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啊——啊——啊——”持續的尖叫聲在小小的電影院響起,像是配合那電影的恐怖程度,而极盡所能的尖叫出來。
  這家電影院說大不大,說小倒也不算小,成天播著比其它城鎮晚一步的影片。年輕一輩早去台北闖天下,這小鎮上只剩下五十歲以上的老人,當然也不乏少數胸無大志的年輕人;而月兔就是其中之一。
  只見這小小的電影院里充滿了月兔高分貝的唯一尖叫聲,沒辦法嘛!這電影院里除了几個老人坐在前頭之外,就剩她一個未成年少女,要她不制造點音響,難不成還讓那些老人尖叫?太過無聊的下場就是到電影院來消磨時間,外加發泄心中怨气,不趁此時尖叫,又待何時?所以她用盡全力的大叫,還不時補充水分,瞧她隔壁的座椅上起碼有一打飲料等著她。
  只見前頭几個老人回過頭來,一臉惊嚇的表情,電影里的劇情沒嚇死他們,這月兔的尖叫聲倒是先嚇出他們的心髒病來了!
  “阿兔,你也來看電影?”撫著心口的福伯大聲說著。
  “是啊,福伯!要不要喝紅茶?”月兔隔空丟几個罐飲料過去。別看這群老人起碼也有六十歲以上,要論身手,月兔可是佩服得緊。
  “阿兔,今天就你一個人來鎮上?”這群老人一見有聊天的對象,就連電影也懶得看了。反正今天播的是洋片,他們壓根儿就沒興趣。
  “對啊!今天沒事做,所以來看看嘛。”
  “胡扯!怎么會沒事做?你們七仙女是我從小看到大的,你六個姊姊都有男朋友了,你怎么不跟男朋友一起出去玩?”另一個壽伯加入談話。
  “沒啦!我沒啦。”
  “什么沒啦?在鎮上誰不知道你們丁家出美女,要說沒有男孩子追,不給人笑掉大牙才怪!”
  這就是人怕出名,豬怕肥,更別談一個小鎮上風聲傳得有多快!若有自稱第一目擊證人看見某人受傷了,只怕等傳遍小鎮時,這某人已經被傳成出殯去了!小鎮就是這樣,人家不要事實,反而把流言當寶。尤其鎮上居民都知道丁家六女差不多全推銷出去了,怎可能只剩七女還窩在家里發霉,連個知心男友都沒有?說出去誰信啊?
  丁家一家都是女孩子。最大的已出嫁,最小的剛從高職畢業,很平凡的一個多產家庭,唯一稱得上不平凡的大概就是月兔五歲那年會被人綁架過吧?
  其實說綁架只是丁家人的猜測。當年月兔自個儿在三合院的庭院前玩耍,玩著玩著人就不見了,本以為她到小鎮上玩,可是日落西山卻還不見蹤影。他們在小鎮上挨家挨戶的打听,就是沒人見過小月兔,丁家人這才慌了,連夜召集親友——實際上,是小鎮上所有的居民全放棄睡眠,跑出來尋人。因為小月兔的滿月酒可是每個人都去喝過的,倒不是說丁父在當地有多德高望重,而是因為在這不過几百人的小鎮上,每個人在街上遇到了都會熱情的打招呼。沒辦法嘛!誰叫鎮小人少,大伙儿都熟得很。
  所以那晚全鎮居民一人發一只手電筒,徹夜不眠的搜尋小月兔,最后還是鎮上的男孩子在小鎮東邊的廢虛里找到她。据說當時小月兔正十分香甜的躺在里頭睡覺,怀里還抱著一個珠寶盒,上頭刻著一頭老鷹,底部的花紋隱約可見是三朵未開的荷花。這本也沒多稀奇,更奇的是,事后丁父問及小月兔怀里的珠寶盒從何而來,她又是怎么跑到廢墟里去的?這小月兔唯一的答案只有三個字:不知道。
  她是不知道嘛!她唯一的記憶就只有在前院跳房子,下一刻就醒在丁母怀里。至于其中十几個鐘頭里到底發生過什么事,她是什么也記不得了。就連她自己也覺得奇怪,當時丁母要將那個珠寶盒交給警方,可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月兔就是很堅持的要留下它。丁母不肯,她就哭;丁父她罵,她就鬧,反正才五歲而已,就已經把女人那套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本領全學會了。總之到最后,丁父拗不過她,只好把它給偷偷留了下來。不過說也奇怪,自從留下那珠寶盒后,自幻体弱多病的她不但身体逐漸恢复健康,而且還成了小黑炭一個。
  小小的個頭,蜜色的皮膚,一張瓜子臉上鑲著大大的眼睛,算不上漂亮那型。丁家的女孩子共有七個,個個像是芙蓉出水,漂亮得連鄰鎮年紀相仿的男子都跑來追求,唯獨她丁月兔活像營養不良的干扁四季豆。都已經快二十歲的人了,六姊的追求者竟然還拿糖哄她吃!這算什么?難不成要她當一輩子的大儿童?一輩子讓人拿糖哄她?
  要怪真該怪丁家二老!
  倒不是說怪丁母把她生得平凡、生得普通,該怪的應該是丁父。丁家七個女儿,依序排列分別叫:丁美女、丁仙女、丁嫦娥、丁如花、丁西施、丁芙蓉,每個都是上乘美女級,獨獨她例外——出生那天正好是八月十五月圓之時,正是老爺遙望月亮吃月餅、拉肚子的時候。所以呢,想當然爾,嫦娥已經讓老三捷足先登了,總不能用吳剛、桂樹之名嘛!所以名副其實的“月兔”之名自然落在她身上。想當年老大出生的時候,丁父看見身邊美女護士,靈机一動,才有今日丁美女之名;而當年電視正在播“西施”,所以老爺自然替甫出生的老五娶了這名;沒辦法!這是丁父的習慣。
  反正自知与美女級人物無緣,也不見什么追求者,所以求學時期月兔也不怕晒傷寶貝肌膚,每天都騎腳踏車上學,晒了個黑炭臉,就連現在每天無聊到小鎮唯一的電影院去打發時間,她都穿條牛仔褲,直接跳上腳踏車,就往電影院騎去。
  偏偏今天一大早,老媽再三叮嚀她:
  “說什么你也得去接你的干哥,要是不接,你老爸會生气的。”
  “那關我什么事?”月兔很气憤她的時間被剝奪。實不相瞞,那所謂的干哥就是當年追求六姊,拿糖哄她的男人。
  “媽,要接他可以叫六姊去,干嘛叫我?我還有事要做耶!”
  “你有什么事好做?”丁母白了她一眼。“還不是老往電影院跑!養你這么大,好歹也該盡點孝道,不會連老媽的話都不听吧?”
  “六姊呢?”月兔气呼呼的說:“她跑到哪里去了?舊情人回來,她應該跑第一才能感人啊!”說不定她還可以拍照留念,順便寄去參展,其感人肺腑的樣子搞不好還能拿個冠軍回來呢!
  “傻孩子。”丁母拿鏟子輕輕敲了她一下。“現在你六姊有男朋友了,小心被你六姊听見,找罵捱。”
  “好,我跟他又不熟!”
  “人家可是你的干哥,怎么會不熟?想當年她還買糖哄你,對了!這几年你生日,他不是都有寄巧克力過來嗎?還說不熟?人家胤倫可是很疼你的。”
  她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小孩子,還成天送我巧克力,八成他想舊情复燃……不對,當年是六姊甩他的,應該是要找我做和事佬。媽!你有沒有跟他說六姊有男朋友了?”
  “有啊,我暗示他好几次了,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沒有?”
  “那他還回來干什么?”月兔很不滿。“不是听老爸說,他在台北闖得不錯吧?雖然這里是他的故鄉,但這里已經沒有他的親人了,他回來度假啊?”
  丁母突然神秘兮兮的靠近她,用很興奮的口气對她說:
  “前几天我听見你老爸跟胤倫通電話。好像他這次回來是想找個老婆唷。”
  “八成是想跟六姊舊情复燃啦!”
  “我也不知道。總之,這是我的命令,你不听就不要給我回來。你干哥坐下午二點的火車,沒有看到人,我是不會讓你進家門的啦!”丁母很豪爽的將月兔以及那輛破腳踏車踢出家門。
  這哪有天理嘛!
  竟然有母親會為了一個外人赶女儿出門!打死都不會有人相信!所以她才到電影院消磨時間,外加出出心中積郁的悶气。看看腕上的表,也差不多一點半了,該去火車站等人了,她今晚還想走進家門吃晚飯呢!就算再怎么討厭他,還是得去接他。有什么辦法呢?
  “阿兔,听你阿爸說,今天阿倫要回來,是不是?小鎮上傳來傳去就是那几句話,一有新聞每個人都挂在嘴上!其實這本也無可厚非,但一談起那個“干哥”,她就是很不爽。
  “是啦。”月兔盡量擠出笑臉“看看時間,我也該去接他了。福伯、壽伯、祿伯,下回有空再聊,我先走了。”她赶緊溜出電影院,也不管這電影是否只上演到一半。
  反正他來關她屁事?只要避不見面總沒錯吧?
  至于是什么原因讓她如此討厭他,她也說不上來。唯一能擺上台面的理由大概就是:他是第一個在她十三歲以后,還當她是無齒儿童似的拿棉花糖啊、麥芽糖什么的來哄她;干脆當她是個嬰儿拿奶拿來哄她不是更省事?
  該死!反正她就是討厭他。
  討厭一個人還需要理由嗎?
  輦輦
  瞄了一下表,月兔很不耐煩的換了換重心,火車誤點,讓她足足多等了半個鐘頭。也不是說她沒有耐心,只是要去接一個討厭的人,又要她像白痴一樣站在月台上等,如果不是十分有肚量的人,只怕她早就掉頭走了。不是她不等人,是他先遲到的。
  記得第一次見而,朱胤倫大約二十一歲左右,是時下一般高高瘦瘦的男孩,听說在他十二歲以前是住在這小鎮上,后來朱家舉家北遷,一直到十年后才隨著一幫朋友回來度假,順便尋訪故鄉——這是他自己說的,她可是不這么認為。
  也就是那時候,他發現原來在這种小鎮上竟然還有像六姊那般芙蓉出水的美女,自然賣力追求,外加討好她這個小妹,不時送送她糖果什么的,十五歲那年還寄來芭比娃娃。天!他到底以為她是几歲?六、七歲的小孩子?還是沒斷奶的娃儿?簡直是笑死人了!若不是當年老爸看他這么疼她,干脆順水推舟的要她認他做干哥,說什么她也不會把他當作親人看。要認他做干哥倒不如認一頭牛!她忿忿想道。如果當年老爸知道他疼她是有目的的,大概就不會叫她認他做干哥了吧?
  其實她對他的印象也不是很深。那個年紀正是在忙著和青春痘作戰的日子,哪里記得六姊的男朋友長得是一副蠢樣,還是什么樣子?反正是人就是了!她拚命回想:他大概有一對濃密的眉毛,她記得當他得意洋洋的時候,那對眉會微微上揚。嘴巴嘛,好像略為寬厚,記得那時老媽還說他這种人不會薄情寡意,要她多看著點;還有那雙眼睛,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像是也跟著笑似的,總是彎起來,很少看到有男人笑起來是這种樣子,像是心無城府似的!根据這些記憶應該可以認出他來……
  好像就是他耶!
  月兔蹙起眉,很努力的望著站在月台上的男人——剛才太過沉浸在回憶里,這才發現原來火車已經到站了,幸虧這站下車的旅客少,否則她還真不知該怎么個找法。
  只見那男人四周張望了會儿,月兔甚至還來不及躲起來,眼尖的他就看見月兔站在柱子旁,于是馬上大步朝她走來,臉上還挂著一副虛偽至极的笑容。真可惜,要是她動作快一點,赶緊溜掉,說不定他沒見到有人來接他,一個火大,搭下班火車回台北最好!
  “月兔妹妹?”他揚起眉,站定在她面前。虛假惡心的溫柔聲音差點沒讓月兔跑到就近的化妝間去大吐特吐。
  他以為他是誰?竟敢叫得這么親熱!
  “月兔?”他等待她的答覆。
  她微笑點頭,以同樣的虛假回應他。
  “我是。你就是胤倫哥哥吧?沒想到几年不見,你還能認出我來。”她喊他名字的時候,雞皮疙瘩掉一地。
  “每年你生日的時候,干媽總會寄一張全家福的照片給我。”他笑著揉揉她的頭。“你個儿最小,卻老站在最后面,要不仔細看,還真看不見你呢!”
  看不見最好!難怪老媽每年生日總堅持要照一張全家福,原來是專門寄給他。老媽干嘛這么費心費力?只不過是個干哥而已,又不是將來的六姊夫,難不成老媽真以為六姊會回心轉意?
  想到這里,月兔偏著頭,這才仔細發現到——
  原來這朱胤倫長得還不賴。十年前那种高高瘦瘦、活像竹竿的模樣早不复蹤跡,取而代之的是寬闊的肩、修長有力的腿。要是他一個不高興,一掌朝她打來,八成會像是打蒼蠅般輕松俐落不留痕跡,所以她最好小心點,誰知道十年前笑口常開的男子如今會變得如何?也許暴躁易怒也不一定……
  “丫頭,在想心事?”
  “沒有。我在想你的行李呢?”
  他晃晃左手拎的背包。“這就是啦!”
  她眯起眼。“老媽說你打算度個長假。”
  “是啊。”他頓了頓,墨鏡后的眸子停駐在她的臉蛋上。“丫頭,你還是在生我的气,嗯?”
  “生气?”她無辜的睜大眼。“怎么會呢?你是我干哥嘛!就算你曾經把旱鴨子的我丟進水里,害我喝了好几口水,還讓我從腳踏車上一路摔下河堤,我都不會計較;更別提你讓我從樹上摔下來了!老實說,雖然躺了几個星期不能走路,不過我是那种不會記恨的人,我連到底發生什么事,都忘個一干二淨了,又怎么會記恨呢?”
  忘了才怪!朱胤倫不禁苦笑。
  要真忘了,她還能一字不漏的全說出來?光瞧她一臉虛偽可笑的表情,就知道她是舊仇未忘,恐怕連新恨也一塊儿加上了——不過話又說回來,最近几年兩人一南一北,還不曾見過,他怎么可能又做出讓她怨憤的新仇來?在電話里,干媽還說這月兔對他寄來的巧克力、糖果什么的,全置之不理,還干脆丟給家里養的小貓小狗吃!就連他一個大男人去百貨公司當著收銀小姐怪异的眼光所買下的芭比娃娃,都讓她拿去壓箱底了,這還會像是不記仇的樣子嗎?
  尤其當他步出月台時,看見那輛破舊腳踏車,他開始怀疑月兔恨他的地步恐怕比他所預料的深多了。
  “上車吧。”
  “上車?”
  “喂,雖然你在台北住了几年,但也不至于听不懂中文吧?”擋著驕陽,她眯眼看著站在陰影下的胤倫。
  “你載不動我。”他堅持,光看她那副小個頭,要真能推動他一步,他干脆直接跳河還來是快些。
  “誰說的?上回六姊的男朋友還是我載他過去的……”她一時不察,說溜了嘴,很小心的盯著他面無表情的臉孔。“你——知道了吧?”
  “听干她提過。”
  她一步當二步跳過去,很豪爽的拍拍他的肩。
  “失戀沒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世上又不是只有六姊一個美人儿。”她頓了頓,鼓勵他道:“不是我偏心,說實話,你比李大哥強多了!是六姊沒眼光,不然現在你就是我六姊夫了。不過話說回來,要是當初你強悍一些,說不定六姊就不會被搶走了。”她的安慰詞還真有一套,說到最后反倒是他的不對了。
  不過,看他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月兔開始怀疑他是強裝出來的。六姊在他心底一定還很重要,要不然他才不會強迫自己裝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一股無由來的刺痛像是利刃穿過她的心髒,讓她一時呼吸停頓,說不出話來。
  “丫頭,你沒事吧?”他關切的問。
  “當然沒事啦!別說我沒警告你,六姊婚期定在十月,現在李大哥每到晚餐時間准時到家里報到,你自己看著辦吧。”她轉身就往腳踏車走去。
  而他側朝附近的雜貨店走去。
  “喂!你干嘛?”她叫不住他,只得等在外頭。
  她早知道她不會如此這般順利的接他回去。若是他對六姊還是有情,今晚可有好戲看了!單單看這三角關系就比電影精彩多了,最重要的是連票錢也甭付,多省錢啊!也許還可以拿去年生日時老爸送的V12來個全程錄影,去參加某節日甄選,保准得第一。
  不過單就現在的朱胤倫來看,實在是比李大哥強多了。李高泰生就一副老實相,文文弱弱的身子像是一陣風來就會被吹跑。難怪常听三姊說現在台灣健康有型的男人是拿著手電筒也找不到几個!而這所謂健康有型的男人大概就是指像朱胤倫這种男人吧?
  正在想著時,朱胤倫已從雜貨店中走出來了,而一頂草帽就這么蓋下來,遮住了她的視線,她一拉起帽子就看見那張似笑非笑的臉龐。
  “丫頭,南台灣的驕陽我可是領教過的,要是沒頂帽子遮陽,只怕還沒到家,你就已經中暑了。”
  “才不可能——”見他邁大步朝腳踏車走去,她不得不賣力跟上前。“我住在這里好歹也有二十年了,早習慣了。”
  他聳聳肩,橫著把背包放在前頭的菜藍里。“丫頭,上車。”
  “你坐錯位子了。”
  “沒錯,你坐在后頭。要抱緊唷!十年沒騎過腳踏車,要是害你摔下去,我可不負責。”听那聲音還含著隱約的笑意,好像中了什么特大號的頭獎。
  八成是悲傷過度了,她想。最好此時還是不要違背他的意思,免得一把菜刀追著她跑也未可知……菜刀?對!回頭要叫老媽把水果刀、菜刀,反正只要是尖銳物品全給藏起來,以防他一個眼紅,不但拿刀砍六姊,說不定連她一家子都給砍死了,那可就慘了!
  “丫頭,又在做白日夢了?”他捏捏她的鼻頭。
  “大哥,我二十歲了,別老把我當小孩子看。”她白了他一眼,臉上還無緣無故的泛紅呢!難不成真讓他給說中了?想想這里的太陽還真毒,也許她是中暑了也不一定。
  “我知道。丫頭,上車吧。”
  她不情不愿的坐在后座。
  “抱緊啊!丫頭。要是受傷,我可沒辦法向干爸交代。”墨鏡后的眼睛似乎閃閃發亮,讓月兔的心漏跳了一拍,令她怀疑她的心髒是否有問題?難道年紀輕輕的就得了心髒病?一整天下來一顆心不是狂跳不已,就是突然停擺,也許明儿個應該到診所儿去瞧瞧,要是得了什么絕症也好趁早寫下遺書,以免抱憾离去——
  一個震動,嚇得她不得不抱住他的腰,免得摔下去,以至于她沒發現前頭的他,嘴角正泛起笑意,在墨鏡后的那雙眼眸——
  正是老謀深算的得意眼神。
  輦輦
  預料中的大戰并未如月兔所以為的迅速開戰。
  當兩個男人見面的剎那,六姊略為尷尬的笑一笑后,胤倫只是大方的伸出手,向李高泰自我介紹,一場原本預計煙霧彌漫的戰爭就這樣消弭于無形之中,虧她還拿著一架V12在他們身邊打轉,期盼拍下一些精彩畫面,可惜六姊只是暗白她一眼,而那姓朱的干哥只是好笑的揉揉她的頭,就逕自跟老爸、老媽說話去了。
  “死小兔!你是存心討打是不是?”晚餐過后,丁芙蓉拉著月兔到廚房說話,留下男人們在客廳談天,丁家老媽則上樓替胤倫換上新床單、新枕頭。至于其他姊妹早遠嫁台灣各縣市去了。
  “六姊,你拉我來廚房就是為了這件事?”月兔剛洗完澡,換上一件圓領T恤,一條百慕達短褲,濕濕的頭發還編著兩條麻花辮,看起來就像是個國中生。
  “你少裝沒事樣!”芙容狠狠的擰她一把,讓月兔哀號一聲。“晚餐前,你拿V12在客廳里晃來晃去想干什么你以為我不知道?”
  “想拍一些精彩畫面嘍!難得三巨頭會聚一堂,如果不留下一些珍貴畫面,誰知道以后還有沒有机會啊?”月兔很無辜的說道。
  從小她就被迫學會說謊而面不改色。其實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姊姊們的男友多如過江之鯽,有一陣子還編號登記,見了人就對號喊人,看見二號人選登門拜訪,還不能說姊姊跟一號人選出去玩,要說參加社團什么的。所以從小月兔說謊可是臉不紅气不喘,也不認為說謊有什么不對,善意的謊言嘛!
  “什么珍貴畫面?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兔,我跟你可沒仇,你也不必這樣報复我吧?”芙蓉一想起先前幸災樂禍的月兔就有气。“你知不知道這樣做讓高泰很沒面子?”
  “追求你本來就要具備厚臉皮的神功嘛!”月兔眨眨眼。“再說,既然李大哥就要成為我的姊夫了,起碼也得先适應我的幽默感。”
  “死丫頭!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老爸、老媽親生的。芙蓉咕噥著,把一肚子气發泄在碗盤上。
  “是啊。”月兔很惋惜的說:“十歲那年我還特地偷看戶口名薄,計划去找親生父母,沒想到我還真是老爸他們生的。”
  “你不是說真的吧?”芙蓉當她在開玩笑。
  “再真也不過了。六姊,你對干哥有沒有死灰复燃的感覺?”月兔好奇問道。
  “你想干嘛?我可先警告你,別亂點鴛鴦譜!我對高泰可是一心一意,如果你敢亂來,看我敢不敢切斷姊妹關系?”
  說也奇怪,丁芙蓉當年好歹也是學校公認的第一美女,同時也是小鎮上認同的美女,每年游客來到小鎮上,總會對丁氏姊妹投以惊艷的目光——除丁月兔之外。她的追求者可是大排長龍,其中也不乏出色者,偏偏丁芙蓉就是看上了長相平凡、身材中等的李高泰。第一次介紹給丁家人的時候,月兔還以為天上下起紅雨來。這可不是她夸張,實在是從十二歲起就有不少被圍堵經驗的芙蓉——所謂圍堵就是每天總有人守在校門口、丁家門口,反正常出常入的地點,都有不少痴心男子守候著。而芙蓉每每受邀出去玩,對象不是相貌出眾的,就是高大威猛的;很像現在的朱胤倫,所以七年前李高泰出現時,她實在不看好此人前景。不過令丁家人跌破眼鏡的是,這段感情非但沒因時間轉淡,反而在今年十月就要下嫁于此男子,可惜偏偏此時又出現了朱胤倫這號人物。這种复雜精彩的三角關系,實在讓月兔看得目不暇給,恨不得每天守候在這三人身旁,靜觀其變。
  不過話說回來,自從見了那姓朱的后,一想到他与六姊舊情复燃,她的胸口就不太舒服,像是經過猛烈撞擊之后又歸于停擺的地步。
  “丫頭,又在作白日夢了?”不知何時,朱胤倫站在她身后,拉拉她新編的辮子。
  芙蓉奇怪的看了他們一眼。
  “你進來干嘛?要是讓老媽看見,一定又嘮叨我們讓男人進廚房來。”月兔看見他又恨又喜的,這种經驗還是頭一遭。
  他露出洁白的牙齒。“我只是想提醒你一聲,收禮物時間到了。”
  “收禮物時間?”
  他點點,拉起她的手,朝客廳走去。
  “丫頭,你不會以為我帶兩串香蕉來吧?”
  她蹙起眉。“我不是小孩子了,要是你以為可以收買我,那可輪到你作白日夢了。”她低語,本以為會在客廳停下,不料他竟沒停下之意,而那丁父和未來姊夫正朝著他們別有用意的笑著。趁她還來不及轉過念頭,竟然讓他給帶出門外去了。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
  胤倫深吸口气。“這里的空气不錯。”
  “比起台北,是不錯了,如果你是想讓我幫你說好話,我勸你死了心算了,六姊就要做十月新娘了,你要是敢從中作梗,丁家人不會放過你的。”
  胤倫笑了笑,打量著她。“丫頭,有沒有听過丑小鴨變天鵝的故事?”
  “你就是要跟我說這個?”她已經把他當神病看待了。
  “現在我打算向這只漂亮的天鵝求婚。”他微笑道。
  她愣了愣,情緒不由自主的陷入低潮。
  “你——是來求婚的?”
  “十年的時間,我相信應該夠她准備了。”
  她微張著嘴,迅速盤算小鎮上待字閨中的少女。
  “丫頭,難道你沒話可說嗎?”他揚揚眉,說道。
  “我?我很——吃惊。”她結巴起來。“我以為你只是來度個長假,就回台北。”天!為什么听見這消息,她會難過得連話也說不完整?莫非是為了將來沒好戲可看?
  “丫頭,有沒有談過戀愛?”他突然變得有些僵硬。
  “沒有。”
  他松了口气,說道:“二十歲應該是可以談個戀愛的年紀。這鎮上應該有不少和你年紀相仿的男孩子。”
  “是有不少,不過年紀与我相仿的少女也不少,你問卷調查啊?”
  不是她自卑,實在是誰會喜歡上一個貌不出眾,還像個黑炭的女孩?再加上她沒有那种戀愛的心情,所以至今仍沒有一個喜歡的男孩。
  “我總得問清楚有沒有第三者的存在。”他對上她略微困惑的眼光,習慣性的揉揉她的頭發。“既然你沒有追求者,我也安心了。”
  “我以為你打算求婚的。”
  “我正在求婚,你看不出來嗎?”
  月兔不解的回頭看看:沒半個人——
  “但這里沒有人啊!”
  “除了我之外,這時還站著一個人,不是嗎?”胤倫很有耐心的說,看著月兔繞著他一圈,仔細看看方圓百里之內到底有沒有人,如果有望眼鏡,八成她還會貫徹到底的瞧瞧這鎮上還有哪個人不要命的站在街上。
  “你一定有近視眼,要不就是亂視,哪儿站著人了?”月兔就只差沒跳進池塘里去看看到底有沒有人躲在里頭。
  他長歎口气,無奈的托起她四處張望的臉蛋。
  “丫頭,這里就只有我們兩個。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你了。”
  “我?”
  胤倫這才發現——
  原來這小妮子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他不禁苦笑連連。
  “傻瓜,難道你還不了解我在向你求婚嗎?”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