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十八 刑部驗尸案中生案 相府談心話里藏話


  高無庸領罷賞喜孜孜出了傅琠瓷A見街上人流涌往西去,不知出了什么事。他駐馬一打听,才曉得是賀露瀅的棺槨從德州運到。今日由大理寺、刑部、直隸順天府衙門三堂會審開棺驗尸。太監最愛看熱鬧,這個案子開審后,他几次借故去刑部看劉統勳拷問劉康,因劉康抵死不認,三木之下慨然受刑,竟毫無懼色,甚是佩服他的膽量骨气。听說要驗尸,高無庸真想去瞧瞧。但他是傳旨太監,須得回宮向乾隆回話,遂打馬一陣狂奔直回養心殿。不料乾隆卻不在,高無庸一問,才知道皇帝已經出去了小半個時辰,同行的是怡親王弘曉和訥親。小蘇拉太監告訴高無庸,皇上要大修圓明園,工部的人奏事完就出去了,興許是去了暢春園踏勘風水去了。高無庸一想,暢春園往返一趟少說也得一兩個時辰,不如趁空儿去大理寺看看熱鬧,便道:“我去暢春園見皇上繳旨。”竟獨個儿溜了出來。

  大理寺前早已圍了好几千人,离著半里地便听得人聲嗡嗡,根本不能騎馬。高無庸常來這一帶吃茶,茶館里的人頭极熟,隨便找了一家把馬寄存了,單身便擠進了人流,一邊吆喝:“我是宮里的,要進去有公事。”一步一步往里擠。快到圈子中心,那人越發的多,吵吵嚷嚷。高無庸滿頭是汗,被中間護場兵士用鞭子赶得后退的人流一下子沖了個半倒,他一邊笑罵,“這些個臭丘八,沒見這么多人,硬拿鞭子抽!”一邊扳著一個人肩頭道:“喂,借光,我要進里頭!”不料那人一回頭,倒把高無庸嚇得魂不附体:原來站在前面的竟是乾隆!高無庸惊呼一聲“皇——”,“上”字沒出口,嘴已經被身后的塞楞格捂得嚴嚴實實,回頭一看,四周全都是乾清宮的侍衛。乾隆只看了高無庸一眼,便又轉過頭去。

  此時法司衙門的主官還沒有到。大理寺照壁前空場中間,兩條長凳上放著一口黑漆棺材。靠東小桌上擺著几壇子酒,五六個順天府的驗尸仵作圍坐在小桌旁,旁若無人地喝酒。維持場子秩序的卻是大理寺的親兵,一個個袍子撩在腰間,手中提著鞭子,只要有人擠進白線,劈頭便是一鞭。高無庸站在乾隆高高的身后,擋得嚴嚴實實,不敢擠也不敢离開,正焦躁間,听得里頭一聲高唱:

  “欽差大人劉統勳到!”

  接著又有人唱名:

  “大理寺卿阿隆柯到!”

  “順天府尹楊曾到!”

  人群立時一片騷動,大理寺的親兵們鞭子甩得山響,卻不再實打,只在頭上虛晃。几十名戈什哈馬刺佩刀碰得叮當作響,便听順天府的衙役們“噢——”地拖著長聲喊堂威。几千圍觀人眾立時雅靜了下來。高無庸踮起腳尖從乾隆的肩頭往里看,只見劉統勳居中而坐,側旁一桌是阿隆柯,西邊面東的一桌是順天府的楊曾。三個人都板著臉。高無庸平日和阿隆柯廝混得很熟,插科打諢無話不說,見他也鐵青著面孔,嘴角一抽一抽的。蒿無庸想起他素日的模樣,不覺好笑。

  “帶人犯人證!”劉統勳見人役布置停當,向楊曾略一點頭吩咐道:“驗尸仵作預備著!”

  “扎!”

  喝酒的几個仵作早已躬身侍班,听了吩咐齊應道,“小的們侍候著了!”劉康已經被兩個衙役架著出來。他兩條腿被夾棍夾傷了,衙役一松手便癱在地卞,只是臉色蒼白,倒也并不惊懼,只翻眼看了看劉統勳便垂下了眼瞼。接著便是賀李氏、小路子、申老板、郝二進場,錢度也出來了。錢度是有功名的人,和賀李氏向上打了一躬站著盯視劉康。申老板、小路子跪在公案邊。劉統勳高舉堂木“啪”地一拍案,問道:“劉康,這是賀露瀅的靈柩!”

  “是又怎么樣?”劉康昂著頭不看劉統勳一眼,“与我有什么干系?”

  “我要你掉轉頭來看看!”

  “怎么,你不敢?!”

  劉康運了運气,一下子掉轉頭來,但那死气沉沉的棺材似乎有什么魔力,他瞟了一眼低下了頭,似乎不甘心地又看了一眼,卻是目光閃爍,始終不敢正視。

  “你是讀過書的,胸中不正則眸子眊焉。”劉統勳淡淡說道,“這里頭的尸体是你一手致死的,你自然不能正視這冤魂!我勸你早早認了實情,免遭皮肉之苦,那賀露瀅也不須曝尸遭檢,或可稍減你的罪戾。”劉康仰著頭、滿不在乎地看著劉統勳,說道:“劉延清,我原以為你是好人,真是走了眼了!我在山東賑災,你去看過,我是不明事体的人嗎?災民們都稱我是劉青天!”“你要貪天之功么?賑災是皇上的恩典?”劉統勳冷笑道:“山東藩庫在你任上無緣無故短缺銀子一万七千兩,就是沒有這個案子,朝廷也要審問明白的!”

  劉康晃了晃脖子上的鐵鏈,哼了一聲道:“我是貪官,你查去好了,我不耐煩和你嚼老婆子舌頭。”劉統勳斷喝一聲道:“現在問的是賀露瀅一案。賀露瀅是怎么死的?”“我早就回你大人的話了。”劉康一臉揶揄之色,“你大人問了,犯官也‘招’了,他是上吊自盡死的”

  “當時驗過尸么?”

  “驗過!”

  “本欽差信你不過,”劉統勳冷冰冰說道,“今日要開棺驗尸——來人!”

  “在!”

  “開棺!”

  “扎!”

  几個仵作答應一聲,轉回小桌旁,互相含著酒滿頭滿身噴了,毫不猶豫地拿起斧、鑿、撬棍來到棺前,一陣叮叮當當砸擊,隨著一聲极難听的“吱呀”響聲,厚重的棺材蓋已經磨轉到一邊。此時場上鴉雀無聲,都把目光射向几個仵作的動作。只見一個仵作頭儿熟練地取出一把長鉗子,似乎把尸体從頭到腳夾了一遍。又忙著要銀針,在已經糟爛不堪的賀露瀅尸体上一處一處下針,賀李氏立時在旁嗚嗚咽咽放了聲儿。順天府尹楊曾坐不住,起身到賀氏跟前撫慰了几句什么,便踱到棺材旁邊,親自查看仵作拔出的一根根銀針。那老仵作看一眼楊曾,見楊曾點頭,便來到劉統勳公案前,拱手稟道:“驗得賀露瀅尸体一具。頭、胸、腹、骨胳各處無傷、項下喉骨、顎骨有繩勒傷痕兩處。銀針刺探,全身無中毒症候,唯胸膈骨下一處銀針微黃,應系尸体受腐之故……”

  仵作說到“全身無中毒症候”全場觀眾已是大嘩,聲音低一陣高一陣,有人竟高喊,“打死這個潑婦!”還有的人鼓噪:“劉統勳是昏官,請阿隆柯大人主審!”一片罵聲舖天蓋地,震耳欲聾。此時劉康提起了精神,卻是一聲不言語,頭昂得高高的,兩眼直盯盯地看著劉統勳。滿眼都是怨毒:看你怎樣收場。連站在圈子邊的乾隆,手心里也全是冷汗。

  “吵叫什么?!”劉統勳大喝一聲,霍地站起身來,“啪”地一聲堂木爆響,“這是國家法司衙門!順天府抓住為首的,枷號!”他起初也被仵作的報說激得渾身一顫,但他是親審此案的主官,劉康殺人,有目擊人、有血衣,各色人他曾分別勘問,除了劉康和三瑞抵死不招外,人證物證俱實,此時怎么會驗得無毒?思量著,劉統勳走到那老仵作身邊,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老仵作腦門上沁出汗來,“小的范印祖。”

  “作這行當多少年了?”

  “小的三代都是仵作。”

  劉統勳看了看棺中賀露瀅的尸体,沒有腐爛完的皮肉包著白森森的骨頭,發出一陣陣嗆人的惡臭味,賀露瀅的顎下勒得骨頭都凹進一道。他一聲不言語,取過一根銀針插入尸体口中,又取一根插在咽喉間,一動不動地看著那尸体。少頃,劉統勳將兩根針輕輕拔了出來,只見半截針銀光閃閃,半截針已經黑紫斑駁。劉統勳滿意地笑了笑,舉針問道:“范祖印,你受了何人指使,敢這樣喪天害理?你不懂王法,連仵作行規矩也不懂么?”他輕蔑地將針扔到劉康面前,格格笑著回到了座位上。

  “大大大……人!”那仵作惊恐地看著劉統勳。爬跪几步,語不成聲地號叫道:“是是……”

  “是什么?”

  范印祖畏縮地看了一眼楊曾,口吃了半日才道:“是小人學藝不精……”“我不是做仵作的,尚且知道毒從口入,由咽而下,你竟敢如此跟我支吾!”劉統勳大怒,啪地一擊公案,人們以為他要發作范印祖,不料他揮手指定楊曾,厲聲喝道:“撤他的座,摘他的頂子,剝他的官袍!”

  楊曾早就惊得面白如紙,听范印祖沒敢攀自己,剛緩下一口气,不料劉統勳向范印祖虛晃一槍,猝不及防間已把鋒芒指向自己,連發怔的工夫都沒有,被身后戈什哈猛力一推,已經离座,頃刻之間冠袍已被去了。此時他才稍稍回過神,顫抖著兩腿欲立不能、欲跪不甘,結結巴巴問道:“劉……大人,這是……”

  “范印祖,”劉統勳目中出火,惡狠狠地一笑,“你現在放膽說,是哪個目無皇憲的混蛋指使的你?”

  乾隆見劉統勳霹靂閃電地處置京兆尹這樣的大員,也是心頭一震,听見這話,不禁心頭又是一熱,喃喃說道:“此人忠臣。”訥親挨乾隆身站著,也歎息一聲:“是,不但忠,而且能。眨眼之間楊曾變成平民,他難逃國法了。”說話間范印祖已經手指楊曾,說道:“就是他!他前日叫我去,說皇上有意周全劉康。這案子扯得太久,早已是說不清楚的事了,若驗出毒來更不知要牽連多少人。得超生時且超生,沒來由做惡人。又賞了我二百兩‘酒錢’……”他話沒說完,楊曾已經癱暈在地。

  “架他下去!”劉統勳勃然大怒,似乎在平息自己沖動的情感似的定了定神,“這是案中之案。本欽差自當奏明當今,依律處置——劉康,你如今怎么說?”

  劉康已經伏在地上不能說話。一個衙役扳起他肩頭“噗”地噴了一口水,他才悠悠醒轉過來。他的精神已完全崩潰,反來复去吶吶說道:“命該如此……我都認了……賀道台……你不要纏我,欠命還命,欠命還命!”他聲音嘶啞凄厲,面孔扭曲得不成人形,惊恐地望著棺材,象是那棺材長了腿正在逼近他,遮著滿是油汗的臉蹭著往后退:“你不要過來、啊?!不要!欠命還命,欠命還命!”

  高無庸去后,傅琤艅镼s人備馬,說要出府,棠儿從里屋出來道:“昨儿回來,見皇上奏事,馬不停蹄地忙到現在,還不松泛一下,又要哪里去?”傅痧犒D:“我想去見見張廷玉,有些細事皇上自然不能一一料理,還是要多听听這位老相爺的。”棠儿揶揄道:“你如今也是相爺了,還是國舅爺宰相,自然以國事為重了!”

  一句話提醒了傅琚A這么猴急地去拜張廷玉,也顯著輕浮,笑道:“你說的是。什么相不相的,我只是個散秩大臣嘛。我在外辦事不如在家,當宰相也比不得當侍衛逍遙。我是想,皇上這樣厚恩,不可辜負了。”棠儿是個极伶俐的人,已听出丈夫的意思,端過一碗參湯給傅琚A說道:“這個話在理儿,上回進宮,听娘娘跟前的芸香儿說。有個恩科狀元庄友恭,吃了簪花酒就瘋迷了,逢人就問‘我是狀元,你知不知道?’我看你坐立不安,快和庄友恭成對儿了,這才引人笑話呢!”傅睋椄O頭一回听說,想想庄友恭問話的模樣,不禁捧腹大笑:“我就那么沒出息?我——”

  “兩口子說私房話呀?”

  院里突然傳來一陣笑聲,傅琚B棠儿都是一怔,一齊往窗外看時,卻是慧賢貴妃的弟弟高琩茪F,傅琣ㄠq里間迎出去,親自挑帘。高琱ㄨL二十歲上下,兩眉平直,方臉廣顙,穿一件醬色天馬風毛小羊羔巴圖魯背心,套著雨過天青皮袍,腳蹬一雙黑沖泥千層底布鞋,把玩著一把檀木扇子飄飄逸逸地走來,見傅甯D著帘子等自己,笑道:“我可不敢當,衡臣老相國也來了呢!”

  “是嗎?”傅琲Q開了手,提著袍角疾趨下階,見老態龍鐘的張廷玉一手扶一個家人進了二門,傅琩ㄝa人服侍周到。滿意地微笑了一下,上前打一揖親自攙了張廷玉,笑道:“您七十多歲的人了,要見我打發個人傳句話不就結了?”

  張廷玉是個深沉人,听了只一笑,由傅矬e著進了上房。傅瓻K沖里屋道:“那拉氏(棠儿),高琱ㄛO外人,張相頭一道來府,你也不用回避,把我帶回來的大紅袍茶給二位泡上來。”

  “大紅袍茶有什么稀罕?”高琣菪時O傅琣P在宗學,十分熟識,坐在椅中笑道:“你要愛喝,我送你二十斤。張相來了,又逢你高升,拿好的來!要顯白你清廉么?”

  “你好大的口气!”傅痧犒D,“真正的大紅袍只有一株茶樹。雷擊了半邊,只一半活著。我親自到岭南露坡,才得了二兩。連給皇上進貢,都是附近的茶樹摻兌著進上的。你一開口就是二十斤!”

  几句話說得張廷玉也興奮起來,在椅上仰身笑道:“這么說我從前喝的也是假的了?今儿倒要領略一下!”說著,棠儿已經沏好三杯,用小茶盤親自端了出來,張廷王端起一看,竟是玻璃杯子(1),—根浮茶不見,只一層薄薄的白霧漫在杯口,幽幽清香沁人心脾。

  “這叫瑤池霧生。”傅痧熊菻點,“您看,杯中茶水五層顯色,綠紅清澄,葉經水泡變為黃色,不上不下浮在中間……周圍茶樹味香也是上好的了,只不帶寒香,也分不出五色來,這就是真假之別!”

  1當時玻璃杯非常名貴。

  張廷玉微笑著細細端詳,取一杯輕輕嗅了嗅,沾唇呷了一口,品著道:“醇而不厚,芳香不烈,色而不淫,沁心醒脾——好!”那高琱葖銕o全然不在茶上,直勾勾一雙眼盯著棠儿,直到茶送到面前,才忙亂著接過,口中笑道,“茶好,沏得也好,嫂子功夫不尋常!難得這五色齊出!”說著便飲一口。看棠儿時,她早已一哂去了。

  “張相,”傅矞D歸正傳,呷一口茶說道:“剛不久接到的旨意,我要到山西。原想明儿登門造訪,領您的訓的。既然您親自來了,正好就此討教。我年輕不省事,皇上寄我腹心,委我重任,真的怕辦砸了差事。高甯O奉旨要去江南接我的差了,也來得正好,呆會儿有些話我也要交待。”高琣ㄖC頭答應一聲“是”。

  張廷玉撫著胡子道:“你在外頭遞的折子我都看了,那些文章條陳,就換了我年輕時候也是寫不出來的。長江后浪推前浪。我這几日一直都在想,也确實到了你們年輕人給主子出力的時候了。”

  “這是衡臣相公謙遜。我陛辭時,皇上就說過,‘要學張廷玉,不要學明珠、高士奇。張廷玉几十年恭謹小心侍上,勤慎秉公處事,仁厚待下。公務無論巨細、無論繁瑣沒有一件懈怠的。圣祖以仁為法,离不開他,先帝以嚴為法,也离不開他,朕以寬為法仍是离不開他,其因在于他老成謀國,始終廉隅自持。世宗爺曾許他入賢良祠,那是自然之理,現在朕還不能放他養老。真到那一日,朕還要讓他入賢良祠,賜詩賜筵,讓這一代名相風風光光全始全終’。”

  張廷玉听得极為專注,《洪范》五福,其中最要緊的就是“終考命”。清朝開國前几任上書房大臣沒有一個“全始全終”的,明珠、索額圖還几乎被康熙殺掉。他這几年愈是留心,愈覺得這是“大清气數”所定。他倒不象鄂爾泰那樣,見乾隆起用新人就犯醋味。他想得最多的是宁可自己累死,最后能落到一個全終善名。因而听了傅睌酯z的話,比飲這杯大紅袍茶更覺舒泰。他更不知道,傅睆|傳了乾隆說的“五代間馮道為相,經歷四世革命,張廷玉在相位時日和馮道差不多,迭經變故不顛不扑,自必有他過人之處”——拿張廷玉比無恥的“長樂老”馮道,這不能算什么好話,因不是奉旨傳話,傅琣蛣M回避開。張廷玉滿是皺紋的臉舒展了一下,說道:“傅六爺,皇上這話于我而言實在是過獎了。老實說,在這個位置久了容易生出兩樣不是。一是自不修身,轉入驕侈一類,因為權重,忘掉了自己的臣子身份;二是小人趨附,門生、故吏扯不盡的關聯,他們在外哪能個個循規蹈矩,做出不是來,不是你的責任,也覺得臉上無光。就如劉康,掃了多少人臉?庄親王、齊勒蘇、徐士林……還連帶著弘曉王爺、弘皙王爺。李衛一世精明,這回也被拖進案子里。昨儿我差人去看他,皮包骨頭,連說話气力都沒了……”說著,張廷玉神色黯然。但他旋即就提起了精神,笑道:“你的喜日子,我不該說這些話的,如今圣明在上,燭照四方,就如万歲說的那些話,体天格物,何等關愛!你如今是乘風破浪、創事業的年紀,打起精神好生做去,做得比我好才是正理!”

  “我永遠銘記張相的告誡。”傅琩I吟著換了話題,“前番奉旨出去,其實心里沒什么章程,見什么管什么,老實說,南京那邊官場我的口碑不好。什么‘傅六爺,皇后弟,上管天,下管地,哪怕咱們打噴嚏,或者咱們放個屁,他也要奏上去,逗得皇上笑嘻嘻,大小官員得晦气……’”他沒說完,張廷玉已是哈哈大笑,高琱]是忍俊不禁。連隔壁刺繡的棠儿也笑得針扎著了手。傅盚D:“不管怎么著,我是想把事做好的,也沒有整下頭的意思,只是沒有辦過專差,摸不到頭緒罷了。所以知道我的也還能諒解。”張廷玉笑道:“用人、行政、理財,下頭一套一套的。你是欽差,不能葫蘆提子一把抓,更不能越俎代庖。比如山西,黑查山馱馱峰正陽教匪聚眾,這是你的專職首務。一定要干淨利落地把差使辦好。其余的事你只是看,小弊病只提醒一下,或發文叫有司衙門辦理、回稟。大弊病最好和那里的巡撫、將軍會商,聯名奏上來,你的差使也辦了,他們也不覺得你礙手礙腳了。”說著轉臉笑謂高琚G“這是說傅六爺,你到南京也是一樣。你們都是皇親,比常人更多一分顧忌,口碑似劍,也是很嚇人的”

  “是。”高琣ㄞ犒D:“我還比不得傅六哥,他是正牌子國舅,我是雜牌子的;他是散秩大臣,我只是個山海關監稅。我這欽差出巡不能地動山搖。做几件象樣好事,我就回來繳旨。”傅痧犒D:“我最關心的是盧焯和庄友恭,一個尖山壩,關乎福建全省安全,一個賑濟安徽、河南、山東流入南京的災民,弄不好就傳時疫死人,教匪再一煽動,容易出大事。災民窮极了,偷搶斗毆的事也多。庄友恭還是一心想辦好差的,無奈吏滑如油,還沒來得及好好整飭——你要知道,皇上免了全年捐賦。那些貪官們只有從辦差里才能揩油。庄友恭是好人,只太仁慈、懦弱忠厚,你去了幫扶著點。”“多謝六哥指點。”高痧犒D:“青黃不接的,我也不打算在京多逗留。我去后有些事用通封書簡商議,也還方便的。”

  几個人正品茶細說,外頭家人慌慌忙忙跑進來道:“高公公來了。”接著便見高無庸匆匆進來,只向張廷玉一躬,說道:“主子叫張相進去。”張廷玉便起身問道:“主子是在暢春園吧?”

  “不是。”高無庸笑著和傅琚B高睌I頭,“劉康的案子結了。主子剛回養心殿,召見庄親王、訥親、鄂爾泰還有您進去議事。”說罷茶也不吃,道:“我還得去一趟訥中堂府。”便匆匆出去。

  傅琣ㄤ菾_身送行,回頭叫棠儿:“把剩下的大紅袍給張相帶上。”棠儿答應一聲,高痦握琱琣a望著帘子,卻見一個丫頭捧著個紙包出來,把茶葉交給守在門口的張家仆人。高琤u得悵悵辭了出來。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