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章


  季曼曼打扮得有如一只光芒万丈的開屏孔雀,款款走入“旭日保全”的大本營,迷眩了一票男男女女皆睜不開眼、回不了神。纖纖玉指遞出自己的名片,軟嫩櫻唇輕吐出綿綿儂音:
  “我是季曼曼,与元旭日先生有約。”
  “哦?啊!是……”吐出好几個無意義的聲音,接待小姐恍恍惚惚的收過名片,久久才跳起來低呼:“与元先生有約?!不會吧?”他們神秘的元先生不是一向不見人的嗎?是不是大美人在嚇她呀?
  “你不妨打個電話上去确定一下,可以嗎?”
  季曼曼不愧她“慢吞吞”的芳名,舉手投足間百般的慢條斯理,別人口中時間就是金錢的說法用在她身上是失敗的。啟口催促接待小姐上達天听的同時,她已移身到開飲机那方,替自己泡了杯烏龍茶啜飲。
  滿意的看到接待小姐打電話上去确定這個令人跌破眼鏡的約會是否屬實,季曼曼不免又要暗自偷笑好几下。想不到水戀使盡百寶也見不著的大人物。竟就這么輕易的讓她約到了。
  說來也真是個很奇怪的机緣。就是昨天呀,她好無聊的從公關部門一路晃上了韓璇的辦公地盤,想找韓璇撒撒嬌、親親愛愛一番,順便看看斗嘴損友水戀有沒有趁机吃璇的豆腐,兩人也好磨一磨快要生蛌獐L皮子;不料韓璇開會去了,水戀搭机南下巡視分公司,害她好生無聊,只好窩在璇的大辦公椅上批批公文,賢慧的替璇分憂解勞。不然還能怎么辦?她自己手邊的工作做得一件也不剩,這兩天又沒什么重大客戶要接待,無聊到連蚊子也沒得打的情況下,只好拿璇桌上的文件開刀了。堆積如山……嘖!看了真不舒坦。但誰教璇是超人呢,又是總主席。解決完了一座山,又會堆來另一座山,可怜哪。
  然后,一通突如其來的電話打破了宁靜的辦公氛圍,就在季曼曼以慢三拍的動作拍撫完了自己的心跳、伸出纖纖素手要接電話時,電話早已切換成答錄机功能。
  “我是韓璇,請留言。”簡短有力不囉嗦,季曼曼再一次拜倒在親親阿璇的西裝褲下。
  “我,元旭日,決定接下資公司的委托,明天早上十一點半到‘旭日保全’,我要見你。”簡單,粗率,沒有修辭,就這么挂掉。
  季曼曼好久好久之后才回過神,發指著電話嬌嗔:
  “這人,好沒禮貌。你要見我?我就活該要讓你見啊,你誰啊?哼、哼、哼。”嘰嘰咕咕的念完怨詞后,她才動腦想到這個元旭日是水戀怎么也見不到的人物耶。如果她見到了,而水戀沒能見到,不是很大快人心嗎?
  所以季曼曼當下決定原諒元旭日的無禮,盛妝打扮前來赴約。韓璇非常同意她這么做,覺得由她出馬替“殷華”扳回一城,再恰當也不過。何況他們一直想親自評估元旭日這人的能力以及性情。大好良机,不把握才是呆瓜。
  想像中,元旭日一定是那种粗率不文的大莽夫,活脫脫像是极力由黑道理漂白的人物,洗淨了底,卻洗不去他一身的江湖味。
  依她對這种人物的研究,這种人中意的女人不外兩种:棉花糖似的肉彈情婦;再不然就是清純得不食人間煙火的不出世小女生。她的身材是扮不來肉彈啦,不過在商場上打滾多年,她更扮不來小清純,于是想了又想,只好努力展現容貌,看能不能在兩极端間求得夾縫中的生存机會了。
  畢竟若能讓元旭日對她產生好感,生意談起來會順利很多。呵……悄悄打了個优雅的呵欠,時間已然轉去了五分鐘,嗯,也許她有時間可以嘗嘗茉莉香片泡起來是什么味道。
  “請問……你是韓璇嗎?”已經請示完畢的接待小姐戰戰兢兢的走過來問著。
  “名片上有我的名字。”季曼曼指著小姐手上的名片,疑惑著自己几時在臉上寫出“韓璇”二字?
  “你是季小姐。但……紀秘書說元先生約的是韓璇先生而不是你耶。
  “可是昨天接電話的是我啊。他弄錯人了,我上去跟他解釋一下。”季曼曼甜甜的安撫接待小姐,輕易過關。拜托!想見韓璇?當“殷華”的總主席之位是閒差啊?沒事說要見就見得著,那俊美無儔的璇不早被那些色女分尸掉了?哪還有命留著日理万机?
  在一樓接待人員的目送下,季曼曼款款生姿的步入專用電梯,准備一路晃上去,順便觀光去也。
  呵呵呵,好期待哦!不知道元旭日長什么樣?
  會有什么表情?有沒有刀疤應景?真是令人期待呀!
   
         ☆        ☆        ☆
   
  “那女人以為她在逛大街嗎?”林有安悄聲咕咬。
  “這人是季曼曼。若說朱水戀是‘殷華’的急惊風,那季曼曼就是典型的慢郎中。”范宇文微微一笑,覺得“殷華”似乎專出美人。韓璇的确艷福不淺。
  紀畯袺萓b兩人身后,低聲警告著:“你們沒事快下去啦,我還得辦公。
  今天元老大的气象指標不太明确,你們別害我挨刮。”
  林有安以及范宇文兩人霸占的地方正是紀畯菄瑪鴗蔚ョA因為整棟大樓除了元老大的辦公室有完整的監控系統外,紀畯蛦o邊亦有一部分的系統可看。他們不往這邊跑,難道要到元老大那邊去送死嗎?
  昨日他們三人一致极力推荐元老大接下“殷華”的保全業務,并擔任總監。生怕元老大拒絕,想了一肚子勸言,不料半句也沒派上用場,他老大從電腦前抬起頭,笑得亂詭异一把的,二話不說,接下了這份工作。
  然后,變天了。
  當了半個月流浪漢的元旭日今天嚇破所有人眼鏡的不僅開千万名車來上班,甚至還從大門進來耶。半長不短的頭發以發油往后梳,將立体而分明的輪廓整個顯示出來;三件式的純黑西裝,搭配一條灰底暗金色澤的領帶,加上墨鏡,簡直是黑道老大的派頭,若气質差一點,恐怕會被當成開名車的司机。幸而元旭日向來穿什么像什么。他老大從今日起成了上流社會的酷帥名紳了。
  真是令人感動啊。比起元旭日常常從陽台降落,從窗口進辦公室的行徑來說,他肯好好走大門進來,還是以老板的身分,簡直正常得令人感動,并且——害怕。
  所以三尾怨男才會縮在秘書室,一點也沒有冒險犯難的雄心傻傻地踩進去送死。他們可不确定元旭日今天是否有哪條筋不對勁了,歡迎烈士先賢去求證,他們肯定會代為收尸,并且發放撫恤金。
  “老大以為他會見到韓璇。”紀畯菗搧蛫q視螢幕里的大美人就要抵達二十八樓了,不免開始感到不安起來。“打十一點過后,老大已問了兩次人來了沒有,可見元老大對此事的重視非比尋常。”
  “給你一張保命符。”范宇文從他帶上來的公事包中抽出一張十寸大的相片,交到紀畯菑滮丰H示自己充沛的同胞愛。
  “咦?娘娘腔。”林有安湊過去看,不以為然的嗟了聲。“有啥屁用?”不過是一張韓璇的照片嘛。
  “這就是韓璇啊?真是俊美。”紀畯袺椇蛣菕A眼光几乎移不開。“你怎么會有他的相片?”
  范宇文笑笑道:
  “上回在報界大老的壽宴上听了他一次即席演講,有條有理的分析台灣股市。挺有內容的小伙子,我叫小趙把他偷拍下來存檔。這小子一向拒絕別人拍他,報廢了兩卷底片才捉到這個正面照。”
  小趙是范宇文的助理,也是個技術高超的攝影師,才會把韓璇的神韻抓得這般精准。
  “有用嗎?治得了老大?”紀畯菑ㄘ磣き瑼滌搳C
  “有五成把握。旭日看來不是對“殷華’,有興趣,而是對他有興趣。”
  “怎么樣的興趣法?”林有安追問:“是像八年前拐走可愛的畯菬獐邞瑪魚魽A還是像四年前相中楊授的能力而拐地脫离家族企業一同出來打天下的興趣?”
  “天曉得,旭日一向有難以捉摸的怪癖。”范宇文早在心中推敲良久了,卻還沒個定案。
  隨著電梯門的開啟,三人同時住了口,擺出身為主管該有的面貌,將三叔六公的姿態收拾得不著痕跡,迎接這個舉止舒緩閒适的慢美人。
  季曼曼看到了三個各有特色的男人。沒有評估太久,直接把目光投向最可愛的娃娃臉男紀畯
  “我代表‘殷華集團’,請問誰是元旭日先生?”
  “他在里面。”紀畯萓麻完D:“你似乎不該是來赴約的那一個。元先生約的是韓璇先生。”
  “電話里又沒說。一逕的‘你’呀‘你’的,我就只好當成是在約我了。你們元先生還真是直率很可愛,現在的世道,已經見不到這么可愛的人了。”季曼曼捂唇低笑,揮揮小手像是打發掉了所有疑問。
  “我可以進去了吧?”
  紀畯蛪t自吞了下口水,很怕看到頂頭上司變臉的盛況。力持平靜道:
  “容我通報。”按下了內線,小心翼翼的道:“元先生,‘殷華集團’的代表已來到。”
  “請他進來。”穩重低沉的男子嗓音從里頭回應著。
  “季小姐請。”紀畯菬S空細看季曼曼突然涌滿輕詫的表情,伸長手直指老大辦公室,全然沒有身先士卒的打算。
  季曼曼也就拖著一貫散扰的腳步往元旭日的辦公室踱去,滿心疑惑著這聲音与語調怎么跟昨天的電話留言不大一樣?
  如果說昨天那聲音像個土霸王,那么今天這個就像是貴公子了。
  那么,是不是可以說昨天那人不是元旭日本人?還是此刻她要見的人并不是元旭日?
  輕叩了兩下門板,她推門進去,不大确定自己將會見到一張什么面孔,但……至少不該是見到一張酷男臉孔大特寫——
  她瞠大眼,一秒、二秒、三秒之后,她低低叫了聲:“啊!”以示自已被惊嚇到了。
  “請問你是打哪來充數的濫竿?”酷男迅速收拾一閃而過的錯愕,取而代之的是危險的气息輻射出周身。
  季曼惊嚇了好久才發現她被罵了,一雙圓膛的大眼明确的意識到某种強大的威脅感……這人……
  是誰呀?做什么一副像要把她肢解的恐怖神色?
  哦,當然不是說眼前這人很明白彰顯著血腥煞气,而是她向來增長解讀他人眼神最細微處所代表的意思。眼前的這個男人很惱她,活似她做了什么大不敬于他的事似的。
  看來真的有一點點可怕咧。她吞了吞口水,切切不能失了自己威風連帶損及“殷華”顏面,她開口道:
  “請問您是……元旭日先生?”
  元旭日收回原本擱在門框上的手,轉而耙了耙地整齊有型的頭發,一下子由整齊优雅的名流墮落到危險迫人的海盜,也不過貶眼之間的工夫而已。
  “你是誰?變性的韓璇?”元旭日雙手放入褲袋,健碩的身形懶懶的半倚著一組長沙發椅背,溫溫的聲調像在壓抑著某种情緒,讓人不自禁想退到百尺外保平安。
  “嘿嘿,不好笑。”季曼曼退了兩步,极力要以輕松軟綿的口气說明自己的身分……
  “我叫季曼曼,是‘殷華集團’的公關部經理——”她的自我介紹沒机會完整呈現,便在元旭日跨來的步伐威脅里自動噤聲。天曉得這是為什么,但自認為天不怕地不怕的季曼曼卻是真的被嚇到了!
  而嚇她的人甚至什么都還沒做,只是向她走來而已。當然,不得不提他的眼神有多駭人。
  容我先發表几點個人小小的原則,不好意思必須打斷你的言不及義。”
  元旭日微笑開口:
  “第一,千万不要答非所問;第二,千万千万務必記住三個字:說重點。最后,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惹火我,尤其在我心情瞬間差得無以复加的此刻明白嗎?”
  再度吞了吞口腔里分泌過多的唾液,季曼曼不由自主的乖乖點頭。識時務者為俊杰,雖然這人披著文明的外皮,終究掩不去他善于威嚇人的潛在凶猛气勢。
  實在是弱了自己威風呀!但季曼曼深信自己若想安好的走出“旭日保全”,識時務一點准沒錯。
  “呃……那么,請問……”
  元旭日抬起一只手,不讓她廢話,直接問著他要的:
  “為什么不是韓璇來?”
  “您知道的,身為……”
  一只鋼筆險險削過她面頰,釘入她身后的檜木酒柜中。冰涼如刃,沒有實質上的傷害,卻有万倍的威嚇。
  “他沒空。”季曼曼這輩子講話從沒這么簡洁有力過。
  “我看你們是不想与‘旭日’合作了是吧?”
  “我們想,但不強求。”
  元旭日微撇了下唇角。誰理什么強不強求。
  “叫韓璇來談。”
  “他沒空。”季曼曼再次強調:“這不是韓璇打理的范疇,我不明白元先生為何——”
  “我沒允你發問。”丟過去一眼,成功封住她不滿的小嘴。“他終會有空來見我的。你回去告訴他,三天之內.他來見我;三天以后,我去找他,以各种方式,而不保證后果,請他慎做衡量。”
  話畢,元旭日彬彬有禮的打開門,示意著滾人的訊息,并且不容許抗議。
  季曼曼小心翼翼的接近門口,以她僅剩的余膽探問:
  “看在我僅充信差的份上,問個問題可以嗎?”見他似不為所動,她再加把勁:“也許日后我對你有利用价值,你知道、我是他的紅粉知已,不只在公事上。”
  元旭日允了:“問”
  “你——對‘殷華’有興趣還是對韓璇有興趣?”
  “都有。”他給了個滑頭的答案,令人气得牙痒痒。
  哪有人這樣的?!簡直是惡質!
  “好的還是坏的呢?你最好明白,不管是‘殷華’還是韓璇,都不是你們輕易沾惹得起……”
  “別廢話了,請滾。”以自己的气勢怎她逼退出門口,然后無情的甩上門,讓嬌滴滴大美人領受生平第一個大閉門羹。
  灰頭土臉的季曼曼啞口無言瞪著門板,并承接著身后三個縮在牆角的男子的怜憫目光。
  而門的另一端,元旭日大力扯下領帶,往旁邊一甩,立即按下通話鍵:
  “紀畯菪生,請五分鐘以后進來。在這五分鐘之內,你可以先去找塊地挖個洞.也可以找間信譽良好的靈骨塔公司買個龍穴塔位。別說公司苛待你,本人無上限的提供你所需的喪葬費用以及家屬撫恤金。”
  頂頭上司的心情非常、非常地不好。原本還在同情別人的紀畯菕A當下成了最值得被同情的那一個。苦瓜臉含悲的看著另兩個伙伴,覺得自己好無辜。
  范字文指了指相片——
  “把保命符帶著。我們會在外面為你祈禱。”
  “當然,也會替你找塊好風水。”林有安拍拍他。
   
         ☆        ☆        ☆
   
  “想見我?”
  韓璇稍稍把注意力由商業專刊上挪開,轉而看自倚在扶手邊向他訴苦的季曼曼。她半坐在地毯捆捆在沙發扶手,美麗的面孔偎著韓璇的肩,百般惹人怜的嬌媚姿態。
  “對呀,那人好無禮,也好可怕。發現去的不是你之后,差點將我殺了。可以想見他多么想見你。”每次想到元旭日都不由自主的惊悸起來,真是個詭异的男人。
  “形容一下元旭日這個人吧。”韓璇微笑著。
  “嗯……外表像個精英貴公子,气勢也夠傲人,但講話就非常不客气了,簡直不把人當人看似的。還有,他身手很好,對美女視若無睹。他的下屬似乎都很敬畏地。”季曼曼歎了口气,羞愧的承認:“他一開始就把我嚇傻了,所以我沒能有正常而优勢的表現。在他那种一言堂兼君臨天下的獨裁威脅下,我簡直只有挨宰的份。”
  韓璇被勾起了興趣。比起易怒的水戀而言,曼曼的靈巧圓滑向來使她在公關部胜任愉快,從來沒有她搞不定的人,任何一种糟糕的情況也能利用高超手腕扭轉乾坤,出奇制胜,如今卻出了個她擺不平的人,可以說是稀奇了。
  “他說啦,如果你三天之內不去見他,他就要自己來見你了,并且不擔保其后果。以他那种渾身充滿危險气味的人來說,我可不敢低估他口气里的威脅。”綿軟的吁了口气,撒嬌道:“怎么辦才好……”
  “我們是不是可以認為他突然想与我們合作,最大原因是想跟我交手?”听起來元旭日這人對他有著無限大的好奇心。為什么呢?
  “應該是。畢竟他們又不缺CASE接。表面上看來,‘殷華’的工作又比不上別人的刺激。根据我這兩年來的觀察,‘旭日保全’專接那种出生入死的工作,我們的委托在他們看來僅是設計保全系統以及駐派安管人員護送主管上下班而已。還是……他們曾深入調查過我們,對我們所真正面臨的危險有莫大的興趣?”
  韓璇搖頭。
  “他如何能查出連我們都無從追查的來源?除非元旭日正是傷害我們的敵人之一,否則他不會知道我們‘殷華’面對的危險有多么刺激,刺激到足以令他們硬來參与我們的事務而不必收費。”
  季曼曼問道:
  “你真的沒見過元旭日嗎?他雖然長得不是我所欣賞的俊美型,但也算是個難以忽視的人物。如果你們習共處于同一個場合,你一定不會忽略掉他的。他那人只要站著,什么事都不必做,就有強烈的存在感。你想想看,真的不會見過嗎?”
  “不曾。”令人疑惑的一點就在此。雖然他沒見過元旭日、倒是与“旭日”的領導人之一范宇文有過數面之緣沒談過話,更無往來,倘若他們對他有興趣,就不該從現在才開始,早就該行動了。可見元旭日對他突如其來的興趣并不在于業務上的原因或對“殷華”的主執事的好奇。
  畢竟向來神秘的人是元旭日,而不是他韓璇,他偶爾也參加一些宴會的。
  那么,元旭日想做什么?
  “我們該怎么做呢?”
  “你覺得他值得我們爭取嗎?”
  “我不确定”季曼曼謹慎道:“只能說他身上擁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可以徹底毀滅他想毀滅的一切,也可以取得他想要的所有事物。”就像一顆核子彈,可以捍衛世界和平,也可以毀滅地球。但終究不脫破坏的本質。
  “哈羅,我可以加入談話嗎?”半開的書房門口探入一張精致的小臉,以及一壺香噴噴的奶茶。
  “于悠,下課啦?”季曼曼笑著招手,忍不住道:“哎,一星期不見,愈來愈可愛了。”看著十六歲的豆寇少女,不免要歎息著自己的年華似水。
  美女怕遲暮,即使她才二十三歲而已,但在青春少女面前也只能服輸的認個“老”字。多哀怨呀。
  管于悠身上一套高中生制服,仍不掩她古典清靈的小佳人風采。她有一雙漆黑如墨玉的晶眸,蘊含少女的純真与早熟的聰慧,一顆鴿典大的水晶墜終年垂挂在她胸口,更添神秘气息。
  似乎知道書房內兩人先前在談論些什么,倒了三杯茶之后,她輕笑道:
  “元旭日應該不是好打發的人物是吧?”
  “當然,豈只難打發,簡直是可怕。”季曼曼低喃。這几年來早已習慣于悠像是有預知本事般,每每中途加入談話都能順利貫穿前言后語,無須旁人提點。她是沒有求證過啦,但身為世襲的“伺令主”,有什么怪怪的异能似乎也沒啥好惊訝的不是?
  “于悠,你看元旭日這人能不能為我們所用?”
  管于悠習慣性的握住胸前的水晶,回道:
  “他該是与我們有些困線牽扯的。”
  “什么牽扯?多做一些說明讓我們了解一下如何?”季曼曼纏磨了過去。
  “我現在還不大了解,要等一陣子才知道。”
  于悠歉然一笑,溫溫雅雅的堵回了季曼曼追根究抵的決心。
  “嘖,這顆水晶是怎么回事呀?既然有預知能力,何不干脆一點?每次都只預言一半,真是令人气悶。”伸出纖纖玉手彈了下水晶球,發現水晶球的顏色由紫轉出綠色螢光,像是生气被這么冒犯,讓她倍覺好玩,又想伸手再彈一下,但于悠可不依了——
  “別逗他啦,他正在睡覺。”
  季曼曼只好訕訕的喝茶去了。
  “璇,你去會會他吧。”于悠建議著。
  韓璇笑道:“看來也由不得我拒絕。元旭日這人一旦執意卯上什么人,似乎是蠻纏到底的性子。既然如此,就趁机評估收他為己用的可行性吧。”他拿過這個月的行事歷,圈出几個挑得出來的時間。也好,已經太久沒有活動筋骨,身心都在抗議快生蚺F。
  季曼曼湊過來看那本密密麻麻的行事歷。咋舌道:
  “我相信元旭日這人大概從來不知道行事歷這東西長成什么樣子。”韓璇排得出來的時間是在十日以后。而她怀疑元旭日那人等得了這么久。
  “想也是。只有閒人才會發展出特殊的嗜好。”韓璇微笑道。
  于悠捂住小嘴直笑:
  “對呀,像璇一天工作十八小時,成日坐鎮在‘殷華’的頂頭,簡直像過著自我封閉的僧侶生活。若不是有閒人來招惹,他大概就這么過完一生了。”
  季曼曼大有同感的點頭。韓璇這人根本就是懶!除了工作外,懶得去發展其它興趣或人際關系,擅長置身事外,使得他身為“殷華”的總主席,即使常有机會現身于各場合,仍是外人眼中极神秘的人物。
  韓璇只是笑,并不反駁。
  的确,他就是懶。但偶爾也會接受挑戰的。
  例如:接下主事“殷華”的棒子;例如,打算會會元旭日。
  這兩件事都不是好承接下的,但因為等待著“結束”,想親眼看到“結局”,他就不閃不避的接下來了。
  抬眼望向窗外,烈陽仍高挂在向西的天際,從這方窗口熱辣辣的照進來,潑洒了一地的燦爛,長長地延伸到他的鞋面上,并因日照的西移而漸有攻占更多的態勢……
  与元旭日交手后,將會是什么局面呢?
  他開始期待了。

  ------------------
  風動 鍵入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