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第二天早上九點不到,劉秘書才咽下最后一口早餐,辦公桌上的電話鈴聲就響起。
  “喂,您好,我姓韓,我想和傅蓉蓉經理預約見面的時間。”
  “沒有,經理,韓先生只要一打電話來,我會立刻通知你。”她不經思索的說完“台詞”就挂下電話,等“喀擦”一聲響起時,剛才的男人聲音才鑽進她還沒有清醒的腦袋,她本能的伸手捂住嘴巴,才制止自己尖叫出聲。
  正當她的心情墜入絕望的谷底,已經決定要即刻遞辭呈時,電話鈴聲又響起。她下意識的抓起電話。
  “喂,我姓韓,剛才……”
  劉秘書立刻向天空膜拜,感謝上蒼沒有遺棄她,不等韓倫說完就急急答腔:“傅經理隨時都有空,你想約什么時候?越早越好,干脆十分鐘后如何?”
  他遲疑片刻,“我和她約今天中午好嗎?請轉告她,我十一點五十分准時到。”
  當傅蓉蓉九點五分,帶著貓熊似的黑眼圈踏進辦公室時,劉秘書就跳上前告訴經理這個“天大的好消息”。
  “什么?你讓他直接到公司來?”傅蓉蓉一夜沒睡的眼睛瞪得比十元銅板還大。
  一臉興奮的劉秘書沒想到傅蓉蓉竟然會惊慌失措。昨天經理等了整天,不就是在等這位韓先生的電話嗎?雖然她不知道韓先生是怎樣一位“客戶”,但約到公司來有什么錯呢?她滿腹疑惑的看著傅蓉蓉跑進跑出辦公室三趟,在二十分鐘里交代完所有的事情,最后把一疊厚厚的文件往她手里一堆。
  “我上午要請假。”余音還在劉秘書耳朵里打轉,傅蓉蓉就沖出公司。
  她當然是沖回家“易容”羅!她必須赶在十一點五十分之前,在公司大門口將韓倫攔截下來才行啊!
  十一點四十五分,傅蓉蓉在對街就看見韓倫俊俏挺拔的身影正要踏進樂視企業大樓。
  “韓先生!韓先生!”她再顧不得遵守交通規則的“國民義務”,在紅燈還沒有轉為綠燈之前,一面扯開嗓子大叫,一面左閃右躲大按喇叭的汽車,半跑半跳的沖過馬路。
  韓倫听見有人叫他,回頭就看見滿臉亂發的傅蓉蓉向他跑來。雖然這才是他們第二次見面,但韓倫無法克制一股親切的熟悉感由心底緩緩滋長茁壯,好像他們兩人是自小就認識一樣。
  看著她快步走近,他不自禁展開笑顏,覺得心里暖烘烘的好不受用。
  韓倫分析這份莫名的心情,也許是因為她純真率直的待人方式,讓他在烏煙瘴气的商業戰場上看見一股清泉,透明澄淨,使他忍不住涌起想保護她的心意;加上她善体人意的溫柔,更像一張細致堅韌的网子,在不知覺中拉著他向她靠近。
  傅蓉蓉在他身邊站定,假裝在平息紊亂的呼吸,實際上卻是在警告胸口那顆越來越不安分的心髒。誰知韓倫一雙溫柔的眼睛卻盯著她的臉不放,使她雙頰染成玫瑰紅,一顆芳心更是毫不理會她的“警告”,卜通卜通的在她胸腔里開起熱門音樂會了!
  怎么了,是眉毛畫歪了,還是“三八痣”的位置長得不對?他為什么對我看個不停呢?盡管她再努力思索整個“易容過程”,還是想不起自己不小心漏了那個步驟,連臉上的“麻子”,她都是好小心好小心的畫上去,但愿它們能“長”得均勻一點,可愛一點。
  “我……我的臉有什么不對……”
  韓倫一听她這么說,心髒好像被人摔到地上一樣,疼得難受极了。不行,我不能再讓她這樣自卑下去。他下定決心要幫助她解開心里的死結。
  “沒有啊,你今天气色好极了。”他的言語之間充滿疼惜之情。
  她靦腆的笑一下,偷偷在他誠實一項扣了0·五分,然后在善良和溫柔上面各加兩分蠾]為她一夜沒睡,气色怎么可能好得了呢?
  臨近午休時間,陸續有員工從樂視企業大門走出來,傅蓉蓉警覺到自己只化了妝,并沒有更換身上的服飾,一襲醒目的粉紫色長褲套裝使她陷入可能被認出來的險境。
  “我們別站在這里說話,換個地方邊吃邊聊吧!”她熱烈的說。
  “傅小姐,其實,我今天來找你是為了……”韓倫欲言又止。
  經過一天兩夜的思索,韓倫省悟到他一向痛恨的商場惡習,竟然在這三年里,全數轉移到他身上!他回想過去,惊訝在無數的案子中,他都在和對方玩手段、耍心机;盡管他一直告誡自己,不要走上“害人利己”的地步,但“揣測對方的心思,趁机說出討好對方或有利自己的言語”卻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他的下意識,變成一种出于本能的反應。
  他痛恨這樣的自己!
  乍見傅蓉蓉的純真,使韓倫自慚形穢,他想擺脫過去的自己,不想再和這么純洁美好的女孩玩手段,所以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坦白他其實并不清楚“那個案子”的情形,如果傅蓉蓉因此而將他列在淘汰名單上,他也心甘情愿。
  傅蓉蓉眼尖,遠遠見到一個貌似劉秘書的女人從大樓玄關的電梯中走出來,她赶忙打斷韓倫的思緒,“韓先生,我們還是先找吃的地方,邊吃邊聊吧!我可餓坏了。”她邊說邊移動腳步,快速遠离大門。
  韓倫笑著跟上她,“請叫我韓倫。就像我最初和你說的一樣,不管韓氏企業是否能有幸和樂視合作,我衷心但愿能和傅小姐成為朋友,希望傅小姐不會嫌韓倫太冒昧。”
  合作?傅蓉蓉听得迷糊,但這句話的重點她還是听得懂,一陣莫名的喜悅在心底漾開。“我正有此意呢,韓倫,你也別再小姐小姐的叫個不停,就叫我蓉蓉吧!”她以坦率的笑容回報。
  “好,蓉蓉,”他也不矯揉造作,“我很高興能在退出商場之前交到你這樣的朋友。”
  退出商場?不知道是不是一夜未眠的關系,她覺得茫然,怎么他今天說的話有點莫名其妙呢?反正先遠离樂視大樓才是最重要的。
  她暫時壓抑想開口詢問的沖動,等兩人進入一家小餐館,分別點過餐點后,她請服務生先送一杯咖啡來,想趁等餐的時間刺激一下沒睡醒的腦細胞。
  “抱歉,我昨天沒睡好,神智有點不清。”她頑皮的吐吐舌頭,才用若無其事的問:“剛才你提到退出商場?是我尚在夢里听錯了,還是你真的萌生‘退休養老’的念頭啦?”
  韓倫點頭,想起這几年中自己的“迷失”,緩緩開口說:“當然不是‘養老’羅,但不想再涉足商場倒是真的。”
  “為什么?”她好像看到一層朦朧的悲哀覆蓋上他的臉。“看破商場的世態炎涼嗎?”
  她的一語道破,讓韓倫心湖起了一陣漣漪,難道他的每一寸思維都逃不過她的眼睛嗎?“你怎么知道?”他半惊訝半激賞。
  “真的被我說中了?”她彈一下手指,天真的笑道,“我只是說出自己的想法而已,沒想到誤打誤撞,竟然說對了!”
  “你是說,你也有同樣的想法?”韓倫興味盎然的探索她的表情。
  傅蓉蓉被他星光閃閃的眸子給看得全身發熱,胸口怦怦跳個不停,連拿個咖啡杯都好像酒精中毒一樣,小手抖得厲害。
  “嗯。”她淺啜一口咖啡,強自收斂心神,“不過談不上‘看破’兩個字,因為我其實并不曾深入商場,只是想自己一向嘴笨,害怕在無意中得罪人,所以一開始就給自己畫了個圈圈,躲在井底,不想碰触复雜的人際關系。說得更簡單點,就是我沒自信能做到圓滑老練,只好藏拙。”
  雖然她說自己嘴笨,但這番話說來婉轉含蓄,韓倫對她的好感更是乘火箭上升,對她的好奇也更強烈。
  “怪不得你做了這么久的‘影子功臣’,始終不愿曝光。”他相信這就是她“隱藏身份”、“退居幕后”的主要原因。
  “影子功臣?”她不解的問。
  “是啊,這几年來,外界人都紛紛猜測到底是哪位天才程式設計師,為樂視企業寫了這么多出色的游戲軟体,由于沒有答案,所以大家都稱這位神秘人物為樂視的‘影子功臣’,沒想到我今天有緣一賭她的丰采。”他笑著舉起玻璃杯,擺出“以水代酒”的姿勢,在她面前輕晃兩下杯子。
  傅蓉蓉忍不住笑了起來,兩手在胸前交叉,擺出一副討饒的模樣,“韓大哥,你真是太抬舉我了,我哪有這好本事寫程式呢?你說的‘影子功臣’實際上……”她停頓住,不知道該不該在此時提到萱萱的事。
  照原訂計划,她應該在決定“入圍人選”的時刻才說明真相,再從對方反應中選出真正有心追求萱萱的男士,正式和姊姊展開交往,培養感情。
  現在呢?她猶豫了,明明韓倫的分數是目前最高分的一位,也几乎肯定他已“入圍”,但是……傅蓉蓉不明白自己的心情,好像擔心什么——到底是擔心韓倫會排斥萱萱呢?還是擔心韓倫會對萱萱產生好感?
  但,他……是姊姊的丈夫人選啊!
  她一咬牙,不給自己有三思的机會,摒著一口气繼續說道:“這位功臣是我的姊姊,傅萱萱小姐,你說她是天才倒是說對了,她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天才,從十七歲起,她就幫我父親撰寫程式,雖然沒有正式上過學校,全靠自修,但她對電腦的反應和天分卻是我見過最厲害的程式設計師,而且……”
  韓倫露出期待她繼續說下去的神情。
  她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像小孩子在試探大人反應一樣,兩眼盯著韓倫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說:“而且,她非常美麗動人。”
  暫時到此為止,她在心里踏下煞車,在她完全肯定韓倫不會排斥萱萱之前,所有可能會傷害到萱萱的言語,她都不想提起,畢竟和韓倫不過是第二次見面,她不愿放出太多訊息。
  從她那副宛如在敘述“偉人傳記”的口气里,韓倫听得出她對那位聰明美麗的姊姊有著發自心底的敬佩。不過,她那副戰戰兢兢的模樣真是又可愛又令他心生疼惜,有個這么完美的姊姊,她想必從小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他當然不會笨到再給她加壓,況且,讓他有好感的是傅蓉蓉,讓他起好奇的也是傅蓉蓉,而那個傅萱萱,對目前的他而言,不過是個陌生人罷了!
  他笑笑,把話題從傅萱萱身上轉開,“原來背后另有高人哪!但你的企划能力可不是假的吧,据我所知,樂視最近几支大案子都出自你的手里,可別說那又是你姊姊企划的呀!”
  听見此話,傅蓉蓉真是啞口無言,不知道該澄清好,還是讓他繼續“高估”自己呢?原本因為他的贊美,她心底還有點喜孜孜,但這份喜悅的情緒存活不到一秒鐘,立刻被罪惡感淹沒而全面滅頂。
  她甩甩頭,決定不再“假裝天才”,要坦白招供了!“韓倫,其實我那些企划案全部不是我寫的,是我一位朋友幫我捉刀的,但是我希望你暫時不要告訴別人,因為……因為我有不得已的苦衷,等時机到了,我會自己向父親認罪的,拜托你幫我保密,好嗎?”
  韓倫好像听見本世紀最荒唐的笑話一樣,正要仰頭大笑,卻見到她一雙哀懇的眼神緊緊盯著他,好像……好像不是在開玩笑。
  “你說的都是真的?”他斜眼望她,全然的不相信。
  她很用力很用力點頭。
  “你……不是在謙虛?”他再确定一次。
  她還是努力點頭。
  韓倫用兩支手搓搓臉,又揉揉頭發,然后伸手叫服務生:“謝謝,咖啡一杯。”轉頭又對傅蓉蓉說:“我想我還沒睡醒,可能錯听了你的意思。”
  “我沒有騙你,我說的是真的,在公司除了開會之外,我都是在打混,只因為我的記憶力好,臨場又很能掰,所以到現在還沒有穿幫。”她委屈万分,哪里想到“承認罪狀”還會被當成是開玩笑呢?
  韓倫清清嗓子,一本正經的問她:“那些企划案都不是你寫的?你在樂視企業企划部當經理,卻沒有寫過一個案子?而你父親全不知情?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對他的每個問題,傅蓉蓉都不停點頭,只見她頭越點越低,就快點到桌子底下去了。
  服務生送來咖啡,韓倫停止問話,認真思考她話里的真實性。傅蓉蓉怯怯的瞥了他一眼,只見他若有所思,視線牢牢鎖在她的臉上,透露出無限的好奇。
  沉默良久后,他喝一口咖啡,“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秘密’?”
  “呃?”她愣住了。
  “你說你有不得已的苦衷,我當然不會過問,但,既然是這么重要,你又不愿意泄露的事情,為什么要告訴才見過兩面的我呢?”
  思索再三,韓倫發現這是他最想知道的疑問,除此之外,他全然不在意傅蓉蓉還有多少“欺瞞世人”的舉動,哪怕她連名字都是假的,他也不想理會,因為他愛的是她那顆純洁天真的心靈!
  愛!韓倫一時被自己的思路嚇到了,他沒想到自己會愛上一個才見過兩面的女人,不,他的理智又持异議,還談不上“愛”,我只是“喜歡”她罷了,不對,只是有點“心動”!
  傅蓉蓉沉吟片刻,她也弄不清楚自己的思緒,“我……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我可以信賴你。”停頓几秒鐘,她又補充道:“而且我不想隱瞞你。”
  韓倫從她清澈的眼里看出她說的是真心話,一陣溫暖的情愫從她的眼底流進他的心底,他的胸膛漲得好滿好滿,明明是一种幸福的感覺,不知何故卻陣陣疼痛。
  他竭力不讓激動的情緒泄露,“謝謝你的信賴,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為了回報你的信賴,我也有件‘秘密’想告訴你……”
  驀然間,他遲疑了,原來想向她“認罪”的心意突然轉換成“也許再也見不到她”的憂慮,一想到不能再和她聊天說笑,他的心就好像少了一塊肉似的,空洞而疼痛。
  對不起,蓉蓉,我無意繼續隱瞞,但我不想冒可能會失去你的危險!
  “其實,也不能算是秘密,而是我的夢想。”他一轉話峰,決定暫時拖延,“最早我們不是聊到我想退出商場的事嗎?你想知道我打算改哪一行嗎?”
  “當然想!”她興致勃勃的傾向前,“等等,讓我先猜猜——嗯,對商場厭倦的人自然不會想轉入政界羅!你想當企划?寫程式?作家?畫畫?教書?攝影?小販……”
  她隨口猜了二十几种職業,韓倫全部含笑搖頭,最后她擺出如臨大敵的樣子,眼睛斜斜的看他,“你不會是想搶我的飯碗——想當DJ吧?”
  她逗人的表情讓韓倫大笑出來,“怎么,原來你想當DJ啊?”
  他這才想起來筆試時曾經被她悅耳的聲音撥動心弦,不過本人聲音和透過擴音机還是有不少差异,當時的聲音比現在清脆多了。
  “是啊,我在美國念書的時候,曾經到韋爺爺的電台打工,當時客串過兩個月的DJ,我真的好喜歡哦!”一聊起自己夢想,她臉上就漾開一片喜悅,好像人已經坐在遙遠的播音室里似的,充滿神往之情。“想想看,當你播放自己喜歡的音樂,或者敘述你對某個美麗風景的冥想時,卻有那么多人在世界各個角落和你分享同樣的感動,那种感覺真是太美妙了,尤其是可以和听眾聊天的互動性節目,就更——”
  她突然打住,因為韓倫正一瞬不瞬的對著她猛瞧,那兩道眼神,好像火在燃燒一樣,把周圍的空气都撩撥得炙熱難擋,她覺得自己就快要被他焚燒殆盡……
  “不……不說我了,”她發現自己不只聲音和身体在顫抖,連靈魂都被他的凝視震撼而絞痛起來,“你到底……想轉哪一行?我……猜不出來……”
  韓倫早在她訴說自己的夢想時,全身血液就開始沸騰而翻涌,心髒敲擊胸腔的速度這么飛快猛烈,几乎讓他透不過气來——她的夢想,她的理想,竟然和自己這般相似,原來她也熱愛那种震撼人心的感動。
  這個女孩的心靈就像一個發掘不完的寶石礦源,不停帶給他意想不到的惊喜!
  “蓉蓉,我……”他頓感口干舌燥,舉起咖啡喝了一口。
  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危机意識”,傅蓉蓉直覺兩人之間的气氛“詭譎怪异”透頂,她絕對不能放任空气繼續“燃燒”下去,這樣……是不理智的!是不道德的!
  “我們點的東西怎么還沒來啊?都過了這么久了?韓大哥,你等等,我到柜台去問一問!”她急速丟下一串話,起身倉皇而逃。
  傻蓉蓉!你到底在干什么?你怎么能這么不知羞呢?傻瓜傻瓜傻瓜……
  兩眶刺痛的淚水直沖上她眼睛,不行,她不能讓自己在人前流下淚來,尤其不能被他看見……她本能的轉往洗手間的方向。
  她的每一個小動作小表情,完完整整被韓倫看在眼里收進心底,他當然不敢一廂情愿的以為蓉蓉愛上他了,但他相信她對他有著一定程度的好感,然而……
  笨韓倫!他在心里怒罵自己,你忘了她的感情有多纖細,多容易受到傷害嗎?難道你想破坏這份難得的情誼嗎?嚇走這個你可能這輩子再也遇不到的好女孩嗎?
  他一口飲盡冷透的咖啡,招手叫服務生詢問遲遲未送來的餐點。
  等傅蓉蓉從洗手間里出來時,他們點的餐已經送到桌上了。她一回到座位就低著頭,小聲說了句:“我餓了。”然后就埋頭猛吃,全然不敢和他的視線相對。
  他卻連一口也吃不下,視線追隨她的一舉一動,一种從未有的親密感如狂瀾淹沒了他,他從來沒有在一個女人身上感受到這么強烈的情怀,好像在她身邊才是全世界最适合自己,最安逸最舒服的地方。
  直到她快吃完了,他才突然開口:“蓉蓉,我現在總算完全相信你說的話了!”
  “呃?”她抬起茫然的眸子,一接触到他的眼睛,忙不迭又低垂眼帘,“相信什么?”她的聲音小得像在對螞蟻說話。
  “相信你在公司的打混功夫的确杰出——你肯定連我的自傳都沒有看過。”
  听他的聲音里充滿打趣的意味,她好奇的問:“什么意思?”
  他揚揚眉稍,“不然,你怎么到現在還猜不出來我的夢想是什么呢?”
  開什么玩笑,她昨天就把他的自傳一字不漏給背下來了呢!傅蓉蓉不服气的在心里“倒背”那篇洋洋洒洒的“千字文”。
  “啊!你想當演員!”她想起韓倫記述他在大學時代有演過學生話劇,興奮的大拍小手,“适合适合!你長得這么帥,聲音又這么好听,我……”她突然發現兩人的視線又被鎖在一起,連忙低下頭,“我相信你一定會成為電影明星的。”
  她像孩子般的可愛動作,又一次牽動他的心弦。
  “不對,只算你猜中一半!”他故意釣她的胃口。
  傅蓉蓉果然中計,又抬頭一臉好奇的對他看。
  “我想當導演,舞台劇導演。”他喜歡看她全神貫注听他說話的樣子,“昨天,我和以前劇團的朋友聯絡上了,等正式辭職后,我就要重回舞台的怀抱。”他頓一下,“至于理由,正巧和你想當DJ的理由大同小异,我喜歡讓觀眾感受我心里的感動,那种台上台下融合為一体,一起沉浸在另一個時空的感覺實在太迷人了。我也和你一樣,從初次接触舞台的時候起,就為它著迷而瘋狂!”
  她抬眼凝望著他,希望他繼續說下去,她好喜歡看見他這樣神采飛揚的表情。
  她清澈明亮的眸子是這樣專注的對著他看,韓倫心髒再次澎湃洶涌,熱燙的血液漲滿他整個胸腔,他簡直無法呼吸。他力持鎮定,不想再把她嚇跑,“你想不想听听我第一次演戲時發生什么糗事?”
  她用力點頭,渾然忘記要避開他的“火眼金睛”。
  “我可以告訴你,但你要發誓不能說出去!”他故意裝出很嚴肅的表情,等她也一臉庄嚴慎重的指天發誓后,他才壓低聲音說:
  “當時的場景是一個家庭的客廳,我們在舞台上豎著一道假牆壁,學生嘛,沒錢做大道具,只好用大塊保麗容板嵌在木框上,保麗容板上畫了兩道門,代表房門和廁所,門框也用木條撐著,作成可以開關的假門,而我呢,應該要從房門出場,但第一次正式演出,太緊張了,結果竟然從房門和廁所門當中‘破牆而入’,你可以想像那時有多糗嗎?虧那部戲還是親情倫理大悲劇呢,台下觀眾卻笑成一團……”
  他面前的“觀眾”也听得樂不可支,韓倫慶幸自己的記憶還沒有老化,又搬出許多壓箱往事,把傅蓉蓉逗得眼淚都笑出來了。
  總算把气氛給“扳”回來了,他松一口气,看著她開怀大笑,他的心也跟著飛舞旋轉。
  不過,蓉蓉,你逃不了多久的!他暗自起誓,想得到她的心情像滾滾大浪淹沒他整個人整顆心……他知道自己這輩子不會再放走她!
  又花了一星期的時間,傅蓉蓉總算把剩下四個面試者“解決”掉了。
  從三十位面試者中,除開丹尼不算,她謹慎挑選出其中四位“入圍者”,只等父親回國“驗收”。韓倫當然也包括在內,他早已經通過她第五次,不,是第六次面試了,而且還以絕頂高分通過!
  這几天來,兩人几乎每天見面,一見面就聊得沒天沒地,他們之間的話題仿佛永遠談不完,經常道過再見不到半個鐘頭,她床頭的電話鈴聲又響起,兩人又可以聊到通宵。
  由于她必須先“易容”才能与他見面,所以她以“不想引起公司同事注意”為理由,請求韓倫不要到公司來找她,也避開中午休息時間;下班后一、兩個鐘頭,兩人才約在外面見,或由韓倫到家門口接她。
  韓倫不疑有他,欣然同意。他明白“那個案子”正進入決定人選的最后階段,只是苦于找不到時机向她“認罪”,無論如何,能否得到這個案子早已不在他挂心的范圍內,他也宁可盡量避開這段“敏感時候”,以免讓別人說閒話。
  至于傅蓉蓉的心情,只能用“自己騙自己”來形容,她先讓自己相信,她之所以遲遲無法說出姊姊的事情,是為了避免姊姊受到傷害;同時又告訴自己:我和韓倫只是談得來,我們之間沒有別的情愫牽纏,他就像丹尼或迪恩一樣,是我的好哥哥、好朋友……
  但讓她完全找不到藉口的,是她見到韓倫時,那份讓全身脈搏都瘋狂激動的愉悅之情蠾o好喜歡見到他,喜歡他說話的樣子,喜歡他俊俏的臉龐,喜歡他挺直的鼻梁,喜歡他低沉性感的嗓音,喜歡他疼愛的摸她的頭,喜歡他帥帥的眼神在她臉上探索她的心緒,喜歡他的每一個最細微的小動作!
  唉,她是這么喜歡他,喜歡得連晚上作夢都不停不停夢見他!
  就算她是真的天才,也找不到理由解釋這种喜悅情愫的由來,只好假裝忽視自己的心情,再不多想,只管沉浸在短暫的喜悅里——是的,她終究要親手將他送到姊姊身邊,但在這一天來臨之前,讓她好好享受一下,不要這么快從夢里醒來吧!
  “姊姊生病了?”傅蓉蓉張大惊訝的眼睛,緊張的看著何媽。她剛下班回家,正准備“易容”去赴韓倫的約,卻被何媽攔住,告訴她傅萱萱身体不适的坏消息。
  “我……我也不确定,但大小姐最近老是悶悶的,飯吃不多,覺也沒見她睡好久,整個人瘦了一大圈,我說找王醫生來看看吧,她又不肯……老爺兩天前又到美國去了,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何媽叨叨訴說著自己的擔憂,哭喪著一張老臉。
  十几年下來,萱萱小姐總是安安靜靜,不多說話也很少開怀大笑,但她臉上柔柔的笑容可沒有一天不見哪!這些天中,何媽的心像懸在半空中似的,怎么萱萱小姐的微笑“失蹤”了呢?更讓她憂心忡忡的,是萱萱在迅速消瘦中,連最喜歡的電腦也不太碰了。
  何媽真是沒了主意,只好向二小姐求救!
  “我知道了。最近我忙了些,很少和姊姊聊天,我……我這就去看看她。”傅蓉蓉覺得很內疚,她知道何媽對姊姊的關心之情只怕比她和父親還要多了許多,她好羞愧,這兩個星期她的心和時間都被韓倫占得滿滿的,僅有的空余時間還要“背”一個又一個的企划案,加上丹尼三不五時就來找她,她真的是疏于關心姊姊了!
  “二小姐,你別怪我多事啊,我是真的擔心大小姐,這孩子總是把事情悶在肚子里,什么難受都不說出來,我是……看的心疼哪!”何媽臉上的憂傷更加深了一層。
  傅蓉蓉听得心也痛起來了,萱萱隱忍的個性完全像母親。“你別擔心,何媽,先幫我熬鍋姊姊最愛的海鮮粥吧!我一定讓她吃下去,好不好啊?”傅蓉蓉執起老人家的手,安慰的拍拍何媽滿是皺折的手背。“快去吧,免得姊姊等下肚子餓了沒東西吃,那我可就不負責任羅!”
  她邊說邊推何媽進廚房,何媽也破涕為笑,滿心期待的去准備美食了。
  傅蓉蓉先撥了電話給韓倫,說要取消今晚的約會。韓倫在電話里沉默几秒鐘,才開口:“蓉蓉,你有心事嗎?”
  听見他低沉的聲音里有好濃好深的關切,她真覺得自己醉了,醉在他的溫柔里,連話也忘了回。
  “蓉蓉?”韓倫輕聲喚她。
  “哦,我沒有什么,是姊姊身体不舒服,我想在家里陪陪她。”她赶快解釋。
  “那,我們明天再見吧!”他掩不住聲音里的失望。
  “嗯。”她也依依不舍。
  挂下電話半晌,她還揮不去他的聲音在耳邊盤旋……
  “唉,瓊安,提起精神來!否則我可要勒令你回美國羅!”她對魂不守舍的自己喃喃說著,帶著沉重的心情來到姊姊房門口,里面沒有透出光線,側耳傾听也不聞鍵盤的敲擊聲。
  她敲敲門,沒有听見回音,只好逕自推門進入。房間里暗暗的,傅萱萱背向外面躺在床上,書桌上的電腦也沒開。
  “萱萱。”傅蓉蓉小聲叫她,不知道她是不是睡著了。
  “嗯。”傅萱萱輕輕應了一聲,身体沒有動作。
  傅蓉蓉皺眉看著一室的黝黑,她怀疑姊姊的“病”比何媽形容得還要嚴重。
  她心念一動,掩上房門,摸索著在床邊坐下。“萱萱,萱萱,”她輕輕搖晃姊姊的肩膀,“你陪我聊聊天好不好,我心里好煩呢!”
  傅萱萱慢慢轉過身來,雖然在黑暗中,她還是看得見姊姊眼神很清醒,臉上毫無睡意。
  “煩?蓉蓉,發生什么事情嗎?”傅萱萱關切的問道。
  “唉!”她故意長歎一口气,卻不說話,臉上擺出极度憂慮的表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爸的事嗎?”姊姊果然如她愿的繼續追問。
  她搖搖頭,“爸爸沒事。萱萱,你不知道,我有個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但是……”她又賣關子,沉默下來。
  傅萱萱用手肘撐在床上,想坐起身。她赶快扶姊姊靠著床頭板坐著。
  “說給我听听吧,蓉蓉,雖然我可能幫不上什么忙,但,看你這樣子我很心疼哪!”傅萱萱還不知道妹妹的“陰謀”,真心在為她擔憂。
  是啊,你倒知道“心疼”兩個字是怎么寫的!傅蓉蓉在心里偷偷罵了一聲,隨即又默默反省自己對姊姊的疏忽。她沉思的表情讓傅萱萱更心急,伸手握住她的手,鼓勵她繼續說下去。
  “我告訴你,你可要幫我拿主意哦!”等姊姊點頭后,她才說:“我那個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呢,因為我最近忙了點,沒時間陪她,結果她就生起我的气來了,不吃不睡不笑,人也瘦了許多,她家人緊張极了,害怕她身体出什么問題,所以來找我商量,可是我越想越不明白啊,就算生我的气也不至于要絕食抗議嘛!不是嗎?唉,我真是擔心死了!”
  傅萱萱凝神听妹妹說完她的“煩惱”,思索片刻后,一本正經的回答:“我想你這位朋友可能有什么心事,找不到人說,所以才一個人悶在心里,你不妨找她好好聊聊,告訴她你不是不關心她,只是忙了點,我相信她一定會原諒你,然后你再問她究竟有什么心事吧!”
  “是嗎?我怎么想不到呢?”她飛快的在姊姊臉頰上親了一下,“萱萱,還是你聰明,真謝謝你!”說完,她一臉期待的看著傅萱萱。
  “怎么了?還有什么不對嗎?”傅萱萱不解的回看她。“喏,你不是說你一定會原諒我嗎?既然原諒我了,現在不是應該輪到你來告訴我,你究竟有什么心事嗎?”
  看見她調皮的扮鬼臉,傅萱萱才知道自己被妹妹耍了一大圈。“好啊!原來你的那個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是指我啊!”她笑了起來,“你真坏!”
  傅蓉蓉收起笑臉,慎重其事的問姊姊:“你怎么了?萱萱,听何媽說你這几天都沒有好好吃東西,她很擔心你呢!”
  “對不起,我……讓你們擔心了……”傅萱萱听妹妹這么說,心慌意亂的低下頭。
  她愛怜的拂去姊姊耳畔凌亂的發絲,“算了,只要你乖乖從實招來,我就大人大量,既往不咎啦!”
  “什么從實……招來?我……听不懂。”三歲小孩都听得出她想閃躲。
  “喂!剛才明明是你說我那個朋友有心事啊!怎么現在又不算數了?”傅蓉蓉攬著她肩膀,聲音里充滿關切。
  傅萱萱悠悠歎了口气,斜著身体倒在妹妹怀里,像支需要人疼愛的小貓咪。“蓉蓉,我有個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她停頓住,揚起眉毛打量妹妹。
  “不會吧!你這么快就學會我的招數了?”傅蓉蓉戲謔的捏了一下姊姊的鼻尖。
  傅萱萱笑笑,身体更放松了些。“是真的,我可沒你這么坏心眼。”她沉思著,傅蓉蓉也不催她,只是像抱孩子一樣摟著她。“我和他,是透過网路認識的……”
  “等等,是人字旁的他,還是女字旁的她?”傅蓉蓉好奇的打斷姊姊的話。
  “是……人字旁的。”她臉頰泛起一片紅暈,“你知道的,我沒有和人交過朋友,就算在网路上,他也是唯一的一個。”
  “哦!唯一的!”傅蓉蓉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但心里的惊訝可真不是假的,原來姊姊心里有一個“他”!
  “你別亂想啊!我這么說沒別的意思。”傅萱萱急急辯解,“我是說,他是我唯一會用网路交談的朋友,但他……他當然有很多其他的朋友!我只是其中一個罷了!”
  傅蓉蓉看姊姊緊張兮兮的樣子,也听出她話里的落寞,不忍再逗她,專心听她說話。
  “我沒事的時候,偶爾會看看网路上的布告欄或論壇,但從來沒想過要和誰連線。三年多前,我在布告欄里看見有人在詢問程式的技術問題,那個問題頗深,我看了好多天都沒有人幫那個人解答,一時覺得他很可怜,也許是很緊急的問題呢?所以我就……”傅萱萱說到此,求助似的看了妹妹一眼,傅蓉蓉點頭表示了解,鼓勵她放心說下去。
  “后來,我和他就經常聯絡,起初我們只在交換一些程式的技術問題,慢慢的,也會聊一些其他事情……他懂很多很多事情,我們有許多話可以聊,我……很喜歡和他連線……”
  傅蓉蓉默默分析姊姊的話,她可以感覺到這個“他”在萱萱心中占了很重要的地位,因為姊姊一向孤獨寂寞,有人能陪她聊天,說些外面的事情給她听,她當然會很重視“他”,但是……“他”呢?是抱著怎樣的心態和萱萱聯絡呢?
  “蓉蓉?”
  “嗯,我在听呢!你繼續說。”
  “大概半個月前,他說他最近要到台灣來一趟,希望能和我見面,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所以……”傅萱萱越來越小的聲音終于隱遁在黑暗中。
  傅蓉蓉听出問題所在了,“你沒有告訴過他,對不?”她柔聲問,感覺到怀里的姊姊身子一顫,她赶快把她抱得更緊更緊,用全心呵護著她,輕輕搖晃她的身体。
  “蓉蓉,我好傻,是不是啊?我真的好笨好笨,我……我該怎么辦哪?”傅萱萱雙手掩面,淚水如泉涌,身子瑟縮成一團,不住發抖。
  原來姊姊是在擔心“他”要是知道她身体的殘疾,會作何感想。傅蓉蓉更相信萱萱是真的很喜歡這個“他”,否則她不會一直隱瞞自己的殘疾。
  唉!真是傻女孩!傅蓉蓉心痛得好厲害,她要怎么幫姊姊呢?
  “我想……”她才在思索該怎么辦,卻被傅萱萱打斷。
  傅萱萱突然扭轉身子,面向妹妹,把兩手按在她肩上。“蓉蓉,你代替我去見他好不好?他看過我的照片,可是我們是雙生姊妹,一定沒有破綻的,求求你,蓉蓉,我……我就這樣一個朋友了,我不想失去他啊!”
  傅蓉蓉愕然了,想不到姊姊重視“他”的程度竟然至此!不顧一切要保持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萱萱……難道愛上了那個“他”嗎?
  不等妹妹回答,傅萱萱又急切的懇求:“你可以的,你的記憶力這么好,一定能把我們交換過的資料全部背下來的,你一定沒問題!蓉蓉,你幫幫我啊!”她聲淚俱下,雙手用力搖晃妹妹的肩膀,好像在大海上抓住最后一條浮木似的。
  傅蓉蓉柔腸寸斷,萱萱的眼淚讓她全面投降,她張臂抱住情緒混亂的姊姊,一面順著長發輕撫她的背脊,一面放低聲音,在她耳畔徐緩而清晰的說:
  “萱萱,別擔心,一切都有我,好不好?別擔心……”等萱萱僵硬的身子稍微放松了些,她繼續說:“反正他還沒有到,我們不急著決定誰去見他,但是,我向你保證,如果到那時候,你還希望我代替你,我一定會照你的意思去做的。所以,你不用再擔心了,好不?”
  感覺萱萱埋在她頸窩間的頭微微點了一下,她才慢慢离開姊姊的身体,等兩人面對面時,她含笑看著姊姊說:“相對的,我也有兩個交換條件。”她停頓一下,“第一個,我已經請何媽幫你煮了粥,你得乖乖吃下兩碗,而且以后不准再隨便不吃不睡,好嗎?”
  她等傅萱萱點頭后,再說:“第二個,在‘他’還沒有出現之前,你答應我要好好想清楚,你是不是真的要繼續瞞著他?還有你對他的真正心意是什么?當然,我答應你的事情也絕不反悔,所以你可以放開心怀來想,千万別鑽牛角尖,好嗎?”
  傅萱萱眼淚汪汪,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只能點頭表達心里的感動。傅蓉蓉离開床邊,走到梳妝台拿起梳子,又坐回姊姊身邊。
  一室的沉默中,傅萱萱柔順的讓妹妹為她梳頭發,在腦后綁起一大捆麻花。她邊幫姊姊梳整頭發,邊整理腦海里紊亂的思緒,雖然答應了萱萱玩換身游戲,但這可不是有趣的,首先,她等于完全不會寫程式,以前學校作業都是迪恩幫她做的,這下子想不穿幫都難!
  再說,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呢?她捫心自問,卻沒有答案,她不愿見到姊姊心碎,她希望姊姊能成為全世界最幸福最甜蜜的新娘,而能成為她新郎的男人也一定要是全天下最好最完美的男人,如果那個“他”沒有誠心,也許長痛不如短痛,繼續隱瞞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好了!”傅蓉蓉“啪”一聲把辮子扔回姊姊背上,“現在可以吃東西了吧?我請何媽給你端進來,你別再胡思亂想,OK?”
  傅萱萱展開笑顏,顯得有精神多了,兩姊妹繼續說笑了一會儿,傅蓉蓉見姊姊心情好轉了,才离開她的房間。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