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九章


  很稀奇耶,看到韓璇在發呆。
  季曼曼輕手輕腳的放下簡報,打量著一向是工作狂的韓璇,猜測他失神的原因,也同時贊歎著他的俊美。全公司的人都喜歡盯著他看——如果有机會的話。因為韓璇的長相滿足了所有女人對“俊美”兩個字的幻想,根本不是那些影劇界號稱奶油小生比得上的。
  俊美而不感陰柔,英气而不威迫太過,總是舉止從容。談笑用兵,精明的腦袋似乎從來沒有休息的時刻。真是令人心儀不已呀!
  好想、好想把他占為己有喔……
  “干嘛望著我發呆?”韓璇很快的發現辦公室內多了一個人,立即收拾起散漫、滿是閒适的神色。
  “你很好看嘛。”她支肘靠在大辦公桌上,俯低的身形露出胸前的大半美好春光,妖媚地看著他道:“你在發呆?在想什么呢?”
  “在想怎么替殷佑得到另兩塊令牌。”
  “少來,那又不是我們可以主導的。小家伙不是說了,那什么‘月’什么‘星’的,又不存在于人世間,咱們凡人又到不了狼界,那當然就是它自個儿來想辦法了,我們能做的就只是等待而已。”季曼曼柔媚問道:“你……是不是在煩元旭日呀?”
  這些日子以來,隨著元旭日神速的恢复中,他也愈加不安分的對韓璇手來腳來的,常常弄得較勁身手,大肆運動一番。有時韓璇會被偷吻成功,有時元旭日會被踢得老遠——然后不是跌向沙發就是跌向床。相信韓璇自己知道,他變得手軟了。
  不知是顧忌著元旭日的病体,還是自己的心態隱隱轉變,似乎再也心狠手辣不起來。
  見韓璇沒有回答,她接著道:
  “看來他是打定主意要纏死你了,怎么辦?”
  “我能怎么辦?等他玩膩了這把戲,就會找別的樂子去了。不會太久的。”他笑。
  季曼曼湊近他——
  “你真的這么想?”她一點也不這么認為。
  “我得到一些關于他的資料。他這人專注力一向不持久,丰功偉業很多,但沾過便立即放手,從來只是三分鐘熱度。”截至此刻為止,他仍不認為元旭日對這檔子事認真到什么程度,愛玩的成分居多罷了。
  “所謂的三分鐘熱度,通常是建立在‘得手’之后吧?你愿意讓他得手,以絕后患;還是不讓他如愿,然后死追活纏不放手?”沒有人可以輕易打發掉元旭日,就連韓璇也恐怕辦不到。相信聰明如韓璇是明白的。
  韓璇望著曼曼嬌媚如花的麗顏,忍不住想歎息,也确實歎了一口气。是無言以對,也是不想回答。
  “他親了你這么多次,你覺得惡心……還是心動?”
  “憤怒。”他老實回答。他從不容許任何未經他同意的侵犯加身,因此被侵犯時,只有全然的惱怒。
  “我以為親吻是很唯美、很触電、很棒的。電影里不都那么演嗎?”季曼曼疑惑著。
  “作夢吧你。”韓璇失笑。
  “不管!我要親身体驗啦!我們來接個吻吧。”雙手搭上他肩,兩人距离更加拉近,她几乎是橫趴在桌子上了,紅艷欲滴的香唇眼看就要貼上覬覦已久的目標……
  韓璇揚了下眉,卻沒有拒絕。其實他相當好奇在沒有威迫的情況下,四唇相親全是什么感覺?他需要一點對照的經驗。
  舉起手指托住她下巴,四瓣唇貼合住……
  軟軟的、暖暖的……很……奇怪,也有點……
  呃……,不衛生……不算愉快,但也不討厭……
  “你們在做什么?!”
  气急敗坏的尖叫聲在遠處揚起,但早已有一雙鐵臂狠狠扯開兩人間親密的距离,一拉一踐,季曼曼几乎是四腳朝天的被丟向沙發,而韓璇則被牢牢箝鎖在怒火沖天的怀抱中。
  “哎喲……”骨頭几乎散成二百零六塊的季曼曼嬌聲哀嚎著。要不是她身手還可以,恐怕下場不只是被丟在沙發而已,搞不好已滾入樓梯間,當成肉球般轉眼間已置身地厂三樓停車場了——一路滾落,暢滾無阻。
  “可惡!你這個死慢吞吞,居然敢吻我的璇!
  我都還沒嘗過的好料,你敢先偷吃?看我的朱家神拳,撞你個百八十拳,包你身首异處、再也拼不回原形!”朱水戀一把抓起季曼曼使潑,妒紅了雙眼,打算先扁一頓再說。
  “輕點,輕點啦!”季曼曼連忙見招拆招,就怕被潑婦打成豬頭。“你先別急著打我,想吃就趁新鮮,我告訴你膽,阿璇的唇甜美得足以教人欲仙欲死,真是人間美味呀,快去吃,不然就吃不到了——”
  轉移術奏效,朱水戀立即收手,轉身叫:“璇,我也要吃,不,我也要親親啦……咦?人咧?怎么不見了?”不知何時,元旭日与韓璇早已消失不見蹤影。气怒攻心又吃不到的朱水戀跳腳完后,決定要把季曼曼砍成十八塊喂鯊魚。不過季曼曼早逃命去也——
  “死女人,你別跑!我殺了你!”
   
         ☆        ☆        ☆
   
  “說!為什么讓那個女人吻你?!”
  陽台上,噴火的元旭日將韓璇困在欄杆与他的雙臂之間,黑煞的臉色簡直像浸了一夜墨汁似的。
  “咦?你練會輕身術了?”韓璇詛然問著。
  不是故意分心,而是看到元旭日抓著他由窗口跳出去,以為他气瘋得想跳樓。不料他們不是往下跌,反而是以一种沒有借力的方式往上竄升到陽台上,他好奇极了。這些天小金狼与元旭日仍是水火不容,但小金狼仍是把屬于“日”的練功口訣完整傳授。為了順利使用烈火劍,元旭日也迅速吸收學習,而成效之快速,此刻他總算見識到了。很神奇!
  “回答我的問題!”气怒的用力一相,肉做的拳頭重重敲在水泥牆上,似乎不會感覺到疼痛。
  韓璇看了下那只离自己面孔不到二十公分的拳頭,發現牆沒事,而他的拳頭也沒事,莫非連鐵砂掌也練就了?長年習武術的他實在很有興趣与元旭日討論這种功夫,但顯然現在不是好時机。
  “你气什么呢?不過是個吻。”
  “不過是個吻?!”他咬牙一字一字念完。
  “那好!這么說來你也不該各于提供我相同的福利——”他強勢湊近面孔,硬是要奪吻。
  韓璇當然閃避。雖然困有在他雙臂之間,但靈活的身手使元旭日想吻也大費工夫。
  “為什么介意呢?我不過是吻了女人。”
  “男人、女人都不許你吻!你只能吻我!”
  在他几乎要吻上時,韓璇伸出一手蓋住他蠻霸的唇:
  “只能吻你?問題是這實在不能說令人期待。你強吻我,從沒讓我感到舒服,反而疼痛,我為何要賦予你這項權利?也許你并不适合同性戀,而我……可能更适合去親近女人。
  畢竟剛才的實驗證實了,女人的唇吻起來較為美好。”
  “什么鬼話!”撥開韓璇的手,元旭日惡狠狠道:“要不是你死命閃躲,我干嘛強吻?嫌我粗魯,為何不反省你自己的不合作?!”
  這是什么話?!反省自己的不合作?簡直是渾帳!
  “原來我不該有個人意識,所以被冒犯是活該了?
  閣下需要的或許是充气娃娃,很抱歉在下擔不起此重責大任。”韓璇開始冷笑,怒火漸燃在炯亮雙眸內。
  元旭日痞道;
  “客气了!你再适合也不過。如果你愿意讓我体會被強迫的痛苦,那你試試看呀,也許我就會停止強吻你了。或者你也可以選擇乖乖的讓我吻”
  “沒興趣。”
  “我的選擇題里沒有這一項”
  “我不明白這种肉体上的侵占對你有何樂趣可言。而事實證明,你對我其實并無吸引力何不讓我們做朋友就好?去擁抱那些軟呼呼的女人吧,你將會發現自己的勉力超凡,世界更加美好。”韓璇并不想与元旭日為敵。這种人,是損友,也可以是夢質——一輩子的那种。兩害相權取其輕,所有人都宁愿他是損友,而不是對手。雖然他總是要弄得周遭人苦不堪言。
  “我對其他男人、女人都沒興趣。”他道。
  “你——”
  元旭日不讓他開口:
  “你很明白,唯一能擺脫我的方法就是讓我得到你。一旦我嘗過了,也覺得滋味并不美好,那我會放棄。”
  “當真放棄?”
  “放棄做愛,但不放開你。”也就是說,廝纏到底,抵死不放手。
  “你處理感情的方式真令人印象深刻。”就他所知,元旭日二十七年來几乎沒經歷過韻事。原以為是沒被列入可調查的紀錄中,可看他的表現,實在看不出曾有處理過類似事件的手腕。
  一個感‘情空白的人,在遇見了他所認定的人,必然有超乎想像的執著、頑強。而他甚至不知道那是不是愛情。
  “多謝指教。”碎不及防,元旭日伸手捧住韓璇雙額,也以身体壓抑住可能的反抗。
  “噓,別吵,這次我不用強,不會粗魯,你就讓我吻一次吧,否則我回頭割了那女人的嘴巴來抗議你的不平等待遇。”
  多么狂妄狠毒的威脅。韓璇掙扎了下,但沒有施全力,望著湊近的唇,他還是可以反擊的,至身不能動彈之下,嘴巴仍是利器,可是……也許也有一些好奇吧……他沒有拒絕,任由他的唇貼近、貼上……
  不同于每次動手動腳之后倉猝偷來的強吻那般粗魯,這是第一次,沒有撞到牙齒、咬破唇角,算是最為溫和的接触。由輕淺到緩緩吸吮,被動的韓璇沒有閉上眼,清亮的眸子直直望向元旭日的眼,也看到了他勢在必得的鷙猛在眼眸深處閃動。
  兩兩相望,相儒以沫,互不相讓的服与緊緊貼合的唇,突兀的并存著對立与和諧氛圍。
  元旭日的雙手放開了挾持,轉而往韓璇的身子探險而去——筆挺的肩……平坦而結實的胸……他很勁瘦,所以腰身頗細窄……然后往下……
  “啪!”
  好大一記鍋貼,五百元免找。
  元旭日左臉浮上好大一枚五指印,力道重得他。
  被打偏臉孔時差點扔到。
  “干什么?!”他不悅的低吼。
  顯而易見,他沒有把韓璇吻得七葷人素、渾身虛軟、忘了今夕是何夕、甚至感受不到被毛手亂摸。
  不知是功力有待加強還是韓璇定力太好?
  “有蚊子。”韓璇甩著石手,雖然手痛,但成效令人滿意。
  “你早晚要讓我摸光春光,抵抗什么?”元旭日火大的想伸手抓人入怀再好好吻得他死去活來。
  剛才的滋味真是棒极了。
  韓璇可沒讓他如意,格開他伸來的毛手,建議道;
  “讓我看看你學了些什么吧。除了輕身術,還有哪些奇怪的招式?”這是他非常感興趣的。
  元旭日頓了下,突然笑得不怀好意。
  “你准備付出什么代价觀賞?我的表演費用不便宜。”他看得出韓碰對武術有著狂熱,尤其在他學會狼族的武術后,功力大增。若說半個月前,偶爾兩人還可以打得在伯仲之間,那么此刻是遠遠把兩人的距离拉開了。
  韓璇是好胜的,對于他學了一輩子的武術,永遠求知若渴、勵圖精進。當然。更不想輸人。
  “我還有什么可以支付你?”’韓璇問著。
  他沒忘記當初元旭日涉入殷族事務,唯一條件就是得到他。即便后來發現元旭日其實是五百年前的“日”投胎轉世而來,欠下的債款也不能一筆勾銷。既然債款便是他這個人了,還有什么可割地賠款以支付他的胃口?
  “心甘情愿的屈服于我,回報我等量的愛。”
  “愛?”韓璇挑眉,訝然他會開口說這字眼。
  “嗯哼。”元旭日狂狂的點頭。
  “對不起,請問你愛我嗎?”
  “老子不愛你會吻你?!又不是嘴賤。”
  “真是個……惊喜。”韓璇故作受教狀,無視對方威脅的眸光。“我個人建議閣下來點正常的愛人舉止。就先從送花送糖、路邊站崗開始吧,也許我較能体會被你所愛的感覺。你知道,任何事情都有步驟的。”
  “韓——璇”元旭日覺得該練練身手了,而爆像題個“韓璇牌”沙包似乎是個理想的對——
  “有何指教?”他含笑的躲過一記拳頭。
  如他所愿,兩人在陽台上交手起來了。
  這是最好的健身方法,對病体初愈的元旭日与欠蟄辦公室的韓坡皆是。何況韓璇還覬覦著學習新把式哩。無論如何也要打得元旭日展現出十八般武藝來開眼界。
  動武,實在是兩人間最“火熱”的打情罵俏方式了。
   
         ☆        ☆        ☆
   
  今天是初一還是十五?
  一群窩在元旭日天母住處的人們兀自猜測著。
  他們聚集在前院的草坪上,議論紛紛逼:
  “呀!我知道了,今天是農歷十五。”
  “那又怎樣?”林有安問著。
  “對呀!老大又不拜神拜佛。”
  “可是剛剛送來了一小貨車的鮮花,現在又送來十箱的素果,我能怎么想?”紀畯菾礅糷v見:“旭日一定是想祭拜神佛。”
  三個“旭日保全”的高級主管齊聚一堂嗑牙。
  由于公司仍在整修中,而且看來竣工日期仍遙遠,無處可去的他們每天到這里報到。
  要不是這里的房間已被住滿,他們還想搬進來咧。這三層樓透天歷,占地有百坪,但房間卻做得寬敞,扣去客廳、廚房、書房、健身房外,也只余三個房間以及一間貯藏室。于是不僅三個大男人被排除在外,連“殷華”另兩位大美人也不得其門而入。
  听說昨天季曼曼与朱水戀為了要民吃醋大打三百回合后,還被元旭日放話堵人,一旦給他堵到,合她們好看。豬都不必猜、原因必定只有一個,也就是俊顏禍水韓璇是也。
  所以說同性戀就是這么折騰人。如果你是异性戀者,要防的也只有异性情敵;可若是同性戀,則是男女背得防。似乎兩性問各類的純友誼都隨時有變質的可能。擅吃醋的人怕是一輩子得浸在醋海中掙不出生天了。
  不知是元旭日的放話奏效,還是韓璇突然指派了什么任務給手下兩名愛將,今儿個一早,季曼曼飛往日本,而朱水戀前往大陸,當然就沒有出現在這里了。
  每個人都知道元旭日向來說得到做得到,如果他正在惱怒什么人,那么那個人最好暫時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以求自保。也許季、朱二妹還不大明白元旭日,但韓璇肯定清楚。這個元旭日,除了對韓璇下不了手之外,對誰狠不下心的?他可不是什么
  “女人不能打”的信徒,在他眼中,只有順眼与不順眼兩种人。
  所以韓璇會有派人出差的動作并不意外,倒是今儿個著實冷清了些。周末耶!趁著天气好,大伙一同烤肉多么适合。也的确,此刻他們正在烤肉。
  三個男人加一少女,再加一只會說人話的金毛狼。
  “今天只上半大班,等會老大一定會跟韓璇一同回來,我們要不要去貯藏室把一張長桌搬上來?”紀但倫一向是無微不至的优秀秘書性格。
  “干嘛?”林在安不以為然。
  “擺供品呀!還有,得去買香燭金紙。”
  “畯菕A別忙了,我才不信老大會拿香拜拜。
  你瞧,他連上輩子的小主人都沒啥尊重,還奢望他敬神?”范宇文雖然也不知道這么多黃菊与水果有何用途,但肯定不是用來祭神。
  他的說法引來小金狼的認同,它忍住嘴饞,放下口中咬了一半的烤雞腿,道:
  “對呀對呀!他是我父王的手下,可是卻沒有人管得了他。幸好這輩子他遇到韓璇。”
  “什么意思?”
  三尾八卦男齊聲問著,耳朵拉得老長。
  小金狼故意吊人胃口,擺動著尾巴,回頭吃它的美食。好棒喔,于悠又替它烤好了一尾秋刀魚,很好吃耶。邊吃著邊往她怀中偎過去廝磨撒嬌。
  “喂!小色浪,干嘛播得人心痒,又不肯給人一個痛快?這樣很不道德喔。”林有安叫著。
  “關道德什么事了?”被于悠的小手撫摸得通体舒暢的小金狼咕喊問著。口中有美食,被小美女抱著疼愛,世間至大樂事也。
  “佑佑,你之前只告訴我他們之間會有牽扯,但沒有說明是什么情況,現在可不可以說了?我也想知道。”管于悠嬌聲央求著。
  “好的,悠悠,我告訴你……”它前足揚起,搭在于悠肩上,嘴巴湊在她耳邊嘀嘀咕咕。
  三個男人立即不顧形象的偎過去,誓死捍衛自己听八卦的權利。
  “不許你們听!”小金狼呲牙道。
  “別這樣嘛,兄弟。”范宇文誕笑,奉上一根烤好的香腸塞到它口中孝敬一番。
  小金狼吃完后,算是滿意了。
  “其實那家伙命中根本沒有姻緣線。因為他曾經到姻緣台揍了司婚長一頓,順便扯掉他的紅線、捏碎他的泥偶,擺明了沒人可以指揮他人生中的任何一部分。”
  “的确是老大會干的事。”紀畯蛬“飽A另兩人一致附議的點頭。
  小金狼得意的笑道:
  “那時我正巧去司婚長那里玩,隨手拿起坏掉了的泥偶,再要來一條紅線綁得牢牢的……”
  “綁在誰身上?”于悠好奇地問。
  “我跑到人界,偷偷埋在韓家的祖墳地。”
  “那又如何?”范宇文不解。
  “這种法力加持過的泥偶會跟著原主的命運起伏發揮效力。‘日’死之后五百年才轉生,泥偶自然起作用了。”
  “啊!那是說……元旭日的姻緣綁在韓璇身上了?因為泥偶埋在韓璇家祖墳內?”于悠低呼。
  “可是這沒道理呀!韓璇是男的,難不成你們那個被接的司婚長怀恨在心,給他配個男人當愛侶?”林有安不可思議地叫著。
  “才不是咧,我——”小金狼正要開口說明,但一個更大的嗓門壓過了它的聲音。
  “誰死了?買來這些鮮花素果,為什么不干脆送花圈算了?!”元旭日的跑車直接開入大門內,停在草坪上,對擺滿一院子的物品皺眉。他的右手牢牢抓著韓璇的手臂,明顯看得出來,勤于公事的韓璇有多么不得已的被迫下班回家,手上還拿著看到一半的公文哩。
  “老大,這不是你訂的供品嗎?你不是想大拜拜?”送貨的明明說訂貨人是元旭日呀。
  “有誰追愛人是用菊花示愛的?訪問一下。”
  元旭日這輩子再不解風情也知道菊花通常用在喪禮上,再不然就是祭拜。
  “可是……這是你訂的花呀!”范宇文提醒,再看了下花店的名稱,疑惑道:“你找了專辦喪葬事宜的花店買花,本來就該知道送來的會是菊花呀。”
  元旭日瞠目結舌!他以為呈現在韓璇面前的惊喜會是玫瑰花海,就像電影里最唯美而華麗的气氛,保證韓璇滿意他追求的步驟,再送上兩枚快樂的吻……
  “送我菊花?真是創意极了。”韓璇點點頭,說完后忍不住笑了出來。實在是元旭日吃癟的面孔百年難得一見。對照于剛才他急巴巴挾持他回天母,滿臉寫著討好与神秘的神气狀,此刻真的只有灰頭上臉可以形容了。
  “啊,還有水果哩,真周到!”就算准備清明節用來祭祖都嫌多。
  “我以為我訂的是一卡車糖果。”元旭日死瞪向十大箱水果。
  “嗯,我瞧瞧,這家水果公司名喚:唐果鮮果行。”韓璇噗茲笑了起來。“這是不是長年生長在國外的坏處呢?不僅中文不太熟,連各式商店的性質也無法分辨。”此刻方知狂傲自大的元旭日中文程度很不行!
  其他人當下明白了問題出在哪里了。
  于悠摟著小金狼笑不可抑;其他三名男子為了替老大保留一點顏面,全忍住笑意,并試圖為老大扳一點顏面回來。紀畯蛫D:
  “韓先生,都是我的錯,身為旭日的秘書,因為公司正在整修中,所以荒怠了工作,不然這种訂花買糖果的事該由我來的。
  “對呀,我們老大向來只管天下大事、大方針、大前景、大未來,而不理會瑣碎小事的。”范宇文也道。
  “他曾經這么英明神武過嗎?明明三年來他根本啥事也沒做——”原本也想加人吹擂行列的林有安著實听不太下去,覺得這种話再講下去,恐怕要直接下墜到拔舌地獄去忏悔自己的謊言了。
  “有安,我們正在幫旭日做面子,混滅良心也是應該的。快想一些离譜的功跡來吹捧他,快點!”
  范宇文大聲的拉近林有安耳語。
  “對呀,你可以唬韓先生說前年的獅子座流星雨是旭日弄出來的。”紀畯蛓ㄗ悀w見。
  “嗯,你甚至可以說鐵達尼號是他弄沉的。”
  “我著你們八成很想去參觀拔舌地獄長成什么樣子。”林有安瞪大眼,覺得這兩人簡直愈玩愈不像話。
  “老子現在就可以送你們上路。”陰惻惻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饗起,伴著一只拳頭飛來——
  三名男子立即兵分三路作鳥獸散,可見默契之足,不是一朝一夕可練成的。
  惱羞成怒的元旭日有滿肚子的火气,全招呼在這三個失業人口身上,順便驗收他們的身手有無退步。
  “他還是這樣,覺得丟臉就想揍人”小金狼輕哼。
  于悠偎著韓璇,瑩亮的水眸笑看著他。
  “璇,你對他有點動心吧?”跟在他身邊十年,几乎是他一手帶大,他們相知的程度比誰都深。她看得出來元旭日終于纏到韓璇會因他而情緒波動了。
  韓璇揚了揚眉,不置可否,但停在唇角的笑意似泄露出些許端倪。
  小金狼低叫:
  “你喜歡他?他有什么好愛的?粗魯又失禮,你應該死不理他,讓他千山万水苦苦追求,永遠看得到吃不……哎呦!”
  狼頭被怪手襲擊命中!
  小金狼嗚嗚叫的縮入于悠柔馥的胸怀中泣訴可惡人類虐待小動物的可恥行止。
  “笨狗,想死就直接著說,我會成全你!”
  “汪!嗚汪!汪汪汪——”气得忘了自己已能說話,小金狼汪汪吼叫,一副要拼命的架式。
  “很好!今晚就煮狗肉大餐!”
  “臭日!死日!差勁的日!等我恢复功力一定會來人界踩得你扁扁的!到時候這些鮮花素果就派得上用場了,既可美化靈堂,又可以洒在你的墳上!”
  “失敗者永遠有作日日夢的權利。”元旭日聳聳肩,在心气坏小金狼,其痞樣強烈吸引著別人想把腳印往他臉上踩。他還不時伸手彈著小金狼的鼻頭,十足的輕蔑狀。
  “可惡,你給我記——”
  小金狼倏地住口,一反原本窩在小美人胸前吃豆腐的柔軟姿勢,全身蓄勢待發的挺立于管于悠的手臂上,凌厲的眼望向西方的天空,那邊有一片急速而來的黑云。灰眼里閃著金光。
  元旭日也立即察覺不對勁,轉身看過去。由于“日”的能力已啟發,因此他也能感受來自空气中奇特的波動,以及聞到敵人的气息。
  很好!該來的總算來了。
  韓璇并列在他身邊,以眼神詢問。
  他點點頭,低笑道:
  “收帳的日子就快到了。”
  “前提是:你得有命留下來收帳。”
  這是最接近關心的話了。元旭日明白這种關心得之不易,而韓璇确實擔心他。胸口為之溫暖欣悅,他倏地將他摟入怀。
  “我會連本帶利的向你收,一分一毫也不給折扣。”深深擬視著韓璇,這回沒有趁机烙下吻印,反而輕聲要求道:“給我一個吻,祝我胜利。”
  韓璇与他對視,像在思量,也像在角力。最后他吁了一口气,將面孔緩緩湊近……湊近……
  兩張面孔就要貼合——
  一根修長的食指在韓璇唇上輕點,然后印向元旭日的唇,是一枚接駁過的淺吻。
  “這是頭期款,胜利后再來領尾款吧。”他笑。
  滿腔期望的熱血霎時被北极空運來的冰川水澆到冰點,元旭日咬牙道:
  “算、你、狠。
  由于韓璇早已退得老遠,大敵在前,也容不得地分神抓人,尤其他不只想抓人回來狂吻而已,更想扛著心上人直往樓上沖,在床上大戰三百回合方罷休,用力收帳,收到他滿腔愛火、怒火、欲火平息為止。
  該死!他此刻能做的只有海K敵人泄恨而已。
  如果韓璇撩起他的火气是為了助長烈火劍的力道,那他成功了。他現在——非、常、火、大!

  ------------------
  風動 鍵入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