁不愿嫁人當現成寡婦,貪圖榮華富貴!如今倒有人譏笑冰雁高攀達官貴人不成,反而成了任人玩弄的娼妓,袁將軍玩弄了她!”
  玉湖刷白了俏臉!冰雁真的代她領受了袁不屈的怒气嗎?袁不屈居然是非不分的抓一個無辜女子當代罪羔羊,使得冰雁身敗名裂!
  那原本該是她李玉湖領受的侮辱,卻讓冰清玉洁、柔雅嫻靜的冰雁代受了!老天爺!她的苟且与自私傷害到一個好女孩了!而她卻幸福快樂的在此享受著原屬于冰雁的幸福!她該死!她是罪人!雖說杜家父子這一番話的背后必然藏著某种令她恐懼的目的,但她無法不在這些話中陷入深深的自責。冰雁的不幸,她要負絕大部份的責任,因為她過得好,而冰雁不好,就這樣,她已夠使自己終生不安!
  杜知祥含著乞求的看她。
  “李小姐,我希望你能救救冰雁,她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傷害了!而揚州城的流言几乎快逼死了她!這樣下去,冰雁會受不了的!”
  “我──能怎么做呢?”玉湖撫住心口,澀著聲音回問。不祥的陰影完全罩上了心頭;她几乎可以預料得到他們的目的。
  太君代杜知祥回答了“玉湖,杜員外希望你能讓天磊納杜小姐為妾,讓你們成姊妹,共同服伺天磊。”這一點,太君并不反對,她几乎是樂見其成的。多子多孫是她的心愿,多一份人力,多一分希望。而且堂堂的齊家繼承人只有一個正妻實在太難看了,外人還以為天磊不濟呢!且早先婚定的對象就是杜小姐,納了過來也是應該的;對自家的生意相信更有助益。所以齊太君的回答是篤定的應允,而非征詢。
  玉湖說不出話,雖已料到,但真正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她必須与冰雁共同擁有一個丈夫?冰雁要來當妾?介入的人是她李玉湖,憑什么要讓冰雁受委屈?而……她也無法忍受与別人共同擁有一個男人!那讓她覺得褻瀆了愛情,也覺得髒!
  宁愿……將該是別人的雙手奉還!
  “李小姐,你意下如何?”杜仲川比較急切的逼問她的回答。
  “我會對天磊說的,也會好好善待冰雁。”她低啞的說著。心中強迫自己,不讓一絲痛苦進占。她沒有資格去痛苦!她的痛又怎么比得上冰雁的万分之一?
  “那,謝謝你了,李小姐,我們杜家會終生感激!”杜知祥對她說完,轉向齊太君說出他另一個請求──“齊老夫人,因為小女遭受流言之苦,我希望能有一個隆重的迎娶儀式,破除揚州更多的流言,風光嫁出小女。一切費用,杜家會加倍──
  “不必了!齊家會做得妥當,杜員外你寬心吧!”
  于是,商量的細節進入了如何風光迎娶的事情上頭,最后決定在齊家准備妥當,一同去揚州迎娶。
  玉湖悄悄退回后院,無人察覺。
  突然間,她感覺好冷。夏末了,怎么,要變天了嗎?
  是了!該變天了!
           ※        ※         ※
  傍晚回到新苑,齊天磊即感受到不尋常的气氛。由商行巡視回來,直接由后門入新苑;他不知道前院的情況,可是卻能明顯的感覺到情況有异。
  無聲的踏入房內,見到一桌酒菜,与异常嬌美的妻子。他楞了楞,瞧著她失神了起來。
  “今日是什么大日子?”
  玉湖穿上一襲紅白混色,成抽象圖案的服飾,美麗的面孔上妝點了梅花妝,額心那抹朱紅更添麗色。她斟了兩杯溫酒。
  “咱們許久沒有把酒言歡了。”將一杯酒交予他,送了個秋波,乾杯先喝。
  齊天磊一手勾住她腰際,深思的打量她今日的奇怪舉止,也擔心她的身体。
  “你現今這狀況可以喝酒嗎?劉兄有沒有禁上這一項?”
  她笑。
  “我天天吃的大補品,那一項沒有多少含一點酒的?劉兄只說不要過量,可沒說不能沾。現在偶爾喝一些,將來咱們的孩子一出生就可以千杯不醉了。”
  他不置可否的揚眉,扶她坐在桌旁。
  “怎么用這种表情看我?我今天不好看嗎?”她笑得有些無力,在他企圖洞悉一切的探索下,她几乎要無所遁形了。
  “好看;你心底有事。”
  “嗯。”她為他夾了菜。“吃一些,你一定餓了。這些菜涼了就不好吃。”
  “玉湖,你讓我不安了。”他抓住她雙手,逼她直視他。
  “你愛我嗎?”
  “我愛你。”
  “會因為愛我而答應任何由我提出的事?”
  他沒點頭,也沒搖頭。只道:
  “我會做一切對你最好的事,答應任何會使你開怀的事,但不包括傻事。”
  “我要你娶杜冰雁。”
  齊天磊托起她下巴,抿緊的唇沒有任何聲響,一雙溫和的眼卻轉為凌厲,無与倫比的气勢壓迫著她做更多的解釋。她居然提出她誓死反對的事!
  玉湖輕道:
  “她本來就該是你的妻子。杜家找到她了,在媒婆不敢承擔責任的情況下,所有人都在攻擊她。我對不起她,讓她代我承受了所有屈辱!袁將軍并沒有善待她!”她強忍淚水,哽咽道:“我一直在自欺欺人,因為我想獨占你,獨占這一份幸福!心中執意認為冰雁也會平安幸福,為的是讓自己心安理得!如今杜家上門來求太君,來求我救救她的聲名。甘愿嫁你做二房,早已委屈她了,如果你不收她,她只有以死昭志了。”
  “你要她幸福?”他淡淡的問了一問,卻無關娶不娶的事。但玉湖知道他在問什么。
  “你會讓她快樂吧?”她忍下心中的凄楚問著。
  “除非你要我不愛你,男人也只有一顆心。”他灼灼的看著她,准備听她有何決定。
  “如果,我希望你好好待她呢?她是好女孩,我与她是好姊妹……
  “即使對你變心也無妨?”
  她噎住話尾,久久,才點頭,卻無法迎視他逼人的眸光。他生气了,可是她必須這么做。
  “不!”他吻她,吻痛了她的唇。
  “天磊──”
  “你這傻丫頭!這么大方,連丈夫也可以讓人!我該狠狠的打你才行。”
  兩個人中,總要有一個冷靜清醒。他的妻子在慚愧的心情下,一切以義气為先,是失去理智的做法,到頭來只會使三個人都陷入地獄罷了。壓下滿心的又气又怜,他只能以抱摟宣泄他滿心的情意与堅決。
  無論她怎么說,這一次他宁死不依她那荒謬的決定。所以他以無盡的熱情阻住她會有的勸言!
  讓深夜的纏綿成無言的愛戀……
           ※        ※         ※
  五更天,曙色未起。玉湖穿好外出的衣著,身邊包了一個包袱,里頭放了几件輕便衣服与少許盤纏。坐在桌旁磨墨寫下一張短箋:
  天磊:
  我走了。直到你娶杜小姐進門那天,我才會出現;在那之前,我不會讓你找到我。希望孩子臨盆前,能看到你。玉湖這么寫,他才會去迎娶冰雁吧?即使她說了謊,也是善意的。她不會再回齊家了!相信冰雁會給齊家添更多孩子,而她腹中這個,就伴她度過余生吧!
  在消失之前,她得回揚州親自向冰雁道歉。然后,她就不能再出現了!
  無所謂的,她是李玉湖,一個身強体壯、精神強悍的女子,走到那里都能适應良好的人,沒有丈夫也無所謂!
  毅然的抄起布包,不敢再眷戀的看向床上的齊天磊。她匆匆出新苑,往馬廄而去!只要她不再出現,天磊會開始對冰雁好,補償近半年來的痛苦悲傷!只要她不必眼見心愛男人怀中有別的女人,那么痛苦就不會太深刻。
  她是一個侵占別人丈夫的女人,沒有資格去感受任何的喜怒哀樂,該走就得走!她不是會痴纏的女子。她是個有俠肝義膽的人,在感情上更要超然!是的!此刻悄悄走開才是明确的決定!
  牽出一匹腳力最快的棕馬,騎了上去,漸露的白光讓她看清齊宅最后一眼。
  別了!一切。
  急速而去的馬蹄聲是靜謐清晨中唯一孤寂的音調,揚起了帶露的塵埃,和著几滴清淚!沒有一絲牽泥帶水,轉眼間,一人一馬失去蹤影。
  而齊宅上下,仍是靜悄悄。
           ※        ※         ※
  可想而知,李玉湖的失蹤讓齊家上下亂成一團!重要的不是李玉湖的不告而別,而是她“帶球跑”的滔天大罪!至少齊家長輩全為了胎儿而又急又气!
  已經三天了!齊天磊沒空听長輩任何形式的抱怨与怒意,他也沒空藉酒消愁表示頹廢!他冷靜的思考玉湖可能會去的地方。首先立即動身前往戴云縣,希望她會去投靠舒大娘,同時加派人手在泉州各地做地毯式的搜查,以及通知劉若謙,讓他利用江湖上的人脈代為尋人。
  他不會娶玉湖以外的任何女人!但他吩咐家人開始布置宅子,做得像是要辦喜事的模樣。另一方面,他也派人去揚州的李家找人,雖知李家早已人去樓空,但總不愿放過任何的可能性。
  劉若謙在戴云縣与齊天磊會合。原本在齊家的事情解決后,生性酷愛云游的劉若謙已打包好准備上路,准備到長城外周游列國觀看异地風光,可是還沒來得及玩出江南的范圍,齊家卻又出了事,只得又赶回來了!他是那邊有熱鬧那邊湊!
  “怎么?那妮子居然如此想不開?!犧牲奉獻的情操也要看事看情況來做!明明不太笨的一個人,卻在這事上頭表現得讓人扼腕。”劉若謙放開手中的信鴿,再三搖頭。怎么也料不到那么強悍精明的一個人會突然呆到做這种笨事!
  齊天磊向來溫和的面孔添了几許憔悴。他抹了把臉,疲倦的道:“她怕一輩子良心不安,又不夠堅強到見我迎娶別的女人。她是決定把我拱手送人了。”
  “也就是說她根本不打算回來?留下的字條只是要哄你娶妾入門?”
  齊天磊點頭。玉湖有什么心思,腸子彎了几彎,他豈有不明白的?此時家中布置迎娶的气氛也不過是希望玉湖會突然不甘心,回家來看看,但机率微乎其微。
  “等會我得赶回家,也許上揚州一趟。劉兄,你那邊的消息如何?”他問得不抱希望。
  “才三天能有什么消息?目前我將方向定在找玉湖的家人。据消息指出,李升明此刻人在杭州,只能在這條路線上尋人。至少得再等十天半個月的。別急,那丫頭不會遭人欺負的,而且她害喜症狀已停止,沒什么好擔心。”劉若謙安慰他。接著又想到:“解決杜姑娘的事才能真正讓這件事落幕,否則即使找回玉湖,你們終身都會有遺憾。”
  齊天磊表現得有些漠然。
  “我不能對妻子以外的女人負責幸不幸福的問題,那不是我的事。”
  那也是事實。劉若謙聳肩,改口道:
  “長安那邊的情況相當迷离。听說袁不屈將軍拒娶公主,并且聲稱已有妻室,不愿娶第二個女人。”
  “哦?那是否代表一個轉机?”齊天磊眼光一下子亮了起來,也許這會是個圓滿的結果。
  劉若謙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不多,但精,連宮廷中也有熟識。他得到的消息不會有誤。
  “所以那邊我也在密切注意中,但是數日前傳出袁將軍秘密出長安的消息,行蹤一下子斷了線。据說皇上下了一道急令。”
  “會是什么事?”這其間有著某种關聯,讓齊天磊心中揚起了一絲樂觀。接下來就要靠不斷的追查挖掘才尋得出整件事情的解決方法。
  相信這也是引起劉若謙高度興趣的原因。
  齊天磊放下了憂心的事,忍不住又想起他那寶貝笨妻。問道:
  “她騎走了腳程最快的馬,想必有奔馳的時候,你确定玉湖的身子不會有事?”
  劉若謙搖頭。
  “你妻子若不是屬虎,就是屬牛,壯得很,放心吧!反倒是你,小心多日操煩下來支持不住。”若真有事,他也不敢說出來讓天磊擔心;而且,他的确在陳述事實。比起暈吐得亂七八糟的舒瀲虹,那李玉湖可算是得天獨厚了。
  齊天磊點頭,起身道:
  “我回富林縣了!要不要同來。”
  “再過几天吧!大鴻近日來擔心得要命,非要我守住他妻子不可。我得替她開足每一個月份的補品才走得開。而且,再等几天,也許可以遇見你的逃妻。”
  舒大鴻之所以如此擔心,是因為他那悍妻連打人的力气也使不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得了的大事!也不知他是皮在痒還是愧疚讓妻子怀孕,反正死命留住劉若謙,直到他妻子再恢复潑辣雄風,他才會放心。
  “那么我先回去了!”齊天磊告別后,走出舒宅大門,仰看天色,就不知他那妻子打算躲他多久了!但他絕對會在孩子臨盆前找到她!
  玉湖最可能去那里呢?執意躲他自是不會出現在有熟人的地方,所以才讓他傷腦筋!說她笨,但還不致于太徹底,頂多笨到以為丈夫可以讓人,連同情感也可以說轉移就轉移!唉!那個女人:
           ※        ※         ※
  原本玉湖并不十分有概念所謂流言夸張的程度;但快馬奔馳了四天,進入揚州城內后,已听到一些三姑六婆在高聲談論“那個不要臉的杜家女人”。
  人總是這樣的,恨別人太富有,也嫌別人一窮二白沒出息。舉凡別人的优缺點在茶余飯后皆是話題,當自己多有權利去批評似的!
  當今揚州最轟動的,莫過于杜冰雁的事;在揚州城外圍區已傳得如此不堪,她想也不敢想城內會是怎樣的情形!匆匆付了茶錢,攀上馬背,覺得四日來的疲憊全涌上全身,讓她快支持不住!肚子也微微痛著。可是全憑一股意志力,她策馬奔向城內,她要馬上見到冰雁!一定要見到滿心罪惡的玉湖并不明白,冰雁的沈冤在數日前已得到大平反,全揚州城此刻奉她為圣女,光耀了揚州城。只不過地處外圍區的人士,消息不太靈通,還努力嚼著過時的謠言四處傳,才誤導了玉湖,讓她不顧身子上任何一處的疼痛,快馬往杜家馳去。
  她只有一個念頭:她是罪人!
           ※        ※         ※
  又過了數日,齊天磊与劉若謙都無法得到更多消息,他決定親自往揚州做地毯式的搜查。也許玉湖會去找杜小姐;他也明确的告知杜家父子,他不會娶杜冰雁,但不介意接她來齊家借住,直到揚州的謠言自動平息。
  杜知祥見齊家成了這情況,也不敢多說什么。至少齊天磊愿意去接冰雁离開,基本上已夠挽回一些名聲了!
  一切已准備就序,只待破曉往揚州而去。齊天磊与劉若謙走出屋外,不愿与長輩待在一起;齊老太君与齊夫人在這些天著急擔憂到患了嚴重的神經質。他們乾脆躲在外頭,藉口清點物品,事實上是喘口气。
  劉若謙笑看著大門兩旁高貼的雙喜字。
  “活像有那么回事!你那愛妻可沒有回來。”
  “無妨,我仍會善加利用。”
  “怎么說?”
  齊天磊答道:“再娶她一次嘍。”
  其實他早有此意,因為上回他迎娶的終究是“杜冰雁”;如今正了名,眾人知道嫁他的是李玉湖,但風光卻不屬于她。
  好不容易如今齊家的門戶已清理乾淨,該有一點喜事來去去霉運了!開個好兆頭,也讓玉湖的心落實。
  “咦?”
  突然,劉若謙凝神了會,道:“有一匹千里馬正向這邊馳來。”
  齊天磊也已听到。
  “在二里外。”
  四周悄然無聲;是夜了,万籟皆沈寂,無風無息,只有地表微微的伏動聲,讓他們察覺有一匹不尋常的快馬正奔來。
  不一會,一匹与黑夜融成一体、馭風而行的黑馬已出現在眼界內,轉眼間已勒定在他們面前。一個壯碩男子俐落的在馬身未停時飛身下馬,犀利的雙眸看向大門上頭高挂的橫匾。确定是齊家之后,眼光才看向面前兩個卓爾不凡的出色男子,拱手道:
  “我是袁不屈,特來通知貴府的三少爺,也來尋找我的岳丈杜知祥,希望他們都在。”
  倨傲的神情,冷漠簡洁的言行,加上滿臉滿身的風霜,這男人身上有一种睥睨天下、目空一切的气勢!絕對不是來自他的位高權极,而是天生的卓然。
  劉若謙与齊天磊對看一眼,拱手以對,而齊天磊向前一步道:
  “我是齊天磊,想必袁公子必是揚名沙場、屢建奇功的袁將軍了!久仰大名。”
  兩個男子深沈的互相打量。完全不同的典型,如果沒有任何因緣巧合,絕對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船的人种!
  一個是睥睨天下的將領,一個正好看來是標准的丈夫,并且從不曾与軍人有交集。
  但他們必須互相了解,原因在于他們錯娶了對方的妻子。老天成就了兩段姻緣,讓他們二人無形間有一股親切感。
  袁不屈直接問道:
  “我丈人尚在此?”
  “是!里面請!”齊天磊是打算坐下來再好好談談,但袁不屈擋住他。
  “等會!”他看到准備齊全、看似要遠行的數輛馬車。“冰雁是我的女人。”
  “我這輩子只打算當玉湖的丈夫。這馬車是要去找我那逃妻用的!至少,你的出現讓我明白我沒有麻煩了!”
  對這個文雅俊美的男子,袁不屈產生了些好感,畢竟不是所有丈夫全是做作虛偽的;這男人有雙真誠的眼,而齊天磊的回答使他開怀的回報予他另一個好消息。
  “不必找太遠,你妻子目前正在杜家小住,与我妻子在一起。”
  齊天磊吁了一囗气。
  “她也只能在那儿了!若再找不到,我也無處可找。”
  劉若嫌喚了門房將黑馬牽去馬廄,才轉身過來笑道:
  “既然要一同去揚州,袁將軍不妨一同走。今夜在此小歇吧。”
  袁不屈搖頭。
  “不,找完了我的丈人,算完了帳,我會先上路,因為我要給我妻子一個隆重的迎娶。”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我也是!”齊天磊笑了出來。他才正想再娶一次玉湖呢!不料袁不屈也有相同的想法。
  而劉若嫌反倒不言不語,左看看,右看看,心中泛起了一個主意,笑得怪詭异一把的,惹得另兩個人擰起了眉頭,几乎快將他當白痴看。
  劉若嫌咳了咳。
  “既是兩位都有心再娶自己妻子一次,不妨一同出發去揚州,至少熱鬧些。而且她們兩人情同姊妹,半年前同日出閣,這一次,當然也該同日出閣才吉利!”
  基于可以討好嬌妻的理由,兩個男人皆無异議,相偕進入齊宅后,沒有發現劉若謙滿臉邪惡的光芒。他的惡劣細胞太久沒活動了!這一次,他要好好玩一玩!
  婚姻的好處,是創造鬧場的人生命的樂趣;劉若謙心中這么肯定著。
           ※        ※         ※
  躲在袁不屈与岳父好好“溝通”之后,一行人在次日上路,赶了五天路,終于回到揚州。
  預定兩日后舉行婚禮,然后袁不屈立即回他的別院見他的妻子;而齊天磊依循杜夫人的指示,往玉湖住的房間奔去。
  李玉湖并不知道她的丈夫會這么早到,她以為一行人的動作至少拖個八、九天是免不了的;而她再如何的身強体壯,到底仍在那些日子的操勞奔馳中脫力又脫水,小病了一場。一直處于渴睡的母豬狀態,昏昏沈沈的睡到日上三竿,若沒有佣人喚她吃飯,她絕對不曉得要睜開眼。孕婦嘛!懶一點大家會原諒的。而且自從知道冰雁居然會愛上那可怕的袁不屈,還能過得幸福美滿,她心中最后一點陰霾也一掃而光!沒有煩惱的人永遠得以好吃好睡,她有什么理由不趁此補回那半年的擔心受怕?
  當齊天磊推門進來,半昏半醒的她只是翻個身,并不去理會。直到她感覺到有一個不要命的登徒子居然在親她粉頰,她立即恢复清醒,看也不看的揮出火熱的一巴掌,等著听登徒子的哀號聲!但她并沒有得逞,她拍出的一掌讓人給握住了腕脈,使勁一拉,她反而陷入對方的怀中。此時她終于有机會看清來人了!瞪大的雙眼配合口吃的音調,代表她嚇傻了!
  他趁机吻了她好几下,到了第二十一下,她終于記得呼吸与反應,用力抱緊他,低呼:
  “你來了!”
  “也几乎被你打死了!”他低笑,看到她漸漸羞紅慚愧的臉。她決計不希望向舒大娘看齊的!老公只有一個,打死了可怎么辦?
  “對不起,天磊。”她低頭說著;短短几個字就想解決全部,她也真狡猾了。
  “那一次的對不起?不告而別?逼我娶別人?剛才的揮拳?還是──”
  “喂!你少得寸進尺!”她搓他胸膛。
  齊天磊神色突然憂郁起來,放開她,走到一旁,面對著窗口,歎息道:
  “十日以來,我為了你的失蹤坐立不安、茶飯不思,几乎掀遍了泉州的每一寸土地,我好怕你出意外,或去尋短。我才不舍得真的罵你,但我怕你以為我不在乎,又有下一次的逃走,我──咳──”他閉住唇,肩背微微顫抖,倒像在無言的強忍哭泣。
  玉湖流滿忏悔的淚,急急由背后抱住他。
  “對不起!對不起!天磊,我太任性,我太自私,我太自以為是了!我以后絕不再做這种事!你別傷心,我會好好補償你的,我會給你生十個,不!二十個孩子,讓你多子多孫的愿望實現。天磊,你原諒我好不好?”她急切的要拉過他身子向他保證,但齊天磊就是死不回過身,只看得到身子抖動得更厲害。
  “天磊……”她又叫,淚水更泛濫。然后齊天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摟住她,緊緊將她的頭壓在胸膛中。
  “我──原──諒你──”他的聲音出自牙縫。
  “我以后會乖的……”她雙手滑上他的臉,卻摸到乾淨的臉与上揚的線條,她猛地推開她,而齊天磊已笑倒在躺椅上,軟成一團泥了!“齊天磊!你該死!”
  她又給他捉弄了一次!這就是齊天磊的報仇!他的字典中沒有“原諒”這回事,尤其是對他的小妻子,永遠不會忘了趁机捉弄一番。
  “你你你……我再也不會相信你了!”她扑上去要打他,可是她老公為了她肚子著想,抱了她滿怀。
  “小心哪!還要替我生二十個孩子的身体,要好好照顧才行!”
  “母豬一胎也沒生這么多。”她嗤笑。她也不過是哄哄他而已,就像對小孩“善意的欺騙”一樣。
  他搖頭。
  “人那有不如豬的道理?我對你有信心,改天我們回家找只母豬來較勁,相信你比母豬更出色。”
  玉湖瞪大了眼,決定這回不讓他欺負去!
  “那也要配只口吐白沫的公豬才行,母豬生小豬可不是本身會生就行。”
  身在富家的齊天磊可不明白為何公豬得口吐白沫。他是那种吃過豬肉,卻沒見過豬走路的人种。
  “為什么?”
  “一般而言,公豬吐的白沫越多,表示它發情的程度越高,列為种豬的上選。
  唉!”她歎口气,左看右看,摸著她老公的臉。“沒有白沫!你有本事放二十個娃娃到我肚子中嗎?”
  齊天磊大笑,重重的吻了她才道:
  “老婆,我有沒有告訴你,你已從笨女人之列晉級入有頭腦的大美人境界?”
  “沒有!但我不介意你開始以此歌頌一番。”她攀住他脖子,柔媚輕語。
  久違的思念,濃濃的包裹住他們,化成深深的凝視,唇舌交纏。
           ※        ※         ※
  揚州城的兩大美人又要再辦一次婚禮的事,大大的轟動了揚州!挾著半年來高潮迭起的故事發展,到后來杜冰雁的沈冤得到平反,落得兩對夫妻皆大歡喜的結局。人人所樂道的是老天的玩笑,戲弄了兩對鴛鴦,終成良緣!
  明日就是大喜之日了!兩位准新郎在袁不屈的別院試穿新郎倌的衣服与打點一些物品,因為明日再度拜堂后便各自上路回家了!行李必須今日弄妥。
  所以,劉若謙終于等到了他的机會。
  這日,他偷偷摸摸的來到杜家千金的琴室,請來兩位孕婦兼准新娘。雙眸晶亮閃爍。
  “劉大哥,你心中在轉什么鬼點子?”李玉湖對劉若謙太了解了!一旦沒正經事可辦時,他就是個老頑童,根本忘了他“老人家”已二十八高齡了。
  杜冰雁只是溫雅的笑著,未凸的肚子仍應丈夫的要求而穿寬松服飾,不讓腰帶束住小腹。她對齊天磊与劉若謙并不十分了解,但袁不屈相當欣賞他倆,走得也近,相信必然有他們可取的优點,所以冰雁并沒有任何疑問。
  “我想,你們不甘心平平凡凡的拜堂結束人生大事吧?上回你們如此轟轟烈烈,這回也該特別些才值得回味;若只是形式上的拜堂,未免乏味!兩位美人意下如何?”劉若謙笑著如此說。
  “怕乏味的人是閣下你!”玉湖不客气的指著他鼻子。其實已有些心動,她也在冰雁眼中看到相同的光芒。
  “嫌我多事?好!那算了!”劉若謙作勢要走。
  玉湖急急抓住他衣袖。
  “先說來听听嘛!打發時間也好。”
  “是呀!劉公子,也許事情可行。”杜冰雁低聲附和著,好奇死了劉若謙心中的念頭。
  劉若謙輕咳了聲,啜了口茶,才道:
  “是這樣的,明日你們一身的鳳冠霞帔,蓋上蓋頭,兩人身形相似几乎分不清誰是誰;藉此,你們可以玩點小手段試探你們丈夫的眼力与愛意有多深。”
  “怎么做?”玉湖急切的問。
  而杜冰雁先抓到一個漏洞。
  “肚子是看得出來的。”六個月身孕比二個月的身孕,差了一個皮球不止。
  “對呀!沒得玩了。”
  劉若謙搖頭。
  “不!不!明日你們仍是照常拜堂、上花轎,重點在十里坡的那個土地廟。看天色明天會下雨,若沒下雨也好,反正我會找机會讓你們再進那土地廟。你們可以互換花轎,也可以不換,反正到時我領你們各自的丈夫去選轎子,讓他們猜自己的妻子在那一個轎子中。選中誰,誰就与誰配對”
  “喂!你找死呀!”玉湖作勢打他!
  “好好!我換個方式說,倘若你們夫妻果真恩愛的話,你們丈夫自會猜中你們在何處。若猜中,證明你們兩對夫妻的确天造地設;若沒猜中,我們就罰孩子末出世前,夫妻分房睡,如何?”
  好玩是好玩,玉湖与冰雁都有點心動;但,這對劉若謙有什么好處?他頂多能一旁看戲而已。玉湖問:
  “你只是想整他們兩個男人而已嗎?”
  “當然!不然你以為我還能有什么目的?”劉若謙的表情可無辜了!
  “好,我們与你合作,不管你有何目的。”冰雁點頭,然后兩個准新娘宣稱要去試穿嫁衣,而相偕走了,途中兩個女人不時低首咬耳朵。
  至于劉若謙則抱胸直笑,不知有什么心思。
           ※        ※         ※
  齊天磊一直覺得他那拜把兄弟打從來到揚州后,就開始不正常。這是某种計謀開始的前兆,一如當年他們初相見時跪地求婚的狀況雷同。劉若謙在閒极無聊時,所做的事會更無聊到令人發指的地步!
  今天他与袁不屈是新郎倌,穿上大紅袍,頭戴進士冠,前襟系著一粒彩球,老實說,看來蠢得可以!歷代以來,當新郎的人都得當這么一次笑話,喜气嘛!他們說的。不過,顯然袁不屈也感覺到情況有些曖昧,既然他都會有所感覺了,代表齊天磊不是神經過敏。
  可是,一切古禮依序進行,兩對夫妻各自拜了天地,准新娘雖然穿著一模一樣的衣著,身高差不多,但變不了的是那個肚子,不會有什么差錯。
  然后兩位新娘上了花轎,迎娶隊伍動身時,齊天磊還不放心的看著劉若謙,也有些失望,事情居然如此順利!莫非之前的詭异情境只為了讓他不安心嗎?
  劉若謙上馬跟在隊伍后,只無辜的聳聳肩。
  這日來觀禮的人潮与看廟會的情況不分上下,應是兩大美人的婚姻太离奇的關系吧!這次才會有如此多湊熱鬧的人。
  上了路之后,天空飄下毛毛雨;在末夏時分,這种雨很清涼,也就沒有人起怨言。好笑的是,人潮也沒有因此稍減,情況仍是有异的。怎么回事?
  直到到達了土地廟后,一般的喜樂吹奏也該打道回府,熱鬧的行程到此為止,接下來是各奔自己的家了。然后,轎夫卻將兩頂轎子自作主張的抬入土地廟后堂。
  兩個新郎是唯一詫异的人,雙眉揚得高高的,然后非常有默契的看向劉若謙。
  劉若謙笑嘻嘻的走近他們,故作溫雅道:
  “二位兄台,是這樣的,記得半年前,閣下兩位的妻子在此遭到抬錯花轎因而改變了一生,成就了各自的姻緣。想必,良緣早已天注定,為了證實這一點,我們決定,請兩位新郎倌由兩頂轎子中選出自己新娘的正确花轎。由全体鄉親做公證。”說到后來,根本是眉飛色舞了!
  那一番話的意思是說:二位老兄,借大家耍一耍,開心一下吧!
  不讓兩位新郎有任何發言机會,在劉若謙手一揮下,轎夫進入內堂再度抬出轎子。一頂大紅轎子,連木材都是紅木制成,一頂是紅中帶青綠的轎子,但新娘可不一定會待在原來的轎子中。
  就見大票人潮團團圍住土地廟的四周,僅是瞧熱鬧就會有這么多人潮嗎?為什么他們看來如此興奮?
  如果連新娘子也參与其中的話,新郎倌連發怒抗議也不成了!齊天磊与袁不屈只能非常“關注”的瞧著劉若謙,希望他自己懂得忏悔!但不!劉若謙這人不會寫“忏悔”這兩個字。
  劉若謙站在中心點,對眾人道:
  “我們大家都知道,新娘子有一個已經有六個月身孕,所以我們不能讓新娘出來見人;不過,光要新郎倌看轎子亂選一通他不成,所以,我們撥開轎子旁的窗口,讓新郎隔著蓋頭觀人做決定,好不好?”
  “好!”眾人興奮得響亮回答!
  老實說,這事与這等閒人何干?還等他人應允呢!
  然后,劉若謙掀開兩頂轎子側邊的帘布,讓新郎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頭各坐著一個蓋蓋頭的新娘。不過除了蓋頭,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了!非常高難度的考驗著新郎的智慧。
  “來,二位,猜猜看吧!”
  袁不屈沒有看向轎子,逼近劉若謙,問道:
  “你賭那邊?”
  問得劉若謙一楞,有些佩服的笑了。
  是的,賭博!中國博大精深的技藝,打從韓信發明來讓士兵打發無聊后,歷代傳下來,已成為令中國人瘋狂沈迷的一种國粹!劉若謙若沒以此來玩一票,那吸引得了大票人來觀看?
  劉若謙搖頭。
  “我不賭的,既不做庄,也不賭大小,只是散發這個消息來讓揚州城開心一下,炎黃子孫嘛!有點頭腦的人都會藉此賺一票。”
  齊天磊掃了眼眾人等開獎的眼光,歎道:
  “真有你的,你給我記著。”目前最重要的,是不能猜錯老婆,眾人怎么想他不管,可是老婆猜錯了可就吃不完兜著走!大大的丟臉以后,她們怎敢回娘家?
  所以齊天磊与袁不屈開始打量轎子里的兩位女子。然后二人互視了會,有些疑惑与不确定。他們完全感覺不出來自己妻子的确切位置。
  劉若謙閒人似的靠在一旁,沒有隨眾人屏息以待。他的樂趣在整人而已!這么一陣仗下來,夠他笑三年了。多么盛況空前啊!
  沒多久,袁不屈先開口:
  “不!她們之中沒有我的妻子。”
  “是!她們不是!”齊天磊也肯定的退開。
  “嘩!”的一聲,眾人聲浪如潮,他們擔心的是自己的胜負問題。
  然后兩位新郎轉身進入土地廟的內堂,而已有几個丫鬟迫不及待的掀開轎子,里頭是兩個杜家丫鬟喬扮成新娘,笑吟吟的直道新娘子在里頭吃梅子呢。
  不久,他們各自摟著自己的新娘出來,玉湖与冰雁各換上一襲淡紅的衣著,得意的看到那群下注的人群沒有人贏得這一注的表情。新娘皆不在轎子中!他們是以轎子論輸贏的,那么說來,肥了庄家通殺了!
  劉若謙上前拱手。
  “這种婚禮,畢生難忘吧?”他笑得可開心了!因為他是通殺庄家的那個人,与全城五百多位做庄的人賭新娘不會讓人賭成功!所以他接收了所有的賭金!
  “是的!但那對你到底有何好處?”玉湖不相信他會置身事外。
  “好處可多著呢!造福了黃河大水的災民!全城賭金二千七百万兩,全數濟助黃河救災,你們大大的做了善事!”
  玉湖點頭。
  “好!理由充足,原諒你!不過倘若那天你娶妻,我們四人不會讓你好過,至少也要比今日的我們悲慘!”
  他樂得點頭,要他娶妻?下輩子吧!
  觀禮的人潮已垂頭喪气的退去,兩對新人又要告別各自奔向自己的幸福。
  玉湖緊握冰雁的手,半年來的种种閃過心頭,悲喜交集,讓她們因此而更加知心。
  是老天的玩笑?是宿命的定數?還是月老巧手作弄?已無所謂了!最重要的,她們各自覓得了幸福,其他過往無需介怀;而她們也成了一輩子的知己。
  “保重。”冰雁低語。
  “你也是,我會去看你的!”
  “我也會。”
  依依告別,在淚盈的眸光中,告訴對方要幸福,也得到相同的允諾。
  但,只要她們幸福,得其所愛,其他便不再是重要的事了!任何形式完成的良緣,懂得把握才能琱[,不是嗎?
  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并且相互珍愛到老。
                   全書完
  ------------------
  愛情夜未眠 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