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章


  裴家牧場位于關外的東北方,打從裴家在此打下根基起,好歹也有近二百年的歷史了。初時不過几百畝的土地,后歷經裴家各代主子致力打理,以擴充領地為首務,至今已有万余頃的土地。尤其到了裴穆清這一代,裴家牧場儼然已成了一個小小的王國。光是牧童就有上百人,更別說如果站在裴家領地上往四周放眼望去,那望不盡的一大片產業有多壯觀了!
  也難怪鄰近牧場的主子見了他莫不敬畏三分。不是他們天生卑賤,生來就矮人一截,只因為這裴穆清雖年約不過三十,但卻是不可小覷之輩,光是瞧他接手裴家牧場不過短短七年的時間,就使附近方圓万頃的土地盡歸入裴家的名下!還有那出了名的裴家馬——關外的牧場就屬裴家最有識馬的眼光,而大家都公認,如果能得到裴家馬廄里的其中一匹千里駒,哪怕是要他們變賣了所有的家產也值得。更別提裴主子年紀輕輕的,但他那具有遠見的眼光可是眾人望塵莫及的。几年前,他便在牧場北邊弄了几個礦場采礦,如今更傳出似乎已挖到金礦的風聲,簡直羡煞了其他牧場的主子。
  也莫怪眾人瞧見他無不想盡辦法巴結逢迎、阿諛諂媚,尤其在他博得關外霸主之名后,更是令眾人又羡又妒的。
  這日,他們匆匆從市集回來后,裴穆清當下便將小乞儿扔給富海處理,還下達一個命令——沒洗干淨前,不准從澡盆里爬起來。想想,還真是自己多管閒事、自找麻煩!先前是怎么想要收容這小子的?令他十分想不透,莫非是難得的好心?想著想著,已跨步走入了前廳。
  前廳里坐著一名高大的男子,貌似蓮花,不過那眉間的英气蓋過了他原先的脂粉味。
  “大哥,盼了你一上午,總算給我盼到了。”這名男子微笑著開口:“先前我還道是出了什么事?瞧你的神情,只怕是又讓殺人魔給逃了?”
  原來這名男子便是楊明——裴穆清的八拜之交。年前剛從關內回來,原本生性喜好流浪的他,在關內可是數一數二的“賞金獵人”,不少土匪盜賊只要听到楊明這二字,莫不立刻逃之夭夭。如今,也不知他是發了什么瘋,竟能甘心舍棄緝盜的巨額賞金,而回到關外專心打理牧場。這回若不是為了追捕殺人魔,只怕楊明仍一頭栽在楊家牧場里,至今還沒机會和裴穆清見面呢!
  裴穆清皺了皺眉頭,這才想起殺人魔之事。先前為了那小乞儿,竟連此等大事也忘個一干二淨了……
  “大哥?”
  裴穆清回過神,瞧見楊明古怪的眼神,歎道:
  “想來你也是一無所獲了?”
  “那殺人魔的同伙身手不賴——”楊明咳了咳。“本來我是有把握捉到他的,只是一時失神,讓他給逃了。”他瞧了裴穆清一眼,低道:“不過,我親眼瞧見他逃進了這里。”
  “這里?!”裴穆清可震惊得很,一時間倒忘了那小乞儿。
  楊明點點頭、一臉的嚴肅。“我也沒料到他會逃進這儿,本以為他只是暫避風頭,治療臂上的刀傷。先前交手時他挨了我一刀,雖說不深,但若不及時醫治,只怕也會失血過多。但我守在外頭至今,可不曾見到有什么可疑人物出來,我擔心——”
  “擔心是自己人?”
  楊明點了點頭,輕歎道:
  “若是果真如此,只怕要找出此人就難上加難了!尤其是敵在暗,我在明。成天有個這樣的人環伺在側,那滋味我可受不住。大哥,你可要注意了——”他正要靠近裴穆清,忽地掩了鼻,后退數步。“大哥,你可是跳進糞坑里去了?”那一臉滑稽相直讓裴穆清啼笑皆非。
  “相去無几了。”正在自嘲的當儿,富海匆匆忙忙地從后院跑進來。
  “少爺!不好啦——”富海气喘如牛。
  “急急忙忙的,可是發生什么大事啦?富海。”楊明打趣道,不過仍是掩著鼻。先前他因為憂慮,倒也不曾注意到空气中多了股什么怪味,如今那臭味可是益發的難聞。若不是顧念著結拜之情,只怕他早逃之夭夭了,哪里還會站在這里忍受裴穆清身上的异味?不過,楊明可不敢直言,還不是怕被裴穆清那凌厲的目光殺個几刀!
  坦白說,楊明的個性不拘小節,幽默而喜歡說笑,任誰也料想不到不苟言笑的裴穆清竟會和幽默成性的楊明義結金蘭!老實說,就連楊明自個儿也不太明白當年怎會和那個難得酒醉的裴穆清結成了八拜之交!
  “少爺,那乞儿——那乞儿不允我幫他脫衣洗澡,還賞了我一拳。”富海指指左臉的紅腫,几乎哭了起來。“若不是我娘硬拖著他進澡盆,只怕這會儿我早被他給打下門牙了。先前我就道這乞儿不識好歹,哪里懂得少爺的苦心?讓他將來不愁吃穿有什么不好?偏偏想做乞丐……”
  “他在哪里?”裴穆清無視富海的嘮叨。
  “少爺,依我之見,干脆再讓他回去做乞丐算了!狗改不了吃屎,他天生就是乞丐命,誰也改不了……”
  “他在哪里!?”裴穆清的語气沉了沉,目光如刀。
  “后院柴房里,我娘正在看著他,少爺——”富海連話都還沒說完,裴穆清就走了出去。他本想追上去,卻讓楊明給阻住了。
  “富海,這事似乎有趣得緊,你先別走,坐下來好好說給我听。”楊明硬是拖住一臉哭相的富海。
  至于那裴穆清——
  一進了后院,便听見那震耳欲聾,連死人都會從墳墓里被吵醒的尖叫聲——當然還包括咒罵聲,似乎所有最下流的肮髒字眼全讓這小乞儿給罵盡了。若不是念在他初進裴家,不知裴家的規矩,否則裴穆清定會親自將他的嘴巴洗得干干淨淨。
  “我不要洗澡!不要啦!”水聲掩蓋住了咒罵聲,不多時,又傳來一聲模糊的尖叫:“你想淹死我啊——”他罵盡裴家的祖宗十八代,外加他們的后代子孫。
  輕歎口气,裴穆清認命地推開柴房的門,打算這小乞丐若是不愿意自個儿清除身上的异味,他可是要動手幫忙了,屆時非脫他個三、五層皮不可——
  才剛想完,他就給愣住了。
  大概打從出生以來,這是唯一的一次,能讓裴穆清當場說不出話來。
  他一直以為小乞丐是“他”,豈料事實全不如他所想的那般——
  “少爺,你一個大男人家怎么能突然闖進來?”富大娘吃惊的聲音傳來,喚醒了愣在原地的裴穆清——富大娘的原意本是提醒裴家主子能自動离去,免得別人說閒話。哪知裴穆清非但沒半點离去的意思,反倒一雙冷眼直勾勾地盯著小乞儿。
  “該死的你!”小乞儿一瞧見是他,也顧不得是不是光著身子,竟一腳跨出澡盆,眼見就要沖上前去了,若不是富大娘及時拉住了她,只怕這后果會不堪設想。
  “姑娘家要有姑娘家的樣。”富大娘嘴里雖是嘮嘮叨叨,胖胖的身子可是遮住了裴穆清的奇异目光,“少爺,你還是先出去吧!若是讓旁人知道您一個大男人瞧見了姑娘家赤裸著身子,那可就不好了。這里一切有我,您盡管放心。
  裴穆清隨意地瞥了一眼富大娘,又瞧見她身后的小乞儿朝他齜牙咧嘴,像是隨時會扑上來似的,不禁大感好笑。
  “有种你就別走!”小乞儿威脅地叫嚷,小小的拳頭緊握著。
  “我可沒說過要走。”裴穆清跨前一步,逼得富大娘不得不讓開身子。“小乞儿,你的名字呢?”
  “不告訴你。”她气呼呼地,才不管他奇怪的目光。先前仗著富大娘身寬体胖,硬是押著她入澡盆,讓她嗆了好几口水,又起碼脫了她一層皮,這些罪刑她可是數得仔細,打算全算到這巨人頭上,他有种不走最好!有本事一對……一對一?听起來就不怎么公平,瞧他一身肌肉,她豈會笨到任他打嗎?當然不,最好趁他不備,讓他也嘗嘗搓下一層皮的滋味有多好受!
  “少爺!”富大娘從沒如此尷尬過。
  這還是頭一回瞧見一個姑娘家膽敢同裴穆清挑釁,尤其又是在此等情況之下!再加上裴穆清不知避嫌——后者,可是讓富大娘大大的不解。裴穆清乃是裴家牧場的主子,對于女人家縱然談不上怜香惜玉,卻也懂得以禮待之,偏偏遇上了眼前這小姑娘,什么禮數似乎全給忘了。若不是她見多識廣,恐怕如今早已昏厥過去。
  “你淨瞧些什么?沒瞧見是不是?”小乞儿沒好气地說道。
  這一句低咆本應讓裴穆清收斂目光——至少稍具紳士的男人應該如此。偏偏裴穆清仿佛听而不聞,像是存心挑釁似的,干脆從頭至尾看個夠。那放肆的眼光上由俏臉,下至柳腰,可沒一處輕易放過,還溜轉了好几圈。虧得富大娘先前好歹脫了她一層皮,讓她天生粉嫩細致的肌膚完全顯現出來,否則裴穆清會以為這丫頭天生膚色就足比黑炭呢!
  他的目光溜回气呼呼的俏臉上,冷笑道:
  “一身排骨,不瞧也罷!”擺明了就是瞧不起她。
  “你——”她正欲反駁,哪知肚皮餓得咕嚕嚕的猛叫著,讓裴穆清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你笑什么?”她的臉紅了紅。
  瞧他笑得古里古怪,也不知在笑什么,還笑得這般賊里賊气,讓人瞧了就好生不舒服!不過話說回來,他憑什么如此這般肆無忌憚的瞧著她”就憑他買下了她嗎?呸!她可是抵死也不承認。
  其實在被一路拖回來的時候,她便想好了對策,決心趁著眾人不備時逃离這鬼牧場!不過在此之前,她非要這巨人受點苦……不!是要他大大地受苦,最好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竟敢拆散她和爹爹,最好他將來娶個青面獠牙、虎背熊腰的老婆,將他管得死死的……
  一個冷不防,她大聲打了個噴嚏。敢情是受涼了,瞧這澡盆里的水都成了冷水,也難怪會著涼了。她現在又接二連三的打了數個噴嚏——雖是如此,俏臉上的美目可還是惡狠狠地瞪著他,像是要吃了他似的。就只可惜紅呼呼的鼻頭破坏了刻意營造的恨意,反而突顯了她的狼狽。
  只見裴穆清皺了皺眉頭,吩咐富大娘:
  “回頭找件适合這小鬼的衣服,免得凍死了。”頓了頓,繼續道:“待一切打理好,就帶她到書房來。”他雖說是在和富大娘說話,但目光還是直盯著小乞儿那因气煞而脹紅的臉蛋。
  “誰要到什么鬼書房……”一個噴嚏打散了她的咒罵。一瞧見裴穆清連理也不理地便要走出柴房,她急罵道:“有本事你就留下來,咱們一對一的決斗,你要是打不過我,就讓我走。喂!你倒是听見了沒有?”話尾未消失,又讓富大娘押進了澡盆里。憑著富大娘的肥胖身軀,想當然爾,她非得屈服在她的力量之下不可,甚至連掙扎的余地也沒有。
  該死!這還不全怪那個巨人?若不是他,她何以會淪落到這般田地?她气极了,正欲暗自咒罵,一個張嘴,又喝了好几口水,而且還是污濁得緊的洗澡水!
  她簡直恨死了裴穆清。
  輦輦
  打從認識他以來,楊明就不曾見過裴穆清有如此的好心情——從柴房一路走來,竟面泛笑意,這可是十分難得的事。若不是楊明對自個儿的眼力絕對自豪,只怕他還當自己認錯了人。尤其先前听富海談及裴穆清好心收留的小乞儿……坦白說,認識裴穆清這么多年,還是頭一遭發現原來裴家人竟還有這點殘余的善心。如有可能,他倒想瞧瞧那潑辣的小乞丐究竟是何等角色,竟能令他的結拜大哥大發慈悲?不過這只是想想罷了,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待辦,于是乎与裴穆清在書房中商議后,他便赶往高家庄,先行追尋線索去了。
  裴穆清待楊明离去之后,便吩咐廚子准備糕點,送到書房——此舉自然引起裴家大廚的惊愕。裴家牧場上至裴穆清,下至馬僮,可不曾有過吃點心的紀錄,而且三十年如一日。敢情今儿個是吹了什么怪風,引得裴穆清神智失常?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那書房外吵吵鬧鬧地又是三字經又是咒罵聲的,繼而書房門冷不防地被推開了,滾進來一個丫頭,緊跟在后頭的正是富大娘。
  “殺人啦!”那小丫頭又叫又喊:“你這肥婆娘!有种就把你主子叫出來,別仗著你塊頭大就想欺侮我,我警告你!我可不是好惹的……”她得意地瞧著富大娘滿頭大汗的直喘著。
  活該!誰叫這肥婆娘敢招惹她?硬是逼她洗那心不甘、情不愿的澡,雖說身子清爽的味道讓她聞起來舒服极了,不過那活像是脫了一層皮的痛苦可是要好好的討回來!不消說,這富大娘便是她的目標,本來想讓她一嘗水淹的滋味,就只可惜自個儿力量不夠,加上餓了三天,哪能跟這肥婆娘比?沒先讓她給壓死就算不錯了。瞧她一路從柴房被硬推到這鬼地方,身上的瘀青少說也要好几天才能退得了。雖說這已是家常便飯,不過可也難受得緊,就差沒掉下眼淚。也虧得她一生硬骨頭,要不然此時此刻不哇哇大哭才怪!
  “富大娘,你先下去吧!”裴穆清冷冷的聲音從她身后傳來。
  她猛地回頭,只見裴穆清正雙臂環胸,站在桃木桌前盯著她瞧,那表情可是一貫的空白,瞧不出什么來。老實說,她是最討厭這种人的,一張死板板的臉,天生就是用來嚇人的!不過話說回來,她也不是給嚇大的……頂多,是讓他“小嚇一番”罷了。她接著以十五年來從沒有過的迅速由地上爬了起來。要怪就怪富大娘替她找來的襦裙太長了,害她連連跌跤,好不丟人。
  “可是,少爺,這丫頭潑辣得很——”
  “下去吧。”
  富大娘只得不吭一聲地退出了書房。
  “喂!你——”她惡狠狠地插腰示威,本想上前一步,不巧又踩到過長的裙尾,而差點跌個四腳朝天。若不是裴穆清及時扶住她,只怕這會儿她俏挺的鼻梁就要給跌斷了。
  但她可沒半點感激之意,反而更加恨起他來。要不是他以銀兩誘惑老爹,老爹又豈會輕易地賣掉她?她又怎么來到這鳥不生蛋的鬼牧場!?
  她用力掙脫他的鉗制——也幸得他有心暫時放開她,否則這一拉一扯,后果就難料了。
  退了几步,她才敢昂起臉蛋,惡狠狠地朝空揮拳。
  “該死的你!到底怎樣才肯放我走?”瞧他一臉無所謂的態度,好吧!硬的不成,來軟的!歹列她小乞儿也在江湖上混了十几年,才不會硬充死硬派,用軟的她也行。
  她扁了扁嘴,盡量用很緩和的語气說道:
  “好吧!算我不對,我認錯了。我不該在市集里朝你又打又罵的。千不該万不該,都是我的錯!你就大人大量原諒我,放我一馬吧!來世哪怕做牛做馬,我也心甘情愿。”她戲還算做得不錯吧?怎么他一點反應也沒有?一雙濃眉大眼就是淨盯著她瞧,也不知瞧些什么?又不是沒看過!
  見他好半晌沒反應,她有些急了。
  “喂,你倒是說話啊!”
  裴穆清嘴角一揚:“不管怎么個瞧法,你現在著上一身衣衫,比起先前在柴房里的那副模樣要俏麗得多了。”分明是看不起她嘛!
  她身上所穿的這件可是富大娘的一個高頭大馬的丫環那里拿來的,穿在她身上非但不合身,還十分可笑,那件雪白衫子松垮垮的穿在她身上,別說沒有腰身,就連胸前也是一片平坦。況且,瞧她動作粗魯,沒個姑娘家的樣子,自然穿起女裝來就顯得十分不自然了。
  而這裴穆清卻贊她俏麗!
  這當然不是因為情人眼里出西施,而是分明瞧她不起、存心嘲弄她。
  這小乞儿也不是痴傻之輩,倒也能分辨褒貶。
  若是依她平日的性子,裴穆清肯定要遭利爪抓傷。偏偏如今處在人家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自然得先委曲求全一番,他說什么就當沒听到便是。
  她努力地掀了掀嘴角,露出最卑微的笑容——很淡也很僵硬。大概是有始以來第一次向外人低頭吧。
  別瞧她從小跟著老爹行乞,但骨子里還挺硬的,可不會低聲下气地向人乞求過。這點跟她老爹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這大概也是老乞丐輕易賣了她的原因之一吧?誰叫她天生骨頭硬,留在身邊不但不能多討些米食,還白分一碗飯,說什么也划不來。
  她咬了咬牙。雖是暗咒他祖宗十八代,不過還是細聲細气地開了口:
  “您大概……不!絕對是這里的主子。先前進來,瞧見這里人手挺多的,算來算去也不缺我一個,我又不諳女紅,也不懂廚房之事,更別談赶什么牛啊馬的了……”她一想到寬廣無際的牧場上竟有數不盡的牛馬羊,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長這么大,她還是頭一遭見到這些活生生的動物,而且吨位還真不是蓋的!
  “您干脆就放了我,現在去追我老爹,一定還能赶得及,你就發發慈悲,成全小乞儿我吧!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會永銘于心。”最后,干脆朝他合掌拜了拜,就差沒跪地叩首了。
  “他真是你爹?”裴穆清回想老丐的所為。
  “當然是,他養了我十余年,不是親爹還會是誰?”
  裴穆清蹙了蹙眉頭。倘若真是如此,更不可讓她回到老丐身邊,誰知下一回他又會將這骨瘦如柴的小丫環給賣到哪里去?搞不好是什么煙花之地——
  思及此,他几乎無法想像過去十余年來,這丫頭是怎么過的?現在,就算那老丐有心要討回她,他也不可能放她回去再過那种三餐不繼、顛沛流离的生活,只因——
  他無奈地歎息,不是他不肯,而是他無法做到。
  而這沒法解釋的心理是怎么來的?他仍摸不透。他就是固執地要讓這丫頭片子留下來。他甚至在頭一眼見到她的時候,便有股奇怪的感覺從心底升起,至于是何种奇怪的感覺,至今他仍是弄不清楚。坦白說,這還是三十年來頭一遭有此感覺。也難怪他會不解。
  對上她熱切期盼的目光,他回過神來。
  “丫頭,你的名字呢?”
  “我憑什么要告訴你……”頓了頓,她饑渴地瞧見他正從桃木桌上拿起的糕點,那肚子甚至背叛地叫了起來。
  他揚了揚眉:“嗯?想吃嗎?”他咬了一口,很小的一口。老實說,對于甜食,他向來一點興趣也沒有。若不是為了套她的話,堂堂七尺之軀又怎會去吃女人家愛吃的東西?
  她用力地吞了吞口水,眼里早已沒有裴穆清的存在,一雙杏眼里只看見香甜可口的綠豆糕。
  “我可以吃嗎?”舔了舔唇,她小聲地問。
  “先說你的名字。”
  “我——我沒有名字。”她的口水差點就流了出來。
  他的一雙劍眉皺了起來:“沒有名字?”
  她想了想——目光仍死盯著糕點。
  “爹偶爾喊我死小子、小乞丐。”她坦言道,肚子繼續咕嚕嚕地叫。
  裴穆清再問:
  “你從小便跟著你爹乞討?”
  “打出娘胎就是啦!你可別反悔,說了要給我吃就要給我吃,男子漢大丈夫一諾千金。倘若你騙了我,我可是要四處去說,讓人家知道你淨騙弱女子!”
  一來好笑,一來不忍她繼續餓下去,天知道她有多久沒討到半點食物了!瞧她餓坏了的模樣,他心中一時起了怜惜之心,雖說他仍沒有得到答案,但還是先將那盤糕點遞給她。
  哪知她也不懂什么禮教、含蓄,抓起糕點便是一口硬塞進嘴里,也顧不得咬碎什么的,一個接著一個,塞得小嘴滿滿的,不少屑儿還沾在臉上呢!
  “丫頭,你几天未進食了?”
  她連口也舍不得開,只用指頭比了個“三”字,便囫輪吞棗起來,似乎巴不得一口气全吞了下去似的。若不是裴穆清端來一杯茶水,只怕她真要噎死在當場了。
  雖是心疼她三日不曾進食,仍是勸告一句:
  “丫頭,吃慢些!吃完了,廚房里還多得是。”他語气微微軟化,還拿袖尾用力拭去她嘴角的殘屑。
  她只顧著將滿嘴的食物吞咽下去,整個小臉蛋脹得紅扑扑的,也沒空去理他在干些什么,反正吃最重要,其他的擺一旁。
  以往跟著老爹一起乞討,總要讓老爹先吃飽了,剩下的才輪到她,哪能像今天這般有精致糕點可讓她吃個飽?天知道有多少年都沒吃飽過了!想來住在這鬼牧場還真不錯——當下去意就打消了泰半。
  待她吃完了,才拍拍鼓脹的肚皮,雖是不雅,但是裴穆清也沒說些什么。
  “吃飽了?”他問。
  她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了几圈,又從瓷盤上拿了個熱呼呼的糕點塞在腰際,才用力地點了點頭:“吃飽了。”
  裴穆清的雙眼連貶也不曾眨過一下,說道:
  “待會儿讓個丫環帶你去房間,你先好好的休息一番。”他的命令不容反駁。
  她也真的沒反駁,這點倒讓他大感訝异。他原以為還得經過一番激烈抗爭呢!
  他哪知她是心怀鬼胎?她心想,既然此地有如此美食,她何需急著离去?干脆留他個几天,好好享受享受,臨走之際再偷几個糕點去找老爹,讓他嘗嘗人間竟也有如此美味。
  一陣訝然之后,裴穆清又豈會看不出她的心思呢?當下只是笑了笑,也不點破,就任由丫環帶她去“裴園。”
  瞧她一臉倦容,一天下來也算是受了不少折騰,干脆先讓她吃飽睡足。至于其他的……明儿個再說吧!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