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周克昌


  淮上貢生周天儀,年五旬,止一子,名克昌,愛昵之。至十三四歲,丰姿益秀;而性不喜讀,輒逃塾從群儿戲,痦蚺擗ㄙ臐C周亦听之。一日既暮不歸,始尋之,殊竟烏有。夫妻號啕,几不欲生。
  年余昌忽自至,言:“為道士迷去,幸不見害。值其他出,得逃而歸。”周喜极,亦不追問。及教以讀,慧悟倍于曩疇。逾年文思大進,既入郡庠試,遂知名。世族爭婚,昌頗不愿。趙進士女有姿,周強為娶之。既入門,夫妻調笑甚歡;而昌睊W宿,若無所私。逾年秋戰而捷,周益慰。然年漸暮,日望抱孫,故嘗隱諷昌,昌漠若不解。母不能忍,朝夕多絮語。昌變色出曰:“我久欲亡去,所不遽舍者,顧复之情耳。實不能探討房帷以慰所望。請仍去,彼順志者且复來矣。”媼追曳之,已踣,衣冠如蛻。大駭,疑昌已死,是必其鬼也。悲歎而已。
  次日昌忽仆馬而至,舉家惶駭。近詰之,亦言:為惡人略賣于富商之家,商無子,子焉。得昌后,忽生一子。昌思家,遂送之歸。問所學,則頑鈍如昔。乃知此為昌;其入泮鄉捷者鬼之假也。然竊喜其事未泄,即使襲孝廉之名。入房,婦甚狎熟;而昌靦然有怍色,似新婚者。甫周年,生子矣。异史氏曰:“古言庸福人,必鼻口眉目間具有少庸,而后福隨之;其精光陸离者鬼所棄也。庸之所在,桂籍可以不入闈而通,佳麗可以不親迎而致;而況少有憑借,益之以鑽窺者乎!”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