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鐘徹滿臉喜色,大步邁向站在辦公室前的短發俏麗女孩。
  自從四年前一別,他就不曾再見過這個如親妹妹般的小丫頭。
  他毫不猶豫的給她一個結實而親熱的擁抱,讓公司職員都暫停了手邊的工作,惊奇的看著向來不輕易在工作時間表露情感的上司。
  霏霏翻翻白眼。“我又不是三歲孩子,還需要這种擁抱!”她想推開他。
  他自動放開她。“傻丫頭,在我眼里,你永遠都是三歲小孩。”他抬起她的下巴,細細打量她細致的瓜子臉及紅潤的气色。“你看起來還是沒變嘛!”
  “而你卻老了不少。”她俏皮的回答,引來他一陣大笑。
  “傻丫頭,嘴巴依舊鋒利如昔,瑪麗亞修女教育似乎失敗了。”他笑著說。
  “我們一定得在這种公開的場合談論這么隱密的話題嗎?”她眨眨眼,若有所指的瞄向瞪著他們看的職員。
  他立刻恍然大悟,抿著嘴試圖拉回他的形象。他拉著她進經理室,然后當著他們好奇的臉孔關上門。他轉過身面對她。“這不就行了!”
  霏霏偏著頭打量這間辦公室。“看起來你在台北過得不錯!”她下了個肯定的結論。
  “馬馬虎虎。”他聳聳肩,走回辦公桌后,拉開抽屜。“昨晚我跟媽通過電話,她說你來台北兩天了,為什么不通知我一聲?”
  “我只不過來玩玩,不必麻煩你。”她斜靠辦公桌上。
  他從抽屜里翻出一盒餅干。“前几天職員慶生送的。”
  “而你卻當垃圾一樣丟棄。”她控訴他,利落的打開包裝,滿足的嚼咽起來。
  他看著他的吃相,笑了。“你還是老樣子,一有零食准不放過!”他頓了頓,繼續說道:“還有遇到不愿深談的話題就逃避。”
  她做個鬼臉。“你了解我這么深?”
  “彼此相處十多年,不想了解也難。”他坐回皮椅,雙手交疊。“不過,這并不能阻止我想知道的一切事情。你來台北三天,為什么不來找我?”
  “我怕你忙嘛,我只是來玩玩,當然不愿來打扰你?”她一臉無辜。
  他揚起眉。“听起來滿合理的。”“當然合理,實話嘛。”
  “說得對。我是想听實話。”他靜靜的說,等著她換個新理由。
  她眼波流轉。“我現在不是來找你了嗎?”
  她早該想到來這里只有被逼問的份,她應該連佳佳也一起拖來受苦受難才是。
  “在這之前呢?”他耐心十足。
  相處十多年,他早了解她古靈精怪,不到最后關頭絕不輕言吐實,也因此他得常常為她收拾無可避免的爛攤子。
  他必須先搞清楚這回又是什么爛攤子在等著他。
  她聳聳肩。“在這之前,我住在佳佳那里。你也知道我畢業沒几天,上台北來玩玩,你忙嘛,所以我找佳佳當向導。”
  “佳佳?”鐘徹在記忙里搜尋。“跟你一起在孤儿院長大的唐佳佳?”
  “你記憶不錯,還沒老嘛!”她調侃道。他瞪她一眼,回到正題。“我以為她到台北工作好几年了。”
  “才不過四年而已,她高中畢業就到台北工作,我們仍然通信、通電話。”
  “而你現在就住在她那里?”她愉快的點點頭。
  “你是專程來台北玩的?”
  她仍是點頭回答他。“剛畢業嘛,總得喘口气。”
  鐘徹歎息,暫時接受她的說法。“既然你專程來玩玩,我當然得陪你這個傻丫頭啦!”她臉一惊。“不必了,佳佳……”
  他舉起手示意她不必再說,“好歹我也算是你大哥,理應由我來盡地主之誼,既然那個叫什么……”“唐佳佳。”她好心的提醒他。
  “唐佳佳已經招待過你,當然我也必須好好招待我的好妹妹。”他笑著說,英俊的臉流露出一股令女人心動的光采。
  “徹大哥,我知道你一直把我當妹妹看……”
  “我們一向情同兄妹。”他補充道。
  “是的。”她輕聲道:“我們一向情同兄妹,從小鐘爸還有鐘媽就視我為親生女儿,而你也一直把我當妹妹一樣的疼愛,雖然我只不過是個孤儿……”
  她緬怀過去,回憶起小時候每天在孤儿院門前看著鐘徹騎著腳踏車上學,令她好生羡慕,直到一天鐘徹注意到她,清俊高瘦的外表并不能掩飾他的親切,他征得院長的同意帶她回家,驕傲的向家人宣布他也有個崇拜他的小妹妹,那時候她就在孤儿院与鐘家之間兩頭跑……
  “傻丫頭!”他站起來,繞過桌子輕輕擁著她。“你明知道我們全把你視為一家人,只差爸沒去辦領養手續;事實上,你不是個孤儿,你應該姓鐘,叫鐘霏霏,是鐘徹的好妹妹。”他大聲的宣布。
  “你也是我的好哥哥,所以你愿意答應我一件事嗎?”她小心地問道。
  他挑起眉。“這就是你今天來的目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可以這么說。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直接拒絕我,不必顧忌會傷害到我。”她小聲說道。“你以為我會拒絕我唯一妹妹?”
  “你還沒听到我的請求呢!”她警告他。
  他為她嚴重肅的態度而笑了。“我洗耳恭听。”
  “呃,徹大哥,你听過丁爾健這個名字嗎?”她小心翼翼的讓表情一片空白。
  他怔了怔。“丁爾健?你是指擁有廣大海外市場的丁氏家族企業?”
  “你不會正好認識他嗎?”“你問這干嘛?”
  她企圖微笑。“只不過想打听打听,佳佳在他公司做事,我純粹是好奇心,想知道佳佳工作的環境而已,沒別的意思。”她強調。
  他打量她。“只有這些?”他不太相信。
  她眨眨眼。“不然我問這些也白問,你到底認不認識他?”
  “見過,不過只有工作上的關系,他儿子我倒挺熟。”
  “他儿子?”她有些失望。原先她本打算如果鐘徹認識丁爾健,或許她能想辦法說報鐘徹助她們一臂之力,畢竟佳佳在丁氏只是個小秘書,幫的忙有限……
  “是呀!我的合伙人跟丁家倒有密切關系。傻丫頭,你打算什么時候回南部?如果時間來得及,我考慮請年假跟你一起回去,順便拜訪瑪麗亞修女。”
  “那得看情形……”她喃喃道。“傻丫頭!”
  “我拒絕這個愚蠢的稱呼。”她宣布。“我倒認為挺合你的。”
  “我已經二十三歲了,你不認為我已經大得不适合這种稱呼了嗎?”她發出嚴重抗議。他咧嘴一笑,因為記憶而溫暖起來。
  “我還記得十二歲的小女孩始終相信有一天會有個白馬王子會騎著白馬來迎接她。”
  她皺起眉頭。“那已經是十年前的往事了。而且那只是個夢想,人總有夢想的嘛!徹大哥,你也有過夢想,不是嗎?”
  “夢想終歸是夢想。傻丫頭,你專程來台北真的沒事?”
  “我說過,別叫我傻丫頭!”她轉移話題。鐘徹敏銳的感受到她有心事。
  “好吧!”他暫時放過她。“你再等我几分鐘,我請你吃午餐。下午我有個會議要開,你可以待在我辦公室里等我下班。”
  “既然你有事……”她滑下桌子,拍拍衣角,想离開了。她必須另想辦法。
  他卻不允許。“你不准找藉口……”他宣布:“你來台北,我就該盡地主之誼。再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唐佳佳似乎跟你一樣古靈精怪,我可不敢讓你們兩個丫頭在台北街頭到處閒逛,招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喂!我又不是三歲小孩,也不是過去那個黃毛丫頭了。”她再度發出抗議。
  “而佳佳女大十八變,早成了大家閨秀,你不要胡亂誣賴人!”
  他走到她身邊,笑著揉揉她的短發。“或許我說她說得太過份些,但你這個傻丫頭可是從八歲開始就沒變過,否則也不會要我時時刻刻為你提心吊膽。說實話,來台北闖天下好几年,,偶爾做夢還會夢到你又在南部闖什么禍,嚇得我一身冷汗泥!”他半開玩笑道。她瞪著他。“我又不是惹禍精!”
  他揚揚眉。“我希望這回別又有爛攤子給我收拾了。”
  她想起昨晚,有些愧疚。“不會了。”有事她自己擔就是了。
  “你的保證沒用。”他笑笑。“所以我打算看緊你,免得我半夜又做惡夢了。”
  “那是因為你還沒討個老婆。等你有老婆,你想做惡夢都甭想了。”她吐吐舌。
  “鬼靈精怪。”他頓了頓。“事情就這么說定了。還有,別忘了我等著你說實話呢!”他眼里閃著狡黠。
  她呻吟一聲,清楚向來鐘徹想知道的事情沒一樣能逃過他眼下。
  她開始后悔來找他了。十分后悔。
  舒毅到達“歐亞”已經是下午時間了。
  今天一大早,舒心蘭緊急電召他火速回家,唯一原因是舒大剛“病危”“病危”?他想起來就忍不住直皺起眉頭。
  他的父親健康情形好得簡直不像只剩下短短几個月生命的老人,宏亮的聲音、咄咄逼人的語气讓他跟舒奇一樣保持著怀疑的態度。尤其今天父親質問他有關大眼睛的事,高亢的嗓門實在令人惊愕,但醫生的檢驗報告又容不得質疑……
  他蹙起眉,想起昨晚的大眼睛。事情已經容不得他再拖延下去,他早該想到沒有任何事情能逃過舒奇的渲染。找到大眼睛后,他要先征求她的同意,如果她拒絕,他也會想盡辦法說服她,甚至以威脅相逼都在所不惜,他不愿見到父親抱著遺憾离開人世間……他走進鐘徹的辦公室,一臉愕然。
  大眼睛正坐在鐘徹的位子上,好奇的看著他們本年度最大宗的企划案。
  對于這种情況的發生,他有些措手不及。她与鐘徹是什么關系?她是這里的職員?
  無數的可能飛過他的腦際,他只求她目前芳心未屬,否則所有計划全因她而瓦解。他清清喉嚨,敲敲打開的門。
  霏霏抬起頭,發現自己正面對一個魅力十足的男人。
  他稱不上英俊,但深刻的五官卻輕易的烙印在女人的心底,至少這張臉龐對她而言是如此。她敢發誓,她從沒見過這位吸引人的男士。
  推論的結果,她肯定他是來找鐘徹的。
  她微微一笑,決定替鐘徹留個好印象。“鐘經理不在,你有事嗎?”
  她的聲音出乎意料之外的悅耳。她注意到他不禮貌的揚起眉,仿佛對她的舉動十分惊奇。
  舒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昨晚潑辣的大眼睛与今天看似甜美的女孩是同一人的話,他不得不承認他看人技巧退步了。輕咳一聲,他走到桌前。
  “他不在,我可以等他。”他看著她聳聳肩,以乎對他的舉止不以為意。
  這令他有些惱怒。他自問自己長相雖然沒有舒奇英俊過火的容貌,但起碼小小的吸引力還是有的,而她竟然連一點記憶都沒有,難道她有健忘症?昨晚的唇槍舌劍如此輕易的被遺忘?他不滿的心緒浮上心頭。虧他還念念不忘她,而她卻在短短十几個鐘頭內就忘了他的存在。他非常不滿……
  眼光不离她,他坐在招待賓客的沙發上。自始至終,他的眼睛全都停佇在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嘴巴上。
  在不滿的同時,他也為自己找到這么符合他條件的女孩而感到十分慶幸。他會盡一切能力說服她配合他。不過,在這之前,他內心深處的男性自尊不可避免的受到傷害。他原以為就算沒有舒奇的英俊漂亮,但起碼對于女人還有几分吸引力存在。而現在才不過一晚上的功夫,她就已經把他視為陌路人。
  這讓他有些……吃味?他蹙起眉,困惑自己的想法。霏霏簡直是頭皮發麻。
  從沒一個男人敢用這种眼神看她,仿佛視她為砧板上待价而沽的肥豬肉似的,如果他不是跟鐘徹有關系,她早赶他走了。那种眼神奇异地令人熟悉,尤其那副嘴臉以及他說話的腔調全都該死的令她似曾相識。她見過他?
  不可能。這种有型的男人只要見一眼,都不容易忘記,她輕易地否決掉這個推理。難道他听鐘徹提過她的名字,所以好奇的打量她?
  她搖搖頭,不敢苟同那种眼神純粹只是一份好奇,再加上她都未曾介紹過自己,他當然不知道她是誰。在經過一陣難耐的沉默后,她終于忍不住說話了。
  姑且不論他是否認識,單就那种不禮貌的上下打量,他就該道歉。她抬起頭瞪著他,正對上他饒有趣味的迎視眼光,她清秀的臉孔抹上一股微不可見的憤怒紅暈。她必須顧忌鐘徹的顏面,又不得不為自己出一口气。
  她身上又沒標价,他憑什么用這种眼光看她!
  “先生,打量夠了吧?”她強迫自己用冰冷冷的聲音質問他,否則她不敢肯定自己是否會拿距离最近的鎮石朝他扔去。
  她的脾气向來控制不住,所以小時候鐘徹才會跟在她屁股后頭猛收爛攤子,這也是瑪麗亞修女時常訓誡她的原因。
  他揚揚眉,笑了。深刻嚴肅的臉龐軟化不少。
  “還沒呢!”他輕輕淡淡的回答她。
  “還沒?需不需要我走到你面前,任你打量個夠?”
  “考慮。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另有一筆交易要談。”他開門見山的說。
  “交易?”她怀疑他。“我以為你是來找鐘經理的。”她十足的不相信。
  “鐘經理?”他重复她對鐘徹的稱呼。“你是這里的職員?”
  “我沒必要告訴你。”她傲然道,愈看愈覺得他似曾相識,其至連他的聲音听起來也如此的熟悉,熟悉到……“原來這就是你對待客戶的方式。”
  “這完全因人而异。”她回過神,故意露出甜美的假笑。“比方……你!”
  “我?”
  “對。對于一個不懂禮貌的客戶,本公司向來主張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他有些想笑,不過他仍怀疑她是否是公司職員,如果她是,為什么他們從沒見過對方?至少她也該認識公司的老板吧?
  他再度朝她半嘲諷的笑了。“你不怕把客戶赶跑,被上司開除?”
  “公司向來把不懂禮貌的客戶視為拒絕往來戶。”她得意說道。
  “那么不用一個月,‘歐亞’必倒無疑。”他喃喃道,希望她不是“歐亞”的職員,否則他辛苦創立的公司非讓她搞垮不成。“你說什么?”
  他看著她,回到正題。“事實上,我是來找鐘徹的。不過,也算我們有緣份,下班之后我本來打算找你談談。”“找我?我不記得我認識你。”
  “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你是封面人物?”她猜測。
  “不是。”他既感吃惊又有些惱怒。“我們才剛見過面,你忘了嗎?”
  “除非你整過容,否則我一定不曾見過你。”她怀疑他是故意搭訕。
  他失笑。“我這張臉絕對貨真价實。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他決定提醒她。“我不以為李阿花适合你。”
  “李阿花?”她怔了怔,隨即想起昨晚那段插曲。
  她一臉恍然大悟。難怪他的臉龐似曾相識,他的聲音如此耳熟,原來是昨晚那個在她面前嘲笑她的模糊男人。她過于吃惊,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滿意的看著她的表情。“終于想起來了?”
  她瞪著他。“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你找人調查我?”難道他想送她入獄?想到這里,她一臉惶恐。“只是碰巧。”
  他注意到她慌張的神情,清楚她在想些什么,他暗暗把這個有利于他的資料記下來,以備不時之需,例如必要時,他可以拿它來威脅她以達到他的目的。
  他把手伸進口袋里,輕巧的按下鍵。
  “碰巧?”她不相信,“天底下不可能有這么巧的事。你沒有證据,不能抓我的。”他慢條斯理的打量她。“我沒說要抓你,也沒說不抓你。”
  她一臉莫名其妙,隨即她眯起眼來。“你有目的?”“你是個聰明人。”
  “你還沒說出你的目的。”她怒气騰騰,卻又不得不屈居下風。
  “當我的未婚妻。”他想了想,不理她愕然万分的表情。“也許是新娘也不一定。”“你瘋了!”她只能無力的吐出這三個字。
  “我頭腦清醒得很。”他站起來,走到桌前面正對視著他如瘋子的眼神。“我并不是要求你真的成為我的未婚妻,我只是希望你冒充一陣子。”
  “冒充?”她肯定他百分之百是個瘋子,即使她惋惜儀表出眾的他神智不清,她也不得不為自己的安全堪慮。她開始估量從這里到門口的距离。
  他對于她的反應相當气惱。他舒毅從來沒被人當瘋子一樣看待。
  “我不是瘋子!”他強調道:“如果你再看著門,我發誓你的后半輩子會在監牢里瞪著牢門看。”她為這個威脅而不情愿的調回視線。
  “好吧!我可以暫時把你視為正常人,你有話快說吧!”
  “我不是瘋子。”他几乎想掐死她。
  “就算你不是瘋子。”她瞪著他憤怒的眼神,“一個正常人通常不會找陌生人當他的未婚妻甚至是新娘,我們并不熟識。”“不熟識才好。”
  “你有娶陌生人的習慣?”
  他兩手扶著桌面,傾身向前以十足威脅眼神瞪著她。
  “我只是希望你暫時充當,沒有要你真的嫁給我。”
  “原來這就是你騙女人的方式。”
  “你……”他簡直有理說不清。“你想坐牢?”干脆威脅她。
  霏霏非但沒恐慌,反而笑臉對他。“你沒有證据。”
  “沒有證据證明你進丁爾健書房里偷東西?”“可以這么說。”
  “你信不信我還有點影響力?”他揚起眉問道。
  她甜甜笑道。“我相信這社會起碼還有點公理存在,沒有人證、物證,你沒辦法證明我進過丁爾健房里。”“你的确是偷東西。”“那又如何?”
  他微微一笑。“你說沒人證、物證?”他等她點頭后,繼續挂著一副笑容。“人證是我,至于物證嘛!”他從口袋里拿出小型錄音机。“這就是了。”
  霏霏大惊失色,她無法置信的瞪著他。“你都錄下來了?”
  “一句不漏。想不想听?”
  “我不信!沒這么巧,你會隨身帶它。”她絕不相信她的楣運到家。
  他聳聳肩,暗自感激早上舒心蘭把自稱是醫生的交代全仔細錄下來硬塞給他。
  他心里很清楚什么是醫生的交代,全是他父親抱孫心切的嘮叨話,只是他寄居在外,沒辦法整天嘮叨,所以改用這种二流辦法。他早習以為常,所以為了安撫舒家兩老,他順手放進大衣口袋里。
  他敢打賭連這個辦法都是他鬼靈精怪的心蘭姑媽想出來的,而現在卻成為他威脅她的工具。他簡直該死的好運到家了。
  他依舊挂著笑意。“就是這么巧合。你信不信我會把錄音帶交出去?我們只有几面之緣,沒必要幫你隱瞞吧?”霏霏徹底認輸了。
  “你要我幫什么忙,你直說吧!”“做‘冒牌’未婚妻。”
  “‘冒牌’未婚妻?”霏霏不懂。“為什么找我?我們根本不認識對方。”
  “不熟才好,更重要的是,你跟我過去交往的女人完全不同類型。”
  她楞了會儿,問出她的疑惑:“這又有什么關系?”
  “過去交往的女人是不适合做老婆的。”
  “胡說!”她斥責他,無法容忍他如此貶低女性。“你這純粹是大男人主義,是你不想結婚的藉口!”
  他笑笑。“或許你說對了,但我仍然堅持選擇你來配合我的計划。”
  “你可以從過去交往的女人中隨便找一個,我相信她們都會很有默契的配合你。”她大聲道。
  “很遺憾。那些女人并不适合參与這項計划,原因有二:第一、他們會趁著這個机會成為名副其實的舒家大少奶奶。第二、我父親不會相信我結婚的妻子是那些只适合做……”他本想說情婦,但臨時改了口气。“那些只能玩玩的女人。”他含蓄的說道。
  她眨了眨眼。“你找我配合你的計划,而這個計划是由我假冒你未來的妻子?”
  “沒錯。”他很高興她開通了。“你還不想結婚?”
  他坦率地點頭。他需要她完全的配合,所以他必須坦白。
  “所以你找人作假?理由呢?”她忍不住好奇。
  他眼神黯淡下來。“我父親只剩下兩個多月的生命,他希望在他有生之年能見到我和舒奇有個圓滿的婚姻。”
  霏霏有些同情的看著他。“難怪會找人假冒!可是這對你父親不太公平吧?”
  “我不愿見他含恨而死。”他眼底有濃濃的感情。
  “你可以找個你真正喜歡的女孩。”
  “時間來不及了。再說,我還不想結婚。”他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我相信我已經說得夠多了,你的意思如何?”“我有選擇的權利嗎?”
  “沒有。所以,成交了?”他掩不住心喜。
  霏霏點頭。“到時候你會把錄音帶給我。”
  她宁愿做他兩個月的未婚妻也不愿跨進牢里一步。“沒錯。”
  “我可以有個小小的要求嗎?”
  他遲疑了會儿,點點頭,于情于理,他都該報答一下。
  “你和丁爾健真的很熟?”
  “我是他儿子未來的舅子。你打算讓我從他手里拿回昨晚你費盡心思想要偷的或西?”他很明白她在想什么。她點頭。“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他沉默了會儿。“是什么貴重東西?”“一份房地契外加借据。”
  “房地契?”
  她點點頭,吐實。“事實上,那是廿年前安琪修女為了籌大批孩子的生活費,而把孤儿院土地抵押給丁爾健,沒想到十年后房地產飆漲,丁爾健不愿松手,利上加利,一塊土地賣价兩千万,除非我們給足錢,否則兩個月內孤儿院必須搬遷。”
  “借据上應該載明所有條件,你可以上法院告他,沒必要去偷吧!”
  “借据的确載明所有條件,而每一條都對我們不利。”她說到這里就气憤。“他欺騙像安琪修女這樣好的人,借据全是用法文寫的,安琪修女根本看不懂。”
  舒毅歎息,他深知丁爾健的确做得出來這种事。
  “難道那個什么修女不會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嗎?”
  “安琪修女篤信天下只有好人,沒有坏人。”
  舒毅扯動一下嘴角,對于這點不予置評。“好吧,我們互謀其利。”
  必要時,他可以開買回那塊土地,只要她肯答應,讓父親有生之年能夠快樂,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這表示我們成交了?”他有禮地問道。
  “還沒。”她看到他有些暴怒,補充道:“我必須确定需要多久的時間才可以完成我的承諾。”他眼里閃過一抹沉痛。“兩個多月,如果運气好的話。”
  她點頭。“成交。”她伸出手。“成交。”他暗暗松口气,回握住她的手。
  鐘徹走進來,正巧看見這一幕。“徹大哥!”
  鐘徹走進來,微笑之中夾雜些許困惑。“你們認識?”
  “有過一面之緣。”舒毅代霏霏回答。
  “而剛才我听到什么成交……”他好奇的輪流看著兩人。
  “這不關你的事。”舒毅擺明了不讓鐘徹參与。
  “這完全關徹大哥的事。”霏霏堅持。“徹大哥是我在台北的親人,他有權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事。”鐘徹點頭,完全贊成霏霏的說法。
  “我必須确定到頭來是否要跟在傻丫頭后面收拾爛攤子。”
  “徹大哥!”霏霏瞪著他。
  “傻丫頭?”舒毅報以微笑,看著有些惱怒的霏霏。“相當适合。”
  “我不是傻丫頭!”她強調著。“徹大哥,你還沒為我們介紹呢!”
  “我還需要介紹嗎?”鐘徹看著他們。“既然你們都認識了……”
  “我只認識一個李阿花。我叫舒毅。”“藍霏霏。”
  “李阿花?”鐘徹完全摸不著頭腦。“誰是李阿花?”
  舒毅盯著霏霏,笑了。“這得問你的傻丫頭。”他頓了會儿,別有含意的看著鐘徹。“你和霏霏是什么關系?”
  “我們情同兄妹。”鐘徹照實回答:“你想追傻丫頭?”他全身備戰。
  霏霏翻了翻白眼,對于鐘徹這种保護者姿態已經習為常。
  舒毅皺起眉頭。“只是純粹兄妹?”
  “你在胡說什么?我一向以霏霏兄長自居。即使你是我好朋友,想追霏霏也得先過我這關。”
  舒毅為他的答案而松口气。“好吧!我相信你。”他實在沒有余力應付一個外來的第三者,他轉向霏霏。“這件事愈少人知道愈好。目前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除了我們三個……”“還有佳佳。”“佳佳?”
  “對。我現在住她那里,我不可能瞞住她的。”
  舒毅歎息。“她也是你的親人?”他對她沒著了。她點頭。
  “你沒其他親人了?”“在台北沒有。”
  “很好。我還一直緊持愈少人知道愈好呢!”他喃喃道。
  “你不滿意,我可以退出。”
  “我沒任何意見。”他再度瞄鐘徹一眼。“這件事除在場……還有那個佳佳在內,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
  “我守口如瓶。”鐘徹滿口干脆。“雖然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不過我听得出嚴重性,只要我幫得上忙的地方,我絕對義務幫忙。”
  “謝了!”舒毅知道鐘徹講道義,絕對不像舒奇和偉恩天生多嘴。“多個人也好,反正她是你干妹妹,遲早需要你的幫助。”
  鐘徹咧嘴一笑。“沒問題。”他打算稍后找霏霏問清緣由。
  霏霏翻翻白眼,不吭一聲。
  “如果沒事,我先回去了。”舒毅告辭,沒再看她一眼,就走向門邊。
  “等等。”霏霏叫住他,她心里始終有個疑惑。“你不介意回答我一個問題吧?”他轉過身。“我知無不言。”
  “你……交往的那些女人到底跟我有什么不同?”她對這個問題相當好奇。
  鐘徹愣了愣,看向舒毅。
  他只是笑笑。“只有一點不同,她們相當的美麗。”他在咒罵聲中离開。
  他故意遺漏一句話。
  她們看起來世故、圓滑,像是在紅塵中打滾許久,她們血液里流的是冷血、是金錢,她卻不然。清純的外表給人清新的感覺,他相信父親會喜歡上她;更重要的是,她全身上下散發溫暖的感覺,這是相當吸引他的一點。
  他很高興在她還沒喪失這些特質之前,找到了她。她會為他完成計划的。
  鐘徹不顧其他人的眼光怒吼著,一張英俊的臉孔為擔心藍霏霏的安危而扭曲。
  下班后,鐘徹帶霏霏到自助餐小吃一頓。原本他心情极為愉快,但現在他听了霏霏昨晚漏洞百出的計划后,他唯一的念頭就是把這個小笨蛋吊起來責打一頓,把一些理智塞進她的腦子里;她簡直在拿自己的前程做賭注。
  鐘徹發現他的胃口全無。
  平日他是個溫和有禮的男人,但一遇上霏霏,什么禮貌全被她拋諸腦后。
  閉了閉眼,他強忍住滿腔的怒火与遲來的擔憂。
  “徹大哥,你答應我不動怒、不大叫的。”霏霏小心的注意他的神色,隨時准備逃之夭夭。
  早知道他會有這种反應,她就不該一五一十的全說出來。頂多略提一下,扯到她怎么認識舒毅就夠了,何必繪聲繪影,強出風頭。她暗罵自己的愚蠢。
  鐘徹深吸口气,剛吃下的晚餐在他胃里翻攪著。
  他無奈的瞪著她。“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可能會為你帶來什么后果?”他企圖說理。她聳聳肩。“知道,但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你可以來找我。”他略提高聲音。“你拿得出那么一大筆錢嗎?”
  鐘徹抿緊嘴。“我是拿不出那么多錢;不過,至少你可以找我談談,我會想辦法。”他仍為她的大膽舉動而感到心惊肉跳,他甚至不敢想像如果不是舒毅撞上她,而是丁爾健……他再度握緊泛白的拳頭。“我就是不希望你擔心。”
  “所以你自己就想了這种愚蠢的辦法?你知不知道一時的沖動之舉會讓你后半輩子關在牢里?”
  “這不是一時沖動。”她抗議:“這是我想了很多天的好辦法。”
  “這個好辦法為你帶來了什么好處?你拿到房地契還是借据?”他換上嘲諷的冷笑。“沒有。如果沒有舒毅在場,你連脫身都沒法子。”
  她翻翻白眼,忍不住再度反駁:“人有失手,馬有失蹄。舒毅不過是‘适逢’在場,你沒有必要把他捧得像天一樣高吧!”
  “如果沒有他‘适逢’在場,你就會當場被丁爾健逮到,直接送到警察局。他難得說重話:“你這次實在太胡鬧了。”
  “我知道我是太過份了些。可是,除了這辦法,我沒有錢、沒有勢力,又能怎么辦?”她沮喪道。鐘徹耙耙頭發,知道她說的話沒錯。
  “距离丁爾健收回土地還有多久時間?”“兩個月。”
  他皺起眉頭。“兩個月,兩千万……”他想著辦法。
  霏霏笑了笑。“徹大哥,我不打算把你扯進來。”
  “胡說!你是我妹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他想了想。“不試試怎么知道事情行不通?”她眼中綻出光采。“你有辦法?”
  “只有一個辦法蠾V人借錢。”“兩個月內籌兩千万?”
  他聳聳肩,沒打算告訴她,必要時他將賣出在“歐亞”屬于他的股份。
  “徹大哥,我不能讓你背著一身的債務。”她搖搖頭,拒絕他。
  “這是我自愿的。”她仍然搖著頭。“孤儿院的事情由我們自己解決。”
  “你忘了我們情同兄妹?”他提醒她。
  “沒有;但我不能以此為藉口一直拖累你。”她眨眨眼,為他想付出一份心力的努力而感動。“最重要的是,我已經找到人幫我了。”他楞了楞。“誰?”
  “舒毅。”“他?我以為你不喜歡他。”
  “這完全是兩碼子的事。”她皺皺眉。“我們之間存在的只有交易。”
  鐘徹有些了然的點頭。“你為他假扮未婚妻。”
  “而他為我討回房地契。”她流利的接道。
  鐘徹知道舒毅的确有這個能力,但他仍然擔心。“舒毅這個人我是信得過;不過,這樣妥當嗎?”她眨眨眼。不偷不搶,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她省略那段舒毅拿錄音帶威脅她的話。她深知鐘徹的個性,他會逼著舒毅交出那卷帶子,然后退出“歐亞。”他一向無法忍受有人威脅,甚至欺負他的妹妹。
  “而我卻連一點忙都幫不上。”他懊惱道。
  “誰說的!從小到大你一直容忍我,為我出頭、我我擔心,你已經幫了我一輩子都還不清的大忙呢!鐘徹打量著她,笑了。“傻丫頭,你不但會安慰一個老男人的心,而且身价突然暴漲。”他半開玩笑。
  “可惜兩千万的身价只夠做冒牌未婚妻。”她寬心一笑。“只要過了兩個月,孤儿院的孩子們就不用露宿街頭了。”這代表兩個月內你必須像個真正的演員。”他柔聲提醒她:“舒伯父雖然老,但他敏銳的感受絕對不輸任何一個人,如果你沒有盡全心扮演這個角色,你真正的身份很快就會被他識破。”“听起來他似乎很可怕?”
  他搖搖頭。“對于他欣賞的人,他絕不會惡意相向。”
  “而你認為我扮演不好這個角色?”
  鐘徹望著她許久,最后笑容挂在他臉上。
  “不!我知道你,傻丫頭!只要你一旦決心去做的事就一定會完成它。我相信你絕對會讓舒伯父滿意的。”他敢打包票。
  他甚至開始想像舒家其他人看見她的反應會是如何。
  他簡直等不及看見那幅畫面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