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十七 咸若館棠儿訴衷腸 乾清宮國舅議朝政



  乾隆一出殿,便見老太監魏若迎了上來。這已是駕輕就熟的老套子了。乾隆略一點頭便跟著魏若出了慈宁宮。高無庸在垂花門外接著,徑入与慈宁門斜對面的咸若館,這個地方是專為太后娘家至親遠道探親用的栖息之地。也是宮殿,規制卻小得多,南邊還有個小花園叫慈宁花園。自從和棠儿好上,乾隆命人重新裝修了這處宅院,換了知己的太監守護,因此十分謹密。乾隆進了咸若館便問:“人呢?”

  “回主子,”一個蘇拉太監在旁躬身道:“舅奶奶在南邊觀音亭上香。”

  乾隆略一點頭便輕步來到慈宁花園正中的觀音亭。月色清輝下,果見棠儿亭亭秀立,雙手合十,喃喃祈禱。乾隆止步听時,卻是說的“妾身有罪,只罪妾身、愿親人安,遠人宁,皇恩浩蕩遍澤春風”。乾隆笑道:“這种事哪能‘遍澤春風’?”

  “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棠儿早已感到乾隆來了,祈禱完畢,又跪在玉觀音像前磕了三個頭。站起身來再向乾隆蹲了一個福儿,這才嗔道:“人家辦正經事,皇上開玩笑也不分個時候!”乾隆一笑,沒再說話,上前拉起棠儿的雙手在自己手中暖著,交叉挽起在園中月色下踱步。

  此時月輝如銀,輕紗似的籠罩著這方寸小園。雖是隆冬季節,園中紅瘦綠稀,一叢叢暗綠低矮的柏牆仿佛籠著紫霧,冬青黃楊的著銀色的光,枯黃了的規矩草勾連著“万”字形小徑,腳踏上去又松軟又舒适。兩個人默默偎依著慢慢踱步,望著那輪皎洁的月亮。棠儿低頭歎息一聲,終于開口道:

  “皇上。”

  “唔。”

  “女人命苦。”

  “你命不苦。因為有我。”

  “我真不知以后會怎樣,傅畯n是知道——”

  “他知道又怎么樣?沒有朕的旨意,他回不來。”

  棠儿輕輕掙開乾隆的手,背轉臉拭淚,卻不說話。乾隆緩緩扳過她的肩頭,望著她道:“月下看美人,真令人銷魂!”棠儿道:“我雖美,喪德敗俗,一女愛二夫,算不得好人。”乾隆輕輕吻了她額頭一下,將她摟在怀里,說道:“是朕喜愛你,你不能抗旨嘛!一個英雄要沒事業沒肩頭,憑什么讓美人愛,朕不憑皇帝贏得你的心,朕雖不能明著娶你,卻能循情敦意照拂你。放心,誰也傷害不了你。”棠儿怔怔地望著乾隆清秀的面龐,一頭扎進乾隆怀里,啜泣道:“皇上……我已經有了……”

  “什么?”乾隆惊喜地捧起她的臉,急急問道:“你有了朕的……這么好的信儿,怎么不早說,朕都高興坏了!几時有的?是男還是——”話沒問完自己已是笑了,“准是個男的,你有宜男相!”他一把扯著棠儿快步走進咸若館東配間,進門就雙手抱起棠儿,平放在床上,搓了搓凍涼的手,伸手撫摩著她那溫軟的小腹,問道:“几時有的?几時知道的?”棠儿覺得乾隆的手又在向下滑,輕輕推開乾隆的手背,嬌嗔道:“不老成!——兩個月沒來了,直想酸東西吃,還不是有了?”

  乾隆听她嬌語如鶯,芳情似醉,早已渾身酥倒,翻身緊緊壓住了她,在她臉上、頰上、眉眼上印了無數個吻。棠儿被他揉搓得透不過气來,嬌喘吁吁他說道,“當心肚里的龍种;皇上也得當心身子骨儿……”乾隆喘著粗气說道:“生儿子之前,這是最后一次,放心,明儿叫他們送藥給你……”

  “叫他赶緊回來。”

  一時事畢,棠儿一邊束腰整鬢,說道:“再遲了就怕掩不住了!”乾隆揩著頭上的汗笑道:“這個還用你說?明早就給他旨意。朕這會子想,孩子生下來叫什么好。要是女的,就叫停停。將來長大象她母親一樣婷婷裊娜。要是男的就叫傅——不,福康安——又有福,又康健,又平安,你看可好?”棠儿掩嘴噗哧一笑,說道:“虧你還是……這是我說了算的?名字得由他來起。”

  隔壁的自鳴鐘沙沙一陣響,乾隆也不知是什么時辰,嬉笑道:“名字由朕賜!好了,你先過去仍舊吃酒,打個花呼哨儿就回去。朕也要去軍机處,遲一刻再回去。”待棠儿去后,乾隆略定了定神,便蜇到軍机處,見是訥親當值,便笑道:“酒沉了,朕逃席而來。給朕沏一杯釅茶來!”

  訥親不曾想到乾隆會這時突然駕臨。忙不迭行了禮,將自己帶的龍井濃濃地泡了一杯茶,雙手捧過來,笑道:“主子原來為逃席。奴才還以為有要緊的旨意呢!”

  “自然也有事交待。”乾隆靈机一動,与其明日鄭重其事地叫張廷玉辦理,還不如這會子就安排停當。遂含笑道:“天明就發旨意,叫傅琣^京來。”

  訥親睜大了眼看著乾隆,這主儿是怎么了?黑天沒日頭地巴巴跑來,要調傅琣^來,忙賠笑道:“傅琣b南京,十几天前奏說南京教匪漏网了一百多,似要逃往羅霄山,和一枝花殘匪會合聚眾謀反,請旨親自征剿。前儿剛發走皇上朱批照允的廷寄,這會子既然要調他回京,還該說明原因才好。”

  “這個么。”乾隆頓了一下,“原因”自然是不能說的,理由卻必須說清,思量了一下才道:“原打算派劉統勳山西去的,北京如今有一個大案要辦,朕打算讓傅琣^京述職,然后去山西辦差。山西那邊飄高的邪教也在黑查山扯旗放炮了,吏治也該去查看查看。”說完自己想想,雖覺勉強,也還說得過去,一笑而罷。訥親雖不明白乾隆何以不讓傅痟N近剿“一技花”,偏要他輾轉數千里去剿“飄高”賊,但圣意既要他述職,自必有皇上自己的盤算。忙躬身道:“圣意已明。奴才這就擬文,明儿用六百里加緊發往南京。還有一事要奏。方才步軍統領衙門遞進稟片來,說劉康已經送到養蜂夾道嚴加看管。劉康是山西布政使,奴才也不曉得他出了什么事。不知該怎么回話,請圣上下旨,要不要知會張廷玉、鄂爾泰二位軍机大臣?劉康的缺誰補?”乾隆正欲起身赶回慈宁宮,听說拿到了劉康,便停住腳步笑道:“這就是方才朕說的‘大案’。劉統勳是吏員出身,斷案熟手,此案已經交給他去辦了。這是刑事,軍机處不要存檔,稟知庄親王料理,給張廷玉他們知會一聲就是了。山西藩司最好補個滿人。”說著便离了軍机處,匆匆赶往慈宁宮承孝侍母。

  傅痡筐鴙x机處六百里加緊廷寄諭旨,心里很有些詫异,好好地正在外頭辦差,江西、福建兩省還沒有巡視,無緣無故地叫回去述職?再說江西、山西都是賊,剿哪里不一樣?偏從南京調自己去山西?他在江浙住了半年,今儿查看賑濟,明儿又巡河工。又要檢視武庫,又准備點兵進襲羅霄山,從巡撫將軍到各司衙門,每日為侍候這位國舅爺,忙得團團轉,听得這旨意,真是人人如釋重負,巴不得他就啟程。巡撫尹繼善早約了將軍雅哈一同到欽差行轅來拜,那尹繼善名門望族出身,寫得一手好文章,舌如巧簧,那番惜別之情,挽留之意,盼望再來之詞說得頭頭是道,傅琝v得只是笑,說道:“繼善別跟我玩這花腸子。我還不知道你,就我倆私交,你說這話我信。要說通省官儿,怕都恨不得出個黑老包鍘了傅國舅!今晚我就走,客走主人安。你說你有什么信儿帶給尹泰老相公,只怕我還受用些。”一句話說得尹繼善和雅哈都笑了。雅哈笑道:“方才在路上,我們商議好了。我母親和碩十四公主六十大壽,几個小皇姑必定都去拜壽的,我用一百兩黃金打了七十根金釵,請六爺帶回去;尹中丞是十二簍福橘,都用騾馱。您走旱路,我們送你過江,江岸邊有水酒餞行。這成了吧?”

  “我還有件事,”尹繼善道:“要不是老雅說起‘金釵’,几乎忘了。傅爺日日說曹雪芹、勒敏、何之几個文友如何了得。我真的心羡已久,就請六爺帶個口信,都請來拜識。明年才會試,到時候我仍舊禮送北京,呃——來時的盤費請代稟我家老太爺——”傅琤朝_了尹繼善的話,說道:“別來這套老婆子舌頭了,老尹相要不在北京,我就不送他們來么?”三人當時一笑而散,當晚傅瓻K离開了南京。

  傅琱@行回到北京已是二月初。傅琣僥犰酗@种异樣沉重又帶著興奮的心情。在過黃河時,他曾問梢公知不知道山中有反賊結聚,梢公說不知道,只听說呂梁山有個叫飄高的仙人能撤豆成兵,扯旗放炮,与官家對抗。乍然間,傅皕Q到在獲鹿与飄高的邂逅相遇,娟娟的芳影舞姿抹也抹不去,揉也揉不掉。雖然無言語之交,但是在贈詩那一剎,顧盼之間流露出的縷縷柔情,使這位青年貴介銷魂夢索。果真是他們,自己帶兵去打,兵戎相見,那會是個什么滋味!可吳瞎子听了。卻是興高采烈,几次說:“這回爺去山西用兵,一定帶上奴才。奴才沒有野戰功,終究不得正果。要真的是飄高,這回得要好好与他周旋一場!”傅琱]只好苦笑著答應。

  到了潞河驛,已是最后一站,按規矩欽差回京,不見過皇帝不能回家。但家里人卻不知從哪里打听得他今天回來。棠儿率府中几十個有頭臉的男女仆人,早已等候在驛外石獅子旁邊。傅琱j轎一落,呵腰出來,黑鴉鴉地跪了一片人,齊聲請安,棠儿蹲了個福儿。

  “罷了罷了。”傅痧犒D,“哪有這個規短,不許我回去,你們都來了!開這個例,皇上知道了要說‘國舅回京傾巢相迎’了!不好——都回去!左右明儿見過圣上,我還能不回去么?”目視棠儿含笑不語。棠儿原先見他下轎,還有些個心慌意亂,此刻倒定住了神。打量傅畬伎o見傅琩S有穿官服,身著一襲藏青玄狐風毛小羊皮袍,外頭套著滾繡珠金線鑲邊玄色宁綢巴圖魯背心,与去時模樣相去也不甚遠,一條烏黑的大辮子拖在身后,——男要俏一身皂,真是半點不假。因見傅睌[眾人回去,棠儿抿嘴儿笑道:“哪不是知道老爺回來,攆來巴結的,都是好心嘛,哪里就惹翻了皇上呢!我們也不在這里過夜,備了一桌水酒給老爺接風。”說著便吩咐,“卸下酒食往驛站里搬。張大人,賞驛站人的銀子你送去!”“真是婦道人家,拿你沒辦法!”傅痧熊蛬﹞F一句便進了驛站。

  棠儿見眾人穿梭似地忙著擺酒食,笑著對傅琝A,“到暖房里先換換衣服吧。黑衣裳耐髒,方才看不出來,這會子瞧著都是灰土!”遂從箱籠里取出一個小包袱,督著傅痦瘣哄C傅琱p聲笑道:“你是想讓我換衣裳,還是想看我換衣裳呢?”說著便上來擁抱棠儿,棠儿啐了一口,啪地打落了他手,紅著臉道:“當心外頭人听著了,我身子不干淨好几天了,明儿你也得耐一耐!——沒良心的,在外頭不知吃了多少野食,還會想著我!”說著便收拾傅琲漲蝏n,從傅痝S子里掏出一把亂七八糟的銀票,還有個紙片打開看時,卻是情詩,揚了揚小聲笑道:“這是什么?還敢說沒有?殺千刀的!”

  “欽差一下車你就來搜撿,我當定了房玄齡!”傅琣菑v扣著扣子笑道,“這紙還有個故事儿,就是叫你看的,回頭再跟你說。我在外頭當欽差,走一步道几十雙眼盯著,我就是孫行者也偷不成女人!”說罷站在門口干咳一聲,走出暖房,棠儿也自跟了出來。

  第二日辰時,乾隆在乾清宮接見了傅琚A傅琱@路打了腹稿,分成軍政、民政、救災賑荒三層意思、詳述各地所見的情形,自己處置的辦法,以及遠打算近安排滔滔不絕,足足說了兩個時辰。最后又道:“皇上的以寬為政是當今治天下最合乎民情的方略。草野細民皆得實益。連龔煒都寫了頌詞。只是各地情形不同,有的地方辦得好,有的地方辦得不好。辦得好的,上下一体仰承皇恩;辦得不好的,百姓也只是對地方官口出煩言,依奴才之見,做父母官不能將圣恩雨露遍澤草野,是為司牧之責,當常派大員時時巡弋及時處置,就不會釀成大亂。先帝在時,山東何煜魁、陝西張自強、江西胡世平嘯聚造反,都是上万民眾揭竿相從,自乾隆元年以來,雖也有几處教匪煽惑聚眾,臣去巡查,多的不過數百人,少的不過十几人。地方官一宣憲命,許多人也就如鳥獸散了。就是一枝花、飄高賊眾,昨夜宦觀邸報,也不過千余人——兩相比較,皇上寬政愛民之意,周行天下,已見顯效。”說到這里,傅琲膜F一下身子,俯仰之間英气四溢,頗見精神。

  “龔煒,是不是江蘇昆山那個叫巢林山人的?”乾隆端坐了兩個時辰,挪動了一下身子又坐穩了,看著傅盚D:“別是下頭逼他寫頌詞的吧?”傅痧犒D:“回主子,這不是下頭報上來的,奴才喜歡文士,過昆山時微服到他家拜訪,翻看他的日記得來的。”遂將一張小紙片雙手捧過來。乾隆見他細致如此,滿意地點點頭,展開看時,真的是一篇日記。

  乾隆元年二月八日,晴無風,今知上諭。本年各省地丁錢糧按次全蠲,与民休息,鄉野歡聲四起,万方汴舞。自上嗣服,關心民膜,行政用人皆從以寬,我儕小人重負如釋,惟是祝丰年急公稅,稍申媚茲之忱,乃更沐非常清博之澤于望外,蒼生何福以當之。自惟草茅無以報效,衡歌不足頌揚,僅以清香一注,濁酒薄酹禱祝上蒼,惟皇上子子孫孫永永保民而已。

  乾隆的臉色變得有點蒼白,手也有點哆嗦,這不是出自一個大臣手筆,也不是進士及第春風得意人的應景之詞。巢林山人是出了名的“龔屈原”,書香門第進土之子,又是婁東望族黃氏的乘龍快婿,本人善經史、工詩文、精絲竹,卻屢試不第,連雍正在世都說過:“龔煒不第,是其命數不偶,亦宰相之責也!”能叫這樣怀才不遇的林下土甘心情愿說頌圣的話,也真不容易。

  “你這一番出去,不枉了朕的一片苦心,”乾隆溫馨地對傅睇★D:“上來的奏折條陳不但沒有空話,就事而言,或主嚴或主寬就是說理也都能洞中窺要。朕心里很是歡喜。朕派出去的几個欽差象盧焯、庄友恭也辦好差使,卻總不及你高屋建瓴總覽全局。這就是大臣風范!”傅睊E動得臉通紅,躬身謝恩時乾隆又道:“有人以為由寬入嚴難,從嚴變寬容易,其實這里頭的繁難不是個中人体味得了的。寬嚴相濟其政乃安。這本是淺顯易懂的道理。可王士俊之流就偏要曲解,想以不孝之名加罪于朕。朕年輕,下頭都是几輩子留下的老臣,前頭那些苛政都是經他們手辦的,有的還是靠這個升官發財的;你把政務扳過來,他就以為‘一朝天子一朝臣’是有意整治他。還有些人欺侮窮人慣了,一向的作威作福,你要寬他做不來。因為他并不懂政務是怎么回事,以為做官就是‘媚上壓下’四個字。他除了欺壓人討好上頭換頂子,什么也不會!難為你領會得周全,沒有依仗‘國舅’在外頤指气使,只存著自己是朝廷的臣子的心,兢兢業業不避嫌怨把大事辦好,這個心思難得!”傅痝o才尋著話縫儿,欠身說道:“奴才這次出去,只体貼主子一個‘仁’字,由仁而出或忠或恕,或寬厚或嚴猛皆在中庸。只是因臣愚魯頑鈍,盡管如此,紙謬仍舊不少,思之愧汗不能自容。”“這個話自己能說出來就是上上之人。”乾隆說道:“訓練太湖水師,你斬了十八名將棄整飭軍紀。但你沒有想到吧,水師終年在太湖巡弋,過冬的柴炭蔬菜都供應不上,軍心怎么能穩?殺人是國典軍法之常,朕不是濫做好人,那件事朕指責了你,就是因你只用殺人治標,沒有設法堵塞亂源。”

  “主子。”傅盚y了一下,小心翼翼說道:“廷諭里說要用奴才去山西平息飄高之亂,不知几時啟程?”乾隆笑道:“這個不用忙。其實象江西、山西這些草寇,本省就能殲滅。為什么要用你?如今太平盛世,文人好羅致,武將難求,儒將更難得。早晚一天大小金川、准葛爾都要用兵,所以有意地留几個小賊叫親貴勳臣子弟練練把式,免得將來經不住戰陣。張廣泗的兵已經堵了呂梁山的馱馱峰的糧道,先餓他們一陣子,你將息十天半月上路不遲。”傅琝v這旨意,真喜出望外,昂聲說道:“奴才自幼讀《圣武記》最佩服先帝爺跟前的名將周培公。常常暗歎我滿洲子弟沒有這樣的全才。皇上若肯如此栽培。是奴才終生之幸。奴才還年輕,异日必定為主子在戰場上一刀一槍拼出功名來!”

  乾隆默默點頭,說道:“你這話,朕是一直在等著有個滿洲子弟說的。終于讓你說出來了!鈕祜祿氏的弟弟高畬茯搧菑]好,已經下詔命讓他去南京接你的差。他在文事上試試看,你呢,既然話說至這份儿上,朕就不一定要你純作武臣,几天之內就有恩旨——你回去且將息,好好地自為,朕与國家斷不虧負你的。”

  “謝恩!”傅痦`深叩下頭去,起來時已是淚流滿面,也不敢拭,卻步退了出去。

  傅琣^到府中,心里兀自激動不已,怔怔地只是出神。棠儿几次想問,又不知乾隆的話中涉及自己沒有,便坐在一邊描畫、剪花樣子。良久才听傅痦`長地歎息一聲,棠儿嚇了一跳,強笑道:“你這是怎么了,不言不語,愣怔了這半日,就是挨了皇上的砸,說出來我也好給你批講批講啊!”傅琱@笑,說道:“我過几天還要出差,舍不得你!”遂將乾隆方才接見情形詳說了,又道:“你見的我的那首詩就是寫給娟娟姑娘的,這次山西之行又要兵戎相見,我不能沒有感慨。”

  “我說的呢,茶不思飯不想!”棠儿接過丫頭捧來的參湯端給傅琚A往桌上一墩笑道:“你去把她活擒過來,主子一句話,不就是你的人了!”傅痧犒D:“你不吃醋?”“男人們不都那樣?”棠儿笑道:“要都吃起醋來,天下女人不气死完了。”

  傅琣僥氻葑﹞~逐漸穩下來,一長一短將自己在外的情形說給棠儿听,又道:“曹雪芹他們要去南京盤桓些日子。听說芳卿剛產了,我要出去了,你著人勤關照點。曹雪芹是大才子,又窮,多少幫他們點,他得實惠,我得名。我和芳卿沒什么,真的,不要學小家子气。”棠儿一一答應,又道:“弘曉府里和曹家也過往很密,曹雪芹寫的那個《紅樓夢》寫一章他們抄一章。還有弘昇,有一次還帶著永璉去看過他們。放心,芳卿是咱們家出去的,終歸咱們占著先枝!”。

  夫妻倆絮語滔滔,忽然家人飛跑進來報說:“高公公下旨來了!”

  “快請!放炮、開中門!”傅琠M棠儿一下子都站起身來。棠儿親自給傅甯鼢咿x服,先穿了九蟒五爪的袍子,外頭套上孔雀補服,將一頂藍色明玻璃頂戴端正替傅睎馱W,傅琝中F,由棠儿換著官靴,命丫頭們排案焚香。剛收拾停當,高無庸已帶著兩個小侍衛、四個蘇拉太監款步而入。棠儿忙回避到里工。傅琤u迎了兩步,轉回身面北長跪在地。

  高無庸面無表情,在香案后南面而立,扯著公鴨嗓子大聲道:“傅琝v旨!”

  “臣傅琚A”傅琤n頭有聲,“恭聆圣諭!”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高無庸讀道,“乾清門侍衛傅琠^差巡視江南各省、勤勞王事,卓有政績,深合朕心。著加二級上書房行走,兼領散秩大臣,給假半月,前赴山西巡查,辦理剿匪事務。回京后再行赴任。欽此!”

  “謝恩!”

  傅矬控o一陣暈眩。沒想到乾隆不到兩個時辰就作出這樣的決定。這一份高天厚地之恩,他一時覺得承受不起。思量著慢慢起身。高無庸已是換了一副笑臉,給傅琤握d儿請安,“奴婢給爺道賀了!天公祖師阿彌陀佛,誰見過象爺這樣的,不到三十歲就晉位大臣!不是奴婢當面奉承,您這福相,做五十年太平宰相是穩穩當當的!前頭高江村相爺、張相也比不了您老!”

  “取五十兩黃金。”傅皕L笑道:“賞給高無庸!”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