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二十七 查民風微服觀廟會 布教義亂刀誅惡霸


  第二日便是五月十三,關圣人的誕辰。天剛亮乾隆就起來,叫了紀昀要看廟會。素倫等侍衛早已知皇帝必有此行,連夜商議好了,都扮作看熱鬧的香客暗地跟隨。
  此時天剛平明,曉風拂樹、晨炊裊裊,早夏涼爽的夜气尚未散盡。乾隆和紀昀聯袂步行出城,已見街衢上人流漸密,小車推著胡辣湯鍋子,毛驢馱著瓜果菜蔬,吹糖人儿的,賣油煎餑餑的,赶著驢群上牲口市的……一個個都興沖沖地赶著去廟會占攤位儿。真正赶會的香客和看熱鬧的還不多。乾隆興致很高,一邊漫步走著,一邊仔細听著這些小販們說笑對答,漸漸地和身邊同行的一個賣餛飩的女人搭上了話:
  “老板娘,你一個婦道人家赶車走這遠的道儿,豈不太辛苦了?你家當家的呢?”
  “嗨,老板吶!”那女人牛高馬大,嗓門儿也響,十分爽气,“那死鬼的身板儿還不胜我呢!他起得早,割肉剁了一盤餡儿,剔骨頭時削了手指頭,尋郎中包裹去了,順便再買些佐料——我們一家子的力气活儿都是我的。您瞧,我沒纏過腳,出了名的馬大腳。嘿,得儿,篤!”她抽了那毛驢一鞭子。乾隆看她那雙天足,果真半朝鸞駕似的,踩在地上登登有聲,不禁微笑說道:“我是外地客商。馬大嫂,我們那里廟會,什么瓷器吶,綢緞啊,古玩、玉器的都上市。這里關帝廟會怎么盡是賣小吃的?”馬大嫂一笑,說道:“客人您就有所不知了,今年大客戶不多,廟會場邊儿擠滿了難民,誰有錢去買那些黃子?”
  “噢!”乾隆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又跟著走了几步,問道:“你這餛飩擔子,一天能有多少生意?養得住家么?你家一人一年要多少開銷?”
  馬大嫂擦一把汗,詫异地看乾隆一眼,笑道:“你不像個生意人,倒像個中了狀元的巡按大人下來私訪的。大買賣人誰管我們這賣餛飩小吃的呢?———天弄好了能掙三百個乾隆哥子,五口人吃飯穿衣,一大能余個五六十個乾隆哥子,一年下來,盈余個二十來吊乾隆哥子,只要沒有災病,對付著總能過——我們那殺千刀當家的還算計著在城邊買點地,覓個長工种萊。我說別做他娘的那种春夢了!——得儿!這死蹄子,熬不爛的老驢皮——你算算,城邊一畝菜地賣到七十多兩,折一百一十多串錢,買兩畝地得四年,還得打井,侍弄園子還得付把式長工的工錢。如今閨女十五了,轉眼就出門,還要接個媳婦,也要用乾隆哥子!還是守多大碗儿吃多大飯吧。五十多的人了,還能升發成石崇、鄧通?!我們那口子雖說老蔫儿,不知怎的私地攢了体己,他真的買了一畝,倒把我的興頭也勾起來了!”
  “听得出你男人是個有心計的能干人,一定能升發的!”乾隆被她一口一個“乾隆哥子”叫得通身舒坦,高興地說道:”沒想到乾隆哥子這么管用!”“當然!難道你不用乾隆哥子,你是天上掉下來的?”馬大嫂笑得前仰后合,“……起先哪,就是你老倌這想頭,我們都使雍正制錢。乾隆錢個儿大、銅多,黃燦燦明閃閃,有一個就收藏起來,放在枕頭旁筐籮里給孩子們玩,還能避邪。后來就越來越多,做買賣的都愛要——听說呀,乾隆爺在北京下圣旨,濟南城里殺了十几個收錢鑄銅器的——我說阿彌陀佛!原來乾隆哥子都叫銅匠們化了做茶壺了!——死畜生,怎么往人家菜擔子上伸嘴?我抽死你這個鱉孫!”說著向驢猛抽一鞭,加快腳步去了。乾隆高興得像個孩子,沖著她的背影叫道:“馬家大嫂,晌午我去吃你的餛飩!”
  此時已日上三竿,不知不覺乾隆已隨人流出了城西。平陰雖小,据說是關公辭別曹操千里走單騎經過的地方。廟中有一塊碩大無朋的石頭,從中間一分為二,斷茬平滑得像被快刀切開的豆腐,還有隱隱約約的銘文,人傳是關羽的磨刀石。歷代士大夫縉紳、善男信女就在這圣跡上修起關帝廟。因香火好,愈修愈壯觀。三丈多高的主殿掩在老檜松柏間;左右偏宮亭榭台閣,碑碣畫廊錯雜林立,在陽光下云蒸霞蔚、蘊蘊茵茵、蔥蔥籠籠。廟前有一塊空場足有一頃多地,西邊已用竹木搭起戲台。一些生旦淨丑已在上裝,鑼鼓家什打得丁當響;十几個道士指揮著進場的小商小販們在場邊布攤儿,空場上香客正在涌入,有說書的、打把式變戲法的、走江湖賣膏藥的,東一簇西一簇人團團圍著看。更有拆字算命的,高高挂著太极圖幌子、端坐在木桌子旁給人推八字、看手相,說得唾沫星子四濺。乾隆搖著扇子徐步四處游走。紀昀心無旁騖在旁邊侍候,要回應乾隆問話,還要左顧右盼觀望風色。素倫等十几個大小侍衛扮作香客散在四周,像一張無形的大网圍在左右,一個個心提到嗓子眼儿上,眼睜得滴溜儿圓,哪敢有半點疏忽?
  乾隆在廟外大場中轉游一遭,又進廟去看,大拜殿、春秋樓亦擠滿了人,香火燒得大銅鼎灼面炙膚,更覺熱得不堪,忙退了出去。又看后院石欄里供奉的磨刀石,也覺人工痕跡太重,絕非真跡。倒是磨刀石旁一塊玲瓏太湖石渾然天成,引得他注目良久。乾隆一邊出廟,一邊對紀昀道:“這塊石頭比御花園里的還好。可惜,屈了才。”紀昀笑道:“這容易,主子瞧得上,就是它的福分,叫人送北京就是了。”乾隆笑道:“天下好東西多著哩,都送北京,我成了何如人?”二人一邊說,一邊出廟,見馬大嫂撇著大腳片子端湯鍋。乾隆轉到左邊,一大群人踮著腳朝里看,原來有一個說書先儿,在講本朝故事,說的是“劉統勳夜下沙河堡”的故事。把劉統勳說成個半仙半人的,吳瞎子和黃天霸都刀槍不入。乾隆不禁一笑,回頭看紀昀,也在咧著嘴笑。二人會意,站著听了好一陣子,听戲台上鑼鼓響,才离了說書攤儿。乾隆邊走邊道:“劉延清在民間有好的口碑。按他說的就像牛鬼蛇神似的,倏出倏沒,叫他們說得不像個人。”
  “里頭還摻和著李又玠的故事。”紀昀笑道,“《西游記》就是從話本里來的,我還見過几种呢!劉統勳破案破出名儿來了!”
  此時人流越來越擁擠。台上銅鑼板鼓敲得十分起勁,在演《關公挂印封金》,台下人擠成了團,麥浪似的涌來涌去,賣糖人的、賣冰糖葫蘆的在人叢中擠著高聲叫賣;踩高蹺的扮演著《三打白骨精》《哪吒鬧海》《目連救母》等節目……一隊未走,一隊又來;穿著破衣爛衫的難民;敞胸露怀的庄稼漢;油頭粉面的鴇儿妓女,還有些村姑穿著大紅大綠的擠在一處,指指點點、你推我揉地說笑。乾隆隨意瀏覽,見如此熱鬧得不堪,轉臉笑道:“太陽晒得頭昏,馬大嫂餛飩攤儿搭有布棚子,那邊人少有風,我已有點肚餓了。我們到她那里喝餛飩去!”
  “哎呀老板!您真是說話算話,真來吃我的餛飩來了?”馬大嫂眼尖,遠遠見乾隆踱來,一邊給客人端湯,眉開眼笑地大聲迎接,又對棚里刷碗的一個黑瘦漢子叫道:“我說當家的,手里的活儿暫放放,恁他娘的沒眼色!那邊桌上抹干淨了!”她卻也真的利索,乾隆和紀昀剛落座她已遞過兩把芭蕉扇、兩碗柳葉茶。乾隆剛呷了一口黃澄澄的茶水,她又遞來涼毛巾請他們揩汗。恰好一陣涼風吹來,乾隆一身躁熱頓時驅走了,不禁大聲贊歎:“好!把你們的餑餑點心盡情端上來,我重賞你!”一時油煎餡餅、蒜拌涼粉、燙面角子、小餑餑、蔥段甜醬什么的就擺了一小桌子。那漢子悶聲不響,只是听女人指派調度,未了馬大嫂親自端兩碗湯過來,笑嘻嘻地道:“爺們先吃著墊墊肚儿。這湯算是我孝敬您的,嘗嘗味儿,餛飩現吃現下,下得早了沒嚼頭!”又沖男人叫:“老板有重賞,听見沒有——再打半桶井水來涮毛巾——慢著些走,當心晃散了你那排骨架子!”說得棚里人都吃吃發笑。
  乾隆早起沒吃早點,肚里空空的,此時,吃得樣樣鮮美,因見紀昀拿捏著不敢放肆吃,便指著煎餅和大蔥笑道:“偶一為之嘛——你嘗嘗!真好吃!”紀昀道:“大蔥蘸醬,我們河北,還有河南人都喜愛吃。這東西雖好,和大蒜一樣,吃過嘴里有味儿,所以貴人們都忌諱。”乾隆笑道:“此刻我們又不是什么皇子貴人!”
  正說著,外面進來三個漢子,衣著差不多,都是藍市布袍子,袍角掖在腰帶上,敞著胸打著酒呃闖進來,瞪著眼找座儿。馬大嫂慌得忙迎上去,滿臉堆起笑說道:“申家三位爺,您好,歡迎一起儿駕臨啦!地方儿小,客人又多,不比城里房子寬敞,三位爺得將就點了,這邊桌子洁淨,請到這邊坐!”三人中年長一點的,長著刺蝟一樣的絡腮胡子,冷笑一聲道:“我們申家三弟兄是洪三爺指定吃這塊地面的,你就這么待承?”又指著乾隆的桌子笑道:“叫他兩個挪挪,那邊風大!”說著便要過來。素倫就站在棚邊,一見存人要鬧事,使了一個眼風,几個侍衛不言聲地湊近了棚子。
  “這是我們包了的桌子,”紀昀气得臉色發白,仰臉盯著三個大漢,“包銀二十兩!你怎么這么橫?就是不包,我們先來,你們后到,也得有個規矩呀!”馬老板見狀,早已過來,嘿嘿地笑著勸說:“大爺,您老人家一向体恤我們小本生意的……回頭我給你老人家磕頭、賠罪……”馬大嫂道:“你少羅嗦,爺們不比你有成色!爺們又是龍,又是虎,又是豹的,會和我們這些蹦蹦虫儿計較!——搬張桌子到這邊來,涼風儿吹過來一樣涼爽,我們娘家他舅的二媳婦,還是洪爺姨奶家的姑娘呢!僧面佛面總得瞧著不是?”她連拉帶拽地將三個人拉到桌邊坐下了。
  但這一來乾隆倒了胃口,餛飩上來也沒品著滋味,胡亂喝了兩口便起身,將手中一個小籠包子“啪”地一摔,說道:”曉嵐,賞!”紀昀伸手往怀中一摸,取出一錠銀子,約莫三四十兩光景,他生怕多事,笑道:“我們老相識了,下回再來吃了你再找吧!說完和乾隆起身便走,馬大嫂見他出手如此闊綽,嚇了一跳,反复看那銀子,白燦燦刺目耀眼。她臉上又像哭又像笑,說道:“天爺們!二十兩就是二十兩,我們沒那大福分,沒的折了我們壽!”旁邊申家三兄弟卻已看熱了眼,你看我我看你交換著眼色,申豹便起身過來,笑道:“別是假的吧?如今造假銀的可是多的是,給我看看!”說著劈手便奪。
  “慢!”乾隆不等他摸到銀子,一把便攥住了他的手脖子,微微冷笑道:“就算是假的,也要馬大嫂說!”申龍、申虎早已霍地站起身來,申豹在乾隆手里掙了兩下,恰似被老虎鉗子夾定了,紋絲不動,便知來人臂力厲害,另一手指定乾隆叫道:“大哥二哥,日娘的這是一群劫庫的強人,快拿住去丁大人那儿請賞!”
  申龍、申虎兄弟倆吼了一聲:“兄弟說的是!哪廟的神?吃供享吃到我們地頭了!”說著扑身便上,把乾隆的飯桌踢翻在一邊。馬大嫂要上來拉,卻被丈夫死死扯住,哆嗦著嘴唇說道:“婆娘,得忍且忍,得忍且忍,咱們誰也惹不起……”素倫見乾隆仍舊扯定申豹不放,一個眼風掃了一下,三個小侍衛“呀”地大叫一聲,猛扑過來。頓時,申家三兄弟臉上都像開了果醬舖子一般五色俱全,一個個被摔得四腳朝天。頓時,看社會的人“忽”地圍了過來。申龍、申虎、申豹都是本地的地痞子,跟著走江湖的學過几手野雞把式,哪里禁得起大內高手們的拳腳?申虎叫道:“哥們,這几個家伙會邪術!”申龍道:“什么他媽x邪不邪?去,叫咱們白虎會的兄弟一一你們有种,一個也不要走!”他握拳叉腿地支著架子,看著乾隆,就是不敢再上。
  正在僵持間,圍觀的人群一陣騷動,人們亂嚷嚷:“銀娃來了!”又有人喊:“銀娃扮觀音走會儿羅,快看哪!”接著一個大漢闖進圈子,沖著申龍喊道:“洪三爺那邊等得焦躁,你卻在這里和人斗口,快去快去!”申虎指著乾隆對那人道:
  “這几個外路倥子,想在這里支盤子!”
  “三爺急著用你的人,回頭再說這些事!”
  “是,那我們就去!”申龍咽了一口唾沫,回頭沖乾隆道:“有种的不要走!”帶著申虎、申豹擠著出去,霎時不見了。
  紀昀見乾隆气得呼呼直喘粗气,生怕他再命侍衛追打,就把聲勢鬧大了,忙溫言勸說:“四爺,這不過是几個土棍子,和他們生气不值得。這地面上的痞子,縣里也料理了他們了!”馬老板嚇得臉色焦黃,欲哭無淚地干轉圈子:“這回惹下大禍了……這回惹下大禍了……這回——”倒是馬大嫂比丈夫撐得住,一口止住了丈夫嘮叨:“罷了吧,你這樣子就沒禍了?我說老板,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們看著像有急事,顧不得和你們分爭,其實這些人惹不得。平陰縣里的洪三,縣官們見了還躲著走呢!三十六計,你們抬腳一走,就沒事儿了!”他丈夫苦著臉說道:“我們呢?”馬大嫂道:“他只能不叫我支餛飩攤儿,還抄了我的家不成?”夫妻倆爭吵著,乾隆連連冷笑,扇子一揮便出了棚。他想看看銀娃是個什么模樣儿。
  棚外空場上已是万頭攢動,社火鑼鼓聲雜著爆竹聲響成開鍋稀粥一般。但見路中間走過來一隊耍龍舞獅子的,在前面開道。金童、玉女、阿難、木吒种种扮相的,跟在后面,甩著衣袖飄帶,紙花銀箔紛紛墜地。中間簇擁著一台用四人轎改成的蓮花寶座,上面端坐著一位面容嬌好的女子,鵝蛋臉、柳葉眉、丹風目,抹著紅櫻唇,一身漢家宮裝,發髻上微微挽起白綾結子,自紗披肩輕輕飄動,垂著金黃色纓絡,右手五指并攏豎在胸前,左手持著淨瓶楊柳,隨著震耳欲聾的鼓樂,那蓮座像船一樣緩緩起落,在陽光照耀下,真個既端麗又飄逸,似在凌空飄緲間。乾隆离得較遠了,無法真切地見到銀娃的色相。乾隆手搭涼棚一步步向前,早被紀昀暗中指揮的侍衛,圍成一道無形的牆,無論如何擠不過去,看看社火隊己轉到場東,乾隆歎息一聲只好轉回身來,笑著道:“紀昀,你好大膽子,敢這么擋我!”
  “《金剛經》有云,菩薩庄嚴佛士不?如來說庄嚴佛士,即非庄嚴,是名庄嚴。”紀昀合掌念念有辭:“〈〈心經》里說,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們干嗎追著看‘空’?”
  這兩句話說得乾隆也笑了,紀昀又道:“這邊有說道情的勸世舍藥,咱們去瞧瞧,也該回城里去了。您瞧這天,已經過了申時了!”于是他們又踅回關帝廟門前,果見一大群人,或站或坐或跪,足有五六百人,約有一半是女人和小孩,中間一個青年道士,年約二十多歲,閉目盤膝坐在土台子上正在行功施法,兩個小道士各人怀里抱著一卷黃裱紙,給圍觀的人群分發,不分男女老幼,只要伸手就送一張。紀昀對乾隆耳語道:“這個小道士扮了觀音,不亞于銀娃呢!這么年輕,有什么法術?”旁邊一個老婆婆卻听見了,合掌喃喃說道:“祖師爺慈悲,這位沖虛道長是真神下凡,我的孫子吃了他的藥病就好了!別褻瀆了祖師爺!”說著一個小道士已走到紀昀面前,見紀昀笑著搖頭,又到乾隆面前。乾隆卻伸手要了一張,學著眾人疊成三角包儿擎在手上,盯著看道士,看他如何作法。一時便听沖虛合掌念誦;
  烏繞枯樹,象走泥淖。
  螢飛愁澗,魚度壩橋。
  堪嗟眾生,苦多歡少。
  營營奔競,劫來難逃。
  ——入得我門命盡饒!
  聲音雖然不高,猶如金屬撞擊,絲絲顫動。乾隆听著這詞儿,不禁臉色驟變,紀昀也是陡地惊覺,莫不成是“一枝花”党羽在這里布道傳教!二人凝神靜听,沖虛已經改唱道情:
  孔雀佛,從初分,打開寶藏。
  藥師佛,將寶貝,散与儿孫。
  張天師,到家鄉,听母吩咐。
  說下元,甲子年,末劫來臨。
  壬子年,禾無收,黎民餓死,
  癸丑年,犯三辛,瘟疫流行,
  有緣者,入我門,三才護佑,
  無緣的,難躲過,血流盈門。
  勸世人,早行善,放生吃齋。
  有老祖,發靈符,救度人民!
  一一悉羅薩羅焚藏奧穆泰吾羅嗦噢咪
  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敕!
  至此誦畢,沖虛含笑開目,下邊信民們雜七雜八高聲誦號:
  “南無龍華老祖!”
  “南無慈航老祖!”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大慈大悲救生藥王菩薩——保佑我孫子考上舉人!”
  “南無……我男人的病,菩薩早賜靈藥!”
  這位沖虛道長正是“一技花”所扮,五天前离開河南境進入山東,想從魯南取道繞開劉統勳和高琲滌蘁I,但沿山東通往安徽、江蘇和河南各個邊境盤查得實在太嚴,絲毫不亞于直隸,過境不但要本籍縣令的印信引子,還要舖保、證人,還要有境外投靠人出具的信函,搜身放行——如此周嚴,斷然不能全部平安脫險,因此索性在難民中布起道來,改了紅陽教歌辭,施法舍藥以收民心,恰恰就遇到乾隆微服私巡!
  當下易瑛傳道已畢,微笑著下了土台,接過雷劍遞上的拂塵。扮作火工道人的胡印中即向全場大唱:“老祖賜藥引,得者有緣團!”易瑛道:“這一次都有緣!”將手中拂塵在頭頂畫了三個圈儿,嬌叱一聲:“疾!”乾隆正不知所以,見眾人悉悉啐啐拆那黃紙包儿,便也解開自己折的那份,不禁吃了一惊,原來里邊竟真的有藥!——約有半匙,色微褚,极細的粉未,嗅了嗅,無味。正不得理會,雷劍、唐荷、韓梅、喬松四個“小道士”身背土黃法袋,將袋中已包裝好的散藥分發給每個人,一邊發一邊道:“行善有靈,作惡者不治!”……這一次連紀昀也得了一包。
  “這玩藝能治病?”紀昀湊到乾隆手上嗅嗅那黃紙包,又用手指撥拉著手中包里的藥,只是詫异:“它怎么到了您手里呢?……這像是香灰兌了點朱砂,這一包好像有點麝香味儿……”他是正宗的碩儒學者,一切邪門外道一概不信,但此時心里也覺得奇怪。紀昀正喃喃自語間,易瑛已走近了乾隆。明淨的瞳仁黑漆般地注視二人,向乾隆打一稽首說道:“這位檀越居士,是佛門善知識吧?”
  乾隆确是雍正十一年皈依佛門的居士,賜號“長春居士”,被易瑛一語道破,陡然吃了一惊,以為行藏已經暴露,但他很快鎮定下來,笑道:
  “善知識不敢當,我确是佛門檀越。”
  “听你口音,是京都人。”
  “我不是北京人,祖籍奉天,常在京師作買賣,隨了這里口音。”
  此時离得近,乾隆注目易瑛,但見眉目如畫、面白如玉、櫻桃小口、俊雅可人,心中頓起好感,遂稱贊道:“道長好法術,居士今日開眼了,你是江西人吧?”易瑛笑道:“我也不知自己是哪里人,因為生得像女人,父母早亡,伯父說我妨家,不記事時就被送到終南紫云觀,云游天下。我沒去過的地方不多了,如今揚州道友召我去說經,因為不能過境,在這里托緣布道,求些布施。”說罷又一揖,“佛道同門,慈悲化人!”乾隆這才知道他是來化緣的,頓時放下心來,笑道:“有這樣的神通本領,我化點銀子理所當然。”紀陶忙將十兩一錠小銀遞上,易瑛一笑再一稽首,銀子卻是雷劍接了過去。還要往下敘談,便听得場南邊人聲鼎沸。几個人轉頭去看,只見一群人打成一團。隨即響起婦女的尖叫聲,孩子的哭聲,路邊一溜賣湯餅、小吃的攤子都被踩得稀爛,人們叫罵著,有的混進去廝打,有的哭爹叫娘抱頭鼠竄,一起子一起子難民乘机便哄搶吃的用的。偌大一個關公圣誕社會,一時攪得昏天黑地。
  “是怎么了?”易瑛臉上帶著慍怒,問旁邊的喬松,“那邊亂什么?”喬松未及答話,一個侍衛飛跑過來,對紀昀稟道:“那邊打起來了,先是洪三帶人搶銀娃,把彩棚行的人捅倒了兩個,接著難民起哄,搶東西、打人。丁大人已經親自帶人來彈壓了!”
  紀昀前后聯著一想,這是洪三起哄鬧事,方才在棚子里急召申家兄弟,就為聚人搶這個銀娃。他也不想讓乾隆往這事里頭攪和,遂道:“咱們是尊貴人,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四爺,咱們走!”這一刻間,易瑛也拿定了主意,莫如趁亂出手,打爛這個縣城,再尋机會出脫。說道;“這個洪三是地地道道個惡棍,我坐地行善,他還收地皮錢!走啊——和他做一場!”帶著胡印中和四個姐妹及眾党徒呼嘯而去。
  此時廣場上亂成一團。看熱鬧的香客紛紛四散逃竄,小商小販們吆喝著,護著攤子擔儿、車儿往廟里躲。洪三的白虎會眾早已將“蓮台”砸得稀碎,和彩扎行的護行打手打成一片,把個如花似玉的銀娃擠在中間拉來拽去,揉搓得不成模樣……乾隆哪里肯听紀昀嘮叨,手一擺便向南走,卻不進人堆里,只站在旁邊看。但見几十個衙役帶著當地保丁,一個個忙得滿頭臭汗,在人堆里拉了這個拉那個。申家兄弟擁護著一個胖子,在靠戲台子一邊用小旗指揮,任誰扑上去都被打得鼻青眼腫。又見易瑛和几個道士一邊喊打,一邊張眼四望,忽然一個人指著戲台台腳大叫:“洪三在那里,打!”于是,易瑛又帶人向西沖,人群“忽”地被沖倒一片。那雷劍身手矯捷,趁著胡印中打倒兩個白虎會眾時,魚一樣游到洪三身邊,不知使了個什么法術,白光一閃手起刀落,洪三一顆肥胖的腦袋已滾落在地!易瑛和四個男人在打,一閃身躍出圈子。雷陽巾被拖落下來,一頭秀發立時露了出來。乾隆不禁渾身一震,這女子一定是邪教里的,一時又見申家三兄弟跑出來大叫:
  “殺人啦!有反賊殺人了!”
  乾隆此刻目不暇接,指著申龍三人大喝:“給我拿下!“又指著易瑛:“我要這個人,快拿!”紀昀急急說道:“滅了本地惡霸就沒了亂源,其余的事好辦!”一語提醒乾隆,推著素倫說道:“死奴才,守在這里干什么?幫著丁繼先維持!”素淪急得兩眼出火,卻仍是跟定乾隆寸步不离,連連點著名字吆喝:“主子要申家兄弟,凡在里頭作亂鼓噪的一概擒拿,不許亂打!”侍衛們便幫著衙役們擒住了十几個難民和白虎會的打手,有几個被打得渾身是血,躺在地上掙扎。還有想趁机大搶大打的,見勢不妙,扔下手中菜刀、棍子之類家什便四處逃竄。
  “娘稀匹!”丁繼先一直東奔西竄指揮彈壓,此時見官衙占了上風,因見銀娃被人救出,照臉啐了一口罵道:“不是你這婆娘,哪有今天這事,老子回頭料理你!”說話間申虎、申龍已經被擒,乾隆在紛紛逃散的人中張著眼還在尋找易瑛和申豹,哪里還有人影儿?一時,一個熱火朝天的慶神社會便如鳥魯散,滿地都是遺落的鞋、帽、衣帶、破鍋、爛盆,還有東一灘西一灘的斑斑血污。這時丁維先才顧得上來見乾隆,揩著污汗道謝道:“貝勒爺,幸虧有您幫助!要不是您幫著,今天要鬧出大亂子了!”
  乾隆看也沒看他一眼,搖著扇子踱了兩步,庄重地說道:“哪里有什么貝勒?又是什么王爺?朕即是當今乾隆皇帝!”仿佛又一聲霹靂,震得丁繼先渾身一顫,滿頭油汗立時化作冷汗淋漓。他像傻子一樣,目瞪口呆地站在一邊。看看那群侍衛,又看看紀昀,再仔細辨認乾隆,突然扑通跪倒在地,連連叩頭道:“奴才是個糊涂蛋!竟對面不認得主子!……早瞧著面熟呢——奴才覲見過兩次!可惜奴才是個近視眼……”說得乾隆一笑:“起來吧!看衙役們听見了……”說著便邊走邊問:
  “這個白虎會是不是青幫里的?有多少人?”
  丁繼先側身跟著,小心回道:“白虎會是紅幫。歸城北洪三香堂管,洪三下頭還有青龍、元武、朱雀三個會,人數總計一千二百多,都是本地人,有各行里的掌柜伙計,也有种地的。”“這是一方豪強惡霸。”乾隆站住了腳,“為什么不取締?洪三作惡多端,白晝行凶,人人畏之如虎,為什么不早早剪除?”丁繼先從容答道:“奴才是去年秋天才調任平陰的,下車時這里的惡勢力已經尾大不掉。縣里人手少,又沒有拿到洪某犯罪的實据。調來從前的獄案看過,雖有前科,曾被赦免出獄。如果弄不好,出了大亂子,根本彈壓不住。后來難民擁人平陰,就更不敢輕舉妄動了……誰知到底還是出了事。”
  “這事看來不全怪你,前任官姑息養奸,難辭其咎。”乾隆繼續向前走,沉吟著說道:“不過,眼前你打算怎樣善后?”丁繼先也低頭思索,說道:“只有戒備謹防,等難民的事處置完再作打算。”乾隆道:“現在就要處置,今天捉到的亂民,還有白虎會的惡棍,要立即正法!”
  “是!”
  “立刻出安民告示。洪三已死,他們群龍無首,解散紅幫香堂。青龍、朱雀的會首要到縣衙自首,三日不到,即行剿捕!”
  “是是是!——不過難民……”
  乾隆蹙眉沉思,許久才道:“這么著堵截太費力了,也不見得就能逮住‘一枝花’——所有省界邊境開禁、撤回邊卡,要知道‘積水成淵,蚊龍生焉’,紀昀寫信給劉統勳,把旨意傳給他,縣里快馬送去!”紀昀忙躬身道:“是!”乾隆見丁繼先發呆,說道:“你去吧,快辦!嗯……把那個銀娃帶到朕那里,朕要親詢!”他臉一紅,敏感地看一眼紀昀,紀購一臉木然,好像什么也沒听見,什么也沒想。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