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八 行酒令曹雪芹展才 念舊情乾隆帝夜訪


  眾人看那銀子,是兩個頭號直隸京錠,蜂窩細邊上帶著銀霜,每個足有二十兩,青瑩瑩的,在夕陽照射下放著誘人的异彩。傅琤X手這么闊綽,眾人立時又把目光射向他。

  “既有了彩頭,就要立起規矩來。”錢度一心要奪魁,盯了一眼銀子,正容說道,“就請阿桂監場。亂令者,錯令者以籌計數,誰說的最好,由大家公評,如何?”庄友恭笑道:“老夫子不愧姓錢。眼睛出火了。我不來爭這銀子,還是我來監場。阿桂你們几個一決高低吧。我和傅六爺觀戰。上首人隨舉四書中的一句話,下首人接上一個古人名,要合著四書的意思。”遂起句道:

  “孟子見梁惠王。”

  挨身的錢度立刻應聲答道:“魏征!”緊接著何之又道:“載戮干戈!”曹雪芹夾一口菜,將一杯酒傾底而盡,恬然說道:“載戮干戈是——‘畢戰’。”勒敏笑著道:“五谷不生。”紀陶吃一口酒,笑道:“出得好——田光。”阿桂亢聲道:“可使治其賦也。”

  “——許由。”錢度大聲回答,“嘓”地飲盡一杯酒,出句道:“寡人好勇——”

  何之一挺身接道:“好!——王猛。”曹雪芹道:“還是出句容易——秦伯可謂至德矣!”

  “予讓!”勒敏伸著脖子應聲道。紀昀笑道:“雖千万人吾往矣。”阿桂瞪著眼想了想,說道:“楊雄!”庄友恭道:“這個令出得好,答得也好——牛山之木嘗美矣。”錢度一拍桌子道:“那自然是‘石秀’!”

  眾人立時嘩然而笑,庄友恭對錢度道:“老夫子你錯了。拼命三郎石秀是《水滸》里的,不是正史里的古人名。”錢度怔了一下,說道:“阿桂說‘楊雄’不也是水滸人物?你這監場的要執法公平!”

  “庄先生說的不錯。”傅痧犒D:“阿桂的楊雄是王莽新朝楊雄。這楊雄不是那《水滸》中的楊雄。他手中沒得霜毫鋒!”

  一句話說得眾人都笑了,錢度傾了一大觥自飲了,說道:“今儿不在吃這一遭酒。現在重出一令,我作擂主。誰打下我來,誰作新擂主。吾儕鳴鼓而擊之,可否?”傅痚搮D:“敢問是甚么題目,說得這么鄭重其事?”錢度笑道:“以詩為聯。”

  話剛出口,眾人無不大笑。傅痧犒D:“在場的哪個不是飽學之士,以詩為聯對到几時才能分出胜負?這法子不成。”錢度指著銀子說道:“寡人有疾,真的想贏這彩!這詩上下聯不但要對得工整——還要分詠一物或一事。”

  “難難難!”阿桂撓著腮說道,“出聯還能敷衍,對聯實在太費工夫了。”庄友恭也是連連搖頭,錢度得意地一笑,說道:“一人不成,群戰也可,只是我為擂主罷了。或為我出上聯,我對下聯也可。”阿桂想了想,詠道:

  赤地驕人重五日——端午節。

  “素王去我二千年——孔林。”錢度從容對上,阿桂又道:

  曾經采筆干牛斗——魁星。

  眾人听了方自沉吟,勒敏一笑,應口對上:

  未許空梁落燕泥——頂篷格。

  勒敏又出聯:“莫恃才高空睥眼!”錢度笑問:“這詠的是‘照鏡子’?”

  對詞應是

  從來官小要糊涂——醉司命。

  偏轉臉問道:“阿桂,如何?”阿桂一笑,搖頭不語,錢度便又出聯:“公私難了瘡千孔!——癲蛤膜”至此越來越難,眾人己感到應付維艱。燭光搖曳,片刻沉默,還是勒敏對上:“風雨閒持酒一樽——送秋。”接口又出聯:

  免郎致詰儿曹戲——楊妃故事。

  錢度此時也被難住,皺眉問道:“這是哪里出典?別是杜撰吧?”勒敏笑道:“你也有才窮智盡之時!讀過《金河子》么?”錢度托腮撮牙只是搜索枯腸。曹雪芹笑道:“這不過耍弄的玩藝,何必認真呢?我來代擂主應聯——舉國忘憂妓可知?——莫愁湖。”

  “好!”庄友恭和傅琱L乎同時喝彩。統計下來,還是錢度得的籌碼多。傅琱@心要讓曹雪芹展才,見他一杯接一杯只是吃酒,遂笑道:“這令行得太吃力,飲酒圖的是甚么,還不是為了個暢快?方才是錢先生占了鰲頭。我看有散曲,大家隨心唱來,以歌侑酒,才是真名士!”話音剛落,眾人都叫好,傅痦v先以箸擊案唱道:

  忘卻了寂寞幽閨映蒼苔,忘卻了繁花如雨落塵埃。但見這紅妝倩女頭慚白,恰便似,流去一江春水不再來,呀!悵對著燕王招士黃金台,何處覓得蓬萊境,去把長生藥儿采……吟唱未絕,舉座轟然叫妙。曹雪芹被勾起興頭,正要唱,挨身的何之已接口而唱:

  惟恐怕遇不著他,遇著了他又難打發。夢魂里多少牽挂,偏偏是怕回娘家。心頭里小鹿撞,芳情只暗嗟訝。怨透了三生石上的舊冤家,怯气儿卻說“想看阿嫂繡的枕頭花”……曹雪芹痴痴听完,說道:“這些曲儿是好的了,總覺有些看不破、瞧不透世情似的,世上事若是太頂真,會活不下去的。”遂拿起籌碼,邊舞邊歌:

  將那三春看破,桃紅柳綠待如何?把這韶華打滅,覓那清

  淡天和。說甚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頭來,誰見把秋

  捱過?則看那,白楊村里人嗚咽,青楓林下鬼吟哦。更兼著,連

  天衰草遮墳墓。這的是:昨貧今富人勞碌,春榮秋謝花折磨。似

  這般,生關死劫誰能躲?聞說道,西方寶樹喚婆娑,上結著長

  生果。

  歌聲既落,四座寂然。何之惊訝地望著這位貌不惊人的曹雪芹,久久才歎道:“風拋柳絮,水送浮萍,實非人間气象!”傅瓻~味著歌詞,曼詠道:“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還要說話,樓下匆匆上來一個長隨打扮的人向他耳語几句。“劉統勳?”傅盚D,“他有什么事?”那長隨又湊近嘀咕了兩句。

  “實在對不住,我要先逃席了。”傅痧熊菛萼_身來,拉著曹雪芹的手道:“雪芹,路上已經說了,不想應試就算了。到我府里去,給你荐個塾館,或到國子監的宗學教讀都成。我确實忙,你不要推辭,不要讓我再一趟一趟跑了,好么?”說罷徑直去了。

  傅琤X了高晉酒家,天色已經黑定,見一個黑矮中年人,頭戴六合一統青緞瓜皮帽,穿一件青竹布長衫站在門口守候。此人正是新近從詹事府調任內閣學士的劉統勳,便過去用扇骨拍了拍劉統勳肩頭,笑道:“李衛有什么要緊事見我?”

  “噓——”劉統勳小聲道:“六爺,您稍候自然明白。”說罷朝對門豆腐腦擔子一努嘴儿。傅痗階L目光看時,不禁吃了一惊,原來乾隆皇帝正坐在羊角燈底下的小木杌子上,用調羹攪著碗里的豆腐腦,和那涮碗的中年婦女搭訕說話。那女人十分健談。碗在桶里洗得嘩嘩響,口中道:“這是小本生意,一天二升豆子,紅火了能賺四五分銀子,平常也就落個一、二十文銅子儿。我家那殺千刀的是個沒本事人。叫他向堂伯家借個十來吊,開個豆腐粉坊,死活就是不肯,說印子錢借不得,借一還二,打不起那個饑荒。爺您明鑒——”她用調羹挑了點糖又兌在乾隆碗里,接著道,“如今豆子越來越貴,四錢半還買不到一斗,有錢人家秋季豆价賤時囤下,咱就得隨行就市。豆腐腦這東西二文錢一碗,你漲到三文,多出一半,誰還要吃?瞎——總只是窮湊乎罷了。”乾隆喝著豆腐腦,笑問:“你進豆子還用銀子?乾隆制錢不好使么?”

  那婆娘笑盈盈地轉身道:“好使,怎么不好使?就為太好使了,里頭銅多,銅匠舖子斂了去做銅器,一反手几十倍的利呢。官价兩千文兌一兩,你去錢庄,頂多兌出一千二百文。小戶人家沒銀子,錢這么貴,繳起賦來,吃虧死了!”乾隆先還笑著听,漸漸就沒了笑容,推推碗就站起身,對劉統勳道:“賞她!”劉統勳不言聲過去,輕輕將十五兩一錠京錁放在瓷蓋上,乾隆朝目瞪口呆的女人看一眼,一笑便离開了。旁邊几個裝扮成閒人的侍衛也暗自遙遙尾隨著。”

  “主子好興致。”傅琱@邊跟著乾隆走,一邊笑道:“這早晚了還出來走動。老佛爺知道了又該說奴才們不是了。”乾隆笑道:“這回已經稟了太后,明天早起就要离京,今晚宿李衛家!”傅琱ㄧT一愣,竟站住了腳,“去河南?不是說過了端午么?”

  乾隆笑道:“這有什么大惊小怪?兵不厭詐嘛。日子久了,走了風聲,去沛梁就只能逛相國寺耍子了——他們下頭誆上頭那一套,你還不知道?”傅睊虩瓣F一下,說道:“去李衛家走棋盤街那邊。這前頭是鮮花深處胡同。”乾隆小聲道:“去看看十四叔……”

  傅琩S再言聲,跟著乾隆緩緩而行。“十四叔”,是康熙的第十四個儿子允□,是雍正皇帝唯一的同母弟弟。康熙晚年太子允礽昏亂失位,諸王趁机群起爭位。允□和八阿哥允祀、九阿哥允□、十阿哥允餓混到了一處,成了“八爺党”的中堅。民間甚至傳言,康熙原意由允□接位,是前上書房大臣隆科多私自將遺詔中“傳位十四子”改為“傳位于四子”,才有了雍正登极。乾隆登极后,在頒發“政尚寬大”明詔的當天,就傳旨“撤去十四叔、九叔住處高牆圈禁,允許在宅旁散步走動”。

  劉統勳在前頭引路,用手指道:“万歲,前頭就是十四貝勒府。”

  “唔,”乾隆神色恍惚地望了一眼,只見黑魅魅的院牆足有丈五高,原來的五楹倒廈門雖然還保留著,但迎門一道高牆壘成弧形,連門前大石獅子也包了進去,只在儀門旁留了四尺寬一個小口儿,由內務府、宗人府會同把守。柵門一關,嚴實得像鐵桶似的。

  几個人剛走近西瓜燈下,那邊守門的早已看見,厲聲喝道:“什么人?站住!”說著兩名筆帖式打扮的人過來,覷著眼一瞧,臉上立刻綻了笑容:“喲——傅六爺!小人給您請安了!爺也不嫌天黑,就這么抄著步子走來了!”“什么富六爺窮七爺1”傅睇★D:“快點開門。皇上御駕來了,要見允□!”那兩個筆帖式嚇了一跳,張眼望望傅琩郎Z的乾隆,慌忙趴在地上磕了不計其數的頭,緊跑几步,一陣鑰匙叮當,“光”地一聲,鐵柵門被拉開。乾隆一進門,問道:“十四爺沒睡吧?”兩人連連躬身回道:“回皇上話,十四爺見天都是四更入睡。這几日身子骨儿不好,只怕這會儿躺在炕上養神呢!”

  “你們前頭帶路。”乾隆說著便往里走,回身道:“劉統勳留在門口。”兩個筆帖式挑著燈在前頭引路。進了朱漆剝落的二門,那院里更黑得難走。滿院里青蒿、野艾長得有半人高,在晚春的夜風中簌簌抖動。遠處在昏暗的西瓜燈下站著几個老太監,屋里一盞青油燈幽幽放著冷森森的光。乾隆見此情景,忽地想起自己小時候曾到這里,十四叔蹲在台階前蒙了眼睛,和自己“捉瞎蒙”玩。心里一陣凄涼,緊走几步進了屋子,輕聲叫道“十四叔。”

  允□臉朝里睡著,沒有應聲。

  傅琣b旁柔聲說道:“十四爺,皇上來看你了。”

  “皇上,……看我?”允□喉頭咕噥了一聲,翻身坐起來。傅睋晲S有見過這位王爺,燈下瞧去,五十出頭年紀,半蒼的發辮蓬亂著,臉色蒼白形容惟悴,仿佛過世了的怡親王允祥,只刻板些,炯炯雙眸隱在刷子似的眉毛下,燈影里幽幽放光。在位的老三輩親王,凡是見了乾隆都誠惶誠恐,這個罪人居然穩坐不動,一臉的麻木冷漠,傅琱艉U不禁駭然。半晌,才听允□說道:“皇上,是來賜陀羅經被的吧?”1

  乾隆近前一步,躬身施了半禮,說道:“十四叔,你誤會得深了。明儿我要出京巡視,十四叔也要走出這牢籠,怕請安來遲不恭,特地來瞧瞧十四叔。您身子骨儿還好?”

  “無所謂好不好。”允□冷冷說道,“皇上真是太關心了。可惜呀!哀莫大于心死,我如今已是枯木槁灰,放不放也無所謂。當初封這院子的,是你父親。也在這屋對我說,我犯了謀逆罪,從輕圈禁。我說既是謀逆,是逢赦不赦的十惡罪,我情愿凌遲。可他說‘我不肯落個殺弟的名聲’!這是他撂下的最后一句話,我們兄弟從此就天各一方了……”他的語調變得沉重起來,“……如今新皇上又來了,十四叔還是那句活,秉國法處置就是,我允□皺一皺眉頭,不是真男子!”

  乾隆凝視著這位倔強傲岸的皇叔,久久才歎道:“父親和叔叔們中的事,責任不在我。我既沒有籠絡叔叔的意思,也不能說父親不對。”

  (1)王公大臣死后,用繡有陀羅經的被蓋尸。

  錯了,你們當時必定有當時的情勢。雍正十一年以后,父親几次提起十四叔,還有八叔、九叔、十叔,總是愁悶不樂,覺得處置得過了。我就是遵了父親這個遺命,釋放十四叔。十叔也要放。叔王們若還念及与侄儿孩提時的舊情,肯出來為國家做事,那是一定要借重的。若是就那么個心胸一味計較,也只好由著叔叔們了。”說罷一陣悲酸,竟自失聲痛哭!允□竟也號陶大哭,原先那种矜持傲慢的神气一掃而盡,一邊哭,一邊捶胸頓足:“老天爺……你是怎么安排這皇家骨肉的?大哥幽死,二哥幽死,八哥幽死,九哥也幽死……死了還得個‘好名儿’叫阿其那、塞思黑……嗚嗚嗚……呵呵……”積郁了十多年的郁悶、憤恨,如開閘潮水一般在凄厲慘痛的呼號中傾瀉出來。傅畯鞊q高晉酒家行樂出來,又一下子陷入這樣巨大的感情旋渦里,渾如身處噩夢之中。听著允□嘶啞絕望的哭叫,竟想拔腳逃開這里!

  “皇上啊,皇上……”允□扑翻身跪了下去。繼續哭道:“你知道在這四方天活棺材里是什么滋味?你有七個伯伯叔叔都埋在里頭,埋毀了啊……”乾隆想想,心里一陣發緊,只是搖頭苦笑,說道:“叔叔起來,這么跪著我心里不安……這都是天意!黃孽師歌里就說了你們兄弟‘脊鴿原上使人愁’!老輩子的事已經過去,不要再想了。好生保重些身子,侄儿借重你們的時候長著呢!”

  允□痛哭一陣,似乎精神好了點,抽咽半晌,方道:“臣失禮于皇上了。在這里囚著真的不如死了,并不怕激怒您。細思起來,也确是皇上說的,這都是命,也無可怨尤。自恩詔下來,白天能出去走兩個時辰。很知足的了……上次遇到允餓,上去說了几句話。他已經成了半個木頭人,滿口華嚴、楞嚴經……”

  “皇叔放心。”乾隆見允□稱臣,隨即也改了稱呼,“明儿這高牆就全扒了,你想到哪里就去哪里。只是要防著小人造作謠言——朕自然不信的,但奏上來了,朕就不能不查,何必招惹這些麻煩?依著朕,十四叔是帶兵在西邊打過胜仗的,閒暇無事,把用兵利弊寫寫,上個條陳。看這情勢,將來西疆還會出事的。”

  乾隆諄諄又囑咐几句,才帶著傅琤X來,走到大鐵柵門前,叫過領事太監說道:“你進去聞聞你十四爺屋里那股味儿!真不知你們是怎么當差的!就是你們這撥子人,原地留下侍候允□,允餓那邊也一樣。”

  “皇上,”劉統勳待他說完,稟道:“這去李衛府有一程子呢,侍衛們送來了馬,咱們騎馬去吧?”

  乾隆點了點頭。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