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我真不懂,好几個月不見了,怎么你的笑容愈變愈大了?是不是交到什么好女孩啦?”家偉吐著云霧說道。的确是沒料到再見到亦剛時,亦剛會變得如此神采奕奕……像是戀愛中的男人,他更沒料到亦剛會主動約他出來,因為老朋友相見,總會讓亦剛想起天使。
  亦剛只是笑著。“我們是老朋友了,我就干脆開門見山的說好了,我是交到了一個好女孩。”他啼笑皆非的看著家偉嗆住了的表情,他好心的補上一句:“她就是玲玲。”
  這會儿,家偉簡直咳得聲音都啞了。
  亦剛拍拍他的背。“你還好吧?”他面帶笑容的問道。
  “好?”家偉拼命忍住。“你看這叫好嗎?我差點沒咳死。這簡直讓我的形象大損。”他偷瞄四周注意的眼光,立刻微笑視人。
  “這樣就能叫你形象大損了?那么如果我說吳緣就是玲玲,你會怎樣呢?”
  亦剛看見一張大嘴巴再配上一雙快突出來的眼睛。
  “你在開玩笑吧?”家偉久久才吐出這句話。
  亦剛正經的搖搖頭。“我沒有開玩笑。難道你不曾怀疑過她就是玲玲嗎?”
  家偉立刻回想當初她的聲音,那是他永遠也忘不了的聲音。
  他遲疑的點頭。“是的,她就是玲玲。”他停頓一會:“難怪你气色看起來好极了,不過我倒是很訝异你會這么坦白的告訴我,据我了解蠽A是一個占有欲极強的男人,尤其在知道我也喜歡天使時,你根本是不讓我跟她見面嘛!”說到最后,家偉簡直是在抱怨。
  亦剛倒不以為意,他輕快的回答家偉:“是的,以前我不愿意讓你跟玲玲見面,現在我也不愿意,將來更不可能。但你想不想知道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最主要的原因?”
  “還有原因?”家偉略為吃惊,但他馬上笑了。“難怪你會告訴我,好吧!你放馬過來吧!有什么事一次講完,我絕對承受得住,我不以為還有什么事會比天使的事更讓我吃惊。”他說完就微笑的准備傾听。
  “我要死了。”亦剛簡洁的說道。
  笑容僵在家偉的臉上,他的煙掉落在地上,但他根本沒發覺。
  他不可思議的瞪著亦剛。“你說什么?”
  亦剛歎口气。“我說,我要死了。”
  “你要死了?”家偉怪叫的站起來,引起全餐廳的注意,但他不在乎,一點也不在乎。
  亦剛冷靜的點點頭。“是的,但能不能請你不要這么夸張的引人注目?”
  家偉這才注意到四周,他馬上坐下來。
  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亦剛的身上。“亦剛,你怎么會突然說出這么話?”他頓了一會,臉上露出惊訝的表情。“難道你患了什么絕症?”
  亦剛搖搖頭。
  家偉更吃惊了。
  他立刻想到另一种情況。“難道……你打算自殺?”
  亦剛忍不住大笑起來,換來他的瞪視。
  “羅亦剛!在這种生死關頭,你怎能還笑得這么開心?”家偉生气的叫道,但他聰明的腦子一轉,馬上瞪大眼。“好家伙,你是存心開玩笑,是不是?”
  亦剛笑著搖搖頭。“今天可不是愚人節。”
  家偉徹徹底底的呆住了。“可是……”
  亦剛收斂起笑容。“家偉,這就是我今天之所以找你出來的最主要目的。但我希望你能先听完事情的始末。”
  接著,他把遇到玲玲后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家偉。
  家偉愈听愈凝重,愈听愈吃惊,尤其他在听到亦剛引述安琪告訴林玲的話時,家偉的震惊表露無疑。
  亦剛說完后,家偉簡直是說不出話來了。這一切對他而言都……太不可思議了,尤其是亦剛他……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亦剛。“你……相信嗎?”
  亦剛點點頭。“不由得我不信。其實在宇宙里冥冥中都有定數,要不是命運,玲玲不會為了救我而死。要不是命運,我不會遇見玲玲,進而愛上了她。”
  “既然如此……亦剛,你怎能還能如此鎮定的面帶微笑?難道你不知道你是在說你的死亡嗎?”
  “誰說談到死亡就得害怕恐懼?再說我以后就可以和玲玲長相廝守,怎么會害怕呢?”亦剛說道。
  家偉愈發覺得困惑。“我不懂你的意思。”
  亦剛露出淡淡的笑意。“我的意思是說我死后若能成為天使跟玲玲在一起,那么死亡又算得了什么呢?”
  家偉仍是搖搖頭。“我認為你瘋了,完完全全的瘋了。在這世界上不會有人如此喜歡死亡的。”
  “我不是喜歡它,但該來總是會來,我不會排斥它。再說,你也曾見過玲玲,你該知道人類死亡代表著另一新生的開始,那并不可怕,相反的,那是一种升華。”
  “那必須要你成為天使才行。”家偉依舊不信的喃喃自語。
  “那就是我來找你的目的。”
  家偉惊訝的看著他。“什么?”他知道他不該惊訝的,在听了那么多可怕的事后,再也沒有任何事能引起他的惊訝,但他還是忍不住吃惊了。他不認為他能再接受任何刺激。
  亦剛平靜的望著他。“我已經立好了我的遺囑。”
  “什么?”家偉尖銳道:“你還沒死,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會不會死……”
  亦剛搖搖頭。“就算我不死,將來總還會死的。”
  家偉無法辯駁他的話,他只有點點頭。“好吧!你想說什么,就盡管說吧!”
  “我是希望你能在我死后,替我奉養我媽。”亦剛溫和道。
  家偉張大眼。這一刻他才真正接受亦剛即將死亡的事實。
  他緩緩搖頭,他的眼眶驀地紅了起來,亦剛是他的好朋友,從年輕時代他們就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現在要他听亦剛談著他自己的死亡,他怎能接受?
  “你不愿意?”亦剛著急道。
  “不!我當然愿意。”家偉啞道。“羅媽媽就像是我的親生母親一樣,就算你不死,我也會視她為自己的親生媽媽的,更何況你不會死的。”
  亦剛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從以前到現在我就不曾真正孝順我媽,要是我死了……”他頓了會,繼續說道:“我不打算讓你白養我媽的。我遺下的財產三分之一是我媽的,我想這些足夠她用了,剩下的三之二我打算捐出去,至於我的攝影器材、還有一些這些年來我陸陸續續拍下來的照片全送給你做紀念,好嗎?”“好什么好!”家偉嘶啞的吼。“我才不稀罕你那些什么你自認為是寶貝的爛東西呢!你還會繼續用下去的,用到你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甚至一百歲。我不准你再在我面前談死什么的!你听見了沒!”他用力擦掉剛滑下來的淚水。“家偉,你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亦剛突然說道:“無論我會不會死,這輩子你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歎口气,站起來。
  “亦剛!”家偉叫住他,細細打量著他。“亦剛……你要保重,我希望以后還能見到你。”家偉語重心長的說道。
  亦剛點點頭,轉身走了。
  那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見到亦剛了,那時家偉的心中突然浮現這個想法。
  “亦剛!”林玲一看見進來的男人,馬上靠過去抱怨著:“這一整天你到底去哪里了?我不是說過能盡量少出門就盡量少出門。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看見亦剛藏到身后的手露出來時,就說不下去了,因為擺在她面前的是大朵大朵含苞待放的玫瑰。
  亦剛溫柔的笑著。“玫瑰代表愛情。玲玲,我愛你。”
  她害羞的瞥他一眼,就低下頭去了。
  “你早說過了。”她咕噥道。
  亦剛仍挂著笑容,調侃道:“你听煩了?”
  她馬上抬起頭。“我沒有!”她嚷道,臉上一陣緋紅。
  “那不就得了。不過,我還沒听煩呢!”他的臉上充滿調皮的笑意。“事實上,我還覺得我好像少听一次……不!好几次吧?”他故意把耳朵靠向她。
  她的臉更紅了。
  “玲玲,你是不是想說什么呢?”
  “我……我……”她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亦剛眨眨眼,大歎口气。“難道我的天使情人對我沒情意了,所以才說不出那句話嗎?”他讓他的聲音充分注入可怜的味道。
  她立刻抬起頭。“不!我沒有,我還是愛你的……”她看見他頑皮的神色,不禁生气起來。
  “你耍我?”
  “不耍你,怎么能讓你說出真心話呢?”亦剛替她把花插進花瓶里。“再過几天,就是情人節了,玲玲!你想要什么花呢?當然我是絕不會忘了你的巧克力的。”他背著她隨口問道。
  她的喜悅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先前的緊張和擔心。
  她輕輕飄過去。“小剛,這几天你別出去了,好嗎?”
  亦剛停了停動作。“我還有几件事要辦,等辦完后我就有時間陪你了。”他試圖輕快的說道。
  “你還有什么事會比你的生命更重要?”林玲气惱的叫道。
  他轉過身去。“玲玲,我真的還有事情要辦。”他必須确定他真的做得成天使。
  “可是……”
  “玲玲,”他說道:“你就讓我辦完吧!我發誓這些天我一定會小心的。你總不希望我帶著遺憾死去吧?”他一看見玲玲的表情,馬上再補上一句:“那是說,如果我真的會死的話。”玲玲無言以對。許久,她帶著堅決面對他:“你可以去辦你的事,但我要陪在你身邊。”她看看亦剛震惊的表情。
  “不行!那太危險了!万一被其他天使發現了,我就再也見不到你了!我不准你离開房里半步!”他斬釘截鐵的說道。
  林玲也以同樣的態度面對他。“如果你出去,我一定要跟著你。我無法整天待在這里想著你是不是在外頭出了什么事……”她的眼有些紅。“那种擔心我受不了,我宁可冒著被發現的危險也不要你出事……”
  “玲玲……”亦剛几乎軟化下來了,但他還是拒絕了,他不愿連他死后都見不到玲玲。這是他永遠也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他的聲音放柔了:“玲玲!再給我几天的時間,我一定會小心的,我保證。”“可是……”
  “玲玲,我一定會盡快辦完的。”
  “不行!”玲玲拒絕。“如果你再出去,我一定會跟出去的。”
  “玲玲!”亦剛和她相持不下。
  接下來的一整個天,亦剛只好待在房里,不敢出門半步。
  他怕玲玲真的會跟他出去,到時候万一被發現了……他無法接受那個念頭,所以他只有順著玲玲的意。
  一切事情只有等他說服玲玲后,才能繼續下去。但他好擔心……擔心在他死前事情仍無法辦好,到時候他可能連做天使的机會都沒有了……
  事情在三天后有了轉机。
  在這三天里,亦剛雖然擔心得睡不著覺,但他仍舊很快樂,因為他跟他最愛的玲玲在一起。他們談天,他們吃飯,他們有時候各做各的事,享受對方溫馨的陪伴。或許這對普通情侶而言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情,但對他們而言卻是机為奢侈之事;因為一個是人類,一個是天使,他們是真正名副其實兩個世界的人,所以亦剛真的很快樂;然而快樂之下隱藏的是層層憂慮。或許他們現在是很快樂,但他死后呢?他能不能做天使呢?他不就永遠的和玲玲永別了嗎?不!上帝不會對他這么殘忍的,它既然能讓玲玲認識他,又能讓玲玲原諒他,它不會在他和玲玲過得如此快樂時,讓他們永遠分离的。神愛世人,不是嗎?
  這三天里,亦剛就帶著快樂和憂慮的綜合体和玲玲度過。
  就在第三天晚上,他煮了几樣拿手好菜頗得玲玲的贊賞后,不禁得意起來時,他的面前隱隱約約的顯出兩個女孩的形体。
  林玲欣喜的大叫一聲,飛奔過去。
  “安琪!費儿!”她開心的跑到她們面前。
  亦剛不動聲色的站在一旁。
  較年輕且嬌小的天使頑皮的笑了。“天使玲!這些日子你過很快樂吧!”她調笑道。
  林玲不好意思的笑了,她發現亦剛站在角落里,急忙示意他過來。
  “你還沒見過小剛吧!”她高興的為他們介紹。“小剛,這是我在天堂的好朋友,安琪。”
  她朝一直冷眼打量亦剛的天使說道,然后她再指說話的年輕的天使。“這是費儿。”
  林玲靠向亦剛。“這就是我說的小剛。安琪是見過了,但費儿還沒有吧!”
  費儿細細的打量他,但完全不似安琪那般冷淡,她的眼光是帶著好奇的意味。
  如果可能,她可能會拿放大鏡打量他吧!亦剛忍不住想道。
  費儿點點頭。“看起來是不錯!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表里如一,不過從天使玲喜歡他喜歡到不愿意回天堂的情況來看,他應該是不錯。”她下了個結論。
  林玲紅著臉低下頭。
  亦剛暗暗松口气,他表面上裝的是一派自在的模樣,可是他心里頭卻大大的捏了把冷汗。他并不希望玲玲的朋友不喜歡他……這就有點像人類的丈母娘看女婿的味道吧!何況要是玲玲的這些朋友不喜歡他,玲玲一定會很傷心的,他無法忍受看她傷心……不過,這個叫安琪的天使的眼光并不友善……他跟她沒仇吧?他瞪著她想道。
  林玲微側著頭,看見她的好友和小剛互相瞪視著。
  她微微皺眉。“安琪!”
  安琪這才不情愿的扯了下嘴角。“你好!”
  亦剛頷頷首。
  林玲大松口气。“現在你們認識啦!也是朋友啦!”她微笑轉向她們。“你們這次來有什么事嗎?”
  “沒事就不能來嗎?”費儿睜著無邪大眼問道。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也許我們打扰了他們呢!”安琪嘲弄道。
  “安琪……”
  亦剛開口:“我們當然歡迎你們來玩,尤其是你,我想我得感謝你把這十年來的相思傳達給玲玲知道,要不然我可能到現在還見不到玲玲。”他溫柔的看著林玲。
  安琪的臉似乎緩和下來。“是的,你現在是該感謝我,但等我說出我要說的話后,你可能就會恨我了。”
  亦剛和林玲同時看向她。
  “你不會是來說小剛的死吧……”
  “你該不會是想帶走玲玲……”
  他們同時開口,說出他們最擔心的事。
  安琪和費儿呆住了。
  許久,費儿才幽幽的開口:“住天堂一年抵不過人間一天,我終於了解天使玲為什么這么喜歡人間了!”
  亦剛和林玲彼此對視,各露出一個微笑,一時間他們心底充斥著對彼此的愛。
  安琪看著他們,歎息:“天使玲!你找到你最好的歸宿,我和費儿祝福你們。但我今天來是迫不得已的。”她看一眼心生警惕的亦剛。“我是來帶天使玲走的。”
  “帶玲玲走?”亦剛喊道:“不!不行!玲玲是我的。你們不能帶她走的。”
  他擋在林玲的面前。
  安琪和費儿對眼一眼。費儿首先說道:“天使玲,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被發現的,但你已經泄漏了你的行蹤。要不是我和安琪替你撐著,現在你早就回到天堂受罰了!一個偷溜到人間的天使是會有什么樣的處罰,你應該知道。趁著他們還沒來之前,你就跟著我們回去,你會沒事的。”她瞄了眼緊張的亦剛。“更何況,你也不愿殃及無辜吧!”
  殃及無辜?林玲心一惊,從亦剛身后出來。“你的意思是我會害了小剛?”
  “我不怕!”亦剛叫道。他什么都不怕,他最怕的是玲玲离開他!
  安琪瞪他。“你不怕,也得為天使玲著想。你是個快要死的人了,你死后就再也不可能跟玲玲在一起了!她怎么辦?你叫她一個天使在人間獨自飄零?”
  “我會成為天使的。我還會跟玲玲在一起的!”亦剛自信道。
  安琪冷笑一聲:“你以為天使這么好當?要這么好當,那天堂不是擠滿了人類?”
  她這一句話正說中亦剛心中最害怕的事。他真的能成為天使嗎?在他做了那么多努力后,他能成為天使嗎?要是不能……他甩甩頭,不敢再想下去。
  “小剛……你還好吧?”林玲關心的問道。
  不!他不能不想,不能不為玲玲想。要是他真死了成不了天使,那玲玲怎么辦?像安琪所說的,永遠獨自飄流在人間,沒有他的陪伴也沒有任何天使的陪伴……
  這不是對玲玲太不公平了嗎?他愛玲玲,他絕對不愿見到玲玲孤單一人……可是他也不愿自己一個人……
  林玲擔心的看著他。“小剛,你沒事吧?你放心,我不會离開你的。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亦剛感動的看著林玲為他擔憂的模樣。他愛玲玲,他真的愛玲玲,正因如此他才不能害了她……
  “做好決定了嗎?”安琪平板的問道。事實上,她在看見亦剛突然痛苦的眼神時,她就知道他的決定是什么了!
  亦剛忍住悲痛點點頭:“是的,玲玲會跟你們走。”
  林玲不信的看著他。“小剛……”
  “玲玲……跟他們回去吧!”他困難的說著。
  “不!我不走。我要留在這里保護你。”她抗議。
  “如果你真為我好,你就該走,你忘了費儿說的‘殃及無辜’嗎?你愿意讓那些尋你的天使發現有一個該死而未死的人類嗎?”他閉上眼睛說道。他想說的不是這些,他想說的是:玲玲!你留下來吧!他才不在乎什么殃及無辜,他只在乎她一個,他只愛她一個。沒有她的日子,叫他如何度過……可是,他不能害了她……林玲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可是……可是……”她該怎么辦?她該怎么辦?
  她不想离開小剛,她怕這一次的离開就是永別的開始,可是万一真如小剛所說的,她一直想保護他的生命,可是最后卻因她不愿离去,而害了小剛,那她不是……她該怎么辦?
  亦剛心痛的看著她猶豫不決。
  他柔聲開口:“玲玲,我答應你,我一定會為你而小心的。等過了一段日子,天堂的門禁松了,你再下來看我,我保證到時候一定還是一個完整無缺的小剛等著你。”
  万一他真的不幸死了,他一定會成為天使永遠跟她廝守在一塊的,他在心底另起誓言。
  “真的?”
  亦剛強顏笑容的點點頭。
  安琪牽住林玲的手臂。“我們該走了。”她有些動容。
  她不舍看著他。她真的舍不得离開他……
  “小剛……”
  亦剛柔柔的說道:“我愛你,玲玲,我會永遠愛你的。”
  林玲的眼眶里迅速的充滿淚水。“我也愛你,永遠。”她泣道。
  如果這真是他們最后一次見面,能听到玲玲重复她的愛,他也就不枉此生了。
  亦剛轉過身去,背對著她們。
  他不想看見玲玲离去,更不愿讓她看見他的淚簌簌的流下,他怕……她一看見他如此痛心,她會留下,她會不顧一切的留下。
  “小剛……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會想辦法下來的。”玲玲著急的說道。“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就算為我,好不好?”
  亦剛含糊的點點頭。他好怕他會轉過身,好怕……身后一片靜默!
  他驀地轉過去,面對他的是空曠的屋子。
  玲玲走了!真的走了!
  他跑到窗邊,一片万里無云,絲毫不見玲玲的影子。
  “玲玲……玲玲”他心慌的呢喃。
  這真是他們最后一面嗎?他還有机會見到她嗎?他還有嗎?
  不!他一定會有机會見到她的。
  上帝會保佑他們,不是嗎?
  隔天,亦剛拖著傷心的身体再度四處奔走。
  他知道他給玲玲承諾,但他必須先完成他的事他才能安心下來,在他未辦成所有的事情前,他絕不能死,他要是死了,他就算真的再也看不到玲玲了。
  所以他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到處游走。
  今天他回家后,看見母親坐在客廳。
  他略為吃惊。“媽!還沒睡?”
  亦剛母親點點頭。“睡不著,不知道怎么搞的這几天眼皮老是直跳,弄得我心里不安穩。”她注意到亦剛的風塵仆仆。“這几天,你都跑哪里去了?那么晚了才回來。”
  “我辦些事情。”他陪著母親坐在沙發上,畢竟……這樣的日子也不多了。
  她歎口气。“自從你做了攝影師以后事情就多了起來……你可不要弄坏自己的身体。”
  亦剛點點頭。“媽……”遲疑的說道。“你喜歡家偉嗎?”
  “家偉?”她奇怪於儿子的問題,但仍回答他:“我當然喜歡他啊!我把他當親生儿子一樣看待,這些年你出國,都虧這孩子常來看我,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亦剛搖搖頭。突然間,他跪在她面前。
  她嚇了一跳。“怎么啦?發生什么事情了?”她想扶他起來,可是亦剛執意不起。
  “媽!這些年來,我從沒好好照顧過您,小時候我的脾气又坏……”說著說著,他難過起來。“總之,這輩子我都未曾盡過孝道,你能原諒我嗎?”
  亦剛母親的眼紅了。“傻孩子,誰說你不孝順的了,你在我眼里一直是個好孩子,只是前些日子我很遺憾一直沒個孫子抱抱,后來我想了很久,”她停頓會,“你從年輕的時候就有喜歡的女孩了,是不是?”
  亦剛大惊。“媽,你怎么知道?”難道媽看過玲玲?
  亦剛母親笑了。“看你那傻樣,其實我早就怀疑了,那時候和你前些日子一樣,時憂愁時開心,這不是戀愛中的模樣,是什么?你告訴我,是哪家的女孩子讓你這么愛她,你告訴媽,媽替你說媒去。”
  亦剛悵然所失。“不可能的……”
  “不可能?為什么?她結婚了嗎?”
  亦剛搖搖頭。“不!她沒結婚,她愛我一如我愛她。只是……”
  “只是什么?”亦剛母親著急問道。
  他苦笑。“媽,不談這個了。我只是要您知道,我愛您,如果有下輩子我仍愿意做您儿子。”他真摯地道。
  “傻孩子,怎么突然說這個……”她又哭又笑道。
  “媽!如果我有……什么万一,,家偉會好好孝順您的。”
  “童言無忌!童言無忌!你在說什么話!”
  亦剛笑笑,驀地磕了三個響頭。
  “小剛……你這是做什么?”她簡直是惊訝得說不出話來。
  他突然頑皮的笑起來:“您就當我以前未盡孝道做些彌補吧!”
  “傻孩子!”她罵著,但她的心里隱隱約約起了不祥之感。
  她總認為小剛這孩子似乎隨時會在她面前消失似的。
  玲玲离去后的一個月后,亦剛大致上辦完了手續上的問題,只剩下几件小事需要處理。
  在這一個月里,他除了忙事情以外,其余的時間就陪著他的老母親,同時時常把家偉帶回家里。
  他這么做當然是多此一舉。在十几年前家偉就已經和媽媽很熟了,尤其是這几年,全是家偉幫他照顧母親,但他總希望能在他生命結束之前多做一些事……起碼不讓母親到時候傷痛欲絕。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他不愿意如此,但他又怎能主控命運呢?
  今天,他辦完事后,就直接往家偉正在拍戲的現場走去。
  他們約好回他家吃飯,讓母親開心一些。
  這几天,他總見到母親似乎一副擔心緊張的樣子……母子連心,難道她也猜到了几分了嗎……
  他輕歎息。事情總是無法兩全其美……如果玲玲是人類,他也不會死……那豈不皆大歡喜嗎?玲玲也不知道過得如何?不知她有沒有受罰?她一定很擔心他;她當然擔心他,因為她愛他。想到這里,他的心里就泛起一絲甜意。雖然自從他和玲玲認識后,十多年來他們之間聚少离多,但他們仍然如此相愛,比起其他人要強得許多了,他是該滿足了,或許再不久……他和玲玲就可以永生的在一塊了,每當思及此,他的心就亂起來,万一不行呢?留下玲玲一個人,她必定是會難過的,而他死后去哪,他也不清楚,他只能祈禱上帝,若是它肯發慈悲心,或許他就有希望和玲玲在一塊了……他甩甩頭,現在想這些又有什么用呢?一切只有等他死后,才能知曉一切吧……
  一個小男孩追著汽球跑上馬路。
  亦剛一惊。
  一輛紅色跑車直駛過來。
  一切仿佛十多年前的那一幕……
  他想起玲玲的話。
  同樣的情形會重复發生……
  他已先預知,若是救那男孩,他必死無疑。
  他……該救或是不該救……
  跑車愈來愈近……
  他想起十多年前玲玲毫不猶豫的救了他……
  他想起母親的容顏……
  他想起玲玲殷切的要他保重自己……
  他更想起他死后可能再也見不到玲玲了……
  猶豫再猶豫……
  在那男孩与車相撞的剎那,他飛身出去……
  不為別的,只因他無法親眼目睹一個男孩就這樣在他面前死去,他無法忍受他能救卻不出手相救……即使是必死無疑,他也無怨……
  他忘卻自身的危險,及時抱住男孩,他的背后一股莫大的沖力使他震上天空…
  …
  在落地的剎那……
  紛至沓來的人群是他腦海中最后的影像……
  滿地濃稠的血是他最后的回憶…
  他腦里最后浮現的是……
  玲玲。
  林玲心無緣由的猛一跳。
  她瞪大眼,一股不祥之感突然罩在她心頭,難道小……她二話不說的离開原先討論教學方案的同學天使們,轉身出校去找安琪。
  找了許久,她只看見費儿無聊的玩她手里的東西。
  她急忙上前。“費儿!你見到安琪了沒?”
  費儿瞄她一眼,又回到她掌中物去。“沒,我沒見到她。你找她有事嗎?”
  “我……費儿,不知怎的,我的心好亂,我好像覺得小剛出了什么問題……”
  “該來的總該要來,不該來的你就算強求也求不來。”費儿歎口气,關掉她手里的東西。“人間的電動玩具總是搞得那么复雜。”
  林玲皺眉:“費儿,你最近有沒有下去過?”
  “沒有。我也可以告訴你,安琪也沒有。”
  “那……到底什么時候,我才可以去人間呢?”林玲喃喃自語。
  “天使玲,你也別急嘛!說不定過几天,天堂的門禁又松了,那可不一定啊!”費儿好奇的看著她。“我倒是覺得很奇怪,天使玲!我看你的戀愛似乎是幸福又很痛苦,你不會覺得很難過嗎?”
  林玲沉浸在回憶之中。“是的,有時候我的确是覺得愛一個人是如此的痛苦,但每當幸福到來時,我又覺得那么痛苦不算什么了……”
  費儿吐吐舌:“要我才不碰那些奇怪的東西呢!”她眼一亮,“你要找的天使來啦!”
  林玲轉身一看。“安琪,你跑哪里了?我找你好久了。”
  安琪的眼神似有一些古怪,她回答:“我去接收新的天使上來。”
  林玲并沒有注意到,但費儿注意到了!她的無聊神情全收起來了,她惊覺的望著林玲。
  “安琪,這几天我總覺得心神不宁,我好怕是小剛出事了。你是上級天使,你一定可以下去人間的,你可不可以幫我去看看小剛的情形,好不好?”她輕聲哀求。
  安琪不安的舔唇:“我這次收的新天使里頭,有一個天使滿特殊的。”她答非所問的說道,她的眼光四處游移。
  “什么?”
  “因為他事先知道自己一旦救了那個男孩,他必然會死,但他仍然秉持著人類的惻隱之心救了那個男孩。”她看著愈听愈惊的林玲。“他叫羅亦剛。”她輕輕向左移了一步,她身后的男人露了出來。
  林玲瞪大眼。“小剛!”她只能吐出這句話來。這對她而言,太惊訝、太不可思議了!
  亦剛柔柔的笑了!
  “我的天使,你還好嗎?”他伸出雙臂來。
  林玲搖搖頭。“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她哭著投入他的怀里。
  亦剛仿佛再也放不開她似的緊緊抱住她柔軟的身軀。
  安琪和費儿無聲無息的退下了。
  “這是你第一次以玲玲的身分讓我抱你,我真的能碰触到你了!”亦剛嘶啞道,他必須合上眼睛才能阻止那股熱气沖上他的眼睛。
  林玲吸吸鼻子。“這也是我第一次碰到你啊……”她驀地掙脫他的怀里,細細打量他。
  “安琪說……你是天使?”
  亦剛不滿意怀里的突然空虛。
  他再度想抱著玲玲。上帝知道他第一次以愛人的身分抱著玲玲,他有多感動,他怎能這么簡單就滿足了呢!
  林玲及時閃過他。“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亦剛只好雙手環著臂。“很簡單,就是我死了。”他的嘴角露出微笑。“我原先還真不敢期望成為天使,沒想到……上帝對我實在太好了。”
  “你是怎么死的?”她急嚷道。“我不是要你好好保重自己嗎?你怎么會弄成這樣呢?”
  “正如安琪所說的,我救了個男孩就如同當年你救我一般。”亦剛正色答道。
  林玲呆了呆,突然啜泣起來:“你真的死了……”
  亦剛赶緊摟住她。“別哭,玲玲。我不喜歡看見你哭,那會讓我心疼的。”他安慰她道。
  她一直哭著搖頭。“如果……如果我沒回來,你根本不會死,如果我一直在那里保護你,你現在還是人類,都是我……”
  “玲玲!你這個小傻瓜。”他抬起她的頭看著他。“難道你看不出來這一切都不關你的事嗎?其實當年要不是你挺身相救,我早就死了;要不是你上回及時推我一把,我根本連活都活不到后來。你已經救我了兩次,你不必自責。再說,你不覺得我們這樣在一起比較方便嗎?”他微笑道。
  “可是……我不要你死。”她哽咽道。
  他歎息。想不到要開導她這個小腦袋還真費力气呢!
  “玲玲!你認為我這樣跟人類有什么差別?”
  林玲想了想,還是搖搖頭,但已沒有先前那么難過了。
  “你應該听我的話,保重自己才對。”
  “我可是有听你的話,可是在那一刻我才能体會你當初義無反顧救我的心情。”亦剛正經的說道。“人命是那么的脆弱、渺小,可是在小小的人命里,每個人包含著一顆善良的心,這豈是人命所能比擬的,我只能說我死得很值得。”
  林玲眨眨淚珠。“小剛……”
  “起碼,對我而言就很值得。跟你永遠的廝守在一起,能碰得到你,摸得到你,不用擔心你隨時會在我面前消失,這是我想換都換不來的美夢,如今實現了,我感激都來不及。玲玲,你不喜歡嗎?”
  “我當然喜歡,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從今以后,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他柔聲說道。“我再也不用擔心受怕,你應該為我高興才是。”
  “可是……小剛,你不后悔嗎?”
  “后悔?”他眨眨眼。“依我看,你才是那個后悔的天使!你看起來似乎很不滿意我來陪你……”
  “不!不!”她急忙否認。“我高興都來不及的……”
  “那不就沒事了嗎?”他突然正經八百的說道:“我愛你,玲玲。”
  林玲感動的回凝他。“我也愛你,小剛。我真的愛你。”
  亦剛也浮出笑容。“你應該證明一下吧?”
  “證明?”林玲似乎有些困惑。
  亦剛指指自己的嘴唇。“證明。我記得打從我們認識以來,我們可還沒‘真正’的接吻過,你是不是該證明一下?”
  林玲的臉像是苹果般的紅透了。
  “玲玲!”
  “我……我……”她害羞的急抓住藉口:“安琪和費儿還在這里,我們不能……”
  “她們早离開啦!”他忍住笑意。“你還有什么擋箭牌,一次來好了。”
  “我……我……”
  亦剛看見林玲害羞的模樣,不禁軟化了。
  他大歎口气。“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吻我,我退而求其次算了。”他狡黠的看著他的玲玲松口气的模樣,接著說道:“你把眼睛閉起來吧!”
  “把眼睛閉起來?”她顯然不明其意。
  亦剛得意的說著:“是啊!難道你喜歡張著眼睛接吻?”
  她張大嘴。“可是你不是說……”
  “我是說,你可以不用吻我,但我可沒說我不能吻你啊!”他裝出一副可怜的樣子。“或許你不再愛我了,所以……”
  “不!”她嚷道:“我愛你!我當然愛你!”
  他得意的笑了。“那么……”
  她不情不愿的閉上眼睛。“來吧!”
  他輕笑著:“看起來好像是要受死刑似的。”他打趣道,但他的眼神很快就趨於嚴肅。
  他輕輕抬起她的下巴,緩緩的接近她的唇。
  在這永生的生命里,他將永遠愛眼前這個害羞而且愿為他永留人間的天使,亦剛暗自發誓。
  在這永生的生命里,他將永遠愛眼前這個為她苦候多時而不惜一死的男子,林玲暗自發誓。
  在他們四唇接触的剎那,他們不約的想著:痛苦將永遠离他們而去,留下來的只有無盡的幸福与快樂。
  還有彼此的愛意。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