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輕哼著愉快的口哨聲,宋勁飛一下班就來到“女人、男人”,在稀稀疏疏的三兩個人的襯托下,整間PUB顯得略為安靜,唯一不變的是站在吧台里擦著酒杯的于叔。
  于叔見到他,就換上一臉笑意。“什么風把你吹過來?其他劍客呢?”
  “赶著約會、赶著回家看老婆,唯獨我這個天涯飄零的孤獨劍客沒人做伴,只好來找于叔聊聊天、說說三姑六婆應該說的事。”
  他來的目的只為于敏儿。
  所謂擒賊先擒王。認識于叔也有十年的時間了,他很清楚于叔的個性,雖是個慢郎中,但其中的固執与毅力卻是五劍客所望塵莫及的。
  只要于叔不允許他追敏儿,他的前途就多災多難。
  所以,他先來套套于叔口風。
  可惜他忘了他雖然憑著英俊外貌在女人堆里無往不利,但他是五劍客里言詞最木訥的男人。
  他的表情總逃不過于叔精明的眼睛。
  于叔笑了起來。“原來你也開始厭惡單身生涯。”
  “單身不是不好,只是寂寞些。看著小秦回家有老婆伺候,我也算是有些羡慕吧!”宋勁飛要了一杯威士忌。“可惜目前沒有固定女伴,否則也許會娶回家也不一定。”
  “只是想找個伴,難道只有這個原因嗎?”
  “年紀大也算是個問題吧!哪像于叔的女儿不過二十歲左右,正值青春年華,不要說追求的男人一路排到大馬路上,就是一路排到青年公園都沒有問題。”
  于叔停下手邊工作,仔細打量他。“我沒有听見有人在喝醋的聲音吧?”
  宋勁飛不好意思地笑笑。“只是隨便說說,于叔你別當真。”
  于叔揚起眉。“你最好也別當真,只不過見了敏儿一面而已。”
  “有沒有听過一見鐘情?”宋勁飛突然說道。
  “你的年紀再多個几歲就可以做她老爸了。”于叔警告。
  “我才不過三十二歲,差了敏儿十一歲而已。”
  “十一歲就是一條代溝了。”
  宋勁飛尷尬地笑笑。“我不過是開玩笑,于叔你別誤會。”
  “是這樣最好。”
  干笑兩聲,宋勁飛望著廚房門口。“敏儿畢業了吧?”
  “今天專校畢業。你确定你不是來打探消息的?”
  “當然不。只是想陪于叔聊聊,你雖然有個女儿,但遲早也要嫁人,終歸是潑出去的水,如果未來女婿是自己熟識的人也比較放心吧?”
  “我的教育向來是開放式的民主,敏儿的丈夫由她自己選擇。”
  “即使再多個几歲就可以做她老爸的男人,你也同意?”
  “有沒有考慮去上個口才訓練班?”
  “什么?”
  “連笨蛋也听得出你想做什么。”
  “我這么容易被看得出來?”
  “差不多,只差沒在胸前擺個告示牌。”
  宋勁飛小心翼翼的望著于叔。“我只是假設,假設如果我真要追敏儿的話,你會同意嗎?”
  “百分之兩百的不同意。”
  “于叔……”他慌了。
  “你并不認識敏儿。”
  “我見過她,她很漂亮。”
  “你的印象只是漂亮?”
  “她還是個好女孩。”
  “僅止于此?”
  宋勁飛皺起眉。“你想說什么,于叔?”
  “我只是想告訴你,有時候一見鐘情只能讓我們看見美麗的外表、高貴的儀態,但你是否對她的內心也同樣的一見鐘情、一見傾心呢?我想那需要長時間的相處才能互相了解,有時候漂亮的外表并不能保證可以維持長久的婚姻。”
  “只要于叔給我机會,我會努力的。”
  “我說過,現在流行自由戀愛,我尊重敏儿的意見。”
  “既然如此……”
  “但在此之前,我必須先為她篩選一些男人,而你就是其中不合格之一。”
  “因為我年紀大?”
  “因為你是五劍客之一。”
  宋勁飛一怔,沒想到是這個原因。
  “我不明白。”
  “五劍客個個花名在外,卻又抱著獨身主義,我不放心把敏儿交給你們其中任何一個人。”
  “但我會收心,就像小秦一樣……”
  “老實說,五劍客之中,我最信賴的就是小秦,沒有花邊新聞,沒有出眾的外貌,光是憑著這兩點我就愿意把敏儿交給他,可惜他結婚了。”
  “長得好看并不是我的錯。”宋勁飛為自己伸冤。
  “我明白,但你也應該体諒一個老爸的心情,我可不希望將來敏儿嫁給一個英俊瀟洒還曾花名在外的男人,難保他婚后不拈花惹草。就算他不拈花惹草,也難保其他女人不會來勾引他。”
  “于叔,你向來不是這种古板、嚴肅的男人。”
  “身為女儿的老爸,我就是這种男人。”于叔微笑。“還要不要再來一杯威士忌?免費請客。”
  無奈的點了點頭,宋勁飛接受了于叔的好意。
  他只有藉酒澆愁,來忘掉失戀之苦。想不到他半生以五劍客為傲,最后卻要為它所累,尤其當自己第一次迫切的想要追求一個女孩時,卻遭受強烈挫折。
  他怎能不气惱、不傷心呢?!
  再要了杯酒,宋勁飛不在乎自己是否會醉得不省人事或是再跳裸舞,他只知道酒醉解千愁,這點對他而言就足夠了。
  于叔搖搖頭,也歎無奈。
  “顧氏与連氏”會計師事務所位于一棟商業大樓的第八層,是顧風鵬和連云濤合手打下的江山,尤其在最近几年事務所擴展之后,連云濤決定刊登廣告招考几位新職員加以栽培。他們沒想到廣告刊登不過三天的時間,履歷表有如雪花飛片般一股腦儿的寄向事務所。在經過一番考試篩選后,連云濤和顧風鵬特地犧牲中午休息時間与新進職員來個詳談。
  剛吃完午餐,回到大樓,顧風鵬站在電梯面前耐住性子等待,站在他身邊的是戴著金邊眼鏡、態度悠閒的連云濤。
  連云濤注意到風鵬的心不在焉,打破沉默:“昨天接到梁姊電話,她從日本回來了。晚上她約我們五劍客到于叔那里聚會,你去不去?”他微笑的觀看風鵬的反應。
  顧風鵬回以聳肩。“為什么不去?”
  “我以為你不想見到駱小小。”
  “我已經忘了她是誰。”他的表情卻完全相反。
  連云濤微笑。“其實你們只是相遇的方式不對。如果換個地點、換個時間,你們之間的關系不會鬧得這么僵。”
  “是嗎?”顧風鵬笑一笑。“就算換個地點、換個時間,我還是會受不了她的個性。你放心,今晚見到她,我保證不會攻擊她,只要她不先對付我的話。”
  “難道真如于叔所說,你們是歡喜冤家?”
  “我們上輩子是仇人,結怨很深的仇人。”顧風鵬歎口气。“反正我們見面時間不多,見了面頂多當陌生人就行。你想小李是不是已經公布考上的那几個幸運儿?”
  “或許。我想我們該走樓梯還比較快些……”連云濤皺起眉盯著電梯。
  “我要走樓梯。”在他們身后突然爆出一聲熟悉的聲音。
  “你瘋了呀?小小。”敏儿急忙拉住小小的厚外套。“有八樓耶,等你走到了都累成了哈巴狗了。”
  “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我可在乎。我可不要虐待自己,有方便的電梯不搭去走樓梯,你一定是瘋了。”
  “你搭電梯先上去等我,我一個人走樓梯就行了。”
  “可是,小小……”
  顧風鵬閉了閉眼,認命地歎了口气。
  他沒有想到冤家路窄,竟然會在自己事務所門前遇到這個小潑婦。他等著隨之而來的厭惡、嫌惡盤据他的心底,卻奇异似的發現他所期待的感覺并沒浮上心頭;相反的,他似乎還有些高興。
  至少,這個漫長的下午不會這么無聊了,他想道。
  接到連云濤警告的眼神,他再度歎息,轉過身。
  “嗨!于小姐。”他微笑道。
  敏儿和小小同時瞪大眼。
  “你們怎么在這里?”敏儿吃惊問道。
  “我和風鵬都在這里工作。”連云濤解答并提出困惑:“你們呢?”
  “我是來陪小小找工作的。”
  “找工作?”顧風鵬回視那雙緊盯著他不放的眸子。“我以為你在西餐廳打工。”
  “我是在那里打工,不過那已經是‘過去式’了。”她怨恨的說。
  顧風鵬敢發誓,就算他跟她素來不合,不過也不至于引起她如此怨毒的眼神。
  “你做不慣?”他保持良好風度。
  “不是做不慣,而是被老板開除了,而這全拜你之賜。”
  “我?”顧風鵬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听說那天你和女朋友鬧僵了,把小小都給扯了進去,結果你的女朋友也不知道跟老板說些什么,老板第二天就把小小開除了。”
  顧風鵬怔住了。“我完全不知道。”
  “這下你稱心如意了吧……”小小像是要扑上去把他給咬個粉碎,她才甘心。
  顧風鵬內疚极了。
  拉著小小,敏儿不想在這里鬧出是非。
  “算了,小小。先上樓要緊,要是遲了會給事務所老板不好印象的。”
  顧風鵬因為這句話而又抬起頭,警覺的与連云濤相望一眼。
  “誰知道我能不能考上?這么多人……”
  “我對你完全有信心。”敏儿第一個注意到電梯開了。“很快就知道你能不能有份工作了,來嘛!”
  “我不坐電梯。”小小堅持。
  “如果是因為我,我可以把這份權利讓給你。”顧風鵬有些沮喪。“云濤,我們走樓梯吧!”
  “不必你假好心。”小小瞪著他。“我向來喜歡走樓梯。”
  “小小,有我陪著你,你別怕嘛!”敏儿知道她的心結。
  小小的眼光移到電梯,倏地刷白了臉,扯開了敏儿的手。“敏儿,你坐電梯,等你到八樓的時候,我早在電梯門外等著你。”擠出一個笑容,她走向一旁的樓梯。
  “于小姐,你要不要一塊上去?”連云濤有禮的問。
  敏儿回過神,點點頭。“叫我敏儿就可以了。”
  進了電梯,顧風鵬突然說道:“我沒想到她討厭我討厭到這种地步。”
  他有些難過,僅僅“有些”而已。他在心中強調。
  敏儿急忙搖頭。“你別誤會,顧大哥。不是小小誹謗厭你,是有……其他原因。”
  “什么原因?”
  猶豫了會儿,她小心地回答:“你們必須先答應我,在小小面前必須佯裝不知道。”
  顧風鵬毫不猶豫的點頭。他向來對旁人的閒言閒事沒有絲毫興趣,但對駱小小的一切卻迫切的想知道。
  “小小有幽閉恐懼症。”
  怔了怔,他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答案。
  一股心怜而充滿保護她的欲望油然而生。他甚至憎恨那個讓小小有幽閉恐懼症的人。
  敏儿繼續說道:“打從我認識小小后,就沒見過她獨自處在小房間或是黑暗里。”
  “是誰讓她有這种恐懼的?”風鵬的怒气明顯的表露在臉上,無視于連云濤惊奇的表情。
  敏儿聳聳肩。“她從來都沒跟我說過。顧大哥、連大哥,你們不會跟小小說吧?要是她知道了,准又罵我背叛了她。”
  連云濤笑笑。“你放心。如果可能,她日后跟我們相處的時間還長,我和風鵬會多多照顧她的,是不是,風鵬?”他意味深長的看了眼猶自憤怒的風鵬。
  “相處時間長?”敏儿不解。
  電梯門一開,敏儿走出來,顧風鵬他們跟著她一塊出來。
  連云濤對上她吃惊的眼神,微笑道:“我們也在八樓工作。”
  “難道你們……”
  “敏……儿……”小小喘著气跑上來,手里挂著厚外套。
  “小小,你還好吧?”
  “完好無缺。”小小一時喘不過來,注意到顧風鵬的眼里混合著憤怒、怜惜、心疼、保護的情感,她皺起眉頭。
  “他們待在這里干嘛?”
  “他們在這里工作。”敏儿回答。
  睜大眼,小小無法置信。“他們也在這里工作?”
  “顯然我們是冤家路窄,不是嗎?”風鵬壓下心中奇特的感受而換上一副微笑。
  從事務所里魚貫的走出一些應征的男女,最后出現的是事務所的李組長。
  他一走出來,看見顧風鵬他們。“我以為你們中午打算蹺班了。”
  “是有這個意思。你已經公布了?”連云濤問道。
  點點頭,李組長皺起眉。“新加入我們的伙伴有四個,我叫簡小姐先帶他們熟悉環境,不過……”
  “不過?”顧風鵬揚眉,瞥見小小失望的臉蛋。
  “只到了三個,其中一個駱小小成績最优秀,可惜她似乎沒到場……”
  敏儿歡呼一聲,緊抱住小小。“小小,你考上了!你考上了!”
  小小眉開眼笑、喜不自禁的模樣讓顧風鵬吃惊。
  認識時間雖然不長,每回見到駱小小,她總是板著一張臉孔,他是頭一次見到她如此開心、快樂的樣子。
  而她開心、快樂的模樣是如此地讓他感到輕松起來。
  無法理解地,他也沒頭沒腦的跟著傻笑起來。
  “你就是駱小小?”李組長問道。
  猛點著頭,小小開心得無法言喻。
  原本她只打算北上找毛叔叔,但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她也不能老是白吃白住于叔的,所以她打算找個穩定工作,如果做得好,她准備把重心移到北部,反正在南部她本來就沒有其他親人朋友。
  所以,一見到廣告上事務所征人,她立即憑著几分運气來參加考試,沒想到一考即中,如果讓她的毛叔叔知道他栽培的小小沒有令他失望……
  她的眼睛紅了起來。
  “小小,老天!”敏儿忍不住尖叫:“你千万別在這時候情緒化起來。”
  “敏儿,現在我可以自食其力的在台北等待毛叔叔的消息了……”說著說著,她的淚珠就淌下來。
  不但連云濤看得吃惊,就連顧風鵬也沒有想到她是一個這么善感情緒化的女孩。
  慌慌張張地,他急忙摸著口袋里的手帕,卻忘了前几天手帕早已給了她。
  連云濤搶先一步拿著干淨的毛帕遞給她。“擦干眼淚吧!”
  顧風鵬怔了怔,瞪著連云濤的舉動。
  李組長絲毫不覺兩個男人之間的波濤洶涌。
  “恭喜你,駱小小。我是會計師事務所的李組長,而顧先生和連先生——”“是未來同事。”小小已經猜到。
  顧風鵬神秘的笑一笑。“不,不是同事。”
  “但你們不是在這里工作嗎?”敏儿不解。
  “我們是在這里工作。”
  “可是你……”
  顧風鵬密切的注意小小的反應。
  “我們是‘顧氏与連氏’會計師事務所的合伙人。”他愉快的投下原子彈。
  “我恨不得當場撕碎他那張得意揚揚的臉孔!”
  “如果你想丟了那份工作的話,我倒不介意。”
  “如果不是現在經濟不景气,找份好工作不容易,我一定二話不說,連頭也不回的离去。”
  “其實大家都挺熟的,你在顧大哥手下做事也方便些。”
  “他不對我冷嘲熱諷,我就謝天謝地了。”小小手握著溫熱的咖啡杯,坐在靠窗的位置。
  剛离開事務所,小小和敏儿就在附近一家咖啡廳休息談天兼抱怨。
  “好了好了!他們不談顧大哥了,一談起他,你就一副想殺人的樣子。小姐,總之明天正式上班,別給人家臉色看,顧大哥是老板,你只是一個小職員,關系處不好,對你有百害而無一利。”
  小小還算識大体。“我明白。為了生活,大不了以后當他是老板,除此之外,我和他一點瓜葛都沒有。”
  “這還差不多!別老叫我為你擔心。”
  小小俏皮的眨眨眼。“死党嘛!你不關心我,世上還有誰愿意關心我呢?”
  “還有你的毛叔叔哪!”
  “那是不一樣的。總之,有机會我一定報答你,光憑你肯讓我免費住你、吃你的,我就感激不盡了。”
  敏儿笑了。“那全是老爸的,你要感激就感激他好了……”
  “敏儿?”惊喜的男聲從敏儿身后傳來,小小抬起頭,扁了扁嘴,繼續喝她的咖啡。
  宋勁飛出現在她們面前。
  “敏儿,還記得我吧?”
  宋勁飛沒想到這么好運,在咖啡廳外見到于敏儿,雖然于叔曾警告過他,但他還是仍然忍不住進來打聲招呼。
  敏儿蹙起眉。“你是……老爸的朋友?”
  “我是宋勁飛,五劍客之一,那晚脫衣秀主角之一。”他自行坐下,還叫了一杯咖啡。
  “我想起來了,原來是宋大哥。”
  “你們在這里做什么?逛街嗎?我的車停在路口……”
  “不必了,我是陪小小出來找工作的。宋大哥今天有空?”
  宋勁飛特意露出迷人的笑容。“正要回公司。敏儿,听于叔說,你剛畢業?”
  “今年畢業。”
  “在學校一定有不少追求者?”宋勁飛向來不會拐彎抹角。
  小小冷哼一聲。
  敏儿眨眨眼。“宋大哥……”
  他干笑几聲。“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你別放在心上。”
  敏儿也尷尬的笑了笑,垂下睫毛偷偷瞪了眼快大笑出聲的小小。
  “敏儿,我想……今晚請你吃飯,好嗎?”宋勁飛第一次約女孩這么別扭。
  想到以前在女人堆里無往不利,他暗歎口气。
  誰叫他倒楣,遇見了命中注定的對象。
  “宋大哥不太公平喔!”小小突然補了一句,极力保持臉蛋上的平靜。
  他怔了怔,這才注意到小小的存在。“這……不如小小跟我們一塊去吧?”他言不由衷。
  “听起來我像是多余的電燈泡。”小小打趣。
  “駱小小!”敏儿气惱的表情全表現在臉上。
  宋勁飛慌了。
  “敏儿,你別生气……”
  “她不是气你,是气我,你道什么歉!”小小說道。
  “駱小小,你再多嘴,小心有你受的了。”
  吐了吐舌,小小干脆三緘其口。
  敏儿轉向宋勁飛,露出一臉甜笑。“宋大哥,你忘了今晚梁姊請你們五劍客到老爸那里聚會?”
  他恍然想起,懊惱不已。“我差點忘了……”他像個大舌頭。
  “不如改明天如何?”小小提議,遭來白眼。
  宋勁飛認為駱小小簡直是他的完美代言人,投她一個感激的眼神,他期待的轉向敏儿。
  “我當然沒問題,不過如果宋大哥有事的話……”
  “我沒事,明天我有空得很。”他笑逐顏開。“明晚我去接你。”
  敏儿只好陪著笑,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則狼狽的瞪著小小。
  她气惱的眼光几乎殺了小小好几遍,但她不敢讓宋勁飛發現,只能一個人獨自生著悶气。
  她打算稍后找那一臉得意的小小算帳。
  而滿心歡愉的宋勁飛只有一逕地傻笑來表達他的喜悅之情。
  他完全沒有注意到敏儿苦惱的神情。
  一如往昔的,每當有聚會時,于叔總會在“女人、男人”外頭挂一張“休息一日”的牌子,今晚也不例外。
  不但五劍客到齊,就連梁綺和秦士風的新婚老婆林卿卿都如約前來,讓整間PUB顯得熱鬧滾滾。
  宋勁飛一到場,就引頸四望。“敏儿呢?她和小小還沒回來嗎?”下午分手后,他就帶著愉快的心情赶回公司。
  于叔給他一個警告的眼神。“她們在樓上。沒有我的准許,絕不會下樓。”
  “為什么……”
  “因為于叔擔心他的寶貝女儿被一只大色狼給吃了。”喬可迪看出宋勁飛失魂落魄的心態,忍住嘲諷。
  梁綺微笑著注視顧風鵬。“下午听敏儿說,小小考上了你們事務所?”
  “梁姊也認識駱小小?”
  “曾有一面之緣,她是個好女孩。”
  “大概吧!”顧風鵬不予置評。
  “駱小小是誰?”秦士風是那晚唯一昏睡過去的人。“敏儿小時候,我還見過她几面,可是駱小小又是哪里來的?”
  “你想知道?”連云濤笑著問,瞄了眼卿卿。“如果你不怕嫂子也知道的話。”
  “開玩笑!我秦士風做事頂天立地,有什么事會怕老婆知道,你盡管說。”
  “她是你結婚前夕把你全身看得精光的女孩。”喬可迪得意的看見秦士風的耳朵被卿卿狠狠地擰了一把。
  “梁姊,听于叔說,你不打算回日本了?”趁著喬可迪与宋勁飛他們鬧著玩時,顧風鵬抓住机會問道。
  梁綺點頭。“是有這個打算。風鵬,你……也已經三十二了吧?”
  “梁姊好記性。”
  “有沒有考慮婚姻?”
  “除非有人拿槍頂在我的腦門上。”他打趣。
  “你年紀不小了。”
  “就算再過個十年,我也依然是有价值的單身貴族。你說是不是,于叔?”
  于叔只是輕哼了一聲,并不做任何表態。
  “听說駱小小是上來北部來找她的毛叔叔的?”
  “大概吧!”他飲著于叔調的酒。
  看著顧風鵬毫無感覺的模樣,梁綺實在忍不住想問清楚。
  “你對小小有沒有感情?”
  “噗”的一聲,他喝到一半的酒全噴到于叔的臉上。
  于叔冷靜的拿條毛巾擦臉。“這是第二次了!”
  “請原諒我,于叔,我只是一時之間太過吃惊……”
  梁綺看在眼里。“原來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沒什么。不過,小小到你的事務所做事,你會照顧她的吧?”
  “只要她愿意接受我的照顧。”
  “你們之間真有什么深仇大恨,鬧到這种地步?”
  顧風鵬聳聳肩。“我對她好得沒話說,是她對我有成見。我們一定要談她嗎?我以為今天是來慶祝你定居台灣的呢!”
  “是呀!”宋勁飛挺入話題。“梁姊這次回來還是獨身吧?”他狡黠的朝其他四劍客眨眨眼。
  深情的看了眼于叔,她輕聲回答:“是啊!還沒有遇見合适的人選。”
  “有机會我為你介紹吧!”
  喬可迪接口道:“碰巧我就有個朋友,比起于叔要小個五歲,斯文有禮、無不良嗜好,改天我介紹你們倆認識認識。”
  “于叔,你認為如何?”秦士風也插上一腳。
  梁綺垂下濃密睫毛,期待他的回答。
  “我完全沒有意見。”于叔坦然答道:“不過,多認識個對象也對。”
  梁綺的臉色因為他的答案而黯淡下來。
  她以為……至少他也應該流露出一絲妒意,想來是她自作多情了……
  “既然如此,梁姊,你就干脆在我們五劍客里挑一個好了。”顧風鵬注意到气氛僵化,急忙打趣道。
  “其實打從第一次見到梁姊,到現在我們深藏在心底的愛慕已經有十年了……”眨眨眼,連云濤把話丟給宋勁飛。
  五劍客早有默契。
  “如果不是年輕膽怯,不敢表白……”宋勁飛想到敏儿,長歎口气。
  “我喬可迪一馬當先,馬上跪地求婚,結束單身生涯。”
  “只可惜我小秦已經死會,所以基于道德責任沒辦法加入一腳,敬請見諒。”
  秦士風笑嘻嘻的說,遭來卿卿一拳。
  “只有道德責任?”卿卿嬌嗔道。
  “老婆,你明知道我對你的心嘛!”他完全一副疼老婆樣,羡煞在座其他人。
  喬可迪首先起哄:“算了,算了!為了祝賀梁姊回來,今晚來個不醉不歸。”
  他身先士卒,一飲而盡杯中物。
  “你忘了上回的教訓?”顧風鵬問道。
  “你放心!于叔不是說過,那兩個女孩沒有他的准許不准下樓嗎?同樣的事不可能這么碰巧發生兩次的。”喬可迪有信心得很。
  “既然如此,還有什么好擔心的?”秦士風決定狂歡,跟著狂飲起來。
  一時間,他們又回到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五劍客了,划拳、狂飲,一場精彩的脫衣秀再度展開……
  “顯然他們酒品不太好。”悄悄的低語聲出現在廚房。
  “依我看,男人都是暴露狂。”
  “我老爸可不包括在內。”
  小心地探頭,小小唇邊含笑。“有沒有考慮過制作錄影帶,准銷售一空!”
  “是呀!光看他們的身材,就知道他們常運動健身。”
  “包括那個宋勁飛吧?”
  “小小!”
  “被一個帥哥約的滋味如何?”
  “駱小小,總有一天我會親自縫上你的嘴巴!”
  “我還沒听到答案呢!”
  敏儿漂亮的黑色眼眸移到開始解開皮帶的宋勁飛,即使在半醉中,他英俊的臉龐仍然散發著魅力……她忽地發覺雙頰滾燙了起來。
  “喂!你是打算守住秘密了,是不是?”
  敏儿瞪她一眼。“我還沒有談戀愛的打算。”
  “可怜的宋勁飛。”小小喃喃道。
  敏儿為自己辯護:“我才不過二十一歲,這么快就掉入婚姻陷阱里,一點都不值得,起碼過去五年所學的專長全浪費了。”
  “听起來像是新時代的女性在發言。不過,你有沒有注意到一件事?”小小坐在門檻里。
  敏儿不解的盯著她。
  “宋勁飛只是約你吃個飯,沒有要你進結婚禮堂呀?”她故作無辜。
  “駱小小!”敏儿低聲叫嚷,半是嬌羞半是气惱地推了她一把。
  “我只是實話實說,照邏輯推斷嘛!”
  “你在吃醋。”敏儿突然說道。
  “吃醋?”小小哈哈大笑。“我對那個說話差點沒結巴的宋某人一點興趣也沒有。”
  “我不是指他。”
  “除了他還有誰?”
  “我一直納悶小小你平時除了脾气稍為情緒化之外,一向待人不錯,怎么會跟顧大哥結上這种梁子,极有可能……”
  這回換小小推了敏儿一把,她瞪著正得意發笑著的敏儿。
  “你別亂說話。”
  “不是亂說話,是按照邏輯推斷。”
  小小嗤之以鼻。“你還是管好你和宋勁飛的事吧!我几乎可以想見傻呆的他和潑辣的于敏儿組合在一塊會發生什么事……”她話沒說完,气惱的敏儿使盡了力气推她,讓小小一時之間無法平衡身子而倒出門檻之外。
  她的眼光正對上顧風鵬惊愕的眼睛。
  低低咒罵一聲,她狠狠瞪了敏儿一眼。
  “老天!這到底在搞什么鬼?”顧風鵬喃喃自語。
  “喂!老兄,你在說什么?該輪到你划拳了。”喬可迪不僅襯衫已經脫掉,就連長褲也給輸掉,他想扳回一城,順著顧風鵬的眼光看去。
  驀地,他惊叫一聲。
  他沒想到他的運气倒楣到家。
  “老天!于叔,你不是說你女儿和她朋友沒經過你的允許不准下樓嗎?”喬可迪慌慌張張的找著他的褲子。
  “敏儿!”宋勁飛看見面帶愧色的敏儿從廚房走出來,拉起跌在地上的小小。
  他緊張的低頭一望。暗松口气。所幸今晚運气不錯,至今只脫了皮鞋,沒給敏儿留個坏印象。
  “敏儿,你怎么又到樓下來了?”于叔依舊以溫吞吞的口气問道,并沒有多大的吃惊模樣。
  對于秦士風脫光內衣瞪大眼的模樣及喬可迪慌張找長褲的可怜相,于叔只有視若無睹。
  愧疚的笑了笑,敏儿低垂著頭。“對不起,老爸。我和小小只是想到廚房找些宵夜……”
  “樓上不也有冰箱?”
  敏儿推推小小的手臂。
  小小像做錯事的孩子,挺身而出,“于叔,都是我的不對。事實上,我們下樓來只是跟一場打賭有關。”
  “打賭?”顧風鵬對她的腦袋瓜到底在想些什么頗有興趣。
  “我和敏儿打賭你們聚會是否會像上次一樣。”
  于叔唇邊帶笑,同情的看著男士們。“誰贏了?”
  “是小小。”敏儿坦承:“是我失策,沒有想到原來男人聚會只有脫衣服這一項樂趣。”
  “敏儿,你別誤會,我可是被他們逼的。”宋勁飛极欲划清界線,遭來其他同伴的白眼。
  敏儿紅了臉。
  顧風鵬忍不住笑出聲,“沒想到兩次脫衣舞全給你們看光了。”
  “這不能怪我們,要怪就怪你們自己酒品不好還要逞強猛灌。”
  “算了,小小,我們上樓吧!”敏儿硬拉著小小跑上樓。
  “等等,敏儿,你要相信我沒有……”宋勁飛想追上去被顧風鵬拖回來。
  “樓上是女孩的閨房,你上去做什么?”
  “顯然他重色輕友。”連云濤淡淡的笑道。
  喬可迪可怜兮兮的終于找到長褲。“我發誓只要在于叔的PUB里,我絕對不再‘輕解羅衫’。”他一張哭相逗笑了一伙人。
  梁綺特別注意顧風鵬的反應。
  “風鵬,看來你不是很討厭小小嘛!”
  “我是不討厭哪!”顧風鵬承認。
  “這么說,你們之間還是有希望了?”
  “梁姊,你怎么老把我跟她扯在一塊?”
  顧風鵬對小小并不是很反感,但他目前對婚姻沒有多大興趣……至少在未遇見小小前虪L心底冒出這個想法。
  她神秘的笑笑,“我不過是認為你們很配,‘三毛’。”
  顧風鵬瞪著她,“我拒絕這項可笑的昵稱。”
  “為什么呢?我認為挺好听的。”于叔淡淡的笑著。
  “那是因為你不知情。這項昵稱我已經很久沒用了,除了我老妹還照喊不誤之外,我可警告你們,誰敢再喊這個老土名字,就是跟我過不去。”他宣布。
  其實原因無他,顧家三兄弟由大哥排到小弟,分別為大毛、二毛、三毛,不過那已經是陳年舊事,如今已經突破□0大關的他怎能再用這种可笑的稱呼!
  梁綺只是一逕地微笑。
  “我喜歡這個稱呼,‘三毛’。”她神秘道。
  “梁姊,你到底想說什么?”顧風鵬感覺到她話中有話。
  但梁綺無意多作解釋。
  只留下五劍客困惑得面面相覷。
  她相信很快事實真相就會揭曉。
  屆時,她將等著看好戲。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