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七 楊太保奉詔主東宮 傅六爺風雅會名士


  楊名時赶到北京時已是三月下旬。一進房山縣境,他便不肯再坐八人大轎。只叫驛站備一乘四人抬竹絲涼轎,三匹走騾,一匹馱行李,兩匹讓風儿和小路子騎著。飄飄逸逸走了一天,下晚住到潞河驛,胡亂歇息一夜。第二日雞叫二遍便赶進內城,在西華門遞牌子請見。不一時高無庸一路小跑出來,气喘吁吁道:“哪位是楊名時?皇上叫進!”

  楊名時來到養心殿天井,一眼看見乾隆皇帝立在殿門口候著自己。楊名時渾身一顫,向前疾趨几步行三跪九叩大禮:

  “臣——楊名時恭叩皇上金安,皇上万歲,万万歲!”

  乾隆見他行禮,徐步下階,親手挽起楊名時說道:“一路辛苦了。不過气色還好。怎么瞧著眼圈發暗,沒有睡好吧?”說著便進殿,命人“給楊名時上茶,賜坐!”楊名時斜簽著身子坐了,說道:“臣犬馬之軀何足圣上如此挂怀!這几日愈是走近京師,愈是失眠難寐。先帝爺的影子老在眼前晃動……先帝爺年未花甲,畢竟去得太早了。尤令臣心不安的,先帝爺直到駕崩,對臣仍是心存遺憾……”說著,嗓音便有些嘶啞哽咽。乾隆心里頗為感傷。說道:“先帝梓宮在雍和宮,明儿給你旨意去謁靈,有什么委屈盡可靈前一慟而傾。”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臣豈敢生委屈怨望心?”楊名時顫著聲气道:“臣是自歎命薄,不能自白于先帝爺罷了。”乾隆見他神傷,也不禁黯然,許久才道:“這是沒法子的事。其實先帝也并不相信朱綱、黃炳的話。几次勾決人犯,一到你的名字就放筆,繞室徘徊,喃喃說:“此人怎么會有這种事?再看看,再等等……”他話沒說完,楊名時再也抑制不住,掩面而泣,淚水從指縫里涌了出來,只為不能君前失禮,不能放聲,只是全身抽搐……半晌方抹淚道:“臣失儀了……其實先帝有這句話,臣很知足的了……”說著淚水又涌了出來,忙又拭了。

  乾隆待楊名時平靜下來,說道:“朕深知你的人品學問。朕不以為先帝作的不對,當時就是那么個情勢嘛。下頭有些酷吏錯會了先帝的意圖,一味以苛察挑剔為事,媚上取寵。所以朕才下詔明諭‘政尚寬大’。想你必是讀過了。”“臣在昆明已經拜讀了。”楊名時恢复了平靜說道:“邸報上說,孫嘉淦、孫國你都放出來,皇上圣鑒燭照,處置得极明!就臣自己而言,這些日子反省很多。比如先皇當初實行攤丁入畝,官紳一体納糧,清查虧空,都是行之有效的良政。臣愚昧,對士民一体納糧這些政令一直心存偏見。以為先帝輕視讀書人。這就是罪。先帝懲處并不過分。”乾隆含笑听著,說道:“看來楊松公對‘養廉銀’還有成見?”

  “不敢說成見。”楊名時欠身答道,“將火耗銀子歸公,發給官員養廉銀,确實堵了官員明目張膽侵吞賦稅的路。但也有三條弊病,求皇上留意。”

  “唔?”

  楊名時仰臉看著乾隆,說道:“耗銀既然歸公,官員無利可圖,犯不著征收火耗,得罪人,遂滋生懈怠公務的心。”

  “嗯”

  “官有清官贓官,缺有肥缺苦缺,”楊名時又道,“火耗歸公,那些清官能吏,因手中沒有錢轉圜,有些事該干的,干不了。再說那些贓官,肥缺爭著補,苦缺躲著讓。拿了養廉銀,這些贓官也未必就不貪墨。”

  “嗯。”

  “更可慮的是,各省自己掌握火耗銀。官員們誰肯替朝廷省錢?必定重設机构,人浮干事——反正從火耗銀里抽取就是。如今江南省一個藩司衙門就要養活三四百書吏、師爺、采辦……名目愈來愈多。衙務愈來愈繁,就是這個緣故。皇上,康熙朝的藩司衙門各种文職人員,有几個超過一百人的?如此下去,朝廷實益得的不多,百姓頭上卻多了不少不是官的官!”

  乾隆听得很仔細,還不時點點頭,但對這些意見卻不甚重視。他召楊名時來京,并不要他辦理政務,是要為儿子們選師傅,人品學識器量是最要緊的,政見倒在其次。沉吟著說道:“你的這個條陳有可取處,可以寫出來,朕令上書房會議一下。但凡興一利,必生一弊,也不可偏執,以為既生弊又何必興利。權衡得好即謂之‘能’。嗯……你雖是禮部尚書,國子監祭酒,其實不必到差。眼下就要開恩科,由你主持順天府貢試,好生為朕選拔几個有真才實學的。恩科差使完了,進毓慶宮講學,朕要擇吉日叫阿哥們行拜師禮。”正說著,高無庸進來,稟道,“孫嘉淦和孫國璽、王士俊遞牌子,昨儿皇上吩咐,隨到隨見,奴才已經引他們到垂花門外了。”

  “臣告退了。”楊名時起身打個千儿,又肅然一躬,說道:“臣既奉學差,明儿就去禮部。”乾隆也站起身,說道:“道乏罷。禮部那邊朕自然有旨意,嗯,還有一件事,孫嘉淦要出任副都御史署理直隸總督衙門。這次主考是你,副主考是鄂善。你們回頭見見面,如外面對人事有什么議論,隨時奏朕知道。”楊名時答應著,又問:“李衛要出缺了?”乾隆轉臉看了看楊名時,說道:“李衛雖不讀書,聰明得之天性,冶盜是個好手。李衛并不貪墨。你是志誠君子,理學大儒,不要再計較昔日的事了。且李衛身子多病,眼見過一日少一日,朕命他挂刑部尚書銜,隨朕辦些雜差……”乾隆邊走邊談,送楊名時到殿外檐下,說道:“叫孫嘉淦、孫國璽進來吧。”

  永巷向南,剛出乾清門外天街,便見張廷玉從上書房送一個官員出來,細看時卻認得,是現任兵部滿人侍郎兼署步軍統領。楊名時是張廷玉的門生,忙停住了腳,一個長揖說道:“老師安好!”

  “是名時嘛!”張廷玉一笑,說道:“見過主子了?好嘛,要入青宮為王者師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他話未說完,見兩人都笑了,便問:“你們認識?”

  鄂善是個十分穩重的人,長狐臉上留著半尺長的胡子,端庄的五官看去很勻稱,嘴角似乎時時帶著微笑,听張廷玉問,點頭道:“十五年前就認識了。張相的得意高足嘛!那時我還在內務府當差。后來到吏部考功司,名時出任貴州巡撫,還是我的建議呢!”楊名時站在一旁含笑不語:其實雍正元年他任副主考主順天府貢試,正是鄂善舉荐。為此掀起潑天大案,不但張廷玉的堂弟張廷璐被腰斬,此案牽連甚廣,連乾隆的親哥哥弘時也因此裹進党爭,被雍正下旨賜死。往日這些恩恩怨怨与張廷玉多少都有瓜葛。鄂善不是笨人,自然要回避了這事。便道:“中堂沒別的事,我就告退了。”

  “就按方才說的。”張廷玉又叮囑道:“雖說李衛跟著辦差,步軍統領衙門也不可掉以輕心。這上頭出了漏子,任誰也吃罪不起。”鄂善道:“卑職曉得,一定十二分經心。”說罷也不再和楊名時招呼,含笑一點頭去了。張廷玉這才轉臉笑謂楊名時:“屋里談。”二人便廝跟著進了軍机處。

  軍机處只有三間房,座落在永巷南口西側,熙朝時是侍衛們歇息的地方;雍正朝西疆用兵,軍事旁午羽書如雪,便在這里建了軍机處,專門處置軍務。軍机大臣都是由原來的上書房行走大臣兼任。皇帝又多在養心殿召見,比上書房既近又便當,因而兼著軍机大臣的上書房大臣也在這邊處置政務。久而久之,這邊軍机處漸成机樞核心,上書房倒是形同虛設了。楊名時跟著張廷玉進來,只見東邊一個大炕,地下四周都是鑲了銅葉的大柜,炕上條几上、柜頂堆得高高的都是文卷,一個個標著黃簽,一進門滿屋都是墨香,絲毫沒有奢華气象,只有靠門口放的那座金色自鳴鐘,算是唯一的貴重器物。

  “宰相也不過如此,是吧。”張廷玉似乎不胜感慨!一邊請楊名時坐了,一邊說道:“我自康熙四十六年入上書房,快三十年了。”楊名時在椅上欠身,說道:“老師事君以忠,事事以慎。自開國以來恩禮之榮,是全始全終的!”張廷玉歎道:“全始還算中肯,全終還要往后看,我歷事三朝,一代權相如明珠、索額圖、高士奇我都見過的,‘眼見他蓋高樓,眼見他筵歌舞,眼見他樓坍了’。我如今大名之下,責備琣h,勳業已成,晚節彌重。真的想急流勇退呢!”

  楊名時目不轉睛地看著張廷玉,他有點不明白,特地叫進自己來,就為說這些話?思量著,說道:“老師既然慮到了,也就無甚干系。”

  “我叫你來不為說這些道理。”張廷玉拈須沉吟,語气十分懇切。“大官作的時日太久了,有些騎虎難下,張家一門在朝作官的已有七十多個。大到一二品、小至八九品都有。這么多人,難免魚龍混雜。誰出點事,很容易就牽到我這里——我說的是,廷璐的事,我不但不存忌恨,反思之我還感激你——”

  “中堂——”“你听我說。”張廷玉道:“我,這不是矯情,廷璐的死雖是罪有應得,我几時想起心里就針扎樣疼,這是人情。從天理上說,你并沒有錯,我也覺得應立這么個榜樣給張家人看,對張家還是有好處的。楊名時歎一口气,說道:“中堂度量寬宏,慮事以道,令人感激佩服,學生領教了。”張廷玉溫和地看著楊名時,說道:“我的門生遍布天下、可能執重器的不多。你如今要入宮侍候阿哥了。走的和我年輕時一樣的路。這個差使辦好,前程不可限量。但這個差使輕不得重不得,皇族里頭也有不成器的。這個師傅不好當。當年廷璐就吃虧,他靠上了弘時,以為有恃無恐,結果他血刃于刀下,冰楊名時听得目光炯炯,良久,說道:“師相說的,我都銘記在心,与阿哥們我謹以道義交,執中而不偏,循情而導之以理。我決不有負于您這樣諄諄教誨。”

  “就是這些話。”張廷玉笑道:“你這些年讀書辦差歷事,未必沒有這點見識,我只是白囑咐几句。”說著便起身。楊名時忙也起身,張廷玉一邊送他出來,口里說道:“皇上叫我在京給你安排一處宅子。太奢華太大的諒你也不要,東華門外有一處四合院,原是曹寅的產業。抄家歸公了的,已奏明皇上賞了你。你就搬去吧——离毓慶宮也近些儿——下人夠使不夠?入閒看卷子,總要几個幫手,要不要我挑几個老成點的跟進去?”楊名時笑道:“十八房試官還看不過來么?我只看落卷和前三十名。——說到這里,我還想向師相荐個人——”遂把小路子的情形說了,“如今他走投無路,我留他又違了母訓。不拘哪里,師相給他派個吃飯的差事,也算我救人救到底了。”張廷玉道:“他既然通一點文墨,就叫他在軍机章京房里做雜役吧。”說著送楊名時出來,吩咐守在門口的小蘇拉太監:“叫山西糧道何嘯松,河南糧道易永順,濟南糧道劉康進來。”恰好轉臉見傅盚L來,便問:“六爺,去見皇上了么?”

  傅甯搧蛗搹b軍机處門前的“文武百官并諸王公不得擅入”的大鐵牌,含笑說道:“沒有見皇上。主子娘娘前些日子叫買書,剛剛送進去,出來又碰上內務府的阿桂,扯住我下了一盤棋。阿桂想以恩蔭貢生應這一科的殿試。他不曉得規矩。那不是楊名時么?我問問他去。”張廷玉笑道:“滿洲旗人,做副標統了,還要到文場取功名?你也不用去尋楊名時,問我好了。叫他在旗里備個案,交上書房用印,殿試時奏明就是了。”傅痧熊蛬﹞F句“承指教”便出了隆宗門。

  錢度自河南到濟南,毫不費事便進了李衛幕府,原想死心踏地到北京直隸總督衙門好生作為一番的。不料連衙門口朝哪開都沒見便另生枝節,先說叫李衛去古北口閱軍,接著又有旨意,撤去李衛總督改任兵部尚書。當大司馬自然來了興頭,但上任的票擬卻又遲遲不下。眼見四面八方的孝廉紛紛入京,車水馬龍。富的高車駟馬,仆從如云,窮的布衣青衫,子然一身。或顧盼自雄,或猶疑徘徊,滿街熙熙攘攘。各家旅店住的都是來跳龍門的各地舉人。夜里從街上走過,各處燈火繁星閃爍。會文的、吟酒作詩的、朗誦墨卷的應有盡有。錢度年不過四十,多年不曾文戰,見這情景,撩撥得雄心陡起,便向李衛透出口風,想進場試試。這种好事任誰斷沒有阻止的道理。李衛便取一百六十兩銀子贈他,“既然考試,住我這里就不方便。你只管去奪關斬將,升發了也是我的彩頭。万一不如意,還回我這里就是。”錢度有了銀子又沒有后顧之憂,越發來了興頭,在前門租了小小一間房子,白天揣摩墨卷,一篇篇起承轉合地試筆。夜里便出去會文,几天之后便結識不少文友。

  這天下午,錢度剛午睡起來,睡眼惺松地在面盆里洗了一把臉,定住神剛要翻開墨卷,便听外頭有人喊自己。錢度隔門向院里看時,是在大廊廟文館認識的几個朋友,一個叫紀購,一個叫何之,一個叫庄友恭,還有一個是內務府的,卻是旗人,叫阿桂,帶著几個家人說說笑笑進來。一進門何之便笑道:“這滿院石榴殷紅碧綠,真是可人意啊!噴鼻儿香!”庄友恭便笑著看錢度草擬的文章,說道:“老夫子揣摩又有新得。楊大人是理學大宗,最不愛詞藻舖陳,文章要立意新穎,因理而人情,才能入他老人家慧眼。孫主考要的是文理清晰,厚實有力。”阿桂在這群人中是最年輕的,并不參加貢試, 便和紀昀湊近了看,阿桂笑道:“文貴理平气清。這文章,只覺得強拗倔直了些。曉嵐兄以為如何?”

  “石榴花。”紀昀連連贊歎,“一字一個中口,字字賽珠璣!”錢度忙道:“這哪里敢當!”阿桂笑道:“紀曉嵐是河間才子,你可不要中他的花言巧語。‘石榴花’說是中看不中吃,‘一個中口’是說‘不中口’字字賽豬雞——也虧得他才思敏捷。”

  阿桂這么一解說,眾人立時哄然大笑。紀昀道:“小小年齡,還是個旗人,能有這樣玲瓏心肝,真不含糊——告訴你們,文章憎命,你越揣摩越是個不成、糊涂文章狗屁亂圈,有的什么定規?有這功夫,趁良宵吃酒耍子才是正經。”何之也道:“我們一道來是邀錢老夫子去關帝廟大廊前吃酒的。”錢度笑道:“扰了你們几次,哪里是來‘邀’我,竟直說是討帳罷了。走,該我請客!”

  于是眾人便出了店。其實關帝廟就在隔壁,离此向南僅一箭之地。這是北京香火最盛的廟,各家酒樓店肆煎炒烹炸油煙繚繞,花香、酒香、肉香、水果香攪在一起,也說不清是什么香,五個人在人群中擠了半天,才選了一個叫“高晉老酒家”的店舖進來。那伙計肩搭毛巾正給客人端菜,熱得滿頭是汗,見他們進來,高唱一聲:“五魁,老客來高晉家了!——樓上雅座請!”

  “這一嗓子叫得特別。”庄友恭不禁一笑,“真吉利到頭了!”說罷五人拾級而上,臨街處擇了個大間,也不安席,都散坐了。各人點菜下來,共合六兩三錢銀子。這邊錢度付帳,茶博士沏上茶來,已是流水般端上菜來。

  “悶坐吃酒總無意趣。”那何之十分爽快,挽手捋袖為眾人斟酒,笑道:“何不行起令來?”紀昀笑道:“說起行令,還有個笑話呢。陳留劉際明為濟南知府,下面一個姓高的縣令,是個很有才气的人,兩個人相處得好,見面也不行堂屬禮節。偏那同知卻和姓高的合不來,每次見面,定要那姓高的行庭參禮,兩個人就存了芥蒂。一次吃酒,同知舉一令,說‘左手如同絹綾紗,右手如同官宦家。若不是這官宦家,如何用得這許多絹綾紗?’那姓高的便接令:‘左手如同姨妹姑,頭上如同大丈夫。若不是這大丈夫,如何弄得你許多姨妹姑?’這同知勃然大怒,剛罵了聲‘畜生’,高縣令又續出令來,‘左手如同糠糨糲,頭上如同尿屎屁。如若不吃這些糠批糲。如何放出許多尿屎屁?,一頓酒席打得稀爛,各自揚長而去……”

  他沒有說完,眾人都已捧腹大笑。庄友恭便起句:

  天上一片云,落下雪紛紛,一半儿送梅花,一半儿蓋松林,

  還有剩余零星霜,送与桃花春。說罷舉杯一呷,眾人陪飲一杯。何之接令道:

  天上一聲雷,落下雨淋淋,一半儿打巴蕉,一半儿洒溪林,

  還有剩余零星雨,送与歸鄉斷魂人。錢度接口吟誦道:

  天上一陣風,落下三酒壅——“不通不通,”阿桂、何之都叫道:“哪有這樣的事?罰酒!”庄友恭卻道:“你們山左人有什么見識?我們那里刮台風,廟里那三千斤的大鐘還被吹出几百里呢!要是掀翻了酒舖子,落下三壅酒什么稀罕?”于是罰了阿、何兩人的亂令酒。紀昀笑道:“我也為此風浮一大白!”于是錢度接著道:

  “一壅送李白,一壅送詩圣,還有半壅杜康酒,送与陶淵明!”

  “這才兩壅半,那半壅呢?”庄友恭問道:

  “留給庄友恭!——你那么向著他,自然要賄賂賄賂。”紀昀說著,又道,“要如此說,我也有了。”遂念道:

  天上風一陣,落下五万金——錢庄子給龍卷風卷了——

  忙將三万來營運,一万金買田置產,五千金捐個前程。還剩五

  千金,遨游四海,遍處訪佳人!

  眾人听了不禁大聲喝彩:“這銀子使的是地方儿!”阿桂手舞足蹈,笑說:“實在這才得趣,把庄友恭的比下去了!”還得往下說,樓下上來了三位客人,最顯眼的是傅琚C眾人都知道他身份高貴,忙站起身來讓座。說道:“傅六爺來了!‘快入席,這里正說酒令呢!”傅睋|手投足間淵亭岳峙果然气度不凡。

  “今儿錢度老夫子作東,吃酒作樂。”阿桂一一介紹了席面上人,又返身道:“這是我們主子——內務府旗務總管傅永傅六爺。這是先頭齊格老軍門的族孫公子勒敏勒三爺一一這位是?”傅睎X首一笑,說道:“他剛從南京來,你自然不認得。這是先頭江宁織造曹楝亭老先生的孫公子,曹雪芹。”

  “不敢,曹沾。”曹雪芹向眾人躬身為禮,從容說道,“仰仗諸位朋友關照。”

  眾人仔細打量這三個人,傅痤媔Q沉穩,儒雅倜儻;勒敏英气逼人,卻衣衫不整;只這曹雪芹另具一格,穿一件月白府綢夾袍,已經磨得布紋疏稀,洗得干干淨淨纖塵不染。足下一雙半舊千層底布鞋,雪白的襪子上還補了個補丁。廣顎方面,一雙不大的眼珠黑漆漆的,仿佛始終帶著微笑,只是在盯著人看時,才帶出一絲深沉的憂郁,偶一轉盼間,又似乎在傲視周圍的一切,他的气質立刻吸引了所有的人。

  “我說過嘛,有你就顯不出我了。”傅痧瑪衒銙楫遄A“來,咱們也湊進來算一份子!”他取出兩錠大銀輕輕放在桌上:“立起擂台來,胜者前兩名取去!”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