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8章


  “好了,不要哭了!”
  哄人,唐易凡可是頭一遭,至于怎么個哄法,他可是一竅不通,只好急中生智,說一些無意義的安慰字眼。
  “唐二哥……”
  梨花帶淚的小薰仰起頭來瞪他一眼,淚珠儿立刻又扑蔌蔌地滑落下來。
  唐易凡慌了,他天不怕、地不伯,最怕的就是女人哭了。
  “不要哭!”
  “我沒有辦法控制嘛!”
  她的眼淚像是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不要哭!”唐易凡加重語气。
  “你只會說這句!我偏要哭,你能拿我怎么辦?”她邊哭邊耍性子。“你是怕我弄髒了你的衣服,是不是?大不了,我不在你面前哭就是了。”’
  唐易凡板起臉孔。
  “我不喜歡你哭!”
  他的眉頭几乎是皺在一塊儿了。
  易凡的話才說完,小薰的眼淚立刻止住,充滿期盼的小臉也抹上一絲光彩,几乎要照亮了整個世界。
  “唐二哥,你當真不喜歡我哭?”她好開心地問,臉蛋上還挂著兩串淚痕。
  “我不要你哭!”
  “你說不哭,我就不哭!”
  小薰用手背抹去眼淚,破涕為笑了起來。
  但唐易凡卻一臉惊愕——
  他震惊地瞪著她,發顫的手指輕触她那仍然濕潤的臉蛋。
  她的臉蛋上頭有些泥,有些污點,還有些暗紅色的血塊。
  “這是什么?”他低聲問,失神地盯著自己指尖上的血色,
  小黃狐疑地循著他的眼光看去,還來不及解釋原由,她便被他抓在手掌心。
  “該死!”他喃喃咒罵。“你跌倒了?”他看到數道沾滿泥血的肮髒傷痕划過她向來柔軟細嫩的掌心。
  “是啊!不止……”唐易凡不提起,她還真忘了。本想加油添醋地哭訴一番,可是她沒想到才搭上兩句,就讓他給一路拖到客廳。
  接下來小薰便像尊佛像被妥妥當當地安置在沙發上。
  她又想開口接續上文,但一轉眼,他又不見人影了。
  她幽幽歎息,就算唐易凡是根木頭,她也絕對要力爭到底,只要不是朽木,遲早會讓她贏得他的心,起碼從他今晚的焦急,就可看出他也喜歡自己,光憑這點,她就心滿意足了。
  冥想的當時,唐易凡又回到她面前,這回他身邊多了個藥箱。
  “唐二哥!”小薰惊喜地叫道。
  “不要動!”
  唐易凡命令。
  小薰露出甜蜜的笑意,乖巧地伸出掌心,任他小心清理傷口,這期間,她滿足的眼神像是剛被喂飽的貓咪。
  “疼嗎?”
  唐易凡蹙起眉,觀察那細小的傷痕。
  “就憑這些傷口,應該不會流出這么多血來才是……”
  “傷口不在這里嘛!”
  小薰含笑地凝望著他擔憂的面容。
  “什么?”“他借著昏黃的燈光上下打量她全身,不看還好,一看差點就讓他魂飛魄散,一張臉倏地慘白起來,她的右小腿上有一道傷口,雖說大部分的血已經干涸,但延著膝蓋附近的傷口仍沁著血絲。
  “唐二哥,你怎么啦?”
  小薰既心疼又不解地摸摸唐易凡的臉頰,看他似無反應、也不抗拒,干脆趁机多摸几下,免得他一個回神,又對她不理不睬。
  “這傷——這傷是從哪里弄來的?”
  他試了好几次,粗啞的聲音總算吐出成串的句子。
  “她低頭一看,哎呀!就是這個先前令她哭得死去活來的傷口,現在她卻忘得一干二淨,只因為那刺骨的疼痛已暫時被唐易凡的關切給取代了。
  他不說還好,一說又讓她隱約感到疼痛起來。
  她苦著一張臉,
  “都怪你啦。”
  “怪我?”
  “不怪你,怪誰?要是你答應与我共度燭光晚餐,說什么我也不會跟杜欣去玩……”
  “讓人欺負了?”
  他停下手邊的工作,怒道。
  “讓你給欺負了啦!”
  她吹胡子瞪眼、隨即又縮了縮肩,原來她是被小腿上的雙氧水給刺激得齜牙咧嘴,好不疼痛。
  “疼嗎?”
  “疼死了!”
  他緊抿著唇。
  “該死,傷口必須縫合,我們必須去找醫生。”
  他的喉嚨緊縮。
  “你太夸張了啦!這只是個小傷口而已;是我回來的時候,在大馬路口跌倒的,又沒什么大不了的。”
  她頓了頓,咬住下層,拼命讓當時的無助、惊恐、疼痛的心情回到臉蛋上;雖然是難上加難——因為有誰能在達到喜悅最顛峰的當時。讓自己毫不猶豫地朝地獄縱身一跳呢?但她——溫念薰還是做到了。紅紅的眼眶、欲哭無淚的表倩像是死了親爹親娘,除了那嘴角忍不住想笑地揚了揚,大体而言,她還算裝得有模有樣。
  “大概沒有人會像我一樣倒楣吧。”
  她吸吸鼻子、暗暗笑道:
  “我一心一意只想赶著回來路你道晚安,卻沒想到我會跌個狗吃屎,竟被一根生了蛌滌v子刺進我的腿里,我擠命地想抹去血跡,但沒想到愈抹愈多,當時我都快嚇死了——”
  說到激動處,她干脆自動投入他的怀抱;那嘴角放肆的笑意再也藏不住了。
  此時,唐易凡的臉色除了像白紙般慘白外,還有一層鐵青的色彩,若隱若現出現在他嚴肅的臉龐;要不是他眼底透露著關切与怜惜,她還以為他要狠狠抽她一頓,他的臉色實在太難看极了!
  不是她存心要他難過得死去活來,其實看他這樣,她也會很心疼的,只是像他這种超級木頭人,要是不好好把握這個刺激他的机會,那要等待何年呢?
  “至少,你必須打針,以防破傷風。”
  他沉聲道。
  “其實,我說了也不怕你笑:從小到大。我最怕打針了;我宁可吃苦死人的藥,我也不愿打針。”
  “至少去看個醫生!”
  他只好退一步。對待傷者,最需要的就是溫柔和体貼。
  “我不要。”小薰滿足地暗笑在心里。“只要你抱著我,我就不痛啦!”
  “小薰。”
  “我可是認真的。你要是不讓我抱,就干脆不要替我清理傷口,其實怪來怪去都怪你,只要你愿意跟我吃一頓飯,說什么我也不會摔傷回來,對,你要負責。”
  “我要負責?”
  “是啊,其實PUB一點也不好玩,還有那個什么華西街殺蛇——天知道,我看了差點沒當場吐出來!現在想想,原來我還是當個溫柔婉約的女孩好;這种女孩最配你了。唐二哥,你干脆馬上娶我好了,我保證我絕不多嘴多舌,我絕對會做個忠心的黃臉婆;當然啦!我的廚藝是不怎么高明,可是集我所有的优點應該是可以掩蓋這個缺點——比如說我可以吃苦耐勞、我的配合度高、賢淑端庄,帶得出廳堂,也入得廚房——起碼我會洗碗!反正天底下再也找不到像我這般适合你的女人了,所以,我就將就點,委身下嫁于你,也算你的福气啦!怎樣?愿意娶我了嗎?”她仰起小臉,笑盈盈地問,那眼底的光彩可不是普通的耀眼。
  “不———”
  足足遲了三分鐘,唐易凡才傳來虛弱的拒絕聲。
  小薰無所謂地聳聳肩,倒也不灰心、甚至笑容還挂在臉上。
  “這回你遲了三分鐘才回答我,算是有點長進。說不定下回再向你求婚時,你就會毫不考慮地答應我了,人間世事難預料,也許明天會換你來向我求婚也說不定,是不是?”
  唐易凡實在拿她沒轍。
  他瞥一眼表,將紗布纏在她的腿上。這道傷口,從頭到尾疼的人是他,苦的人是他,心糾纏得緊的人似乎也是他,他几乎要怀疑受傷的人是誰了。
  “唐二哥,你想我的腿會不會留下疤痕,這雙腿是我全身上下最引以為做的部分,要是留下疤痕,那我一定會哭死。本來我還打算用我這雙美腿勾引你的,現在除非你肯欣賞缺陷美,要不然我肯定無望了。”她緊緊抱住他的腰,將臉貼在他的胸膛;現在縱使有十輛卡車也拖她不動了。
  “不想看醫生,那就乖乖地回去睡個好覺。”他輕拍她的背,想拉開她環抱他的腰的小手;誰知她個儿雖小,力道卻可媲美章魚,緊緊握住他,說什么也動不了了。
  “小薰!”
  “你要負責。你必須負責,我不想一輩子當老姑婆!”
  一陣模糊不清的聲音傳來,可拎的小薰折騰了一個晚上,現在一接触到這個溫暖的枕頭,怎還會舍得离開?只見她毫無顧忌地打了個大哈欠,干脆以他的胸膛為枕,他的体溫作被,昏昏睡也!
  “小薰!睡在這里會著涼,上樓睡,好不好7”
  “唐二哥,今天我有沒有跟你說我愛你——”
  她含糊不清地問話,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唐易凡的哄勸。
  “我好愛你哦!”。
  她昏沉沉的意識終于完全昏沉,她帶著幸福跌進溫暖的黑暗中,她知道今晚有他陪著她,所以她可以睡得更熟了。
  “小薰!”他輕聲低喚,生怕會吵醒她。
  “照理說,他是應該大喊大叫把她吵醒的,偏偏他就是對她不忍心,只是象征性地低叫一聲,然后無奈地把她攬得更緊些。
  哎!她當真是他的克星?
  近日來,他几乎不敢正視自己內,心真正的情感。他悄悄地摸摸她的秀發,深埋的柔情卻不由自主地從指尖滑落……
  柔情?
  唐易凡會有柔情可言?
           ※        ※         ※
  “當軟玉溫香滿怀,就連圣人不動心也難!”永平逗趣的朗笑聲忽地飄進小薰的意識里。’
  “永平。”昭筠箔示意要他口上留德。
  “我是實話實說嘛!我還以為我的二哥是命中注定要与木魚終老一生,沒想到寒冰也有融化的一天;我對薰姑娘簡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巴不得要將她追求二哥的過程寫成秘芨,該叫什么好喲?
  干脆就叫(追夫記)算了!
  包准讓台灣每個號稱坐怀不亂的柳下惠,或是標准的超級大木頭都娶得到老婆。說不定一個暢銷,紅到國外去也一定。
  “吟”的一聲,接下來听到的就是永平的哀號。
  “筠筠,你當我的頭是鐵打的啊?大哥,你該好好地管管你老婆吧!免得哪天你也成了她棒下的冤魂,可別怪我事先沒警告你哦!”
  小薰低低呻吟了一聲,皺了皺眉,睜開了惶松的睡眼。
  “嘿!睡美人醒了,二哥,發表一下高論吧!”永平似乎忘了剛剛的疼痛,隨手拿起桌上的報紙,將它卷成筒狀,充當麥克風放在易凡面前,等他開金口。
  “永平,別太過分!”唐母端出兩盤泡茶,斥責道。
  小薰眨了眨眼,有些納悶,怎么唐家的人全出現了?
  “這是哪里?”
  “二哥的怀抱里嘍?”
  永平賊賊的笑容頗似皮條客。
  小薰怔了征,這才惊覺她真的縮在唐易凡的怀里,害得她羞澀得不敢抬起頭來。說來好笑,平日膽大包天的她,有什么舉動不敢做的?偏偏這回當著家人的面,她卻尷尬起來了。
  “唐二哥,早安!”她的笑容明亮,一點也沒有要离開他的怀抱的跡象。
  “早!”畝易凡平靜的臉孔仍然是一貫的木然,只是平日低沉的嗓音,今早顯得有些粗啞。
  永平清清喉嚨。
  “二位,不是我愿意打斷你們眉目傳情的纏綿,只是基于好心的立場想提醒你們,下回請選擇臥房,不管是誰的都成。在客廳有什么樂趣可言?雖然是有些養眼啦!可是這里有小孩呀!限制級的影片對他們可是影響匪淺哦。”
  “我們沒做什么!”易凡怒目瞪向永平。
  “唐二哥,我們真的沒做什么嗎?”小薰低語逗他。
  “小薰!”對于她,易凡只能無奈地猛歎息。
  她吐了吐后,乖乖地离開他的怀抱,作勢拍拍衣袖,好免除這份莫名的尷尬。
  “唐二哥,不介意抱我進飯廳吧?”
  “我扶你。”
  “我比較喜歡用抱的呀!万一我的傷口又流血了,該誰負責?”
  易凡蹙起眉——
  另外,在場的一個多嘴的男人卻比雙易凡更緊張,兩道眉毛糾結得差點就解不開了。
  “你受傷了?還能走吧?”永平急忙問道。
  易凡詫异地瞥了永平一眼,吃惊永平難得一見的恐慌。
  “只要有人肯抱我,我就能走啦!”
  永平聞聲,馬上上前就想要抱起她來,不料易凡一個箭步就擋去永平伸來的手臂,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起小薰走向飯廳。小薰見狀,便自動自發地將手臂搭在他的頸項。
  唐易凡沒有拒絕。小薰眼一亮,心底感激起昨天讓她跌倒的那個大坑洞。
  “二哥,你是怎么了?我只是想試試抱不抱得動她嘛!”
  永平滿身冷汗,也跟著走進飯廳。
  “你可以去抱老媽!”易凡小心地將小薰安置在座椅上。
  “我抱老媽干嘛?吃飽了撐著,無聊啊。”
  “今天我替你請假,你不必上班。”易凡當作沒永平這個超級大麻雀在耳邊嘁嘁喳喳的。
  “為什么?只不過一點小傷而已。”
  “今天小薰的确不必上班!”永平拼命在易凡身后擠眉弄眼,看得小薰一頭霧水,好半晌才搞懂他的意思。
  小薰勉為其難地點頭,立刻又恢复笑容,拉開身邊的椅子。
  “唐二哥,坐嘛!”
  “不,我坐這里就行了。”唐易凡指的是偉彬身邊的位子。
  “干脆我坐好了!小薰,我們還有話要秘談,不是嗎?”水平擦擦汗,正欲搶位坐下,怎知,一個晃影,他就給赶到跟西伯利亞一樣的邊疆地帶去,而唐易凡則入主中原,穩坐在小薰的身旁。
  這大概是易凡最丑的時刻了!房家人除了永平以外,個個皆掩嘴低笑。
  “二哥,好歹我們也是兄弟,何必為了爭一個位子,把你可愛的弟弟赶到這個‘鳥不生蛋’之地。”
  “鳥不生蛋?”唐母用力拍了一下永平的手臂,一屁股就坐在永平本想坐下的位子上。’
  “你老媽我就坐在這個‘鳥不生蛋’之地,看你還有什么話想抗議?”
  “老媽——”
  “想抗議也成。別忘了中午的相親,我可是千拜托万拜托,’拜托對街的王媒人替你再找一個溫柔婉約的女孩,還特地應你要求,是個波霸型的女孩,你若敢不去,就等著跟我脫离母子關系吧!”
  唐母最厲害的就是這一招了——威脅恐嚇雙管齊下。
  “我當然會去——是不是?小薰?”永平猛向小薰眨眼。
  他能不能在自由的天空下繼續苟延殘喘,就端看這一戰了。而這一戰,要是沒有小薰的賣命相助,恐怕他是死定了,而且准會死得很慘。其實他也看過照片,對方是滿年輕、滿漂亮、滿波霸的,偏偏他跟她就是沒有來電的感覺。
  唐易凡奇怪地看了他們一眼。
  “小薰!”
  永平一聲求救,像是垂死的烏鴉的哀號——難听死了。
  “我是要請假。”小薰不情愿地轉向易凡,依依不舍地說:
  “唐二哥,你可別忘了我。還有別靠近貝瑤姿;我可是會打電話會查勤的,你可別隨便亂來。她殷殷囑咐著。
  “喂,小姐,我二哥還不是你的老公;小心這樣纏人,可是會嚇跑他的。”
  永平插嘴。
  沒有理會永平,全由他一個人唱著獨腳戲。
  “唐二哥!”
  小薰期盼唐易凡的肯定答复;雖然她知道机率几乎等于零。
  “我知道!”唐易凡淡淡地說。
  雖然唐易凡的語气淡然,而且音量几乎不可聞,但小薰還是听見了,她顧不得腳上的傷,愉悅地站起,開心地在他臉頰上輕啄一下。
  而唐易凡是极力想維護臉上漠然的表情,但他那顆心卻再也平靜不下來了。
           ※        ※         ※
  唐易凡寂寞得要死。
  沒人煩他、鬧他、惱他、气他、逗他的時刻,他几乎沉悶得快要窒息。
  二個月前,他的日子非常逍遙自在,就算一個世紀,沒有人理他、睬他,他也樂得輕松自在,更巴不得能夠离群索居,不必煩那些偶爾會自動前來搭訕的無聊女同事。
  二個月后,他的性格大變。
  不但會期盼小薰逗笑的言語及親呢的舉動,而且還會想念她的人。
  該死!
  他不想結婚,不想付出承諾。
  但這好像是很遙遠的事了。
  想想昨晚的膽顫心惊,差點沒嚇走他的魂魄;就為了她的傷、她的痛,她的淚嗎?曾几何時他不知道自己會有這般特殊的情感、這般深沉的思念。
  該死!他是中了什么魔,竟會落得如今這般狼狽:
  “唐先生!”唐易凡拾起頭,叫他的人是貝瑤姿。
  “有事嗎?”
  “唐先生——”
  貝瑤姿的唇涂滿了血色的紅;這一張一合,很是嚇人。
  今日的貝瑤資穿了一襲露背裝,細長和肩帶是整件黑色緊身衣的支柱,雪白的胸脯在緊繃的束縛之下,隱隱約約就要讓人覽無遺。
  既然唐易凡會喜歡性感的小薰,那么么他應該不會拒絕成熟撫媚的自己吧!這是瑤資在進唐易凡的辦公室之前打的如意算盤。她哪知在唐易凡的眼里,小薰的性感是不失天真的嬌俏;而她,倒有些像在街上拉客的流鶯。
  見唐易凡不語,貝瑤姿開門見山。
  “你可知我暗戀你暗戀有六年之?”貝瑤姿本以為唐易凡的第一個反應應該不是錯愕,再不就是惊奇,依他這般木頭人的個性也只能有這兩种反應——不料,跳上他臉上的表情既不是錯愕,也扯不上惊奇,而是一派的木然。
  唐易凡根本沒听見她的傾訴,更遺忘了她的存在。
  貝瑤姿很不是滋味,差點當場就痛哭失聲。
  電話才剛響起,唐易凡提話筒的速度可媲美光速,甚至連那緊繃的臉龐也難得露出他一貫的淡漠以外的复雜神色。
  “唐易凡。”
  “唐二哥,是我啦!”
  小薰在嘈雜聲中拼命地喊叫著。
  他的臉龐在剎那間不由自主地軟化下來。
  她的确無望了,貝瑤姿心酸地想道;也許唐易凡和那小小童養媳才是天生絕配!
  她該毫無怨尤地成全他們嗎?當然不!
  貝瑤姿的腦子迅速浮現下星期六的義賣晚會——屆時,她要小薰好看!
  “唐二哥,我沒有時間跟你多說啦!”小黃好像是使盡了吃奶的力气喊道:“累死我了!早知如此,我就不請假了!唐二哥——想我嗎?”
  他想念极了,但唐易凡卻說不出他的思念。
  “你在哪里?”
  他的聲音仍然平靜無波。
  “我在牛肉場啦。”
  她沒好气地說。
  “什么?”
  “騙你的啦!我在凱悅門前,剛被人赶了出來。”
  小薰感到好笑地說:
  “這是我第一次進五星級大飯店,卻給人赶了出來,你說好不好笑?”她身后的嘈雜聲是愈來愈大。
  “你的傷——”
  唐易凡納悶她在那儿做什么?
  “我還可以走啦!”她頓了頓,想起早上她還賴著要他抱,連忙改口說:“就算我不能動,也還有唐三哥幫忙嘛!”
  “永平?他也在那里?”他眯起眼。
  “還有唐媽。你忘了自己兄弟相親的事?也難怪,不是我纏著你,只怕這會儿你老早就得上戰場相親去了——哎呀!我要挂電話了啦!唐三哥可能快給人打死了,我要去幫他——唐二哥,你可不能去招惹貝瑤姿,就算她來勾引你,你也不能動心。對了,今天我還沒跟你說‘我愛你’,唐二哥,再見啦!”有些慌張,又帶點甜蜜的心情挂上電話,小薰急急忙忙赶去解救永平被人打死的危机。
  好半晌,唐易凡一直都在听著“嘟嘟”作響的電話聲,腦子里一片空白。
  他胸中有一般不由自主的情緒竟然已經生根萌芽。
  他在妒忌親兄弟?
  該死!
  ------------------
  小勤鼠書巢 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