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自從知道裴格正打算在裴家牧場住几天后,弄蝶就想盡辦法去整他。頭一個晚上吃飯的時候,她挺得意地拿起一雙竹筷俐落地夾起菜來,裴穆清雖未有任何贊美之詞,但他唇邊卻泛起淡淡的笑意,她也挺滿足了——其實想想倒也是奇怪,她干嘛這般在乎他的看法?雖說他也算是她的衣食父母,但也不必這般在乎他嘛!不過,她只是想想而已,反正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待辦。
  這所謂更重要的事當然是——
  看好戲嘛。
  當裴格正入座后,那椅腳突然斷成兩截,讓他摔個四腳朝天,她不由得低聲竊笑起來,而那富海也在一旁偷笑。原來弄蝶和富海同是幕后主謀,因為他們都看不慣裴格正這般趾高气昂的孔雀相,所以暫為盟友,就盼能赶跑這流里流气的紈褲子弟。當然,此舉雖未遭到裴穆清的責罵,卻也招來他冷冷一瞥,仿佛知道這一切都是她所為。
  本以為在裴穆清的默許下可以無法無天,所以与富海悄悄商議后,她又在裴格正的食物中放巴豆,讓裴格正一個晚上連跑茅房數次,哪知一回了房,裴穆清一臉冷漠的走進來,不顧她抗議,命令她坐在椅子上,開始說教起來。說教內容不外乎——淑女所為莫過于女紅刺繡,念念書,最好棋琴書畫樣樣精通,哪可淨想些鬼點子整人——坦白說,若是知道,逞一時之快的后果要听他嘮嘮叨叨,如讓裴格正抽一頓鞭子還來得痛快些。
  不過,說教歸說教。可沒一會儿工夫她就夢周公去了,再也不理會他的責罵怒吼。直到隔日醒來,發覺自個儿正四平八穩的躺在床上,雖不知是怎么上床的,但總算逃過一劫。等阿珠伺候她梳洗過后,便又溜到內院去,想找富海問清楚到底誰是彭寡婦——
  說來好笑,昨晚裴穆清同裴格正的談話她有九成九是听不懂的。偏偏彭寡婦那三個字卻深入她耳,想忘都忘不掉,也不知自個儿是著了什么魔,竟想知道那姓彭的寡婦究竟与裴穆清是何關系?听裴格正所言,那彭寡婦似是天仙般的美人,就不知美到何种程度?且与那姓裴的似乎交情非淺,讓她听了好生妒忌——
  妒忌?呸!她是發了什么瘋會去妒忌彭寡婦?她怎可能會為了那裴穆清而吃醋?瞧他整日這般虐待她,要她學騎馬不說,又要文雅地拾筷而食,如今更是添上說教一項,不是虐待是什么?若不是因為寄人檐下,她說什么也不會乖乖的听訓于裴穆清。不過,說歸說,進了內廳,一瞧見裴穆清,還不是不自覺地芳心大悅,一溜煙的跑了過去。
  裴穆清一听急切的足音,不消抬頭便知來者何人。唉!想這裴家牧場向來平靜得很,但自從來了這丫頭片子后,可就熱鬧許多,偶爾打從遠處就听見她如小麻雀似的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听富海言道,他离去的半個月間,她還聚集了几個丫環組成一支彩球隊,沒事便在旁院踢踢玩玩,好不熱鬧——
  輕歎口气,他招了招手,要她過來。
  “丫頭,你來得正好,我正要叫人去找你,過來瞧瞧你喜歡些什么玩藝儿?”
  弄蝶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瞧見內廳里除了裴穆清之外,還有一名肥胖的商人。而擦得晶亮的圓桌上擱著各式各樣的布料,旁邊還有几個打開的珠寶盒,里頭擺放了不少女人家用的玩藝儿。
  “裴少爺,上回我來的時候,還不曾見過這可愛的小姑娘,沒想到不過半年的工夫,您就娶了妻子,瞧夫人多福相!將來肯定是多子多孫。”這商人嘴溜得很,一來是為自個儿多攬些生意;二來是在關外經商,這么多年來還是頭一遭見裴穆清愿意為一個女孩儿光顧這些玩藝。若不是自己的妻子,還會有誰能得裴穆清如此的寵愛?
  回想半年前來此時,這丫頭還未出現,伴在裴穆清身邊的是個天仙般的美人,听旁人說是一個寡婦人家。那一回,裴穆清在添購了牧場所需之后,本想就此打發了他,這時那位寡婦卻從珠帘后走了出來,硬是纏著裴穆清買些女人家的玩藝送她。這裴穆清倒也干脆得很,直接吩咐他,無論那寡婦買了些什么,全都記在他的帳上,說完便出去同人打獵去了。他還記當時那寡婦的臉色難看极了!今儿個可就不同了,瞧這裴穆清卻愿意為這小丫頭細心挑選,那簡直是一反常態。說來說去,還不是這丫頭有福气,竟能深得這位關外霸主的寵愛。
  听這商人猜測她是裴穆清的妻子,弄蝶的臉蛋不覺紅了紅。偷偷瞧了一眼裴穆清,見他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她只好也低下頭去好奇地摸摸珠寶盒里的花鈿、簪子,心里頭盤算著得花几文錢才能買上一支?瞧上頭精細的圖樣,必然价值不菲。
  “丫頭,可有喜歡的?”
  “喜歡是喜歡,可就是身無分文,想買也買不起。”其實弄蝶買的欲望不大,想想以她的身份,哪敢著望有一天能戴上這些玩藝儿?因此她隨口道:“我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是吃你的,用你的,哪還需要添購什么玩藝?一來是不需要;二來是兩袖清風——難不成你想送我?”話才說完,就瞧見裴穆清嘴角含笑地盯著她。
  愣了愣,她張大嘴:
  “你真的要送我?”
  “你自個儿挑吧。”他笑道。
  她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了轉,心思也轉了好几回,終于點點頭,答道:
  “既然你要送我,那我就不客气嘍!”不拿白不拿。
  若是往后他一個不高興,將她赶出了裴家牧場,到時也好有盤纏去找老爹。想想這些珠寶首飾若是換成了黃金白銀,那可是一生吃喝不盡。
  “想都別想!”他看出她的想法,“若是讓我知道你拿去當舖換銀兩,你這條小命就不保了。”
  “誰說我要拿去當舖了?”她也顧不了俏臉上那一大片紅暈。“是你多想了!只是我打從小時起便不曾用這种玩藝,所以一時拿不定主意買些什么罷了。”她想說的是——干嘛這般會瞧人心思?這樣自己豈不是連一點秘密都不敢有了嗎?
  裴穆清只是揚了揚眉,倒也懶得与她反駁。
  “夫人,不如就由我來為你介紹几种上好的貨色吧!”商人可不想白白失去一筆大生意,急忙從珠寶盒里拿出几支出色的簪子。“只要是我張大郎賣的貨品,絕對是一等一的好。像這犀玉大簪、點翠卷荷簪全是目前京城最流行的玩藝。你若嫌這簪子太過華麗,不如就選這‘臥兔儿’。”張大朗拿出一個白絨絨、有點類似現代人的帽子的頭箍。“這北方的冬天可不是普通的冷,瞧夫人好似江南人,必受不住這北方的寒气,這‘臥兔儿’既可用來裝飾,又可為夫人御寒,算得上很實用。”他說得是天花亂墜,弄蝶看得是眼花繚亂。
  一會儿是簪子,一會儿是取暖之物,她好奇地摸摸那臥兔儿,還當真暖和得很,害得她忍不住多摸了兩下。就不知這价錢是如何?若是貴得很,她也不好意思讓裴穆清付錢。雖說這牧場大得很,可到底有多大?她是一點概念也沒有。再說,管理這般龐大的牧場,必定所費不貲,若是吃垮了他,她可就沒衣食父母啦——這是她自個儿為裴穆清節省銀兩的一套說法,不然還真不知道自個儿干嘛為他這般省錢?
  裴穆清朝張大郎點了點頭,只見這張大郎喜不自胜的急忙將臥兔儿擺在圓桌的另一端,介紹起別的貨品了。
  “夫人,你要不要瞧瞧這京城婦女染指甲的玩藝?這可是上等貨,是將凰仙花放在小缸里反复搗碎,再加上少量的明礬所制成,保證三個月里絕不褪色。”見弄蝶一臉茫然樣,張大郎更是努力地解說著,就盼她能通通買下。不過他在意的可不是弄蝶的反應,他只要一看見裴穆清輕輕點一下頭,便急忙拿起剛才介紹的玩藝儿擱在一旁——那就表示裴穆清全都要了。
  才一會儿工夫,只見又是胭脂,又是簪子,又是繡花鞋面堆了滿滿一小圓桌。最后的壓軸好戲便是她千里迢迢由中土各省份所帶來的布料。
  他翻出箱底的好几層輕如柔翼的布料攤在桌上,讓弄蝶好一陣子看呆了。
  “夫人,不瞞您說,這布料又分絲、綾、羅、絹、綢、緞、錦等等。這每樣又有若干品种,像這蘇州有花羅、素羅、秋羅;嘉興有素綢、花綢、凌綢,本來這几塊布料是打算自個儿帶回家送給我那婆娘的,不過今儿個見了夫人也算有緣,若你喜歡,算個半价也不是問題。這几塊布料還是我特地跑到產地去親自挑選的,你是要嫌布料太素了也沒關系,下半年我再請個師傅為你繡上几朵花呀還是鳥的。不管你喜歡的是蘇繡、顧繡還是京繡,全包在我身上!”他說得口沫橫飛,忍不住先喝了口茶。這還是頭一遭做生意做得這般盡興。
  雖說弄蝶是听不大明白,不過看那布料個個柔軟如翼,哪個女孩家會不歡迎?就連她這個不愛打扮的丫頭也都看得發愣了,由此可知這些布料是多惹人怜愛了。
  “這些布料我全要了。”裴穆清說道:“明年再來,挑些素色的絲品,不須太花稍。”
  張大郎喜悅得几乎昏厥過去,這豈不是先為他訂了大批訂單嗎?
  “誰說我要了?”弄蝶朝裴穆清擠擠眼,悄悄低語:“你可知買下這些布料要花多少銀兩嗎?”
  裴穆清笑了笑,道:
  “若是不夠支付,將你買了便是。張大郎,那玩藝儿拿給我瞧瞧。”他指的是外觀似珠寶盒,可又不怎么像的一只精致小盒。
  張大郎急忙呈上。
  “裴少爺好眼力!這可是洋玩藝,俗稱什么音樂盒。只要將這盒蓋打開,不須有人彈奏,便會有音樂跑出來。”張大郎殷勤地打開了盒蓋,立時傳出悅耳的音樂聲。
  弄蝶輕呼一聲,好奇的從張大郎手中搶過音樂盒,淨在那儿東打量、西瞧瞧的,就是瞧不出哪里有人彈琴。一時不小心,將盒蓋閉上,音樂聲又忽地不見了,再將它打開時,又響起了音樂。在強烈的好奇心之下,她將音樂盒一會儿打開,一會儿關上,為這惊奇的東西開心地咭笑起來。
  裴穆清瞧她自得其樂地玩著,無奈地笑了笑,對張大郎說道:
  “這音樂盒也留下吧。”語畢,便喚來富海帶張大朗去賬房領錢。
  “丫頭,挺好玩的?”
  “好玩极了,我長這么大,還是頭一次見到這般稀奇古怪的玩藝。”她將耳朵貼近音樂盒,百般不解這么小的盒子里竟也能容納這古里古怪的音樂。
  “你就自個儿留著吧。”
  “我自個儿留著?”愣了愣,她圓睜著眼,瞪著似笑非笑的裴穆清。“你要送我?”
  “若是不喜歡,丟了例是。”
  “誰說不喜歡?”弄蝶將音樂盒緊緊的抱在怀里,像是极珍愛的寶貝似地,不肯放手。“我喜歡极了!你——真要送我?”
  裴穆清揚了揚眉,故意說道:
  “送給富大娘也不成?”
  “不成、不成!”她可慌了,“你說要送我便不可反悔!男子漢大丈夫可是說一不二,就算這會儿你搶了去,那仍是我的東西,你是不能言而無信的。”
  “瞧你喜愛的樣子!”他笑了笑,摸摸她略微激動的臉頰。“你喜歡,留著就是了。”
  “當真?”
  “沒有人敢質疑我的信用,你是頭一個。丫頭,若是下回再讓我听見你說這話,可有你受的了。”
  弄蝶吐了吐舌,道:“知道啦。”反正禍從口出,少說一句便是,免得他万一一個不開心又收回了這音樂盒,她可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想歸想,卻仍是十分好奇他与彭寡婦的關系,雖然直接問他本人會更清楚,但不知怎地就是難以啟齒——
  若他坦言喜歡那彭寡婦,那可怎么辦?她皺了皺鼻頭,她干嘛這般擔心?那彭寡婦既是天仙般的美人儿,那這姓裴的會愛上她便是天經地義的事,她干嘛在這儿吃干醋?難不成……
  她急忙甩了甩頭,甩去那不可思議的想法。偷偷瞥了裴穆清一眼,見他也正瞧著自己,不禁紅了紅臉,忙不迭的垂下目光。他干嘛用這般古怪的眼光瞧她?又不是欠他几百兩銀子沒還——難不成他是在等她道聲謝?
  是有此可能!而她裴弄蝶也不是不知感恩之人,于是乎她用很小聲、很小聲的聲音,輕輕說了聲“謝謝”,便一溜煙的跑了。
  對于這突來的害羞,她可是万分的不解,只是很清楚自個儿在气惱著——
  气惱自個儿沒有那彭寡婦天仙似的容貌。
  輦輦
  “不得了啦!少爺!少爺——”這日,富海未經通報便闖進書齋,大喊大叫起來。
  裴穆清從一堆帳本中抬起頭來,淡然道:
  “怎么啦?”
  “昨晚又死了一個姑娘,是楊家牧場上的丫環!這怎么得了?以往那殺人魔都是在月中才下手,如今不過月初便又死了人,這殺人魔也無法無天了!若不早日捉到他,只怕遲早關外的姑娘不是死光,便是逃光了。”
  裴穆清神色未變,蓋上帳本問道:
  “一個早上未見弄蝶,她是到哪儿去了?”說來奇怪得很,打從自個儿回來后,這弄蝶倒也纏他纏得緊——所謂纏他,乃是指東問西問,非問個清楚方才罷休。
  就如昨日,她閒來無事,見他去牽馬,便好奇地跟來,追問他的馬儿都取些什么名字?他回道:“馬便是馬,哪儿來的名字?”而她一時玩心大起,竟呆在馬廄里一下午,替那一匹匹馬儿全取了名字,而且淨是些好笑的名字,如“一文錢”、“肉包子”、“八寶甜鴨”,當場叫他既好笑又無奈,但瞧她興致正高,也不忍阻止,便由她取個盡興。不過,這倒還好,頂多便是替馬儿取些不太文雅的名字罷了,總也好過前日……想起前日,就不由得他啼笑皆非。這丫頭倒也有趣得很,那天瞧見牧童擠羊奶,一時興起,便跑去學擠羊奶,回來后弄得一身羊騷味,小小的臉蛋上還沾著羊奶,并且急匆匆的端著一碗羊奶讓他親嘗——也虧得他練就一臉面無表情,否則瞧見那羊奶里又是泥沙又是雜草的,非吐出來不可。后來听牧童道,原來是這丫頭好不容易擠出半桶的羊奶,哪知又給踢釋了,這丫頭心下十分舍不得,竟合掌去撈,能撈多少便是多少,于是乎連泥草都讓她給撈了進來。若不是瞧她一臉興奮的樣儿,只怕他還當真以為她要害他呢!
  至于他到底喝了沒?看在她万分期盼的神色上,輕嘗一口便罷。
  唉!雖說瞧她近來似乎已淡忘了那沒心肝的老爹,逐漸融入這里的生活,但她那些古靈精怪的行為卻不時地讓他擔心,瞧她今儿個也不知去了哪里,若是出了事……
  “少爺!”富海喚醒他的思緒。“那丫頭去哪儿不打緊,打緊的是昨晚死了一個姑娘,搞得人心惶惶。上個月初,柳添丁便將大女儿嫁給了麻子臉,再這樣下去,別說是關外未出嫁的姑娘日夜活在恐懼之中,只怕將來少爺想討個閨女也是難上加難。不是我富海不贊成您娶關內的女子,實在是關內女子皆屬嬴弱之流,哪适合北方牧場的生活?不如趁早讓那丫頭做誘餌,也好赶緊捕獲那殘忍的殺人魔。”
  裴穆清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怒道:
  “誰說我要將弄蝶當誘餌了?”
  愣了愣,富海不解道:
  “您收留了她,為她取名字,又供她錦衣玉食,為的不就是盼能引來那殺人魔嗎?”
  “我何時這般說過了?”裴穆清嘴一抿。“從現在開始,可不准再提起此事。”
  “可是……”
  “弄蝶在哪儿?”
  “先前我還瞧她在內院里踢毽……”一語未畢,就傳來一聲又惊、又嚇、又怕的叫聲。
  那聲音熟得很,不是弄蝶還會有誰?
  不及細想,裴穆清便几個大步赶到內院去。
  一進內院花園,那弄蝶正猛力地揮舞著右手,急得又跳又叫,就盼有人來救她。尤其當她一瞧見裴穆清出現時,立刻向他跑去。
  “完了!完了。”她是不跳了,不過那右手還是揮個不停。
  “怎么啦?出了什么事?”見她無恙,他登時松了口气。
  “我給釘子刺著啦!這可怎么好?我怎么甩也甩不掉!”她哭喪著臉,猛甩著右手,若不是裴穆清及時捉住她的手,只怕這會儿她還是猛力地揮著呢。
  “給釘子刺著了?”他蹙起了眉,瞧見一根如針般的小釘子沒入她的掌心之中。“若用你這般甩法,只怕將臂膀給甩脫了,也不會將釘子甩出來。”他輕輕用指尖逼出那根釘子,瞧她斗大的淚珠開始不爭气地滑落,不覺心疼起來。“丫頭,忍著點,很快就不疼了。”
  “不疼可是你說的!手又不是你的,釘子也不是刺在你的身上,你當然不疼啦!”她含著淚嘟嘟嚷嚷著。
  裴穆清搖了搖頭。
  “這倒是你的不對了!既知這內院的柴房里多是袘k的器具,何必來此呢?”
  “誰說我愿意來這儿的?是富海告訴我,關外人都得懂得踢毽,尤其是裴家年年都在正月元宵節踢毽子大會中奪魁,若是讓人知道牧場里竟也有人不懂踢毽,豈不是會讓人笑掉大牙?”所以她才會請富大娘做了個毽子,獨自躲在內院學踢毽子。卻不料一個不穩,跌倒在地,才會讓地上的小釘子給刺中了手心,想她有多倒楣便有多倒楣。
  “早知如此,說什么我也不練毽子了。”她抱怨著。
  裴穆清笑了笑,原來這丫頭終于當自個儿是裴家人了。
  “你笑什么笑?難不成見我受傷了你就這開心?”話還沒說完,就瞧他低下頭吮起自己的傷口來。
  這回弄蝶可嚇呆了,非僅如此,那臉蛋還如火燒般地通紅起來。
  “你——你在干什么?”她竟也結巴起來。
  “不弄干淨,這傷口容易化膿。”他倒像個沒事人似的,又從腰際拿出一塊布巾,將傷口包扎起來,“回頭上上藥,應該就沒事了——”
  “謝謝。”她囁嚅道,不解自個儿干嘛突然這般膽怯起來?只要偷偷瞄他一眼,一張臉蛋就會紅通通的,也不知是病了還是怎的?
  “丫頭,以后可別再來這地方了,若是閒來無事,倒可以學學刺繡女紅一類的。”
  “刺繡?”她可怕針了,“瞧今儿個讓釘子給刺得這般疼痛,若是去學刺繡,豈不每天都得讓針儿給刺疼?”
  “凡事總要有開始。”
  她扁了扁嘴,打死也不愿去習什么女紅,當下便改變了話題:
  “先前瞧富海一路嚷嚷,說什么殺人魔又朝一個姑娘家下手。你若有那么多時間,何不去探個究竟?光是催促我學這學那的,也不嫌煩嗎?”
  他嘴角揚了揚,“殺人魔的事你不必擔心,我自有法子對付。”
  他之所以會這般的處之泰然,實是因昨晚殺人的事件是由他与楊明一手策划的。先前他与楊明密談時,兩人均深覺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与其守在這儿待候那殺人魔出現,不如主動出擊,雖仍是毫無線索,但也只有姑且一試。昨晚死掉的姑娘乃是楊明的一個丫環,這死自然是假死,由楊明發出消息,尸首即日下葬,而那丫環則暫時回鄉,待殺人魔就逮時再回楊家牧場。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唯一辦法,來個“移尸嫁禍”,就盼能引出那殺人魔——不過,下午他好歹也該裝個樣子去楊家牧場瞧瞧——
  回過神,見弄蝶正一臉紅暈的瞧著他,流露出十足嬌俏小女儿的媚態,惹人怜愛,他又豈會讓她受到半絲傷害?
  凡事皆有他替她擋著,就只望她生活得幸福、開心。
  尤其自從發覺她的一顰一笑竟也能牽動他的心弦后,只怕將來——
  他是再也不能讓她离開了。
  輦輦
  這日,北邊的礦場出了問題,裴穆清不得不連夜赶往。臨走之時,命富海及兩個身強力壯的牧童待在弄蝶身邊,無論日夜皆守著她——這點可令弄蝶大大的不滿。裴穆清此舉擺明是將她看作牢犯了嘛!像是她隨時都會溜走似的,無論走到哪儿都瞧見富海那張猴子臉。幸虧他臨走之前沒有吩咐她不得擅离裴家牧場一步,要不然她豈不是又會無聊得緊?再說,叫她終日与那依舊死賴著不走的裴格正相對,說什么她也不愿意,就是不知那裴格正一直賴在這里到底是有何用意?
  所以,這日閒得發慌,又不能到書齋練字——其實她可是好學得很,不過自從上回誤扔了裴穆清的寶貝毛筆后,富海可再也不敢讓她踏進書齋半步。而就在百般無聊之際。正巧听到几個丫環在議論那每逢初二、十六的市集之日。雖說今儿個不過初十,可也有不少販夫走卒聚集在邊關一帶,就盼能多少做些生意。几經左思右想,她當下決定去溜個一回,瞧瞧有什么好玩的玩藝?說來有些不好意思。想自那賣貨郎走后,裴穆清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竟允她每月可向帳房拿一串銅錢作為私用——天!當時她听了,嘴巴足足一個時辰沒法子闔上。想她一生可不曾擁有過這般多的銅錢,一時間倒還真是不知該如何處理。拿到銅錢的頭一夜,她一會儿將錢擱在花瓶里,一會藏在床下,一會又改了地方,就是生怕讓人給順手牽羊了去。到最后人困了,干脆放在枕下,誰要敢拿走,她就跟誰拚命了!當然此舉又惹得裴穆清一陣訕笑——這可沒有什么好笑的。一串銅錢對他來說或許不算什么,但對她而言就像是天大的寶貝似的。瞧這會儿一串銅錢就讓她小心地收在荷包里,而那荷包如今正緊緊地握在她手里,就算立時要她死,她也不會輕易放手了。
  所以這天她便帶著一串銅錢來逛市集,身邊有富海陪著,兩個牧童遠遠的跟在后頭——這可如了她的意。今儿個出門,主要便是想私下問富海几個隱私性的問題,例如那彭寡婦到底有多美?而裴穆清与彭寡婦到底有何干系?等等諸如此類的“小問題”。
  至于她何以想迫切知道這兩人的關系,弄蝶也說不出個原因來,只是很想很想知道。想到連夜晚都未曾安眠,就連市集里熱鬧的攤子也引不起她的興趣,只是狀似隨意的問起富海——縱是如此,那臉蛋仍是忍不住抹上兩朵紅暈。
  “那彭寡婦可是關外第一大美人,杏眼桃腮,柳眉巧鼻的,說有多嬌艷便有多嬌艷——你問這干啥?”富海說完后,又万分不解的疑道。
  “沒什么。”頓了頓,她不忍不住地問道:“裴穆清同那彭寡婦的關系如何?”
  富海古怪地瞧了她一眼,道:
  “你倒挺關心少爺与彭寡婦的嘛!”
  “我——我——”她的臉蛋紅通通的,她怎能說,就連自個儿也不知為什么這般迫切想知道裴穆清到底會不會娶彭寡婦?
  “既然你想知道,我也不瞞你。”這几天和她一同整那裴格正,富海早將弄蝶視為自己人。“裴家牧場人人都說彭寡婦好,個性好,人也美,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對待咱們下人更是好得沒話說。不過,我瞧她就是不順眼,她之所以待咱們下人好,還不是為了想作裴家少夫人?你才來未到一個月,當然不知那彭寡婦每隔兩個月便會前來牧場作客,整天黏著少爺,像個連体嬰似的。上回她竟還意有所指地暗示少爺,就盼少爺能點個頭,好將她迎過門……”
  弄蝶睜圓了眼,急忙打岔:
  “那他答應了嗎?”
  “若是答應,我富海第一個就請辭回鄉了。你可是有所不知,別瞧她長得美,待人又溫柔親切,那可都是裝出來的!前些日子還听她手下的几個丫環哭訴,原來她對下人可是嚴苛得很,若不是有賣身契在她手里,只怕下人們早都溜了,哪還會待在她的身邊?”言語之間十分瞧不起彭寡婦。
  這可讓弄蝶松了口气,想那裴穆清當是不會娶如此歹毒的女人才對——但她在乎他娶的是誰嗎?
  甩了甩頭,她十分气惱自個儿的心思為何老是在這上頭打轉?算了!啥都別想,干脆去逛攤子。
  市集里什么都有,像皮影戲、捏面人,還有那新進的洋玩藝不倒翁。瞧那不倒翁怎么搖都不倒,一時不服气,花了一個銅錢,硬是盡吃奶力气去搖它,豈知它就是不倒,只是一個勁儿的晃著肥胖的身軀,簡直气煞她了,直暗罵販子坑錢!若不是富海自覺丟臉,及時拖她离去,只怕好當真會上前去找販子理論。
  一個銅錢呢!可以換一個肉包子、一個白饅頭,想想就這么浪費了,還真是可惜!受了這次教訓,她可是再也不敢亂花錢了,只是用眼睛溜啊溜的,光看個過癮。直至行經一個攤子,上頭賣的全是各式指環,有玉石做的,有金銀的,有獸骨制成的,一時間看得她眼花撩亂,好不稀奇。尤其是瞧見一只嵌了寶石的指環,那樣式挺粗獷大方,倒是滿适合裴穆清的,就是不知要多少個銅錢?
  那攤販見她一身華服,以為來了個貴客,急忙招呼道:
  “姑娘,喜歡這指環嗎?只須十個銅錢便成。”
  “十個銅錢?”弄蝶叫出聲:“小小的一個指環竟值十個銅錢?”簡直是坑人嘛!
  “姑娘,你別瞧這只指環普普通通,這上頭還嵌著貓眼石呢!”小販將指環對著陽光轉了一圈。“姑娘,你瞧它是不是像貓的眼睛?挺漂亮的呢!”
  “是挺漂亮的,可是——”這還是她第一次擁有這么多銅錢,才沒几天工夫便要拱手送人,說什么也是舍不得的。想她這几日有空便拿這些銅錢東瞧西瞧,及至瞧個過癮了,方才小心收藏起來——但這指環是愈瞧愈漂亮,愈瞧愈适合裴穆清……
  “姑娘,是好貨才介紹給你。想我走遍大江南北,指環也賣過不少,但這貓眼石指環還是前些日子才剛進的貨,且只此一個。你若不買,到時讓別人搶了先,可別怪我沒事先告訴你。”
  “這——”她伸出五只手指。“五個銅錢,成不成?”說什么也要留几個銅錢下來。
  “五個銅錢?姑娘,我可是小本經營,五個銅錢只怕連本都回不來。不成不成!十個銅錢已是最底价,少一個子儿我都不賣。”
  咬了咬牙,她忍痛道:“七個銅錢。”
  “七個——”小販故作為難狀。“好吧,今儿個咱們也算是有緣,我就虧點本儿,算你九個銅錢好了,再低我可是不賣了。”
  九個?那豈不是當真一文不剩了?
  “姑娘,可別再考慮了!再晚些,若是我改變了心意,只怕你拿二十個銅錢來我也不賣。”
  “好啦好啦!九個銅錢就九個銅錢嘛!”弄蝶心疼地掏出剩下的那些銅錢,差點沒哭出來,不過一拿到那指環,是愈看愈好看,愈看愈喜歡,當下便小心地收藏起來,就等裴穆清回來了好送他。
  才一將指環放進小荷包,正欲走到對面攤子叫喚喝著豆腐湯的富海,卻不料讓人給重重撞了一下,跌倒在地。一時眼冒金星,也顧不得泥沾衣襟,赶緊用手按著荷包不放,深怕万一弄丟了,那可就讓她心疼死了!那可是她花了九個銅錢換來的寶貝呢!
  “姑娘,你行行好救救我!救救我——”哭喊的聲音引起弄蝶的注意,這才發覺眼著正跑著一個姑娘,接著那小姑娘就躲到了她的身后,下一刻她就感到自己被人給拎了起來。
  “喂!你們想干嘛?還不快放下我!”弄蝶尖叫著,引起了富海与那個牧童的注意。富海急忙咕嚕一口灌下豆腐湯,朝這里跑來。
  “放開你也可以,不過你可別想動歪腦筋,幫這丫頭逃走。”那抓著她的大漢倒也是挺客气的。
  “誰說我要救她了?”弄蝶瞄了一眼怯生生的女孩儿。她的年紀同她差不多,長得倒是秀秀气气的,一瞧便知是大家閨秀,但怎會惹上眼前這兩名壯漢的?
  “既然如此,我就不為難你。”那名漢子放下弄蝶,接著伸手去抓那小姑娘,并且歎道:“要怪就怪你爹!若不是她罔顧道義,居中搞鬼,強占我的土地,我又豈會將你賣到煙花之地?”
  弄蝶睜圓了眼,也不去理會富海的咕噥,雙手叉腰地擋住漢子的去路。
  “你要將她賣到妓院?”
  “姑娘,這可不干你的事,你若是不讓開,就休怪我無禮!”他手一揚,推開了弄蝶,害得她差點跌倒在地,若不是兩個牧童及時扶住了她,她鐵定跌個四腳朝天。
  “誰說不干我的事?”弄蝶再次气呼呼的攔住了他們。“她爹的所作所為可不能賴到她的頭上!你們若真想討回公道,就應該找她爹去,欺負一個弱女子,豈是堂堂男子漢所為?對不對?富海——”難得弄蝶還能說出一番小道理來,當下也不禁挺佩服自己的。
  “這——”富海兩面為難,本要說“閒事勿管”,可是瞧弄蝶的神色,似乎打定主意要管這樁事了。
  那兩名漢子怒目橫生,眼見就要破口大罵——也許不止,瞧他們拳頭握得死緊,只怕就要“大開殺戒”了。不過這弄蝶倒也不怕,反正有兩個牧童及富海能讓她抓來做一下擋箭牌,諒他們也傷不到她半分,當下這么一想,便溜到富海身后。
  “你們要打架可以,但要先想想裴家牧場的主子會放過你們嗎?”也只有這時候弄蝶才會將裴穆清搬出來。
  “裴穆清?”兩名漢子一愣,眼睛這才瞧到在弄蝶的胸前正挂著裴家祖傳的玉佩。“你——你是裴穆清的人?”
  “大哥,若是讓裴家主子知道咱們哥倆傷了他的人,只怕我們小命就不保了。”其中一名漢子說道。
  “可——可是,咱們就要由得那柳添丁造假契,騙咱們的土地嗎?”當下,兩兄弟不安地瞄了瞄四周,不是怕那柳添丁追上前來,而是怕裴穆清突然出現……
  兩人竊竊私語一番,知道若是傷裴穆清的人一根寒毛,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過裴穆清的報复。不如日后再找個時間前去登門拜訪,請裴穆清主持公道——雖不解裴穆清怎會將祖傳玉佩贈予那個女孩儿,但她不敢隨便造次。主意一定,便舍下捉來的姑娘,逃之夭夭去了。
  弄蝶朝他們吐吐舌,跑去扶起那小姑娘,嘴里不禁嘟嚷著:
  “想不到這玉佩還真有點作用!瞧他們都怕裴穆清怕得緊,難不成他真是三頭六臂的妖怪?”頓了頓,續道:“你還好吧?沒讓他們給傷了吧?若真讓他們給欺負了,我非叫裴穆清去討個公道不可。”
  富海撇了撇嘴,心想:這丫頭根本是將裴穆清當成了她自個儿的手下嘛!偏偏裴穆清又寵她寵得很,她不知這丫頭到底是哪里惹人怜愛,竟能如此幸運地得到少爺的垂愛?想那彭寡婦似已無希望登上裴家少夫人的寶座了,而由少爺親自為她取名弄蝶看來——她倒似乎有九成的希望成為裴家少夫人。想想,將來若是當真由她掌管裴家大屋的內務,這……裴家大屋還有希望嗎?思及此,富海不知是慶幸,抑是大哭一場?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那小姑娘梨花帶雨地跪在地上對弄蝶猛叩頭,也不顧市集里來往人群注目的眼光。
  弄蝶的臉紅了紅,不好意思起來。
  “你別客气,快請起來吧!我這是路見不平,拔……拔……哎呀!管它是拔毛還是拔什么的!總之,我幫了你,也不是求個謝字,不如我讓富海送你回家……”
  “不!”那姑娘低聲哀求:“別送我回家!我爹他——他想將我嫁給關內富豪之子,我本也應從父命,可那下聘的麻子臉是我姊夫,上個月初我姊姊才嫁給他,沒想到他瞧見了我之后,便想——便想納我為妾!我說什么也不愿意……”
  “莫非你是柳家二小姐?”富海恍然道:“上個月初,柳添丁嫁女可是風光得很,傳聞那王家可是關內出了名的富豪之家,就只可惜儿子是麻子臉,偏又生性風流。据聞他似是染有花柳病,一直靠回春堂的藥材控制病情,怎么他還不知節制?連自個儿小姨也不放過?這豈不是与那殺人魔無异?”
  “真有這种事?”弄蝶那股好打抱不平的正義感又冒出頭來了。“既然你爹待你不好,不回去也罷。不如——”她眼珠子轉了轉,淺淺笑著。
  富海一惊。
  “你該不是想將她給帶回牧場吧?”就盼她說個不字。
  “有何不可呢?”弄蝶以無辜的表情說道。
  反正天塌下來也有高人頂著——那高人便是指裴穆清。凡事有他頂,還怕什么呢?尤其她眼見先前光靠一個刻有裴姓的玉佩,便可讓兩個粗壯的漢子嚇得逃之夭夭,由此可見裴穆清當真是厲害得緊。管他什么花柳病、麻子臉,有裴穆清在,便可解決一切麻煩事,她可是一點也不擔心——只是,回頭想想,自個儿對這裴穆清的依賴似乎已是愈來愈深,愈來愈不可自拔了呢!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