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千料万料,怎料這向來只在月逢十五才動手的殺人魔會一反常態,這個月還沒過完卻已連殺了兩人!若不是你收留的女孩儿命大,只怕這會儿早已命喪黃泉了。”說話的正是楊明。
  打從七日前接獲裴穆清的手下富海急報,這裴穆清月余前收留的乞儿竟身受重傷,命在旦夕,而這凶手不是別人,正是那殺人不眨眼的殺人魔。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富海沖進裴園救人時,曾瞧見那黑衣人手腕挂著一個銅環,銅環上刻著日月并升的圖案,正是當日楊明同那殺人魔的同伙過招時所瞧見的圖樣。所以,楊明雖很惊愕于這殺人魔不到十五便出來殺人,但也不敢掉以輕心,當下令人嚴守楊家牧場,自個儿則隨著義巡團四處巡邏,就盼能查訪到些蛛絲馬跡。不過,前夜里又傳出某商賈之女不幸遇害,可惜那時楊明正忙著巡視北方牧場,這一南一北,倒是讓那殺人魔撿著了机會。于是他只得轉向裴穆清這里,共謀解決之道。
  裴穆清沉了沉臉,道:
  “不會再有這等事情發生了。”
  “上回咱們來個‘移尸嫁禍’,本是盼能引他出來,卻沒想到人是出來了,但就是捉不著他,關外何其大,若沒半點線索,即便那殺人魔就站在咱們面前,咱們也不知就是他啊!”楊明輕歎口气,續道:“若是……”
  “有話但說無妨。”
  “若是有餌就好了。”楊明若有所思地盯著裴穆清。
  豈料這裴穆清臉色一沉。
  “想都別想!”
  “大哥,這可是為了大伙儿著想。弄蝶姑娘是唯一逃過一死的人,若是那殺人魔不甘失手,必會再回來,因此——”
  “必有他法可想。若拿人命做誘餌,只怕良心不安。”
  楊明盯著他瞧了好半晌,才輕笑道:
  “原來大哥對這女孩儿是另有打算!也難怪當初你會收留她,原來是另有用意。”
  對于他所言,裴穆清倒也不做反駁之詞。
  楊明瞧他意圖如此明顯,不覺大笑几聲。
  要知道,裴穆清年不過三十,可這三十年來卻不曾有過能讓他瞧上一眼的女孩儿。想那小乞儿還未出現時,裴穆清曾信誓旦旦的說道:能讓他看得上眼的女孩儿不是已經升天作仙,便是尚未出生——此言當然是蔑視眾女性嘛!而如今……楊明笑了笑,只怕屆時這結果非大出眾人意料不可,就是不知那彭寡婦——
  “那彭寡婦可不是好惹的人物。”楊明開口說道,瞧見裴穆清一臉的不以為然,于是又補上几句:“大哥久居關外,自然不知關內之事。那彭寡女原是京城彭富人之妻——本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是理所當然的。但這彭富人以七十高齡迎娶雙十年華的豆蔻佳人,難免有些說不過去。尤其彭富人于一年后撒手歸西,大夫宣稱他是受了風寒,一時挺不住就過去了。但這京城里謠言四起,就是那彭寡婦紅顏克夫,其實不然,那大夫与我私下有些交情,原來彭富人是死于慢性中毒,彭寡婦給了那大夫不少銀兩,為的就是封他的嘴。這前后一推敲,不難了解,彭富人膝下無一儿半女的,若是死了,那万貫家財自然會落在誰身上……大哥,你可得小心點。”
  裴穆清揚了揚嘴角,道:
  “彭寡婦之事我自有打算。”
  “既然如此,我倒也不便插手過問。可那殺人魔——”
  “月前你曾說過,那殺人魔同你廝殺后進了裴家大屋,就不曾再出去過。這月余來,我暗地里過濾了所有的家仆、丫環、牧童,但并無什么可疑的人物。”
  楊明回想片刻,道:
  “那日,瞧他逃進這里后就一閃即沒,倒像是挺熟悉大屋中的一廊一柱——莫非,他曾進過裴家大屋?”
  “這倒也有可能——”
  楊明憤恨得一擊桃木桌,恨恨道:
  “敵暗我明,就連對方是男是女?長得是何模樣?為何而殺人?咱們一點儿頭緒都沒有,要捉到他談何容易?”這种無力感對于他這賞金獵人來說可是頭一遭的經驗。
  “無論如何,咱們得在他下次動手之前捉到他。”裴穆清篤定地說。
  想起那几日弄蝶身受重傷,瀕臨垂死邊緣,心中那難受的滋味可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得盡的。尤其是守在床榻前親眼目睹她在痛苦中掙扎,卻無力幫她,那种難受的滋味就猶如感同身受般。而他當日將她留在身邊,為的便是能保護她,讓她不受一絲傷害,他又豈知會換得如今的下場……
  他嘴一抿,想:向來無人敢動他裴穆清的人,如今那殺人魔竟敢向手無縛雞之力的弄蝶下手,与他結下的梁子就不是能夠輕易化解的了。
  有仇必報是裴家的格言,那殺人魔是非死不可了。
  “大哥,我倒有一計,不知可不可行?”楊明靈光一閃,插上一嘴。
  裴穆清點了點頭,道:
  “愿聞其詳。”
  輦輦
  這日,弄蝶待在香閨里正感無趣得緊——其實离醒來不過半柱香的時間,她就大喊無聊,想要出了閨房透透气。但那守在門外的富海硬是堅守裴穆清的命令,半步也不准她离開。問他怎么不見裴穆清人影,原來是裴穆清拜把兄弟來訪,兩個人躲在書齋里密談,已有大半天不曾出來。這下可好了!他去礦場的那几日,她可是挺想念的,雖然嘴皮子上不承認,但心里一直就盼著他回來,沒想到這會儿是盼到了,卻不准她出房門半步,這豈非自找的?
  坐在椅上發了好一會儿的愣,茧儿忽然來訪,聊了几句,叫她好好休養身子后就走了,留下一屋子的空洞。不久,富大娘也來探她,端來了油膩膩的補品,硬是灌進她嘴里,叮嚀她要多睡多吃,就又去忙她的雜務了——說來說去,就是要將弄蝶綁在床上,別离床半步最好。
  可她偏偏不是那种會乖乖听話之人,她不過是受了點傷,高燒也退了,如今又沒什么毛病,不出去走走,難不成要悶死自個儿?當然不成,好不容易待到富海去解手,她赶緊溜出香閨,沒目的的亂跑。跑到哪儿都行,就是別經過裴園書齋,免得被裴穆清發現,否則可就慘了——至于她為啥這般顧忌裴穆清?她也不明白,就當是因為他人高馬大,威脅起人來讓人懼怕吧。所以,她朝反方向的旁院跑去,行經花園時,忽地瞧見裴格正拿著那鐘愛的鼻煙壺若有所思的坐在涼亭中。
  本來,她与裴格正是水火不容的,一有机會總不免要整整他。但今儿個她可沒那份閒情逸致去理會裴格正,正欲穿過花園時,裴格正卻一個抬頭,瞧見了她。
  “原來是你這小乞儿。”裴格正冷笑一聲。“瞧你這般活動自如的樣儿,恐怕是讓裴穆清將你從生死邊緣給拉了回來吧?”
  “那可不干你的事。”弄蝶存心划清楚河漢界。
  “你說得倒也對。不過,依我那堂弟的性子,只怕是不許你邁出閨房半步吧?”
  “難不成你想打小報告?”
  裴格正想了想,道:
  “這得看我心情好坏而定。小乞儿,其實你倒該慶幸裴穆清如此容忍你,想那彭寡婦可就沒這般好運气了——”
  弄蝶本來打算不理睬他,但這會儿一听見彭寡婦三個字,就好像有天大的魔力似的,讓她立時停下了腳步。
  裴格正瞧見了,大笑几聲。
  “原來你也會在乎裴穆清,想來他的心血并沒有白費。就只可怜那彭寡婦,打從她第一眼瞧見裴穆清之后,夜夜魂縈夢系,甚至三天兩頭便往裴家牧場跑,一切皆為了裴穆清——你可知,裴穆清在回牧場乍聞你重傷瀕死之后,就連瞧也沒瞧一眼彭寡婦。之后的七天七夜,裴穆清更是不曾离開過你的身邊,气得那彭寡婦七竅生煙。想那彭寡婦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人又長得美,就是性子自私了些,就不知裴穆清是怎會舍她而看上你呢?”那語气是全然的困惑。
  弄蝶紅了紅臉,原來那几日昏睡不醒時全是裴穆清在一旁照料她!難怪當時總感有人陪在她身邊……
  裴格正見她未答話,忽地改變了語气。
  “還有一事先同你說一聲,既然有心要留住柳家牧場的千金,就該四處打點好,若是改日人家親爹登門討回,你豈有再留她之理?”
  回過神,弄蝶睜著眼,骨碌碌的打量著他,打量到最后,倒令裴格正十分不自在起來了。
  “你干嘛用這种眼神看我?”他口气惡劣,像是因為被人瞧出了心事似的。
  “我瞧你,是因為從沒見你這般為人著想過。”弄蝶雖然不識字,也沒上過半天學堂,但她那聰明的腦子這么轉上一圈,就約略猜出了七、八分。“敢情你和茧儿之間是發生了什么事?”她可好奇得緊。想想,若能找些有趣的事情來打發日子,還怕無聊嗎?
  “我和她?”裴格正笑了几聲,那笑聲中有几許的不自在。“一個是柳家牧場的千金,一個是頂著裴家名號,卻窮困潦倒的裴格正,兩人是天南地北,各不相干,我和她之間能有什么事發生?”
  話雖如此,但弄蝶卻是愈看愈不對勁,明明這裴格正和茧儿之間是有些什么,何以他要矢口否認?他可知,他愈是否認,旁人就愈是能瞧出這其中定有某些不尋常?
  “算啦!我跟你是談不出什么來的,倒不如去找茧儿問問還干脆些。”弄蝶打定主意后就要往茧儿閨房跑,卻讓裴格正一把給拉了回來,害得她大叫一聲——
  “疼死人啦!”她的眼淚差點掉出來,誰叫他這一拉扯,又扯裂了她背部的傷口。
  裴格正見狀,立即放開,免得這一叫招來了裴穆清,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呸!我就知你是惡性未改,瞧我受傷未愈就存心想整死我,是不是?回頭我要跟茧儿好好談談——管你們有啥關系,叫她趁早對你死了心,免得受你欺負!”她口里嚷嚷,半罵半抱怨。
  “若能如此,是再好也不過了。”裴格正沉下臉,轉身离開了花園。
  “喂——”弄蝶可是愣住了,平日瞧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怎么今日卻變了一個樣儿?
  本來想追上前去問個究竟,突然一聲叫聲喚住了她。
  “弄蝶,又想溜到哪儿?”除了裴穆清會說話這般不客气之外,還會有誰?
  弄蝶悄悄吐了吐舌,回過身來:果然是裴穆清!
  “怎么?和拜把兄弟談均勻話啦?”那語气有抱怨。
  裴穆清表情一片空折,沉聲道:
  “未經我允許,你竟敢出閨房一步?”
  “我在房里無聊得緊,不出來,遲早都會給悶死!”她可不怕他的威脅。
  “你傷勢未愈,理應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擺明了要她回房。
  她可不依。
  “傷勢未愈是該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但我足足躺了七天,也該夠本了。若再繼續下去,遲早會發霉,不如赶緊出來呼吸新鮮空气才是真的。瞧!我今儿個的精神不是挺好的?”
  裴穆清瞧她半晌,無奈的歎息。
  “若是如此,怎么臉色還是這般蒼白?”
  弄蝶摸了摸自個儿的臉蛋,吐舌道:
  “八成是終日關在房里,沒出來見見陽光的緣故,想那彭寡婦不也十分白嫩,怎么你就不說她?”她哪知彭寡婦臉蛋之所以白皙,是因每日均有上妝。但弄蝶未施脂粉,又是大病初愈,臉色自然蒼白。
  不過,弄蝶目前可無暇顧及那彭寡婦的臉蛋是白是紅,只因先前听裴格正說那彭寡婦是十全十美的婦人,但她弄蝶別說是十全十美了,恐怕連一項足以自豪的技藝都沒有,這豈不太丟臉了?尤其在裴穆清眼中,說不定她倆之間是天与地的差別——天,是指彭寡婦,而那地自然就是她嘍!
  想了想,她那不服輸的個性又冒了出來。
  裴穆清瞧她一臉的古靈精怪,八成又有難題要丟給他,干脆先聲奪人。
  “丫頭,別玩花樣!若不是念你有傷在身,早就將你押回房去了。現在你要是不愿意自個儿走回房,我就不客气了。”那語气中威脅的意味十足。唉!誰叫他直挂心她背部的傷口,深怕她一個不小心又扯裂了傷口,那可就又會讓他耽心好半天了!
  “要我回房也成。裴穆清,听說那彭寡婦不但長得美,就連琴棋書畫也是樣樣精通,可算是十全十美的人,這事可是真的?”
  “她是否十全十美,我是不知,我只知你若再罔顧我的命令,可就沒晚飯吃了!”他就只差沒張牙舞爪的嚇跑她了。想裴家牧場哪個人敢有那個膽子不听他的命令?恐怕就只有這丫頭會將他的命令當做是在吳儂軟語,一點也不怕。
  “那可不成。”一听到沒飯吃,弄蝶說什么都會乖乖的听話。“你也知道我有傷在身,若是少吃一頓,那可就更加不容易痊愈了。我只是有一點小小的要求而已——”
  “小小的要求?”
  弄蝶猛點頭。
  “只是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要求。想我与那彭寡婦同是女流之輩,但她卻樣樣都懂?我是一樣也不會。當然這不是指我笨,是我根本沒學過嘛——你笑什么?這有什么好笑的?我可是實話實說。”瞧他嘴角上揚,好似在嘲弄她似的,一時气煞了,也不顧自個儿是否有那份能耐,竟拿粉拳去捶他,這不捶還好,一捶下來,可是痛得好呼天搶地,叫得像是牧場失火了似的。
  “你這傻丫頭!明明知道自個儿的手傷得不輕,還這般輕率行事。”裴穆清責難道,小心捧住她的“粽子手”——取名為粽子,實在是那厚厚的布巾包裹了一層又一層,活像個粽子。
  弄蝶哭喪著臉。千怪万怪,就該怪裴穆清!若不是他那一副嘲笑她的模樣,她又豈會一時气极而去打他?當然,她是不敢說出來的,免得好的要求會因而不成,那可就因小失大了。
  裴穆清是既無奈又怜惜。“我若不守在你身邊,誰知你又會捅出多少漏子?”
  弄蝶臉紅了紅,抱怨道:
  “這又不是我一個人的錯!我可沒叫那黑衣人朝我身上砍兩刀呢。”
  “一切有我在,那黑衣人絕不會再有机會來傷你半分了。”一談及那殺人魔,裴穆清的臉色就難看不少。
  “好自夸的口气,難不成天塌下來都有你頂著?”說歸說,但弄蝶心里頭倒真希望他能頂著,反正他個子高嘛!
  裴穆清倒也不以為意,笑了笑道:
  “閒話少說。听你的意思,似乎有心要學些技藝?”
  “你肯教我?”弄蝶睜亮了眼,就盼他點頭。
  “棋書畫我是略知一、二,教你也綽綽有余,至于這刺繡及彈琴——”
  “我可不學刺繡!那玩藝儿一點也不好玩,明明人那么大,布料也大得很,為何那針偏偏小得連看也看不到?會刺得十指包不說,而且還累死人!”弄蝶可是抵死不學的。
  裴穆清揚了揚眉,點頭道:
  “不學也成,我也不愿勉強你。可那天仙似的彭夫人對于刺繡可是頗有心得呢!据聞,關外的姑娘家還沒有哪個像她那般的好手藝,年前也繡了一幅花開富貴,就挂在書齋里,你不妨去瞧瞧——”
  “我要學!”拼死也要學。
  弄蝶可气死了,雖不知自個儿在气些什么,但見裴穆清在那儿猛夸彭寡婦,她就打心底不舒服。而且很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巴不得能將裴穆清那一臉欣賞的神色給抹去!難不成他真的如此喜歡彭寡婦?不然為何淨夸那幅不知什么富貴的繡圖?她也曾偷偷地去瞧過它,不就是几朵花嘛!也沒啥稀奇之處,若是她自個儿去繡,鐵定會繡得比那彭寡婦好看。
  裴穆清面不改色地道:
  “既然你想學,往后就請富大娘教你刺繡。至于棋書畫,若有空閒我便教你。而那琴嘛,恐怕得請師傅教你了——”
  弄蝶喜上眉梢。想想,若是她琴棋書畫都學成了,還會比不上彭寡婦嗎?當然,這一切都該感激裴穆清,想到裴穆清,便讓她想起——
  她忽地叫了一聲,伸手就往腰際去掏,偏偏那一雙粽子手硬是讓她掏不著。
  “怎么啦?丫頭。”
  “你幫我一個忙,我腰際有個藍色荷包,幫我拿出來,好不好?”
  裴穆清揚了揚眉,依言拿起那小小的荷包——想她剛進裴家牧場的時候,凡是寶貝的東西,是怎樣也不會讓人碰一下的。
  “打開它。”弄蝶興奮得很。
  裴穆清倒也不說什么,依言打開了藍色荷包后,從里頭掉出一小團被棉布裹著的不知什么東西。在弄蝶的催促下他打開了這棉布,如此一層又一層,打開了好几層后,終于露出一只嵌著寶石的指環,上頭是貓眼石——仿造的貓眼石,這裴穆清一眼便看出了真假。
  “怎么,好看嗎?”弄蝶一臉期待的看著他,就盼他說個好字。
  “丫頭,你不适合戴這玩藝儿。”
  她白了他一眼。
  “誰說我要戴了?我是要送給你的!若是你膽敢不要,我可跟你沒完沒了——要不然就先把九個銅錢還我再說。”
  “送我?”他愣了愣。
  “你不喜歡?”那俏臉上可寫滿了失望。
  “不……丫頭,你可知送這玩藝儿給我,代表了什么意思?”裴穆清怀疑道。
  “還會有什么意思?我到市集里見它挺适合你的,就一咬牙替你買下了,你可不能說不要,我和那販子可是狠狠殺了价,才花了九個銅錢跟他買下來。而且也只此一只,想要都沒有了呢!我可事先警告你,若是不喜歡也得留下來,要不就先把九個銅錢還我,那要丟要賣就隨你了,如何?”
  裴穆清簡直是啼笑皆非。
  依這丫頭所言,她從頭到尾都認定了這指環是獨一無二的真貸。這傻丫頭!讓販子騙了還不知,若是真貨,又豈會僅花九個銅錢就可買到?但瞧她一臉的期盼,假若對她說出真情,只怕她非去找那販子理論不可——
  “若是不說話,就是喜歡了?”弄蝶才不理他那古怪的表情。“你戴上讓我瞧瞧嘛!”
  “丫頭,你真要我戴?”那古怪的語气加上古怪的神情,簡直是古怪透頂了。
  “那是當然!不然指環是用來吃的嗎?”
  顯然弄蝶不知送指環給一個男人背后還有更大的意義——
  姑且不論這指環是真是假,但男女之間如果互贈指環,只意味著一件事——
  私定終生!
  “姓裴的,你收是不收?”弄蝶瞧他古里古怪的,只是將指環擱在掌心上,也不見他戴上。難不成他當真不喜歡這戒指?
  裴穆清頗有深意的笑了笑。
  “當然收下!這可是你花了九個銅錢買來的,若是不收下,豈不辜負了你一番美意?”他將這仿造的貓眼石指環戴上。
  弄蝶興奮得東瞧西瞧的,深覺自個儿眼光實在不錯。瞧它多配裴穆清!正開心得緊時,忽地瞧見裴穆清仍是用那古怪的眼神猛盯著她。
  她的臉蛋不覺紅了紅,道:
  “你瞧什么?我的臉可是洗得干干淨淨的!若是想瞧出什么不對勁,那可是白費心机啦!”
  裴穆清輕撫著她的臉蛋。
  “這几日你就待在房里,等從京城里來的繡工帶來些好衣料,你就挑些自個儿喜歡的。”
  弄蝶愣了愣,脫口而出:
  “但上回那個張大郎來時不是已經買了不少衣料嗎?”不是她不喜歡那舒服的布料,只是若照裴穆清這般買法,恐怕裴家牧場遲早要被敗光!換句話說,雖不知裴家牧場到底有多值錢,但她天生就是節儉慣了的女孩子,要她三天兩頭的就添購衣物,她也是万般的不舍呢!
  只見裴穆清笑了笑,道:
  “這回前來的繡工是專繡新娘服的,自然与上回不同。若是再需要什么珠寶首飾的,只消向富大娘說一聲便成。”
  待他說完,弄蝶儿眨了眨眼,一時倒真不解他話里究竟是何意思?
  “怎么?是誰要穿新娘服?”她聰明一世,糊涂一時。日后這句話鐵定會成為裴穆清笑柄。
  “是你。”裴穆清瞧著她,慢條斯理的說道。就像是談論天气般輕松自然。“下個月初,便是你的大喜之日。”
  這回,弄蝶可啞口無言了,一雙靈動的眼珠發呆似的直瞪著他,過了許久許久,才好不容易的問了一句:
  “那新郎是誰?”
  裴穆清扯動唇角,似笑非笑道:
  “是我。”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