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胜寒--呃--那個,咳、咳、咳、--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文學素養不好,就別現!”
  “你管我,有應景到就好。是誰四點拖我來這個冷得要死的地方啊!在別人都好命的在睡覺的時候,我為什么要陪你來這里?看見好風景吟一下詩會死啊!糗我?你不要命了是不是?”不理會谷亮鴻正由一票造型人員圍著動手動腳,我用力K了他后腦勺一下,引來各方注目。遠處包了一輛游覽車跟來的影迷更是噓聲不絕。
  “丑八怪!不許動我們的谷亮鴻!”被隔在黃色警戒線外的影迷們大聲抗議。
  我——的回道:
  “姊姊教訓小弟,干你們屁事呀!”對于惡形惡狀的人,我絕不讓其專美于我之前。
  基于“巴結親屬”的原則,那票閒人不敢再亂放話,只能暗自心疼不已。
  “喂!我們現在到底在等什么啊?快點拍完好不好?我還指望你載我去看云海哩,不然你車子借我開好了。”
  “想都別想。”谷亮鴻在眾人面前向來惜字如金。
  站在他身邊的助理阿成有著与他凶惡外表不搭的溫和好脾气。“杜小姐,我們現在在等攝影師前來。”六點的時候日出最美,拍完了谷先生的個人照之后,接下來還有女主角來配合。”
  “那他現在拍這個是服裝廣告還是寫真集?還是演電影什么的?”
  先拍日本川端裕先生設計的秋冬男裝,這是日本服飾雜志要用的主題。然后再拍攝明年要在亞洲同時發行的寫真集,主題是『曠』。我們四處取景,都是空靈孤絕沒人煙的地方,來烘托出谷先生傲人的貴气,与貴族型的蒼涼落拓。最后則幫同公司的玉女明星唐悅彤跨刀拍MTV。這次谷先生還与唐小姐合唱了一首歌呢,公司想讓谷先生初試啼聲,測試市場反應,再為他量身制作唱片,往全方位藝人發展。”
  “他的破嗓子能听嗎?”我一點也不以為然。
  “你不知道現在電腦很發達嗎?”谷亮鴻一點也不感羞愧的抽空回應著,之可恥的。
  “你少騙人一點錢會死呀!”要不是阿成擋住我,我一定伸腳踹了過去。
  “不是的,杜小姐,谷先生的嗓子不錯,加上這兩年來一直有安排課程,歌聲絕對不比實力派歌手差。”
  “呃,那叫他唱『燒肉粽』來听听看,我個人一直認為郭金發的歌聲渾厚,是『實力』的正确名詞。”睡眠不足的我硬是要找碴。
  阿成几乎沒開始流起冷汗。不忍心看他的王子受糟蹋,偏又知道他的王子是我的佣人,如果我想拿他當沙包打,谷亮鴻也不會有异議的。
  “杜小姐--呀!攝影師來了!”他眼光往我身后望去,轉移我的注意力。
  我管誰來了。將谷亮鴻拉出他的專用躺椅,決定小睡一下。“你照相吧,照完了叫醒我,你說要招待我去洗溫泉的。”將椅背調低,我呵欠連連的交代著。
  “喂!那個女人來了,你一定、務必要打發掉她,用什么方法都可以。”他推了下我的頭,當下又將瞌睡虫給推到云海的另一端去了。
  我甩了甩頭,實在是沒勁儿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好歹谷亮鴻也算是我罩著的人,怎么可以隨便讓別人欺負去?
  將浮腫的綠豆眼使力看向一大群人聚集的地方,我訝异的張大嘴,看著那個棕發灰眼的外國佬久久無法回神。不會吧!世界怎這么小?
  我拉住仍站在我身邊的阿成問:
  “阿成,那家伙是不是叫伯恩潘瑟夫?”
  “是的,正是去年得到全美97年度攝影金獎的潘瑟夫先生。原來杜小姐也有在注意藝文消息,我們公司可是花了好多心血与金錢才請來潘瑟夫先生為谷先生掌鏡,時間很急迫,明天晚上他就要飛去日本了。”
  待阿成走去服伺他的王子之后,另一名女子早已遞補而上,沒讓我有片刻的空間。
  “谷大哥說你是他的愛人。”
  我上下看著這名叫做柳思湖的小丫頭,二十歲上下,典型的辣妹扮相,一臉防備的看著我。
  “你是以什么身分在問我?”
  “你沒看報紙嗎?全世界都知道我以后會是谷大哥的妻子。”
  “那顯然是個夸大的數据,因為至少我并不知道。”我很假惺惺的為她感到惋惜。
  小女生的臉上有一層狼狽的紅暈。
  “我愛他!我一直愛他好久了。”
  “不可能太久,他走紅也不過是最近兩三年的事。”我回應得冷淡。愛又怎么樣?便可擅自賦予自己糾纏別人的權利嗎?
  “他一定也對我有好感的,否則不會叫我不必還錢。只不過在那些丑八怪影迷面前不能對我表示親切,因為怕我像港星劉艾佳一樣被影迷打耳光。”她還真能自編故事美化自己單戀的瑰麗世界。
  “說到錢,那也正是我要与你談的。我個人目前是他私人的理財顧問,對于他『借』給你的五百万,基于慈善的理由,我也不好收你相同于銀行的利息。這樣吧,五百万的本金分三十年攤還,一個月給我一万四仟元,再加上利息四厘,統加起來每月交三万元就成了。來,這是我個人的帳戶,請按時匯入我的戶頭中。”也不羅嗦,我將一本小冊子交到她手中。
  “什——什么——”小女生顯然嚇得不輕。
  “谷——谷大哥他——他沒說。”我想她已經開始感到悔不當初了。
  對嘛!如果她不去纏小谷,并且纏得地舉白旗來向我求救,基本上她根本是平白賺到了五百万。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這小女生得了財還不滿足,巴望著再得到人。那真的是天理不容了,犯在我手上,只要攸關于錢財的事,我絕不會錯放。錢錢錢!我生存于世的至高目標。
  “小妹妹,這是我個人的帳戶,請你按時匯錢到我的戶頭中。還有,奉勸你,沒事多找個工作賺錢,別淨巴著男人四處跑,丟人哪。”
  小女生不理會我的揶揄,逕自沉浸在“帳單”的震惊中,喃喃自語:“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要去問谷大哥,你這個坏女人一定是在嚇我,谷大哥不會這么做的。”念完,她即刻不分場合适當与否,奔向一票工作中的人群內,不知演起哪一出苦儿還債記去了。
  呵--還是好困。伸了伸懶腰,我調了姿勢,准備補個眠,暫時沒我的事了吧?我想。
           ※        ※         ※
  伯恩潘瑟夫,一個美國人,留著大胡子,在我看來是故作藝術家的落拓,實則邋遢到連流浪漢也要自歎弗如。
  我与他大抵上并無什么過節,只不過五年前曾經將他過肩摔摔到大街上而已。但那其實也不能怪我,他想与我的室友上床,有誠意一點應該花錢找間汽車旅館去解決,而不是大剌剌的踏入我租賃的地方,要求我去大街游蕩一夜再回來。嘖!美國人。
  后來我為了杜絕后患,同時也是看不慣同胞隨便与洋人上床的自侮輕浮,索性也將那妮子掃地出門。反正我負擔得起租金,而那女人若有她宣稱的受歡迎,那我大可不必擔心她可能會宿在溝邊發抖,總有她心愛的洋人會收留她。到底也是一种供需平衡互取所需。
  不過這潘瑟夫可真像一只蟑螂。在我大學的最后一年,有事沒事過來我這邊商學院亂晃,初時是說可怜我這平凡的東方女人沒人追,所以心理變態,他老大決定“拯救我”;后來又說我故作姿態惹他注意,說黃种女人都來這一套,到最后還不是來者不拒,只要是男人就可以,黃种女人想要綠卡想瘋了--可悲的白种人盲目且師出無名的优越感。
  以一個負債赤字高居世界前几名的國家而言,他們美國人實在囂張得沒道理又可恨。
  所以嘍,我也就摔得他七暈八素而毫不羞愧,反正他被虐待得很快樂。
  与他的惡緣也終結在我回國之后,一切音訊全斷。
  此刻能再有机會見到這么一雙狂做的眼,可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想裝作不認識都不行。
  真是沒料到睡了一下子醒來會看到他的臉。
  “哈羅。”我懶懶的打招呼。
  “凡妮絲!真的是你!我從剛才就一直在猜--”
  “可見你的記憶力開始退化了。”我以英文回應,希望自己的英文沒忘得太徹底。
  他伸手向我展現擁抱之姿,可惜不与洋人苟且是我東方大女人的原則,當然也就邊閃人邊罵入了:
  “少來這一套!你是美國派出來的播种大使呀!”
  “抱一下也不行?你傷了我的心。”他夸張大呼。
  “如果痛不欲生的話,歡迎從崖上跳下去。”只要想到這位洋人曾發表過歧視黃种女子的鬼論調,再怎么他鄉遇故知,也激不起我認親的熱情。
  “菲凡,你們認識?”谷亮鴻不悅的走過來問著。
  “在美國見過的路人甲。”我打著大大的呵欠口“拍完了沒呀?還說要載我去看云海呢,都快中午了,看個鬼。”肚子餓了。期待工作人員買回來的便當中有我的一份。
  “光線不對,暫時還無法結束。”谷亮鴻防賊似的擋在我与洋人之間。可能是認為他的情敵已經遍布全台灣,無力再負荷海外的可疑人等。“還有,我們堂堂中國人不要与他說英文。”事實上是因為他听不懂,又不想讓這种不利于他的情況持續下去。
  懶得理這兩個張三李四,我迎向阿成,由他手中接過一個便當,找了個地方蹲著吃了起來。
  一群工作人員圍著潘瑟夫討論進度問題;而另一邊擺脫迷姊糾纏的谷亮鴻不准備讓我清閒的又跟了過來。
  “你對柳思湖說了什么?她哭著問我是不是真的,我煩得不想回答,只叫她跟著你說的去做。喂,你不會逼她去當銀雞吧?”銀雞者,乃明星妓女也。
  “我哪有那么缺德。不過倘若她決定自甘墮落,我也無可奈何。”我猜那位小姑娘是不可能當銀雞的,畢竟她一心想飛上枝頭當少奶奶。而這种身分除了必須有姣好面孔外,身家清白也是极明确的要件。為了屈屈數百万貢獻出初夜(如果她還有的話),還不如將眼光放得更遠,為著將來的金山銀山而細細思量。
  “我覺得做了一件蠢事。男女之間不能有純友誼嗎?為什么我只要跟某一個女人說過話,第二天絕對又成了誹聞人物?別人亂說也就算了,偏偏那些女人也真的那么以為。真他媽的--”
  我拿雞骨頭往他口中塞去。
  “形象呀!大明星。”
  “反正我不爽啦!”
  “我在用餐時間听人發牢騷,你以為我會比你爽到哪里去?你再給我亂叫試試,當心我解你的佣人職務。”
  “我稀罕呀。”他小聲駁斥,确是稀罕得很。
  以我絕不跟受過我恩惠的人往來的性子,如今我還能与他時常見上一面,他絕對可以因此而叩謝天恩。
  見我吃完便當內最后一粒米飯,他又開口:
  “你會离婚吧?”不死心的小笨蛋。
  “不知道。”
  “那你會再婚嗎?”
  “不會。”我又不是瘋了。除非世上有第二個朱棣亞,但就算有,我結過一次婚也很夠了,再結作啥?
  “同居總可以吧?”好委曲求全的音調。
  “我又不喜歡上床。”我明白的拒絕。
  被我的直言嚇了好半晌,那個在江湖上混過七、八年歲月的小痞子居然脹紅了臉。好--好好笑!
  我大笑得亂沒形象,更是大手一揮直拍他肩膀嘲笑他的害臊。
  “你是不是女人呀你!”他推開我拍打的手。
  “我是一個自由人。”我站起身,看向遠處的閒云朵朵,輕淡的說著。執意自由的人,必然不會沉浸于情愛中去牽牽絆絆,當然--也就不會太深刻去意識到自己的性別。脫出感情一事,自由的靈魂,理應不會有性別的,是吧?而,沒有了肉身的遲滯,靈魂的屬性應該像云一般,來去無跡、瀟洒不群吧?
           ※        ※         ※
  理想与現實畢竟有段差距,否則我這個以“云”自詡的人不會坐在啟智學校的草皮上兀自長聲歎气。自由人?把自己期許得太清高,忘了但凡身為人必然脫离不了的滯礙。
  想我杜菲凡平時也不是這么多愁善感的人,可是哪一個人心煩時不以千頭万緒來庸人自扰?我在煩什么呢?還不是身旁突然跳出來的蒼蠅蚊子。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行情居然那么好,那個美國沙豬潘瑟夫--咦?念起來好順,可見果真适合他。那家伙宣布對我再見鍾情,不在乎我是已婚的身分,決定用他在台灣少得可怜的時間來追我。不愧是美國人,真敢講。我非常有誠意的与他“再見”以及“永不相見”,但至于“鍾情”這檔子事,那還是免了吧。
  不是我臭屁,本相雖然挑不出顯眼的特色,但會因恩情而決定愛上我的人确實是不少。大可不必再多一只阿貓阿狗來錦上添花。我的虛榮心很充盈了。任何事的過与不及都是失衡。然而老天与我做對是作定了,在我上幼稚園那年早已有所認知。
  “下子彷佛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女人似的,男人全巴了過來。呃——說“全”是有點牽強,簡單地說,也不過是那兩只蒼蠅。我不得不想是否他們篤定我不會點頭嫁他們,所以成天尋我開心,而不必怕負起娶我的責任。
  死小子谷亮鴻嚷了兩三年,八成把要娶我的話當成口頭禪嚷嚷,要是哪天我果真點頭允了他,他不口吐白沫休克才怪。更別說那個死潘瑟夫了,几百年沒見也敢隨便泡妞,他想代表美國進行友好外交呀,在各地都交一個相好的來溫存,他想得很美,不怕被打斷狗腿就盡量試沒有關系。
  哎呀,反正我煩啦。天气又熱得不像話,一點也沒盡到春天該有的本色。被兩個活寶搶奪玩具似的纏了一早上,還留有一口气在,代表我已練就蟑螂本色,打不死了。
  剛剛又接到朱棣亞的來電,他代為轉達他的娘親兼我的娘親的懿旨。听說是遠從泰國取回向四面佛許愿的符灰,要我倆周日雙雙回到台北,乖乖被毒。不是說我不信任四面佛的神威,我不信的是那符灰中的病毒。還有,重要的一點,我与朱棣亞這輩子是不會有生一個共同小孩的景象出現了--如果這正是那符灰中所挾帶的愿望的話。
  所以,雖然是口頭上答應朱棣亞會回去,但我管他咧。他只稍管好他自己的幸福就好了。雖然誠心的祝福他擁有真正心動的女人,可是畢竟夫妻一場外加二十九年的難兄難妹緣,面對著割舍仍是教人心中怪怪的。因為我了解一旦他真正成了一個家,夫妻以外的人便已不再是重要的事了。感情的事教人傷感的就是這一點。除非成為互相扶持一輩子的夫妻,否則再怎么深交仍是有著隔閡。
  如果世閒有什么變動是會今我心煩的,大概就屬這個家伙吧。二十九年耶,沒有愛情不代表可以從此云淡風輕,所以我悶得連天气也看不順眼。
  “唉--”再歎一次气。
  “杜小姐有心事?”溫潤的男音驀然由我身后傳來。
  我懶洋洋的抬頭往后看去,當后腦勺頂到堅實的腿后,我上仰的角度也看到了-張善意含笑的臉。禁不住的失笑出聲,一式一樣的舉動不久前也發生過。有趣的是對象也相同。這人,鍾昂,一個有著一雙美麗無匹黑眼的男子,眼中更是有著隨時准備施予其丰沛的溫暖給人的善意。
  這种人才是真正的善心人士吧?比起我這种居心不良的人好過太多。
  “哈羅,忙嗎?”
  他看了看我的姿勢,露出有點古怪的笑。
  “現在不忙。”
  是呵,唯一忙的是當我的頭靠。我看著他的唇,不免想到數日前親吻他的景象。從那次后,他的跟屁虫文小姐簡直無時不刻拿狠毒的眼箭狂射我。
  “對不起,上次強吻了你。”我懶懶伸起右手放在眉梢道歉。
  他的臉上驀地涌上潮紅,在黝黑的陽光臉上呈現好笑的色調。清了清喉嚨不自在的回道:
  “呃——呃,我——”
  可怜的老實人,被吃了豆腐卻無法替自己討回公道,還要被我欺負,真是太可怜了,惹得我這個妖女禁不住想要將他欺負得更徹底一點。
  我雙手往后抱去,正好抱住他大腿,結果嚇著了他,他反射動作要往后退去,退出這种不合宜的舉動,卻因雙腿被困,以致于踉踉蹭蹭的倒了個栽蔥。
  “杜小@@杜小姐——”他啞然不成語的瞪視哈哈大笑的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放開他,爬到他仆倒的地方与他坐著。
  “對不起,但妖女命定了要欺負老實人。”
  “你心情一定很不好吧?”他体諒的低問。沒有急著坐宜起身,与我并列,絲毫不介意我人來瘋的無禮。
  這男人隨和親切的態度必然常給他帶來困扰,自作多情一點的女人怕不以為他對自己有情了。
  “你要負責耍導來讓我心情好嗎?”
  “呃——我下午就回花蓮了,你可以隨時來花蓮玩。”
  “你是哪一族人的混血?”我問。對這种忠厚人士沒輒。
  “卑南族。”他熱誠的眼微微轉暗。似乎不太愿意別人提起。
  “咦?听說卑南族盛行男卑女尊,是真的嗎?”我挑眉地問。
  “已不太明顯了。教育普及后,平地与山地人之間漸漸沒有差別了。”看得出來他并不想談,但仍是有禮的回應。
  “雙親中哪一個是山地人?”
  “母親。”
  見他排斥的眼色漸濃,我也就不問了。畢竟滿足了好奇心于我并無實質助益。不如別為難人家,反正我也只是隨口問問。
  何況我的注意力很快的轉移。
  “你下午要回花蓮了,連助手也一起回去嗎?”
  “不,文小姐要回苗栗,一星期后才返花蓮。”
  “那是說--”我瞄向放置在廣場的中古小貨車。“你座位旁邊仍有一個空位了?”
  他看著我。“你不是討厭小動物?”
  客气!只差沒直言我對中古車的嫌棄。這人真是善良。
  “還好啦。只要它們不要跳到我身上廝磨,基本上我不介意与它們同車。”我巴著他身側:“你的邀請還算數吧?那我就不推辭了,下午就跟你一同去花蓮。”
  他的身体有絲不自在,但似乎又顧及我的“哀傷、失意”所以不忍推開,只能僵僵的道:
  “可以呀,下午三點出發--”
  “你們在做什么?”尖銳的女聲由后方鞭子一般的狂甩而來。
  我与鍾昂同時回頭看向那名頭頂冒煙、眼冒紅絲的變形臉。
  “書滿,怎么了?”鍾昂出聲問著,對她的暴跳如雷不解。
  “怎--么--了?”她大口大口喘气:“這個有丈夫的坏女人在勾引你你不知道嗎?我早已看出來她不安于室,丈夫跟人跑了,她便迫不及待找人頂替!活像-天沒有男人就會死掉似的!”
  “書滿,你冷靜一點,你看不出來是我自己過來安慰她的嗎。她也沒有勾引我,不許你出口傷人。杜小姐是有丈夫的人,你不該拿她的清譽攻擊。”鍾昂聲音持平且慎重。
  我拍拍鍾昂的肩。
  “你們慢慢吵,記得三點后要出發就行了,別吵得太凶,留點体力開車,我先吃飯去。”
  “你——你別走!我還沒說完!”文小姐哇哇大吼,表明了她的尖嘯全是針對我。
  我揮揮手,吃飯皇帝大啦。我何苦虐待自己的耳朵兼荼毒自己的胃?沒吃飽就座車容易暈的。相較之下,文小姐的演出比較不那么吸引人,我只得含淚割舍了。
  才不管他們接下來有什么進展,吃飯去!
           ※        ※         ※
  “要我幫你訂飯店嗎?還是乾淨的小木屋或民宿?”車子行走了三、四個小時,待我小睡醒來,鍾昂輕聲問著。
  我微笑:
  “怎么這么問?我這個人适應力很強的。”
  他搖搖頭。
  “如果有所選擇,相信你會挑最好的,不會虧待自己。”
  真了解我!我嘿嘿乾笑的默認,不反駁。
  “文小姐還好吧?”我沒話找話的問。
  他以一貫的笑回應:
  “她很好。”
  “如果對她有情就快點表態,若是無情就表示得明白一點。不然以后當你真正動心時,當心事情爆發的不可收拾。”根据近來的社會事件啟示,我認為我該好心的提醒他一下,到底朋友一場。
  “我從來沒有表現得模棱兩可。”
  “那是你自己在認為。如果我今天是一個急需男人來愛的女人,那我八成會以為你對我有好感,然后死巴著你不放了。還說態度沒有招人誤解?”我嗤之以鼻。
  不過他看過來的眼光突然變得有點怪怪的,讓我不禁瞠大眼,為气氛變得詭异而心惊”
  他張了張嘴,卻仍是沒有說出些什么,似乎忙著專心開車,無暇分神与我聞扯談。
  我也就別開臉看向窗外,不多作自以為是的臆測。可是心中不由得暗自警惕自己的行為是否有不當之處。向來我的性格趨于男性化,大而化之的人來瘋到沒有男女之分,有時不免會給人“隨便”的印象。那倒也無所謂,但若是不小心撩起了別人的錯覺,那就不好了。
  “呃,我對你沒興趣,你別擔心。”我脫口而出之后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老天,我是想把尷尬弄得更不可收拾嗎?
  就見鍾昂的黑臉上又泛上潮紅,那色調看來是青白交錯的結果--
  “我知道。”他道。
  那語气中有沒有隱含咬牙的成分?我心口惴惴,不愿再多作愈描愈黑的解釋,我的鹵莽難道沒有受夠教訓的一天嗎?
  以往我或許吊儿唧當,對傷不傷人的事沒有太多計較或壓根儿不放在心上。但此刻我不禁深深反省著自己的率性,心情便覺得沉重了起來。
  希望花蓮赶快到--
  我閉上眼,以假寐混過接下來的沉悶氛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