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看!他們在那里。”倫平指著對街的馬路旁。“我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做事的,竟然連卸個東西都不會卸。”他看看一旁不耐的乃文,安慰著:“等這個紅燈過了,你就算要用飛的過去,我都不反對,但是在這之前,你還是站在這里比較安全。”
  “是啊……老天!”乃亭瞪著對街上的某一個人。“我沒看錯吧?”
  “什么?”倫平困惑的看著乃亭不合理的舉動。
  “小苹啊!”乃亭指著對街馬路旁的一個女人。“那是小苹嗎?”
  乃文原先心不在焉的心情馬上消失無蹤。他順著乃亭的眼光看過去。
  “小苹?”他不可思議的喃著。“是小苹!”他想馬上沖過馬路,卻被乃亭兩手拉住。
  “老哥,你不可命啦,現是是紅燈耶。”
  “再等會嘛,你都等了兩個禮拜,也不在乎再等一、二分鐘嘛。”倫平帶著微笑說著。雖然小苹果听了他的話后,過一個禮拜才來,但總也是來了。原本他還擔心憑他任律師這個字號連小苹果都勸不動,豈不遭人恥笑?結果不但他的名聲保住了,就連乃文的事也解決了,這不皆大歡喜嗎?
  乃文真想好好的大聲歡呼。他的小苹終于來找他了,她不恨他了?她不恨他了,那么她是信他了。天啊!他深情的看著她。她還好吧?看樣子她似乎瘦些,不過沒關系,有阿美在,一定會把她養得肥肥胖胖的。對對!他待會一定要告訴她,他愛她。他不許她出國……要是她不听,他就算扛也要扛她回家。對!就這么辦!綠燈終于亮了。在亮的同時,蘇苹顯然也見到他們了,不過她的眼里只有乃文一人而已,小小臉上的狂喜几乎讓乃文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但他的激動馬上變成恐懼。
  這是他永生也磨滅不掉的記憶。
  那恍惚是一場慢動作。
  他親眼目睹蘇苹跑向他們,一輛原本停在車陣前的車子突然沖出來撞向他。
  “不!不要!”他摔開乃亭緊箍的手,沖向她。但他的腳仿佛上了鉛,一步也跑不快。他親眼看到蘇苹嬌小的身軀活生生的被撞离地面。不!那不可能!她是他的小苹啊!
  “小苹!”他看到蘇苹的身体軟軟的落到堆得向小山丘似的玩具娃娃里,飛也似的沖過去。
  “小苹!小苹!”他找出埋在玩具娃娃里的蘇苹。“你醒醒!你醒醒啊!”
  隨后赶到的倫平一看到蘇苹的臉色蒼白,馬上鎮定的開口:“乃文!你冷靜點,快點看看小苹果的身上有沒有傷?乃亭,你快去叫救護車。”
  乃亭立刻轉身要去找最近的電話亭,但人有阻止了他。
  “不用了!我還好!”蘇苹突然張開眼睛看著大家。“乃文!你……怎么哭了?”
  乃文這才發覺他的臉滿是淚水,但重點不是這個。“你覺得怎樣?沒事吧?有沒有撞到哪里?頭昏不昏?不要勉強,閉上眼休息一下。我馬上叫救護車來,忍著點。”他的語气柔得像水。但蘇苹注意的可不是這個。
  她皺起眉。“你還是老樣子。每一次總是一大堆問題,等你問完,我又忘記了。不過,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我沒事啦!”
  “沒事?怎么可能沒事?瞧你的臉色這么白?怎么會沒事呢?乃亭,快去叫救護車啊!你愣在這里做什么?”
  乃亭點頭,轉身要走。
  “不要啦,我真的沒事!”她掙扎的想坐起來,可是乃文堅持不讓她起來。依她看,乃文的臉色比她還白。
  “我真的沒事啦!可能是我受到惊嚇才會臉色發白的啦!不信,你讓我站起來看嘛!”
  “乃文!我看小苹果好像真的沒事,你讓她起來看看,我想可能是正好撞到這堆玩具娃娃里才沒受傷。”
  乃文還是不放心,堅持要扶著她起來。一直到蘇苹試探著走兩步沒事后,他的臉色才緩和下來。
  “看起來像是沒事。但是還是要去醫院看一下,我才安心。”他抱起她來,不讓她再費力。
  “贊成。”倫平和乃亭同聲附和,先前的擔心也放下了不少。
  “我真的沒事啦!”蘇苹還是不太習慣乃文在大庭廣眾之下抱她。但她還是決定把話先說出來她才安心。“乃文,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她臉紅的看著嚇到的乃文。
  但他馬上恢复。溫柔一笑:“我知道。但是我們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
  “但是我還有話要說……我誤會你了。”她很細心的替他擦干臉上的眼淚。
  “我也知道。”他抱著她走向他的車子。
  蘇苹一臉不解:“你怎么都知道?”
  他聳聳肩,突來的放心使他有了幽默。“因為我是你的神啊!”
  她想了會,頑皮一笑。“是的。你是我的神,永遠的神!”她舒服的靠在他的怀里。
  乃亭和倫平跟在后頭,猛地偷笑。翩妞陘陘\我覺得我好像是個白痴?我們前几天不是去醫院檢查過了嗎?醫生不是說只有一些擦傷,為什么你們還是要把我當病人來看呢?”
  蘇苹坐在床上,瞪著眼前的三個人。不!應該說只有一個人還把她當病人看,至于另外兩個人則在猛吃阿美早上留下來的飯團。
  乃文笑笑。這几天他一直把微笑帶在身邊。“我們知道,可是多休息總沒錯吧!”
  他臉上溫柔的笑著,但是心思則飄到确定小苹出事的那個晚上。乃亭告訴他,事發當時他把車牌號碼記下來,請人去查,結果發現那是張蕊玲的進口轎車;他們馬上去找張蕊玲,可是她否認了,她甚至還有證据證明在那個時間她根本沒使用那輛車。看她的樣子似乎不像是在說假話,那么又是誰想害小苹還特地想嫁禍張蕊玲?是誰跟小苹有這么大的仇恨呢?他們三個想了一個晚上,沒個結果,倫平才在沒有辦法中想出辦法。
  這几天他們各在外頭不動聲色的告訴每一個認識的人,小苹今天只有一個人在家,阿美請假,他們出差,或許在幕后的那個人會自己出來……該死!要是不能早一天找到那個人,他根本放不了心。
  “乃文?你不吃一點嗎?等會好有体力做事啦!”乃亭滿嘴食物的咕噥著。不仔細听還听不清楚呢!蘇苹好奇的看著他。“你們要做什么?”
  “等會我們可能全都要做勞動服務。”倫平別有用意的回答,還不時的偷襲乃亭最后一個飯團。
  “依我看,憑我這個文弱書生待會可能不用上場吧!我相信光是你們兩個就可以橫掃千軍。”乃亭躲過倫平的魔手,咽下最后一口。
  “什么叫文弱書生?依我看你是怕死吧!”倫平不屑的說。
  “依我看,你們全是怪人。好好的班不上,一大早就把阿美遣走。三個大男人又跑到我的房間里待,成何体統?”蘇苹很不滿的說著。誰叫沒一個人要回答她!乃文微笑,坐到她身邊。“不是三個,是兩個,我在你房里應該不會不成体統吧?”
  蘇苹臉又紅了。
  倫平想要搭腔兩句,調侃一下這兩個人。突然他听到聲音了。
  “有人上樓了。”他小聲的說著,馬上引來所有人的警戒,除了蘇苹。
  “總算來了,我還以為要在這里窩個十天八天!”乃亭小聲的補述。
  “為什么……”蘇苹才開口,馬上被乃文捂住。
  “听著,小苹,我和乃亭他們要躲起來,不論來人是誰都不要告訴他,我們在這屋子里,你就當你病沒好一樣的對待他,好嗎?”乃文快速而小聲的命令。
  蘇苹困惑卻很溫順的點頭。
  乃文才放下手。三個人馬上找地方躲起來。乃文馬上找到長沙發后,貼牆的好地方;乃亭則快倫平一步躲進衣柜里;至于倫平在百般不情愿下藏入洗手間,他原想好好看清清一番的。
  蘇苹搖搖頭,還是不知道他們三個人在做些什么,要躲就找些好地方躲嘛,干嘛找那些看不清楚的地方啊。
  門開了。
  一個老婦人走了進來。
  “二姨!”蘇苹叫了一聲。原來進來的是乃亭的媽媽,他們怎么還躲著不出來?
  乃亭嚇了一跳。他母親?
  “是我!”老婦人帶著一抹奇异的微笑。“听說你受傷了,好些嗎?”
  蘇苹遲疑的點頭,注意到在炙熱的天气里,眼前的人還穿著冬天的大外套。
  “那乃文他們都出差了?”
  “呃……是的……二姨,你有什么事嗎?如果你要找乃文,可能要好……”“不!我是來找你的,特地的。”她又接近蘇苹一步。
  蘇苹不自覺的往后挪一挪。真奇怪,不知為何,她感覺到乃亭的母親似乎有些不對勁。
  “你不會很好奇,為什么我來找你嗎?”老婦人又靠近一步。
  蘇苹舔舔唇。“為什么?”
  “我是來拯救你的。”她再度挂上詭异的微笑,拿出藏在外套下的水果刀。
  蘇苹嚇到了。“你……你要做什么?”
  “沒什么?”她一步步的走向蘇苹。“我說過我是來救你的。別害怕,很快就過去,我不會給你一點點痛,放心!我也很喜歡你。我舍不得讓你痛。”
  “那……”蘇苹害怕的看著离自己愈來愈近的小刀。“你為什么還……還要……”
  “還要讓你死?我是為你好啊!你不知道乃文會跟他父親一樣風流嗎?”老婦人像小孩子一樣的看著她。“將來你一定會很痛苦,就像我,高昌嚴的第二任妻子,多好听的稱謂呀,可是你了解嗎?沒有一年的時間,一打一打的女人就自由自在的出現在我的家,我一心一意想要建起的家啊!這些我都不在乎,可是他竟然會為了一個比我年輕的女人想跟我离婚!那种痛苦,你能了解嗎?更可笑的是他竟然把高氏企業絕大部分交給乃文,而乃亭呢?就跟我一樣,不受重視。這些我都能忍受,因為我知道只要乃文不結婚的一天,乃亭就有机會獲得他的財產,乃文對乃亭很好的。直到你的出現,我知道乃文一定會把財產留給你和你的孩子的,所以我不得不救你,你瞧,我多好啊!”
  蘇苹害怕的往后退,直到靠到床頭。她簡直瘋了?乃文呢?怎么還不出來?
  “別怕,很快就結束了!”她舉起刀,刺向蘇苹。
  “乃文!”蘇苹尖叫的縮起來,准備接受突來的命運。
  半晌,什么事也沒發生。她害怕的張開眼,看到乃文和倫平拖住乃亭的母親。
  “你們在干什么?不要阻止我,我是為你們好啊!殺了她,你們兄弟的感情一定會比以前更好啊,乃文,听我的話,听我的話。”二姨拚命的喊叫,想要掙脫兩個大男人的緊箍。
  乃文怎么想也沒想到會是他最敬愛的二姨。該死!這要乃亭如何自處?他注意到乃亭從陰暗里走出來。整張臉再也不像過去他所認識的乃亭了。
  乃亭走過去,頂替乃文的位置。“媽!我們回去吧!”他像是哄小孩子一樣的哄他母親。
  老婦人困惑的眨眨眼。“可是我還沒……乃文的妻子……”乃亭溫柔的笑笑,刻意的擋住蘇苹。“你在說什么呀?乃文還沒娶妻呢!你忘了?”
  “沒娶妻?可是……”乃亭扶著她走向門。“怎么?我說的話連你也不信呀?”他的語調保持一貫溫柔,但很明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听出他話里的悲哀。
  “我當然信啊!你是我儿子啊!”老婦人乖乖的由乃亭扶著出去。
  倫平看了一眼蘇苹和乃文。“放心,乃亭就交給我了。”說完,就馬上跟著出去了。
  蘇苹咬住下唇,眼眶紅紅的。“她瘋了,是不是?”
  “是的。”乃文啞聲道。
  蘇苹眨眨眼,想止住淚水,可是它還是不爭气的流下來。“你不去安慰乃亭?”
  他搖搖頭。“乃亭現在最難面對的就是我,我再去只會讓他難過。該死!如果我早知道二姨精神不正常,我就不會……”蘇苹赶緊握住他的手。“這不能怪你。你又不是上帝,不可能每一件事都知道的。”
  “但是乃亭……”“現在有倫平在,你不要擔心。我們以后可以慢慢來,要是到時候乃亭還是無法面對你的話,我就親自砸他的頭,看看他的腦袋還在不在,你放心,有我在,一切都沒問題。”她的臉上滿滿都是堅決。
  乃文忍不住的笑了。他緊緊抱住眼前這個他最愛的女孩。“是的。我最愛的就是你這點。”
  蘇苹臉又紅了。“只有這一點而已嗎?”她故意抱怨,想引開他的心思。
  他愣了一會。想不到他害羞的小妻子竟然會說出這种話來!但他很快体會到她的用心。
  “我想想……”他故意想了很久,直到蘇苹開始捶他。
  “難道我一點优點也沒有嗎?”
  乃文笑了。笑他妻子的可愛。“是的。”他赶緊補上下一句話。“但是我愛全部的你,即使是你的缺點。”
  蘇苹這才滿意的點頭。
  “我可愛的老婆,現在我可以得一點獎賞了嗎?”他開始裝出一副垂涎的樣子。
  “獎賞?你做了什么好事了嗎?”
  “當然。我剛才日行一善。說出善意的謊言。”乃文說的好像真有其事。
  “日行一……”蘇苹恍然大悟。原來他把剛才的話當做日行一善。“高乃文你……”
  他一把把她推倒在床。“現在獎賞太晚來了,所以我只好自行索取了。”說完,他的臉緩慢的俯下去,給他最可愛的小妻子一個又熱情又綿長的熱吻。
  尾聲“小苹!不要再睡了!再睡,你就要成了一只小肥豬嘍!”乃文衣著整齊的在
  床前搖著蘇苹,可惜床上的人一動也不動。
  他干脆開始在她耳邊誘哄。“你再不起來,我就把你烤成一只小豬唷。”天!還是沒用。要是讓乃亭他們知道他高乃文竟然會說這种話,不笑死當場才怪。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他剛才可試了好几种方法,搔痒、擦冷毛巾、搖她,都沒有用。該死!再不快溜掉,他和小苹結婚周年的好日子又要被乃亭他們搞砸了。
  管他的呢!反正今天就只有小苹和他兩個人好好過這個偉大的日子,別人想來插手,門都沒有。既然如此,好吧!他一把抱起蘇苹,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
  蘇苹這才微微張開眼。“乃文?”
  他笑笑。“是我。來,把你的手伸出來。”他開始替他可愛的小妻子著裝。沒法子嘛!要是等她自己穿的話,到天黑能不能穿好,都是個問題。
  他替她拉上拉鏈。“好了!進浴室洗把臉去。”
  蘇苹一動也不動。
  他重重歎口气。“我現在后悔當初娶了個小懶豬。”他使出最有效的辦法。
  蘇苹張開一只眼。“你說什么?”她的睡意去了一大半。
  乃文滿意的笑笑。“我說是不是昨晚我讓你太累了呢?”他惡作劇的眨眨眼。
  蘇苹的臉馬上紅透了。“才不是……”“我的好妻子,現在可不是說話的時候,你赶緊進去梳洗一下,我們馬上要溜了。”他輕輕推她一把。
  “溜?”
  “不要告訴我,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這會輪到蘇苹故意眨眼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乃文裝出一凶臉,好不容易把她逼進浴室。
  這下,乃文才真正松口气。能把小苹從舒服的床上叫起來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該死!這又該怪誰呢?當初乃亭為了二姨的事郁郁寡歡,甚至自愿到美國接手剛成立的分公司。在勸不動乃亭的情況下,他只好讓乃亭去了,而去年乃亭特地回來,臉上還有著以前的笑容。說實在的,他當然歡迎乃亭回來,但也不必在他結婚周年回來啊!而倫平居然還有膽子向他邀功,說什么要不是他激乃亭,乃亭恐怕還待在那里終老一生呢!所以犧牲結婚周年又有何妨!從此以后,他和小苹的特殊節日就成了倫平和乃亭的惡作劇的日子。
  該死!他可不希望今年的結婚周年又被他們拿去玩了。
  “我的好妻子,你能不能快一點呢?難道你愿意跟乃亭他們度過一個無聊的紀念日嗎?”他不住的催促著。
  她這才慢吞吞走出來。“跟他們過也很好啊!乃亭他們也很有趣啊!”她故意逗他,最近逗她可怜的丈夫是她最樂的一件事。
  開玩笑!他才不會讓乃亭他們破坏這次的紀念日呢!去年他還記憶猶新,那簡直是一种可怕的酷刑。今天他特地一大早起來,為的是什么?他才不會讓任何人破坏它。
  乃文開口。“既然你這么慢,就不要怪我嘍!”他趁蘇苹還沒反應過來,就抱起她來,直接走下樓。
  “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啦!我的外套也還沒拿呢!你想讓我冷死嗎?”
  “當然不想。所以我早替你拿了,放在車里。”
  “我們要去哪里?”蘇苹放棄掙扎了,干脆舒舒服服躺在他的怀里。
  “到時候你就知道。”他快速的走出大門,一路不住的四處張望,以防有人突然搗蛋。
  “早餐呢?”
  “來不及准備,我們可以出去再買。”
  蘇苹斜睨他一眼。“看來你都想好了。”
  “當然。”他得意的打開車門,讓蘇苹坐進去。“我早就計划好這一天了,我還發誓要是這一次再被乃亭他們給毀了,我就不姓高。”他赶緊發動車子,一直到了馬路,他才真正的安下心來。上帝,這次他終于擺脫了這群可怕的兄弟朋友了!蘇苹突然瞪著后座。“乃文?”
  “嗯?”他輕松的吹著口哨。多好!沒有任何乃亭他們的干涉。
  “你說你沒有准備早餐?”她的語調中充滿怪异。
  乃文點頭。
  “也沒准備午餐?”
  “當然。”
  “更不用說是晚餐?”
  乃文笑出來。“小苹!你是不是餓了……你做什么?小心!”他瞪著蘇苹轉向后座,不知在拿什么。
  她再轉回來時,手里抱著一個大籃子,后座還有另外兩個大籃子。
  “這是……食物?”他瞄一眼籃子滿滿的食物。
  “對,這上頭還有字條,不要緊張。我念給你听:我可怜的老哥,真虧得你這么早起來,我們也早知道你們沒時間准備吃的東西,所以這是奉送你們的,別忘了,你們是帶著我們所有人的愛心去玩的,代我們向小苹問好。PS:我是倫平,可怜的小苹果一大早就被拖起來,很難受吧!你們大概也想不到我、乃亭和乃玲昨夜特地赶回來吧!(像小偷一樣的爬進來。)”
  蘇苹一念完,馬上偷瞄一眼身旁的人。
  “該死!我就知道怎么可能那么好運,擺脫得了他們!”乃文恨恨的表情几乎讓她發笑,但她可不敢。
  “沒關系啦!反正他們很快就要遭惡報了。”
  “什么?”
  蘇苹胸有成竹說道:“他們還是單身漢啊,當然無聊到以捉弄我們為趣。我想如果他們各有老婆,那我敢保證明年就咱們倆過這個紀念日了。”
  高乃文差點把車開上安全島了。他赶緊把車停在路邊。
  “你怎么了?”蘇苹困惑的看著他舉動。
  “老婆。”他緊緊握住她的手。“你說的對极了。找!對,我們替他們找老婆,這樣明年我們就輕松了。對极了!我真是太愛你了。”
  蘇苹得意的笑笑。“這還用說。既然你是我最愛的老公,我當然也是你最愛的老婆嘛!”
  乃文感動的一笑,想起他追求她的過程。
  “是的。你是我這一生最愛最愛的老婆。”他沙啞的回答。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