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星期六,上午十時半。
  毛毛雨,微寒。
  振川一早去接如瑛。
  柏伯母來開門,見到是振川,松一口气,看情形她已擔足心事。
  如瑛還賴在床上。
  振川也索性以熟朋友姿態出現,走上樓去,直闖閨房。
  他敲兩下門。
  如瑛已醒,用濃濁的聲音問是誰。
  振川報上姓名,便把門推開。
  房里窗帘拉得密密,沒露出一絲光。
  如瑛擁著被子,只露出半張臉。
  振川自作主張,把帘子拉開一點點,首先看到床頭几上水晶杯子還剩下的一口酒,再看到到如瑛蒼白的俏臉。振川蹲在床前,趨向前去,說:“不想去,就不要去。”
  如瑛抬起眼來,振川与她面孔的距离大約只有一個手掌,他清楚地看到她的瞳孔收縮,成為一條直線,如一只貓。
  振川嚇一大跳,喉頭干枯,連忙別轉頭去,心大力跳彈。
  只听得如瑛說:“我要去,我這就准備。”
  振川再留意她的雙眼,卻已与常人無异。
  他定下神來,便輕松地說:“睡房并沒有什么特別嘛,也沒收著掃帚与烏鴉。”
  如瑛不得不笑。
  振川逗她歡喜:“你知道嗎?甘美洛主人亞瑟王的妹妹摩根勒菲是個女巫,她跟隨亞瑟王宮廷巫師梅林學技。”
  “你真相信我是同道中人?”
  振川謹慎地答:“說你不是,你又与常人有异。”
  如瑛歎口气,掀開被子,“振川,我十分鐘就好。”
  “我下樓去喝咖啡。”
  “若家母纏住你,唯唯諾諾就可以。”
  振川笑一笑。
  柏太太果然迎上來問振川,“她一定要去?”
  振川點點頭,“沒關系,我陪著她。”
  柏太太放下心來,使振川更覺得責任深重。
  她遞煙給振川,振川不抽煙,她又遞上茶。
  柏太太容貌娟秀,年紀也不大,作風卻有點老派,總希望服侍人,從中也得到點樂趣。
  柏先生去世后,她必然很寂寞,振川愛屋及烏,非常同情她,柏太太也感覺得到。
  她悄悄問振川:“你同如瑛,可有談到終身大事?”
  振川略為靦腆,“還沒有呢。”
  “可是為著經濟問題?”
  “不不不不,”振川笑道,“只是時机未到。”
  “振川,答應我——”
  “媽,你在胡說什么?”
  如瑛下來了。
  柏太太訕訕道:“都自己人了,有什么關系?”
  如瑛同振川說:“我們走吧。”
  振川与柏太太打一個眼色,陪如瑛出門。
  在街上,如瑛問振川:“你同我母親倒是眉來眼去,有說有笑的。”
  “曖,伯母政策十分成功。”
  這樣直認不諱,也是一個絕招,如瑛作不了聲。
  他們抵達德肋撒教堂的時候,不過遲了十五分鐘,不知恁地,婚禮已經舉行過了,一雙新人,在親友簇擁之下,剛剛拉著手出來,站在巨型花鐘下拍照。
  振川与如瑛站在對街,剛想過馬路。
  振川有感而發:“哎呀,錯過了熱鬧。”
  如瑛說:“就站在這里觀禮吧。”
  振川同意。
  他定睛一看,什么都被如瑛猜中,新娘子小巧玲瓏,有一張不顯眼溫柔可人的瓜子臉,穿象牙白的禮服,天色陰霾密布,更襯得她洁白如花。她与如瑛完全不同類型,但看得出也是极可愛出色的一個女孩子,孫竟成有他一手。
  兩個伴娘活潑地為新娘整理衣裾,一個穿淡紫,一個穿珠灰。
  振川問如瑛:“此情此景,你已經知悉?”
  如瑛點點頭,“似看舊報紙。”
  話是這么說,她臉上黯然神情,卻十分鮮明。
  振川自言自語:“奇怪,剛才天气還是好好的,一下子烏云聚集。”
  話還沒說完,新娘子一聲惊呼,頭紗連花冠被一陣無名風掀起,按都按不住,直吹上半空,伴娘与伴郎奔去追,哪里追得著。
  只見白色輕紗如一只大紙鷂似的,的溜溜翻過教堂尖,墜向那一邊去了。
  眾人不由得一陣騷動。
  振川也忍不住嘖嘖稱奇,一轉頭,卻看見如瑛嘴角挂著一絲笑意。
  “你!”
  如瑛卻說:“好大的風。”
  振川拉起她的手,“快走,你再不走,新郎新娘怕還要出洋相。”
  如瑛掙脫振川的手。
  如瑛抬起頭,神情楚楚可怜。
  振川拖她匆匆离開教堂范圍。終于還是下雨了,振川嘀咕:“叫它停一停吧。”
  如瑛沒好气地問:“你以為我是龍宮三公主?”
  “我不相信這不關你事。”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錯,以后孫竟成闔家大小有什么傷風鼻塞,都是我害的,全是我惡作劇。”
  振川看她一眼,暗暗好笑,女人就是女人,不堪一擊。
  “你一直鬼鬼祟祟笑什么?”
  “你不知道?”振川反問,“掐指算一算不就行了。”
  如瑛不出聲。
  “反正已經出來了,到我家來談天如何?”
  如瑛點點頭。
  車駛到一半,太陽沖破云層而出,金光處處,振川看如瑛一眼,難道她真有控制天体運行之大能力量?看樣子又不像,她連孫竟成的心都抓不住。
  唉呀呀,別再提孫竟成這個人了,一切已經過去。
  振川說:“老區今天放假,我來服侍你。”
  “謝謝你,我什么都不需要。”
  “音樂呢?古典爵士流行曲都有。”
  “振川,說實話,你這樣哄著我,累不累?”
  振川沒想到她會這樣問,吞一口涎沫,小心翼翼地答:“這話是歌星羅文說的:喜歡,就不覺累。”
  “有一天你不喜歡我了,我就少了這間避難所。”
  振川笑,“屆時你可以來喜歡我,哄著我。”
  “你知道我對你另眼相看,振川。”
  振川凝視她,“兩只眼睛不夠。”
  “什么?”
  “要加上心眼。”
  如瑛不得不言他,“王約瑟答應你了吧?”
  “他沒有選擇余地。”
  如瑛說:“我不會虧待他。”
  “如瑛,你答應跟我說那次交通意外。”
  “你想知道什么?”
  “每一個細節。”
  “不曉得我還記不記得。”
  “請盡量回憶。”
  “我從家里出來,車子開得很快,”如瑛說,“我一向喜歡快車。駛到第七號干線,在倒后鏡中忽然出現一大團強烈的白光,照得我雙眼都睜不開來,車子失去控制便向山邊鏟去,醒來,已在醫院里。”
  這么簡單。
  “那團強光,是什么?”
  “我不知道,會不會是大型貨車的車頭燈?”
  “我不認為如此,如瑛,車頭燈不會這樣厲害。”
  如瑛也說:“你很對,當時我非常惊怖,沒有看清楚,事后也怀疑那究竟是什么強光。”
  “強光持續多久?”
  “我不清楚。”
  “几秒鐘,抑或几分鐘?”
  “讓我想,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因為當時我不住問自己:我可是要死了,可是要回家鄉了。”
  “那么說來,約有兩三分鐘時間。如瑛,再想一想,強光是漸漸逼近,抑或突然出現?”
  “我很肯定是突然,并不是由一點變為一片。”
  “你在倒后鏡中先發覺光芒?”
  “對,然后強光就包圍我及整輛車子。”
  振川沉吟。
  “這有什么重要?”
  “柏小姐,該次意外轉變了汝之一生,還說不重要?”
  “你指事后我得到了一些不應有的力量。”
  “正是,因而嚇跑了孫竟成。”
  “他不是被我嚇跑的。”
  “啊。”
  “他早已不愛我。那晚我找上孫家,正撞見他与別人約會。”
  振川早已知道有這么一回事。
  “你的車子,變成怎么樣?”
  “似一客三文治,也可以說它像一只手風琴,或是更傳神一點儿:一具現代雕塑。”
  “但是你沒有受傷?”
  “沒有。”
  “一條骨頭都沒有折斷,一塊皮膚都沒有擦損。奇跡。”振川喃喃說。
  “在醫院病房中,我學會了用腦力開燈關燈,”如瑛笑,“方便得很。”
  “如瑛,在你昏迷之后到被發現之前的一段時間當中,一定有事情發生。”
  如瑛歎口气,“或許是,但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假設一輛大卡車把你撞暈,司机下車,把你拖出來,置放安全的草坡上,然后畏罪离去。”
  “把我自那樣的爛鐵中拖出?不可能!”
  “或許跑車在事后才被毀爛。”
  如瑛瞪著振川,“太异想天開,為什么那么做?”
  振川坦白地說:“我不知道,我只是喜歡推理。”
  “除非車子里有秘密。”
  輪到振川問:“什么秘密?”
  如瑛打了一個呵欠,“我們職業女性永遠渴睡。”
  振川聳聳肩,“這是件找不到答案的怪事,可以列入超自然探奇錄之中。”
  “振川,我有限的力量忽隱忽現,純靠心血來潮,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故此不勞擔心。”
  振川溫柔地說:“把它當魔術好了,娛己娛人。”
  如瑛喝著振川做的咖啡,“你加了櫻桃白蘭地?真香。”
  “如瑛,你身体有無异狀?”
  “眼睛瞳孔,我想你也已經注意到,在激動的時候會變成強光下的貓眼一般。”
  振川深感困惑,是什么遭遇,使得如瑛异常?
  “黑夜中能夠視物?”
  “不行,我自己也很好奇,早已試過。”如瑛說,“振川,跑車的殘骸還在我家后園,你如有興趣,可以來看看。”
  振川剛想說他非常感興趣,就听見一輛汽車的引擎咆哮而來,轉上他家的私家路。
  如瑛笑,“誰的車子?開得像飛机一樣。”
  如瑛這個說法,触動振川思維,好像是一條線索,但一時又不清楚是什么。
  振川認得這部車子,他走到窗口去,“這是本市獨一無二,一百零一部翩宁弗連那設計的跑車,屬于王約瑟先生所有。”
  如瑛笑問:“亞細亞的王老板?”
  “正是。”
  “但愿人跟車一樣帥。”
  振川也笑,“我可以保證。”
  老王在門口叫,“振川,振川!”
  振川同如瑛說:“每個客人都算准我在家。”
  他前去開門。
  老王進門,本來張大嘴要說什么,但敏捷精明的他一眼看見坐在一角的柏如瑛。
  女孩子他見得多,但柏如瑛給他一种奇异的感覺,她遠遠坐著,頭發与面孔都仿佛帶著一道金邊,暗暗閃爍,是陽光嗎?可能。
  王約瑟問:“這位小姐是——”
  振川打斷他,“慢著,你先告訴我,你的決定如何?”
  “投效柏氏。”
  “好极了,這位就是柏如瑛小姐。”
  如瑛聞言連忙過來与老王握手。
  振川說:“書房在那邊,你們去談條件好了,我一會儿送茶點進來。”
  老王拉住振川,“真沒想到你才是真正朋友,過去在公司,我一直把你當作人云亦云沒有性格才智的老好人。”
  振川啼笑皆非,受不了這种坦誠。
  把他們安置好,振川趁空檔到柏府去了一趟。
  柏太太外出訪友,佣人認得他,讓他進入后園。
  振川看到那堆廢鐵,部分在天雨影響下已生蛂A隔層中留有深色油漆物質,一些灰色与銀色粉末,雜色薄片。
  振川蹲在園子里研究半晌,自口袋里取出一只小小空糖果鐵皮盒子及小鉗子,他小心地鉗下几塊鐵皮樣本,放進盒子里。
  這時振川听到一把冷冷的聲音:“真有趣,是不是?一輛車子,會被壓成這個樣子。”
  振川抬起頭來,看到柏如玨站在他對面。
  他禮貌地招呼:“柏先生。”
  柏如玨說:“你是林振川,柏如瑛的朋友。”
  振川小心翼翼,“正是在下。”
  柏如玨上下打量振川,如英俊的黑豹端詳獵物,那种目光,充滿殺气。
  振川既好气又好笑,這兩兄妹,你要我死,我要你亡。
  “柏如瑛誓死不肯与我合作,你當然知道。”
  振川心平气和地說:“我只曉得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柏如玨牽動嘴角,“只可惜家母只得我一個儿子,我沒有兄弟。”
  振川覺得這兩兄妹不可思議,明明相貌談吐思想言語都無限接近,偏偏又异口同聲地否認与對方有任何瓜葛。
  振川忍不住問:“那你趁如瑛不在,到這里來干什么?”
  柏如玨居然臉紅了。
  振川不想逼他太甚。
  很明顯,柏如玨也是來做調查的,很可能,他心中也有怀疑。
  振川說:“我先告辭。”
  柏如玨說:“听說你同她很談得來。”
  她。叫妹妹做她。
  “是。”振川答。
  “叫她把材料公司讓出來,別妄想勾結外人与我斗。”
  振川再有涵養也忍不住了,“你這個意愿她很清楚,柏先生,你好像已對全世界發表過宣言,誓不罷休。不過如瑛暫時還沒有打算放棄什么,她正准備大展鴻圖,說不定看中閣下手上的建筑公司。”
  柏如玨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振川乘此机會開溜。
  回到家中,如瑛与老王談得如火如荼,難分難解,振川趁這空檔,做了几件事。
  振川与一位做化學工程師的朋友通了個電話,取到外國几間著名大規模化學實驗室的通訊地址,把适才收集的樣本小心包妥,連同便條,放進信封,打算寄出去。
  這時書房門打開,柏如瑛与王約瑟同時出來,兩人都有點疲倦,但卻嘴角含笑。
  振川知道大功告成,取出克魯格香檳及郁金香形水晶杯子,“噗”一聲開了瓶塞,斟出酒,三人碰杯,并說:“成功万歲!”
  成功不是一切,但倘若失敗,即失去一切。
  振川可不管老王如何令柏氏起死回生,但肯定這是件好事,王約瑟与他手下又有机會可以大展鴻圖,而如瑛也得到一個得力助手。
  老王放下杯子就告辭了。
  如瑛很興奮,她許久都沒有這樣高興,滔滔不絕向振川匯報:“……要的條件也真狠,我坦白同他說,一年內不替我賺錢,關門大吉,屆時他也顏面無存;不過他肯定地向我保證利潤,并要求分紅。”如瑛停一停,“他的功課做得很齊全,對柏氏的業務狀況相當清楚。”
  “你仿佛相當欣賞他。”
  “啊,那當然。”
  “不怕他厲害?”
  “非這樣不可。”
  “其實柏如玨也是這种姿勢的人,你卻不喜歡他。”
  如瑛沉默一會儿,“振川,二十多年的恩怨,不是外人可以了解的。”
  振川不響了。
  外人。真說得對,他始終是個外人,還要努力走一大段路呢。
  “振川,請別多心,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明白。”
  “我知道你會。”
  “如瑛,你想人了解你,抑或愛你?”
  “都要。”
  振川擦著鼻子笑她貪婪。
  “你呢,振川?”
  “跟你一樣,世上最好的東西我全想要:愛我的、漂亮的、有才干的女伴;成功的、順利的、做起來又不大吃力的事業;許多許多受熱鬧、心態天真的朋友……”
  如瑛笑,“你這樣的人才,找女伴應當不難。”
  “我不信‘找’,我只信‘遇’。”
  “那么,振川,你要多出來走走,坐在家中怎么遇呢?”
  振川說:“她會來敲門的。”
  如瑛搖著頭,“請再給我一杯咖啡,然后告訴我,你自什么地方承繼到這么漂亮的一座房子。”
  振川說:“自祖父母處。”
  “啊,他們已經過世?”
  “如瑛,遲或早,我們都會化為灰燼,所以不要覓閒愁。”
  “振川,你是我見過,最積极的消极人。”
  振川笑一笑,“不久之前才把這所房子翻新,你看怎么樣,還可以吧。”
  “標致之极,最配頂尖藝術家居住。”
  振川笑,“可惜我是商業机构里一只小卒子。”
  “你又來了。”
  振川只是微笑,覺得如瑛漸漸欣賞他,但仍然竭力与他維持距离,也許因為振川是她前未婚夫的好友,他們的事,振川最清楚,如瑛一下子腦筋轉不過來。
  振川喜歡与她閒談,說些風花雪月,扯到生老病死,都是實實在在的事,卻又有點遙遠,閒聊中時間迅速而愉快地過去。
  振川怕如瑛又要勾起正經事,果然,她開口了:“你适才見過柏如玨。”
  她又知道了。
  “他是一頭狼,任何人接近過他,都沾上腥膻之气,一聞就聞出來。”如瑛憤憤說。
  振川想取笑地叫她一聲狼女,但是不敢造次。
  “他有無恐嚇你?”
  “相反地,我威脅了他。”
  “他們母子一直視我為眼中釘。”
  振川不便加插意見。
  “因為父親鐘愛我,他妒忌,他認為我不配。”
  如瑛的語气相當复雜,包含驕傲、自卑、憤怒、哀傷……振川只想愛護她,使她忘記這一切。
  振川問:“我們到什么地方去吃飯?”
  如瑛歎口气,“我請客。”
  地方還是如瑛挑的,一進門,振川卻碰見熟人,一隊三個時髦女郎,還是中學時期同學,立刻拉著振川,問長問短,又堅持叫他們坐下來。
  館子地方不大,坐在別桌也听得見談話的內容,振川明知如瑛怕熱鬧,也只得与大伙儿一起坐。
  如瑛吃得很少,靜靜欣賞舊同學歡聚圖。
  振川多希望如瑛會表露出一絲妒意,即使閃一閃也好,但是沒有。
  如瑛一直很客气地坐著,閒時還幫諸人斟茶。
  老同學以為她是振川的小女朋友,百無禁忌,手舞足蹈地表現著時代女性的豪放性格,酒醉飯飽后相偕离去。
  振川付的賬。
  隔了一會儿,他為老朋友解釋:“平時,她們當然不是這樣的,工作壓力大,需要宣泄。”
  如瑛微笑。
  他總為別人設想,漸漸成為別人心目中的好弟兄,女孩子往往要在失聲痛哭的時候才去找他的肩膀一用,難怪至今孓然一人。
  第二天,王約瑟一早找振川。
  說的卻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一開口便問:“振川,你同柏小姐,是什么關系?”
  “朋友。”
  “振川,老老實實,她不是你的女友吧?”
  振川打一個突,怎么,老王還有別的野心?
  “柏如瑛令我迷惑,振川,你与她在什么階段?”
  振川沉不住气,据實說:“我正追求她。”
  “那么好,”老王哈哈笑,“公平競爭,我來也。”
  振川這時才懂得引狼入室的意思,面色煞白。
  老王一直暢快地笑,然后挂上電話。
  振川咒罵:狼子野心,此人本應落在老大手中好好受點折磨,不該多管閒事,把他救出生天。昨日還差些沒抱著人大腿叫恩人,今天卻恩將仇報,要搶人的女朋友。
  气了一整個上午,吃過中飯,樂天知命的振川又心平气和了。
  搶得走的即不是屬于他的,振川想,他對如瑛有信心。
  老區卻不這么想。
  “少爺,柏小姐許久沒有來了。”
  “上星期來過,該日你恰恰放假。”
  “不會是冷下來了吧?”
  振川默然。
  “這种事要一鼓作气。”
  老區是個老獨身漢,不知恁地,對男女關系要訣卻甚有研究。
  “不是柏小姐有了別人吧?”
  門鈴響,振川乘机說:“去看看誰來了。”
  老區自信差處取了几封特快專遞的信回來。
  振川一看信殼,知道是化驗報告,匆匆拆開,四間實驗室各自進行分析之后,竟然分別得到四种毫不相關的結果。
  英國實驗室發覺樣本不溶于硫酸。瑞士的報告指出附著的物質与蜘蛛网的氨基酸成份相似。美國檢驗結果,證明含有純度极高的鎂,但缺少許多通常可在地球鎂礦中找到的元素,又多了像鍶那樣在地球鎂礦中找不到的元素。日本實驗室則斷定金屬片上有普通的尼龍纖維。
  振川苦笑著放下報告,認為一無所得。
  沒有,他們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不知為什么,振川肯定如瑛的車禍里有著“他們”,他們曉得來龍去脈,他們知情不報,他們也許還心怀鬼胎。
  但是卻一點證据也沒有。
  他拿起電話找如瑛。
  秘書回答:“柏小姐開會。”
  “請告訴她,林振川找。”已有三五天沒見到她。
  “柏小姐与王先生開會,整個下午都沒有空。”
  振川不得不說:“我等她回复。”
  不曉得是否王約瑟搞鬼,振川郁郁不樂。
  剛在此時,老區卻歡呼起來,“柏小姐來了,柏小姐來了。”
  老區跑去開門。
  振川轉憂為喜,站起來迎出去。
  如瑛与他,始終有點心靈感應。
  如瑛穿著一身黑,一走進來見到老區便說:“我要一杯极濃的神曲茶。唉,老區,沒有你怎么辦?”順手把外套交給他。
  老區歡天喜地地去了。
  振川沒有辦法控制他眼神中的怜惜,几天不見,近墨者黑,這柏如瑛學到王約瑟不少滑頭伎倆。
  “振川。”她疲倦地看著他笑。
  “感冒?”
  “正是。”
  “怎么忽然來了?”
  “心血來潮,你找過我是不是?”
  幸虧她知道,幸虧她有心靈感應能力。
  如瑛脫掉鞋子,蜷縮在沙發里。
  振川把一條羊毛大披肩搭在她腿上。
  “有沒有音樂?”
  振川問:“要听哪一張唱片?”
  “法朗克小提琴及鋼琴鳴奏曲。”
  “就是找不到這張唱片。”
  如瑛隨口答:“亞卡度彈的那張放到二樓睡房書架去了,佩爾曼那張在流行曲那邊。”
  振川歎口气,“真好,有你在,每樣東西都找得到。”
  如瑛笑。
  老區捧出藥茶,“柏小姐,我給你放了生姜,喝了它,休息一下就好。”
  “謝謝你,老區。”
  “好說,柏小姐。”
  他們兩人應對得如魚得水,振川深覺有趣。
  如瑛与老區的電子對上了,真難得。本來,老區一向對到訪的女客冷淡,以致有嬌嬌女抗議林小生家有只僵尸鬼。很明顯,如瑛沒有這樣的感覺,她与老區毫無困難地成為老友記。
  振川想,可否將各人体內感應分子重新排列?這樣一來,或許柏如瑛与柏如玨可以成為最親密的戰友。
  只見如瑛喝一口藥茶,歎道:“老區真是瑰寶。”
  “他是一個神秘人物,年輕時跟著我祖父出身,可惜家父覺得他怪,一直想遣散他。升高中那年,祖父過世,給他一筆款子,他卻愿意服侍我,留到如今。”
  “有六十多歲了吧?”
  “有了,”振川笑道,“他很精打細算,擅長投資,是名小財主。”
  “沒有家眷?”
  “你很關心他。”
  如瑛說:“他也關心我呀。”
  真奇怪,陌生人互相關怀,兄妹卻是死敵。
  如瑛放下杯子。
  振川忽儿听得唱机自動開啟,悅耳悠揚的音樂充滿書房。
  振川笑:“這才是真正的遙遠控制。”
  “振川,你想都想不到,敝公司里,原來有那么多的奸細。”
  振川留神,“怎么個說法?”
  “他們把我這邊的營業細節,一一向柏如玨報告,方便柏如玨從中破坏、拉客,以及設計對付我。”
  “每一間公司都有老鼠蟑螂。”
  “這么多?王約瑟在短短時間便揪出十個八個,全部有案底。”
  振川覺得王約瑟有點像殘酷的獵巫人,這里面少不免有冤情。
  振川問:“對外怎么樣,有沒有接到生意?”
  如瑛卻說:“不過我們在柏如玨那邊,也有線人。”
  “這樣斗下去,要到几時呢?”振川問。
  “等他服輸。”
  “如瑛,叫一個人服輸,有很多辦法,你有沒有听過,成功是最佳報复?把生意做好,也就是了。”
  “振川,你是可愛的鴿子,不會明白那些兀鷹的攻擊性有多強烈。”
  振川确是不了解。
  看樣子王約瑟与如瑛非常合得來。
  振川忍不住說:“老王他很會討女孩子歡心。”
  如瑛微笑,“是嗎?振川,你听,真沒想到海費茲肯彈這种輕松柔美的樂章。”
  振川側耳听了一听,“啊,那是麻發女郎。”
  “假使不用回公司打仗就好了,睡醒吃些精美的食物,然后听音樂聊天。”
  “那并不是沒有可能的。”
  “我們剛胜第一個回合,不能停下來,王約瑟洞悉柏如玨的陰謀,把一單生意搶了回來。”
  振川搖搖頭,這种游戲,玩玩是會得上癮的,不過也好,也許可以幫助柏如瑛忘記孫竟成其人其事。
  “我要狠狠地教訓他,叫他吃癟。”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