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九章


  朱水戀認為自己受夠了。
  為什么她得忍受小金狼指控又哀怨的眼光?她又沒做什么殺人放火的坏事,干嘛用那种‘就是你這禍源’的眼神三不五時住她身上瞄來?
  第一百次。
  “夠了!”玉掌用力拍擊茶几以壯自己磅礡的气勢。可是……噢,真痛!
  “什么夠了?發生什么事了?”正在寫作業的于悠嚇了一跳,一時不能理解此刻發生了什么事。
  呼著自己的紅燒鳳爪,無礙于她指控的動作——“笨狼,你已經瞄了我一百次了!有什么不爽就說出來,畏畏縮縮的像條受虐狗,有沒有狼格呀你?虧你還是狼王子咧!”
  “佑佑,你怎么了?”于悠將小金狼抱入怀中親熱廝磨一番,輕聲問著。
  星期天的一大清早,客廳冷清得緊,只有兩個女子与一匹狼。早餐都還沒吃完呢,天曉得哪來的興致發火?又是哪來的力气啊?真匪夷所思。于悠自己就沒這么旺盛的精力,不免對朱水戀佩服不已。
  股佑再瞄了朱水戀一眼,哼聲道:“都是她啦!害我舅回白狼族去了。”
  “他是送妹妹回家好不好!改天就回來了,干嘛講得像是被我害得將會一去不复返!”朱水戀大聲道。
  “本來莞姨可以自己回去的,要不是因為你,他干嘛也走了?我感覺得出來他心情很复雜,气息也不若平常的沉穩。”
  “請問我到底對他做了什么?我是奸了他、還是蹂躪了他?”很忍耐、很忍耐的聲音。
  殷佑不甘示弱道:“你對他告白!你對他性騷扰!”
  喝!原來告白等于性騷扰?
  “你當我的感情是什么?瘟疫還是霍亂?是不值分文的俗爛品嗎?愛上他就會污了他似的!什么東西啊你!”簡直是對她最大的侮辱。
  “佑佑,你不是這樣想的吧?”于悠難得沉下俏臉,嚴肅的問著。
  殷佑歎气的叫:“每個人的感情都很珍貴沒有錯,我沒有污蔑水戀的意思。但是你們無法否認水戀一開始看中的就是我舅的美色吧?她那個叫迷戀,不叫真感情。何況我早就提醒過她了,我舅不适合她,她該從人類里去找尋她理想中的斯文英俊王子。別說我舅承受不起再一次的情感折磨,我就不相信水戀可以忍受五十年后讓愛人看到她成為老人的樣子。想想看,人家把你們當祖孫看的情景,多可怕啊!你會在我年輕英俊的舅舅面前逐漸老去、死去……”
  朱水戀忍無可忍的打斷他:“前提是,他得愛上我!但他沒有,他根本不會愛上我!我不強求愛情上的回饋,但誰也沒資格阻止我攫取每一個珍貴回憶的片段!”
  “你當我舅鐵石心腸啊?他又不是死人,你對他大發花痴他會感受不到?他終究會感動,也許還會愛上你咧。你有沒有想過這一點?到時怎么辦?你們女人——”
  “對不起,我打斷—下。”于悠截口問道:“佑佑,水戀是真正愛上白先生的,不能說她先從外表來傾心就表示她的感情不誠懇、充滿瑕疵。白先生是那么好的人,倘若只靠那一張臉,水戀才不會放下感情。你也說過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女性強悍得嚇死人,我們很難去對一張好看而沒內涵的面孔死心塌地的鐘愛。”
  “那又如何?重點是不能共同白頭偕老就是一個悲劇。我絕不相信你們女人能承受自己的愛人永遠年輕,而你們在愛人面前又老又丑。到時是誰折磨誰呀?你可不要告訴我什么‘剎那即永琚式A那是沒承受過生离死別的人所創造出來的風涼話!”
  朱水戀差點又拍打桌子抗議,但手實在很痛,她最后決定以腳來代替。‘砰’地一聲,穿著拖鞋的玉足在茶几上踩下第一枚腳印。
  “那你要我怎樣啦?你們全怕他受傷,有沒有想過我的心情?我只是愛他,就這么千該万死嗎?我真受夠了你們這些狼人!我難道是死人嗎?感受不到痛苦嗎?恕我目光淺短,遙想不到自己雞皮鶴發那一刻。眼前現下我連他的衣角都模不到,你就在幻想白逢朗痛苦的未來。神經病!王八蛋!被腦震蕩的豬玀所附身的笨狗!雙重悲慘到最高點,沒救了!自己去安樂死比較快!”
  小金狼瞠大眼,大聲指控:“你人身攻擊!”
  “你更厲害!把我的心口鋸得血肉模糊!”
  “汪汪!嗚……汪汪……”气到最高點,狼王子再度語無倫次的以犬吠聲咆哮出無人能懂的憤怒。
  “來福,安靜!”朱水戀搗耳叫著。
  “汪汪……”吠得欲罷不能。
  “來,接住……”管于悠不愧是神奇美少女,就見她拿起一個飛盤,往右方空曠處丟去,就見吠得方興未艾的小金狼尾巴猛搖,止住汪叫,‘咻’地迅捷一躍,牢牢的咬住飛盤,快樂的叼回來邀功。
  這樣也行?朱水戀目瞪口呆,連自己正在盛怒中都忘了。
  “還要玩嗎?”管于悠接過飛盤,笑得好溫柔惑人。
  “要要!哈哈哈……”小金狼猛點頭,吐著舌頭哈聲直叫。然后,几秒之后,才發現不對勁——“不對!現在不是玩的時候!”
  “來!看飛盤!”才不管呢,再丟!
  “哈哈哈……”很神气的叼回來。“啊!不對!不可以——”
  “再來!”又丟。
  勇猛精准、絕不漏接。“悠悠,不可以——”
  “這次飛左邊!”力道很夠哦。
  嗚……狗狗永世擺脫不了的宿命!天哪,它到底做錯了什么?”我不理你嘍!”它恫嚇。
  “變化球!”管你呢。“你一定接不住。”
  “才怪!我接住了。”冤孽呀……
  有誰看過猛搖尾巴卻死皺眉頭的狼或狗嗎?
  這家伙早晚會被悠悠逗出感覺統合不良症,要不然也至少是肢体行為失調症。朱水戀決定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們談論的事還沒談完哩。
  飛盤再次飛起,這次不小心偏了方位,直向朱水戀這方擲來,她想也沒想的伸手接住,同時,一張狼嘴也咬住了盤子的另一端——高高拎著盤子,小金狼自然是吊在下方,以堅毅不拔的狼牙咬住盤子,即使被蕩成鐘擺也不松口。
  這是悠悠買給它的玩具,它的耶,絕不容人搶走。
  “小笨蛋,如果你已經冷靜下來了,可不可以接著談正事了?”
  “水戀,不要這樣吊著它啦,佑佑會不舒服。”于悠走過來連狼帶盤的抱入怀中。
  “你還沒罵過癮呀?我可沒興趣找你開駕了。”殷佑聲明著。
  “笨狗,你怕我纏上白逢朗,怕他終會有不小心愛上我的一天,那你就該找個方法杜絕這樁……悲劇發生的机會,逞口舌之快有什么用?連奸狡如狐狸的曼曼都沒能斗敗我,你以為你有多少能耐找我耍嘴皮?”
  殷佑不服气地問:“那你到底想說什么啦?”
  朱水戀睨著它,沒有開玩笑的表情。
  “你應該有轉移白逢期身上的情咒到我身上的能力。我要求你這么做。”
  “不可以。”于悠反對。
  “我舅不會允許的!”殷佑大呼。
  這女人簡直瘋了。
  “你有能力這么做吧?”
  “我沒有。”它叫著。拜托!它現下只是一只被鎖住法力的普通小狼,就算還記得咒語,也施不出力道。何況它哪來的資格經手別人的事呀?這可是犯了狼界的律法耶!
  “你一定有。”什么叫沒有?它狼王子是當假的啊?
  “沒有啦!”這女人很看得起它哦。強人所難嘛。
  朱水戀一把揪起它頸背与她平視。
  “別忘了你們殷族還巴望著你去拯救,轉移情咒這种事,可不只是私人的居心,還為了你的狼王令。你有權利与義務全力去達成任務。你再給我說一次‘沒有’看看!”
  千万別去惹一個抓狂中的女人。殷佑扭著小狼軀,吞了吞口水,最后決定以善意的謊言來度過眼下這個險惡的處境。
  “好……好啦。我答應你。”
  “立刻做!”朱水戀要求道。
  “不行……”
  “嗯?”好恐怖的鼻音。
  “我的力量不夠,把其他護今使者都找來吧,我需要你們的輔助。”它無奈的屈服于淫威之下。
  “很好。悠悠,你看住它,我立刻上樓挖人下床”一陣風似的,朱水戀已不見蹤影。
   
         ☆        ☆        ☆
   
  “若行得通,未嘗不可。”韓璇緩緩開口,在眾人的瞠目下,投出同意票。
  “璇,你瘋啦?我不知道水戀的瘋狂病毒這么恐怖,連你也被感染了。”季曼曼拿著絲帕在身邊揮動,像在驅赶無形的傳染源,并且挑了個离朱水戀最遠的位置坐下。為愛傷風感冒失常的女人最恐怖,她不得不自保。
  “韓璇,我還希望你來勸退她別這么做,你的理智到哪去了?”殷佑不敢相信韓璇竟然同意。
  朱水戀哼道:“誰來勸都沒用,我是打定主意要這么做了!”
  “你不怕我舅會生气、會討厭你嗎?”殷佑仍作垂死的掙扎,想教她打消主意。
  朱水戀不理會心口的刺疼,顫聲道:“我管不了那么多。”
  “你太自以為是了,什么都自己說了算。”被這种強勢的女人愛上肯定很不幸。殷佑深深這么認為。
  “你不知道這是單戀者的特權嗎?”
  管于悠輕道:“我不贊成你這么做。你會失去愛人的能力的。錯過了白先生,你還有其他的選擇呀。”
  “如果失去愛人的能力可以立即使我心口不痛,不用在渴望与絕望間掙扎,那么我需要它。”朱水戀直視小金狼。“保護你心愛表舅的最好方法就是讓我對他沒感覺,你該做的。”
  “我沒有權利——”
  “你是沒有。但你早就發表過多對別人愛情的看法。既然涉入了這么多,何妨做得更徹底。殺人只殺一半是不道德的,何況我又沒要你殺人,只要你把情咒從他身上轉來給我而已,還婆婆媽媽的做什么?有擔當點好不好!”
  被朱永戀這么一說,再加上其他人似乎也沒极力反對,小金狼只得硬著頭皮道:“我……我不保證會成功。你們知道的,我所有的能力都被封印住了。”
  “試試看了。”韓璇點頭。
  季曼曼打了個呵欠問:“是不是一旦狼王令出現了,就代表情咒轉移成功?”
  “嗯。”那是當然,不過那根本不可能。
  “我們該怎么幫助你?”韓璇問道。
  “你們各自盤腿坐在東西南北四個正方位。用指南針測一下比較好。悠悠坐正東方,她是伺今主,有召喚狼王令的能力,与我面對面,你們其他人就隨便安排了。”它不甘不愿的指示著動作。
  一分鐘后,四人已坐定。
  殷佑看向西方的落地窗,深深歎了口气。它多希望舅舅及時赶回來啊。有表舅在,朱水戀什么也不敢做的,因為她只听他的話。
  嗚……可是白逢朗終究沒戲劇性的出現,害它失望得想跑到山巔對著月亮狼嗷—番。
  “喂!你還等什么,快開始啦!”朱水戀惡聲惡气的催促著。
  含著被脅迫的淚水,殷佑叫喚著体內的三分之一狼王令,不久后,狼王令由眉宇間幻化而出,一道漸亮的金光閃現,凝聚成一塊小令牌。
  轉移咒術慎重念出,結局卻是難以樂觀怀想的。誰知道半吊子的施咒者濟得了多少事?
  就算起不了半分作用也是正常的。
  至少,小金狼本人就是這么認為。
  不會有异象出現的啦!
   
         ☆        ☆        ☆
   
  胸口突來的一陣的燙,讓白逢朗身形一頓,止住了飛行。足下的白云在沒有法力的馭聚之下,四下各自散開成輕煙,他的身体仿若沒有重量的棉絮,輕飄飄的向地面靠近。
  隨著胸口的的燙度加劇,他只能臣服于風的吹向帶他去任何一方,不能施法。因為一施法就會今這灼燙消失。似有什么東西正被艱難的召喚出來……
  這是怎么回事?
  有人正在對他施法,可不應有人能對他這么做才是呀……是誰?而……即將出來的又是什么?……
  “哥哥!”一道白練由地面竄向半空中,猶如一條靈話的白龍奔竄,勾旋住棉絮一般的身影,在白逢朗跌落河中之前將他拉回。
  白逢朗雙足點地之后,立即雙手結印,決定助這召喚之力,讓胸口的翻攪足以強烈到讓什么東西出來……
  “哥哥,你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白莞擔心的站在他身邊急問著。
  隱隱約約的,他知道這可能是狼王令——五百年前被他封印住的狼王令,就是藏在心口,以命相護。若不是被情咒牢牢約束住,他早喚出來了。
  是誰在召喚狼王令?誰能越過情咒的封鎖召喚?
  他曾試過無數次,就是破解不了若棠的咒術。這非關法力高低深淺,而在于下咒當時,他對她有情,那她便能織就出他化解不去的情咒。
  除非移轉到別人身上,不然就是……他心中有了別人……
  不會吧?
  他倏然一惊!那個正在召喚糧王令的人是用什么方式化解他身上的情咒?
  是小佑嗎?莫非它竟允了水戀的要求,真替她轉移情咒了’?它該知道他不會允許它這么做的,它更該知道狼界的律法明定不許在中咒者未同意的情況下,替人移咒或解咒,它怎能……
  他緊閉雙眼,努力平定下思緒的紛雜。若不能保持思緒的空白,便無法分辨出此刻狼王令被召喚出來是因為被轉移抑或是……其它!
  他愛上朱水戀了嗎?
  莞儿那日這么問他時,他并不認為愛情正發生在他与她之間,但又無法立即回應否定的言詞。万分詫异的,他發現自己并不想說出‘對水戀沒有感覺’之類的話。在愛与不愛之間,似乎有個模糊的曖昧地帶……
  他只是覺得她熱情得炙人,天真又怪异,精明又迷糊,性情急躁,卻又常迷惘不定;大起大落的情緒總勾動他的注意力,不時探向她所處的方位,盯著銀鈴咒釋出的白气,猜測著她又怎么了……
  還不算愛吧?他想。只是會在意她,情不自禁的被這個罕見的女子所吸引。
  他們同時也算是朋友,朋友間互相關心是正常的吧?距离上一段感情已太久遠,他早已忘了為一名女子心動是什么感覺。加上他生性淡然,許多感情的醞釀至少要上百年才會感覺到。愛情這東西對他來說并非人生的必需品。遇過、錯過、怀念過,已太足夠。
  不預期發展另一段感情,即使他听到了水戀的告白,她的熱情令他動容,心口震蕩起伏。但他難以理解一見鐘情的來由。以他的經驗來說,若沒有長久的相處,互相了解對方的优缺點,并漸漸滋生出好感,似乎無法輕言說出喜愛之情。
  她打從甫見面那一刻就明白的表現出鐘意之情(這是他后來才理解的),連考慮也沒有的就喜歡上他,甚至不了解他這人是善是惡,也沒想過兩人也許不适合的問題。
  只是迷戀吧?他想。
  那种一時半刻中邪也似的迷戀,將會在時間的流逝下清醒,并悔不當初。
  她活力十足,生活多采多姿;映照于他的平淡乏味,她早晚會明白兩人的差距。怎能把她的告白當真呢?即使她說愛他的那一刻,他其實欣喜多于惊嚇……
  冷汗浸透他白袍,一道金光由胸口射出——“哥哥!”白莞嚇得哭了,知道兄長正承受某种咒術的折磨,不敢亂動他,最后終于想到可以找長老來救。“你忍著點,我去我白長老,我去請他們來!撐住哦!”
  雪白的身影化為一縷輕風,轉瞬間已不見。
  金光不斷擴大它的范圍,并呈圓形的包覆,圈住了白逢朗整個人,隔絕成屏障……
  千万不要是情咒被轉移……
  不可以是朱水戀……
  她該去戀愛,轟轟烈烈愛上足以匹配她的好男人……
  她耀眼的熱情不該被情咒消滅成一攤死水……
  她的笑、她的怒、她的嗔、她的一切……
  可惡复可愛的,固執又优柔的,坦率又莽憧的……
  她說:我愛你!
  轟!
  金光狂卷成颶風,摧殘了四周的銀鈴葉隨之狂舞,天地一瞬間變色,极目望去,全是無止境的金芒,直沖九霄!
   
         ☆        ☆        ☆
   
  小金狼吁了口气,難掩得意地道:“你們看,我說行不通就是行不通的啦。以我現在三腳狼的法力,無三小路用啦。請節哀順變,我盡力了,”施法了十五分鐘,几乎要累癱了它。
  朱水戀不滿的跳起來!
  “你一定沒盡力去做!搞不好你念的咒語都是假的,你這樣很差哦,才來人界多久,就學會神棍斂財的招式,簡直丟你列祖列宗的臉!”
  “對啊,我們又不是捧著鈔票供奉你的信徒,你學神棍給誰看啊。”季曼曼也同意。
  之前的十五分鐘,就見殷佑煞有其事的對狼王令喃喃念著沒人听得懂的語言,不時的搖頭晃腦兩下,要不是雙眼偶爾還會張開几次,她們几乎要認為它趁机打瞌睡哩。
  而,沒有半點成效的結果今她們全部質疑起它到底有沒有安分的施法?會不會只是念完那個什么‘恁啊公呀麥死呀有交代……’的師公專用語來充數,騙她們不懂咒術就胡搞瞎搞一番?
  “什么神棍?我可是堂堂的狼王子,才不要下流招式,我沒事騙你們做什么?”小金狼喊冤。
  于悠同意道:“你們放心,剛才我确實是感應到召喚的力量。但佑佑的力气不夠,所以沒能成功,你們別怪它。”
  “對嘛,我也有我尊貴的狼格好不好?還是悠悠了解我。”好感動的偎向小佳人香軟的胸怀里。
  韓璇點頭表示理解。
  “看來只能等白先生自己同意施這种咒術才有机會成功。殷佑,你必須達成說服他的任務,取得狼王令的任務不能再拖延下去。現在已經農歷四月底,距离八月十五中秋節只剩不到四個月,更別說‘星’尚未出現,還得在茫茫人海里尋找他。”
  “我舅不會同意……”
  “他早晚要妥協。”韓璇的表情顯得冷漠。“水戀同意承受情咒,他就無須去想太多公不公平的事。事關你殷族的存亡,他必須以大局為重。這也是我四個家族堅持五百年的原因。”
  “我先警告你哪,殷佑小王子。”曼曼笑得好邪惡。“我們家韓璇對這樁持續了五百年的任務,有著毀天滅地也務必要達成的使命感,倘若在結尾的一刻,你們敢敗在私人性格的心慈手軟下,那么在你下冥府陪父母作伴之前,韓璇絕對有辦法伺候你滿清十大酷刑,凌遲得你后悔來世上一遭。”
  “算我一份。”朱水戀陰惻惻的冷笑。
  小金狼在六道冰箭般的眼光下,覺得非常的透心涼,由腳底板一路冰到頭頂心,連忙吞咽口水,嘿嘿直笑,很小心、很謙卑、很客气地保證道:“我怎會置我們的任務于不顧呢?對不對?放心吧,說服我舅屈于淫威……哦不,是舍小愛、完成大愛,是大家義不容辭的使命,嘿嘿嘿……一切就……咳!交給我吧。”嗚……欺負弱小,虐待小動物。
   
         ☆        ☆        ☆
   
  被金芒包覆的白逢朗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他知道狼王令被召喚出來了,因此他一點也不意外的以雙掌承接住令牌。而令牌當然也躺在他掌心,唯一的不可思議是——白若棠的影像由今牌中浮起,半透明的身影在金光的烘托下迷离而虛幻,立体得像是本人站在地面前,漆黑的秀發微揚,像正被柔風輕輕吹拂;她碧綠的晶眸水盈盈的猶如枝頭第一技新綠,更似凝碧池里起出的綠寶石般無与倫比……
  絕難想像這只是五百年前施咒留下的幻影,她是那么栩栩如生、亭亭玉立在眼前……
  呈現半透明的身影證明她的虛幻,而他震動的心臆無法平复。五百年的死別……
  她是他的表妹、他第一次傾心的女子、他共同成長的玩伴朋友,代表著他某一段歲月的珍貴記憶,親情友情愛情的夾雜,讓他無法自己……更別說她早在五百年前死去。仿佛只一瞬間,聯邦瓦解,友人盡散,天地全化成殘破的碎片,世界撕去了和平的面貌,由猙獰戰亂取代……
  誰与誰都沒來得及告別……
  “哈羅,表哥。我希望當你看到這留影時,不是一千年以后,那表示你一直獨自活著,沒遇到春天。”
  白若棠的幻影輕柔訴說著,那唇畔一貫的柔婉淺笑,不因嫁人生子而失去那天真單純的笑容。
  “可我已經出來了,那表示你找到了。你一定會怪我找你麻煩吧?連狼王令這么重要的東西也用來下咒,簡直強人所難。請你原諒我。”美麗的幻影深深鞠了個躬。
  “你說過,感情上沒有誰虧欠誰,每一對兩情相悅結合的眷侶都該被慎重的祝福,所以我從不對你說‘抱歉’之類的話。但你阻止不了我們夫妻渴望你尋得真愛的念頭。我們不說遺憾,卻深切盼望你快樂幸福。所以別怪我一個,殷祈也是共犯。有机會再見時,要連他也一起罵哦。”吐了吐小舌,白若棠臉上是少見的頑皮。
  “你們夫妻真是……”白逢朗哭笑不得的低語。
  “表哥,你喜歡的女孩是什么樣子呢?我好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一定是与你性子截然不同的人吧?你的心像波瀾不興的古井水,沒有人來撩動,你根本無法動情。”
  “是嗎?我是古井水?死板無趣得很?”他當然知道自己乏善可陳,但……古井水?似乎不治當吧?
  “我們夫妻對你下情咒,是怕你哪天就算對人動了心,也不自覺,任由緣分錯過。其實感情滋生向來沒道理可言,你以為培養一、兩百年的感情才能稱為愛情,但別忘了,我与殷祈相識第一眼,就互許終生了。愛情是最不可預期的東西,而我相信如果發生在你身上,你絕對全适應不良。畢竟那种惊濤駭浪、無所适從的感覺對我們白狼族而言太陌生、太有礙健康了,是不是?”
  他想到水戀的吻,她說愛他時又無反顧的表情……是的,那時他震惊、不信。也以迷戀做解釋,否定她的真心……他是不是傷害了她,卻以為自己做了最恰當的處理?
  白若棠仍在說著:“我們這個情咒可是与眾不同的哦。你該知道殷祈研究出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咒術沒有公開。他在情咒上動了一些手腳,使得它不能被移轉。哈,你們一定想不到,若你曾經試過移轉的方式,就會發現那行不通。”
  他知道殷祈法力高強又擅長自創咒術,只是,沒想到咒術里竟藏有這些机關……
  咦?那……若棠的意思是說,現下這狼王令之所以出現是因為情咒……解開了,而非轉移到別人身上?他對水戀……是鐘情而不自知的?
  是這樣嗎?
  “雖然狠心對你下了情咒,但我們還是保留了一些為人君主与為人父母的私心,所以只要你心動了,而對方深深愛著你,那么一旦你們召喚糧王令,情咒就可以輕易解開,与原先我們所認知的咒術不同。要讓你去愛一個人愛到發狂是強人所難的事。我們白狼族人的性情向來溫和,沒有大悲大喜的性情,所以這個情咒很好解,因為我們還巴望著狼王令來拯救殷族呢。”
  能量似乎快要用盡,因為白若棠的幻影愈來愈談,几乎要融入金光中,不大能看清她的表情了。
  “有個女孩正發狂的愛著你,而你也動心了。多棒的美事啊。去愛她吧,表哥,當你幸福,就會快樂,就會身心都有栖息處,不再寂寞。如果我們有机會再見,希望看到你身邊有她相伴……”
  余音飄渺,勞蹤已去,金光散去,留下深受震撼的白逢朗對著狼王令出神,理不清心中是何滋味……

  ------------------
  浪漫一生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