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十四 振乾綱鄂善刑酷吏 賜湯鍋皇帝賣人情


  民間元宵節雖然已經漸次熱鬧如常,但同乾隆要守孝三年,皇家宮苑的燈節依舊十分冷清。乾隆正月十四夜里逐個看望了張廷玉、鄂爾泰、史貽直、孫嘉淦和李衛等軍政重臣,回到宮中,但見垂花門前、永巷夾道,挂的都是白紗燈,在料峭刺骨的寒風中搖拽不定,忽明忽暗,甚覺凄涼,竟油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忌妒。思量著回了養心殿,看看表,剛過酉時,便叫過高無庸,命他速傳順天府尹進宮。高無庸笑道:“主子爺忘了,順天府尹何欽上個月丁憂出缺,還沒有補上缺呢!要不要奴才去傳他們同知來見駕?”

  “不要。”乾隆怔了一下才想起來,自失地一笑道:“朕有點生气,先帝駕崩剛過一年,看看外頭,都象沒事一樣了。放鞭炮的、走社火的、耍百戲的、玩龍燈的花樣百出!朕以寬為政,并不要放縱,下頭這么漫不經心,真是小人不可養!你也不用去順天府,徑自傳旨給劉統勳,叫他進來。”

  “扎!”

  高無庸答應一聲退了出去。乾隆定了定心,從案頭取過一疊奏章,頭一份便是鄂善的,卻是奏報安徽水災后賑濟災民情形。前頭詳述了黃淮泛濫,決潰十七處,七府二十縣受災的情形,接著便奏:

  ……該安徽布政使邢琦文,僅以決潰七處冒瀆天听,以欺掩其平日河防不整之罪。臣實地查看被水州縣,實已澤園千里,豈止十室九空而已?今越冬衣、被雖經請旨從江蘇調撥齊全,然災民遍地,露宿荒郊嚴霜之下,時有凍餓之殍拋之荒野。外省紳富擁入皖境賤价買購奴仆。人市間黃口幼儿草標插賣,子啼母泣之聲上聞于天,臣心惻然不忍聞。思之,此皆邢琦文等貪位昧災、蒙塞圣聰之過。設當時邢某如實奏報,我皇有如天好生之德,饑民如此慘苦,豈得不另加恩澤?近查聞,白蓮教眾頗有借行善之名串連災民情事。為防不虞之變,臣已斗膽請王命旗牌將邢琦文斬于轅下。不請旨而擅斬大員,巨罪臣知,臣心君知!

  看到這里,乾隆目光霍然一跳,援朱筆在折旁疾書:

  爾做得好!何罪之有?然教眾串連亦當細訪,務擒首犯以正國法——朕當下旨,諱決如諱盜,著永為令。爾可傳朕旨意,速由兩江、山東、直隸調運蘆席、氈被發放災民,以定人心。

  接著往下看,鄂善寫著:

  賑災糧食依原旨遠不敷用。幸有前總督李衛在任時,各鄉設有義倉,尚可支撐至二月。謹遵先帝賑災舊制,千名災民設一粥棚,粥湯插箸不倒,中櫛裹粥不滲,涼粥手掬可食。且設賑以來,查處侵吞賑災銀兩不法墨吏縣令七人,胥吏四百七十三人,革職枷號處分不等,已另報吏戶二部。惟皇上默查臣心,洞鑒災情,望速撥銀一百二十万兩,以備春荒。夏麥開鐮,臣當歸京報命繳旨,臣若不能使此地災民遍澤皇恩,亦實無顏見吾圣君也。

  乾隆看到這里,心里不禁一熱,目光凝視著案前明亮的蜡燭,沉吟良久,一字一畫在折尾批道:

  卿之忠國心皎然如月之輝,覽此奏而不動心者是昏皇帝也。朕之以寬為政,要旨在綏平吏治安天下百姓之心,吏治清、黎庶宁,而天下平,文武群臣乃多有玩忽懈怠粉飾功令者,田主業戶乃多有妄行加增田賦者,佃戶貧极無賴之子有蔑視法度者,實堪痛恨!卿取中庸之道曲划而治,深得朕心。卿与盧焯、李侍堯、錢度、阿桂、劉統勳實朕即位新得之人。朕原看好劉康其人,今觀之頗有不足處。勉之勉之,毋負朕心,行即有恩旨与汝矣!

  寫罷,乾隆松弛地舒了一口气,端起奶子呷了一口,又取過一份,卻是浙江巡撫奏報盧焯治理尖心壩工程合攏情形:

  ……臣遵旨前往查看,壩高六丈,長七百四十丈,巍然聳立的堅城,皆用堅石包面高疊,詢之河道衙門,百年洪水不足慮。然盧焯形銷骨立,体气弱至极矣!現堤工既完,盧焯急于返京報命,臣以為該員目下体气甚弱,不宜立行就道,請旨令其就地休養三月再行赴京。又,此地拎紳百姓,頗有議為盧建上祠者,此事体大,非臣所能自專,請旨辦理。

  乾隆心中突然覺得一陣得意,到底自己目力不差,剛剛在那份奏折上批了盧焯為新得之人,這份奏折立刻為自己添顏面,遂揮筆批道:

  爾可將盧焯接進衙中調養,朕已派御醫前往矣。生祠一事俯順民意,然事關体制,准建一座。多之,亦恐盧焯不能消受,欽此!

  剛放下筆,還要再看別的奏折,秦媚媚一挑帘悄然進來,乾隆一轉眼看見了,問道:“是皇后叫你過來的么?有什么事?”高無庸未及答話,一個宮女已將帘子高高挑起,皇后富察氏徐步進來,跟在富察氏皇后身后的一個宮女,手中端著一只景泰藍大盤,盤中一個火鍋正燒得翻花沸滾,嗤嗤冒著白煙。養心殿大小太監、宮娥立刻都長跪在地。乾隆不禁笑道:“這么晚了,難為你想著。這里十几份奏章,原說看過就過去的。”

  “起來吧。”皇后含笑看著太監們,對乾隆略一欠身,偏身坐在乾隆對面炕沿上,說道,“我剛從慈宁宮回鍾粹宮,老佛爺說皇帝今晚出去看望外頭大員了,告訴他今儿不用過來請安了。回宮后我的廚子剛剛炖好一鍋野雞崽子魚頭豆腐湯,這是你最愛用的,火候也還罷了,順便過來看看。”乾隆站著听完皇后轉達母親的話,說聲“是”。呵呵笑道,“還是我的‘子童’想得周到。正想傳點點心用呢!”伸筷子從火鍋里夾出一塊細白如膩脂般的豆腐吹了吹吃了,又舀了一匙湯品著嘗了,不禁大贊:“好!”皇后抿嘴儿笑道:“皇上還說不愛看戲,‘子童’都叫出來了,下頭人听了不笑么?”

  乾隆微微一笑,只用調羹舀著湯喝。外頭高無庸進來稟道:“劉統勳已經宣到,在重花門外候旨。”富察氏見乾隆吃得香甜,忙道:“怎么這么沒眼色?叫他等一會儿!——這么晚了,皇上叫他有什么要緊事?”乾隆又撿几塊豆腐吃了,擦著額頭上的細汗,說道:“這豆腐湯真好用——是這樣:朕今晚出去走了走,外頭除了不挂紅燈,和往年沒什么兩樣,國喪三年還沒有過去,人們怎么就樂了起來?叫劉統勳今晚出去,到各大臣家里看看。朕禁不掉民間,難道連自己奴才也管不了?連鄂爾泰家都放焰火擺酒請客,太不像話了!”

  “這不是我管的事。”富察氏笑道:“皇上什么書沒讀過?‘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這是人之常情。你今晚各大臣家里走動,還不是因為過節了,大家高興,去撫慰撫慰人家?這么一弄,倒變成了為挑剔人家毛病去的了,合算么?再說,老佛爺剛剛還有懿旨,今年元宵大內不結彩張燈,各宮宮眷拘了一年,也可松泛松泛,只不用喜色就行。慈宁宮明晚還要擺几桌筵席,召喚命婦們進來給老佛爺取樂子呢!你叫劉統勳在外頭這么一折騰,連老佛爺的臉面也掃了。”皇后款款而勸,說得乾隆也是一笑。這才醒悟到是自己嫌寂寞,要強令別人也跟著寂寞。但劉統勳已經叫來,手頭又沒他的公事,可怎么好呢?想著吩咐道:“叫劉統勳進來。”富察氏起身便要走,乾隆叫住了道:“這是個正直臣子,又正當年富力強,永璉將來用得著的人,你見見沒有坏處。”富察氏這才坐下。

  劉統勳夤夜被召入宮,卻又被擋在養心殿外等了許久,不知出了什么事,心里一直躊躇不安。他站在垂花門外望著星空,一件一件回想著自己近來經手的案子和交辦的差使,兜著圈子反省,哪一件有什么繼漏,哪一件還有要請旨的地方,默謀著皇帝問哪件事,該怎么回話。忽然又想到該不是要交机密差使自己去做?五花八門的胡思亂想裝了一腦門子。听見傳叫,劉統勳赶忙趨步進院,小跑著拾級上了養心殿丹埠,輕聲報說:“臣,劉統勳奉旨見駕!”高無庸一挑帘抬腳便進去,竟被門檻絆了個踉蹌。

  “高無庸,”乾隆在暖閣里說道:“這個門檻太高,已經有几個外官絆著了。明日吩咐內務府重做一個,往下落三寸,可听著了?”高無庸忙躬身答應。劉統勳這才看見富察氏也在,忙趨前一步伏身叩頭道:“臣劉統勳恭請圣安,恭請娘娘金安!夤夜召臣,不知有何差使?”

  乾隆笑著瞥了一眼富察氏,說道:“你不要張惶,要緊事是沒有的。方才朕出去走了走,到几個大臣家都去看了。也想去看你。格于你只是個侍郎,怕有物議。皇后剛才送來野雞魚頭豆腐火鍋,朕進得很受用,也沒舍得進完。娘娘說劉統勳位份雖低,卻是忠臣,就賞了你吃。明儿元宵你要巡街,就賞你你也吃不好。就在這里吃,吃完它!”富察氏也沒想到乾隆會如此辦理,把偌大的人情讓給了自己,不禁一笑,竟親自起身將乾隆吃剩了的火鍋端過來放在劉統勳身旁的几上。

  “謝主子,謝主子娘娘……”劉統勳強忍著淚水在眼眶里打轉轉,終于還是開閘水似的淌了出去,伏地叩頭,哽咽得語不成聲,“臣何德何能,勞主子、娘娘如此關怀挂心……”他顫抖著站起身來,坐在杌子上,一口一口吃完了那個火鍋。

  乾隆和皇后一直都沒有說話。為怕他吃得不自在,皇后取了一張紙在上頭描繡花樣子,乾隆卻一份又一份看那奏章,直到劉統勳起身謝恩,才點頭笑著擺擺手道:“你且坐。還有几個字就批完了,朕還有話吩咐。”說著已是寫完,擱了筆道:“劉康這個人你覺得如何?”

  “此人辦事還算勤謹。”劉統勳一听便知是為今天刑部衙門的事,心里暗自詫异乾隆消息靈通,斟酌著字句說道:“他在山東賑災,确是一芥不取,官聲是很好的。調任山西以來官場里略有微詞,過分顧全上下同僚情誼,象個四面玲瓏的人,興許官做大了不思進取之故?這次碰錢度的壁也為了這。其實平陸一案真的与他無干的,錢度鬧這一出,臣也覺得過分。這是私地告誡,暗地就能處置的事,何必故意張揚?”乾隆听了不禁莞爾:“這就是中有不足必形于外了。兩個都是好的,也都夠受了。但錢度當面卻金,不愛錢而借名,就有沽名釣譽的意向,也有些小毛病。听山西將軍奏,劉康辦事前不收禮,辦完事尚敢收受,不知是真是假。朕記得他原是私塾先生,极是潦倒的,前山東賑災,一下子就捐了一万銀子。既是清官,銀兩從何而來?唉……天下猜不透的事是太多了。”劉統勳忙躬身微笑道:“是。前頭讀邸報,傅琲澈絨飽A主上以寬為政,原為求治,下頭官儿盡有奉迎圣意、粉飾太平的,為了落個政簡訟平的名聲,有的縣官竟敢將原被告雙方用一根夾棍動刑息訟,叫人听來不可思議。”

  乾隆邊听邊點頭,歎道:“蠲免錢糧,修治河防,這都是大政,無論如何天下臣民還是得了實益的。只是有些地方偏就不能体貼朕意,不是抗著不辦,就是玩忽懈怠。真奇怪,明擺著的好事都給辦歪了!鬧災地方有邪教,這是疥癬之疾,可怕的是旱澇不均,恩澤不遍,給奸徒可乘之机。”劉統勳道:“皇上這話洞鑒万里。臣布衣出身,知道此中況味。大凡讀書人沒有做官時,多都抱著濟世救民造福一方的雄心。一旦為官,就忘了這些根本;做小官時想大官,做了大官還想入閣拜相,全看上頭顏色辦事,于百姓倒不相干了。誰還去想當年讀圣賢書、立治國志呢?上頭要討皇上歡心,下官要討上憲青睞。于是走黃門的用錢,走紅門的送女人,种种千奇百怪异樣的丑事都出來。就是白布,泡進這染缸里,還有個好儿?”乾隆哈哈大笑,說道:“依著你劉統勳,該怎么矯治呢?”

  “沒有辦法。”劉統勳笑著搖頭,“自祖龍以來二百七十二帝,誰也沒有根治這一條。昔日武則天女皇稱制,恨貪官設密告箱,允許百姓直奏皇廷,任用酷吏明查暗訪,官儿殺了一批又一批,每次科考新進士入朝,太監們都說‘又來一批死鬼’——照樣是貪官斬不盡、殺不絕。為什么?做官利大權重,榮宗耀祖,玉堂金馬瓊漿美酒,其滋味無可代替。唯有人主体察民情,以民意為天意,兢兢顫顫如履薄冰,隨時矯治時弊,庶几可以延緩革命而已。”

  乾隆和皇后听他這番議論,不禁都悚然動容。默思良久,乾隆起身來,腳步豪橐踱著,倏然回身道:“明日下旨,你兼左副都御史之職,嗯——傅琣b外頭時日也不短了,你以欽差身份替朕巡視一下山東、山西、陝西、河南,甘陝和直隸都看看,下頭情形如實奏朕,天晚了,你且跪安,明儿遞牌子進來再談。”

  當晚乾隆就宿在了皇后處。因知皇后体弱身熱,且微咳不止,乾隆頓時一惊,細詢時才知道富察氏已經兩個月沒來癸水。乾隆笑道:“嚇人一跳,原來竟是喜!又要給朕添一個龍子了!”皇后似乎心事很重,嬌小的身軀偎在乾隆怀里,微微搖頭道:“是喜。身子也有病。這無名熱有些日子了。”乾隆撫著她的秀發,緩緩說道:“你總是提不起精神來,秉賦又薄、稍有寒熱,哪有不病的?你是朕的愛后,天下之母,朕所有的就是你的,該爽朗歡喜起來才是啊!”

  皇后沒有答話,許久,慢慢翻轉身子,竟扯過帕子悄悄拭淚。

  “怎么了?”

  “沒什么,高興的。”

  “高興還哭?”

  “女人高興和男人不一樣。”

  “莫名其妙。”乾隆不禁一笑,正要說話,皇后卻道:“我要是死了,皇上給我個什么謚號呢?”

  笑容凝固在乾隆臉上,霍地坐起身,扳著富察氏肩頭,急切地問道:“你這是怎么了?怎么了?”皇后坐起身,望著紗燈里的燭光,歎息著微笑道:“我是想起前頭老太妃瓜爾佳氏,也是無名熱,咳嗽,不到二十歲上就……連個謚號都沒有,枉自先帝疼她一場。我要死了,皇上給我加上‘孝賢’兩個字,九泉之下也就瞑目了。”她沒說完,乾隆一把掩住了她的口,說道:“朕不許你再說這樣的話。登极以來事情多,你身子又不好,沒有多在你這里過夜。自幼我們一處的,你還不知道朕?別胡思亂想……睡吧……”

  第二日天蒙蒙亮乾隆便醒了,見皇后一彎雪臂露在被外,呼吸均勻,沉穩地睡著,眼角兀自挂著淚痕,輕輕替她掩了掩被角,穿著中衣,躡腳儿出到外間大殿。几個守夜宮女忙不迭地過來侍候,乾隆擺手揮退了,單叫秦媚媚過來問道:“皇后如今一天進多少膳?”秦媚媚見乾隆臉色陰沉,小心地低聲道:“娘娘進膳不香,全都進的素,兩頓正餐,奴才旁邊瞧著,一頓不過二兩老米。閒時偶爾進一點荔枝瓜果。倒是前頭廚子鄭二做的葷菜娘娘還進得香。鄭二走了后,奴才就沒見娘娘進過肉菜。”乾隆便問:“鄭二現在哪里?”秦媚媚笑道:“他偷了御廚房一個雞血紅瓷瓶,埋在煤渣車里往外運,叫內務府查出來,打了——”他沒嘮叨完,乾隆便擺手止住了,說道:“你一會就去傳旨,叫鄭二還進來侍候,月例加番,有錢了就不偷東西了。告訴鄭二,主子娘娘進一兩肉,朕賞他一兩銀子!”

  “啊,扎!”

  乾隆頓了一下又問:“給娘娘看脈的太醫是誰?”“葉振東。”秦媚媚忙道:“太醫院的頭號醫正,不奉旨不給人看病的。說了,娘娘發無名熱,是心血燥竭,要用鮮熊膽。只這味藥冬天太難得,狗黑子貓冬不出窩儿,到哪弄得那么多鮮熊膽呢?”“這些事你該去回朕。”乾隆呆著臉說道:“暢春園魯圃還養著十几只熊呢!先用著。朕這就叫黑龍江將軍捕活熊送來,笑話!貓冬的熊就捕不來么?”說到這里乾隆覺得有點冷,才想到自己穿著小衣說話,起身進里問時,富察氏已醒來,雙眸炯炯,見乾隆進來,披衣起身道:“我都听到了,生死有命修短在天。我一時半會不至于怎樣的。皇上你太鄭重其事,我反而承受不得。”

  “敬天命還要盡人事,不然要人做什么呢?”乾隆笑道:“你心思放開些,朕問了心里也就有數了。”几個宮女或跪或站忙不迭地給乾隆著衣,將一件石青緙絲面貂皮金龍褂套在黃緙絲二色金面黑狐賺金龍袍外,腳下蹬了一雙青緞氈里皂靴、頭上戴了頂中毛熏貂緞台正珠頂冠。皇后相了相,親自過來為乾隆束了一條金鑲碧琊紐帶,平展展露出金絲纓絡,這才滿意地說道:“你去辦正經事吧。”一抬頭見鈕祜祿氏站在珠帘前,便問:“你几時進來的,我竟不知道。”

  鈕祜祿氏微含酸意地看著這對恩愛夫妻,听皇后問,忙蹲身万福,笑道:“我剛從老佛爺那邊過來。老佛爺說,去瞧瞧主子娘娘身子骨儿,我說不妨,娘娘的炕桌子不重,昨儿去瞧气色好多了,還是舉得起的1……”她說著乾隆已是笑了,道:“都是皇后慣的你,索性連她也取笑了。你們先過慈宁宮去,朕拈香回來就過去給母親請安。外官命婦都誰進來,列個單子進來給朕和皇后看。”鈕祜祿氏一抿嘴儿笑道:“單子進到慈宁宮了!皇上放心,該見的、想見的,准保您都能見上!”

  1這里暗引孟光、梁鴻舉案齊眉故事,指乾隆与富察氏夫妻恩愛。

  “那就好。”乾隆耳听自鳴鐘連撞七聲,不再耽延,說了句:“朕拈了香就過去。”便出來坐了暖轎,執爐太監馬保玉、吳進喜前頭導引至順貞門外,早有侍衛塞楞格、素倫接爐,領班老侍衛張五哥前頭帶路,先至大高殿拈香,轉壽皇殿行禮,又到欽安殿、斗壇拈香拜禮,坤宁宮西案、北案、灶君也都祭了,又到東暖閣神牌前、佛前恭肅行禮。恰路過錦霞自盡的那座殿,乾隆心中一動,便命乘輿停下,隨侍的馬保玉笑道:“這殿已經荒了一年了,內務府送來的禮部儀注單子沒有安排祭這個殿……”話沒說完,乾隆眼風便掃過來,竟懾得馬保玉一顫。乾隆道:“是朕听禮部的,還是禮部听朕的?別處不去,這殿朕一定要祭,打開!”

  這座偏宮自錦霞死后就鎖錮了,宮里人傳聞夜里常听里邊有嚶嚶哭泣聲,巡夜的都繞開道儿走。乾隆推開大門,立刻有几只雪雞嘎嘎大叫著扑身飛出來,几個太監都是嚇得一怔,只得隨乾隆進來,但見青磚縫里長出的蒿草足有一人高,塵封鎖鑰,廊廡寂然似一座荒廢多年的古寺,回風蕭蕭掠殿而過,發出絲絲鳴聲,似作离人悲泣。乾隆臉上似悲似喜,踏著枯蒿徑至錦霞原來住的房前,隔著窗紙朝里看時,光色甚暗,只見遍地塵積,似乎印著不少老鼠、黃鼠狼足跡,隔子前几本舊書散亂地堆著,靠床的海紅幔幛照舊挽著——一切都是那夜的樣子,只在靠梁牆角下翻倒了一只凳子,牆上一尊彌勒佛像已變得黯黑,佛挺著大肚子半張著嘴唇,笑嘻嘻看著這間房子,仿佛想說什么……乾隆身上不禁一顫:錦霞就是在這個凳子上把綾索套進脖子里的!

  “朕誤了你,朕負了你……”乾隆后退一步向窗欞微微一躬,含淚吶吶說著,燃了三住香將小香爐安在石階上,心中默念:“今世有緣今世再見,今世無緣愿結來生……”在滿目凄涼的荒煙蔓草中,他踱著步,悲不自胜地低吟:

  殘官舊妝台,滿目盡蒿萊。

  紅粉今何去?惟余一掬淚!

  正自滿腹悵惆無可排遣,高無庸匆匆走進來,站在乾隆身后稟道:“皇上,訥親中堂叫奴才過來請旨,在京二品以上官員都在乾清宮集齊了,請皇上過去受賀。”“不見了。”乾隆擺擺手,“叫他們朝御座磕頭,回去過節!”

  “扎!”

  “回來。”乾隆突然又改變了主意,“朕這就過去!”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