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回到家后,已經是晚上的時間了。
  商婷疲憊的看見老古永遠板著一絲不苟的臉孔筆直的站在客廳。
  “如果我猜得沒錯,老古,你在等門。”
  老古始終是一號表情。“婷小姐,晚歸應該先知會我們一聲。”
  商婷滿臉愧色。“對不起,老古。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表哥呢?他該不會也跟你一樣擔心的等著我吧?”
  老古皺起眉頭。“不是擔心。我只是盡職。”他糾正她。
  她咧嘴微笑。“老古,我以為你是天底下少見的誠實人呢!”
  “我是。”他驕傲的回答。
  商婷偏著頭,走到他面前,一臉俏皮樣。“你敢說你不是擔心我?”
  “我是盡職。”他再度強調,兩朵微不可見的紅暈飛上他蒼老多皺的臉上。
  商婷不理他的強詞奪理,蜻蜓點水般輕吻一下他的臉頰。
  老古輕咳數聲,試圖重振他的威嚴。
  “表哥呢?”商婷倒一點也不在意。
  “公司還有事情處理。”老古簡洁的說道。“婷小姐晚餐吃了沒?”
  “沒。我吃不下。”商婷坦白道,眉間多了抹淡淡的憂愁。“今天陪以萌找馮邦,找得又累又餓,但看見以萌那副著急樣,我一點也吃不下。”她完全沒有大小姐的架子,只一逕的把老古當好朋友似的傾訴。
  老古努力保持他的形象,但嘴邊一抹微笑正泛開來。
  他對商婷的好印象正与日俱增。
  “三餐定時是非常重要的,多少吃一點……”老古突然發現自己在哄她,連忙改了語气,那跟他的形象完全不符合。“如果少爺知道婷小姐不吃晚餐,他會擔心得連公事都無心處理。”
  “老古,你說話的口吻好像是我父母似的。”商婷柔聲說道。
  老古無言以對,只是楞楞的瞪著她,似乎這句話對他相當的侮辱。
  “雖然我對父母的印象不深,但我相信如果我父母在世,一定會跟你一樣擔心我的。”商婷眨眨眼,笑了。“我想吃面。”
  老古清清喉嚨。“我馬上回來。”他筆直的轉彎,想進廚房。
  “等等!老古,前几天我在溫室碰到的巨人……叫亞柏吧!他也在這里嗎?”
  “亞柏?”老古眼里有一絲惊訝。“婷小姐問起他……”
  “只是好奇。他也住在這里嗎?”
  老古遲疑的點頭。“亞柏的房子整修,暫時住在這里。”
  她皺起眉。“我來這里几個禮拜,只見過他一面。他討厭我嗎?”
  “不……他怕嚇著婷小姐。”老古小心翼翼的吐實。
  “嚇著我?”商婷想起他可怕的外貌,不避違的承認:“他的長相的确令人畏懼,不過我不以為我會被他嚇住。我商婷不是那么軟弱的女孩。”
  老古不以為然的揚起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回婷小姐只見了亞柏一面,尖叫的聲音傳遍邵家。”
  “我以為他是小偷。”商婷為自己辯白。看見老古不相信的臉孔,“你不信我?”
  老古再度清清喉嚨。“不是不信,只是過度惊訝。”他算是含蓄的說著。
  商婷翻翻白眼。“算了!他現在在這里嗎?”
  老古點點頭。
  “好极了!你去把他請來。”
  老古睜大眼。“婷小姐的意思是……”
  “光我一個人吃面多無聊。不如我們邊吃邊玩。”商婷跟老古談過話后,恢复好心情。
  “玩?”老古猜不出她的想法。
  商婷興致盎然的點頭。“我們來玩扑克或者投骰子也行,人愈多愈好玩。”
  “我們這里不賭博。”老古對于她的提議感到相當震惊。
  “只是小玩,又不是大賭。”她干脆推著他出門。“我以前常玩的。老古,我限你五分鐘之內把亞柏找來,今晚我們玩個通宵。”
  老古仍震惊莫名,只能任著她推出去。
  他沒想到外表可人的商婷竟然會賭博,這似乎讓他有些不能接受。
  他以為的好女孩竟然會賭博!
  他想不到閱人無數的自己也會有失算的一天。
  邵慕堯回到家中,看到的就是這副情景。
  他以為在深夜十一點鐘,商婷應該早上床。但他完全沒想到他會看到這樣令人吃惊的情況。
  客廳的長形桌子早就被移到角落。擺在客廳中內的是亞柏房里的矮桌,商婷坐在地上,一臉喜色的看著手里的一副牌。而老古、亞柏也同樣圍在桌子四周,所不同的是,向來极具自制力的老古苦著一張臉丟掉手里的牌,亞柏則一副無聊的樣子,但他眼里所散發的緊張卻是無庸置疑的。
  終于,商婷興奮的把牌擲到桌上,雙手合十的朝他們拜了拜。
  “承讓,承讓。”她開心地接收亞柏和老古的借据。
  邵慕堯好奇的走過來,注意到老古的狼狽和懊惱的亞柏。
  “你們在玩什么游戲?”他的眼光停在喜孜孜的商婷身上。
  商婷眼一亮,抱著滿堆的借据站起來。“慕堯表哥,你公事處理完了?”
  “顯然是。”他回到主題,看見老古悄悄的和亞柏把矮桌搬离客廳。“你為自己找了新娛樂?”
  商婷露齒而笑。“表哥,你該不會也像老古他們一樣不贊成小賭一番吧?”
  他挑起眉。“小賭?”他看見她手里的借据,好奇的拿起一張來看。“到飯廳和商婷、邵慕堯吃晚飯一個月,亞柏。”他照念著。
  “這是亞柏輸給我的借据。”商婷得意道:“老古說,亞柏天生害羞,所以我用這條件做賭注。”
  “而他輸了,是不是?”邵慕堯輕聲說道,沒想到商婷如此善解人意。“如果你輸了呢?你拿什么做賭注?”
  “我不可能會輸的!以前我几乎以此為生,如果沒有一點技巧,哪能混飯吃?”商婷繼續說道:“表哥,你想不想試試?”
  邵慕堯不置可否的拿起另一張借据。“不必等門,老古。”他又瞄到商婷手上的一張。“面帶微笑,老古。”他帶笑的念著。
  商婷為他解說:“這全是老古不服輸硬簽下的借据。”她皺皺鼻。“我不希望他每天站在門口等著我們回來,雖然他身体硬朗,但他畢竟是個老人了……”
  “你希望他常挂微笑?”他替她補充。
  商婷點點頭。“你不介意吧?老古說,這已經是習慣了,但老古已經七十歲了……”
  “我完全贊成你的意見。”他柔聲說道:“婷婷,你是個好女孩。”
  “表哥,你也是個好男人呀!”她顯然因為他話而感到羞赧。邵慕堯一笑置之。“那是因為你沒見過我的真面目。”他突然憂郁起來。“你看到的只是假象……”他喃喃道。
  “我相信表哥是個好男人。”商婷堅持道:“光從你對待我的態度來說,你是個相當体貼、溫柔的男人,我不相信這只是假象,我也不相信你是故意裝出來的。”
  他只是笑笑。“婷婷,我很開心你如此信任我。”
  “我當然信任你,誰叫你是我表哥!”她甜甜一笑,突然想起以萌的話,注意到充滿書卷气息的邵慕堯是如此的俊美,修長的睫毛為了傾听她的話而如此的靠她……
  驀地,不知道為了什么原因,她臉紅起來。
  “婷婷?”邵慕堯不解的看著她。
  她輕咳一聲,暗罵以萌。如果不是以萌說的話,她才不會產生如此怪异的心境,她甚至注意到邵慕堯墨黑的眸子里有一抹湛藍……
  她惊奇的睜大眼。“慕堯表哥,你是混血儿?”她忍不住脫口而出。
  邵慕堯一楞,然后輕輕地笑了。“我還以為你想說什么呢?”
  “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
  難怪他看起來始終帶有一股貴族般的气勢,深輪廓的俊臉有些外國味道……
  他打斷她的思緒,回答她:“這是隔代遺傳。我祖父跟我一樣擁有同樣顏色的眸子,這得追溯到邵家某一位祖先娶了荷蘭女子。”
  商婷眨眨眼,情難自禁的羡慕起來。
  邵慕堯見了她的表情,輕拉起她的手。“小傻瓜,將來你也會遇見同樣對你傾心的男人。”
  “明天?后天?還是一年、二年?”商婷對于邵慕堯向來坦白。“也許十年后,我都還碰不上一個好男人,但目前有慕堯表哥在,我就心滿意足了。”她的笑容向來可愛。
  邵慕堯無緣由的感到心喜。
  但他只是拍拍她的手。“該休息了。明天早上還有課吧?”
  商婷點點頭,想起明天還必須安撫以萌。
  她道了聲晚安,就上樓睡覺了。
  留下邵慕堯凝視窗外夜景,還有复雜的心思。
  韋詠妮打開門,看到余以森站在外頭。
  她的唇邊綻出一個冷笑。
  這是她早預料到的結果。
  “余先生興致好,來附近走走嗎?”
  “你明白我來的目的。”他沒有低頭的跡象,也沒討好的心情。
  畢竟韋詠妮已經提不起他的興趣。
  她雙手環臂,倨傲的望著他。“余以森也有來找我的一天?”她艷紅的唇嘲弄的勾起。“如果可能,我還真想讓記者看看你求人的樣子。”
  余以森的表情保持一片空白。“我不是來求你,我只是來告訴你一項事實。”
  她聳聳肩,走回客廳。“進來說吧!”
  余以森緩緩走進來。“你到底想要什么代价?”他開門見山的問道。
  韋詠妮只是一逕的冷笑,她轉過身看他。“你想喝些什么?”
  他眯眼。“直接說出你的代价,只要不离譜,我都可以接受。”
  “余家少奶奶。”
  “作夢。”
  韋詠妮的臉扭曲,但又瞬間,她又恢复自制力。“你不考慮?”
  “無須考慮。分手的那天,我就說得很清楚。余家少奶奶,你不配!”
  “即使我有你的孩子?他是你們余家的骨肉!”她在余以森面前總是控制不住自己。
  她恨他的無情,更恨自己愛他的心不變。
  他面不改色。“這孩子不見得是我的。我余以森沒必要戴綠帽子。”
  韋詠妮終于忍不住嘗他一巴掌。“我說過,自從跟了你之后,我沒有其他男人。但你呢!你照樣拜倒在其他女人的腳下,不忠的是你,不是我!”
  余以森開始不耐煩起來。“我并沒有阻止你和其他男人交往。我今天之所以來見你,純粹是希望你拿掉孩子。代价在合理限度內,我可以容忍。”
  “如果我不拿呢?”韋詠妮存心在老虎面前拔毛。“你打算怎樣?跟我同歸于盡?”
  “你不值得!”余以森無比嘲諷。“我給你最后一次机會,你不拿掉孩子,我會讓你知道你付出的代价有多重。”
  “你以為天底下就只有你余以森會報复?”
  他的眼光冷硬下來。“你想嘗嘗身敗名裂的下場?”
  “這正是我要說的。”韋詠妮抱定了宁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心理。余以森的表情絲毫未變。“這是我給你最后的机會,你會后悔你今天所說的話。”他投給她最后一眼,就毫不眷戀的离開了。
  韋詠妮喃喃詛咒著。
  她發誓她會毀了余以森。
  隨后當門鈴響起時,她怨毒的心情突然大好,余以森畢竟對她還有情意。
  她故意慢條斯理整理衣服,才去開門。
  她的內心充滿得意。
  白曼玲剛從英國回來。經過一天的找尋,終于找到了地址上的公寓。
  她正打算走上前按鈴,看見一個高大的男人帶著微不可見的憤怒走出來。
  出于直覺,她避開他,直到他開車离去,她才上前按鈴。
  “余以森,你總算回頭求我了……”開門的是一個世故、嬌艷的美麗女子,她眼里的得意在見到白曼玲的瞬間消失無蹤。
  “你是誰?”韋詠妮气咻咻地問道。
  白曼玲打量她全身上下。
  “小鬼!我在跟你說話,你听見了沒?”她不屑的眼神停留在眼前年輕、稚气的女孩身上。
  “我二十一歲,不是小鬼。”白曼玲帶著濃厚的英國腔。“我叫白曼玲。”
  “白曼玲?我不認識。”韋詠妮正在气頭上,想關上門。
  她立刻上前阻止韋詠妮,她的力道大得出奇。
  韋詠妮有些緊張。“你到底是誰?”
  “我說過,我叫白曼玲,老實說,這個中文名字我已經很久沒用了,連我自己听了都有點生疏。”她譏誚的看著韋詠妮臉上顯而易見的惊慌。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根本不認識你。你不走,我就叫警察。”
  “親姊妹也叫警察?”白曼玲看起來吊儿當的表情讓韋詠呢看了就生厭。
  “親姊妹?”韋詠妮仿佛听到笑話般失笑。“想騙錢也該去騙三歲小孩。我韋詠妮是什么人,你也敢來誆我?”她想關上門,卻再度受到白曼玲的阻止。
  “你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媽咪,我們是同母异父的事實改不了。”她用力推開門,給她一個號碼。
  “你龤身陬妮气得七竅生煙。
  “打呀!”白曼玲厭煩的表情令韋詠妮想狠狠的打她一巴掌,但接下來的一句話奇跡似的改變了她的怒气。
  “我的母親姓黃,叫曼妮。二十二年前跟個英國華僑离開台灣,到英國創業……”她滿意的看見韋詠妮臉上吃惊的表情。
  “你真是我妹妹……”
  韋詠妮遲疑的走向電話。
  以萌沒想到馮邦會在畢業前親自來找她。
  她喜悅的表情一覽無遺,先前的擔心、怀疑全被她拋諸腦后。
  但她沒想到馮邦是專程來要求分手的,這個消息對她而言,仿佛睛天霹靂。
  “為什么……”她虛弱的問道,眼睛已經通紅起來。
  馮邦只是聳聳肩。“我們都還年輕……”
  “這就是你的理由?”以萌不敢相信,她真的不敢相信。“你不是還向我求過婚嗎?我不相信你當初說的全是謊言!”平日害羞的她竟毫無顧忌的喊了起來。
  馮邦著急的四望,擔心有人听見。“小萌,你不必這么大聲。分手在年輕男女間沒什么大不了的,你可以再去找其他适合你的男孩。”
  以萌恍若未聞,淚水遍布她的臉頰,她只是一直搖著頭,不肯接受這項事實。
  “小萌,我真的不适合你……如果不是你緊迫著我室友給你消息,我不會來找你。我們之間也不會弄到這個地步。”
  以萌淚眼目蒙目龍的望著他。“為什么……你怕我爸不答應我們來往嗎?我會說服爸的,你不必擔心……”
  “小萌,你不要明事理,好不好?”馮邦第一次對她流露出不耐煩。“我們之間根本已經不可能了,何必苦苦哀求呢?再說,憑你一個千金小姐,要愛哪一個男人還有得不到的嗎?”
  “我不愛其他男人,我只愛你一個呀!”她哭得連眼都腫了。“馮邦,我有什么讓你不滿意的地方,你直說,我可以為你而改,我們之間……不必鬧到分手這种地步……”
  “你很好!是我不夠格配你,行不行?拜托你別這樣,讓人看見了多沒面子。”
  “馮邦……”
  “小萌,我們都是知識分子,既然我發現我不再愛你,我就必須坦承,對彼此有個交代,你不能再死纏著我不放了。”
  “可是……我愛你……”她抽噎著。
  “如果愛這么容易說出口,就不是愛了。”馮邦板起一張臉。“我出面說明,最主要還是告訴你,以后不必再找我了。就算找到我,我還是不會愛你。”
  “馮邦……”她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我言盡于此。你就當沒我這個人的存在,以后見面也不用向我打招呼,省得彼此尷尬。”馮邦說完,就瀟洒的走了。
  以萌呆呆楞楞的站在那里,淚流不止。
  她愛馮邦甚過她的生命,她無法理解他不再愛她的原因。
  她閉上眼,腦里只清楚的停留一個意識軉J然馮邦不再愛她,她活在世上還有什么意思?
  她沖出校門,沖向車陣。
  雷士霆嚇出了一身冷汗。
  尖銳的煞車聲及時響起,對他而言不是噪音,而是悅耳的天籟。
  他閉上眼,企圖平复仿佛跑了百米的心跳聲,再張開時,他的眼里只有滿滿的怒气。
  雷氏家族的特征似乎無時無刻不跟在他身邊,隨時等著爆發。
  他怒气騰騰地跨出車門,准備發泄他先前受的過度緊張、刺激,卻看見一個像游魂似的女孩,眼神空洞的站在离他車前一寸的地方。
  他的憤怒凌駕理智。
  他走上前,打算罵個痛快。“小姐!你知不知道這里不是人行道?想闖馬路也得擦亮你的眼睛!你想死,我還不想陪你死;如果你想找死,請找別人陪葬。老天!我的車是新買的,還沒跑上一回,就触霉頭,要是真撞上了,我不是賠本了……”他一股腦儿的發泄出來,看見女孩繼續走向馬路中內,他急忙抱住她,閃過迎面而來的車輛。
  “喂!”雷士霆心惊不已。“你真想死呀?”
  女孩的眼睛流下淚。“我要死……我要死……”她不住的低喃著,想掙扎出他的怀抱,走向馬路。
  雷士霆怀疑自己遇上了瘋子。
  “喂!你還好吧?有什么事想不開?何必尋死呢!”今年八成流年不利,碰上這种事。
  而他只不過想開新車出來兜兜風罷了。
  他耙耙頭發。“小姐,我送你回家,好不好?”他自認倒倒楣,既不忍心留她一個人在馬路上“閒逛”,也無法對自己良知負責。
  “我想死………”她只是重复呢喃著,對于雷士霆的問話完全听而不聞。
  雷士霆歎息,注意到她身上背著小皮包。他想了想,干脆把子孩摟到怀里,只手打開小皮包,翻察里頭的小東西。
  他打開放在里頭的皮夾,看見一張字條塞在里頭。
  他震惊莫名,因為他看見邵慕堯的地址,還有一個陌生女孩的名字寫在上頭。
  難道是邵慕堯惹的禍?
  雷士霆馬上搖頭否決。邵慕堯決不是這种男人,這其中必定有原因。
  情勢迫他好人做到底。
  他只有長歎口气。“好吧!我不管你听不听得見,我把你送到邵家,至于以后會發生什么事,可就不關我的事了。你別又尋死尋活的連累我。”他一把抱起她,放進車里。
  除了自歎倒楣外,他還能如何呢?
  他倒想看看平日不苟言笑的邵慕堯做何解釋?
  雷士霆送她到邵家時,邵慕堯正待在書房里,听見一聲尖叫后,他忍不住長歎一聲,放下公事,走出書房。
  他以為商婷已經習慣這里,而他不認為還有什么事能嚇住她。
  他走出去的時候,看見老古、亞柏同時抵達客廳。
  然后他的目光移到雷士霆,還有他怀里抱著的女孩。商婷正震惊而難過的看著她。“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萌,你怎么了?”商婷看了以萌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忍不住落淚。
  邵幕堯快步走過來。“怎么了?”他皺起眉頭。
  老古搖搖頭,指向雷士霆。
  雷士霆急忙為自己划清界線:“我完全跟她沒關系。我也不知道她是誰,純粹是見義勇為。”
  商婷根本沒心听他解釋,她只擔心的看著以萌茫然,紅腫的眼睛。“以萌,到底發生什么事了?你告訴我……”她忍不住鼻酸,一股徘徨的感覺爬上她的心頭。
  以萌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卻不知從何幫起。
  “我要死……”以萌始終呢喃著這句話。
  “以萌!”
  雷士霆聳聳肩。“她從頭到尾只說這三個字,我還是翻她皮夾,才知道她跟你們有關系。”
  邵慕堯當机立斷。“老古,打電話請溫醫師過來。亞柏,把她抱上去。”
  亞柏立刻從雷士霆怀里輕松地抱起以萌。
  商婷急忙為亞柏引路。“來我房里。”她的眼里只有以萌。
  等到客廳里只剩下邵慕堯与雷士霆兩人時,他們彼此對看。
  雷士霆終于打破沉默。“顯然剛才那位慌張的繞著我走來走去的女孩就是你的‘小表妹’?”
  “可以這么說。”
  雷士霆試圖回想她的模樣,但很快的,他就放棄了。
  那時候,他的注意力全在怀里嚷著要自殺的女孩,哪有余力注意其他人?
  “這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會碰上婷婷的朋友?”
  一談及這個,雷士霆的不滿全冒了出來。
  “我只不過開新車兜風,哪知道突然跑出她來。如果不是我緊急煞車,不但我的車成了殺人机器,連我也成了殺人凶手。”他愈說愈气。“要不是我眼明手快,她不但自殺成功,連我將受連累。她怎么不上吊、服安眠藥?甚至切腹自殺都行!干嘛還得拖一個當墊背的?”他簡直火冒三丈,眼看就要上去跟她理論。
  邵慕堯不得不阻止他。
  “士霆,她神智不清,你跟她理論也是白費唇舌。”
  “起碼可以消我气。”雷士霆不情愿的瞪著二樓的房門。“我真不知道當時我怎么會好心的把她送來。我應該讓她被每一輛經過的車子輾過,讓她看看自殺好不好玩!”
  “士霆,你太激動了。”
  邵慕堯心平气和的語气引起他的注意。雷士霆有些吃惊的望著他。“你是邵慕堯?”
  “假如包換。”
  “我怀疑。以前我所認識的邵慕堯似乎不是這樣的。他應該是個比冰石還要冷的男人。我真沒看錯?還是你騙我?”
  邵慕堯不予置評。“你的幽默一年比一年差。”
  “夾雜著真話的幽默感本來就不討人喜歡。”雷士霆擔心的望向二樓。“她會沒事吧?”
  “老古去請邵家的家庭醫生了。”邵慕堯保留道。
  “她一心尋死,一定是碰上了什么傷心事。”雷士霆推測。
  “無論如何,只有等她清醒過來就真相大白了。”邵慕堯眉一揚。“很難得見到你對一個女孩如此關心。”他意有所指。
  雷士霆只有一個答复:“我差點成了殺人凶手,我當然必須知道造成這种結局的原因是什么!”
  邵慕堯對他的答案倒沒多大興趣。“如果你想在這里等出個結果來,或許我們可以在書房等。”
  雷士霆的眼光從二樓房門移到他臉上。
  “何樂而不為呢?反正我也想知道你小表妹的近況。”他突然輕松一笑。“我很慶幸對手不是你,否則我真不知道是否有胜算的机會。”
  邵慕堯沒答話。
  商婷一直待在以萌身邊照顧她。
  她認為以萌會到這种地步,多多少少她也該負些責任。
  她應該多注意以萌、多為朋友盡心,而不是在以萌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自顧自的享受身為邵家小姐的殊榮。
  所以當她看見以萌首次醒來,以清醒的眼光看著她時,她終于松口气,放下心中大石。
  “圓圓?”以萌困惑的看著她,再看看陌生的臥室。
  商婷吸吸鼻子,又哭又笑。“以萌,我不准你以后再這樣嚇我!你知不知道,你嚇這么一次,差點沒嚇走我半條命。”
  “我嚇你?”以萌仍然很虛弱,她企圖搜尋記憶;然后赤裸裸的傷痛呈現在她眼里。
  她的淚水迅速彌漫眼里。“我宁愿自己昏昏沉沉,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記得。”
  “以萌!”
  “我說的是實話。我昏昏沉沉的時候,不會想起馮邦給我的打擊,但現在呢?清醒了,留下的只有滿滿傷心的回憶。”以萌閉上眼,她的眼角流出淚來。
  “以萌,我不准你說這种話!”商婷大聲的否決她的想法。“世界是現實的,天底下不是只有馮邦一個男孩。”
  “但我只愛他一個人。”以萌悲傷的回答。“即使他對我殘忍的提出分手的要求,我還是愛他。”
  商婷不敢相信。“他真的提出了?也許是以訛傳訛,算不得數的。”
  “他親自對我說,還會有假嗎?”
  “我找他理論!他竟敢拋棄你!”商婷為好友感到不值。“如果不成,我找亞柏、老古,甚至慕堯表哥去威脅他。”
  “我不要!”以萌紅著眼。“我已經拉下自尊求過他一次了,我不希望讓你們跟我一樣,把自尊白白送到他腳底下去,任他踐踏。”
  “以萌!”商婷感到气憤。“馮邦有眼無珠,他配不上你!”
  以萌把眼光幽幽的移到她身上。“圓圓,我是不是很差勁?連個心愛的男孩都留不住,我是不是一個毫無魅力的女孩?”
  “不!你當然不是。”商婷立刻反駁她的想法。“你善良、溫柔,就連我也比不上你。是馮邦瞎了眼睛,看不見你的好處。這种男孩不值得愛,也不配得到愛。以萌,為這种男孩自殺不值得。”
  以萌哭了,已經紅腫的眼睛掉下更多淚水。
  商婷慌張起來,想安慰她。“以萌,為馮邦這种人哭是浪費眼淚……”
  “不!我不是為他哭。早在我想自殺前,我的淚水就已經為他哭盡。”以萌感激的看著商婷。“我是為你的話而哭,圓圓,我好高興這輩子能交到像你這樣的朋友。”
  商婷咬著唇,強顏歡笑。“既然如此,你以后就不准有自殺這念頭,否則我跟你絕交。”她的淚珠在眼眶里打轉。
  “我不會想自殺了。人死的念頭只有一次就夠了。”以萌仿佛把一切看淡了似的。“圓圓,這几天我住在這里,方便嗎?”
  “你愛住多久都可以。”商婷的腦海里迅速形成一個計划,她繼續說道:“反正我在邵家也滿無聊,有你陪著我住,我開心都來不及,怎么會不方便呢?”
  “邵慕堯會答應嗎?”
  “慕堯表哥會答應的。”商婷緊握住以萌伸出來的手,望著她蒼白無血色的臉頰,商婷不禁鼻酸了。“以萌,需要我通知余伯父嗎?”
  “不!”以萌費力但堅決的否決。“我不要讓爸他們知道這件事。圓圓,你千万別告訴他們,我不想讓他們為我出气。”
  商婷皺起眉。“你還關心馮邦?”
  “我只是不想把事情鬧大而已。”以萌直視著她。“我差點沒跪下來求他,我已經夠丟臉了,我不要爸他們跟著我丟臉。反正他們不常回家,他們不會知道的,圓圓,答應我!”
  商婷持怀疑態度。“好吧!你不說,我就不說。”她注意到以萌的倦意,擠出笑來。“你該休息了。好好的睡一覺,醒了就什么事都沒了。”她站起來。
  “真的什么事都沒了?”以萌喃喃自語,眼神有些茫然。
  “余以萌!”商婷表面裝出生气的模樣,實則心疼不已。
  以萌勉強笑了笑。“我不會胡思亂想的,等我醒了,你會來看我吧?”她不想孤獨一人,那會讓她想起馮邦,想起她的哀求、馮邦的無動于衷。
  她宁愿死了算了,也不愿再想起那些事。
  “我會的。”她為以萌蓋好棉被。“你一張開眼睛,我就會陪在你身邊,直到你終于發現我是個多嘴婆為止。”
  以萌安心的閉上眼。
  就在商婷輕悄悄准備离開房間時,以萌突然開口:“圓圓,放棄你的想法。”
  商婷吃惊的回過頭。
  “我不許你找馮邦理論。”以萌仍然閉著眼。
  “你……怎么知道?”她斯斯艾艾的問道,臉上有股被抓到的狼狽。
  “如果你不了解你,我還算是你朋友嗎?我雖然沒國色天香的美貌,但我不笨。我知道你腦子里在想些什么,別找馮邦理論,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他平靜的說道。
  商婷滿臉不平。“我不是要找他理論,我是想狠狠的打他几巴掌,讓他知道既然你這么愛他,他何忍拒絕你!”她把先前隱藏的憤憤不平一股腦儿的渲瀉出來。
  “我們之間沒緣分。圓圓,我不想再听到有關他的事了。你不會去找他?”
  商婷過了半晌,才不情愿的回答:“不會。”
  “謝謝你。”以萌不再說話。
  商婷在門邊盯了好一會,才打開門。她看見邵慕堯安靜的站在門外。
  她輕輕地關上房門,投入邵慕堯張開的怀抱里。
  然后她終于將所有為以萌感到心疼、委屈、不平的淚水全發泄而出。
  韋詠妮發現她的客戶減少了。
  連續一個月以來,服飾店的顧客一日比一日少,就連老主顧也不見蹤跡。聰明的她立刻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她立刻找來雷士霆。
  她不相信她會斗不了余以森。
  她冰冷的美麗眸子充滿恨意。“我要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們征信社到底是怎么做事的?”
  雷士霆冷靜的望著她。“韋小姐,雷氏征信社在台灣是信譽最好的一家,如果我不滿意,你盡可以找別家。”如果不是礙著余以森的請求,他老早就不想為她做事了。
  他活了三十几年才發現女人充滿复仇的欲念是多么的可怕!他同情余以森,但更同情韋詠妮。因為他知道光憑一個韋詠妮是斗不過余以森的。
  韋詠妮的臉色稍稍緩和下來,她知道雷士霆說的是實話。
  “好吧!最近你們征信社查到什么消息?”她改個方式,口气也沒先前憤怒。
  “余以森在這几個禮拜仍然約不同的女人出去。除此之外,他在進行一項報复行動。”雷士霆將余以森告訴他的話轉述。
  “報复行動?”韋詠妮的心涼了半截。“他真不顧我們之間的情意?”她喃喃道。
  “韋小姐,余以森這個人不好惹,你……何不就此罷手?”
  “不!”韋詠妮一听見他的話,立刻翻臉。“除非他肯回心轉意,否則要我罷手是不可能的。”她斬釘截鐵的拒絕。
  “即使到頭來身敗名裂、傾家蕩產?”
  “就算同歸于盡,我也甘心。只要毀了他,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她沒注意到雷士霆一抹擔憂的神色。“雷先生,你能查得到他的報复行動嗎?我愿意出高价,只要你能辦得到。”
  雷士霆一揚眉。“事實上,這并不簡單,但雷氏征信社提供最完美的消息。余以森想要讓你在台灣待不下去。他目前第一項步驟就是打垮‘詠妮’服飾店,如果你想收手,還來得及。”
  韋詠妮專注于余以森的計划。“他想切斷我的經濟來源?”她冷笑。“他以為這樣就會讓我放棄,离開台灣?他完全錯了。”
  “錯了?”雷士霆為余以森探听消息,即使這違反了他的本性与征信社的宗旨,他也只有認了。
  “在台灣并不是有錢就能操作一切。”韋詠妮自顧自的拋下這句話后,就住口不言。她轉向雷士霆說道:“雷先生,我希望你們能盡一切力量查出他所有的行蹤,還有他所有約過的女人,尤其是他對我所有不利的計划,价錢方面我不會虧待你們,只要你查出我所想要的消息!”
  雷士霆表情一片空白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他了解余以森与她分手的原因。他相信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接受复仇欲望如此強烈的女人。
  他很慶幸他未曾碰上過像韋詠妮這樣的女人。
  他真的很慶幸。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