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車禍。
  紛至沓來的人群是她腦海里最后的影像。
  滿地濃稠的血是她最后的回憶。
  痛苦!無數的痛苦焚燒著她,像是一團團永無止境的熱火,燒得她喘不過气來……這到底是怎么了?為什么她的身体無法動彈……為什么她的眼皮像是壓著沉甸甸的大石……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她如此痛苦?好似整個身体要分成兩半……就好像是她的意識……要跑出軀殼之外……一股巨大的吸力硬生生的想把她扯出去,另一股引力卻又把她的身体緊緊地吸住,她好痛苦啊!為什么沒有人來幫助她……
  誰來救她……救救她……驀然間,痛苦消失了,她整個身子像是因為掙脫了某种束縛而感到無比的輕松……她緩緩睜開眼睛,而后惊恐的瞪著……在她下方的……另一個她?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她會浮在空中,而另一個長得跟她一模一樣的女孩躺在病床上……不!她明明就是“她”啊……難道她……死了嗎?她震惊的想道。
  不!不可能!她才不過十九歲啊!怎么可能呢?突然,她感到她的身軀……或者該說是靈魂逐漸往上飄,她瞪大眼的看著自己穿過天花板,繼續往上飄……往上飄…
  …飄向不可知的未來。
  天堂,永遠的白。
  白得令人生厭!林玲無聊的想道。這可是她在天堂住了几年所累積下來的感覺總結。早知道天堂這么無聊,在人間的時候她就該多做坏事,她就不會做天使啦!
  也不用在這天堂一住就住了几年,簡直是比無聊還要無聊,連一點色彩都沒有……
  但她可不敢說出來,要是她哪天無聊得瘋了,大叫出來的話,她就准備降職吧!她真不懂其他天使怎能這么奉公守法,乖乖住在這种死寂的空間里!整天接触的除了白色的平靜外還是平靜,加一點小小的漣漪都吹不起來,那簡直是太不合她的個性了,無聊得生悶嘛!……要是能到人間走這么一回,那可就不同了,起碼人間的顏色沒這么單調啊!
  “天使玲!”
  現在,她見了白色就倒足胃口!
  “天使玲!”
  也許哪個天使被准許去人間,肯好心的帶她下去一游,雖然人間是她壽命終結的地方,但她還是很喜歡人間的的;起碼在天堂住了那么久,任誰都會喜歡人間的……
  驀地,她嚇了一跳,因為有一只手硬把她轉過去。
  “安琪!”她看見來人,松口气。“我還以為誰呢?存心嚇我啊!找我也不用這么悶不吭聲的嘛!叫一聲就可以了啊!”
  帶有一雙英气逼人眼神的安琪冷笑:“是嗎?那么剛才我足足叫了八聲之多的名字是誰的呢?”
  林玲眨眨眼。“有嗎?我怎么沒听到?”她換上一副完全無辜的表情。
  “你可以去問方圓五百里的天使們,我相信他們都能為我有大嗓門作證。我叫了八聲的天使玲,而你就在我前頭,你真沒听見?還是充耳不聞?”
  林玲恍然大悟。“原來是叫我天使啊!難怪我沒听見,要是你叫我林玲的話,我可能就會回答你的。”
  “林玲?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你現在已經是天使了,就應該有天使的名字,不應該再沿用人間的名字,再說在天堂用人間的名字是會被處罰的。”
  林玲故意大歎口气:“那也沒辦法啊!如果以后你還是叫我天使玲的話,恐怕要多叫几聲,我才會反應過來呢!”現在天堂實在無聊有余,唯一的樂趣就是偶爾找老古板的安琪斗斗嘴了。不過,要是她能有個机會去人間玩玩……
  “喔?”安琪冷笑。“那么,可愛的天使玲,你是不是愿意做我的助手,去人間調查污染問題呢?”
  林玲睜大眼。“去人間?”她興奮的尖叫。“當然,我當然愿意啦!什么時候出發?現在嗎?我可以馬上就起程的。”
  “這時候,你就記得你的名字叫天使玲啦?”安琪嘲諷道。
  但林玲才不在意安琪說些什么呢!她只想著人間,天知道她有多怀念那個好可愛的人間呢!她可不打算去人間就只和安琪調查什么無聊的污染問題……到了人間以后她得好好想個計策,該如何擺脫掉安琪。
  她愈想愈開心,就連安琪怀疑的眼神都沒有注意到。
  “我想回去了。”十四歲的男孩坐在輪椅上說道。
  他身后的婦人為難的看著他。“可是……小剛,我們才剛出來一下,醫生不是說……”
  男孩馬上打斷她的話。“醫生!醫生!你就只會听醫生的話,他是上帝還是神?那為什么這几年來我的腿絲毫沒有一點好轉?”他憤怒的轉動著輪子。上帝!他好恨別人投過來的同情眼光。
  “小剛……”婦人舔舔唇。“我們再待一下,好不好?你已經好久沒晒晒太陽了。”
  “要待你自己待吧。”他開始推著輪子往回走。
  “小剛……”婦人還沒想出勸阻他的辦法,就注意到他突然停住動作,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左邊。
  她順著他的眼光看去。
  除了花圃,什么東西都沒有。
  到底是什么東西如此吸引她的儿子?
  突然間,小剛對著花圃開口道:“你是誰?”
  今天大概是她最快樂的日子了,林玲滿足的心想。
  打從她由安琪身邊偷溜后,她就跑到政大校園里看著來往的人群。
  說實在的,其實她對安琪調查什么污染問題根本沒什么興趣,畢竟她已經做了天使,人間污染与否,實在与她無關。不過,雖說污染問題她并不在意,但她卻很喜歡人類,每回她下去,總是要看看那群可愛的人類,雖然有些人并不可愛,但她還是喜歡,誰叫她前輩子是人呢!
  所以啦,難得下來一次,她才舍不得把時間花在陪安琪做那种無聊的工作,倒不如來這個政大校園逛逛還有趣些。畢竟上政大一直是她為人時的心愿,可惜事与愿違,她才不過十九芳齡,就被一輛轎車給解決了!不過做天使也不錯,愛去哪儿就去哪儿,就算沒錢也無所謂。所以,安琪這為期一禮拜的調查,可以讓她悠哉悠哉的到處飄啊飄的。但她現在可不想飄,只想看看來往的人群,談笑的人類、時髦的人類及開心的人類,在在都讓她目不暇給。
  直到一個男孩引起她全然的注意。
  那個男孩坐在輪椅上,面色慘白,眼里一點笑意也沒有,背后的婦人似乎很不安的想引起男孩的注意而拼命講話。
  他是怎么了?難道他不知道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人類要比像她這樣做天使要好得多嗎?
  他忽然掃視了下她的周圍,突然又倒回來盯著她猛瞧。
  ……不可能吧!她回頭看看,沒有其他人啊,難不成他真的在盯著她看?飄浮在椅上五公分左右的她馬上讓腳落地,并試圖對他微笑。就算他真的看見她,也看不出什么破綻吧!若是沒有看見她,就當她自己像白痴一樣笑不就成了嘛。反正只有她一個人知道而己。
  “你是誰?”他突然開口,不僅她嚇一跳,他身后的婦人也嚇了一跳。
  “你是誰?”他固執的重复。
  她皺眉。或許她該反省反省她是不是法力退步了,竟然會讓一個小男孩看到她!
  她保持笑容,同時走近他。
  她還特地偷瞄一眼,确定她的腳落地。
  “我叫林玲,你好。”她笑容可掬的回答他。
  “你是天使嗎?”
  她故意挑起一道眉。“天使?怎么可能?你看不出來我只不過是個芳齡十九的美麗少女嗎?”事實上,她的确是個可愛少女嘛。
  “是嗎?那為什么我剛剛看到你浮在半空中?”他怀疑的打量她。
  “浮?”她干笑。“小弟,你也說得太夸張了吧。我是在練气功!”她吹噓著。開玩笑!要是真讓人類知道天使的存在,她林玲也不用混了。
  “小剛,你是不是不舒服?”他身后的婦人看來頗為緊張的樣子。
  那是當然的,任誰看到他對著空气講話,也都會覺得他是不是有問題啊!
  “我沒有,你不要管。”
  想不到小小年紀,就對長輩如此無禮,林玲蹙著眉想道。
  他馬上轉向她。“你是天使?對不對?為什么你沒有光圈?”他裝出恍然大悟的樣子。“一定是你犯錯,所以被貶下來了,那不是個差勁的天使嗎?”
  “我才不差勁呢!”她不知不覺的上了他的圈套。“我是很聰明的。什么差勁的天使?我下個月就可以參加中級天使的考試了。”
  話一說完,她就馬上噤聲了。
  上帝!她剛剛說了什么啊?哪里會有像她這么笨的天使!上面的可愛天使們,千万別在這個時候看到她啊!要是真讓上頭知道她告訴一個人類這些話,她非淪落到掃廁所不可了。
  她很生气的瞪著眼前的男孩。想不到她才不過离開人間几年而已,人類就變了個德性,而且還是屬於很坏的那种。
  可惜他對她的瞪視不為所動。
  他只是很得意的對著她猛笑。“你真的是天使!”這是陳述句。
  好吧!既然事情都攤開了,她也毫不避諱。“你不怕嗎?”
  “怕?”他撇撇嘴。“我已經沒有什么好怕的了。”
  她打量他在輪椅上的雙腿。
  “就因為你的腿?”
  “我不想談我的腿。”他生气的吼道,但馬上又露出笑臉。“我還真想不到會有你這么可愛的天使。”
  她眯眼。她倒不知道眼前才不過十來歲的男孩就已經有這般高深的諂媚功夫,想來她是落伍了。
  “你在想什么?”
  她注意到他身后异常緊張的婦人。“我在想,她是你媽媽?”
  “是的。我叫羅亦剛,你想不想和我做朋友?”
  看得出來他想交朋友的急切,但他對自己母親無禮卻是她無法容忍的。
  於是她故意裝出一副高傲的態度。“我從不跟對媽媽不好的人做朋友。”
  “我沒有對她不好,真的。”他很著急的盯著她。
  她笑笑。“是嗎?我從剛才一直注意到你對媽媽的口气并不是很好,再說你沒有看見你媽媽對你的自言自語已經開始緊張了嗎?也許她已經開始怀疑她的儿子有點問題了!”
  他緊抿著唇,一句話也不說,但她看得出他頗有悔意。
  唉!誰叫她天生心軟呢!
  她開口。“好吧!如果你對媽媽好些,我會回來找你玩的。”她開始往上浮。
  反正他也知道了,沒什么好避的了。
  “你要去哪?你還不知道我家在哪里!你等等啊!”他對著天空喊著,至少別人認為如此。
  她笑笑。“你放心,我是天使,自然找得到你。如果你想見我,就看你對你母親的態度如何啦!再見!”她愈飛愈高,一直到看不到地面為止。
  現在她可要去找安琪負荊請罪了!畢竟偷溜是一回事,去人類的家里又是另一回事,她起碼得報備一聲才行嘛。她真的想去那個男孩的家里嗎?想极了。好久沒跟人類談話了,她怎能放棄這個大好机會呢?再說這個叫小剛的,人還算可以嘛!
  羅亦剛瞪著眼前猛吃水餃的天使。
  天使?真的是天使嗎?在他的想像里,天使應該是完美的,讓人挑不出缺點的,但眼前這個天使?簡直是缺點百出!
  “我從沒有看過一個天使這么迷糊的,不!正确的說,應該是笨才對。”他忍不住對著飄在空中吃水餃的她嚴肅的說道。
  事實上她還覺得這話里頭有一點嘲諷的意味。不過她不在乎,畢竟她的目標是在吃,而不是听一個比她小的孩子嘮叨。
  他瞪著她。“喂!你听到我說的話了沒?”怎么這個天使就只會吃啊!像個白痴一樣!但他可不敢明目張膽的說出來,畢竟她好不容易答應做他的朋友,他才不想讓她走掉呢!
  “听到了!听到了!你說話也不必這么大聲啊!要是你媽媽發現你一個人在房里喃喃自語,說不定以為你有神經病的傾向,把你送去精神病院唷。”她含糊的說著,因為她的嘴里全塞滿水餃。
  “你閉嘴!”他不屑的瞪著她。“你簡直把我心目中對天使的幻想全給破坏了,以前我一直想當天使的,但現在我得考慮考慮,當像你這种貪吃又迷糊的天使到底值不值得!”
  “嘿!你說這句話就太過分了,我又不是故意找不到你家的,誰知道現在房子蓋得差不多一個樣,又不是做模型;至於貪吃……我可是好几年沒吃到人間的美食了,再說你媽包的餃子實在太好吃了嘛,所以我才忍不住多吃几個啊……這可是你的榮幸耶!”她停頓一會。“你剛才說什么?你想當天使?我沒听錯吧?當人類不是很好嗎?”她頗為困惑的盯著他瞧,連手上的餃子都停在那里。
  許久,他才緩緩開口:“不好。一點也不好!”他的語气充滿自怜自哀。“當你有一雙像廢物的腿時,你會過得好嗎?看著別人跳著、跑著,愛去哪就去哪……不必靠輪椅代步,不必忍受別人同情的眼光……可是當天使就不同了,我愛飛到哪儿就飛到哪,根本就不必用到我那雙沒有用的腿,這完全是場該死的車禍。”
  “小剛……”林玲不知該說什么來安慰眼前這個男孩,她只好說道:“小剛,你知道我是怎么做天使嗎?”雖然她現在是小剛的朋友,但她可從沒有替小剛做件好事,所以啦,她只好捐出自己的經驗之談來勸導他。
  “不知道。”
  她淡淡一笑:“是車禍?”
  他瞪大眼。“車禍?”
  “是的。”她垂下睫毛,那一段影像始終留在她腦海里,只是她從不曾刻意去想過,但為了朋友,她只好兩肋插刀。“在我十九歲那年,政大一直是我的夢想,但是因為一場車禍,我的夢就碎了。”
  “怎么發生的?”他小心翼翼的問道,准備他的天使一難過就閉口不問。
  “不知道。我只記得轟的一聲,就什么感覺都沒有了,不痛、不痒,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死了沒有,但我一直飄啊飄的飄到天堂,那時候我才知道我再也見不到我的家人,還有我的未……”她停住不說,以免触及她的隱痛。
  過了會儿,她苦笑:“陳年往事,不堪一提。倒是你,能活在這個世界是很幸福的,不像我做了天使,整天在無聊的天堂里逛啊逛的,差點沒把我悶死。”她偏頭一想:“我已經死了,那可不能叫悶死,應該說悶坏的天使,那可算是永遠的悶口也。”她夸張的說道。
  真的很幸福嗎?小剛默默想道……不過,至少現在他是開心的就夠了,畢竟他交了一個稀奇古怪的天使朋友,最重要的是這個天使不會用同情的眼光看他,那就夠了。
  林玲盯著他瞧:“你沒事吧?放心吧,我會常常來看你的,這樣你就不會無聊寂寞啦!”
  他一惊:“常常?你不留在這里?你要去哪哩?”
  “當然是天堂啦!你忘了我是天使啊!再說安琪八成也快來找我了。”
  “你要走了?”他緊張的看著她:“你還回不回來?”
  當然,只要有机會。她眨眨眼。“我一直很想要個十三歲的小弟弟的。”
  “我警告你,要是你不來,我就天天對著上頭喊你混‘天’摸雨,你听見沒?”
  她縮縮肩,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我就知道我被你牢牢抓住了。”
  他開心的笑了,因為這等於她給了他一個承諾。
  隔天,安琪果真來找她了,看來安琪的污染報告也做得差不多了。臨走時,小剛還特地叮嚀她,要是她敢不回來,他絕對履行諾言的。
  她當然會回來啦!畢竟這是上天堂后,第一個人類對她如此挂念。
  而后她也實踐諾言,從天堂偷溜下來探望小剛數次。
  像一個好朋友般的探望。
  今天林玲特別的窮极無聊透了。
  這是有生以來……不!應該說自上了天堂后,第一次感到如此強烈的無聊……
  甚至連“無聊”兩個字,都還無法形容她目前的感受。而這全是因為人間太有魅力了嘛!這也沒辦法啊!如果一個像是永遠靜止不動的白色天堂和一個大千人間,任誰都會選擇后者嘛……尤其在那里還有一個新交的朋友沒忘記她,這是令她最感欣慰也最開心的一點。畢竟時間曾帶走人世間所有對她的記憶。而現在又有人重新認識她,記得她林玲是何許人物;即使她已是一個天使,這也就值得了。不過話說回來,她已經……她算一算,至少有一個月又五天沒下去人間探探小剛了,不知道他會不會開始咒罵她……還是已經淡忘了她……沒這么快吧?至少她就還沒忘了小剛媽媽包的水餃有多香、多好吃呢!
  一想到這儿,她的唾液已經開始在蠢動起來,但這几天愈來愈難偷溜下去了…
  …也許她可以拜托安琪遮掩一下,好讓她有机會偷溜下去……
  她舔舔唇,也許她很快就可以嘗到香噴噴的水餃了……很快。
  笨天使!坏天使!混蛋天使……簡直是本世紀最最最笨的天使!羅亦剛极度不滿的想道。他非但用想的,還想對著天大罵出來呢!若不是為了怕這個笨天使受罰,他真的會罵出來!已經有一個月又五天了,為什么她還不下來見他?忘了他嗎?
  還是……又找錯房子了?不會吧!這個笨天使也來了好几趟了,不會這么苯又迷路了吧?那她為什么還不來?嫌他煩了嗎?還是嫌他老罵她呢?……他是不應該常常罵她的,可是這也不能全怪他啊!她應該知道他的個性就是這樣!更何況每次他罵她的時候,她總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她當然不在乎!當她嘴里塞滿食物的時候,她哪里還會在乎什么!就算天塌下來她也不管。有時候他真覺得她是為了吃而來,根本不把他這個朋友放在眼里……一個想法掠過他的腦際……也許這個迷糊天使找錯了家,遇上了另一個人類,碰巧那里也有一個很會做菜的媽媽,所以就不理他了?不!不可能的……可是他的個性這么差勁……當初他應該好好待她的,她一定會來,她不會忘了他的。畢竟他是她做天使以后第一個人類朋友……下次她要是來的話,他一定不會再罵她笨天使了,雖然她真的很笨……
  “小剛?我說的話你听進了沒?”羅媽媽小心的問道。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也許下次他可以叫媽多做些好吃的……
  “小剛?你到底有沒有在听?”
  他不耐地正視她的母親:“我說過我不想做复健。我不要做复健。”他忍住怒气說道。
  “可是徐醫師說只要你肯做复健你一定會和其他正常人一樣……”
  “他只會說風涼話而已!”他吼道,但想到林玲不喜歡他對母親不尊敬,他強忍住。“我不想做复健。”他忍著怒气,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
  “可是小剛……怎么啦?”她發現儿子瞪著窗外的眼神突然亮了起來,這令她想起這几個月來小剛時而開心時而郁悶的情形,而且常听見他自言自語,這不會是得了什么病吧?她朝窗外瞧去,什么也沒有啊!
  “媽!”他興奮的叫著,但眼光一直不离窗外。“我想吃水餃,要吃很多很多。”
  “什么?”
  “快點,快去嘛!”他耐著性子等母親困惑的离開后,才對著正飄進來的林玲低吼:“你這個笨天使,為什么這次這么晚來?被上頭罰了啊?”他老早忘了先前的忏悔。
  林玲輕輕的讓腳落地。“此言差矣!什么叫被上頭給罰了啊?還有,請你聲音小一些,你忘了我們曾約法三章,在人類面前不可以和我說話,而且跟我說話不准用吼的,我可不希望我去精神病院探望你。”
  “我沒忘。”他不耐的說道。“我是問,你怎么這么久才來?迷路了嗎?干脆我畫張地圖給你算了。”
  “什么話!”林玲走到桌前,先拿水果充饑,“我林玲雖然不是頂聰明的女孩,可是迷路一次就夠啦!我來這里起碼也有十來次了,沒這么笨吧?”
  這可不一定,他不屑的想道,但他可不敢說出來。
  “不過……”林玲繼續接下去:“我本來可以再早一些來的。”她故意的停頓下來,等他開口問原因。
  他撇撇嘴。“那么你怎么不早來?”他現在知道最好多順著這個笨天使一些,要不然不知道她下次何年何月才會再來。
  她大歎口气:“沒辦法啊!我本來很早就來了,可是在外頭听見了一些話,不好意思進來啊!其實我是很餓的,還打算來大吃一頓,結果沒想到反而是我可怜的耳朵在飽受折磨呢!”她瞄一眼他。“你想不想知道我听見什么啦?”
  他眯眼。“听見什么?”他敢肯定他已經知道她的答案了。
  “听見你們爭執的內容啦!”她隨手又拿另一個苹果。“我說,小剛,你怎么不去做复健呢?醫生不是說你的腿很有希望复原嗎?”
  他馬上翻臉。“我不要去,那都是騙人的。”
  “少來!你是很想去,只是你怕連這個最后的希望都破滅了,可就全完了。我真搞不懂你耶,你不去試試,你還不是照樣坐在這里,就算是有希望也沒有用啊!再說,我第一次看見你,是在政大校園的門口,對不對?你也很喜歡那里嘛!如果你腿好了,你也可以去啊!”
  “不要你管!”他气沖沖的叫道。
  她做個鬼臉。想不到才不過十來歲的男孩火气就這么大,看來她不做點戲是不可以的。
  “小剛,一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你有多高呢!難道你真想就這樣過一輩了嗎?”她刻意看他一眼,确定他在注意她。“我還以為你可以替我完成這個夢呢!”她裝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使盡所有的力气,才擠出兩顆淚。這也算不錯了啦!能叫林玲流淚的人還屈指可數呢!
  許久,他才輕輕說了一句:“我考慮。”
  “考慮?只有考慮?”林玲大叫。“你到底有沒有良心啊?我這么可怜,你竟然只說考慮?太好了!這就是我的朋友!”她气得臉都漲紅了。“這种朋友不要也罷。再見……不是,是根本不見。”她開始使出她的老套,准備飛上天。
  “等等!”他馬上著急的靠過來。“等等,我答應就是,我答應就是。我答應了啦!你別走嘛!”
  嘿!她暗中大笑。看來這老套也滿管用的嘛,也許以后有什么事就使出這招,包准要什么就有什么……不過這小剛也太不了解她了,她怎么可能會舍棄這么可愛的人間小吃呢?
  她開心的吃著羅媽媽剛送來的水餃。
  他則怒瞪著她,不情愿的告訴他母親他的決定。
  等到他母親高興的去聯絡徐醫師后,他才冷冷開口:“真想不到你們天使也會威脅人。”
  她吞下餃子。“這不叫威脅,這是為你好。再說,我們天使守則里從沒有威脅這兩個字。不過,小剛,你有沒有想過,等你再大些……,”她想了想。“就差不多我這個年紀嘛!你也會遇到喜歡的女孩啊!那時候,你是愿意用你的雙腿走去約人家呢?還是坐在輪椅上去約人家?”
  他一楞;他倒沒想到這种情形。
  他瞪她一眼。“無論我用腿還是用輪椅,我絕對不會找像你這樣的女孩!”他斬釘截鐵的回答。
  她眨眨眼。“當然!像我這种女孩可是全天堂加上全人間獨一無二的呢!你想找像我這樣的,根本就是不可能。”
  他不可思議地瞪著她。這天使……簡直是奇笨無比嘛!難道她不知道他在諷刺她嗎?
  他怎么會交個像這樣的天使朋友呢?
  他開始后悔起來。
  她才不管他呢!她可是有得吃就心滿意足了。
  几天后,小剛就開始去复健中心。
  那時候小剛正暗暗咒罵他的天使,要不是為了她,他才不會來這里活受這种罪,每天回家累個半死不說,現在她也難得下來一趟找他玩,擺明是在唬他嘛……
  沉浸於思緒中的他無意中瞥視到一個跟他差不多同年齡的男孩,那個男孩正感興趣走近他。
  他別過頭,反正他又不認識他。
  “嗨!”男孩停在他身邊。
  小剛根本不理他,事實上他根本當做沒這個人存在。他討厭任何人,因為每個人都用同情眼光看著他的腿……當然,除了那個笨天使以外。
  “嗨!我叫嚴家偉。”男孩嘴角帶著笑,顯然一點也沒把小剛的態度放在心上。“你叫小剛吧?”
  小剛略為惊訝的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他的口气很惡劣。
  “當然知道啦!”嚴家偉得意的笑笑。“你媽媽每天都陪你來,我听到她叫你的名字啊!今天怎么不見她來啊?”
  “你問這做什么?”
  “沒什么。我只是很奇怪,像你這么惡劣的小孩,你媽怎么還對你這么溫柔,要是我是你媽啊,我早就不理你了。”
  “你龤角p剛气得說不出話來。
  “我說的是事實嘛!這几天我看見你對你媽的態度說有多坏就有多坏,連個好臉色都不給她看,這能叫乖孩子嗎?依我看,你的坏脾气一定讓所有的人退避三舍,不敢再理你了。”
  “你閉嘴。”小剛怒吼道:“你到底是誰?我又不認識你。”
  “這里的主任是我爸爸,我這几天都一直在注意你。我看你一定連一個朋友都沒有,不過,我這個人最好了,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啊!說不定我還會讓你的惡習全改了呢!”
  小剛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我才不稀罕你做我的朋友呢!”基於孩子气,他得意的看著眼前皮膚黝黑的男孩。“我已經有朋友了,而且你們絕對沒有這樣的朋友,她是獨一無二的。”
  “獨一無二?憑你?才不可能呢!誰愿意和你這种脾气惡劣的小孩做朋友?”
  嚴家偉嘲笑道。雖然他是真心想和這個叫小剛的做朋友,但他說的話也太离譜了吧!獨一無二?根本不可能。
  “誰說的?她真的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她是個天使。”小剛脫口而出。
  “我想我以后可能很難得溜出來一次了。”
  林玲坐在小剛的房間里,嘴里塞滿蛋糕,像几天沒吃飯的天使。
  “什么?”小剛猛抬起頭來,他的腿上正擺著書。
  “現在天堂門禁森嚴,要溜出來一次是很難的!”她微歎口气。“我以后可能再也不能常常吃到這么好吃的東西了嘍!”
  “那……”小剛慌張的看著她。“以后你還來不來?”
  她瞄他一眼,心中暗自竊喜,想不到小剛會這么惦記著她。
  “喂!你到底听見我說話了沒?”
  她故意輕咳。“我個人比較喜歡我的名字,而不是‘喂’。”
  他凶狠的瞪她一眼。“林玲,你以后還來不來?”
  “如果你想我來,我就來啦!你的意思如何呢?”她期待的看著他。“你喜歡我來吧?”
  他高傲的看著她。“要來不來隨你。”他倔強的說道。
  “嘿!我可是你的朋友呢!你怎么能對我說這种話?”她不滿道。而且是极度不滿。
  “我的朋友?”他冷笑。“我的朋友可不會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像家偉……”他猛然住口。
  她盯著他。“家偉?”她聰明的腦子一轉,馬上就猜到。“你交了新朋友了?”她的語气有著開心。
  他小心翼翼的看著她的表情。“你不生气?”他一直擔心要是林玲知道他有了朋友,就不再理他了;可是看她的樣子,似乎不但不生气還很高興呢。
  “我怎么會生气?像你這种年齡的孩子的确應該多交几個朋友,要沒朋友那才奇怪呢!再說,現在我不能常下來,多几個朋友在一起才不會寂寞啊!”她真誠的說道。
  “真的?”他不放心的補了一句:“我可沒要跟他交朋友的,是他一直纏著我……你不會就不下來了吧?”
  她哈哈大笑。“我當然會下來啦!我可舍不得那些美味的人間小吃,尤其是羅媽媽的手藝。不過,小剛,羅媽媽一定覺得很奇怪,這几個月你吃了這么多,怎么体重一點也沒上升呢?”
  小剛的心思根本不放在這里。“林玲!”
  “做什么?”
  他搔搔頭。“就是家偉啦!我告訴他……我有一個朋友……”
  她打斷他的話:“怎么,你還有朋友啊?”
  “不是。我是說,我告訴他,我還有一個朋友是……是天使啦。”他羞慚的低下頭。
  “什么?”她大惊。“你告訴他啦?”
  “我不是故意的嘛!我沒忘記你說過不能說出去的,只是我气不過嘛!林玲,你不生气吧?”他悄聲道,還不時抬頭起來看她一眼。
  她嘴角不住的抽動。
  “他相信嗎?”她淡然問道。事實上,她是想大笑,想不到小剛也有低聲下气的一天。她根本不在意小剛是否告訴了他的好朋友,畢竟她可不是奉公守法的榮譽天使,說都已經說了,再罵人也是徒然……不過,能看到小剛這副委屈求全的樣子,還真值得呢!他搖搖頭。“半信半疑。他說除非能看見你,他才相信。”
  “那不就成了,沒事了嘛!”
  “可是……可是,他說我騙人……”他突然帶著熱切的眼神看著她:“我帶他來看看,可以嗎?看一眼就好了。這樣他就相信我沒騙人了,好不好?”
  她帶著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他。“你說什么?我已經不怪你把我的事說出去,現在你還想把我當什么怪物展覽給人家看啊?”她有些傷心、有些難過。“我還以為你把我當朋友呢!”
  “林玲,我沒有那意思……”
  “算了!”她浮起來。
  小剛急忙靠過來。“你要去哪?你還會再來嗎?”
  她不理他,一逕地飄出窗外。
  “林玲,別走!我根本沒那意思,你要是不喜歡,我就不跟他做朋友了,你留下來嘛。”他急促的說道。在他心中,家偉那小子根本比不上林玲,要不是為了年少气盛,為了咽不下一口气,說什么他也不會要家偉來見林玲的。
  林玲輕輕地笑了,笑容中帶著一絲苦澀、一絲諒解。看小剛這么緊張的樣子,就知道他是無心的。他當然是無心的,做了那么久的朋友,她是了解小剛的。只是……她這才惊覺她真的是天使了,不再像以前……一個無憂無慮的人類。
  “林玲?”他期待又害怕的盯著她瞧。
  她回過神。“我待太久了,要是讓上頭的天使發現我偷溜,那以后想來都不能來了呢!”她故意輕描淡寫的說道。
  小剛的臉上立刻出現狂喜。“你還會來?不能騙人唷。”
  她點點頭。“我騙過你嗎?”
  小剛這才大松口气。
  她有些開心小剛這么喜歡她這個朋友,但……朋友又能做多久呢?終有一天,小剛的腿會好,他會長大,那時他會交上很多很多朋友,甚至女朋友、老婆、孩子……歲月催人老,那時候小剛可能就再也記不得她了!畢竟在人世間,記憶會隨著年紀一點一滴的消失,到時候又會有誰記得她呢?她只不過是一縷云煙,輕輕的在人類心底飄過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想到這里,她又開始難過起來了。
  畢竟,她還是敵不過時間的。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