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后記


  這樣的結局出乎找意料之外。老實說,這是少數几本:……我放棄先預設結局,任過一半,才摸著下巴,決定跳了。
  不才在下我沒用啦,沒有威嚴的常被睿中角色叛變,叛變到最后已經習慣了。于脆一不作、二不休,蹺了算了。
  留在京師的下場多慘,這可能服個人的個性有關。
  君不見《戲潮女》里的狐狸王放棄狐狸島,《探花郎》里陰險的聶大郎也辭官了,大伙最后歸隱田園……狐狸王、聶大郎全是杜撰的,在歷史上是不存在的,這是促使這种結局的原因……呢,少部分原因啦,最主要是作者本人一向認為官場險惡,留下來的都沒個好結局,干脆收一收包袱回家种田去。這一本書的結局也是不脫以上這种种原因,所幸拈心的個性确實不适合京師宮庭,加以轉世的諾多原因(詳見本書),所以快樂而合理地走向我偏愛的下場,啦啦……
  明知不會每次都這么好運的,在角色叛變的同時,還能合理地步向自己所愛的結局。不過船到橋頭自然直,加上有一天看見我的書上出現當上皇帝或者慘烈的悲劇時,那就是我被叛變得很徹底,拐不回來的時候了。
  我就是喜歡喜劇嘛!
  悲劇寫下來,沒這分才能;喜劇讓我快樂,三十二本都是喜劇,所以從寫書以來,已經得到三十二本的快樂……我沒用,我知道,就讓我繼續快樂下去吧,反正寫悲劇的并不缺我一人,讓我當一個小小的、孬孬壽秀的喜劇寫作者吧。
  至于套書……那真是我心里一股沉重的壓力啊,沉重到作者每天在睡覺中思考,被封為奇跡睡豬后,還繼續逃避現實中,直到某日出版社來電,才窩囊地從冬眠中爬出來。
  戲鳳時,沈亞、林加是以及席絹已各有特色了,輪到“姻緣簿”的陳美琳、常歡時,那更不用談了。在听完項姐的名單后,作者默默地拿出紙筆,—一列出上述作家的特色,愈列愈多,再默默地抽出另一張紙寫上作者本人的特色……
  “我是個沒有特色的人啊!”
  紙是空白的,因為絞盡我少量的腦汁也蹦不出個字來。寫了這么多本,作者的特色在哪里?在哪里?
  三作者各有特色的“姻緣簿”,再搭上敝人的小說:……如果拖垮了“姻緣簿”,我……我良心不安哪,只好默默地鑽進被窩里沉思。
  總之,沒有什么特色的作者難得很正常地完成一本“姻緣簿”,沒有成為往常的拖稿大王,連自己也吃了一惊,以為作者家的月歷出現琅疵品。
  接著,聊聊本書吧。
  作者一向不習慣寫男配角或者女配角(注:作者嘴里的男女配角,意指喜歡男女主角的另一對男女),這還是与個人的寫法以及觀念有關。作者的怪癖實在大多,這個有机會再談。
  反正作者很不幸的,因為前世今生的設定關系,在應故事的需要下,這個男配角注定要出現了,而且注定敗北。但不可否認的,找對他,有那么一點點的感情跟同情;至于拈喜……呢,請不要問作者她是誰,請自由猜想,甚至將她請到前世是某男人都沒有關系。
  原要公布她的前世身份,后來想想,還是三纖其口吧。畢竟,當作者腦海曾惡毒地出現另三位男主角(楊廣、楊勇、宇文龍)很阿不幸地轉世為女人,那拈喜的前世身份……作者還是不要說的好。
  拉拉雜雜的一堆,沒有一個重點在,一向是作者心中永遠的痛。作者平日除了小說上的文句很正常外,其它寫出來的文章都是牛頭不對馬嘴,大家懂就好,唉。
  喔,對了,在此說明一下,如果有人起疑,為何身為天女轉世的枯心在教會中會感到平靜呢?那是作者本身的觀念使然。
  天下的神,其實在我眼里是一樣的,都是怜惜世人、疼愛世人的,沒有高低或者誰好、誰不好的差別乏分,也許有人不能認同,不過純是我的看法,只要心有善念,信什么教都好。
  說到天女,又想到當初接到設定時,心里脫口叫:天女!完也。作者已經寫出一個天女了,再來一個?
  出版社是存心挑戰找這顆快生蛌瑰Y腦嗎?而且還是前世令生……對于不常看前世今生題材的我來說,真有點……頭痛,光是一個月里,就吃了三、四顆止頭痛的藥。
  無論加何,個別寫有個別寫的好處,合寫也讓我學到一些東西,很好玩,也很期待。期待什么?當然是看其它三本有特色的“姻緣簿”啦。
  反正幽默、風趣、犀利、細膩、舒服……這些特色都有啦,作者推荐大家去看,特色由你們自己去找,千万不要讓我去念那張滿滿的特色,找會痛哭失聲,怕自己跟著拈心一塊跳了。
  戲鳳的設計以及內文我很喜歡,找相信“姻緣簿”絕不輸前者。万盛套言一系列走下來都很盡心盡力,過去如此,現在加此,將來亦然,說不定看完了“姻緣簿”,還會期待下一套(笑)。
  下一套何時出?我不知道。
  會有哪些特色作家?我也一臉問號中。
  作者跳入讀者群中跟你們一塊期待吧。
  托住雙腮,水水的雙眼閃閃雪光,看著万盛招牌,看看何時再蹦生套書來。
  (作者喜歡裝可愛,我知道,因為她年紀大了,大家包涵下,哈哈!)

  ------------------
  文學殿堂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